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校园春色-【[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八十九)



              (四百四十七)
  “把手机给我!”短暂的眩晕过后,赵涛第一时间就意识到,眼前这个女生
的任性很可能毁掉于钿秋的一切,他恼火地飞身扑上去,伸手就去抢苏湘紫的手
机。
  可惜他忘了,这是间还算不错的酒店,这里,有保安。
  苏湘紫马上把手机往身下一藏,高声尖叫道:“救命啊,有人非礼啊!”
  两个保安一脸惊讶地跑过来,脸上的表情非常窘迫,大概是没想到会有色情
狂嚣张到直接在酒店大堂强奸。
  赵涛赶忙站起来,扭身解释道:“不是不是,我们……我们是同学,闹着玩
呢。”
  苏湘紫笑眯眯把墨镜一摘,对那两个看起来有点生气的保安甜丝丝地说:
“大哥,对不起,我俩闹着玩呢。这是我学长,他就喜欢对我演点儿凶巴巴的游
戏,我一不小心就当真了呢。”
  “操。”一个保安低声骂了一句,带着一副看到鲜花与牛粪正在亲密接触的
表情转身走了。
  另一位看着就老成一些,沉着嗓子说:“别乱开这样的玩笑啊,我们这儿可
是有一键报警的。要玩开房上去玩。”
  苏湘紫点了点头,伸脚踢了赵涛一下,“学长,你要那么喜欢玩非礼游戏,
咱们听保安大哥的,开房上去玩嘛。你说好不好啊?”
  赵涛焦头烂额,一时间顾不上理她,先连声道歉哄走了保安,才转身看着苏
湘紫,皱眉道:“阿紫,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就是好奇嘛,我想知道学长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她唇角向上勾
着,但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我最近打听了好多事,我一直觉得,可能是我不
够稳重,交过男朋友,没有第一次可给你,所以你才嫌弃我嫌弃得不行,结果…
…学长,你连这种两个孩子的妈都可以啊,那我为什么不行?”
  “什么你就行不行的,咱们之间到那个地步了吗?”赵涛拼命提醒自己,金
琳才让他哄好苏湘紫,他也知道,哄好眼前这个女生起码能给她换来短暂的安宁,
可更深层的恐惧却让他的口气依旧生硬而排斥,“阿紫,我跟你算是什么关系?”
  那不仅仅因为苏湘紫不再是处女或者任性妄为等问题,而是他看到了自己眼
前的大地正在崩塌,而这个女生,很可能就是将要喷发熔岩毁灭一切的巨大火山。
  “我喜欢你啊。”苏湘紫毫不犹豫大大方方地说,“所以我也想让你喜欢我,
就是这样的关系嘛,学长,我表现得还不明显吗?”
  赵涛尽量放软口气,坐下到她身边免得保安一直打量,“我真不觉得那有多
明显,你不是军训完就交了个男朋友吗?”
  “那是为了让你吃醋啊。你说我像你初恋,那我就想,我找个能在你眼前晃
荡的男朋友,你是不是就该注意我了。”她撅了撅嘴,“结果你老躲着我,我一
生气,就跟他分手了。学长,我跟他就亲了亲嘴,都没开过房呢。”
  真他妈高效率,金琳谈了一年都只拉拉手,她这儿半个月不到就接吻过了。
  心里的厌恶更加浓厚,赵涛深吸了口气,努力平静下来,说:“那和我没关
系,阿紫,你有没有男朋友,都不能改变我已经有女朋友的事实,我不打算和她
们分手,你听清了吗?是她‘们’,我有三个女朋友,如你所见还有一个老师做
情人,我谁都不想放弃。”
  “学长,我不好看吗?”苏湘紫托着下巴,把领口稍微往下拉了拉,笑眯眯
地说,“看,我胸部也很大哦。”
  “好看……”他不自觉说溜了嘴,跟着马上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天下好
看的女生多了,我总不能都去喜欢。”
  “可你这么好色的男生,多喜欢我一个也没什么吧?”苏湘紫垂下嘴角,可
怜兮兮地说,“我都还没这么喜欢过谁呢,学长,我这个人很倔的,吃不到的葡
萄,我就恨不得连葡萄架子都刨了,大不了,谁都没得吃。”
  背后隐隐一凉,赵涛苦着脸说:“阿紫,就算……就算我很乐意,你总要考
虑我的女友情人们愿意不愿意吧?她们互相不吃醋,不代表对你也不会吃醋,你
别忘了,你可是像我初恋的人。谁都不会高兴看见咱们在一起的。”
  “我管她们高兴不高兴。”她眼角微扬,哈哈一笑,“我愿意跟谁在一起,
还要别人同意吗?”
