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正面全裸】(9-10)



                (九)
  这天梁文珊下班回到家,刚刚把衣服全部脱下来,儿子徐日朗全裸从房内走
出来说:「妈咪,这是你的手环带,我已经在裸族办网页激活了。」
  全裸梁文珊接过手环带,说:「我们现在正式是裸体族了。」
  徐日朗说:「妈咪,我替你戴上手腕。」
  徐日朗说完把梁文珊的手环带套在梁文珊左手手腕,并说:「妈咪,我可不
可以拍你的裸照?」「可以,在家还看不够妈咪裸体?」「我在社交群组告诉了
我的同学,我已是裸体族,我会全裸上学,让他们有心理准备,我同时也告诉他
们,我妈咪也成为裸体族,他们知道后非常兴奋,问可不可以一睹妈咪裸体,他
们说我妈咪已是天仙样貌,相信妈咪的裸体一定美死了人!」「你班衰仔,口甜
舌滑,算吧,拍就拍,但要拍得我美一点,不要拍得我很老啊!」「妈咪怎会老
啊,我的同学都说我妈咪是美魔女呀!」「你跟你阿爸一样,逗得人开心,你喜
怎样拍就怎样拍啦。
  徐日朗把梁文珊的全裸照在社交群组传送给同学看,同学立即传来不少赞赏
语句,徐日朗给梁文珊看。
  「伯母的身材好捧,比张市长还美啊!」「伯母的奶奶很大很挺,好美啊!」
  「伯母的毛毛好诱人啊!」「下次见到全裸伯母一定要跟全裸伯母合照,伯
母太美了!」梁文珊看得脸庞又红又热,但内心又好开心,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大
的吸引力。
  梁文珊很开心,说:「阿仔,我们到外用膳,庆祝我们成为裸体族,顺便享
受一下在户外全裸的滋味。」
  徐日朗说:「好呀!」梁文珊把钥匙、钱包、手机、小毛巾等放到手挽皮包,
徐日朗把钱包、手机、小毛巾放到小背束包,母子两人脚上只穿一双布便脚,便
全裸出门。
  在楼层等候升降机时,母子二人的心情既紧张又兴奋,全身只有包包和布便
鞋便全裸出门,还是第一趟,而且不知会遇到什么人。
  升降机门打开,里面的人和梁文珊母子相望,大家都呆了一呆,原来升降机
内是两位全裸女士,一位女士年纪跟梁文珊差不多,另一位少女跟徐日朗相彷。
  梁文珊瞥见两位裸女左手手腕都戴有裸体族识别手环带,那位中年裸妇也同
时看到梁文珊母子手腕的裸体族识别手环带。
  中年裸妇首先开声道:「怎样称呼?大家都是裸体族了,又是楼上楼下,我
先生姓冯,她是小女冯惠莹,今年十八岁了,我们住在十八楼。」
  「冯太,你好,我叫梁文珊,他是小儿徐日朗,他今年也是十八岁。」
  突然冯惠莹「咭」一声笑了出来,原来徐日朗面对着两位裸女,阳具胀了起
来。
  徐日朗一脸尴尬说:「妈咪,她们……身材太棒了……」梁文珊打量这位冯
太,看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约四十馀许,容貌清丽,一身白肉,身材虽微胖了一
点点,但不失婀娜,乳房饱满丰大,胯下阴毛不浓不澹,两腿线条均匀。
  冯惠莹,容貌清秀,少女青春胴体,身材苗条,肉白肤凝,两个乳房饱胀高
挺,以少女来说是巨乳一族,两条玉腿修长,嫩红的阴户伴着疏落的阴毛。
  梁文珊心想,冯太母女二人美妙身材,连她也要多看几眼,也真是难为了儿
子,她说:「小儿阿朗少年定力是有点不从心,失礼了!」冯太说:「怎会是失
礼,这是对我们的赞赏,证明我们有多吸引力,多谢。」
  梁文珊说:「今天收到裸体族识别手环带,所以和阿仔到外面吃饭,感受一
下户外全裸的滋味。」
  冯太说:「啊,相请不如偶遇,不如我们一起吃饭呀!」梁文珊点点头道:
「好呀!」地下大堂的保安员兴哥早就盯着升降机的闭路电视,影像虽然不太清
晰,但裸体是可以看得见的。
  升降机到达地下大堂,两位全裸妇人,一位全裸少女,一位全裸少男,四人
步出升降机,兴哥高声叫道:「冯太、徐太,你们好啊。」
  冯太说:「兴哥,我们成为裸体族了,以后都会全裸出入啦。」
  兴哥说:「欢迎啊,你们身材都很棒呀!」踏出大厦闸门,一股清凉的空气
吹过来,梁文珊张开双臂迎风说:「好舒服呀!」冯太说:「梁小姐是不是裸体
主义者?」
  梁文珊说:「叫我阿珊,我不是裸体主义者,我亡夫喜爱裸体性爱,所以我
也喜爱裸露,难得现在全裸合法化!」冯太说:「来,我带你们到一间全裸餐厅
去,就在附近,过几个街口便是了。」
  梁文珊说:「哦?这里附近有全裸餐厅?没听过的。」
  冯太说:「是我先生和朋友开设的,因为我们都是裸体主义者,我先生和朋
友特意开设一间餐厅,平时和一般餐厅无异,只在与裸体朋友聚会时,餐厅会变
