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智取威虎山】第十四章 可乐灌肛(GIF配图)


第十四章 可乐灌肛



  在胡科长所住房间召开的会议,参加者有保卫科来港的所有人,只是暂时接
替三、四金刚职位的三角豹和四眼龙,六金刚缝六及其几个骨干手下,主持会议
的是五金刚胡科长。显然自比座山雕的毒枭全建国,已经交代了由胡科长全权负
责,调查新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胡科长先派头十足地讲了番开场白,随后让兼职着威虎山法医的段平,详细
介绍一下关于两起密室命案的情况。
  「阿A、阿B被杀一案,因发现尸体时的盲目混乱,现场完全被破坏了,但
通过对尸体的检验和对相关人证的审讯,得出了凶手的作案动机和作案过程。不
过,这些已无必要介绍,因为随后发生的保卫科五人被杀一案,现场保存完好,
且有六个幸存者,案发后很快就查出了凶手,所以,重点说第二起凶案就够了。
  首先说明一点,两起命案发生的密室,从外面进入必须要有带密码的遥控钥
匙,从里面出来并不需要钥匙,按一下门内的开关按钮即可。在第二起凶案时,
两把密室的钥匙,一把由胡科长掌握,而胡科长案发时去见老板了,另一把在被
杀的保卫科的五个兄弟手里。这就是说,至少第二起命案的凶手,并没有密室的
钥匙,而这正是很快查出凶手的关键环节。
  通过对现场的勘察得出,凶手是趁被杀的一个兄弟,晚上7点出来取晚饭,
悄悄跟踪进了密室,之后藏在了大密室外的小密室里,等到了后半夜,大密室里
的人都睡着了,悄悄溜进密室,偷偷拿起其中一个兄弟,装有消音器的手枪,射
杀了保卫科的五名兄弟。
  当时被关押在密室里的六个人,陈敏芝、钱小柜、细聪、阮少锋、黄诗雯,
以及上次没逃跑成的杨维,是各被关在一只铁笼子里,六只笼子分隔开放在了墙
根下,遇害的五名兄弟,是躺在密室中间区域的沙发里,都是被无声手枪射杀,
案发时关在笼子里的六个人都睡着了,都没有看到凶手杀人。
  凶手杀完人之后,拿到铁笼钥匙,分别扔在了六只笼子的旁边,制造声响惊
醒铁笼内的六个人,假装死尸躺在了尸体旁边。从睡梦中醒来的六个人,突然发
现看押他们的人全被杀了,惊恐间根本注意不到多了一具尸体,更多是在本能的
反应中,打开铁笼仓惶逃跑了,凶手等他们逃走后才从容离开。
  两起命案的作案手段,基本上是一样的,比如凶器都是就地取材,明显凶手
是同一个人,而在第二起命案发生的同夜,还发生了一件事,雅琦带着手下悄悄
离开了酒店,结合验尸和现场勘察,两起凶案的凶手正是雅琦,据此很快查明,
雅琦是叛逃了。
  雅琦制造第一起凶案的动机有两个,一是让我们误认为,凶手是企图营救杨
维的其他卧底,混淆我们的判断,争取准备叛逃的时间,二是除掉认为难以收买
的两个保镖。雅琦制造第二起凶案的动机,是更进一步地让我们误认为,凶手是
企图营救杨维的其他卧底,延缓我们查出她是叛逃的时间,争取更充分的逃跑时
间。
  另外,现已查明,杨维是廉政公署派的线人,ICAC派了一个线人卧底进
我们,是为了调查被我们收买的警员、官员,至少ICAC往我们内部,只派入
了这一个卧底。线人就是拿钱做事,香港警方使用线人的潜规则,一旦暴露既成
弃子,尤其是ICAC的线人,很可能他们自己就灭口了。所以,杨维既然已经
暴露,我们对此可以放心的直接不用管了。」
  我听段平专业范十足地介绍完,在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行了,至少不
用因这两起命案,担心查到我是卧底了。虽然第一起命案中,牵扯到了我救杨维,
但跟雅琦杀自己的两个保镖无关,而凶手显然正是雅琦。」