  “你任性妄为是你的事,但我不想看到她们不开心。”赵涛小心翼翼地选择
着词汇,“对我来说,她们怎么都要比你重要。”
  “哦……”苏湘紫摸了摸兜里的手机,若有所思道,“那看来,这个老师应
该已经不会有意见了。学长,你给我说说,你女朋友和情人都有谁啊,我去试试
看,说不定……她们都会同意呢。你身边几个,最近打工好像都挺辛苦的吧。”
  “苏湘紫!”赵涛咬着后槽牙低吼出她的名字,“你别任性得过了份!真闹
大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苏湘紫抬眼看着他,用了点睫毛膏的弯曲小扇子上下闪了闪,微笑道:“哇,
学长还真是难得一次露出点男人气派呢。我一下子感觉自己对你更着迷了。可是,
我什么都不做,你也是一辈子都不会和我在一起呀。那对我来说,不是去努力尝
试一下更好么?”
  赵涛终于清醒地意识到,金琳指给他的,不仅是唯一的路,还是不走不行的
路。
  身后的土地仍在陷落,眼看,就要崩塌在他的脚下。
  “阿紫,我……我其实并不讨厌你。”他低下头,努力做出沉痛的口气,
“我不敢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能选择的方式,太委屈你了。”
  “啊?能跟你在一起,就是这样吵吵嚷嚷的我都挺开心,怎么会委屈呢。”
她完全不信地说,“我可是已经认定,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咯。”
  “我对星语发过誓,从她之后,绝对不再找新的女朋友。”他缓缓说道,不
得不把包袱暂且抛给他觉得能对付苏湘紫的张星语,“所以咱们两个就算相处,
也只能是和我跟老师一样,保持偷偷摸摸的情人关系。这个你难道也愿意?”
  “废话,我当然不愿意。”她直接白了他一眼,冷笑道,“不就是那个撕我
申请表的醋坛子么,好啊,你对她发的誓,那我去找她。再见。”
  说完,她起身就走。
  赵涛连忙追过去,伸手就拉她:“你要干什么!”
  “不用你管!”苏湘紫甩手把他挣开,推门跑了出去。
  赵涛揉了揉几乎快要炸开的脑子,快步追出酒店。
  可没想到,她动作快得不行,转眼就在路边搭上一辆出租,往学校的方向开
走了。
  只留给他,一道飘散变淡、转眼消失不见的尾烟……
              (四百四十八)
  家教课显然是赶不上了。
  赵涛发了条短信给孟晓涵,就拼命蹬着车子狂追一路,直奔张星语打工的饭
店而去。
  他突然发现,自己就算想要听金琳的话去哄好苏湘紫,也根本做不到。
  那位任性妄为的大小姐根本不可能屈居人下做个不见光的小情人,说不定,
她连平起平坐分享女友身份都不愿意。
  从她眼神中就看得出来,她觉得自己肯喜欢赵涛已经是件非常纡尊降贵的事,
他没有欣喜若狂山呼万岁就让她很是不满,指望她一起住进出租屋商量着轮流陪
他睡?
  呵,还是做梦比较现实。
  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他放好车子,一眼就看到张星语没在门口迎客,心里
咯噔一下,赶紧快步跑进里面。
  苏湘紫没在,张星语就在靠门内的桌子边坐着,神情紧绷,甚至带着一股肃
杀之气,旁边两个一起打工的女生想劝又不太敢的模样,一看赵涛进门,赶紧拍
拍她的肩,小声说:“星语,你男友来了。”
  话音未落,就双双开溜。
  “星语……那个,苏湘紫刚才是不是来找你了?”他拉开凳子坐下,看周围
人望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对劲,只觉头皮一阵阵发麻,也不知道那位大小姐到底惹
了什么事儿出来。
  “是啊,她来找我了。”张星语望着自己的掌心,轻声道,“她问我,我拿
多少钱,肯和你分手。就跟言情剧里的傻逼反派一样,真好笑。”
  她嘴里说了好笑,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分明寒气逼人。
  “这女的就是没什么脑子。”赵涛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你别往心里去。”
  “我倒觉得她挺精的,连我的事儿都打听了不少。”张星语的眼角微微颤动
着,像是在克制着汹涌的怒气,“她都知道我家里欠了不少债,说她这么多年压
岁钱没花多少都存着,我只要点个头,十几二十万她也能帮我家还了。”
  赵涛拍了一下脑门,提心吊胆地问:“那……你怎么说的?”
  “我什么也没说。”张星语还是盯着自己的手掌,淡淡道,“我给了她一耳
光。”
  赵涛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一圈,感觉她这一巴掌简直是打在了一个大号摔炮
上,之后还不定要炸成什么样。
  “那……那她什么反应?她没还手吧?”他担心地看着张星语的脸,“那女
生力气可不小,你没吃亏吧?”
