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乱伦旅馆的故事】(06)



  突然间我发现自己行走在沙漠中,旁边跟着几个我不认识的人,我骑在骆驼
上,不知道天南海北的向前走着,天上的太阳好像就悬挂在我的头顶,闪的我眼
睛都睁不开,画面一转我回到自己家中妈妈坐在床边,眼含泪水的对我大骂,但
我却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她的嘴不停的张着,突然从她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女人,
趾高气扬的瞅了我一眼,对我我哼哼的冷战,「你跳下去呀,你怎么不死呢」,
而我这时候站在悬崖边上,我纵身一跃,啊的一声,我猛的坐起,砰的一下,脑
袋上的伤口正撞在桌子上,疼的我一呲牙
  对面传来那对父女的笑声,我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小万看我不像装的,赶
紧蹲在我身边查看「哎呀,你头上怎么这么大的一条口子呢,你看有些出血了呢」
说着掏出纸巾给我按住伤口,「还疼吗?」听到这我心里一阵温暖,我从住院到
跑出来,妈妈一路都没跟我说过话,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总是最渴望温暖,我对
着她笑了笑说「万姐,没啥关系,以前不小心摔的」老万也抱着孩子站在我身边
说嘘寒问暖,不一会头疼减轻了不少,小万扶着我坐了在长椅上,我才注意到,
小万的裙子换了一条牛仔裤,把她大屁股称托成一个大肉球,走起路来一扭一扭,
很是性感,我趁着老万转头的功夫,在她的大屁股上,狠狠的抓了一把,换来她
一阵大白眼,我嘿嘿的笑了笑,小万成熟女人的魅力,在她身上显露的很明显,
显然不是我那时候一个毛头小子能欣赏的,小万的出现可能只是我生命当中出现
的一朵浪花,可是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小万奶孩子的功夫,我跟老万闲聊起来,原来他去丹东是去发财的,老万压
低声音说,我老表说他现在一年就能赚个几百万呢,我一听也是吓了一跳,就燕
子家一年10多万就牛逼的二五八万的,几百万几位数来着?
  显然老万对我震撼的表情很满意,打开酒瓶子珉了一口,继续说,我看你小
子不错,才跟你说,我老表让我多带几个人过来,可是这么发财的事,怎么能让
别人知道,嘿嘿,等我发了财
  我那时候的江湖阅历太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可是又说不出来,心里一合
计,反正也跟我没关系,管他的,虽然我跟她女儿已经有过露水之缘,显然这个
老滚蛋早就下过手了,我看了看那个正在吃奶的婴儿的五官相貌,八成就是这个
老流氓的种
  从小万的口中我了解到,她其实是一个非常苦命的女人,她十三四岁就被老
万夺去了第一次,随后的几年里,她不知道流产了多少次,最后一次怀孕之后,
老万把她嫁给了她们村的一个老光棍,虽说老点好歹也是离开了老万,福无双至
祸不单行,老光棍没过多久就死了,她们母子俩也被婆家扫地出门,她又从新回
到老万家中,生孩子之前老万碰她,她也就是咬着牙忍着,从生完孩子之后,她
的性欲特别强烈,老万已经无法满足她,而且老万只顾着自己,射了之后就不会
理她,她也是正浑身发热的时候,看见撸鸡巴的我,虽说是小孩子,但是家伙事
也好使,就便宜了我这个小流氓,而且她还有一个怪癖,就是特别喜欢吃精子,
以她的话来说,「那东西金贵着呢」
  傍晚时分列车员以标准的图通话提醒着车上的诸位,火车已经到了终点站,
我也没什么行李好收拾,只有一个双肩背的书包,我帮着老万拿着两个包袱,踏
上未知的城市
  我跟着人流出了车站,映入眼帘的就是宽大的广场,毛主席的全身大雕像面
朝东方,微笑着抬手致意,灯火马龙,我原本以为丹东是个小城市,没想到这么
繁华,看着一群一群的打扮时髦的男男女女,我一下变得忐忑起来,我要怎么生
活下去?
