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淫妇制造者】第二章第四节 苏虹的淫妇宣言


  「我……」
  苏虹欲言又止道。
  「嗯?你怎么样?」
  老安的大鸡巴顶住苏虹的子宫口蹭了几下。
  「射…进……射…进来吧……」
  苏虹叹息了一声,细如蚊蝇的说著,同时,双颊上泛起一抹娇羞之色。忍耐
了那么久,苏虹终究敌不过肉体上子宫渴求精液滋润的天性。
  「射什么进来?进来哪里呢?」
  老安言语间流露出那得意之色,双眼放光,脸上的表情更是充满了征服的满
足感。
  「安爷…热热的…豆浆…射进…来…我…空虚寂寞…的子宫…里…」
  「错!要叫老公!」
  苏虹话还没说完,就被下流的老安霸气十足地打断了!
  「老公…求老公将…热热的豆浆…射进苏…虹…可怜…寂寞空虚…的子宫里
…」
  被高潮地狱逼得崩溃的苏虹带着哭腔哀求着老安。
  「老公?哪一个老公?是你死去的那个小鸡巴吗?叫老子大鸡巴老公!快!
给老子叫!」
  老安得势不饶人的凌辱着苏虹,誓要将苏虹的尊严践踏到底线!
  「是…请大鸡巴老…公…将热热乎乎地豆浆…精液豆浆…射进…骚逼苏…虹
可怜又寂寞…的子宫里…啊啊啊~ 」
  苏虹在高潮地狱的折磨之下,厚颜无耻地说出了淫荡的宣言!在那宣言当中,
亦充满了满足、愉悦的呐喊之意…而也在同一个时间点中,老安也毫不客气地在
苏虹的子宫深处将自己万千的子子孙孙射进了苏虹久旱的子宫花房里!!!!!
  「呼呼…射…射死你这个…爱装逼的死骚货…叫你装逼?射死你!!!!」
  老安紧紧绷起并且抖动的臀部一次次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美丽未亡人柔嫩的
小骚穴里!苏虹当下也在滚烫精液的强烈刺激中攀上了比刚刚高潮更高的一波高
峰,她浑身颤抖着,语不成声的发出了哭泣般的娇喘和呻吟,宣告着老安对自己
不争气的身体的征服。
  「还以为会有多难搞呢?我都说过了只要是女人到了这个紧要关头都会向我
的这根大宝贝屈服然后求肏的,连你苏虹也不例外,现在你相信了吧?」
  老安心潮澎湃,肿胀着而且并未因为射了精而消退的入珠大鸡巴不由自主地
跟随着心跳的节奏搏动着……怀中香艳的俏寡妇闷骚得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他
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床上征战,随着自己的主子玩过无数的女人,但即使如此,他
也完全无法想像到怀中的俏寡妇竟然还可以有这样的表现…也许平日里的英明神
武的女保安队长形象只是个掩饰,其实这种淫贱不堪的神情才是苏虹的真面目!