  这问法让张星语的脸上总算融化了几分寒意,她抿了抿嘴,说:“她没还手,
捂着脸挺惊讶地后退了几步,瞪着我看了一会儿,没吭声走了。”
  “就那么走了?”
  “嗯,就那么走了。”她露出疲倦的神情,扶着桌子站起来,缓缓道,“你
吃饭了没?没吃就还去后厨吃点吧,我要开始忙了。闹这么一场,都吓跑了好几
桌客人。”
  她走向门口,强迫脸上的肌肉组合出清丽标致的笑容,在别的学生还尽情享
受大学生活的当下,她却已经可以很熟练的扛起生活的担子。
  可赵涛知道,她挺直的脊背里有一根无形的支柱。
  一旦那根支柱断掉,会发生什么连他都猜不到。
  所以,苏湘紫那一耳光,他只能当她活该受着。
  所以,即使会继续得罪金琳,让灾害扩大化,他也只能优先考虑身边的女友
们。
  两害相权,取其轻。
  不管从什么角度判断,张星语都是此时此刻这个世界上最需要他的人,他毫
不怀疑如果自己做出什么让她认为自己要被抛弃的事情来,那种种下场之间的差
别大概就是被切成几片摆放成什么图案的问题而已。
  没有一点胃口,赵涛什么也没吃,就这么离开,骑着车子去了家教那边。
  孟晓涵没想到他还会来接班,就匆匆收拾东西,把地方让回给了她。
  “晓涵,你就在这儿看书等我,我教完咱们一起走吧。”
  赵涛很想找人说说话,他思来想去,目前最合适的貌似也就剩下了孟晓涵而
已。
  她犹豫了一下,小声说:“可我……觉得还赶得及我那边的家教。”
  “你那边的?”差点提高声音惊动正在做习题的学生,赵涛惊讶地跟出来,
“你今晚也有课?”
  孟晓涵轻轻叹了口气,“嗯,我本来是请假的,可你既然来了,我觉得我还
来得及赶过去。”
  她看了一眼赵涛的表情,柔声说:“我一会儿发你地址,咱们估计差不多时
间下课,你到那儿等我,咱们一起回去,这样可以吗?”
  “可以。”心里一阵抽痛,倒是让他浑浑噩噩的麻痹得到了少许缓解,“那
晚上见。”
  晚上下课后,赵涛骑着车子过去,拐过路口,就见到了正搓着手站在一辆旧
自行车旁等他的孟晓涵。
  “等了很久吗?”
  “没,我也刚下来。”
  “新买的车子?”
  “嗯,有辆车子跑家教还是方便一些。”
  “你怎么没跟我说你家教和我撞时间的事儿啊。”
  “赵涛,你急缺钱,而我只是锻炼一下能力,偶尔帮你一下,没关系的。”
  赵涛咬了咬牙,捏紧车把,沉声道:“晓涵,以后我会尽量不耽误教课的。
即使有急事耽搁了……也不叫你代课。”
  “为什么?”她愣了一下,不解地看着他,“你要是老不去,会被辞退的。”
  “我……”他迟疑了几秒,带着一丝对自我的厌恶,说,“是那种只要有了
后路就会想要依靠的人,因为你能帮我代课,我就会觉得偶尔休息一下无所谓。
如果真的断了这条后路,我反而会更有积极性,会更拼命。”
  这不全是真话,但他只能这么说。
  因为他不想再欠孟晓涵更多,唯独她,他真的想要放手让她离开,哪怕爱情
会成为她一生的禁锢,但至少,她可以远离自己身边这个越来越深的泥坑,远离
跟着一切崩落的风险。
  孟晓涵思考了一会儿,缓缓点了点头。
  “好吧,我懂了。”
              (四百四十九)
  天气已经凉了,不忍心在路边闲聊,赵涛找了一个路边小店,要了几串麻辣
烫,和孟晓涵一起坐下说了说话。
  他不想让自己说的内容听起来尽是抱怨和诉苦,但聊着聊着,话题就还是不
受控制地转到了苏湘紫身上。
  那个古怪任性的女生,已经成功把她的影子烙进了赵涛的脑海,挥之不去。
  但让他有点意外的是,孟晓涵对苏湘紫竟然颇有几分理解的样子,喝了半杯
饮料后,小声说:“可是,真的非常喜欢,又得不到回报的话,确实是很痛苦的
一件事。对你来说,那可能就是个长的有七、八分像方彤彤的女孩而已,可对她
来说,喜欢就是喜欢,长成这个样子,又不是她的错。”
  带着一股微妙的幽怨,她软软的唇瓣蹭过了杯口,说:“而且,说真的,方
彤彤……也不是什么乖乖女好学生吧?”
