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校园春色-【风情谱之正派老教师】(五)



  郭达回来看到我的姿势十分满意,走到我背后先用鸡巴头儿往屄里钻了钻沾
满淫水儿,然后一手扣住肩膀一手抓着奶子冲我说:「小丁,我这边已经准备好
了,不过待会儿我探究你的时候你要注意听口令,让你叫你再叫,让你收你就闭
嘴。明白吗?」
  想不到他事儿挺多,可我又不敢违背,忙点头:「主任,您放心,我服从您
的口令!」
  他又说:「另外你叫的时候也不能乱叫,一定要与你思想上的错误有关!好,
现在你是否应该对我发出邀请?」
  屄里又痒又热,我恨不得他快点儿进来,忙说:「主任,我真诚邀请您迅速
进入我内部探究!让我好好悔过自新!清除……啊!」话音未落,他屁股轻轻一
送,那黑呦呦硬邦邦的大鸡巴打着『滑梯』就钻了进去!
  「噢……小丁!你内部很热情啊!很欢迎我!」他使劲儿又往里深顶然后慢
慢拔出,几乎全部出来的时候再次发力撞入!一下!又一下!就这么两三下便让
我有了体会,若说小陈、赵帅、周俊是朝气蓬勃!生龙活虎!那我这位老领导足
可以称得上宝刀不老!老而弥坚!至少在他前面的百余次抽插中让我陶醉其内甚
至忘记了喊叫。
  「叫!」他口令到,节奏感掌控十分到位!
  「啊!我敬爱的主任!啊!我敬爱的老领导!您……是如此的伟大!……每
次……每次都能深入到我最隐秘的内部!……嗯!……嗯!……又……又一下!
嗯!」我前后晃动屄里刺痒。
  「收!」我忙用手堵嘴不再发声。
  「噗哧。噗哧。噗哧。」屋里除了这动静就是我俩越来越浓重的喘息声,药
效似乎发作,我只觉他的鸡巴越来越硬,越来越烫,却丝毫没有要射的意思!
  「叫!」随着他话出口,我忙痛快的喊:「啊主任!领导!里面好热!好舒
服!我的流毒都被您一扫而光!我迫切恳请您,快将您的精华射入我内部!让我
感受您浓浓的谆谆教导之情!……」
  「收!」我立马闭嘴。
  「嗯……小丁……我觉得我这宝贵的精华液……可……可是一剂良药……你
……你全身上下也只有那张嘴……还……还配用来接收……并且……你必须一滴
不的……吃掉!……经过消化转换为养分……从而达到治疗功效……嗯……」他
边说边操,气喘声更加沉重,似乎快到临界点。
  我忙回:「您所说,正是我心中所想!恳请领导将您那宝贵的精华毫不吝惜
统统射进我嘴里!让我吃!让我咽!啊!」在我高亢的淫叫声中郭达抽出鸡巴迅
速将我翻身,他一步跨到我胸前,我急张小嘴儿吐出香舌,他用鸡巴头儿对准、
猛撸!射!
  「啊!」随着他怒吼一股透明的精子喷涌而出正好全部射入口中!
  「啊!啊!啊!……」他每叫一声鸡巴便用力挺一下,一次次射入!再射入!
直到什么也射不出……
  「唔、咕噜……」我看着他一口将嘴里的东西咽下肚儿,心里顿时泛起阵阵
恶心,感觉他射出来的和赵帅、周俊的不同,腥味儿更大!或许和那药有关。
  「呼……」郭达低头看着我,长长出了口气,边擦额头上的汗边用手捏着鸡
巴头儿塞进我嘴里说:「眼里要有工作!。用嘴!快点儿!……呼……」我只好
从沙发下来跪在他面前卖力吸吮。
  「唉!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力不从心喽!」缓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话。
  我忙讨好:「瞧您说的!您正当年!跟那个『老』字不挨边。赵帅、周俊我
也试过,跟您比简直一天一地!年轻毛躁怎比得上您稳重老成?实话说,那俩虽
有些蛮力,但每每都像鱼骨在哽让我上不来下不去,而主任您,却次次都能长驱
直入把杀我个片甲不留!不仅彻底清除流毒而且还将自己宝贵的精华无私赐给我,
我对您感激涕零!」
  这几句乱捧让他十分满意,笑:「哎呦!不要这么说!对了,你刚说的赵帅、
周俊是……?」
  我指着手机:「就是他俩。」
  他仔细看看,问:「是成教班的?」
  我点头:「明年毕业。」
  聊着,我们开始各自穿衣,他拿出烟点上,深吸一口慢慢吐出:「小丁,我
觉得啊,这次帮你清除流毒虽然小有成果,但你中毒太深,以后还要继续。」
  我当然明白他话里意思,忙点头:「您说得太对了!我自己也感到不是很彻
底,所以我恳请您以后多帮助我、教育我,时时耳提面命,让我从根本上杜绝!」
  「好!好!你有这个悟性我很欣慰!很高兴!」他看着我继续:「我呢,现
在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我就想,咱们学校是否应设立一个新职位?就叫『教务部
副主任』!其职责主要是协助我管理学校日常教学、制定教学计划最主要的是主
抓全校教师的师德、师风工作!当然,这仅是个初步设想,我要在校委会上做提
案交由校领导批示。」他说出这番话,摆明了是和我商量,询问我的意见。我心
情激动,认真听着,忙说:「主任,您这想法太好了!我完全赞同!如您把这千
斤重担交给我,我保证让您满意!绝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他听了点头,吸了口烟说:「我也是这个意思,你是我的人,是我一手培养
起来的。那些繁重的教学工作就让年轻人多承担些!以后就把我这外屋改造成你
的办公室,这样也方便我随时随地的教育你、改造你、深入探究你,我决心一定
要彻底清除你思想上、身体中的流毒!这也是你对负责。小丁,你的意见呢?」
  这次,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激动、兴奋!原本,今天来见郭达,我的目的
是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职业生涯,能想到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保住工作。但他这
个提议却把我从谷底突然拉升到山峰!不仅工作保住了,而且前途光明!似乎更
上一层楼!虽然,我将要付出身体,长久成为他私人的泄欲工具,但我觉得这是
值得的!权衡利弊,他已经五十多岁,身体精力正慢慢衰老退化,就算他想天天
探究我!还能干几年?!即便是现在,他都已经力不从心需要靠药物维持!最重
要的,再过几年他即将退休,到那时我顺理成章接替他的位置!成为新海最具竞
争力职业学校的教务主任!想到此,我差点儿笑出声!