  「我…相信…了…真的…我服你了…真的是太厉害了…肏得人家的小逼逼
…爽歪歪了…」
  处在高潮余韵中的苏虹浑身无力,瘫软在老安的怀抱中,一双美腿再也挂不
住,悠悠的垂下点在地毯上,还在微微的抖动着,雪白的腿肉看上去软软的,泛
着隐约的粉粉的红色,和老安枯燥但多毛的大腿形成对比,说不出的淫靡…在子
宫花房经历了老安大量的「热豆浆」洗礼后,更毫不掩饰地将自己内心深处的喜
悦全盘托出。
  当苏虹无耻地说出了内心的喜悦后,她和老安都没有再说话,空旷的办公室
里只听见女人呓语般的呼吸中带出的一丝幽怨喘息,以及男人奋力把身体里积蓄
的能量一起宣泄而出之后的厚重呼吸。对到达了极乐之境的苏虹而言,这个瞬间
无比漫长,但宁静的气氛其实也仅仅持续了短短的一分多钟罢了,发射完的老安
已经从射精的亢奋中回过神来,兴奋无比的他结实的屁股又开始缓缓地前后运动
起来。
  「嗯……你还可以动?嗯…老安…不…大鸡巴老公……你怎么这么强啊…哈
…啊…好厉害…真的…你真的…好厉害……啊…」
  感受到下身再次传来刺激,苏虹高潮中女人慵懒的声音响起,却已没有了那
份抗拒的意味。
  「怎么样?苏虹骚逼,你不喜欢这样吗?」
  老安一贯淫贱地出言羞辱着苏虹。
  「骚逼觉得难受啊?如果你觉得难受的话,大鸡巴老公就停下来了,哈哈
……」
  「别…别停下来…我不难受…舒服…真的好舒服…大鸡巴老公…苏虹骚逼真
的觉得很舒服…用力…继续努力给骚逼爽…我认了…我苏虹就是一个喜欢大鸡巴
肏的骚逼,喜欢被大鸡巴老公肏的骚逼…别停下来…肏…肏我…继续用力的肏我
…啊啊啊~ 」
  苏虹现在虽然是羞红着脸,一副哀怨却又无地自容的懊悔表情。被自己的极
度讨厌的男下属成功的生奸中出,还高潮连连,如果换做从前,以她要强的个性
来说,只怕比被炒鱿鱼还要羞愧了…但是尝过了「热豆浆」洗礼过后的她,现在
却无耻至极的追寻着肉欲的感觉走,淫贱地哀求呼唤着她的「大鸡巴老公」- 老
安更用力的肏自己…就像着了魔一样。
  「苏虹骚逼,你老公这么些年也都没好好教你啊?高潮之后再继续地往里面
抽插,会让高潮的极乐一直随着抽插的时间而得以延续,这种滋味你没有尝试过
吧?难怪你会这么闷骚了,像你拥有这副淫贱肉体的骚逼,一直都没有得到大鸡
巴的调教,也难免你会整天苦着脸的,因为你从来都没有真正意义上尝试过男女
之间的极乐,所以才会导致你欲求不满,喜欢找了来出气,所以你大鸡巴老公我
才勉为其难地做这份安慰你的苦差事,你说你大鸡巴老公是不是很伟大呢?」
  老安这个贱人永远就是这么矫情,征服了别人的妻子还要说这种冠冕堂皇的
鸟话!但以及被肏昏了头的苏虹并不介意,因为这个时刻的老安以及他那根大鸡
巴对自己而言,的确是比什么都来的伟大!
  「真的…大鸡巴老公不单止人伟大…大鸡巴也很伟大…肏得苏虹的小骚逼真
的是很舒服…我以前的老公鸡巴太小太短了…而且体力也不好…射了一次就完了
…不像大鸡巴老公你这么强壮…大鸡巴老公…你好棒哦…肏得骚逼这么舒服…啊
啊…爽啊~ 你才是我真正的老公……苏骚逼以后都要…让你肏…老公…大鸡巴老
公…」
  在老安大鸡巴的淫威之下,苏虹勉强挤出战抖着的鼻音无耻地宣淫着…已经
豁出去的苏虹,简直就是一个饥渴如狼的浪逼,什么淫贱的话都敢说出口了,而
且还越说越爽,或者这才是苏虹的真面目…一个戴着贤妻良母面具的淫妇!
  「呵呵,苏虹你个小骚逼,终于肯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欲望了,这就对了,呵
呵呵…你的奶子真是极品,长得这么好,又挺又大又翘,还这么软……」
  听着苏虹淫贱的宣言,老安心中大喜,于是一边攀上苏虹裸露着的大奶子一
通抓捏,一边继续抽插,苏虹也只剩下了轻声哼出各种美妙喘息的份。
  「爽…好爽…真的好爽…大鸡巴老公…骚逼真的…好爽啊…我真的很快乐
…谢谢你…这么努力的肏我…我以后都要给你肏…只要你愿意…你想怎么肏都可
以啊啊啊…」
  苏虹已经爽得语无伦次了。
  在空虚寂寞了三年的子宫花房经历过了老安数量众多的「热豆浆」洗礼了之
后,久旱了的苏虹尝到性爱极乐的甜头,爽得她已经忘记了今夕是何年何月了,
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爽」!为了这个「爽」字,苏虹甚至是忘记了她死
去的丈夫以及在家里等待着自己的儿子- 孙军!只能依靠着自己女人的本能,不
停不断地追寻着那种能填满自己空虚寂寞的极乐,就算是再无耻再贱用求的她也
想要再一次地得到老安「热豆浆」的滋润…此刻的苏虹已经完全没有底线可言了。
  「是吗?可惜你大鸡巴老公并不能这样做哦!因为我已经答应了你只可以肏
你48个小时而已,48个小时之后我就要遵守约定不能再像现在这般爽快的肏
你了!要知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就必须九鼎的,你说你是不是啊~ 骚逼苏虹?」
  得势不饶人是老安最喜欢干的事!