  “她们不一样!”赵涛的声音不自觉就高了一些。
  可紧接着,一个念头就划过了脑海。
  如果当初,方彤彤苦追的那个男生也喜欢了她呢?
  那么,他失误投下的锁情咒,换来的还会是一样的结果吗?
  他会不会也因为她的过往而厌弃、排斥、甚至是咒骂她?
  “赵涛,我觉得,之前喜欢过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孟晓涵带着几
分言外之意,一边说着,一边把竹签整整齐齐地排好。
  “我现在不喜欢她,一点也不喜欢。”
  “可……你还是让她爱上你了。对不对?”
  赵涛一怔,小心翼翼地看向孟晓涵,“晓涵,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就只是……我说的意思而已。”她望着桌上的竹签,视线似乎落在了
尖锐的前端上,“赵涛,男人……最重要的就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觉得,这
不是苏湘紫的错,你凭什么把所有的痛苦都推给她呢?就因为她交过男朋友?可
她也不知道,会在上大学后遇到你,然后不由自主地爱上你啊。”
  “我要怎么对她负责呢?”赵涛已经无心去分辨孟晓涵到底知道了多少秘密,
他抓挠着发根,低下头说,“晓涵,就连你听余蓓说过之后不也气得好一阵子不
理我吗?我如果对苏湘紫负责,我身边就会彻底乱掉的。”
  “就没可能……让她不再爱你吗?”她用指肚摩挲着竹签的尖儿,貌似轻描
淡写地说,“这应该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
  他沉默了片刻,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金琳也找不出办法吗?”她的手突然开始用力,指肚被竹签顶出了一个泛
白的凹坑。
  “找不出……”他颓然答道,面色苍白,几乎没了血色。
  “真遗憾,”她小声说着,拿开竹签上的手指,然后,把那只手垂到了桌下,
“我还以为,我……有机会不去留学了呢。”
  他搓了搓自己发紧的面颊,低沉地说:“晓涵,你还是走吧,去国外,去天
涯海角,去随便什么绝对见不到我的地方。”
  “那样能解脱吗?”
  “我不知道,但至少……你能平安无事。”他抓紧发根,头皮仿佛都要被扯
起来,“我感觉我身边就快变成一个旋涡,一个一个都要被卷进来,扯进去,下
沉,搅碎,消失。我劝不动别人,只有你有决心离开。”
  “所以,你是担心我也成为漩涡的一部分对吗?”
  赵涛楞了一下,抬起头,他这才意识到,孟晓涵似乎显得过于平静了,从他
说不需要她再来代课起,她的眼神就变得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晓涵……我、我不是在担心这个。我知道你是不会害我的,我是担心……
我害了你。”
  赵涛结结巴巴解释着,当初那个算命老头的话清晰无比地在他脑海中回荡—
—“肯费这么大功夫给自己练出精血大咒的男人,就没一个不一样的。”
  的确,真的没一个不一样的。
  “你动用精血大咒,本身就阴德尽损,只是有咒术护体,此生无虞罢了,来
世几辈子的猪狗畜生都免不了,十八层地狱你少说要过一半,你拿什么挪给那女
孩?你欠一屁股债,还想补谁的亏空?”
  他谁的也补不上。
  “让那女孩走,离你远远的,越远越好,拔慧剑斩情丝,此生化为无情物,
不再与你有任何牵扯,兴许还能安度余年。”
  可如今舍得走的已经就剩下一个孟晓涵。
  “你下咒那一刻,夺了姑娘三花,强抢红线情丝,气运之伤就已经造成。这
咒使用的次数越多,锐气越弱,效力越强,伤害也就越小,从前用这咒的,那个
不得用上七八个女子填平了这大坑,才敢向心仪目标下手。”
  次数越多,效力越强,那么,早期中咒,之后被续用次数最少的孟晓涵,不
就是最有可能平安无事的那个么。
  “不必了,你能记住老朽的话,此后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再动用这种阴损符咒,
也算我没白费这许多口水。”
  可他没记住。
  他故意装作忘了。
  “我不懂你说的,”孟晓涵的视线垂了下来,“你好像又在骗我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他知道,孟晓涵其实有钻牛角尖的一面,“我
就是觉得身边现在的情况特别乱,我不想你受牵连。晓涵,你知道我在咱们班当
初最早喜欢的就是你。”
  没想到,孟晓涵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她猛一抬头,就像是被强压下去
的什么火焰,就此引爆,熊熊燃烧。
  “赵涛,你给我写纸条说喜欢我,现在又告诉我最早喜欢的就是我,可为什
么……你却没让我第一个爱上你呢?”淡红色的嘴唇微微颤动着,她的眼神头一
次显露出了不加遮掩的绝望,“你明明有这个能力的,不是吗?”
  他哑口无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要说,当初他其实是失误了吗?