  稳了稳心神我坚定的说:「主任!我完全赞同您的想法!不仅如此,我还有
一个大胆设想请您务必同意!」
  他听后来了兴趣,忙点头:「你讲、你讲。」
  「我是这样想的。从公论,我上任第一天起,您就应把我看作是您最忠实可
靠、最得心应手的工具!或许您觉得用『工具』二字不恰当,但我则认为十分恰
当!因为我是您一手培养起来的,我是您的人!我心甘情愿做您的工具!您可以
使用我做任何事,包括制定教学计划、大纲、会议草案、草稿等等。这些繁琐的
工作您就放心交给我完成。从私论,我还是您的工具,随时待命听候您的发落,
您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我、探究我、深挖我内部!我全部工作重心将围绕您展开!
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您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时时刻刻把您放在首位!
您就是我人生中的导师,教育我、激励我、纠正我、鞭策我!作为重中之重,我
会时常恳请您深入我内部进行探究!另外,我还想,是否我们可以多了解一些
『罪恶』?多探究一些『罪恶』?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可以让我在思想上具有『免
疫力』能更好的抵御社会流毒的腐蚀和入侵!总之,我恳求您把我作为工具使用!
请您务必首肯!」我的这番忠心表白极大刺激了郭达,他认真听着,时不时露出
满意微笑。听我说完,他点头:「嗯!小丁啊!我一向自信自己的眼光,你刚才
这番表述更增强我这份自信!你刚才说的,我认为恰到好处!你剖析得非常精准,
咱们之间的关系,就像你说的,你就是一个工具,我可以随时随地使用的工具!
而且你的提议非常好,咱们是应该多探讨一些罪恶,这样很有利于你的思想、身
体上的改造。只是啊,我心里也稍稍有些顾虑,你要知道,人言可畏!万一有些
流言蜚语说什么我利用手里的职权把你作为泄欲工具……这样有损我的名声啊!
小丁,这方面你是怎么想的?」
  我忙正色看着他:「领导!我绝不允许这种流言蜚语存在!我用我的人格担
保!首先,我绝对不会向外界透露任何事。其次,如果有类似的流言我可以当面
与其对峙!坚决杜绝此类情况的发生,我更不能眼看着您的名誉受到任何损毁,
领导请您放心,我会以维护您的名誉为己任!」
  这话彻底让郭达放心,最后他说:「小丁啊,咱们齐心合力我很高兴,我也
觉得你将来会成为我的好工具。这样,你先忍耐忍耐,等一等,我会和上面去讨
论这个事儿。」看看表,他说:「我看咱们今天就到这儿。」
  从办公室出来我顿感一身轻松,仿佛觉得一片云彩散去,光明大道闪现眼前。
回家路上我还特地去市场买了些菜回家做了炸酱面庆祝。
  黄文静的『好日子』来了,就在转周的星期五!那天我和她上下午都有课,
但一早便被郭达叫去开会,在会上,郭达通报了校委会对黄文静的批示,不出所
料,校委会认为黄老师不能胜任新职的教学工作,采用停薪留职的方式责令其继
续深造。那一刻,黄文静的脸都绿了!她可万万想不到会有这么一手!散会时郭
达又把她叫到办公室谈话,责令其他老师代课。直到我下班的时候依旧没见她回
来,想是谈的很艰难,可我知道一点,既然校委会以书面形式进行通告,那就万
无修改的道理!