  这时候从远处传来一声「哎呀,万哥这里」,我顺着声音看去,一个40多
岁的男人,满面红光的冲着万家父女小跑了过来,老万看到来人也是往前急走几
步,一把把对方的手握住「哎呀一声,老隋哦,你怎么还亲自来了,你不是给我
地址了吗,我自己找去就可以了嘛,你这么大的老板,实在不好意思嘛」我小声
的问一旁的小万「这个就是你们那个亲戚?」小万轻轻点了点头
  我看了看来人,我虽然见过有钱人不多,但是燕子一年10多万的人,穿衣
打扮绝对将就,这个一年几百万的人,穿的就跟民工一模一样,那件白色有些发
黄的汗衫怎么看也不想有钱人的打扮,我心里不禁有些警觉起来,在这个陌生的
地方,一切只能靠我自己,我必须要比别人多个心眼
  这时候老万跟那个地中海寒暄了一阵,对着小万走了过来「哎呀,小侄女都
这么大啦,真是可爱呀,你来了就好嘛,以后跟着我,我们一起发大财嘛」眼神
中透漏着猥琐,小万笑着说「隋叔叔,这次来就多靠您了」
  「这位小兄弟是?」说着看向一旁的我,奇怪的问,我还没说话,老万接口
说「这个小兄弟是在火车上认识的,人很好,跟我很对脾气」这个姓隋的,哦了
一生,眼睛里发出狡诈的光芒,上下打量了打量我,「冲着我微微点了点头」来
帮我亲戚拿行李,我们回去在聊,小兄弟看样子不像本地人嘛,去我那里坐一会,
歇歇脚嘛,来「说着就像拉我胳膊,我突然注意点,有四五个人看上去不经意但
是慢慢的把我们围在中间,我心里咯噔一声,毁了,两个字从我脑海中浮现,传
销!
  我急忙想脱身,我坐了将近3天的火车,别一下车就被传销的控制住,别回
头让我父母来解救我,人了就丢大了,我假装淡定的,推开他的手,」不用了,
谁说我不是本地人?「手插进裤兜,用手把手机按响,假装的掏出电话,对着他
一晃」喂,爸,嗯,刚下火车,你不是说不来接我吗?离得又不远,行,你在哪
呢?昂我看到你了「
  我一边装出父亲就在远处的错觉,我说着向对面的人群摆了摆手大喊」爸,
我在着呢「说着关掉电话,那个姓隋的看着对面的人群,正巧人群中一个男人对
着我这个方向摆了摆手,姓隋的一看赶紧说」哎呀,那就太遗憾了「我没有搭理
他直接把两个包袱放在地上,对着万家父女说,我爸爸来接我了,咱们有缘分再
见吧,我猛对着小万猛咂了几下眼睛,小万以为我有什么事,一脸奇怪的看着我,
我看她理解不了,只能叹了口气,我本身就孤家寡人,又没有特异功能一个打一
群,与小万的互相留下联系方式,突破包围圈而去
  我一边走一边下意识的看着那些人,见到他们几个人围着老万父女,帮忙搬
着那些大包小包,好像两个囚犯似的被压着离开广场,终于我钻进人群,姓隋的
那个人的目光才离我而去,我钻人群放步急跑,直到躲到一个商场中,掏出电话,
给小万发了一条信息,这些人是传销,快走!做完这些。等了一会不见有信息回
复,我才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让狂跳不止的心,回复平静
  华灯初上,万家灯火,喧嚣的城市慢慢的平静下来,笔直的马路上,汽车排
起了长龙,等待着红绿灯放行,我背著书包,站在十字路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
去到哪里,只有站在那里,看着红绿灯不变的变化,刚下火车就差点被传销抓住,
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社会,本来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但是经历过这样一次事
情,让我有回家的冲动,这个想法刚出现,我给自己了一个狠狠的嘴巴,吓的旁
边的两个小姑娘,赶紧躲我一段距离,可能以为我是精神病吧,我是精神病,没
病谁会跑到这里呢
  不知道站了多久,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小兄弟,住宿吗?「一旁传来一个
女人有些犹豫的声音,我看了看她,随口问道」多钱?「
  那个女人一看有生意做,瞬间热情起来说」豪华大床房120,标准间80,
单人间50,肯定安全干净「
  我的资金本就不多,跟她讨价还价了半天,以一宿20块钱的价格,成功入
住,说是单人间,实际上就是一个能容纳一个人的库房,也是20块钱,还想住
在哪?也就是我这个体格,如果换个体格大的,可能连门都进不来,收拾了收拾
