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梦想之都】(214:十万)



           Chapter 214 十万
  时间一眨眼到了周五,郭玄光已经是迫不及待地要把时间快进到明天了。
  不过郎贤贤一个意外的电话,把郭玄光的满腔热情都浇灭得干干净净的。
  原来这个周末郎贤贤家里突然有些急事要处理一下,没办法招呼郭玄光到她
的新居。不过在电话里郎贤贤答应下个周末肯定可以陪陪郭玄光,让郭玄光也不
至于那么沮丧。
  既然佳人失约,郭玄光只好按照往常的习惯返回梁山市的家了。由于已是下
午三点多了,郭玄光不想赶着回家吃饭,以免母亲操劳一番。他打算下班后随便
吃些什么,晚一些再回梁山市。
  饭后,郭玄光看看反正没有到火车的时间,就返回公司坐坐。虽然大门上了
锁,但是公司里面居然还有人,而且还不是清洁工人。
  郭玄光觉得有些奇怪,走近一看,原来是王嫣又在加班工作了。打了个招呼
之后,郭玄光不禁想起之前的事,赶紧赶回自己的办公室看看网络情况。
  与上次不一样,这时服务器上清楚显示着王嫣是在线的。郭玄光自言自语道:
「难道上次真的是意外?这可难以想象哦,微软的系统会出这样的状况吗?」
  既然没有什么异样,郭玄光也就没有纠结下去。过了一会儿,王嫣也下线离
开了公司。
  在周末的两天里,郎贤贤虽然没有与郭玄光见面,短讯和电话却是没拉下的,
天天差不多每隔三四个小时就要和郭玄光联系一下。
  郭玄光看着电话的短讯,心里也一样是美滋滋的。虽然一旁伴随着郭晓成善
意的嘲笑,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星期一,回到办公室的郭玄光又如往常一样例行检查了一下网络状态。
  看到屏幕上的电脑状态时,他不禁想起了上周五的事。
  不知怎的,郭玄光就是感觉王嫣有些不对劲。他随即调出了王嫣电脑的记录,
赫然发现上周五晚上7点左右的时候王嫣电脑的在线时间只有五分钟。
  「没理由啊,她不是说加班吗?怎么只有5分钟而已?」,郭玄光再一细看,
当天王嫣的电脑早在5点一刻就已经下线了,「难道她和我一样去而复返?这解
释可不通啊?她原话的意思是她根本没走啊!」
  第一次发现没有在线记录可以说是意外,但短时间内又再发生就肯定有问题
了。郭玄光赶紧检查了一下他们用的微软的SQL数据库,但是没有发现异常的
数据改动。
  不过除此之外,郭玄光也没有什么可做的。因为公司的数据库并没有追踪所
有的操作记录,如果王嫣跳过内部系统直接访问数据库,现在也没法追查出来。
  「怎么办?这事恐怕要汇报一下才行。不过要汇报些什么呢?系统好像完全
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一切都是运作正常啊!」郭玄光想了想,决定还是按兵不动。
不过他已暗中打定了主意,要留意一下这个新来的王嫣。而且两位陈工很快就会
回来了,到时候和他们两人商量一下再作计较。
  上午被这事一折腾,时间一晃就过了。下午郭玄光还要外出做系统维护,他
于是匆匆吃了些东西就离开了公司。
  当郭玄光到附近的一所税务局做完电脑系统的日常维护后,他就懒得回公司
在附近闲逛起来。
  早就知道郭玄光今天早下班的郎贤贤就在这时拨通了他的电话:「喂,怎么
样啦,下班了对吧,有在想我吗?」
  「你吗?我现在不是那么想哦!」
  「哼,坏人!人家本来就在隔壁街的咖啡店的,既然你不想见我就算了,我
还是走吧!」
  郭玄光一惊道:「什么?什么?你在哪里的咖啡店?」
  「当然就是你去的那所税务局旁边的咯!」