  下流绝顶的老安就是看穿了现在的苏虹只能任自己鱼肉,为了让他的调教能
得到最好的效果,老安绝对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羞辱苏虹的时机,于是又嘴贱贱的
在调侃着被他入珠大鸡巴蹂躏着的俏寡妇!
  「别…别在意我…这个笨骚逼…蠢骚逼说过的蠢话…老公…大鸡巴老公…你
是我的好老公嘛…就不要跟人家计较这些小事了…当时人家不知道大鸡巴老公的
大鸡巴能…肏得人家的骚逼…这么的爽…爽啊…又要到了…顶得人家…真的是美
得…不能形容了…以后人家的骚逼就是要…给大鸡巴老公…肏…让大鸡巴老公射
入满满地…「热豆浆」…真的是…好爽哦…没有「热豆浆」…小骚逼真的是活不
下去了…骚逼再也回不去了…求你了…大鸡巴老公…以后都要肏苏虹的小骚逼
…啊…哦…讨厌死了…」
  听见了原本倔强不屈的苏虹从嘴里这么自然而然地说出如此淫靡不堪地淫声
浪语,让老安这个逼姦人妻的卑鄙小人高兴得见牙不见脸地,于是决定了再下一
城地摧毁苏虹仅有的一丁点自尊,老安顺着一次狠插的劲道将软瘫在怀中高头大
马的苏虹以把尿的姿势抬了起来!再次上演了一段「小矮人征服女巨人」的精彩
戏码!
  「啊~ 讨厌死了…这个姿势真的羞死人了…大…鸡巴老公…赶快把人家…放
下来吧…喔…好涨…好深…哈…别这样…再这样真的会尿出来的…」
  苏虹尽管已经完全抛开了人妻以及人母的矜持,但对于老安突如其来的猥亵
举动,也不禁害羞地娇嗔了起来。
  「呵呵呵…苏虹骚逼你就不要再装纯洁了,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你大鸡巴
老公的…当电视荧幕里面的那对狗男女用着这种站立把尿的姿势来肏穴的时候,
你的骚逼可是兴奋得缩得紧紧地,现在也是这样,你就别装纯了,你根本就是喜
欢这种猥亵的姿势…来,别再压抑自己的欲望了,勇敢地尿出来吧?」
  老安这个老司机一边猥亵的说着,一边腾出一只手在苏虹面前摆出一个「O」
字型,然后意识形态淫荡的伸缩着摆成「O」字型的手掌,意味深长暗示着苏虹
收缩着的骚穴。
  「不…不可以的…这样太羞人了…啊…真的好深…顶到…膀胱都麻麻的…求
你了…大鸡巴老公…苏虹骚逼已经很下贱了…不要再践踏骚逼最后的自尊了…哦
…真的…好丢脸…真的好涨…」
  苏虹流着情泪却一脸快活地哀求着,老安当然知道这只是苏虹身为女人最后
的假矜持…
  女人就是这样的生物,想开心却又想立贞节牌坊。
  就是因为这样的怪癖,所以才导致暖男没有什么市场,渣男们才是女人们的
最爱,因为渣男们都敢玩而且完全没有道德底线的捆绑,所以可以将女人的假矜
持、假面具狠狠地剥夺掉,让女人们可以赤裸裸地面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而
且还有一个漂亮的借口开脱:
  「不是我淫荡,而是这个男人太会挑逗了」
  诸如此类的借口,导致了这个「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趋势,也让渣男们
成为了女人市场中的主流,因为渣男们就是有本事脱下女人的假面具,让她们有
一个美丽的借口,将她们的欲望完全的显露出来!而老安这个渣男中的老司机已
经是驾轻就熟的了解到女人到了这种地步的时候,就必须得对其加强调教的力度,
越是口不对心,越是要让她们了解到她们自己心中隐藏起来最阴暗的欲望!