  回家正准备做饭。手机响了,拿过电话一看,是赵帅:「喂?」
  「老丁,哪儿呢?」他问。
  我笑:「刚到家,你呢?」
  他说:「闲着没事儿和周俊开车瞎逛。」
  我笑:「要不来我这儿?我有好消息。」
  他听了笑:「你不说我也得说,就是想去你那儿。嘿嘿。」
  我笑:「那我可不管饭啊?不知你俩要来,没准备。」
  他笑:「得!连你的我都包了,我们买了饭上去,你把地址告诉我。」
  我说:「建国大道,轻纺楼,15号楼,303。楼下有停车的地方。」
  他说:「好,待会儿见。」
  既然有了饭辙我就省了,利用这个时间收拾房间。我家是那种老户型,一室
一厅的小独单。虽装修过,但已过了多年显得陈旧。进门是个小客厅,简单的家
具,一张桌子几把凳子。左边分别是卫生间和厨房,卫生间里有热水器可以洗澡,
厨房里的厨具和油烟机也是老牌子。右手是卧室,除了卧室铺着地板,其他都是
瓷砖,有些瓷砖已经开裂,我也没钱修。卧室里靠窗是张双人床,床垫还算高级,
用了多年也没坏,床对面是个三开门的衣柜,各季的衣服、鞋袜、被子全被我塞
进里面,就这样,还富裕出不小的空间。衣柜旁是个小梳妆台,再旁边是挂在墙
面上的一台LED屏液晶彩电,这是家里最值钱的电器。彩电旁边是老式新飞冰
箱,对面则是一个双人座的小沙发。我家没有空调,只有卧室门后的落地扇,不
装空调一来费电,二来线路老化严重,负荷稍微高一点就跳闸。趁着他们没到,
我坐在梳妆台前化了点儿淡妆,边化妆边想待会儿穿什么衣服。平日里几乎没什
么人来串门,所以只穿着那件淡粉色旧睡衣。可今天来的都是有钱人,我总不能
穿着睡衣接待,这样太有失我正派老教师的风格。打开衣柜,我从上翻到下竟找
不出一件合适的衣服!除了那身工作服,可我又不想穿。最后,从最底下翻出一
件我当年练习芭蕾舞时穿过的乳白色开领紧身衫,我灵机一动,心想:不如就穿
他,要是他们问起来我就说正练习瑜伽,虽然算不上正装,但总比睡衣强。
  脱掉睡衣我穿上紧身衫,真够紧!这些年我胖了,只觉有些束身,对着镜子
一照,简直成了三点式,上面两个乳头若隐若现,下面一点黑丛丛的屄毛儿简直
透亮!上面可以凑合,这下面透着屄毛儿实在不好看,想来想去我又在下面穿上
一条黑色连裤袜,这样效果好多了,只是左右露出裤袜的腰部,我再想换衣服已
经来不及赵帅到楼下了。我隐约听见他俩说话声,走到窗口往下看,果然,赵帅
和周俊各提着一个食品袋,让我意外的,从车上还下来一个,细看竟是成教班李
举!正好赵帅一抬头,我忙笑着喊:「这儿呢!三楼!」
  他们热情的冲我挥挥手钻进楼栋。不多时,几人进屋。我招呼他们在客厅坐
下,从进门,他们三个的目光就没离开我身上,若是目光能强奸,我早被他们奸
了无数次!
  「有什么好看的?新鲜啊?」我娇嗔。
  赵帅坏笑:「老丁,你这身儿是唱的哪出?白泳衣三点式加黑连裤黑高跟儿,
那夜总会里的小姐也穿不出这个造型!哈哈!」
  周俊却直勾勾的盯着我高跟鞋:「我倒挺喜欢!待会儿好好啃你这丝袜脚丫
子。」
  李举虽头次来我家,但也不认生,笑:「丁老师就您这身儿,真要穿着上马
路绝对谁见谁硬!嘻嘻。」
  我被他们三个任意取笑尤其李举是新人,我急得脸红:「去你的!你们懂什
么?我刚才正练瑜伽!你们到的挺是时候!这上面是正经的芭蕾专业紧身衫,下
面的黑丝裤也是专业舞蹈袜,唯独是高跟鞋不太配套,这不是为了迎接你们,来
不及换。」
  多个李举,我心里十分不快,借机质问:「赵帅,李举是怎么回事儿?他又
不是咱们课题组成员?」
  我话一出口,不等赵帅解释,李举忙从裤兜里掏出几张整齐的百元大钞放我
面前,笑:「丁老师,这是我的活动经费,希望……」
  我严肃的打断:「呦……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同意你加入课题组了吗?钱?