  他能直说自己一心想要下的咒,是歪打正着落在方彤彤身上的吗?
  孟晓涵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再睁开的时候,神情又恢复了之前的温柔和
平和,她站起来,轻声道:“不早了,走,回去吧。”
  赵涛难过地低下头,随之降落的视线,正巧看到了她手指上一个鲜红的血点。
  她刚才按着竹签,竟然生生把自己的指肚刺破了。
  “晓涵,你……你这是为什么?还疼吗?”
  他急匆匆伸掌要去抓她的小手。
  但她往后一抽,躲开了。
  她微笑着数好竹签,掏出钱,付账,往外走去,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才轻轻
地,梦呓一样地说。
  “不要紧的,已经,不会觉得痛了。”
              (四百五十)
  不一样了。
  每个人都不一样了。
  小小的世界,突然之间就充满了疯狂的味道,犹如暴风雨的前兆,让赵涛的
心情变成了巨浪上的小舟,在苍茫无际的海面上漂泊游荡。
  回头,也看不到岸。
  他一直以为身边还有两个比较正常的。
  可孟晓涵显然只是把一切藏在心里不说而已,她掩饰在亲切微笑下的,是他
完全揣测不出来形状的巨大冰山。
  而杨楠,虽说还是嘻嘻哈哈,欲望旺盛,但晚上回家说起张星语打了苏湘紫
一耳光的事儿时,余蓓都担心是不是有些不妥,杨楠却笑了笑,难得一次站在了
张星语那边,不知道有几分出于真心地玩笑道:“打一下怎么了,这种不要脸的
小贱货,再找事儿杀了也是活该。”
  晚上正好就是跟杨楠一起睡,赵涛卖力服务了大半个小时,又反过来被她骑
了一个回合后,汗津津去卫生间一边洗澡一边闲扯,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随口
说:“小楠,你……之前说的那个杀不杀的,是安慰星语呢,还是说气话呢?”
  “都有吧。”她扶着墙让他在后面帮忙搓背,站在花洒的水柱中,低着头带
着几分笑意说,“两分安慰,两分气话。”
  “那还有六分呢?”
  “是计划。”她的声音陡然阴郁了许多,“赵涛,你不觉得这个学期一开始,
曾经的快乐生活就不见了吗?我算来算去,好像所有高高兴兴的事儿,都是因为
苏湘紫出现而结束的。干脆杀了她吧,一了百了。”
  赵涛愣住了。
  眼前不自觉就浮现出在李婕新居中发生的那场惨剧,一个预谋中的生命消失,
另一个计划外的人却跟着一起送了命,人虽然不是他亲手杀的,可噩梦却足足两
年多都是他自己在做。另一个参与者余蓓,也是从那时起变了个人,走上了扭曲
异常的生活之路。
  可就在他脑子一片乱还没想好要说什么的时候,杨楠抱着肚子大笑起来,转
身从腰上捏了两条搓下来的死皮,抬手弹到了他的脸上。
  “你还当真了啊,瞧你吓得,我逗乐子呢。咱们一帮前途无量的大学生,哪
儿能去搞情杀这一套啊。”她拿下花洒冲着身上,“而且,一个个都是人精,就
我傻呵呵的,光丢下被人算计的份儿。喂,要是那个苏湘紫那么有钱,干脆我去
哄哄星语,把你租给她得了,一天五百块,你去卖身半学期,咱们啥钱都有了。”
  “星语不可能答应的。”赵涛摇了摇头,接过香皂在自己身上抹了起来。
  杨楠绕到他背后,帮他搓洗着肩胛骨中间够不太着的那一小块,笑着说:
“看来,你也就是担心我们不高兴,并不是自己不乐意啊。”
  “我……我自己也不太乐意。”他赶忙亡羊补牢。
  她捏住他的阴囊,揉了几下,笑道:“我有那么傻吗?”
  不等赵涛回话,她就又笑了两声,说:“要不你问问苏湘紫,你的鸡巴她是
没指望了,你鸡巴干过的女人她能凑合一下不,我收费可以便宜点,她也算间接
被你操了嘛。我去干这活儿,星语保准没意见。”
  这一晚开始,赵涛发现,自己已经分不清杨楠到底哪句话是玩笑,哪句话不
是了。
  第二天,余蓓带回来了一个让人有点意外的消息。
  都以为会大发雷霆对张星语打击报复或者拉于钿秋下水的苏湘紫,竟然向导
员请了足足半个月的长假,走人了。
  “她不是回家。”在出租屋里,对着家里的另外三人,余蓓很笃定地说,
“有同学看见她的票价了,很便宜,她回家的票不可能是这个数字。他们都说苏
湘紫是去找其他男朋友了,可我知道,她不是。”
  张星语穿着睡衣抱着膝盖,满面寒霜地说:“她去哪儿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去死最好。”
  可赵涛察觉到了不安的象征,轻声问:“你……知道她去哪儿了?”