  我随即又想到:「段平这个变态法医,昨天敢跟我去抢阿眉,看来是因为展
示出了法医秦明的能力,查出两起命案的凶手是雅琦,帮助大老板全建国,迅速
确定雅琦是叛逃了,认为肯定让他负责抓雅琦,所以提前向我抢阿眉去了。还好,
我被这家伙逼得,及时从阿眉嘴里审出了,关于雅琦叛逃的重要情况,胡科长已
明确交代了,由我继续审问阿眉。这个变态法医,智商情商都很高,说翻脸就能
翻脸,当然也能说和好就和好,厚着脸皮继续跟我装好兄弟。行啦,我再装几天,
找机会救出阿眉,赶紧回大陆追踪联络图,香港实在是呆够了。」
  这时胡科长站起身宣布,当前的要务就是由他全权负责抓雅琦,三角豹、四
眼龙、缝六要全力配合,我继续负责看管审问阿眉,米志国和段平负责审问已被
抓回的三个嫌疑者,都是缝六手下的细聪、阮少锋、黄诗雯,随后也没问参加会
议者的意见,领导范儿十足地摆手宣布散会。
  等不是保卫科的人都走了,胡科长用商量的口气跟我说,调来香港的保卫科
的精干,有五个被杀了,他要亲自带人去抓雅琦,还要留几个在酒店,最好从新
分给我的三个手下里暂时抽调出两个。我很懂领导意思地当即表示,活塞、猛龙
都很机灵,雷管长得跟王宝强似的,笨头笨脑的不适合搞追踪,也只能留下帮着
我看阿眉。
  一夜无话,第二天的下午,段平忽然来了我住的房间,好像前天拿飞刀威胁
我的事没发生过一样,继续亲热地当跟我是好兄弟,抽着烟闲扯了好一会儿,才
说来找我的目的,是想让我帮着审问那三个嫌疑人。
  已然死了八个人的密室,谁都不敢去了,细聪、阮少锋、黄诗雯三人,暂时
被关在酒店的储物间。段平和米志国已商量好了,等我来了他们两个住的客房,
与我简单商量了几句,米志国将要审问的三人带来了房间。



             (动图1401)
  阮少锋的女朋友黄诗雯,是个00后,只有十七八岁,身高一米六左右,稍
微有些胖,身体发育得相当成熟,穿了一套性感短裙装,进来就被段平扒掉短裙
扯下短衫,露出来一对与年龄不相称的豪乳。
  「操你妈妈的,年纪不大,奶子这么大!」段平揉捏了一会儿,黄诗雯的一
对至少E杯罩的豪乳,「坐到椅子上,对着你男朋友,自己发个骚,敢不认真做,
割掉你的两只大奶子!」
  黄诗雯下身只穿着内裤和黑丝袜,上身穿的红色紧身吊带背心,短裙被拉到
胸口下紧卷在腰间,完全暴露出着一对沉甸甸的豪乳,不顺从的话都没敢说,急
忙坐到了椅子上,抚摸着内裤摇晃起了身体。
  米志国拎着一只耳朵,将阮少锋拖到了椅子前,照腿肚子狠踢了一脚,「跪
下,抬起头,看着你女朋友,怎么在你面前发浪!」
  阮少锋乖乖跪在椅子前,我低头打量向了这小子,二十来岁的年纪,身形瘦
小,皮肤黝黑,尖嘴猴腮,怎么看怎么像猴。
  又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黄诗雯,我不由的摇了摇头说:「操,这小子长得猴
儿似的,女朋友却相当性感,唉,好白菜没让猪拱了,他妈的让猴儿给啃了。」
  段平哼了一声说:「这小子是难民二代,爸妈是越战是逃难来的难民,香港
人黄皮白心,只要是外国人,就觉得高一等。」
  黄诗雯也是缝六手下的女古惑仔,我之前没有见过她,米志国显然跟她认识,
淫笑着问道:「雯雯妹子,早就听说,你是个小骚逼,想让三位哥哥,在你男朋
友的面前,怎么干你啊?」
  看来米志国说的是实话,黄诗雯真是个小骚逼,马上嗲声嗲气地说:「我想
让三位大哥哥,在我的男朋友的面前,用你们的大鸡巴,干我的小屁眼。」
  黄诗雯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快速脱了个一丝不挂,背对着男友撅起浑圆的
大屁股,双手伸到后面使劲扒住屁股,「三位大哥哥,看到了吗,我的小屁眼,