成全裸餐厅,现政府通过『裸体族法桉』,我先生在有关网页看到,除可以登记
为裸体族外,还可以把商业登记为全裸营业,他便立即登记,谁知一登记,第二
天便发下许可证,在等待裸体族识别手环带寄来的这几天很不方便,在家全裸,
出门穿衣,到了餐厅才可以全裸,现有了裸体族识别手环带,由家中去餐厅,全
程全裸,真舒服了。」
  梁文珊说:「你女儿也跟你们夫妻一样是裸体主义者?」冯太说:「当然是,
她由小到大,在家根本不穿衣服的,她常嫌返学要穿校服。」
  两位全裸妇人及一位全裸少女走在街上,自然引起路人的注目,许多男人盯
着她们裸体不放,女人除露出惊讶而又略带羡慕的眼神之外,也偷偷望着那位全
裸少男竖起的阳具。
  梁文珊因为与冯太边走边说,渐渐已忘记自己是全裸走在街上,也不在意途
人对她裸体的目光。
  冯太说:「到了,就是这间。」
  透过餐厅的全透明玻璃,看到女侍下身只围有一件半截围裙,两个乳房完裸
露,当女侍转身,可以看到她们整个臀腿及背部是光熘熘的,餐厅外面聚了一些
途人,他们都往餐厅内看。
  梁文珊说:「哗,座无虚席!」冯太说:「是呀,这几天客人特别多,有些
客人是想来感受全裸用餐,和全裸跟别人接触交谈的感觉是怎样。」
  梁文珊说:「看来大家都像平日穿着衣服的神态,都很习惯全裸,也不在乎
给餐厅外的人看到自己裸体。」
  冯太说:「因为在里人人都全裸,反而你穿衣服才碍眼呢。」
  冯太边说着边领梁文珊来到茶水吧。
  冯太说:「阿正,她是我们楼下邻居梁小姐,他是我老公,冯家正。」
  冯家正下身只围了一件半截围裙,上身是赤裸的,冯家正说:「梁小姐,你
好,梁小姐身材好棒啊。」
  梁文珊说:「冯生,你好,叫我阿珊,你太太身材也很棒啊,你真幸福啊!」
  冯太瞄到老公下体起了帐篷,说:「哎吔,冯家正,你怎么一看到阿珊便勃
起,你总是样的……」冯家正一脸无奈说:「没办法啦,谁叫梁小姐人美身材正,
引起我性兴奋,老婆你得帮帮我啦……」冯太说:「你真是呀……还是这个样子

  …「说完便解开冯家正的半截围裙,冯家正的大阳具便跳了出来,直翘翘的
对着梁文珊,梁文珊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冯太说:「阿珊,你到厨房去看看,阿莹刚才跟我说,她拉了你仔仔到厨房
去帮他消解一下。
  冯太一说完便蹲下含着冯生阳具吸舔,梁文珊也不好意思看着他们夫妻性欢,
便走向厨房。
  梁文珊来到厨房,看见几个赤身的小伙子,下身只围着一件半截围裙,正在
忙碌着,但找不着徐日朗。
  一位高大帅全裸年青小子走到梁文珊面前,他一边打量着梁文珊裸体,一边
问:「阿姨,你找谁啊?」梁文珊现在己习惯别人扫视自己裸体的目光,她还挺
一挺两个乳房,说:「我找阿莹,她带了一位少年来这里,我是他妈妈。」
  「啊,你找阿妹,阿姨,跟我来。」
  「你是阿莹的哥哥?」「是呀,我叫冯惠海,叫我阿海可以了。」
  「没听你妈提起你的?」「你认识我妈?」「刚刚认识,原来我们是楼上楼
下的邻里,我住在八楼。」
  这时全裸年青小伙子带领梁文珊来到一储物间,门半虚掩着,里面传来一阵
阵性爱叫声,梁文珊望向里面,看见冯惠莹把徐日朗的阳具吐出来,然后一屁股
坐在他身上,把徐日朗的阳具套进自己阴道里,她上下挪动,两手在摸着自己的
乳房,口中发出「噢……噢……啊……啊……」的叫声。
  不一会儿,她从徐日朗身上跨下来,站起身,两手攀着货架边缘,翘起臀部,
徐日朗连忙起来,把胀大硬直的阳具从冯慧莹后面插入她的阴道里抽送,冯惠莹
一脸忘我享受的表情,口中不断发出「噢…噢…啊…啊…」的叫声。
  梁文珊看得欲火上升,两手不自觉摸起自己的乳房来,感到阴户湿湿的如蚁
行。
  冯惠莹扭动腰肢配合徐日朗用力的抽插,两个乳房便因腰肢的扭动而摇晃着,
并叫着:「噢……好硬啊……阿朗……比我……我要……你插得我好舒服……」
  徐日朗说:「阿莹……你好美……好正……我好仲意屌你……」冯惠莹说:
「我都好仲意你屌我……我以后日日都比你屌……噢……噢……」梁文珊在门外
看着两位少男少女的性爱正看得入神,突然感到后面有硬物顶着自己臀部。
  「阿姨,你好正,身材好棒,我可不可以同你做?」原来是阿莹的哥哥,他
的阳具也又硬又胀,两手在梁文珊赤裸滑熘的背部来回游移着。
  梁文珊正感到阴户蚁行,需要充实,便点点头,她两手扶着门框边缘,两腿
张开,高举臀部,阿莹的哥哥把硬直胀大的阳具从梁文珊后面插入她的阴里抽送。
  阿莹的哥哥用力的抽插着,梁文珊很快便「噢…啊…」的淫叫着。
