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并蒂莲】(第八章)



                第八章
  一轮新月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皎洁的月光照耀在一做三线城市内,街道上
早已空无一人,人们道义熟睡马路上除了偶尔有野狗野猫窜过外再也没有任何生
气。而在这座城市的近郊却有一间屋子依旧灯火通明。
  屋内有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竟然绑着一个女人,女人很年轻大约二十四五
岁,肌肤白皙,身材姣好,容貌秀丽,不光有着一双长腿,还有着一对E罩的豪
乳。女人名叫子夜是学校一名初中教师。
  子夜被捆绑着身上的淤青和肉穴流出的白浊告诉着人们她经历了什么,子夜
面前站着一个男人,男人都满脸横肉,穿着一件背心,脖子上带着手指粗的的金
项链,不光胖而且俗不可耐。两人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唯唯诺诺的男人,见到男人
暂时停手急忙走上前替他点上一根烟献媚的说道:「赵老板,这个骚货可还中意?」
  赵老板深吸抽着烟说道:「小吴啊,这妞还不错,就是奶子还小了点。行吧,
把她留下吧,三天后你来接。」
  那个被称为小吴的人名叫吴昊,此时他低过一个文件夹:「赵老板,您看这
合同?」
  赵老板抓过一支笔在合同上签了名,见到这一幕吴昊眉开眼笑:「多谢赵老
板,多谢赵老板,这样这个女人您在多玩两天,五天后我再来接她。」说着就离
开了房间。
  吴昊走后赵老板打量着桌上的子夜,摇了摇头:「就是胸小了些,听说还没
哺过乳,正好试试看效果。」说着赵老板拿出一个皮箱子,箱子内放着五个针管,
针管内组满乳白色液体,赵老板拿起一只:「这是美国产的丰胸催乳针,据说只
要五针就能让女人永远出于哺乳期,正好给你个骚货试试看,以后你就是乳牛了。」
说着把针筒内的乳白色液体全部注入子夜的豪乳当中。
  子夜被摧残了整整五天,当吴昊把子夜接回家的时候,子夜身上已经遍体鳞
伤,下体又红又肿,原本E的豪乳竟然涨到了F的巨乳。而且又翘又挺。才回到
家子夜甚至来不及休息和女儿说一句话,就被吴昊拖进房间凌辱到了第二天早上。
  「啊……」子夜惨叫着从梦中惊醒,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样的梦子夜已
经不是第一次了,事实上这几年几乎天天都会做到这样的梦,过去的阴影依旧无
时无刻的缠绕着她。每当到了这时候她都会感到无比的孤寂与失落。这时一双手
臂从后抱住了她的腰,把她搂进怀中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宝贝,你怎么了?
又做噩梦了?」
  子夜轻轻的点了点头,软倒在我的怀中:「想到了以前的事情。」
  我轻抚着她的后被:「老婆,以前怎么了?能告诉我么?」
  听我提到了以前子夜依旧心有余悸,脸上一片片惊恐:「老,老公,让我在
想想,等准备好了,我……我在告诉你好么?」
  「好嘞」我也没多问伸手把她搂紧怀中:「老婆,快睡吧。以后我会保护你
的。」
  简单的一句话让子夜感到了无比的安心,着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把,很快子
夜就感到自己身上的睡裙被拉下,巨乳被大手揉捏着,她脸一红:「讨厌,就知
道玩女人,这都几次了,刚洗完澡。」话虽这样说子夜依旧很开双腿准备迎接爱
郎的冲击:「讨厌,啊……轻点……好厉害,弄了好几次还是那么厉害……啊
……舒服啊……」
  「啊……啊……好舒服……又顶到子宫了……好……好舒服……」临近周末
中午在房间内丰满高挑的子夜,双手扶着墙享受着身后男人的冲击:「啊……啊
……快点……最后一次……雪儿她们快回来了……」因为激烈的性爱子夜身上的
连衣裙已经被打湿。
  「老婆……准备好了……我也要射了……」随着一声低吼打量白浊的液体喷
射进子夜的娇躯,子夜闭着眼睛享受着滚烫精液的冲击,刚刚还淫声四起的房间