长得很像菊花,早就被大鸡巴开发出来了,所以,特别喜欢被操小屁眼。」
  米志国拍打了几下屁股,「嗯,这小屁眼长得真不错,小骚逼的毛还都剃光
了哦,你个小骚逼,怎么不到二十岁,屁眼就被操出来了啊?」
  黄诗雯嗲声嗲气地回答道:「人家有个变态的爸爸,从小逼没有长毛的时候,
就被爸爸的大鸡巴,各种蹂躏小屁眼,所以长大后,屁眼已被开发得很好了,而
且特别喜欢被操屁眼。」
  米志国情不自禁地弯下腰,伸出手指要捅进屁眼,黄诗雯抢先直起了腰,扭
回头嗲声嗲气地说:「阿国哥哥,人家的小屁眼,还没有清洗呢,需要先洗干净
了,再伺候哥哥们的大鸡巴。」
  「对对对……操屁眼,要先洗干净啦!」米志国拉住了黄诗雯的胳膊,「走,
跟阿国哥哥,去卫生间洗个鸳鸯浴,阿国哥哥帮你,先把小屁眼洗干净,哈哈哈
……」
  「你什么都不懂,不要在这里捣乱啦!」段平推开了抓住黄诗雯的米志国,
拿起放在桌子上大瓶装可乐,「既然这个小骚逼,喜欢玩虐肛,哪我们先去买些
专业工具,拿可乐给她灌肠,在她男朋友的面前,先好好滴玩她一番,完了再一
起操她的小屁眼。」
  黄诗雯嗲声嗲气地回应道:「平哥,你好专业啊!我这个小骚逼,最喜欢玩
灌肠,快点用可乐,灌圆了我的小肚肚吧。」
  已然查明,发生在密室的两起凶杀案,凶手都是叛逃威虎山的雅琦,细聪、
阮少锋、黄诗雯的嫌疑,也就变成可能是雅琦的同党,但他们三个以及尚没被抓
回来的钱小柜,是雅琦同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就是被雅琦给栽赃成了同党。段
平、米志国找我来帮忙审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从那开始审,跟我商量一番之后,
依然都不知道切入点,干脆先玩上阮少锋的女友黄诗雯,既然已经玩上了这个0
0后小骚货,干脆又不约而同地决定,先玩一场夫前辱妻再说。
  米志国听段平说,要用可乐给黄诗雯灌肠,以我还没有脱衣服为由,让我出
去买sm工具。段平有一箱子的sm类用品,但玩夫前辱妻的目的是审问嫌疑人,
当然要充分利用这个花公款的机会。
  我趁机牢骚说:「这回你们知道了吧,之前科长让我审问阿眉,不是什么美
差,问出来什么的可能很小,搞不好吃不了兜着走,你们俩还说我得便宜卖乖,
这回好了,一个性质的美差,也轮到你们俩了。」
  这家「蒽桐酒店」,有一台成人用品店自助售货机,现在很多酒店都有,而
这家「蒽桐酒店」是会员制,在酒店内的所有消费,都可以直接刷会员卡。一想
难得有了花公款的充分理由,我干脆将成人用品店自助售货机里的东西全买空了,
装了满满的一大包,拎着回了段平和米志国住的房间。
  米志国为人尖滑贪财,有了花公款的充分理由,说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又让
我去餐厅把晚饭买回来,我牢骚着又出房间来了餐厅。
  尚没有到晚饭时间,餐厅里没有吃饭的人,我到吧台一气点了十几样硬菜,
告诉收银员做好后直接打包,抽着烟等了半个来小时,要的十几样菜做好并打包
装好了,我又要了两打啤酒,一并拎着回了房间。
  这时黄诗雯已穿上一套,我买回来的sm感觉的情趣装,浪叫着跪在了窗户
边的沙发上,段平和米志国自是顾不得吃饭,招呼我放在酒菜,先一起玩阮少锋
的淫贱女朋友。



             (动图1402)
  黄诗雯穿上的sm感觉的情趣装,附带有乳头夹、项圈狗链、手铐脚镣,除
了脚镣都被用上了,米志国将狗链交给了我,拍了拍黄诗雯说:「你跟这位哥哥,
好像还没见过吧,先认识一下吧!」
  「是的,这位哥哥,看着很眼生哦!」黄诗雯发着嗲表示了回应。