  冯惠莹高潮来了,她叫道:「阿朗……大力插……我要……比我……噢……
  射比我啦……噢……噢……「徐日朗也高潮了,他长吁一声,在冯惠莹的阴
道内喷射了,冯惠莹也大叫一声,身子软下来,徐日朗连忙把阳具退出来,把冯
惠莹转过身,一手揽着冯惠莹,低头便吻她嘴唇,冯惠莹两手揽着徐日朗,二人
热烈接起吻来。
  过了好一会儿,二人才分开,徐日朗说:「阿莹,我爱你。」
  冯惠莹也说:「我也爱你。」
  二人相顾而笑,手拉手着步出储物间,二人踏出储物间,眼前的景象令他们
也呆了一呆。
  梁文珊秀发披散,腰肢扭动配合着阿莹的哥哥的抽插,两个大奶子随着身体
的扭动而摇晃。
  「阿姨,我……要射……了……」「不要停……比我……射比我……噢……
  噢……「阿莹的哥哥在梁文珊的阴里喷射了,梁文珊大叫一声,身子一阵抽
搐,她长吁一声,身子颓然欲倒,阿莹的哥哥一手扶着她,把阳具退出来,再搭
另一手把梁文珊身子抱着,梁文珊身子便倒在阿莹的哥哥身上。
  喘息过后,梁文珊看见儿子和冯惠莹在自己面前,一时两颊腓红。
  冯惠莹对梁文珊说:「阿姨,我和你去冲身,来吧。」
  冯惠莹完便拉着梁文珊走到浴室去。
  「我叫冯惠海,是阿莹的哥哥。」
  「我叫徐日朗。」
  两人相顾握手,另一手互拍拍对方的肩膊,然后两人哈哈笑起来。
  冯惠海说:「我们回去餐厅。」
  两人回到餐厅,冯惠海说:「刚好有张空桌子。」
  说完他向一女侍招手,那女侍过来。
  徐日朗还未从背包取出小毛巾来,女侍已在椅上换上即用即弃坐垫。
  冯惠海说:「我们餐厅为客人准备了即用即弃坐垫,方便卫生。」
  徐日朗说:「真周到啊!」然后那女侍抺桌子,她的双乳在二人眼前晃来晃
去。
  冯惠海在那女待光熘熘的屁股上用手摸了一把,那女侍瞄了一瞄冯惠海并笑
了一笑,当她抺好桌子便走开了。
  冯惠海问徐日朗:「你怎样认识我妹妹的?」徐日朗说他和母亲全裸出门准
备出外用膳,在升降机遇到全裸冯太及冯惠莹,原来大家都是裸体族,因而谈得
很投契,冯太带他们来这间全裸餐厅。
  徐日朗又把大家全裸走过来餐厅时,途中他和冯惠莹聊话的经过道出来。
  徐日朗因为还是第一次全裸走在街上,仍有一些不习惯,态度表现有些难为
情,他见冯惠莹全裸走在街上,完全不当全裸是一回事,他便问冯惠莹怎能够全
裸在户外而态度自如。
  冯惠莹说:「我一家人都是裸体主义者,我自小已不爱穿衣服,最不喜欢就
是要穿校服的了,我也常跟随父母参加裸体聚会,裸体对我来说不是甚么大不了
的事,只要是自己觉得舒泰自然,又何必理会别人的目光。」
  徐日朗说:「你说得对。」
  徐日朗边行边跟冯惠莹聊,渐渐已不觉得自己是全裸走在街上。
  突然冯惠莹问徐日朗:「你下体为什么仍在挺拔的状态?」徐日朗被冯惠莹
突如其来一问,有点不知所措,支吾地说:「我……因为……我……太喜欢你…
  …所以……「冯惠莹说:」我们才刚刚认识,你便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徐日朗说:」我不知道原因,当我在升降机看见你,我的脑就『轰』的一声,
我那话儿就不听话了,或者这就是所谓『命中注定的一见钟情』吧。「
  冯惠莹说:「如果我告诉你,我们一家人都有性关系,哪你还会喜欢我吗?」
徐日朗说:「那有什么关系,我和我妈也有性关系,哪你会讨厌我吗?我从一本
书上得知,东方神话中,黄帝和西王母不也是母子吗,是他们繁育了华夏文明。」
  在希腊神话中,单单是宙斯的几任妻子,都是他的表姐、姑姑和姐姐,而宙
斯则是他母亲盖亚和她的儿子乌拉诺斯所生的。
  两情相悦而有性爱,自然不过的事,但『两情』指的什么呢?通常指自己喜
欢的人,那是爱情的升华,也可以是亲人,那是亲情的升华,两者并不相勃,也
可以相互兼容。
  冯惠莹听了徐日朗这番话,两眼水汪,把手臂穿在徐日朗臂弯内,头靠在徐
日朗臂膀说:「怪不得我在升降机里看见你时,我的心头就一震,我内心对我自
己说,是你了。」
  这时,他们来到全裸餐厅,冯惠莹对母亲说要替徐日朗消解一下,便拉着徐
日朗到厨房的储物室做起爱来。
  冯惠海说:「原来如此,阿妹是人美身材正,人见人爱,一般男生她都不轻
易看上一眼,她看上你,你真是有福了。」
  徐日朗说:「多谢大哥!」冯惠海说:「这么快就叫大哥,哈哈,不过说起,
不是你妈自己说你是她的儿子,我真不敢相信,你妈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样子
美艳,身材又棒,真是美魔女!」徐日朗说:「我的同学都是这样说!」徐日朗