安静了下来,子夜长舒口气:「老公,别拔出来,射太多了,去浴室,去浴室在
拔出来。要不然一会不好清洗。」我点了点头肉棒依旧插在子夜肉穴之中,抱起
她走到浴室当中。没有了肉棒的舒服白浊的精液宛如瀑布一样从她的玉洞之中流
出。子夜喘着气说道:「老公你先出去把,让我洗个澡。」尽管已经认可我是她
的丈夫,当洗澡子夜还是喜欢一个人洗。
  随着热水的冲刷一层黑黑的物体被冲落,子夜的乳头和肉穴上的难看的黑色
正在慢慢变淡,小穴也开始变窄,肌肤也逐渐变得紧致有弹性,而且不管做爱的
有多激烈第二天都会荣冠焕发,她很惊讶自己的变化,也明白这和我还有那个神
秘的师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她很好奇在这样下去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走出浴室子夜调整了一下呼吸,她又恢复到一个精明能干的居家妇人,开始
忙碌起来,把家里的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等子雪和隽逸回了家子夜已经准备
好了四菜一汤的菜肴。一家人围着桌子一边吃一边聊天。
  吃晚饭我和子雪出门散步,这是我们每天必做的事情,家中隽逸正替子夜收
拾着碗筷,这是子夜突然说道:「阿逸,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雪儿?」隽逸倒
吸一口冷气整个人呆住了,是的她天不怕地不怕,她敢在课堂上公然顶撞校长,
也刚单着王长明的面公然扇死敌欧阳雨琦的耳光,要知道王长明可是连续好几年
独霸学校诸多武术类社团第一的人。可她也有着两大死穴,第一就是我,第二就
是她和子雪的关系。
  见到这一幕子夜叹了口气:「你,别紧张,我只是确认一下,不会干涉你们
的,事实上以现在的我也干涉不了什么。」
  隽逸有些失落放下手中的碗筷,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本来是喜欢女人
的,只是后来遇到天哥我才……」
  「那,雪儿呢?她怎么样?」
  「我不知道,只是阿雪好像不讨厌这样。」
  「唉……」子夜长叹一声:「都怪我,当初要不是我只顾着忙,也不会…
…,算了这就是命把……」隽逸低下头不说话,而子夜眼角却忍不住泛起了了泪
花,不一会她抹掉了自己的眼角的泪珠说道:「算了,都过去了,现在这样也不
坏。」
  在家的附近有着一跳小河,很安静风景也不差,子雪前者我的手走在河边,
她双手撑着栏杆看着河面,乌黑的秀发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甚是好看。我看着这一
幕不由的呆了,这样的子雪是多么的娇俏可爱,我思虑许久才开口:「姐姐,对
不起,我把妈妈给……」
  「是么」子雪深吸口气突然一挥手就像我打来,可手掌却在脸颊处深深停住,
子雪的手颤抖着雪白的牙齿紧紧咬着嘴唇,可就是没有打来,许久后她才缓缓放
下自己的手掌,扑入我的怀中痛哭起来。
  这一哭就是半个小时一直哭到双眼红肿才慢慢停歇,子雪才开口说道:「弟
弟,你,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么?」我点了点头思绪回到了六岁那年,那
是我第一次见到子雪的时候。
  六岁那年的一个普通夜晚,一身警服笔挺脸上不苟言笑的易风行回到家中,
哪怕在自己的家里他的脸上也没有一点点的笑容。回到家中他就对我说道:「把
房间收拾一下,一会有客人来,一会他们就住在我们家中了。」
  易风行就是我的父亲,他常年都在刑警队工作,哪怕是升任市局局长的时候
也是如此,长时间的第一线生涯让他养成了不苟言笑的习惯。面对父亲我也没多
说什么刚要去理东西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打开门我看到了大概二十五六
岁的子夜,身后还前者一个和我同龄的小女孩也就是子雪。而我也知道面前的这
个女人就是以后我的后妈了,而子雪也会是我的姐姐。