我的随身物品,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几条内衣内裤,洗漱用品
  坐了两天的车我确实也有些累了,吃了点东西,躺在那有些味道的被褥上面,
掏出手机」爸爸,我刚到单位,这里管吃管住,条件什么的都很好,你放心。给
父亲报个平安之后,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梦中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夜晚,妈妈不停的喘息着,呻吟着,不一会又变成
了小万的脸,正当我梦的正爽时,咚!的一声,吓得我一激灵,猛的坐起身子
  原来隔壁一对情侣正在做爱,这种小旅馆,墙壁都没有手掌厚,甚至那面一
动,我的小床都跟着一起颤抖,那个女人听声音年纪不大,咿咿呀呀的叫个没完,
刚听的时候感觉很过瘾,但是时间长了,就会很烦,我忍不住的在墙壁,咚咚咚
的敲了几声
  但是隔壁的人根本就不鸟我,啪啪啪啪啪,突然隔壁一阵加速,听得我都心
惊肉跳,墙壁甚至都跟着活动起来,那个女人一声长叫,接着就传来一个男人沉
重的呼吸声,不一会就听那个女人说」大哥,你好厉害哦,要不要包夜嘛,人家
还没爽够呢「那个男人啪的一声点燃一支烟喘息着说」我一会就得回家,今天包
不了「女人沉默了一会说」那大哥加个微信吧,以后有时间可要常开呀,小妹妹
我好久都没这么爽了「一个男人爽朗的笑声传来说」好吧,我的微信号是pri
am,以后有时间我肯定经常来,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否则麻烦事就来
了(来个玩笑,priam一个很厉害的人,语言组织和用词是我遥不可及)
  不一会听着两个人的远去的脚步声,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我却怎么我睡不
着,拿过电话随意的翻看着,一个陌生的号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条短信,我
随手点开,却吓得我一声冷汗
  上面只有两个字,救我!
  谁?恶作剧?诈骗?谁会求我一个小孩子救命,我也没当回事,哈哈一笑就
当作脑后风
  原来以为找个工作很容易,到是现实却让我寸步难行,三天以来我去了很多
地方面试,但是面试官一见到我的脸就拜拜了,就连卖保险的一听说我是外地的
也直摇头,找个了黑中介,一分钱没赚到不说,还亏了好几百,我自己带的钱本
就不多,根本经不起花销,每天以面包,方便面充饥,找了个黑网吧,一宿5块
钱,虽然沙发破点,也算上网不是
  当天晚上十点多,我靠在沙发被上,迷迷糊糊的看着电脑屏幕放的不知道什
么电影似睡非睡,突然摆放在电脑台上手机振动了几声嗡嗡的,吓的我一激灵,
赶紧拿起手机一看,上面还是两个字。救我,但是电话号码却是小万的!
  我睡意全无,忙把电话回了过去,发现小万的手机已经关机,我一直以为那
伙人是传销分子,可是现实再次给了我一个大嘴巴,比我想象的严重的多,他们
是真正的犯罪团伙,当然我开始是不知道的,怎么救?我赶紧打了妖妖灵,当警
察出现我眼前,可我根本不知道地址,也不知道人全名叫什么,只靠手机上面一
条救命,警察根本就不重视,一个高高瘦瘦的警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
我们很忙,别搞恶作剧,要不让你进去呆几天,随后他们抄了这家黑网吧,老板
上警车前那目光看着我,好像要喷出火来,吓我的赶紧一缩脖子,往黑暗中跑去
  警察以为是我恶作剧,但是我却知道,小万真的出事了,只怪自己太小,引
不起他们的重视,虽然我跟小万只有一段短短的露水之缘,可能我人就这样吧,
我努力回想老万给我看的那一串地址,还好那段地址不长,只有七八个字,还真
被我想起来了
  赶紧把那串地址写在本子上,抬手打了一辆车,把地址交给司机,司机看了
看,透过后视镜看了看我说「都快半夜了,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跑那么远干啥?」
我把车门关好说,「接个朋友」「得,只要你给钱,你说去哪咱们就去哪,不过
得先给钱」
  当出租车跑了将近1个多小时,才慢慢的靠在路边,我一看就傻眼了卧槽!