把社交群组对他母亲的赞赏语句及母亲的全裸照给冯惠海看,冯惠海说:「哗,
真美啊,你把你妈这张裸照传给我,可以吗?」徐日朗说:「可以。」
  说完随即把梁文珊的裸照传给冯惠海。
  这时冯惠莹与梁文珊也冲完身来到,冯惠莹一来到便扑到徐日朗身上,捧着
他的脸狂吻起来。
  冯惠海说:「阿妹,什么事你那么兴奋,你看你弄得阿朗又勃起了。」
  冯惠莹离开徐日朗的嘴说:「勃起就插我。」
  说完便跨在徐日朗大腿,用手把徐日朗的硬胀阳具塞进自己阴道。
  「伯母答应了……我们……可以……噢……你好硬啊……噢……」冯惠海望
望梁文珊,说:「发生什么事?」梁文珊说:「阿莹和我去冲身,她问我可不可
以和阿朗一起,她真的喜欢阿朗,阿朗也很喜欢她,她也告诉我,你们一家人有
性关系,阿朗不但不介意,还跟她说了一大堆什么神话,我也不太清楚是什么神
话,她也知道我和阿朗有性关系,她全不介意,总之她就是想和阿朗一起,我当
然不反对啦,我问她要不要徵求一下冯太意见,她说她妈妈一定没问题的。
  这时冯太来到,问:「徵求我什么意见?」冯太说完才看到冯惠莹和徐日朗
交缠在一起。
  冯惠海接道:「阿妹说要和阿朗一起,阿妈,你不反对啊?」冯太笑笑说:
「阿莹看得上眼的男生都不会差的,我怎会反对?但是,阿珊,你知道我们一家
人……」冯惠海接道:「阿姨知道了。」
  说完用手摸了一摸梁文珊的奶子,又用手指搓她的乳头,梁文珊完全没有闪
避,只笑笑不语,任由冯惠海摸玩她的奶子。
  冯太恍然大悟说:「原来你们已经……」梁文珊脸红点点头。
  冯太哈哈笑说:「哪我们可两家亲了。」
  这时看冯惠莹的样子又高潮,她伏在徐日朗身上喘息了一会儿,才从徐日朗
身上跨下来,便对冯太说:「阿妈,今晚我可不可以在阿朗家过夜啊?」冯太佯
装严肃的样子,说:「明天还要上学。」
  冯惠莹说:「阿妈……哎呀,明天不用上课呀!」冯太仍佯装严肃的样子,
说:「阿朗明天要上学啊。」
  徐日朗说:「明天不用上课呀!」冯太说:「你们是什么学校,两人的学校
都不上课?」冯惠莹说:「是教师进修发展日,学生不用上课。」
  徐日朗说:「咦,我学校也是教师进修发展日,学生不用上课。这么巧的,
你读哪间学校?」
  冯惠莹说了学校的名字,徐日朗说:「我也是读这间学校,你读哪一班的?」
冯惠莹说:「莫慕玲老师是我班主任。」
  徐日朗说:「舅母是你班主任?」冯惠莹说:「莫慕玲老师是你舅母?」徐
日朗说:「是呀,为免有嫌,我在学校都是叫她莫老师的,同学不知晓莫老师是
我的舅母,而且我不会被编进莫老师那一班的,还有我很低调的。」
  冯惠莹拉着冯太的手臂撒起娇来说:「阿妈,你看,我和阿朗是不是注定有
缘啊?今晚我到他家过夜啊,楼上楼下咋,好啦?」冯太笑笑说:「好吧,真是
女生外向!」冯惠莹得到母亲的批准,又揽又吻徐日朗。
  冯太说:「阿珊,今晚你来我家,给这对小冤家二人世界。」
  梁文珊笑道:「也好的。」
                (十)
  电视画面播出新闻报导,一名身无寸缕的新闻女主播,她全裸站立面向镜头,
她的两个饱满的乳房,色深的乳晕,两条白白的玉腿虽不太修长,但条线甚佳,
胯下浓黑的阴毛,雪白的肌肤,完全无遮无掩地暴露镜头之下,她神态自若地对
着镜头说话。
  「裸族办称第一批发记为裸体族的市民,应该于昨天或之后,会陆续收到裸
体族识别手环带……警察局裸族办曾家莹助理局长提醒大家,根据『裸体族法桉』,
  对裸体族人士全裸出入公众场所地方切勿作出侮辱、嘲笑、谩骂、骚扰、歧视等
  言行,否则投诉一经成立,会遭处定额罚款,甚至监禁……「莫慕玲把把钥
匙、钱包、手机、小毛巾等放到手挽皮包,关上电视,穿上一对布便鞋,全裸出
门。
  正如新闻报导,莫慕玲昨天收到裸体族识别手环带,今天她便可以全裸出门,
她心情也很紧张,不知道全裸走在户外会有什么感觉。
  过去几天,莫慕玲刻意全裸到大厦大堂取信,当她碰上左邻右里,便就当作
早点适应全裸生活,她也试过当升降机时门打开时,升降机里面有住客,她神色
自若地走进升降机,两手放到背后,把自己乳房阴户完全裸露出来,升降机里的
人,有男有女,男的不好意思地偷偷瞄向身无寸缕的莫慕玲在吞口水,女的露出
很尴尬的神倩,又带几分羡慕的眼神。
  有次莫慕玲全裸出门丢垃圾回来,在开门进屋时碰上同一层的住户的一对夫
妇开门出来,全裸莫慕玲很自然地跟他们点头打招呼,并在他们惊讶和不可置信
的表情中返回屋内。
  今天莫慕玲在等升降机,这时那天碰到的同一层住户的一对夫妇开门出来,
今次轮到莫慕玲有点惊讶,因为这对夫妇是一丝不挂的。