  郭玄光一阵狂喜道:「太好了,我、我马上过来!」说完他就没头没脑地往
前猛赶,连方向都还没有搞清楚。
  郎贤贤早已站在咖啡厅门口,耳朵上是硕大的一对圆形耳环,脖子上则配有
一条吊着菱形牌子的项链,两样东西配在一起甚是好看。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大
衣,大衣之下隐约是一袭黑色的连衣裙。一双美腿上是黑色的网袜,白皙的肌肤
在网纹之下刺激着郭玄光的视线。脚下是一双肉色的高跟鞋,脚趾在高跟鞋的鱼
嘴鞋头那里若隐若现,引人想入非非。
  其实就算郎贤贤丝毫没有妆扮,郭玄光看见她也会精神起来,更何况现在是
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他快步走到佳人跟前,惊喜地道:「你、你怎么会在
这里的?你不用上班吗?」
  「撤,这……你就不用担心咯。人家想见见你嘛,怎么,还不乐意了?」
  郭玄光冲口而出:「怎么会,我恨不得天天见呢!」
  「讨厌鬼,不跟你说了!」
  两人坐了下来闲聊了几句,然后郎贤贤就道:「之前不是跟你提过我刚搬了
家嘛,其实我以前就住在这附近。现在虽然我已经搬走了,不过还没有正式和那
个买家签约,那里还空着呢,你想过去看看吗?」
  郭玄光想:「那些旧房子有什么好看的,唉,之前看新房子都看腻了呀。」
  就在他刚想提议其它的活动的时候,他突然想到这是和郎贤贤单独相处的好
机会,「看房子?那自然只有我们俩个了,到时候……」想起之前的事,他心里
不禁充满了幻想。
  郎贤贤的旧居果然不远,俩人牵着手步行了一会儿就到了。
  这里是属于比较旧的城区之一,四周的建筑物都是旧式的风格。说真的郭玄
光自幼就在相似的环境里长大,这样的地方实在是没啥可看的。不过就在他们步
入郎贤贤旧居的楼层时,郭玄光居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处药房。
  普通的药房当然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别的是郭玄光看到药房想到的不是药物,
而是安全套。因为刚才郭玄光的心思早已想到那天未完的故事,一看到药房自然
就和那天缺少的东西联系起来。
  郭玄光甚至没留意郎贤贤住的是几楼几户,傻呼呼地就随着郎贤贤进了屋里。
他四周一扫,发现居然连一件家私都没有了,像是发问又像是自言自语地道:
「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郎贤贤带着甜甜的笑意道:「都搬家了,当然没有东西剩下了!再过那么个
两三周就会正式卖出去了,还是尽早清空为好!」她拉着郭玄光的手紧了一紧又
道:「怎么?有我还不够吗,你还想要什么?」
  郭玄光凝视着郎贤贤,身体里的火焰在熊熊地燃烧。
  瞬间,两人已是相拥着激烈地吻了起来。两个人都像是憋足了劲,一定要吻
到地老天荒似的。
  与一般情人的缠绵浪漫不同,此时郭玄光和郎贤贤的动作倒像是激情澎湃充
满了力量一般,好像摔跤选手那样相互用力地撕扭着。
  以前的吻对于郭玄光来说都是辅助性质的,都是为了后面所作的铺垫。
  这一次,他吻得很用力,他是打心眼里想要去吻。
  在这封闭的空间里,郭玄光再也不用顾忌什么其它东西,他只是全心全意地
去感受郎贤贤温柔。他觉得自己好像溺水的人抓到了救生圈一般,死命地搂着郎
贤贤,一秒都不想放开。
  这时郎贤贤一把推开郭玄光道:「别那么急嘛,那么用力干什么?」她轻盈
地脱下了大衣,微微低头侧身盯着郭玄光道:「怎么样?我美吗?」