这他妈就是一个废弃很久的厂子,围墙倒了一半,里面杂草丛生,抹黑一片,也
看不清到底有多大,「哥们,给你送到了,我就撤了」司机说着就像调头走人,
我赶紧拦住他说,「大哥,能不能等我一会?」这个司机大哥人但不错说「行,
也这个点了,我就等你半个小时,不收钱,不过回去车钱另算的,也就是看你不
像坏人罢了」我赶紧说「谢谢大哥,我马上回来」说着他关掉汽车引擎,把座位
调低躺在那里。
  我心里直打鼓,这他妈也不知道多大这么黑,到底是不是这里?小万能在这
吗?我怎么找?对方多少人?我才多少斤?算了吧太危险了还是回去吧,一股想
要退走的想法从心里升起,我狠狠的扭了自己大腿一把,暗骂自己说,花了小2
00块钱,跑到这就为了看一眼吗!不管能不能找到她,尽力就好,想着一咬牙
大踏步的从倒塌的围墙,朝着无尽黑暗摸去
  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手机也不敢打开,只有用司机给我的一个打火机,
一闪一闪的照着光亮,小腿被杂草和蚊虫咬的又疼又痒,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道
走了多久,终于看到在大四方形的厂房的最深处,有一排大概三四间平房,最里
面那件发出微微的黄色光芒,我有些紧张和害怕,一点一点挪着步子,不发出一
点光芒
  我越靠越紧,突然,啪!的一声,我赶紧躲在房后一个柴火垛子后面「草泥
马的臭婊子,我明着告诉你,你爹把你买给我了,你他妈的如果不去给我卖,在
这里老子就是杀了你,一百年也不会有人找到你的尸体」就听的小万哭泣的说「
隋叔叔,我求你放过我吧,他欠你多钱,我还你,求你了隋叔叔,呜呜呜」「少
她妈跟老子来这套,你这个臭婊子,你爹你都能伺候好了,还怕伺候别人吗!草
泥马的,你好好想想,明天你在不答应,老子宰了你!」
  随后只能听到小万的哭泣声,不一会门一开,三个男人走了出来,其中一个
是姓隋的,另外两个穿着短裤,光着膀子,剃着光头一脸的凶气,其中一个摸了
摸脑袋上的汗说,操他的这个娘们够味,操了两天还没操够呢!另外一个也说「
是太他妈爽了,那奶子还直流汤呢,哈哈」姓隋的冷眼看了看两人说「两个傻逼,
你们俩轻点整,这可是摇钱树,多少男人想玩这种良家妇女,可比那些小姑娘值
钱的多」那个又高又壮的大汉点点头,淫笑着说「嘿嘿,大哥放心,我们哥俩就
是教教她罢了」另外一个接着说「大哥,你说老万会不会报警?」姓隋的哼的一
声冷战说「老万那个老王八,老子认识他这么多年,他是什么皮子,老子太清楚
了,别说他不敢,就算他报警,你当我这么多年在着是混假的吗,里面我们也有
人」听到这我心里咯噔一下,还好,还好,一阵后怕,如果当时我反应慢些,现
在不知道我会怎么样,我更是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
  过了一会,姓隋的往第一件屋子边走边说「你俩激灵着点」一个大汉忙说「
大哥,你放心,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谁能来,你歇着吧」随后两个大汉一对
视,另外一个大汉说「拉倒吧,今天都干了多少次了,我可受不了,你要干你就
干,我是不行了,哎呀,困死我了,我回去睡会,明天还有几个娘们要过来,我
还得陪大哥去接站」说着转身往旁边的屋子走去,站在门口的大汉犹豫了一会,
抬腿往关住小万的屋子里走去,不一会就听小万的声音
  大哥,我不行了,求求你,求你放我走吧,我下面疼的不行了,求你,这个
大汉淫笑着说「没事,逼操不了,我就操你嘴,嘿嘿」,突然小万她的声音被打
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我悄悄的移动到满是灰尘的玻璃后,小心的往里观看