你以为有钱就能顺利加入?你当这里是什么?我告诉你,我们是很正经很严肃的
课题小组!」我这话说得重,李举顿时无言以对忙用眼神向赵帅求助。
  赵帅在旁边小声解释:「这个……老丁……能不能借步说话?」我冷着脸扭
头进了厨房,他在后面跟进来小声在我耳边说:「老丁,李举是我好哥们儿,家
里条件不错,有钱!咱们课题组的事儿是我说漏了嘴,他非要跟着!您给我面子
带他一起玩儿吧?」
  我听完,心里更来气,瞪着他:「玩儿什么玩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咱们
这是正事儿!我要写教案的!你懂不懂?我是用教学态度对待的!怎么?随随便
便交点儿钱就想挤进来?你当这是什么了?」
  他被我数落得不说话,过了会儿,我稍稍消气,看着他说:「咱们可说好了,
多一个人,你和周俊的实操时间就要扣除!原本我今天准备的教案内容是针对你
们上次不完善地方加强的!但多了他,打乱了既定安排,这个责任你来负。还有,
你事先没告诉他仅仅交活动经费是不行的!礼物呢?送给我这个正派老教师的礼
物呢?我眼里可不揉沙子……」我话音停住,眼睛盯在赵帅从裤兜里拿出的一个
精巧的小盒子。他把盒盖打开,竟然是一款制作精美的女士腕表!耳边听他说:
「人家早准备礼物了!德国进口的,原装女士腕表,价格不菲。」我忙一把夺过
来戴在手腕上,不大不小正合适!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我故作镇静的问:「你看
这表折合人民币大概多少钱?」
  赵帅点点头:「差不多三四千吧!只比这个价高。」我内心狂喜,都不舍得
摘下,装着不在意:「哦,也不是很贵。不过好歹也是他的心意……另外赵帅,
谁允许你不经我同意随随便便往组里带人?你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
  赵帅点头哈腰:「行!我知道错了!老丁我记住了!绝不会有下次!」
  再次回到客厅,看着有些局促的李举,我微笑:「李举,刚才赵帅把一切都
解释清了。我也向他了解了你的情况,总的来讲我觉得差强人意吧。咱们这个课
题组有一定的私密性,因为涉及到个人隐私,所以我必须严格把关,希望你理解。
另外,你能否顺利加入也不是我一句话的事,还要通过民主选举。咱们现在就可
以,来……」说着我对赵帅和周俊说:「作为课题组成员,咱们现在举手进行表
决是否同意李举同学的加入?」果然,他俩纷纷举手,我装着无奈的笑笑对李举
说:「超过半数组员同意!我宣布,批准李举同学加入咱们『成教班男性性行为
调研小组』」说完,我首先鼓掌,赵帅、周俊纷纷应和。
  肚子饿了,我询问:「我现在要给新组员介绍一下情况,咱们是否边吃边聊?」
就这样,我们几个一齐动手,打开食品袋,香气四溢,竟是我从没吃过的广式叉
烧饭!拿出饭菜、饮料,我坐正中,左边赵帅、周俊,右边李举。
  吃着饭我说:「李举同学,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咱们这个课题组的大概情况。
咱们小组的中心议题是调研男性的性心理、性思维、性行为。目前算上你有三位
组员,我是小组长同时也是组里唯一女性,因此将来实操活动,你可以把我作为
假想敌。」
  他边吃边点头,认真问:「您的意思就是……我跟您可以……干炮儿?」
  我点头:「当然,你可以这么理解,但请注意用词,尽量文明。」他听这话,
兴奋得直对赵帅挤眼。
  赵帅笑:「别着急,听老丁安排,找乐儿的在后面。」
  我打断他俩:「李举同学,现在我很正式的给你介绍咱们小组的情况,请不
要随意发言!」他听了,吐了下舌头不再说话。我继续:「上次咱们小组搞了一
次活动,当然你没参加,不过赵帅、周俊二位组员反馈还算满意,当然,我在最
后的总结发言中也指出他俩的不足。」
  李举直点头:「嗯,我听赵帅说了。说是挺刺激!挺找乐儿!」
  我正色:「请不要用『找乐儿』这个字眼,因为咱们正在进行的是一项很严
肃的调研。李举,我希望你能用正确的态度对待!」
  他笑:「我操!还真够认真!嘻嘻!装屄到家了!……」
  不等我反驳,赵帅瞪眼:「李举!你他妈严肃点儿!想玩儿不想玩儿?想玩
儿就听老丁安排!」
  周俊也在旁附和:「没错儿!咱们这儿就这规矩!再嘻皮笑脸你给我滚蛋!」
  有了赵帅周俊的支持,李举收敛许多。我吃着饭,见他已经服软,点头说:
「李举同学,利用这个时间你想想你的热点是什么?」
  他看着我问:「啥热点?」
  我说:「就是我身上能刺激你性欲的地方是哪里?比如,赵帅同学很欣赏我
的乳房,周俊同学对我的丝袜脚感兴趣,你的热点是哪里?」
  我话音刚落他脱口而出:「屁眼子!」
  我愣了下,随即和赵帅、周俊对视一眼都笑出声。他不明所以的问:「你们
笑啥?不让干屁眼儿?」
  我苦笑摇头:「倒不是这意思,我们笑你说话怎么有点大舌头?另外我还要
纠正你一点,咱们尽量不要说得太污,多用文明用语。比如,你那个可以叫…
…肛门儿……交配。」
  这次,轮到他笑了,说:「丁老师,您真有意思!还肛门儿?加了儿话音咋
听着又刺激又有趣儿!」
  我看着他:「李举同学,你怎么对那地方感兴趣?能谈谈吗?」
  他边吃边仔细想想,看着我说:「在我印象里,觉得你挺有教师范儿,教学
讲课挺认真,穿衣打扮也是老师那意思,挺受尊敬。不过……自从我听了赵帅那
些话,才知道,原来你这么浪……呵呵。」
  我微笑点头:「你刚刚用了『浪』这个字眼,这是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肯定的点头:「其实赵帅刚跟我说的时候我根本不信!丁老师咋会是那种
女人?可今儿从进了你家我就信了!我觉得你不仅浪,而且骚!活脱就是个老骚
货!老骚屄!」
  他这话说得挺冲,臊得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但我依旧微笑给予肯定:「嗯!