  郭玄光又扑了上去,一把把郎贤贤退往墙壁道:「那还用问吗?你是我见过
的最美的人了!」
  「嘻嘻……讨厌……都不知道……」郎贤贤一句话没说完,郭玄光的舌头又
闯入了她的嘴巴里,两人又继续拥吻在一起。
  「嗬嗬……嗬嗬……」两人的呼吸渐渐沉重,头部一左一右交错着紧贴着嘴
巴。间或两人又交换头部扭摆的方向,同时好像游泳时换气一样张开嘴巴深吸一
口气才又再与对方吻上。
  郭玄光趁着自己还能控制住身体里的欲望时,一把推开郎贤贤道:「这样不
行,要不下去……下去买那个……套先吧!」
  郎贤贤撒娇般给了郭玄光一个埋怨的眼神,然后拖着他的手道:「刚才上来
的时候又不自觉一点,真是的!」说着说着两人就往楼下而去。
  药房的安全套不像便利店放在交钱的柜台随手可拿,郭玄光一看售货员是两
位年轻的女子,不知怎地觉得有些尴尬,站在门口不知如何开口。倒是郎贤贤懒
得理郭玄光那傻样,径自走进去向售货员买了一盒。
  离开的时候郭玄光发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连售货员都不敢看一眼,任由郎
贤贤拉着返回楼上,第二次上楼的他这时才看清楚原来郎贤贤住的是顶楼。
  一回到了两人独处的地方,郭玄光马上放松下来,整个身心都集中郎贤贤那。
他紧紧地搂着郎贤贤,仿佛全世界都在他掌控之中。
  此时郎贤贤靠在墙壁上,一手拉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服,另一只手则搂着郭玄
光的脖子往下拉。
  郭玄光自然会意,火热湿滑的舌头顿时在郎贤贤的乳房上扫动起来。
  「嗯……嗯……光……嗯……搂着我……」郎贤贤闭着眼睛低吟着,右脚还
抬了起来缠住了郭玄光的腿,自己则是单腿而立,靠郭玄光搂在腰间的手支撑着。
  郭玄光一边吮吸着郎贤贤的胸部,一边把手放在她抬起的右脚大腿上抚摸起
来。手掌在光滑的皮肤上划过,同时又感受着网袜一条一条的隔阂,裤裆里的东
西早已是呼之欲出。
  郎贤贤轻声说:「里面很久没打扫了,灰尘很多,我们到外面去!」
  郭玄光一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接着他就被郎贤贤拖拉着慢慢往浴室走去。
同一时间两人也不分开,好像跳舞一样一边拥吻着一边移动。
  可能是方便住户晾衣服的设计,原来浴室那还有个不到一米宽的露台。
  不过这里是顶楼,楼顶处伸出一个棚顶似的东西好像盖子一样把露台盖了起
来。
  而且这里刚好是楼层转角处,外面一手不到的距离就是水泥墙。
  这样一来整个露台就好像被遮盖起来的私密空间,晾衣服其实是不大合适的,
但这时却刚刚好成了郭玄光和郎贤贤的事。
  郎贤贤拉起自己的衣服,利索地把套在网袜外面的蕾丝底裤脱了。接着她不
等郭玄光有所反应,已经把郭玄光的阳具也掏了出来。
  「好烫啊……光……」郎贤贤把郭玄光的肉棒握在手里套弄了几下,又亲手
把安全套套了上去。然后她抬起右腿踩在落地窗台上,踮起左脚扶着郭玄光那东
西就往自己的小穴那送。
  郭玄光看着自己的女神一手一脚地把自己带入那温柔乡,整个人都是醉了。
他只懂得任由郎贤贤摆布,眼睛把郎贤贤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深深刻在脑海里。
  「嗯……好舒服啊……光……好舒服啊……Iloveyou……」郎贤贤
犹如自我陶醉般说着轻柔的话语,腰部主动地摆动起来。
  虽然郭玄光感到郎贤贤突然冒出的英文有些刻意,但是他整个人都沉浸在性
爱的欢愉中,哪还管得了说的是什么。
  郭玄光尽量分开双腿,左手托着郎贤贤的右腿配合着。同时嘴巴又凑了上去