  那个大汉正背对着我,他一抓住小万的头发,鸡巴快速的在她嘴里进出,发
出啪啪啪的声音,小万表情痛哭不堪,我睁着满是惊恐的眼睛,鼻青脸肿的,一
只眼睛几乎都被封住,那件白色的T恤被翻卷到锁骨处,一对巨大的奶子上面青
紫一片,奶头上几滴奶水一滴落在大汉的小腿上,她光着下半身,大腿上满是伤
痕,双手和双腿被绳子绑住,坐在地方的一个破草垫子上,还哪有火车上见到她
时的那种姿态,看到这我心里不仅一寒
  我应该怎么救她?报警肯定不可能了?刚才姓隋的说的清楚,警察里有他的
人,凭我怎么救,冲进去?可能我会被打死,那时候可能连个收尸的人都不会有,
突然小万的眼睛看到了我,那双大眼睛显然一愣,我急忙用手指做出不要出声的
动作,这时候那个大汉好像要射了,一把抓住小万的奶子,用力的抓揉,小万的
头被用力的按在他的小腹上,嘴里「啊」的几声,过了一会,才把软掉的鸡巴从
小万的嘴里拔出,小万随后一阵剧烈的咳嗽干呕,吐出一堆白色的液体
  「妈个逼的,真鸡巴爽,嘿嘿,小婊子,逼给大爷玩一会呗」小万紧缩着身
子,往床垫子最里面靠,就好像一直收到惊吓的兔子「大哥,我,我真的不行了,
我下面疼的厉害,大哥,呜呜呜,大哥,求你不要,不要」 但是那个大汉却不管
那些,半蹲着身子,嘿嘿的往小万摸去
  不行,我要想办法。
  小万疯狂的挣扎显然不管什么用,他用身子压住小万的身子,用力的掰开她
的双腿,让她动弹不得,小万脸上一阵绝望,紧咬下唇,眼睛看着我留下一行青
泪,就当他想要长驱直入的时候,突然门外的柴火垛突然着了起来
  黝黑的四周,被火光映照的通红一片,砰砰砰,三个人各自从自己的屋子里
冲了出来,姓隋的大喊「妈个逼的,都让你们别吓鸡巴接电线,你们不他妈听,
草泥马的,快,灭火」
  那个从小万屋子里冲出来的大汉,委屈的说「大哥,我就接个电源,给电话
充电,也不至于起火呀」那个人边跑边喊「别他妈bb了,赶紧接水」
  我趁着他们忙乎的劲,一闪身,钻进小万的屋子,一股刺鼻的气味直冲我的
脑门,她看到我一脸激动,话没说出来,眼泪刷的就流出来了,我急忙蹲下什给
她解绳子,先别说话「能不能走?」她揉了揉被捆的紫红的绳印,点了点头,但
是刚站起来又差点摔倒,我赶紧一把扶住她,她用手按住小腹抬头看了看一脸大
汗的我「你自己来的?」我急忙点点头「万姐,咱们快走,等他们回来就完了」
小万把衣服拉了下来,挡住她那一对巨乳,可是她下半身却是光着的,她眼睛在
屋子里四下寻找,她的那个包就在一旁,我一把把她的包背在身上,她伸手在地
上捡起一个棍子
  我的心几乎都要跳出嗓子,这时突然有点起风了,火势越来越大,热辣辣的
直烤脸,浓烟一股股的升腾,地上的杂草已经被点燃,房子几乎保不住了,我扶
着小万,走到门口「等我一下」我几步跑了回去,用打火机把草垫子点燃,用脚
狠狠一踢,整个草垫子四处飞散,到处火光
  小万看我做完一切,我扶着她走出这个屋子,躲进黑暗中,不一会被我点燃
的屋子,火光升起,「快,妈的!屋子着火了!」姓隋的跳着脚喊到,这个火越
救越大,而且着的莫名其妙,他突然意识到不好,几步冲进小万那个屋子,但是
除了一屋子的火光,哪还有人,他捂着鼻子气的大骂「别他妈救了,这个臭娘们
被人弄走了」但是火势太大,劈哩叭啦的火声把他的声音盖住,那两个大汉满头
大汗的正从屋子里往外搬东西,一股股浓烟从屋子里滚出「操他吗的老万!跟我
玩这招!草泥马的」
  可能是作孽太多,姓隋的一脚不知道被什么绊倒,屋子年久失修,被大火一
烧早就风雨飘摇,哗啦的一声,整个平房,瞬间倒塌,正把要挣扎起身的姓隋的
压下下面,姓隋的发出一阵阵杀猪般惨叫,另外两名大汉,急忙过来试图挖出被
房梁压住的老大,姓隋的双手死死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脚脖子,大火蔓延开来「草