  「看来是时候了!」
  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凭着怀中的女人骚穴中膣肉的痉挛度就知道,怀中的女人
已经到了生死关头的临界点了,只要再加一把劲就可以将女人内心深处最后的堡
垒摧毁!
  于是老安就加重了抽插的力度以及速度,一双原本架着苏虹性感美腿粗糙的
手,穿过了大腿内侧紧紧地抓着苏虹带有一点肉感的丰韵腰围,将苏虹整个下半
身都折了上来,湿漉漉的骚穴更加放肆的显露出来,原本已经很淫贱下流的「M
字型」把尿姿势,顿时间升华到了更加羞辱人的「V字型」的把尿姿势,布满了
皱纹的手掌狠狠地按在两侧的膀胱之处,一边以挤压的方式刺激着苏虹的膀胱,
一边则像逗小孩尿尿般吹起了口哨,将所有能催尿出来的招式一并使了出来,誓
要苏虹非尿不可,看来苏虹这个脸是丢定了…
  「别…别这样…再这样下去…我就完了…完蛋了…死定了…不要…真的尿出
来的话…我就回不了头了…不要…不要…这样…肏我就好了…不要改变我的人生
…」
  尿意越来越强烈的苏虹内心深处突然泛起一丝丝的寒意!潜意识里知道只要
她在这一刻真的尿了出来,她的人生观将会从此崩塌,于是乎就努力的收紧自己
的阴道,希望借此能缓解一下想尿尿的感觉,但不收紧还好,一收紧阴道了之后,
反而将老安的入珠大鸡巴夹得更紧密,更清楚地感受到大鸡巴上面的珠子…
  「那些入珠…感觉好爽哦~ 小穴的肉壁…甚至是子宫口…都被这些珠子…戳
来戳去…戳来戳去地戳着…感觉…真的好爽快哦…我不行了…再是这样…真的就
玩完了…」
  异样的快感不断地侵袭着苏虹的神经,而莫名其妙的恐惧感也相对地越来越
清晰…
  直觉告诉了苏虹,只要自己真的遵从了老安的指示尿了出来,接下来将会事
情将会变得很可怕。
  苏虹咬紧着牙关,原本来英气逼人的俏脸都已经扭曲得不成人形了,恐怖地
高潮迭起一浪接一浪地将她的理智以及尊严击垮得支离破碎!她越是不想尿,可
怕的尿意越是清晰,越是让她本来已经非常敏感的骚穴痉挛收缩着就像饥饿了一
天的婴儿般,紧紧地咬着老安的入珠大肉棒不放!
  「忍吧!继续努力忍下去~ 对!就是这样紧紧地咬着我的大鸡巴不放,哇塞!
真的是他妈的鸡巴爽!女人的逼就是要这么骚才好玩!」
  可恶至极的老安依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地用言语侮辱攻击着可怜的俏寡妇,
无奈俏寡妇除了含糊不清地呻吟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喔……呜……喔……喔……呜……嗯……哎……耶……喔呜……喔呜……
呜……喔……喔……呜……呜……呜……呜……别…真的…要尿了…尿尿…出来
了…我…会…疯的…不要…啊啊…」
  不知什么时候,过了多久,老安的两只枯燥的手离开了她的小蛮腰,再次撮
揉着她的一对正上下跃动的完美精致的G级水乳,肆意无规律地大力捏摸,留下
一道道淡红的指痕!
  「呵呵…你这骚逼不用再忍耐了,爽快点尿出来吧!这样你才能体会到真正
的极乐快感!」
  老安扎马的下身托着俏寡妇,任由她蠢动不已,时不时配合着使劲向上拱,
以便让肉棒狠狠地顶着她的子宫口!少了枯燥老手来帮托的苏虹此刻忘记了矜持,
忘记了悲伤,依然尽情释放着她的欲望,竟从被动变主动,努力地抬起腰肢,又
再狠狠地落下。但由于老安过于粗长的入珠大鸡巴,使她因憋尿而收缩窄小的穴
口在活塞时异常的吃力!