  在当时我对子夜没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随便的叫了声阿姨随后
就不理两人,倒是对身后可爱的子雪显得很有兴趣。进进出出都会打量着她,这
时子夜爱怜的抚摸着自己女儿的脑袋,让她先自己玩随后就和易风行一起整理东
西去了。
  陌生的环境让子雪显得无比的害怕,她紧紧的抱住怀中一个破旧的娃娃警惕
的打量着四周,我也歪着头看着面前这位名义上的姐姐,许久之后我觉得无聊从
冰箱里拿了罐可乐说道:「你喝不喝?」子雪摇了摇头,我大感没趣又拿出零食
问道:「你吃不吃?」子雪再次摇头我头一瞥说道:「不吃算了,我自己吃。」
  零食的味道不停的刺激着子夜的嗅觉与视觉,她毕竟只有六岁而且一天也没
吃东西,于是很快就妥协了走到我面前怯生生的问道:「弟弟,能给我吃一点么?」
我晃了晃手中的饮料:「喝的最后一瓶了,我和了一半,你剩下的你和把,吃的
随便吃,不用客气哦。爸爸说有好东西一定要喝姐姐分享。」那个时候毕竟都是
六岁的孩子,于是很快两人就打成了一片。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年,这一天我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游戏机,而子雪则坐在
一边玩着手里的娃娃,眼神时不时的往我手上的游戏机瞟,带着满脸的羡慕。或
许是因为子夜为了讨好我,所以她在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个游戏机,反而子雪生
日的时候没有什么表示。
  「喂」这时我对子雪说道:「别老玩那个娃娃了,我把游戏机给你,我们换
着玩把。」子雪犹豫了一下把娃娃递给了我:「给,别弄丢了,我只有这一个娃
娃。」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对娃娃有兴趣很快就玩腻了,把娃娃一丢说道:「这
个破娃娃有什么好玩的,没意思。」子雪放下手中的游戏机说道:「弟弟,把娃
娃还我把,我玩好了。」我眼珠一转坏坏的说道:「不给。」随后拿起娃娃就冲
进房间。
  「弟弟,把娃娃还我。」子雪急了跟在我后面冲进房间,可娃娃不见了子雪
四处找都找不到,顿时她急的哭了起来:「弟弟,你把娃娃还我,还我啊……呜
呜……呜呜……」子雪越哭越伤心,一瞬间我也慌了手脚拿出娃娃给子雪:「姐
姐,是我不好,你别哭了,给娃娃给你。」抱着娃娃子雪还是哭的很伤心,我一
咬牙一把把子雪抱进怀中……
  子雪抹去眼角的泪水说道:「弟弟,你知道么?从六岁那次你抱我之后,你
就一直在我身边,小时候我身体不好,妈妈又不在是你照顾我,学校里同学骂我
是拖油瓶,是你替我出的头,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所以,
答应我,以后你可以找其他女人,但是不要离开我好么?只是以后你和妈妈在学
校温存的时候,要记得把门关上,上次幸好是我发现了,要不然你们的关系被发
现了,这就糟了。」
  我长舒口气想到有次在学校我借着英语成绩有大进步,死皮赖脸要子夜在办
公室帮我口交,子夜拗不过只能答应,可能就是那次忘了关门,幸好那次是被子
雪发现,要不然会发生什么事真的不敢想象。想到这我不由的托起子雪的俏脸,
轻轻的吻了下去。
  「你坏死了」子雪羞红着脸推开我:「你就是这样欺负妈妈的把,坏蛋。看
我不咬死你。」说着抓起我的手就咬了下去。
  「妈」晚上,子雪找到了子夜:「你和弟弟的事,他都告诉我了。」
  子夜倒吸口冷气说道:「雪儿,你千万别怪他,是妈妈不对,是妈妈耐不住
寂寞勾引天儿的。」
  子雪淡淡的说:「可弟弟和我说,是他看到误吃春药,才让他没忍住,后面
你拼命拒绝他,就强奸了妈妈。」
  子夜顿时无语她不会想到我会这样说,许久知道她才说道:「雪儿,妈妈知
道你和天儿是情侣,如果你不同意,妈妈答应你以后和天儿断了那层关系好么?」
  「妈妈,我连阿逸都能接受,何况你还是我妈妈呢?而且你和弟弟都是我的
家人,我离不开你们的。」说着母女两人哭泣相拥许久才分开。