泥马的老隋,你松手呀,松手呀,三哥快帮我,快帮我,操你妈的,谁他妈也别
想活」说着他一把搂住叫三哥的腰,死死抱住,当三个惨叫声从浓烟里不断发出,
我头皮发麻的看着三个人被浓烟吞噬,不久就没有声音发出。(这个事是假的,
但是起火这个事确实真的,选配带着汽油去烧小三,小三死死的抓住选配的脚腕
子,选配又死死的搂住男人的腰,三个人被大火烧的焦黑,我们一堆小孩去看热
闹,结果吓得大病一场,这个给我童年留下很大阴影,加工一下放在这里。)
  当我扶着一瘸一拐的小万原路返回,那辆出租车早已经不知去向,也是前后
忙乎了将近2个小时,谁也不可能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等,不知道走出多远,
终于遇上一辆好心面包车,回去的路上大批的消防车拉着警笛呼啸着急奔,我心
里一阵深深的慌张害怕,三条人命呀,虽然人不是我杀的,但是却因我而死,小
万靠在我的身上深深的睡去,而我却忐忑不安
  当到达市内的时候四点多天都快亮了,在车站找个一家快捷酒店(如家)那
时候一宿98块钱,在服务员满是诧异怀疑的目光中,扶着小万住了进去
  一路上我跟她并没有说话,在进去房间的时候,小万去了卫生间,在里面呆
了很久很久,期间我听到小万撕心裂肺的哭声,我没问婴儿哪去了,我也没发问,
今天经历的事情够多了,我耳听着小万若有若无的哭声沉沉睡去
  在如家住了两天,期间我给小万买了好多消炎药,她下阴已经肿的不成样子,
给她上药的时候很尴尬,她躺在床上,双腿大开,我坐在她双腿之间,用手指摸
着青霉素,往她红肿的地方抹,期间我的鸡巴也是硬硬的,当然我不会提出什么
要求,小万看出我囧态,她说我想要,她可以用嘴帮我,但是被我拒绝了,那时
候情欲也没有那么旺盛,在加上也没有那个心情
  第三天她虽然还是疼,但是也能走路了,一宿98块钱,我也承担不起,加
上这些天的花销,身上已经没有多钱,这几天着火事件闹得很大,有的说烧死1
0多个人,有的说烧死20多人,事情越传越邪呼,警察已经开始调查了,我买
了两张乡下车票,一大早就匆匆离开
  说是乡下其实也是个县城,跟我老家差不多,租了一间平房一个月100多
块钱,买了些生活用品,房东人不错,还免费的赠送了一些家电被褥什么的,也
算是有点家的感觉,屋漏偏逢连夜雨,小万开始高烧不退,在县城医院打了5天
的消炎药,体温才慢慢的降了下来,我着些天没日没夜的照顾她,她并没有说什
么感激的话,因为我从她大眼睛里能看出她想说什么
  在她病好的时候小万坐在我对面很正式问我「小李子,你嫌不嫌弃我?」我
一阵诧异,心想啥意思?要以身相许吗?说实话,小万经过这些天的变故,已经
和我见到她时的样子,变化很大,脸上清瘦了很多,尤其是气质上的变化
  「万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呢」小万听到我这么说呼了一口长气
说「以后,我跟姓李,你就是我亲弟弟,好不好?」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好呀,
我也没有姐姐,正好想要一个姐姐呢」小万眼圈微红的说「弟,从来没有人,对
姐这么好,那个老畜牲,我伺候了他十多年,还给他生了个孩子,他一句话都没
说就把我卖了,而你却冒着那么大危险把姐救出来,这些日子,我不说话可是都
记在心里,姐真心谢谢你」
  「姐,突然的你说这个干啥,我也没别的心思」
  她看我一脸囧往,噗呲一笑说「姐知道,姐都知道,你跟姐说说,你是怎么
回事,离家出走?」
  我红着脸,有些手足无措的说「你怎么知道我离家出走?」
  「呵呵,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吧,怎么回事?成绩不好?私奔?还是跟谁打
架了?」