  「好有感觉哦~ 真的是太有感觉了…罢了…我真的是尽力了…阿建…我亲爱
的…老公…原谅你可怜的虹虹吧?要怪就怪你死的太早了…这贼鸡巴真的太能干
了…」
  每一次当老安的入珠大鸡巴被苏虹努力上抬的臀部一点点抽离幽穴深处的花
房,那龟头和棒身之间的肉棱沟以及人造的珠子就会倒退着磨刮过褶壁上敏感的
每一个小颗粒,酥麻的快感立即散布着苏虹全身,令苏虹几乎无力向上提,而逐
渐失去肉棒的胀满感后,产生的空洞以及失落感更使俏寡妇的花蕊一个劲儿抖动
不止,于是苏虹使劲朝下落,偏偏因憋尿小穴收缩,虽然有大量的淫液润滑,大
鸡巴的插入依然显得非常艰难。
  「呵呵呵…嘴巴说着一套,肉体却做着一套,都说过了你苏虹根本就是一个
欠肏的骚逼!」
  看着苏虹表里不一的表现,下流到极点的小老头嘴依旧不饶人地调侃着,但
此时此刻的苏虹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一味地跟着肉欲的感觉走…
  一开始时苏虹只能做小小的起落,让大部分的肉棒在穴内抽递,渐渐地,来
自身下超常的兴奋加快激挑了她的情绪,加上体液不断地流出收缩无数次的骚穴,
以及上身敏感的G级水乳也正遭侵袭霸占,双重的刺激让苏虹忘乎所以地拼命扭
动腰肢拔高身体,只剩龟头还在穴中再狠狠朝下坐,疾速的肉棒重重地钻入花蕊
里,顶到花心上,瞬间的极度快感使女人小嘴大张,连娇声的呻吟都成了弱不可
闻的低哼:
  「呜……喔……喔……呜……嗯……哎……耶……我要深……再深……哦顶
到了……啊!啊……好深……啊……喔……喔……粗……真粗……啊……太……
长……太长了……又顶到……了……嗯……嗯……嗯……呜……憋着尿…肏穴
…肏得人家…爽歪歪了…爽死了…给我…死吧!」
  一连又经历了多次的高潮,苏虹的神志已近模糊,身体失去使唤地疯狂扭动
腰肢上下起伏着,裹住入珠大鸡巴的骚穴高频率地朝里收缩,奈何入珠大鸡巴如
铁似钢,夹不断地摩擦着骚肉,只好徒劳的一次再一次地往入珠铁棒上喷射涂抹
一层又一层乳白湿滑体液!
  这时俏寡妇的两只柔荑不自觉的已搭上了老安揉捏着自己大奶子的枯燥老手,
狠狠地紧捏着自己柔软的奶头,仿佛跟自己有仇,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露出
了一副觉悟的神态之后,她过度兴奋泛红的赤裸娇体居然试着迎合老安活塞运动
所产生的冲力和重力,顺势提坐抽放身下小穴里那根湿淋淋的肉棒!增加了数倍
力量胀大了的大龟头冲击着子宫口,大鸡巴直穿透过花房,破入宫颈口,顿时女
保安队长感觉子宫象被子弹炸开一般,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小穴紧锁住肉棒,期
待已久的女人圣水止不住的一阵阵狂泻!在凌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且淫靡的幅度,
如甘露般降临在休息室饭桌之上!
  「啊……喔……喔……呜……扎……扎穿了……啊……啊……呜……呜……
……尿……尿……尿出……来……了……喔……啊……我……我……受……受不
……住……受不了……了……啊……啊!啊!太……太深了……怎么……怎么停
不……啊……停不下……啊……喔……真……真粗……呜……我要……我快要
……上天……了……啊……喔……好……好奇怪的……感觉……哦……哦……受
不……受不了……啊……呜……原来……一边被插……一边尿尿…………哦……
不……啊……做……啊……真的……这么……这么……兴……兴奋……你…死老
安…坏人…贼鸡巴…害死人了…回…回不了头了…哦哦哦……」
  老安也纵然是花丛老手体力过人但终究不是铁打的,在苏虹狂乱的放纵中老
安呼吸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急促,插入苏虹骚穴里的大鸡巴被层层的肉壁箍得死
死的,收缩不停的花心无休止地刺激着马眼。而往复落下吞没棒身的俏寡妇弹挺
的翘臀不断撞动尽根处的两颗睾丸,发出「啪啪」的声响,让想要再持久一点的
他有些抵受不住!