  我又狗链交还给了米志国,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你们俩,纯是把我当傻
小子使唤,我去冲个澡,你们先玩着。」
  解着皮带走进了卫生间,简单冲了个热水澡,我穿好衣服走出了卫生间,米
志国、段平都已知道,我不好意思当着同性脱得精光,何况在场的还有细聪和阮
少锋,见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黄诗雯身上,我点了一根烟坐到了床上。
  段平的手里正拿着一个灌肠注射器,伸入了一个倒了多半满可乐的纸杯里,
慢慢地往注射器抽着可乐,黄诗雯高高的翘撅着屁股,跪爬在了沙发上。段平往
灌肠注射器抽满了可乐,蹲到了黄诗雯的屁股后面,将注射器的嘴插入屁眼,慢
慢地向肛门内推入着可乐,动作显得很专业,黄诗雯发出了淫荡的叫声。
  「啊啊啊……阿平哥哥,小屁屁好涨啊,感觉太舒服啦……好久没有被,往
小屁眼里打针啦,求求阿平哥哥,再给我打一针吧……」
  「操你妈妈的!」段平使劲打了两下屁股,「150CC,还觉得不过瘾,
哪再给你打一管吧。可乐是带气的哦,一会儿别说受不了啊。」
  段平又往黄诗雯的肝门内,注入了多半纸杯的可乐,拿过一个桃子形状的金
属肛门塞,塞住了灌入可乐的后门。黄诗雯浪叫着直起腰,原来平坦的小肚子,
圆鼓鼓的涨了起来。
  「哈哈哈……」这次玩的是夫前辱妻,段平骨子里的变态欲,更充分的被激
发了出来,大声狂笑着,将阮少锋脱到女友面前,拉下只穿着的平头内裤,掏出
已变梆硬的硕大鸡巴,用手捏着鸡巴根部,用鸡巴使劲抽打了几下阮少锋的脸,
「怎么样,看着你女朋友的下贱样子,你是不是觉得很爽啊?」
  阮少锋表情显得屈辱愤怒,但连话都没敢说,咬着嘴唇低下了头,段平恶狠
狠地采住头发,强迫他仰起头看着面前的女友,「操你妈妈的,快点说,是不是
很爽啊?」
  阮少锋还没有说话,段平抡起胳膊,狠狠抽了他十来个耳光,长得猴儿似的
阮少锋,疼得吱哇惨叫,只好回答道:「看着我的女朋友……被……被你们几位
大哥玩……我觉得很爽……」
  「哈哈哈……」段平一脚踹倒了阮少锋,捡起黄诗雯刚才脱掉了一只高跟鞋,
抓着头发拎起来阮少锋,命令其背靠着强跪在墙角,将高跟鞋塞到了嘴里,「操
你妈妈的,叼着你女朋友的高跟鞋,跪在旁边好好看着,老子怎么玩你的女朋友,
敢把高跟鞋掉到地上,就把你的两只卵子,割出来泡酒喝。」
  细聪一直老老实实的跪在门口,亲眼见识到了段平竟然如此狠辣,吓得脸色
煞白,正好黄诗雯刚才脱掉的另一只高跟鞋,落在了他的面前,急忙主动弯下腰
用嘴叼起来,叼着高跟鞋爬过去,挨着阮少锋跪在了墙角。
  段平变态地大声狂笑着,拿起拴在黄诗雯脖子上的狗链,牵着黄诗雯在房间
玩起了遛狗。直肠内被灌入的可乐,有小瓶装的多半瓶,被牵着在房间了爬,可
乐里的气体释放出来,黄诗雯的肚子很快胀得更大了,塞住屁眼的肛门塞,连续
的向外凸鼓着,黄诗雯很快发出了惨烈的嚎叫声,哀求着段平让她排泄出来。
  段平当然不会答应,将黄诗雯牵到了男友面前,「小骚逼,在你男朋友的面
前,爽得嗷嗷叫,是不是非常过瘾啊?」
  黄诗雯只好咬着牙回答道:「是……是的……非常得过瘾……其实……其实
我就想甩了……甩了这个……鸡巴既不厉害……还没本事的男朋友了……」
  我有些看不下去了,冲段平摆了摆手说:「行了,赶紧把她拉卫生间,让她
放出来吧,万一忍不住喷屋里了,还怎么玩啊?」
  米志国已经全脱光了,正在用手撸着鸡巴,跟着嚷嚷道:「你他妈的个破法
医,就喜欢玩这些重口的,赶紧让她放出来的啦,要是拉在了屋子里,你他妈的
收拾啊!」
  段平这才将黄诗雯牵进了卫生间,回手关上了门,随即卫生间里传出了连续