说得好!挺让我下不来台!不过我也听出是你的心声,请继续。」
  他顿时来了精神,瞪着我说:「老骚屄,问你个事儿,是不是你这岁数的女
人都是这操性的?整天想的就是咋勾搭棒小伙儿,撅着屁股让他们操你?」
  这些话说得太污,我只好苦笑摇头:「不是的,你千万不要这么认为!」
  他马上问:「那你的意思是只有你这样?」
  我红着脸点头:「李举同学,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虽然我是个从事教育事
业二十多年的正派老教师,但我同时也是个有素质、有知识、上档次、高雅的女
人,我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我承认,年轻男性对我很有诱惑力。」
  他似乎明白,笑了笑:「丁老师,我一想到你站在讲台上满嘴仁义道德,教
育我们都一套一套的,其实脑子里想的就是咋勾搭我们这些年轻小伙儿,我就特
来气也特有趣儿!我就想,你这样的老骚货绝不能轻饶,一定要操你那臭屁眼子
才解气!」
  我恍然大悟:「噢!原来你是这么想的!不过,和我性交不好吗?一定要肛
门儿交配?」
  他认真的说:「操屄就便宜你了!也没啥意思!操你屁眼儿才过瘾!而且就
像你刚说的,你有素质、有知识、上档次还什么高雅!你想,你这么高雅,我竟
把你屁眼儿都给操了!多刺激!丁老师,你屁眼儿也高雅吗?」
  我听了「噗哧」笑出声:「作为一个整体,那里当然也是高雅的。」我们这
边聊着饭已吃得差不多,我对他们说:「我想,今天的小组活动咱们这么安排,
待会儿收拾利索,咱们先进卧室休息一下,主要是讨论和谈心,因为饭后马上运
动对身体不好,另外咱们也可以利用这个时间烘托出气氛,为后面的实操做铺垫。
因为李举是新组员,所以今天要特别照顾他,发言和实操他第一名。」
  李举听了很激动,搓着手说:「哎呦!我还是头个儿!那待会儿我说啥好?」
  我笑:「给你个小提示,围绕你的热点展开!」
  愉快的晚饭结束,他们帮我把垃圾收拾好,我请他们进卧室休息又准备了水
果。赵帅和周俊坐沙发,李举半躺在床上,我搬了把凳子和他们对面而坐。
  见没人发言,我首先打破宁静:「大家注意,我从上次的活动中总结了一下,
确定了咱们小组今后讨论部分的十六字指导方针,在这我宣布一下这十六字是
「用心聆听、虚心接受、敞开心扉、心无所顾」。」
  我刚说完,赵帅忙问:「啥?啥心?咋这么多心字儿?啥意思?」
  我笑:「这就是你平时文化课不用功的结果,这么好理解还不明白?那好,
我给你解释解释。『用心聆听、虚心接受』这『用心、虚心』是指我对咱们课题
小组讨论部分所秉持的态度,换句话说我必须以用心聆听、虚心接受的态度对待
你们每个人的发言,不能夹杂任何不愉快的感情因素,因为你们的发言能让我更
深入了解男性性心理、性思维。后面的『敞开心扉、心无所顾』是指你们发言要
做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这四句都带有一个
『心』字,正是我对咱们的期望,要做到心灵上的沟通交流!」
  周俊翘着二郎腿儿问:「老丁,那我们要是说的很『污』咋办?」
  我点头:「说得污没关系,只要是你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就行!」接着我继续:
「另外再说一下咱们小组的实操方针,也是十六字,大家注意理解『倾心聆听、
牢记步骤、说到做到、毫不留情』我来解释一下。『倾心聆听、牢记步骤』是说
我必须做到用心听取你们的实操方案,牢牢记住每个步骤。比如,你们在方案中
需要我用什么姿势、想让我在何时说什么话,或者在某个阶段如何做等等,这些
我都必须牢记。而后面的『说到做到、毫不留情』则指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既然说得出就要做得到,忘记我是你们班主任、是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多年正派老
教师的身份,在实操过程中要用男女关系代替师生关系,不应因为顾及我的情面
而缩手缩脚,要敢于实践、勇于实践以达到咱们双方共赢的目的!」
  见他们明白了,我转脸问李举:「我说了这么多,下面请李举同学谈谈吧?」
  他在那憋了半天,脸都红了依旧没说出一句。看他着急,我笑:「你这大小
伙子怎这么扭捏?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不等我说完,周俊比他还急,打断