  “从这儿出发的特快,票价55,赵涛,不需要看到更多信息了吧?”余蓓
的唇角微微勾起,起身走了出去,“我去洗澡休息了,小楠,咱们一起洗吧。”
  已经洗好的张星语直接走向了床,她果然并不关心苏湘紫去了什么地方。
  可赵涛明白余蓓说的话意味着什么。
  他不知道从这里出发到其他哪些地方是这个价钱,他只知道一个。
  那就是他的家乡,D市。
              (四百五十一)
  发过去的短信没有回复,打过去电话永远没人接听,换了杨楠的号打去一听
声音认出来就挂掉——赵涛用尽了办法,也没能联系到九成九奔着他老家去了的
苏湘紫。
  这算什么?玩星际开局四农民六小狗突袭基地一波流吗?老子只会富矿图机
械流堵口憋大和战舰啊喂!
  关键是,他一头雾水两眼懵,根本不知道苏湘紫要去干什么。抄他家?查他
户口本?找他爸妈告状?
  这里头他一样也不怕啊,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他的名声早都是猪骨灰了,开
水烫也只能当黑芝麻糊喝。爹妈见余蓓比见儿子都亲,只要余蓓不添乱他家里绝
对稳如泰山。
  他跟余蓓的事情闹大之后,连小姨都很少再来家里。
  除了被他锁住的女孩们,他根本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没人爱没人疼,怕个鸡
巴!
  攥住杨楠的手机,他瞪着眼站了起来,对着家里神情各异的三个女友,咬牙
切齿地说:“让她去,她爱干什么干什么,老子烦透了!以后咱们过咱们自己的
日子,她来挑事就只当她隐形!我就不信她还能大庭广众脱了衣服往我身上骑!
操!你们之后见了她,谁也不许理她!她唠叨,就学星语抽她妈逼的!”
  捏着手机的拳头都有点发抖,积郁的怒气终于压制不出喷薄而出,杨楠赶紧
过来掰开他巴掌夺回了自己的电话,心疼地吹了两下,“你生气归生气,别给我
捏坏喽,为这个增加支出,亏不亏啊?”
  张星语哼了一声,眉宇间缓和了几分,起身抱着脏衣服往卫生间去,小声嘟
囔了一句:“那种人就是欠抽。”
  等张星语走了,余蓓跟去帮忙,杨楠才有点不忍心地低声道:“我说,赵涛,
人小姑娘……也就是喜欢你而已,你把持住不喜欢她不就得了。张星语是肚子上
扎个眼儿,漏下来全是醋的类型,小蓓是看她长相跟那个什么村里的小芳一样,
扎心戳肺所以难受,你……这么大气是为什么啊?你们男的,不都是有个漂亮姑
娘追着跑就能美上天吗?”
  赵涛苦着脸摇了摇头,“我要是美上天,就得被这个臭丫头害得下了地。我
什么都没答应她,她就敢去找星语放话,我要是不小心答应了什么,她那么有钱,
你就不怕她买人把你们全都干掉啊?”
  “女生争风吃醋一下,吵吵闹闹也就过去了,至于吗。瞧你们一个个,都搞
得跟爱情高于生死一样。”杨楠撇了撇嘴,“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了可就什么都
没了。她买人干掉我们,自己还想不坐牢?那一辈子不也毁了,图个什么啊?有
点脑子也干不出那事儿。”
  “小楠,你不是也吃醋吗?”
  “我吃谁的醋就干谁。”杨楠笑呵呵用指头勾了个圈,放到嘴边用舌头戳了
两下,“才不跟你们一样老往心里惦记着,整天打工活得够累了,你们是真不嫌
麻烦。”
  她起来也准备过去帮忙,天冷水凉,有难同当,走到门口,回头看着他,摇
了摇头,“尤其是你,真……不嫌麻烦。”
  第二天上完课,赵涛随便抓了本教材当幌子,就跟着于钿秋去了办公室。
  大概是上次的幽会给了她一点肉体满足之外的东西,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
她眼里的急切渴望总算减少了很多,不过一进去还是马上拉帘子准备关门,一副
想要趁着月经没来大家吃饭打个午安炮的样子。
  “先别先别,小秋,”赵涛赶紧拉住她,“我是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学生会有人找你麻烦了?”于钿秋拿过教案摆在手边,皱眉问道。
  “不是,是咱们上周末见面那次,一个认识我的学妹,拿手机把你和我拍下
来了。”他动了动舌头,不这样就会觉得口水发黏发苦,满嘴不舒服,“我觉得
……她可能不坏好意。”
  让他非常意外的,于钿秋冷笑道:“是那个叫苏湘紫的新生吗?企管系三班
的班花?”