  「啊!呜!喔……喔……我要……我要……你的……哦……液……液液……
快……给……喔……喔……给我……啊……啊……给我…你那…热热乎乎的…豆
浆…我…好想要…一边…尿尿…一边被…内射…的感觉…」
  迷乱的高潮里女队长的娇吟婉转如莺啼,呻吟中不知不觉带出了以前和丈夫
孙建做爱时都没有叫过的呓语!身下骚水穴更加长加重了插没大鸡巴的距离和力
道!
  「哈…啊…你这样的淫荡,还真的不怕你的小鸡巴老公九泉之下被你说的气
疯了?呵呵呵…」
  老安一边喘着大气一边强忍着射精的冲动也要抽一个时间来调侃苏虹,也许
调侃着被自己凌辱的女人,就是老安这种贱人唯一的乐趣…
  对!老安就是一个这样的贱人。
  但重点就在于此时此刻这样的贱人在苏虹的心中,就犹如上帝一样的重要!
因为这时候的苏虹不再是以往的那个心细如尘英明神武的女保安队长,这时的她
只是一个久旱多时的饥渴寡妇,她不止是想要,而且是要很多,一般的快感已经
满足不了她了,她要的是极乐!
  「啊……哦……快点……给给……给我……我要……要……啊……肉……肉
棒……呜……快……给我……射……射……进来……射到哦……哦……啊……肚
子……肚子里……啊……还有……子……子宫……呜……呜……液液……呜……
啊……射……射满……穴……呜……哦……穴穴……啊……我不管了…我就是要
…给我…给我…快点给我!!!!」
  女保安队长呻吟声愈渐轻哑,可是以前那些她羞于叫喊的淫词浪语这时却纷
纷冒了出来!老安深入的入珠棒子剧烈膨胀了数下,「噗」地一股滚热的精液从
插得紫红的大龟头马眼里激射而出,浇洒入苏虹期待很久张开的颈口和子宫花心,
继而奔涌的液体流出花房,与骚穴内她同时喷出的淫液尿水汇聚一起,沿着湿漉
漉的棒身冲向小穴口!!!
  「啊……呜……呜……呜……就…是…这样…爽…好爽…爽歪歪了……哈哈
哈…好…棒…太棒了…」
  苏虹早已兴奋过度的身心因为她人生的第一次放尿射精而再次强迫性地怒放!
一双美丽的眼睛已失去了原有的神采和坚毅,在一片茫然之后疲惫地合上。而她
那泛桃红的身体不规则的抽搐着,绵软地倒进老安的怀抱中,形成了一幕女巨人
被老小矮人击垮的核突情景!