的嚎叫声。等了约一刻钟,黄诗雯一丝不挂的走出了卫生间,身上湿漉漉刚洗过
澡,段平留在卫生间里洗澡,没跟着一起出来,米志国已经将鸡巴撸硬了,迫不
及待地将黄诗雯拽上了床。
  我顺势从床上站了起来,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到了,一丝不挂的黄诗雯的身上,
发现她身上有好几处纹身,后腰处纹了一个蝙蝠图案。
  黄诗雯主动跪趴到了床上,米志国跪到她的屁股后面,握着鸡巴顶向了肛门。
我急忙走到桌子旁,拿起一瓶小瓶装的人体润滑油,喊了一声扔给了米志国。黄
诗雯的后门果然开发得非常好,米志国在她的肛门涂上了润滑油,很容易地就插
入了鸡巴,随即开始了快速的肛交抽插。



             (动图1203)
  段平洗完澡穿上了平头内裤,见米志国已肛交上了黄诗雯,呵斥阮少锋爬到
了床边,拿出阮少锋用嘴叼着的高跟鞋,握着鞋跟起抡高跟鞋,用前端的鞋底,
连着打十几下了阮少锋的脸,用高跟鞋的鞋尖挑着下巴,强迫阮少锋抬起头,看
着在床上被肛交着的女友,狞笑着问道:「怎么样,看你女朋友被操屁眼,你他
妈妈的爽不爽啊?」
  阮少锋见识到了段平的变态,表情屈辱地含糊回答道:「爽……很爽……」
  段平照肚子狠狠踹了一脚,「操你妈妈的,说清楚了,爽什么啊?」
  阮少锋龇牙咧嘴地回答道:「看着我的女朋友……被……被你们操屁眼…
…我觉得很爽……」
  「哈哈哈……」段平变态地一阵狂笑,将高跟鞋塞回了阮少锋的嘴里,扭身
看向被米志国肛交着的黄诗雯,问道:「告诉你的男朋友,你正在被做什么呀?」
  黄诗雯马上浪叫着回应道:「我正在……正在自己男朋友的面前……被阿国
哥哥的大鸡巴……操我的小屁眼……等阿国哥哥爽完了……还要被另外两个哥哥
……用你们的大鸡巴……继续操我的小屁眼……」
  米志国喘息着扭过身,一脸亢奋地问阮少锋道:「你这个越南猴子,人长得
又黑又瘦,鸡巴更是又细又短,即使插你老婆的小屁眼,都是牙签搅水缸,所以
才把女朋友饥渴成这样,是不是呀?」
  黄诗雯扭过头抢着回应道:「他的小腊肠……怎么配操我呢……他其实是跟
着我吃软饭的……我只有高兴的时候……被别人的大鸡巴操完了……才会赏赐他
给我舔屁眼……」
  「哈哈哈……」段平一阵变态的狂笑,命令阮少锋脱光了衣服,看了看双腿
间软垂着的鸡巴,确实跟小腊肠似的,将高跟鞋塞回了阮少锋的嘴里,「操你妈
妈的,既然你女朋友被操得这么爽,去找个东西,帮你一边看着一边更爽啦。」
  段平、米志国住的房间,属于是一间商务套房,外间屋相当于办公室,摆了
沙发、办公桌等等,里间屋的面积有七八十平,并不对称的摆了两张双人床,米
志国睡在靠近门的床上,段平睡在挨着窗户的床上,方才我买回来的大包sm用
品,已全都掏出来放到挨着窗户的床上。
  米志国在他睡的床上,一边操着一边叫着床,本来男人叫床的就很少见,这
小子的叫床声还极其难听,我跟着段平走来了挨着窗户的床边,见床头放着了一
个黑色的手包,我顺手拿起手包拉开了拉锁。
  「不要乱翻我的包!」段平急忙抢回了手包,拉开了最中间的隔层,让我看
到里面别着十几把手术刀,拉好拉锁掖到了枕头下面,「不是我小气,是怕你乱
翻,不小心割伤手。」
  这时米志国的叫床声变得更大了,同时也变得更难听了,显然是快射出来了。
我正好觉得有些渴了,走到了西面墙边的冰箱前,打开冰箱门拿出一罐可乐,抠
开拉环刚喝了两口,米志国极其刺耳地嚎叫了起来,我下意识地顺声音看向了床
上,米志国叫唤着拔出了鸡巴,射在了黄诗雯纹着一个蝙蝠的后腰上。
  黄诗雯大口喘着仰面倒在了床上,两只挺拔的豪乳上全是汗,我情不自禁地