一边吻着一边享受着快感。
  接着郎贤贤让郭玄光坐在窗台上,自己跳了上去蹲着坐在了郭玄光的肉棒上。
  「嗯……光……Iloveyou……光……」
  等到双腿蹲得累了,郎贤贤又站直了身子背对着郭玄光而立,再整个人坐了
下去。
  「嗯……嗯……光……」
  郭玄光任由郎贤贤肆意地宣泄着,看着丽人在眼前忘形的样子,他觉得这种
感觉比肉体的快感来得更加愉快。
  「跟着我……站起来……别掉出来哦……跟着我……」郎贤贤接着用手拉着
郭玄光慢慢站了起来,然后往前走了两步,站直了双腿弯腰用双手撑住了一旁的
墙壁,让郭玄光可以毫不顾忌地从后而入。
  这时的郭玄光哪还用得着郎贤贤的指引,双手拉着她的髋骨,腰部就像打桩
一样飞快地抽动起来。
  「啊、啊、啊……好舒服啊……光……Iloveyou……光……」
  郎贤贤用力地挺直了修长的双腿,上身则往前弯成了九十度角,摇晃着头部
大声地喊着。
  郭玄光也感到体内的冲动如脱缰的野马再也控制不住,只感到它是越跑越快、
越跑越快。他抽插的速度也是随之不断增加,让郎贤贤连声高喊起来。
  接着郭玄光伸手把郎贤贤的右手往后拉倒了自己身体那里,这样每一下插入
他都能更好地控制,让肉棒和小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郎贤贤此时也没有再喊郭玄光的名字,只是大声宣泄着。只见她的头发随着
头部左右飘动着,额头上还渗着汗珠,看上去煞是性感迷人。
  不知怎地,郭玄光今天也是觉得特别的兴奋。他的肉棒变得十分地敏感,不
一会儿已经积攒了大量的快感。
  郭玄光抓住郎贤贤的手是越来越用力,腰部一推一送的空隙间嘴巴里开始发
出沉闷的哼声,就像是郎贤贤的和声一般。
  两人就这样在露天的阳台上发泄着压抑已久的欲望,恨不得把身体里所有的
能量和精力都发泄出来。
     ***    ***    ***    ***
  虽然和郎贤贤没有吃晚饭就分开了,郭玄光整个晚上都在回味着下午的事,
还有些责备自己太过兴奋,没有把持得更久一些。他本来想马上打电话给郭晓成
的,最后终于还是忍住了手,他想迟一些找个机会带郎贤贤回梁山市让郭晓成震
惊一下。
  第二天,春风满脸的郭玄光迈着轻松的步子回到了公司。今天是年度的职工
会议,全部员工分成两批轮流开会。而郭玄光因为是临工的关系,可以选择不去。
  偌大的公司里突然剩下郭玄光一人,他也感到有些无聊,脑子里就涌现出昨
天欢愉时的画面。
  嘴角含笑的郭玄光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打发了上午的光阴,到了将近中午时分,
陈思妤突然出现了。「小郭啊,看你那得意的样子,最近日子过得可是很快活啊?」
  郭玄光想着和郎贤贤的事,心里偷笑着道:「怎么?这你也能看出来?」
  「呵呵,我可不止看出来了,我还有证据呢!」
  「什么?证据?」郭玄光心想,「神经病,我和谁好还要什么证据?」
  没等郭玄光回答,陈思妤继续说了下去:「那十万块还剩下多少呢?通常钱
来得快也去得快的!」
  「十万块?」郭玄光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心想:「这是哪儿打哪儿呢?
郎贤贤怎么变成了十万块?」
  满脸疑惑的郭玄光反问道:「你究竟在说什么?什么十万块的,我根本不知
道你说啥?」
  「嘿,给我装!」陈思妤递过一张照片道,「你自己看看,照片都有了,还
想抵赖!」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