说:「李举,你咋这么熊?有啥不好说的……」我忙摆手制止:「李举同学是第
一次参加小组活动,难免有些拘谨,希望大家不要给他压力,赵帅,周俊,你们
从现在开始都不要讲话,由我来慢慢引导他步入正轨。」
  说完,我把凳子往李举跟前移动和他对面而坐。轻轻的握住他双手微笑:
「你别紧张,咱们慢慢来,刚才我也说了,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恼,这样,我先说
说我对性的理解和态度,好吗?」
  他渐渐放松,看着我点头。我微笑轻柔的说:「我理想中的性活动应该是以
『爱』为前提的,只要有『爱』这个大前提存在,其他都迎刃而解,我可以非常
坦诚的告诉你,我深爱着赵帅和周俊两位同学,这里面不仅有情爱、性爱也有师
生之爱,他们同时也深爱着我。所以咱们这个小组是很和谐的,我们彼此深爱对
方,现在你的加入让我又多了一份爱与被爱,我很高兴也很欣慰。在性活动中,
我认为咱们应该是一种绝对的主从关系,也就是说你们男性的性角色是绝对的主,
而我的性角色则是你们的附属,你们时时刻刻掌握着主动权,可以任意支配我,
甚至是对我进行一些人格上的羞辱,比如你刚才用的那个『浪』字就非常精彩,
在性活动中我认为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可以称作『性羞辱』或是『性调戏』
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前戏』在这部分你们要多动脑,多想好主意好办法,比如在
上次的小组活动中,赵帅、周俊二位同学就是在女厕里完成对我的性羞辱,包括
观赏我小便的样子、让我做出耻辱姿势分别用手指探索了我的阴道和肛门儿、最
后还让我裸体从女厕走回办公室。」
  我话音刚落他积极回应:「对!对!我听赵帅说了!够刺激!」
  我笑着点头继续说:「其实这部分不仅对于男性是一种刺激,同时对我更是
一种刺激,而且效果很好,因为我已经进入到『性期待』期待与你们发生性交配,
在这个期间进行这种不对等的调戏是我非常享受的同时也让我的性心理和性器官
做好充足准备。」
  赵帅在旁打岔:「老丁!你都快成性专家了!我这鸡巴都让你说硬了!你这
一嘴一个性的!」
  我忙转脸一看,果然,他和周俊都支起小帐篷,不禁「噗哧」笑:「那也没
办法,我都说了,今天讨论和实操都是李举同学头一名,你俩啊,忍着点儿吧。」
  李举似乎不想受到干扰忙拉着我说:「丁老师您继续说!别打岔啊!」
  我回过头微笑看着他继续:「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做好功课,准备充分,善
于动脑勤于动脑,多想想有什么好办法好主意,我完全是被动服从的,你们要有
主人翁的精神,要有把控全局的眼光和锐气,这样才能更好的使用我,并从我身
上获得更多有意思、有趣味的体验。」
  渐渐的,李举的裤裆也顶出一个大鼓包,我笑看了一眼,歪着头问:「李举
同学,谈谈吧,你的想法?」
  他有些紧张局促,但还是瞪着我:「我就喜欢你的屁眼子!想操!」
  我红着脸点头:「知道了,你刚说过了。不过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尤其是性
羞辱部分你想怎么做?」
  他想了想突然说:「要不这样,丁老师您自己用手挖屁眼子然后再唆了手指
头?」这话一出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啊!?……我……」我有些惊慌失色,实在没想到他竟会拿出这种方案!
  稳了稳心神我说:「这……是不是太污?……不……不行……我做不来…
…」
  头一个提出抗议的是赵帅:「咦?老丁,你刚才还说啥『倾心聆听、牢记步
骤、』了,还让我们想咋来就咋来!咋?李举刚冒出个点子你就缩脑袋了?!我
操!你那嘴是屁眼子啊?!说话跟放屁一个调儿的!?」
  我红着脸刚想解释,周俊二次发难:「我看她那嘴就是个屁眼儿!屁眼儿放
屁还有味儿了!她放屁连味儿都没有!跟空气一样!哼!你刚才咋说的?咋一到
真格上就不行了?我操!要是你次次都这样咱们这个小组还咋进行下去?」
  我被他俩轮番轰炸顿时羞愧得无语只好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李举,李举白了我
一眼:「既然丁老师不愿意那就算了!前面说得那么好,但实际行动起来却不是
那么回事儿!虽然我是头次参加活动,但很失望!干脆!退钱!退组!」他越说
越激动竟然说出退钱、退组这种话!