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甩手扔到了她面前的被子上,黄诗雯抬头看了我
一眼,急忙抓起矿泉水,坐起身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地一气喝干了整瓶水。
  这时段平从一堆的sm工具中,拿过一件非常特殊的男用性虐工具,中间是
一条细铁链,约有五十厘米长,一端连接着一个金属肛门塞,另一端连接着一段
光滑的小铁棍,粗细长短很像医用体温计。
  呵斥阮少锋跪爬到沙发前,段平从床上拿起一条sm麻绳,命令阮少锋跪好
了将双臂背到背后,先将两支胳膊捆到了背后,从腰间到胸口向上缠了几圈绳子,
将绳子从后脖颈穿过,向下拉着压低上身,又将两条大腿捆在了一起,从桌子上
拿起倒出一半可乐的大塑瓶子,塞到了被捆住两条大腿之前,强行令两条大腿分
开了约半尺宽。这样长得猴似的阮少锋,只能向前弓着腰向后撅着屁股,两条大
腿分开着半尺来宽,一动也动不了的跪在了沙发前的地板上。
  段平捆好了阮少锋,很满意的端详了一会儿,拿起刚才选出的那件非常特殊
的男用性虐工具,先将肛门塞塞入了阮少锋的肛门,又捏住了鸡巴向外挤着龟头,
将很像体温计的光滑小铁棍,旋转着插入了尿道内。阮少锋当即发出了惨烈的嚎
叫,段平狠狠踹了他的两脚,拿过球型口塞封住了嘴。
  呵斥黄诗雯从床上下来,段平拿过灌肠用注射器,拉着黄诗雯走进了卫生间,
清洗完刚被操过的后门,直接抱着一丝不挂的黄诗雯走出了卫生间,坐到了阮少
锋跪在前面的沙发里,让黄诗雯叉开着双腿骑坐他的跨间,从下面将硕大的鸡巴
插入屁眼,随后在表情痛苦的阮少锋的眼前,亢奋至极地操起了其女朋友的屁眼。



             (动图1204)
  「哈哈哈……」段平从黄诗雯的一侧肩膀探出头,看向跪在沙发前的阮少锋,
「我的大鸡巴,是不是比你小牙签,大了N多倍啊?看着你女朋友,被我的大鸡
巴,操她的小屁眼,你他妈的爽不爽啊?」
  阮少锋的嘴里勒着口球,黄诗雯浪叫着说:「啊啊啊……平哥……你的大鸡
巴……比他的小腊肠……大了不知多少倍……我的小屁眼……都被操爆了……他
这个小腊肠……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操得这么爽……心里肯定爽死啦……」
  「哈哈哈……」段平情不自禁地加快了抽插速度,伸手抓住了黄诗雯一只大
奶子,「你这个小骚逼,以前是不是经常,让别人在你老公面前,操你的小屁眼
啊?」
  黄诗雯浪叫着回应道:「我这么骚……男朋友的鸡巴……还是根小腊肠…
…当然经常找大鸡巴男操我了……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在男朋友的面前……被
三位哥哥操我……所以……他个小腊肠……这回肯定爽死啦……」
  这时米志国洗完澡走出了卫生间,就近将一直老老实实跪在墙角的细聪,采
着头发拽到了跪在沙发前的阮少锋身旁,甩手打飞了细聪咬在嘴里的高跟鞋,顺
势反正抽了细聪十几个耳光,「你他妈的,仗着是缝六的跟班儿小弟,平日拽得
都找不着北了,没想到会落到这个下场吧?」
  细聪急忙磕着响头求饶,米志国恶狠狠地采住头发,将细聪朝沙发前拖了两
步,问正在被段平肛交着的黄诗雯道:「你老公是细聪的小弟,你又这么骚,有
没有被你老公的老大,操过你的小屁眼啊?」
  黄诗雯浪叫着回应道:「没有的……我的小腊肠男朋友……虽然是他的小弟
……但细聪这个家伙……平时只顾着拍他的老大的马屁……再说他长得这么难看
……即使想操我……我也不会让她操的……」
  段平操的正来劲儿,米志国突然将细聪拖到了面前,又打又骂地肆意羞辱,
同时问着黄诗雯羞辱性问题,因此受到了影响,停下了抽插的动作,双手掐住黄