  “你……也知道她?”他记得于钿秋没有那个系的课才对,还是说这女生已
经如此有名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她经常来找金琳,还专门找过我两趟。”于钿秋的手指
在教案封面上轻轻敲打着,脸色沉了下来,“赵涛,你为什么招惹她?她……没
金琳漂亮啊。”
  他很想推卸一下责任说自己没有招惹过她,但话到嘴边却吐不出去。
  他其实能感觉到,身边的女人们都不傻,心里或多或少对自己的状况有数。
只是爱意所致,大都不愿意开口明说罢了。
  明白这一点后,装模作样就显得很蠢。
  他只好叹口气,小声大略讲了一下前情提要,只不过把下咒的实际过程换成
了自己主动上去搭讪。
  “所以,你想我帮你什么?”于钿秋听完后,抱着手肘皱眉问道。
  “没有,我会想办法自己解决的。我通知你主要是怕……怕她对你用什么手
段。她上次就跑去找星语,非要拿笔钱出来让她跟我分手。”赵涛靠在桌子上,
手里拿着用来装样子的笔,不自觉抠起了笔帽,如果不这样做,他恐怕随时可能
在指甲旁边狠狠抠下一条皮来。
  “随便她。”于钿秋淡淡道,“我和你不是同时出来的,前后差了二十多分
钟。咱们在学校里的事没人知道,她勒索不了我什么。”
  “可这种照片,瓜田李下,总会传出些风言风语的,万一传到你丈夫那边…
…”
  “我们已经正式分居了。”于钿秋微微一笑,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颊,“今
年校庆,他喝了点酒,来了兴致想要,我本来打算忍一忍,可等他脱了我的衣服,
我……还是做不到,最后把他推到床下去了。那么,这样绑着他不是很可怜。正
好,有个年轻女老师挺崇拜他的,他们瓜田李下的事情也不少,我懒得计较而已。
分居一段时间,如果……孩子能接受,我们可能就正式离婚了。”
  她望着赵涛的眼睛,笑意仿佛浓了几分,“我不久就是单身了,你高兴吗?”
              (四百五十二)
  高兴个屁。
  赵涛关好门在桌子上啪唧啪唧干于钿秋的时候,觉得自己腚沟子里都在发凉。
而且,不是冷风吹的。
  可他还不敢表现出来,一直到亲热完出来,绕过拐角走进楼梯间,才咬着牙
狠狠挥拳砸了一下墙。
  一个有孩子的女人铁了心离婚能因为什么?能因为什么?这还用猜?
  他感觉自己就像个第一次到草坡放风筝的智障儿童,看见一个风筝就抢过来
拽手里,拽啊拽啊,空中的线就纠缠在一起,扯得风筝们撞来撞去,线还把他的
手划得生疼——谁叫他为了多拿连线轴都不要。
  “怎么了?于老师把你榨干了吗?看着愁眉苦脸的。”
  才走下楼,就迎面碰上了金琳。
  看她靠着门边墙的悠闲样子,似乎早就等在这儿了。
  “没有,我操得她腰软,这会儿还下不来桌子呢。”赵涛看了看周围没别人,
过去单手撑墙,盯着金琳问,“苏湘紫去我家那边干什么了?”
  金琳摇了摇头,“我怎么会知道,你真当我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
  “可她就是你养出来的蛔虫。”
  “是谁把她抓来的呢?”
  赵涛顿时满肚子烦躁,“算了,我去食堂吃点东西,不说了。”
  “她去你家那边干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之前在学校都做了什么。”
金琳抬起眼,淡淡道,“你想知道吗?”
  “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他皱着眉,把不爽全堆到了脸上。
  “她满学校打听你的事儿,联系了一大堆你过去的同学,花钱请吃饭,请唱
K,除了孟晓涵,你的老同学们差不多都成了她朋友吧。”金琳走过他身边,淡
淡道,“真是令人羡慕的行动力,猜猜,她现在对你知道的,是不是比张星语还
多?”
  金琳真是擅长用各种方式来毁掉他的心情。
  之后整整一顿午饭,他都吃得心不在焉,米饭吃光了,才发现菜就动了两口,
又要了个馒头,结果菜快吃完馒头还剩一半,他烦躁地决定把菜吃完馒头扔了,
可,最后一口狠狠地咬上了一块长得非常像肉的姜。
  他突然想起,自己从小时候,就格外容易在嗑瓜子的最后吃到一颗苦的。
  满口的香气,就那么完全被苦涩取代,让他满肚子恼火。
  苏湘紫,看来就是他命里的苦瓜子。
  不仅苦,好像还有毒。
  于钿秋的事情赵涛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暂时谁也不告诉。
  他寻思,自己之前似乎就是太透明了,应该把所有的事情都烂在自己心里,
一个个都隐瞒着,让她们谁也不见谁,谁也不认识谁……好吧,他捶了一下自己
脑袋,无奈地想,我他妈哪儿来的这么大本事。
  这活儿金琳来干还差不多,他来,就是往家里四个角挨个挂马蜂窝,什么时
候被蛰死取决于自己的皮有多厚。
  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他甩了甩头,走向自习室,勉强自己要炸
的脑袋,去从孟晓涵那儿吸收一点安宁——尽管那似乎也越来越少了。
  将就对付着过了几天,赵涛接到了一个让他有点意外的电话。
  是他小姨打来的。
  “喂,什么事儿啊?”