  接下来的几天家里的日子过的其乐融融,不说隽逸认了子夜当干妈,子夜和
子雪自从那一夜后母女关系更加深厚,而且子夜和我的关系,子雪和我的关系揭
露后我在家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对三女的骚扰也没有丝毫顾忌。每晚做完作业则
更是我的天堂时刻,我能肆无忌惮的玩弄子夜、子雪、隽逸三人。虽然因为身体
愿意暂时不能动子雪,每次当我想双飞子夜和隽逸的时候也被因为时间晚而拒绝,
但我也不急心里明白这也是迟早的事情。
  这一夜,子雪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脑挑选着东西,而在她身边却发生着一副淫
乱的景象,子夜跪在地上吸吮着我的肉棒,而隽逸则在她身后舔着她的肉穴。这
是子雪抬起头对这一幕也是见怪不怪了:「你们别闹了,快点来挑床啦。」
  前不久我提出要把家里改造下,要和三女住一间,三人没多想就答应了,但
子夜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子雪不能和我们睡一张床,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怕我
按耐不住提前把子雪给那个人从而伤到了她。面对这件事我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当然心里却把子雪的亲生父亲给骂了一万遍。
  子夜也站起身:「孩子们,我们在看看床,就去睡把,现在已经很晚了。」
不可否认子夜是个很有能力的女人。什么时候是母亲、什么时候是妻子,甚至于
什么时候是性奴分寸都把握的很好。在网上看了几张床,子夜还是决定去实地看
一看再做决定。打定主意我们就各自准备睡觉。
  这是子夜突然说道:「对了天儿,我忘记说了,刚刚姐姐来电话,然我们周
末去她家里玩。」子夜的姐姐姓丁叫丁琳宁,是一名空姐,长得很漂亮起码要比
子夜漂亮两个档次。
  听到子夜提到自己的姐姐,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个浓妆艳抹,长得美丽却
打扮风骚,盛气凌人的美妇摸样,没好气的说道:「我才不去,那个八婆叽叽喳
喳,我怕忍不住把她强奸了。」
  丁琳宁长得美丽同样她的脾气也很大,而她的女儿叫赵雨雯,成绩很好长得
也很美在国外留学,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整天吹嘘自己的女儿有多了不起。每次
见到她我都很不高兴,能不见就不见。
  子夜长叹口气:「不去就不去把,反正也不是什么一定要去的聚会。至于你
强奸她的事,我倒无所谓,正好替我出气。」对于自己这个姐姐,子夜也没什么
好感,只是家里只剩下她们两人,有些事也是场面上必须做的。
  听到子夜话我倒是有些无所适从,虽然我喜欢美女但对丁琳宁这样的女人却
没什么性趣,这时隽逸洗好澡正好听到于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天哥,你要
强奸谁?要不要我帮忙?」我无奈的把周末子夜和子雪不在家的事情告诉了隽逸。
  隽逸听了眉开眼笑:「太好了,周末就我和天哥两个人,又能被天哥弄得起
不来床了。」因为杨怡外出带队比赛,所以这个周末隽逸难得不要训练。
  子夜摇了摇头:「周末,不管你和天儿做什么,我不管,但是我会给你布置
好功课,要是你完不成看我不收拾你。」
  「是,我知道了妈妈。」半年过去了隽逸和子夜的关系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现在的她们尽然是亲生母女。
  「妈,我们周末去哪?」这时子雪也从浴室中走出,不由的问子夜。听到子
夜说周末要去自己姨妈哪里她脸色一跨:「啊……我不想去,不想见姨妈,妈妈,
我能不能不去啊?」
  「不行」子夜严厉拒绝:「天儿不去也就算了,你表姐周末回来,你姨妈特
地点名要你去,你怎么能不去?」
  「有什么去的啦」子雪不满的说道:「去了听姨妈和表姐吹牛?有什么意思?