诗雯的腰向上一提,使得鸡巴从屁眼里脱了出来,吩咐顺势从他身上站起来的黄
诗雯,再去穿上刚才穿的那套sm式的情趣内衣。
  「操你妈妈的……」段平更多是在骂着米志国,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看了看
被捆着跪在沙发前的阮少锋,脸色煞白似乎快不行了,解开了捆住阮少锋的绳子,
拽出塞在屁眼里的肛门塞,揪出插在阴茎尿道里的小铁棍,拿掉了封住嘴的口球,
狠狠地踹了两脚,扑倒在地上的阮少锋,「真你妈妈的没用,帮你爽了这么长时
间,鸡巴还是没硬起来。」
  段平骂着又伸手采着细聪的头发,另一只手捏住刚从屁眼里抽出的大鸡巴,
连续抽打起了细聪的脸,「操你妈妈的,你平时不是很拽吗?怎么不拽了啊?连
个可以玩的女朋友都没有,这回你真的死定啦!」
  黄诗雯发现了我起码心肠不坏,抱着刚才穿过的那套sm情趣内衣,来了坐
在靠近门口的床上的我的近前,这套设计得很有特色的情趣内衣,分为了很多部
分结构复杂,黄诗雯将分为多件的衣服,放到了床面上,忙活着穿戴了好一会儿,
只穿上了束胸衣部分。
  段平松开了细聪,扭头看了过来,见黄诗雯还没有穿好,这套结构复杂的情
趣内衣,呵斥了两声没让她继续穿,从放着一堆情趣用品的另张床上,拿起一双
带竖条纹的吊带丝袜,拿过来让黄诗雯穿上了这双黑色的丝袜,又让她捡过两只
高跟鞋穿到了脚上。
  「小骚逼,你还没伺候这位哥哥呢!」段平将黄诗雯推到了我的近前,「这
个哥哥的鸡巴,也很大哦,也会让你个小骚货,爽得嗷嗷叫的哦,哈哈哈……」
  段平刚才操的正来劲,被米志国给打断了,当然不是真心把黄诗雯让给我玩,
马上将黄诗雯拽回了身前,捏弄的一只饱满的奶子,岔开话题地问黄诗雯道:
「对啦,刚才你说,被你的爸爸,操过屁眼,是不是真的呀?」
  黄诗雯使劲点着头说:「是的,当然是真的啦……我的爸爸,是个赌鬼加酒
鬼,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跟别的男人跑了,我只能跟着爸爸生活,小逼逼还没
有长毛的时候,就被爸爸的大鸡巴,各种蹂躏小屁眼了……直到我上了中学,加
入了社团,才摆脱了我的变态爸爸……」
  段平听了亢奋地大笑着,将黄诗雯推倒在床上,「既然你的爸爸,不能操你
的小屁眼了,哪我当你的爸爸吧,好不好啊?哈哈哈……」
  黄诗雯当即跪趴在床上,下贱地摇晃着屁股回应道:「好的……太好了…
…三位大鸡巴的哥哥……等轮完了我的小屁眼……都做我的大鸡巴爸爸吧……」
  段平紧跟着跳上床,吩咐黄诗雯翻过身,叉开着高举着双腿,撸着鸡巴急忙
趴了上去,将粗大的鸡巴插入了阴道里,扭过头对我说:「不好意思,刚才操到
一半儿,不放出来实在太难受,你再等一下啦,等我先放出来……」
  段平的话没有说完,突然响起了有人用脚踹外屋门的声音,随即又响起外屋
门被打开的动静。我急忙站起身喊了一声,段平直接从黄诗雯的身上跳下床,先
抓起掖在旁边床上枕头下的手包,随后快速穿起了衣服,米志国也手忙脚乱地穿
起了衣服。
  段平和米志国还没等穿上衣服,里间屋的门咣当一声被踹开了,缝六带着几
个手下,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缝六手里握着一把日本武士刀,跟着其闯进来的
几个家伙,手拎都拿着甩棍、砍刀等武器。
  缝六单手举起武士刀,霸气十足地站在门口,语气强硬地抢先说,已经调查
清楚,细聪、阮少锋、黄诗雯三个人,并非是雅琦的同党,而是遭到了雅琦的栽
赃陷害,他是专门来要回被冤枉了的三名手下。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