  良久,俏寡妇再度乏力地睁开失神的眼睛,感觉自己仍然随着丑陋的小矮人
的节奏上下耸动着,骚穴里的入珠肉棒兀自抽插个不停…迷朦中在暗淡的顶灯照
耀下,从对面大荧幕里她看到了俊俏的猛男汗渍渍的抱着一名绝世美人妻就像把
玩人偶一样抛得一高一高地,又看到脸带邪气的俊俏猛男正托着绝色人妻的细腰
不住朝上挺动着胯部……还有绝色人妻跃动中的一对雪白乳房,跳啊,跳啊…
…就好像一面镜子一样,苏虹的G级大奶子也是这样一跳一跳地,让她已经分不
清什么是高潮,什么是兴奋,更加分不清什么是贞节,什么又是背德感,只知道
小穴是流液的机器,每一次的抽出总能带起一片片白白的浪花,只知道此时此刻
的自己以及电视荧幕里的绝色人妻是一样看似难过却又快乐着…
  苏虹想呼喊,可是到了嘴边却连低哼的声音都发不出,只能空张着小口不停
翕合着,又过了好一阵,苏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朦胧的白,越来越亮,越来
越亮…睁开眼睛来看,在一刻的迷茫过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伏在那张满是自己
尿液以及淫液的休息桌子上,自己那张还蛮有自信的脸孔则浸泡在自己尚存余温
的液体之中,刺鼻的阿莫尼亚气味凌辱着苏虹的嗅觉神经,但浑身无力的她却连
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无奈地让这股难闻的味道凌虐着自己。
  「啪啪!」
  的声音传进耳中,原来是从身后发出的。
  使劲穿插在骚穴里的入珠大鸡巴如同一根烧红的铁棒,无情灼伤着苏虹几近
麻木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她已被老安搬了个姿势,头伏着满是自己液体的休息
桌,上身趴伏的样子,一双修长健美的双腿半跪在地,翘着玉臀,以狗交的姿态
承受老安继续的戳戮。
  老安的狗腰仍旧前前后后的进行着活塞运动,苏虹则不再抵抗地反射性地前
后摆动身体,盲目地碾磨着深入花蕊的大鸡巴,此刻的她已经叫不出声,肉体逐
渐麻木,逐渐感官失去了所有的知觉,只有一双暂时失去神采的眼睛还能够忽高
忽低的看着墙壁上的电视屏幕,让她知道了电视里那名叫「欧阳晓虹」的女人,
此时也跟她一样像死尸般瘫倒在自己的液体里面。
  「还好…她也跟我一样…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狼狈…」
  苏虹是这么安慰自己的,除了这样她还能怎么样呢?
  「精彩,真的是精彩绝伦!老安你调教女人的手段真的是越来越进步,真的
让我大开眼界了。」
  磁性又有威严的声音介入了这场淫乱的宴席,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安幕
后操纵者- 「黄河集团」的董事长黄海。
  「哈哈…真的是让黄董您见笑了,这点皮毛功夫又怎么敢在黄董您跟前班门
弄斧呢?」
  面对着自己的幕后老板,说话嚣张跋扈的老安突然间变得谦虚起来了…
  毕竟像他这种狗腿子就是一块欺负女人的料子,面对着比自己强出百倍的人
物,他就会露出了本来的狗模狗样,摇起了尾巴来。
  「哼,幸亏你还知道自己调教女人的本事只是皮毛功夫,对付一个旷了这么
久的寡妇居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当黄海轻描淡写地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焦点是完全放在被肏失神的苏虹身上,
正眼瞧都没有瞧过老安,因为对他而言,老安只是一条狗!对于一条狗,解释再
多也是没有什么实际效益,因为狗永远都听不懂主人想表达什么。
  「呵呵呵…真的是稻草藏起珍珠了,这苏虹平日里英气逼人的,穿着朴素更
不懂得化妆,谁又知道脱了衣服之后身材这么好?胸前这两颗巨乳,呵呵呵…如
果就这么埋没了就真的是暴殄天物了,「大淫妇」果然有挑选人的天赋,随便选
都这么好素质,看来这次我得亲自出马好好调教一番了。」
  黄海一边盯着伏在桌子上失神的苏虹,一边自顾自的的喃喃自语,听得老安
一头雾水。
  「黄董,请问您谁是「大淫妇」了?」
  「你认为我需要向你解释吗?而且就算是我解释了你也不会懂,这样你还需
要我多说吗?」