  她一连串的问题,没一个在拐的「行了,行了,我大学都考上了,只是不爱
去,私奔最少得两个人吧,打架就我这个体格打谁去」
  其实这些天的朝夕相处,我对她真的从内心中当她是自己的姐姐般,憋在心
里的话太久了,没人说,也没人可说,但是她比我更惨,我只是离开家,她呢
  「姐,有些话在我心中好久了,我想说出来,但是我怕说出来你可能就不认
我这个弟弟了,你想听吗?」
  她立刻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态度「没事,跟姐有什么话不能说,姐这条命都
是你的」
  我摆了摆手打断可她的话,声音好像蚊子似的说「我把我妈给那个了」「哪
个?」她显然有些没明白,「就是那个了呗」
  她反应了几秒才恍然大悟「哦,就是你把咱妈给睡了呗」这下换成我一愣,
咱妈?「随即明白过来」这家伙入角色还真快
  和我预料的反应差了很多,她瞪着那双大眼睛显的很兴奋,就差旁边没有瓜
子茶水了「小子,看不出来很色嘛,跟姐说说咋睡得?」
  我支支吾吾的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一些细节她也问的很仔细,
说到最后我跳楼,她妈呀一声,用柔软的手掌揉了揉我的脑袋轻声的问「头上那
个就是这么留下来的?」
  我紧紧低着头轻轻点点头,说出来我心里舒服的多,身子不受控制的轻轻颤
抖,她唉了一声,把我的手拉在她的手里,很温暖也很坚定,这一刻空气好像凝
固了,过了一会她轻声的说「其实,这种事在我们那很多,有好多娶不上媳妇的
都跟他们妈有事,光我知道的就有好几个,我不也是被老畜牲给…」
  这时候她声音温柔的说「弟,姐想求你帮个忙」我抬起头看向她「姐你说,
只要我能帮上,肯定帮」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姐,奶棒的厉害,能帮姐吸吸吗?」
  我微微一愣,看着她一脸红扑扑的脸颊,轻轻点了点头,她有些害羞把T恤
脱了下来,一对奶子忽闪忽闪的在我眼前出现,我用双手轻轻的捧起一只奶子,
入手沉甸甸的上面一条一纹,比较坚硬,比一元钱硬币大一点的乳晕上红紫色的
乳头耸立,白色的乳汁从上面渗出,我张开嘴,一口含住乳头,轻轻的吸着,一
股甘甜带着微腥的气温在我嘴里荡漾,我另外一只手扶上另外一只奶子轻轻的搓
揉着,鸡巴瞬间涨了起来,把短裤支起一个小帐篷,我不由得用力的吸着她的奶
水。
  「嗯,嘶,轻点」她用一只手掌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另外一只手伸进我
的短裤里,轻轻的撸动着我的鸡巴,她对着我的耳朵小声的说「小色狼,都硬成
这样了,姐让你舒服舒服」
  她轻轻的把我放倒在炕上,半趴在我的身上,一对的乳头轻轻蹭着我的肚皮,
感觉有些痒痒的,她用嘴慢慢的亲吻着我的脸颊,脖子,当我的乳头被她含在嘴
里,一阵阵奇痒从奶头之传胯下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啊」我探出一只手摸着她的
奶子,另一只手跟她紧紧握在一起,当她用舌头钻进我的肚脐眼来回打着转,我
忍不住的抬起小腹,配合著她的动作脱掉我的裤衩,她抬起头,脸颊红红的看着
我,那眼神极度的撩人,她似笑非笑的吐出舌头,一只手扶着我的满是青筋鸡巴,
舌头我龟头上轻轻一舔,我激灵的打了一个哆嗦,忍不住的就像把鸡巴往她嘴里
插,到是她好像故意的似的,用舌尖不停的在我龟头上画着圈,她的大眼睛好像
要滴出水来,看上去诱人极了,「姐,别耍我了,难受死了」她噗嗤一笑说「这
就是你欺负妈妈,我对你的惩罚」我一阵无语「姐,我错了行吗,我好难受」这
倒不是假话,龟头不停的渗出一股股透明的黏液被她用舌头舔进嘴巴里,一阵一