  接着,赵帅周俊也在旁嚷嚷:「对!退组!不干了!退组!退组!……」
  面对有些失控的局面,我反而镇定下来,摆手让他们安静,正色说:「请三
位组员住口!」顿时屋内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重新汇集到我身上,我沉吟片
刻,张嘴说:「经过我反复思想斗争,我决定收回刚才的话,并且,在这里我要
向李举同学做最真挚的道歉!」说着,我面对李举站好深深鞠了一躬。抬起身我
继续:「刚才,由于我的举棋不定,造成混乱局面,这个责任由我承担!但我也
有必要提醒各位组员,动不动就说出『退钱、退组』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是否欠
妥?作为一位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多年的正派老教师,我是多么渴望与在座的每位
组员深入探讨性行为、研究性心理,多么渴望每位组员都能对我反复进行实操,
让我充分体会和感受你们男性的伟大和强悍!每当看到你们实操后露出满意的笑
容,我都由衷欣慰!每当感受到你们用熟练的技巧摆弄我的身体从中不断发掘出
新乐趣,我都为你们高兴!我就是如此善解人意,就是如此为你们着想,我希望
通过你们的锻造,我能成为你们心目中的那种女人,让我拜服在你们每个人的双
腿间,让我做你们最忠实的胯下臣!」我这番发自肺腑的表白总算有了效果,他
们三个彻底安静下来。
  李举看着我问:「那下一步……?」
  我甩了甩披肩长发,微笑点头:「刚才我说了,既然混乱的局面是由我造成,
那我必须负责,错了就要改,我认为刚才你提出的方案我非常满意!原因有以下
四点。第一,该方案满足了对我人格上的羞辱这一必要条件!第二,该方案调动
起我的积极性,因为涉及到我从未接触过的领域,所以引起我极大的好奇!第三,
增强了趣味性和刺激性,这种当面表演让我觉得非常刺激!促进了我的性期待!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该方案让我深入了解了男性的性心理!可以污到如此地
步!人性可以恶到如此地步!」我边说边脱,最后我说:「那就让我用实际行动
承担起责任,也请各位组员像我一样,抛掉脸面,真诚的展现身姿!」他们一听,
急忙纷纷响应,瞬间我这狭小的卧室里满眼大白屁股,真是肉色生香。偷眼看,
李举的黑鸡巴已经半硬,赵帅周俊的鸡巴也直愣愣,老远,我仿佛就闻到鸡巴散
发出的那种独特骚臭味儿,咽了口唾沫稍稍安抚心情我转身背对他们,一脚踩地
一脚着凳,上身向前俯将屁股奋力撅起!咬了咬嘴唇,我把两只小手绕到后面左
右用力一分!只听李举惊呼:「呦!我操!黑屁眼儿露出来了!丁老师!原地转
个圈儿也让他俩看看!」
  我红着脸微微点头,慢慢转动身体将屁股对准赵帅和周俊轻柔的说:「二位
组员请看。」
  赵帅仔细看着,嘴里还少不了拿话损我,坏笑:「老丁,你这黑屁眼子抠起
来里头『好东西』少不了!」
  周俊也说:「刚才老丁没吃饱,还能垫吧垫吧!哈哈!」
  我被他俩羞臊得无话可说,幸好李举及时解围,他从床上下来跪在我身后喊
了句:「等会儿!我先尝尝!」说罢竟吐出舌头狠狠插入!
  「啊!」我浑身一抖,哼出声儿只觉他那灵舌深深插进去左抠右挖!
  「啊!啊!啊!啊!……」随着他一次次抽插我欢快的叫着尽情享受这变态
乐趣。
  「噗!」李举用力将一口黏唾啐在屁眼儿上,然后冲我说:「老丁!抠起来!
别停!」
  我应:「是!」右手举起双指一伸「噗」的抠入。
  「嗯!」初入屁眼儿,我只觉手指暖暖的,借着唾沫润滑深入内部,就觉似
乎抠到什么,软软黏黏。
  赵帅在旁边看边撸鸡巴,冒坏:「老丁!配句台词儿?说说你这是干啥了?」
  我红着脸瞄了他一眼,想想说:「我……我给自己来了个『直捣黄龙』!」
李举听了忙在后面按着我的手又往里送了送,同时问:「有料儿吗?」
  我红着脸点头,他拔出我手指顺势举到嘴边说:「张嘴!」我哪里敢看,犹
豫片刻,秀目微闭,小嘴儿张开吐出香舌,他毫不犹豫将手指给我塞入口中,说
了句:「唆了干净!」
  初时我还心有芥蒂担心卫生问题,但细品后才发觉除了微微苦涩感外倒还能
接受,最重要的,增加无比变态趣味儿!顾虑一旦放下我也就十分自然了,吐出
手指回递给他:「李举同学,请闻一下是否满意?」他很认真的凑近仔细闻了闻,
眼睛一亮:「真干净!」说着话,那胯下的大鸡巴着实挺了几挺!我忙低头细看,
只见鸡巴茎青筋暴鼓,硬邦邦的鸡巴头儿已经出水儿。
  我无限期待问:「李举同学,能否允许我赞美一下你的阴茎?」他点点头,
似乎是领会我的意思。
  我一挑大拇指:「真的很棒!很雄伟!我坚信,在接下来的性交配活动中,
他会彻底征服我!带给我超乎想象的满足!让我拜服在他面前,我十分期待那个
时刻早点儿到来!」