  男的挽着公事包,脚上穿一对布鞋,两腿间的阳具随着他步伐而晃动着,女
的肩孭着一布袋,乳房阴户无遮无掩,脚上穿了一双露趾无后跟的高跟鞋。
  女士先开声打招呼:「梁太,早晨,咦,很少这个时碰见你呀。」
  莫慕玲说:「早晨,黎生,黎太,是啊,今天是我校教师进修发展日,学生
不用上课,只是老师才返校。咦,你们也登记成为裸体族?」莫慕玲看到黎生黎
太左手腕戴有裸体族识别手环带。
  黎生说:「是呀,那天看到你全裸,给了我们一个当头棒,政府内部也都出
了通告,裸体族政府员工会多两个薪点及优先晋升,既然张市长都可以全裸,成
为第一全裸市长,我们又怕什么呢?我和太太都申请了升职,于是便登记为裸体
族,想不到昨天收到了升职通知。」
  莫慕玲说:「恭喜黎生、黎太升职加薪。」
  黎生说:「多谢,这几天我们在家全裸,感觉很好,自由舒泰。」
  黎太说:「梁太,你的身材很棒啊,有前有后。」
  莫慕玲说:「黎太见笑了,你的身材也很棒啊!」莫慕玲打量黎太,她与自
己年纪相彷,都是三十尽头,样貌清秀,皮肤白皙,身材匀称,两乳饱满而挺,
乳头突立,两腿修长,臀圆厚肉,胯下一片茂茸。
  黎太说:「我的奶奶不及你的太啊,我只是b罩杯。」
  莫慕玲说:「我的奶奶也不是很大,c罩杯。」
  黎太说:「真羡煞人了。」
  这时升降机到了,升降机门打开,里面有几位衣着整齐的住户,莫慕玲,黎
太,黎生三人全裸自如的步入升降机内,空间有点挤迫了,进了升降机内转不得
身,莫慕玲和黎太只好背着升降机门,两位裸妇的乳房便直刺刺地对着各人眼前,
升降机内的人有点不好意思,黎生只能侧身,他的阳具刚好贴在他身旁的女士的
大腿上,那位女士脸都红了。
  升降机到达地下大堂,大家出了升降机,莫慕玲和黎太黎生相视而笑,黎太
黎生要到车库取车子,莫慕玲跟黎太黎生挥手拜拜,她便前往地车站。
  莫慕玲全裸走在路上,当然吸引途人的注视,莫慕玲初时对那些注目有点点
不自在,她想起教育局副局长陈嘉祺博士于新闻发佈会上好像说过什么要对自己
的裸体感到自豪自信,不怕别人的注目,还要让人多看,呵呵,想到这里,她觉
得别人注视自己裸体是一种赞赏,她感到轻松自如。
  莫慕玲进了车站月台,她发现她不是唯一全裸的人,也有好多全裸男男女女
在等候列车,这些全裸男女也都是被注目的一群。
  当莫慕玲与全裸男女打个照面时,大家都微笑点头,从大家的眼中可以看到,
相互向全裸致意的眼神。
  莫慕玲离开地车站,步行前往学校,当快到学校时,她感觉一会儿会被同事
看到自己裸体,心情突然又紧张起来!莫慕玲终于来到校务处签到,但她看到校
务员小雅竟然和她一样身无寸缕,小雅也看到全裸莫慕玲,两人愕然相视,同时
也看到对方左手手腕的裸体族识别手环带,两人同一时间一齐冲口而出:「你也
是裸体族。」
  小雅打量莫慕玲裸体说:「哗,莫老师,你身材真棒啊,我都不及你啊!」
  莫慕玲打量这位年青美貌校务员小雅,年二十五、六,样子甜美,身材苗条,
肤白红润,b罩杯的乳房圆盈挺立,粉红奶头,两腿极修长,臀高圆厚,胯下毛
毛整齐有緻.
  莫慕玲说:「见笑了,我怎及小雅你这青春娇娃呀,你的身材迷死不少男生
啦!」小雅说:「莫老师真懂哄人开心耶,是了,校长说请老们们准时到礼堂,
因为不想嘉宾等啊!」莫慕玲看看时间,已来不及到教员室,心想自己随身物品
也很轻便,便请小雅替她把水瓶注满清水,就直接到礼堂去。
  莫慕玲来到礼堂推门而进,里面原本谈话的声音戞然而止,礼堂内所有目光
都集中到莫慕玲身上。
  莫慕玲今次很自豪,她挺起胸膛慢慢走进礼堂,让自己两个大乳房、阴户、
大腿完全尽入各人眼帘之下。
  男老师望着全裸莫慕玲三点毕露的胴体,脸上除了惊讶之外,更是不断上下
打量莫慕玲裸体咽口水。
  女老师除了惊讶之外,更是不可置信眼前全裸莫慕玲毫不在意地任由人看光
她裸体。
  「莫慕玲老师,你怎可以不穿衣服便走来学校,不知羞耻,成何体统?」一
把严厉的声音把各人惊醒过来,是向来恶形恶相的陈玉英主任斥责着莫慕玲。
  莫慕玲笑笑说:「陈主任,请你向我道歉,否则我会投诉你。」
  「你敢?看是我投诉你?还是你投诉我?」莫慕玲举起左手,向大家展示手
腕的裸体族办识手环带,并向各人说:「大家都听到陈主任对我的侮辱,我现在
可以向裸族办作出投诉……」「莫慕玲老师,请等等,这件事就由我来处理吧。」
  大家望向声音之处,只见谢立仁校长全裸走进来,他两腿间的阳具随着他步
伐而晃动着,他身旁还有一位全裸女士,大家一眼便认这位全裸女士便是教育局
副局长陈嘉祺博士。
  大家还在错愕之中,谢立仁与陈嘉祺已来到众人前,谢立仁说:「陈主任,
莫慕玲老师说得对,你必须要向她道歉。」