阵奇痒从龟头处传来,直冲我的神经「哼,就原谅你小子了」她用手撸开我的包
皮,把我整个粉色的龟头都露出,张开她性感的嘴唇,一口就把我的鸡巴含进她
的嘴里,我舒服发出一声呻吟,一只手按着她的头,忍不住的开始抽查起来,滋
滋滋滋滋,的声音不断从她嘴里发出,可能我的鸡巴比较细小,每次整根鸡巴都
能插进她的嘴巴里「姐,我,我要来了」听到我这么说她更加用力的吸着我的鸡
巴,终于我忍不住,死死的按住她的按住,一股精子在她嘴里爆发,她却没有吐
出我的鸡巴,而是更加用力的吸允着我的鸡巴,当我感觉到本来有些微微软掉的
鸡巴,在她嘴里从新硬起来,而且似乎比刚才还要硬,她这时才吐出我的鸡巴,
她嘴角挂着我的精子,她舔了舔嘴唇上的精液,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渴望小声
的说「弟,姐想要你操我」
  我喘息粗气,红着眼睛,粗暴的把她翻在身下,也不管她嘴里满是我的精液,
直接跟她狠狠的亲在一起,她的舌头一下伸进我的嘴里,我一遍亲吻着她的舌头,
一直手去扒她的裤子,在她的帮助下,终于把她脱的清洁溜溜,她的蜜穴早就淫
水泛滥,,我腰用力一沉,滋的一声鸡巴毫无阻力,啪的一声,插进她的蜜穴中
「唔」两条舌头不断的搅拌在一起,口水不断的从我们嘴角流淌,啪啪啪,我们
两人喘着粗气,我的鸡巴不停的狠狠的拔出插入,啪啪啪,终于她收回她已经有
些发麻的舌头,她逼着双眼,眼泪竟然从她眼角划落「弟,弟弟,姐脏,脏,昂」
我用舌头卷起她的泪珠「姐,谁说你脏,在我眼里你最好」
  说实话操她逼,没有操她嘴舒服,她刚生完孩子不久,加上我鸡巴细小的关
系,完全够不到底,她的感觉似乎也没有那么强烈,只是在配合著我罢了
  我用力过猛有些岔气,趴在她柔软的身上喘息着突然她轻轻说「弟,姐想给
你一个东西」,我不仅有些奇怪,撑起身子看着她,奇怪的问什么东西?
  她张开那副水汪汪的大眼睛,脸蛋红红的说「姐的第一次,想给你」,我不
仅有些奇怪,鸡巴用力一插,这不是在里面吗?
  她用力在我屁股上一扭,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肩膀上说「老畜牲一直想要,我
死活不肯,前些日子那两个人,姐拼命反抗他们也没得逞,现在姐心甘情愿的想
给你」
  我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又好像明白心里不免有些小兴奋,赶紧鸡巴在她蜜穴中
又粗了几分
  「来让姐上去」说着她用力一翻,把我骑在身下,我的鸡巴也一直没有离开
她的蜜穴中,她慢慢拉高屁股,啵的一声,她双片小阴唇一翻,我粘满淫水的鸡
巴滑出她的蜜穴中,几滴淫水从她蜜穴中滴在我的一抖一抖的鸡巴上
  她一只手扶着我的湿答答滑溜溜鸡巴,在她阴唇间回来挪动,发出那种声音
无法形容,她来回蹭了几十下,直到我阴毛也被她的淫水打湿,她眉头轻锁,牙
齿咬住性感的下唇,眼神充满感情的看着我轻生的说「这是姐第一次心甘情愿的
跟一个男人做爱,姐也没什么东西给你,也只有着身子,弟,姐的第一次,你收
下吧」还没等我做出什么反应
  她屁股猛地一沉,我感觉我的鸡巴被无数的火热软肉拼命的挤压,我差点没
射了出来,她好像很疼,身子直接扑倒在我的身上,一阵一阵的紧缩箍我的鸡巴
都有些疼,我忍不住的一声呻吟
  姐你没事吧,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我轻轻用手掌在她柔软满是汗水的后背上
回来抚摸,过了好一会,鸡巴上那一阵一阵紧箍的感觉才缓缓放松,她抬起头亲
在我的嘴唇上说「没事,那是姐唯一没被别的男人碰过的地方,姐愿意给你」
  【待续】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