  愚昧的老安又再一次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自讨了没趣,毕竟好奇终究会害死猫
的,老安虽蠢,但绝对不是一只笨猫,所以一听黄海这么一说,也不再多嚼舌根,
就是尴尬地在一旁傻笑着。
  「你以为自己笑得很好看吗?还愣住哪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地将她抬去我的
办公室里让我好好地调教一番?」
  面对着黄海,老安仿佛做什么都不对了,之前凌辱着苏虹的霸气全部荡然无
存,因为老安知道在黄海的面前,自己根本就是连狗都不如的角色,也知道黄海
这个米饭班主绝对得罪不得,因为老安还希望自己能继续过着每天都能领着薪水
又能随心所欲地肏着美女的好日子,于是老安只好乖乖地停止活塞运动,将满身
都是尿液的苏虹扛起来。
  「但是我说…黄董,这骚货已经被我肏得失神了,待会儿您又要怎么调教呢?」
  老安还是犯贱地多嘴一问。
  「这点你就不必替我操心了,只要有我手上这瓶「银色玫瑰」,这娘们一会
儿就会龙精虎猛地任我玩弄了,呵呵呵…」
  黄海从口袋里拿出一瓶神秘的药水,含有地露出了一丝阴森地笑容说道。
  就在同一栋大楼里的另一厢的电梯里,一个身材曼妙,样貌绝色的美人妻也
与苏虹一样,在电梯里的地板上,浸泡在自己的体液之中,这个人不是别人,她
就是将尿液喷在苏虹脸上的欧阳晓虹。
  这时候欧阳晓虹的脸孔虽然遍布了白色的精液,但却无法掩盖着她的美,反
而在狼狈不堪之中带出了一丝丝的病态美感,也许是之前过度地流失体液以及经
历过一场猛烈的活塞运动,此刻的欧阳晓虹已经虚脱得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也
没有了,只能懒洋洋地躺在冰冷冷的电梯地板上,张开着性感檀口喘着大气。
  「呵呵呵…很累吧?这是当然的啦,尿出了这么多的水,不虚脱才真的有鬼
了…来,张大口喝一喝我的水,补充一下体力,待会还要去另一个地方浪呢?」
  阿杰这个畜生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单止是用计凌辱了美人妻一遍又一遍,还
厚颜无耻地将自己的尿液排在可怜的美人妻口中。
  只见阿杰也不需要得到欧阳晓虹的同意,就将自己腥臭橙黄色的骚尿液像排
泄在公厕马桶一样,神准无误地射进欧阳晓虹用来吃饭以及跟丈夫刘成接吻的檀
口之中。
  而欧阳晓虹则仿佛着了魔一样,义无反顾地张开她的檀口伸出她的丁香小舌,
像饥渴难耐的婴儿一般尽情享受着阿杰释放出来的甘露。
  「我是怎么了…好腥好臭…但好好喝哦…真的好喝…太好喝了…」
  欧阳晓虹心中就算有千万个抗拒,但在肉欲饥渴的驱使之下,不知羞耻地喝
着阿杰排泄出来的臭尿液。
  「呵呵呵…瞧你不管是多么的高傲冷艳,只要你喝了「银色玫瑰」,还不是
一样被老子肏得连尿也喝得津津有味的?」
  看着眼下美艳不可方物的人妻淫贱喝尿的模样,让阿杰不禁意气风发地得意
地在心中暗笑,但这样子似乎还不足够,当阿杰排泄完毕后,还将他湿漉漉的大
鸡巴挺着欧阳晓虹性感的嘴唇,然后淫笑着说:
  「小骚逼,帮我清理干净干净。」
  欧阳晓虹无奈地白了阿杰一眼,之后却又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阿杰的大
鸡巴含在口中清理起来…
  日后欧阳晓虹再忆起了这天早上的情景,连她自己也不记得了为什么当时会
对阿杰言听计从,就好像着了魔一样…她只是依稀记得当时的早上,天空是下着
微微细雨的,只是她并不知道其实这场雨是上天在哀悼着包括她在内的两个贤惠
的女人,在同一天同一个地点,被不同的男人凌辱至心甘情愿的堕落了…
  作者的废话:由于最近比较忙,所以影响了写撸管文的进度,在这里正式宣
布,「淫妇」系列开始会有主线剧情以及支线剧情,主线剧情自然就是描述结婚
纪念日发生的故事,支线剧情就是交代清楚姐妹三人组以及在剧情里出现的淫妇
们如何堕落的单元故事,会如此安排是因为……不想太监但更不想因为写撸管文
而导致生活脱节,希望各位读者见谅。
我心目中的苏虹,不美但却有令人肏的冲动

【淫妇制造者】第二章第四节 苏虹的淫妇宣言

苏虹失神的模样

【淫妇制造者】第二章第四节 苏虹的淫妇宣言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