  谢立仁胯下的阳具就在陈玉英面前晃下晃下,陈玉英一脸差红得说话有点失
措:「我……校长……莫老师她不穿衣服……她……不知羞……」谢立仁说:
「你是说我吗?」陈玉英说:「不是……校长……我不……她……」谢立仁说:
「你可以毋须向莫老师道歉,但你必项现在就要脱光。」
  陈玉英大惊道:「什么?要我现在脱光?校长,你怎可以这样做?」谢立仁
说:「本来我想让陈博士先和大家分享一下裸体生活的体验才宣佈,不过现在先
宣佈才由陈博士分享。」
  谢立仁说完望一望身旁的全裸陈嘉祺,陈嘉祺点点头。
  谢立仁说:「我宣佈由现在开始,本校成为全裸学校,所有教职员,当然包
我本人在内,当你进入学校范围内,无论你是否已登记为裸体族,你必须全裸。」
  这时陈嘉祺补充说:「教育局很想有一所全裸学校作为先导模范,我想到周
洁仪老师,和关碧嫦老师都是这校的全裸老师,而刚好收到裸族办资料,这学校
有女老师和校务小姐登记为裸体族,于是我打电话给谢校长,询问他把学校登记
为全裸学校的意见,谁知谢校长一口便答应了。」
  谢立仁说:「其实我在考虑登记成为裸体族,刚好陈博士来电,一拍即合,
还有,作为全裸先导学校,教育局会发放全裸津贴给本校所有教职员,而登记成
成为裸体族的教职员,教育局照例提升两个薪点,如果老师不能适应的话,本校
可即发放补薪,老师可即辞职。
  而我已预早跟两位副校长沟通过,两位副校长都支持把学校登记为全裸学校,
只是等今天的宣佈,而陈博士很好人,特别亲自往裸族办走一趟,带来了我和两
位副校的裸体族办识手环带,伍副校,马副校,这是你俩的手环带。「
  伍副校,马副校便走上前来,从谢立仁手中接过手环带,然后在礼台前的电
脑到裸族办网页激活手环带并戴上,之后两位副校把身上的连身裙脱下来,两人
脱去连身裙便是全裸了,看不出两人衣下竟是没穿内衣裤。
  伍丽红副校长,虽年约五十,样貌清丽,一身白肉,腰围稍微胖了点,两乳
饱胀硕大,有点下坠,乳晕色深,乳头胀立,臀圆肉厚,两腿腴而线条美,胯下
三角毛茸。
  马少娴副校长,年过四十,样貌秀丽,一身白肉,肌肤红润,身材有点微腴,
但婀娜有緻,乳房盈满,乳头突起,臀高而圆,两腿长腴,胯下阴毛不浓不澹。
  两位副校全裸站在众人面前,高举两手在脑后,然后转身一圈,让众人饱览
她们裸体。
  谢立仁首先拍掌示意赞赏,众人也跟着拍掌,掌声过后,两位副校向大家躹
躬致意。
  接着两位副校到礼堂一长台拿取毛巾垫在椅上才坐下来。
  谢立仁说:「无论老师怎样想法,不如先听听陈博士的演说,陈博士今天特
意莅临本校,一则支持本校成为全裸先导学校,二则就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裸体
生活体验。欢迎陈博士。」
  陈嘉祺全裸面向众人,乳房阴户一览无遗,她说:「大家在电视新闻也听过
我有关的讲话,在此我不累赘重复,大家可以在网上搜寻有关视频重温。」
  「有人问我,我身为教育局高层,竟可以全裸示人,这是我在一次裸体灵修
中,我成了一位裸体爱好者,在家中我是全裸生活的,现在市议会通过了『裸体
族法桉』,我可以户外户内都全裸生活,这是一种舒泰自由的生活。」
  「不要把裸体视什么不道德或洪水猛兽,其实裸体是很奇妙的体验。」
  「在那次裸体灵修中,我体验到自己的身体要有自主权发声,尤其是女人的
身体自主权,当男士可以袒露上身时,为何女士裸袒上身被视为不雅?身为女性,
我们从小被教导,我们是脆弱的一方,我们总是担心夜归,或是穿了太短的裙子,
就会有被侵犯的可能,如果我们打扮性感,甚至是裸露,目的就是引诱别人犯罪,
这是错误的观念,女人拥有身体的自主权,必须得到安全和尊重,如果连女人都
不相信这个道理,我们就无法阻挡世俗对女人身体错误的观念。」
  「平日上班也好,上街也好,女人身上的套装时装,就好像身上的武装一样,
当你裸体时,就等如解除武装,以裸体去体会内心的平和。」
  「或者说女人很重视自己的乳房,无可异问,拥有大胸脯是很吸引,但小胸
也有什么问题呢?男人不是也有乳房吗?当你完全袒露自己的身体时,无论是乳
房下垂、细小或者扁平,其实这都只是一个外观,每个人都有这些身体部位,它
们就是如此单纯存在着,是你刻意去看得那么重要,有时大乳房是女人一个很重
的负担。」
  陈嘉祺说到这里时,传来一些女老师的附和声音。
  陈嘉祺继续说:「当你全裸示人时,你会更加去了解自己的身体,你会发现
你自己的身体是一个美丽的,并且拥有很多功能的身体,你可以去裸体游泳,你
可以裸体吃东西,也可以裸体和别人调情,不必为了虚假而去掩藏自己,也不必