  “我就想问问你,之前跟你谈恋爱的那个小丫头,没考上大学吗?”
  “你说的谁啊,小姨,小蓓这不是今年刚考过来么。”
  “废话,我姐都提前给媳妇掏学费了,我还能不知道小蓓考过去了么,我问
的方彤彤,之前转学跟你分手害你住院那个女的。”
  心里就跟被砸了一锤一样,赵涛走到阳台,关上门,免得被家里的女友们听
到,“小姨,你……问她干什么。”
  “我今天在你家院里见她了,我还跟她打招呼来着,我感觉她好像长高了点,
身段也变了些,她还穿着你们高中校服呢,你不是说她转学了吗?”
  “什么?”赵涛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小姨,你开玩笑呢吧?”
  “我开什么玩笑啊,她跟我打听你呢……诶,这么说……那女孩好像声音不
太一样了,那是方彤彤的姐妹吗?我一时没细看,是不是我认错了啊?”
  “小姨,那女的头发挑染了紫色吧?就额前那一绺。”
  “没有啊,人姑娘头发可黑了。不过你一说……我越想越觉得不是一个人,
可能是我眼花了吧。涛涛,你是不是就招这模样的姑娘喜欢啊?”
  “不是,小姨,那人都打听什么了?”赵涛其实也有点懵头,难不成这世上
又蹦出一个类似模样的?合着他的初恋情人还能量产了?
  “就跟我问了问好,问问我家最近怎么样,打招呼打得那么亲,要不我也不
至于认错……说起来,这孩子说话好像是没彤彤那么懂事,我还当是你们分手的
缘故呢。”他小姨可能也觉得有点乱,说,“算了算了,既然不是彤彤本人,我
也不问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乱七八糟的,我也搞不懂。那么好一个孩子,你说
你怎么就不好好争取一下呢?哎呀……我不是说小蓓不好,你别误会啊,算了,
不说了不说了,说多错多,都赖那个丫头,勾得我心疼,不说了,挂了。”
  赵涛盯着手机看了半天,他很确定那个人不会是方彤彤,冷静下来想想,也
知道那个人不会是什么突然掉下来的新人,八成,就是苏湘紫。
  可她的头发怎么变了?校服是哪儿来的?她怎么知道他家地址的?她到底去
干什么?
  一脑子问号让赵涛之后好几天都心神不宁,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让他更加
难以应付的事情,正在发生。
  下个周六的早晨,匆匆赶去学生会办公室开会的赵涛知道了答案。
  刚走到楼下,就有一个新生干事抱着一叠档案袋从上面下来,一见是他,笑
呵呵说:“部长,你的桃花可真旺哎,啥时候也给学弟们匀点呗?”
  “啊?怎么了?”
  “高中学生妹,拎着早饭在办公室外面走廊等你呢。直说了是找你的哦。”
  赵涛心里一凛,急匆匆跑了上去。
  正对着办公室的门,一个女生靠着墙站在那儿,手里拎着校门口买的家常早
餐,塑料袋装着,口还在冒热气。
  她稍微涂了一点口红,头发似乎修剪了长度还染成了透亮的黑色,在让赵涛
心痛的位置绑了一个几乎和本尊一模一样的马尾辫。
  她还穿了赵涛母校的校服,旧款,夏装,不怕冷似的,裙子和上衣,都是记
忆里的样子。
  她好像刻意略微逼住了嗓子,声调拔高了一些,清脆几分之后,变得更加悦
耳。
  她连称呼都换了,笑吟吟地开口道:“赵涛,我给你带了早饭,要不要一起
吃啊?”
  一股恍惚感充斥在赵涛的脑海。
  眼前这个女生,真的还是苏湘紫吗?
  她难道,把自己都已经献祭出去?
  他走近两步,颤声道:“阿紫,别……闹,别闹,好吗?”
  她迎着他的目光,眸子闪亮,笑着说:“赵涛,我不是在闹哦,我愿意替她
当你的彤彤,我做得到,相信我,我一定做得到,也只有我做得到,错过我,你
就没机会了。我,来替她爱你,好不好?”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