  李举听完骄傲点头:「老屄货你放心!看我待会儿咋操翻你!」
  我点头给予他肯定,随后问:「那现在呢?还要我继续?」
  他反问:「你那意思呢?!」
  赵帅在旁嚷:「老丁!配点儿台词儿啊!该喊就给我喊出来!」
  我无奈的点头,大声说:「请各位组员看我二次直捣黄龙!」说罢,手指往
后一插「噗哧」声再次抠入!我这儿忙活,忽然灵光一闪,心想:我自己唱独角
戏倒不如让他们参与进来。想到此我吐出手指说:「我觉得是否动员一下大家的
能动性?你们应该积极参与进来,这样才能创造出更好的氛围。」
  周俊头一个响应:「老丁!你说!咋参与?」
  我想想:「我觉得可以这样,你们三个并排坐在床上,我依次将肛门儿送上,
由你们用手指捅,直到你们满意,我再用嘴清理,大家觉得这样好不好?」
  我的点子马上获得他们赞同,顿时三个光屁股的坏小子并排坐在一处,好家
伙!三根儿硬邦邦的大鸡巴好不凶猛,看得我直发晕。定了定心神,我走到最左
边李举面前刚要说话,李举却说:「老丁,我觉得吧,你的词儿还是太少,也不
够刺激,你是不是该多说点儿?还有,既然你放开了让我们玩儿,就别再摆啥高
姿态了?把你那贱屄样儿给我们展示展示?」
  赵帅也在旁赞同:「对!我觉得你应该把自己摆在一个下等的位置!应该让
我们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周俊搭话:「没错!最好让我们有种大爷的感觉!那才刺激!」
  我认真听着,不住点头:「好、好!明白了,让我考虑一下。」
  沉吟片刻,我充满自信的在李举面前站好,先是深深鞠了一躬,然后缓缓跪
了下去,仰头看着他,真诚的说:「李举同学您好!我是您的班主任丁老师。纵
然,我长久以来给人的感觉是名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多年的正派老教师,但其实我
是一个不折不扣下流无比的女人!别看我每天站在讲台上满嘴仁义道德,但脑子
里时刻幻想着如你般年轻男性的身体!迫切渴望你能用你那男性独有的生育器官
狠狠进入我、教育我、鞭策我,让我知道『男人』二字的真正含义,让我懂得
『男人』即是我的『天』!今天,我非常荣幸有这个机遇。首先,我真诚邀请您
用您那高贵的手指深入我那黑色的臭肛门儿,尽情的探索、抠挖,让我懂得什么
是重口味!在您满意后,请您不要犹豫,一定要将手指插入我张开的口中,让我
为您清理干净!请!」
  说完,我转身撅起屁股。等了会儿没动静,只听赵帅说:「老丁,还记得上
次我和周俊在女厕里咋搞你的?让你摆那姿势?」我一听就明白了,忙答应一声
双腿分开下腰将脸从两腿间露出来,同时双手奋力扒开屁股。李举见我摆好姿势,
冲我屁眼儿上使劲儿啐了口唾沫伸出食指和中指「噗」的就捅了进去!「啊!」
我尖叫一声,只觉这粗长的手指插得好深!
  「噗哧、噗哧、噗哧……」他抠得欢。
  「啊!啊!啊!嗯……」我叫得急。
  我的表情完全从腿间暴露出来,让他们三个坏小子欣赏。
  「这老屄货!就得这么整!」他说着又往里使劲儿捅捅用力抠。
  「噗!」总算他拔出手指顺势塞进我嘴里说:「唆了!」
  我看都不看忙张嘴便含住。
  「嗯……」香舌紧紧围绕手指打转儿,一口口香唾清理干净最后『咕噜』一
声咽下肚儿。李举把手指放在鼻子底下仔细闻了闻笑:「真够干净!够香!哈哈!」
说着,他摆好姿势底下鸡巴一送便钻进屄眼儿里。
  「噗!」屄早已泛滥,鸡巴也早已出水儿,滑溜溜正合适!屋里顿时安静下
来,李举竟然一插到底却忘记了动。好半天赵帅问:「你咋了?」
  这时忽听李举激动得喊了句:「丁老师!我操你的大骚屄了!太激动了!」
  他不动,可把我难受坏了,忙扭动屁股急切的说:「李举同学!请您速速与
我性交配!踏踏实实的实现您刚才的诺言!让我领略您那恢宏庞大的气势!让
……啊!」
  「啊!啊!啊!哎!……」我顾不得说话了,屄里粗大鸡巴茎的运动已经让
我感受到他的诚意!
  「老淫屄!看我咋干翻你!」李举狠狠的骂了句,双手按定我的两胯,腰部
前后快速摆动,那粗黑的大鸡巴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啊!……」我的叫声有些走调儿……「您……您操的是我?……啊!…
…」我被他操蒙了,胡言乱语。
  「滋!」一股热尿再也忍不住,随着他的动作往外喷!
  「哈哈!把老丁的尿给操出来了!哈哈!」赵帅周俊在旁直乐。
  「噗」李举拔出大鸡巴慌里慌张的往屁眼儿里捅。
  「哎呦!肛门儿!」我尖叫一声,只觉里头有些火辣。
  「吱吱吱……」屁眼儿被操得吱吱直响。
  「啊……忍不住了!」李举边喊边狠狠来了几下,鸡巴用力一挺!将精子射
进去。
              《第五集完》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