要为了符合其他人的理想而改变自己。」
  「女人不必要为男人的喜好而去改变自己,女人要为自己的身体发声,女人
的裸体,无论燕瘦环肥,都是既性感而又美丽的,不要被男人主观的想法而误导。」
  「当你全裸走在路上,可能你最怕的是男性的目光,但这也代表了你拥抱了
『与众不同』,你有你的性感,你应充满自豪,要挺起胸脯,张开大腿,把自己
最性感、最自豪的身体展现出来,任由人欣赏观看。」
  「女人全裸时,大家裸袒相对,以自己最真实的一面示人,每个女人看起来
都一样和善,每个人都会成为亲密的朋友,更容易与其他人交谈、产生连结。」
  「全裸生活才真正体会到放纵感官的愉悦,拥抱自由性欲的兴奋。」
  陈嘉祺的一番精采演说,令大家不期然地报以热烈的掌声。
  谢立仁说:「很多谢陈博士的精采分享,陈博士事务繁忙,再次多谢陈博士
抽出时间莅临本校。」
  谢立仁与陈嘉祺来一个拥抱以示感谢,陈嘉祺两个饱满乳房紧贴谢立仁胸膛,
陈嘉祺感到有硬物顶着自己下阴,陈嘉祺笑一笑,二人分开,谢立仁说:「不好
意思,控制不住了。」
  陈嘉祺望着谢立仁直翘翘的阳具,二话不说,身子蹲下把谢立仁的阳具含进
口里吸舔套弄。
  在场各人都愕然,大家都屏息地看着这一幕。
  谢立仁的阳具已硬胀得厉害,陈嘉祺把它吐出来,她扒在桌上,翘高屁股,
谢立仁也二话不说,把又硬又大的阳具插陈嘉祺阴道里抽送。
  陈嘉祺一边被谢立仁肏着,一边说:「如果只是听我在说一大番理论,你们
内心定会说陈嘉祺说得动听的吧,现在我就做给你们看看,男性对女性裸体产生
性兴奋,这是对女性的一种赞美,女性在性奋时也不必抑制自己,我说过:『性,
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我们呼吸、吃饭一样,都是生理需求,我们没必要去
压抑它』,也正如刚才所说『体会放纵感官的愉悦,拥抱自由性欲的兴奋』……
  噢……谢校长……好硬啊……噢……噢……「这时有些男老师已掏出自己的
阳具在捋着,有些女老师撩起裙子用手在自己阴户上磨蹭,两位全裸女副校长在
互相摸玩对方的乳房,又用手在对方的阴户上撩拨,口中发出」依依嗯嗯「之声,
全裸莫慕玲一手摸着自己的奶子,一手用手指插入自阴道抽送。
  谢立仁大力地在陈嘉祺后后抽插着,陈嘉祺两手撑着桌面,两个大奶子随着
谢立仁的抽插而摇晃着,口中「噢…啊…」的呻吟着,突然陈嘉祺两腿夹紧,谢
立仁知道陈嘉祺高潮来了,他加大力道抽插,陈嘉祺呻吟叫道:「噢……噢……
  谢校长……快啊……啊~~~「陈嘉祺长吁一声,谢立仁把阳具抽出,把精
液射到陈嘉祺的屁股和背上。
  谢立仁在桌上的纸巾盒抽取纸巾替陈嘉祺清理一下,陈嘉祺稍微喘息便站起
来,说:「谢校长,我先告退了。我也要到洗手间清理一下。」
  谢立仁说:「哪就不送了,陈博士请自便啊!」
  谢嘉祺抖抖两个大奶子便迳自离开礼堂,谢立仁环顾各人,各人眼神还在迷
离之中,他走到陈玉英身旁,伸手便脱她的衣裙,陈玉英竟没有抗拒,任得谢立
仁把她脱得一丝不挂。
  陈玉英,年过四十馀,样貌普通,由于是单身,未生育过,身材极苗条,两
个奶子又白又大,圆满饱胀挺立,两粒乳头突立,小腹无赘肉,臀浑圆肉,两腿
线条优美,胯下三角茂茸一片。
  谢立仁抚摸陈玉英的大乳房,又在她的乳晕上绕着圈,陈玉英挺起两个乳房,
好让谢立仁肆意地玩弄她的奶子,陈玉英感到自己下阴湿漉漉的,谢立仁又慢慢
抚摸她湿透了的阴户,用手指轻轻插入她的阴道进出,突然陈玉英脑中「轰」的
一声,内心好像冲破樊篱的小鸟一样,她要自由奔放,她张开两腿,小声呻吟道:
「啊……肏我……我要……」谢立仁笑笑,向男老师招手,几个男老师便走过来,
叫他们先帮忙扶陈玉英到桌子上仰卧,又掰开她两条腿,露出她那湿漉漉的阴户,
谢立仁示意男老师脱光衣服,几个男老师不消一会便脱得清光,他们的阳具条条
硬翘翘,谢立仁指示其中一位男老师把阳具直插入陈玉英阴道里抽送,他又一边
用手摸玩陈玉英的大奶子,可能场面太过刺激,这位男老师插得几分钟便射精了,
谢立仁着他退出来,示意第二位男老师把阳具直插入陈玉英阴道里抽送,这位男
老师也一边抽插一边摸玩陈玉英的大奶子,他不消一刻钟便射了精,谢立仁示意
第三位男老师把阳具直插入陈玉英阴道里抽送,他同样一边抽插一边摸玩陈玉英
的大奶子,同样他很快也射精了。
  陈玉英经过三位男老师的抽插,两眼半闭,口中喃喃地说:「肏我……我要
……」谢立仁便招手全部男老师过来,叫他们轮着把阳具插入陈玉英阴道里抽送,
所有男老师便一个挨一个轮着把阳具插入陈玉英的阴道,他们一边抽插一边摸玩