要去可以啊,带着阿逸一起去。」
  隽逸刚想说什么却被子夜用眼光制止柔声的说道:「雪儿乖,你姨妈一个人
孤苦无依很可怜的,听话,好么?」子雪犹豫了一会才答应下来。只是子夜不会
想到这一次很简单的家庭聚会,却改变了自己表姐和她女儿的命运,也让我有了
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性奴。
  第二天,清楚阳光明媚,时至中午,办公楼的角落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曲
线玲珑的身材,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职业套装裙,裸露出的修长双腿优雅的依靠在
一起。这种气质高贵的OL女性是及其吸引人的。
  跑了一个上午的客户苏眉已经很疲倦了,和自己的男友分手后苏眉的生活几
乎都没工作给占据,只是时不时的脑海中会跳出那天我替她换轮胎的场景,尽力
过感情的她明白我在她最需要帮忙的时候帮了她,同样也走进了她的内心。但她
也明白我对于她只是宛如昙花一样的瞬间,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甚至于她都不知
道我叫什么。
  「苏眉」这时一个文件夹丢在了她的办公桌上,一个男人怒气冲冲的向她走
来:「你看看你这个月的业绩,你想不想做?不想做就给我滚,部门里不少你这
个废物。」说话的男人叫姓冯是她的顶头上司,觊觎苏眉的容貌已经很久了,只
是一直没得手,有几次想强上苏眉,却被苏眉狠狠的踩了几脚。所以一直给她穿
小鞋。
  苏眉站起身忍受着上司近乎于侮辱的谩骂,心中却一片悲凉,部门里有不少
人都是她带过的,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敢站起身替她说句公道话。要知道虽然
苏眉业绩不好,但绝没有上司说的那么不堪。
  这是一个女生传来:「师父,你要我整理的,丁总和赵总的签约文件我已经
整理好了,请您过目。」说着把两本厚厚的文件夹递给了苏眉。
  说话的人叫莫小玉,比苏眉大个两岁,但是因为刚做这一行的时候,是苏眉
带出来的,短短几年已经成为部门的金牌销售,对于当初苏眉的悉心教导莫小玉
很感激,所以一直称呼苏眉为师父,也是苏眉在公司里难得的几个朋友。
  文件递给苏眉后莫小玉继续数到:「部长,对不起,是我不好,连累了师父,
以后我会注意的。」
  冯部长气不打一出来,却也不敢发作,一来莫小玉是部里的金牌销售,二来
莫小玉也是自己顶头上司的情人,于是他只能悻悻的离开。见到姓冯的离开莫小
玉说道:「师父,我们去吃饭把。」
  「谢谢你,一直帮我。」
  面对苏眉的道谢莫小玉倒显得很大度:「师父,你不用谢我的,要是没有你
的悉心教导,也不会有现在的莫小玉,而且我知道,要是你愿意的话,一定会做
的比小玉要好一百倍。」短短几年从保险新秀变成现在的金牌销售,除了苏眉传
授的谈判技巧外,莫小玉自然还靠着一些不能说的技巧。
  两人吃着聊着这时莫小玉突然说道:「师父,帮我一个忙把?」
  「什么忙?诶,不会要我那个把?」
  「怎么可能?」莫小玉说道:「我很了解师父的,而且我知道,师父还是第
一次,怎么能便宜那些男人?」说着看了看四周见食堂没什么人才继续说道:
「师父,你知道的。我陪那些男人不仅仅是为了合同,最近有什么帅哥么?介绍
给我认识呗。」
  苏眉看了莫小玉一眼:「小欲女,怎么?前几天才介绍给你一个帅哥,那么
快就腻了?老实这样,你老公头上都已经是草原了把。」
  莫小玉无所谓的说道:「有什么啦,我头上也是呼伦贝尔大草原了好么?互
绿而已,有什么了不起,而且我也只是想要一个长期炮友啦,师父在帮我留意一
下把。」
  就像莫小玉所说她不全是为了合同才陪客户的,更多的是因为她欲望比较强
盛,借着机会满足一下自己的欲望,而苏眉也很自然把自己认识的一些不错的男
人介绍给她,其中就有她现在的丈夫。只是莫小玉的丈夫也是一个在外面玩的人,
所以两人约定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只是谁都不许把自己的性伴侣带到家中。
  「我……帮你留意下把。」就在刚才苏眉有点像把我的情况告诉莫小玉,可
话到嘴边却不知到为何说不出口。
  「好嘞,师父我先走了,经理找我呢。」说着莫小玉端起盘子走出了食堂。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