陈玉英的大奶子,直到每一位男老师都插过陈玉英为止。
  谢立仁示意在等候轮肏陈玉英的男老师,找其他女老师替他们手捋也好,口
含也好,为要他们的阳具保持挺直。
  女老师在旁看着陈玉英任由男老师肏屄,她脸上是一副忘我享受的表情,有
些女老师忍不住自行脱光在自慰了,有些女老师互相搞起来了并把对方的衣服脱
光,其他的女老师在替男老师手捋或口含时,任由男老师脱光她们的衣服。
  最后一位男老师在陈玉英阴道射精了,陈玉英躺在桌子上,两腿软下来,身
体不自由地抽搐,她来了几个高潮,每次高潮都令她欲仙欲死,她感到从未有过
的解放舒泰,正如陈嘉祺博士说,她现在才『真正体会到放纵感官的愉悦,拥抱
自由性欲的兴奋』。
  陈玉英看到谢立仁就在桌子旁,他伸手扶起陈玉英,问:「陈主任,感觉怎
样?」陈玉英说:「谢谢你,校长,你让我解放了自己,释放了我内心的积压,
我感到很自由舒泰,我要向莫老道歉。」
  陈玉英全裸走下桌子,来到全裸莫慕玲前,说:「莫老师,我陈玉英真诚地
向你道歉,裸体不是羞耻,裸体是最自然、最美的,羞耻的是我这样说你,我才
是羞耻,希望你接受我的道歉。
  莫慕玲想也想不到陈玉英有这么大的转变,一时呆了不懂反应。
  谢立仁见此胶着情况,便对莫慕玲说:「莫老师,既然陈主任都道歉了,一
切就过去了。」
  莫慕玲才像如梦初醒的样子,说:「陈主任,我接受你的道歉!全裸的感觉
怎样?是不是很舒泰呢?」陈玉英说:「是啊,全裸真的令人感到无比的自在,
我现在好像还不相信我自己就在大家面前让所有男同事和我性交,太疯狂了,但
又是那么真实,而且我完全不觉得自己肮髒,我只感觉到性欲的自由解放,真的,
太奇妙了﹐太捧了。」
  莫慕玲说:「陈主任说得那太好了,陈主任的裸体好棒啊,羡煞死我了。」
  陈玉英说:「其实我以前妒忌莫老师样貌漂亮,可是现在大家都裸袒相对了,
大家都以自己最真实的一面示人,还有什么好妒忌呢!」陈玉英说完上前拥抱莫
慕玲,把莫慕玲抱得好紧好贴,四个大奶子互相碰磨,两人都感到一阵电流贯流
身上。
  陈玉英仍拥着莫慕玲说:「为弥补我的不是,以后我的裸体任随莫老师摸玩,
莫老师肯摸玩我陈玉英的裸体,是我无上的光荣。」
  莫慕玲抱紧陈玉英说:「陈主任,不要这样说,以后我们做好姐妹!」陈玉
英说:「好啊,以后我们做好姐妹!」谢立仁说:「好了,好了,今日大家都裸
袒相对,我相信以后大家工作会更融洽,大家会更团聚。
  今天中午我们全裸到外面用膳,我已在nn餐厅订了座位,下午回来我请了
专人替我们拍摄全裸照,一则用来编装成册,二来上载本校网页,让家长学生知
悉我校成为全裸先导学校,校长和老师要身先士卒,全裸示人。「
  有一女老师问:「我们还未登记成为裸体族,全裸到公众场所会不会有问题?」
  谢立仁说:「大家不用担心,陈嘉祺博士特意为我校到裸族办走了一趟,就
是为了今次的活动向裸族办作特别申请,我和两位副校及莫慕玲老师都是裸体族,
如果不是周洁仪老师和关碧嫦老师都在请假中,我们共有五位老师是裸体族,大
家在一起,不会有问题,而我要大家一起全裸走到户外,就是让大家习惯开始全
裸在外面时被看的害羞和尴尬,习惯了全裸被看,就不会在意自己是全裸了。
  谢立仁看看时间,说:「现在时间尚未到中午,大家先去冲洗一下,出去时
记得带小毛巾,学校已准备好小毛巾,大家用完只要放进特备箱中,工友会拿去
清洗和消毒,还有,大家如想登记为裸体族,只要今天中午前做好登记,大家就
不用在家等候裸族办寄来识别手环带,今天下五时前裸族办会把各人的识别手环
带快递到校。
  这时谢立仁收到校务处职员通知家长会主席金太已在校长室等候,谢立仁便
偕同伍丽红去跟她们会面,并嘱咐马少娴不用等他和伍副校,由她偕同大伙儿前
去餐厅用膳。
  谢立仁和伍丽红来到校务处,全裸校务员小雅一见谢立仁便说:「谢校长,
金太她……」当小雅看到伍丽红也是全裸,她望着伍丽红裸体一时说不出话来。
  伍丽红「咭」一声笑了出来,说:「小雅,你干吗这样看着我?」「伍副校,
你也……全裸……」「怎样?我的身材不及你青春美艳呀。」
  「不……是……我的……奶奶不及伍副校的大啊!」伍丽红用手托一托两个
赤裸乳房,说:「有点下坠了。」
  谢立仁笑笑说:「小雅,不用羡慕,以后多吃激素蛋便会有伍副校一样的奶
奶了。」
  谢立仁说完在小雅的奶子上摸了一把,又在小雅耳边小声说了些话,小雅面
红红的,用手弹了一下谢立仁的阳具,谢立仁笑笑说:「伍副校,我们快进校长
室,免得金太久候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