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绿帽武林之淫乱后宫】(014)



                14
  万般难受之中,我听见师兄一边提裤子一边对沈雪道:" 太刺激了,跟你做
一次,比跟我家里的做一百次还舒服。要不是上次婉儿当着我的面和师弟就连在
一起,我也不敢这样报复他。他们两个还真以为我醉了,其实我是故意装醉,不
过今天总算是报仇雪恨。" 沈雪似乎已经用光了所有力气,慢慢地瘫软在我身上,
淫穴正好挨着我的鼻子,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和淫水从里面冒出,滴落在我的嘴唇
和鼻子上,就算嘴唇紧闭也没用,有一些还钻入了口腔之中,又腥又咸。
  师兄见沈雪不回话,发现沈雪抽泣起来,于是走过去替她拭泪道:" 你哭什
么?难道我弄疼你了。" 沈雪一把推开他道:"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师兄不
解其意,只得悻悻地叹息了一声,我只听他脚步声远去,接着门被打开,外面雨
声正大,师兄抱怨了一句,轻轻地关上了门。
  沈雪见他走了,一边抽泣着一边整理好衣襟,也跟着慢慢走了出去,不一会
重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盆子放在床边,用蘸着热水的毛巾给我擦拭脸庞,她动
作温柔,每个地方都擦的仔仔细细,最后换了一张新床单的同时,也给我换了一
身干净的衣裳,忙完之后,她从柜子里翻出一支香点燃,这味道很熟悉,果然又
是" 杨妃帐中香" ,一刹那间,原本充斥房间的淫靡味消失的干干净净。
  最后沈雪坐在床前看着我,凝视了很久才低声哽咽道:" 夫君对不起,虽然
我知道你听不见,但我还是想说出来,不然心里憋的难受,其实我中毒的那一天,
你就不该救我,死了反倒清清白白的,结果你还是宁愿受辱也要救我命,也不介
意我的清白被毁,我心里当然高兴,天下有几个丈夫能做到这一点?可是你却不
知道,那天晚上,正坤让我整个人都融化了,那种感觉是毕生从没有过的,我能
感到身上每一个地方都充斥着欢愉,从那一刻起,正坤的样子就印在我心底,怎
么也挥之不去,往往夜里做梦也能梦到他,早上醒来下身就一片泥泞,但是同时,
我还是爱着你,你是我的好夫君,我愿意为你生孩子,我也记得我们恋爱时所说
的所有诺言,可是我就是压抑不住想念正坤,我们的心里同时存了两个人,你说
我是不是很贱、很贪也很傻?" 说完沈雪呜呜痛哭起来,眼睛都红肿起来,显得
那么无助和柔弱,让我对她的厌恶感减少了一些。她哭了一会儿,又竭力控制自
己的情绪道:" 后来我其实一直避着正坤,把自己锁在房里一直不出来,你见我
心情不好,也少来我这边,谁知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正坤就偷偷跑到我窗前,
有时候是找我聊天,有时候又送些小玩意,风雨无阻,我撵他不走,想告诉你又
怕你误会,一直对他不理不睬,不过他仍然坚持隔着窗跟我说话,有时讲那江湖
中的奇闻异事,有时也说些粗俗的下流笑话,这让我想起被你追的那段甜蜜时光,
这时我才发觉他不像外表那样憨厚老实,也风趣幽默的很,常常逗的我失声而笑,
于是每到夜深人静,我心底还隐隐地盼望着他来找我,虽然明知这是不对的,谁
知有一天他没有来,我一直等到天亮,担心着他又怨恨着他,就像当年我对你的
感情一样,这时我才猛然发觉,我已经对他有了依赖的心理,心慌意乱之际突然
发现桌上压着一个纸条,拆开来一看,上面写着' 中午我想在假山见你一面——
正坤' ,我的心登时怦怦乱跳,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又是害怕,可以说无法形容,
连忙将那纸条烧掉,一整个上午我都心事重重,恰恰这个时候你又来看我,你见
我心神不定,还以为我一直没有走出阴影,我几次都想和你坦白,可惜你的师嫂
也跟了过来,你们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含情脉脉,都被我看在眼里,我心里就凉了
一大片,终于下定决心背着你去见正坤,当时我想的很简单,以为见一面也没什
么,不至于对不起你,可惜事实证明我错了,我低估了正坤在我心中的分量,也
低估了他的决心,我俩一见面,他就抱着我吻了起来,我拼命反抗,身子却越来
越软,又不敢大声叫喊,纠缠了好久,最后还是被他得手,巧合的是你那天也正
好经过假山,幸好那厚厚的一层爬山虎从后面遮住了正坤,在极度紧张之中,我
居然应对从容,对你撒谎说正在乘凉,等你走之后,羞耻、紧张、害怕、羞愧、
痛苦、心酸、刺激、快乐种种情绪一起涌向心头,整个人像是飞到了天际,轻飘
飘的,再一次找回了那天晚上的感觉,我知道我糟了,彻底成了一个毫无廉耻的
荡妇,再一次融化在正坤的身上,无法自拔也无可救药,此后正坤又找了我几次,
无论他如何折腾,却无法再次让我享受到那样的快乐,直到今晚,我本来已经约
好了正坤,谁知你却突然找了过来,我被猪油蒙了心,怕你撞破我们的事,居然
在酒里喂了蒙汗药,更过分的是,我发现我已经有了个怪癖,那就是只有当着你
的面被人插入,才能获得最大的快乐。真是可悲可叹,我已经猪狗不如,痛恨自
己的同时,也痛恨你救了我的命,我已经配不上你,这事情迟早会被你发现,如
果真有那天,也就是我丧命之时,届时我会找个没人的地方结束我那早该结束的
性命,但是我要告诉你,我还是爱着你,来世我也愿意和你做夫妻,这些话我会
写下来当做遗物给你看。原不原谅我,那是你的事,我不强求。我只希望你像以
前那样尊敬和照顾我的父母、家人,沈雨虽然年纪还小,我离开后不如让她来替
我照顾你。你觉得如何?" 沈雪一口气说完,泪水已经将帕子彻底打湿,最后她
松了口气,像是放下千斤重担一样,背对着钻入我的怀里,拉着胳膊让我抱着她,
睫毛微闭,慢慢睡着。
  我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原谅她还是继续恨她,也不知该相信她还是该怀
疑她,四肢长久保持一个姿势,难免难受,我努力挣扎着,想冲开一切牢笼,躲
开一切纷扰,跑到荒无人烟的大喊大叫。
  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突然感觉身体变的轻飘飘的,轻的慢慢地飘
飞了起来,四周景象变的清晰无比,四肢也跟着活动自如,丝毫没有平时那种凝
滞感,我转了个身,却看见' 我' 依旧躺在床上抱着沈雪,仿佛至始至终根本没
有什么变化,那么现在" 我" 难道是魂魄?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我在房间里来
回溜达,发现身体能穿过桌椅板凳,就像空气一般的存在,我新奇不已,轻轻一
跃,身体向上飞了起来,直接穿过房梁,来到了房顶,只见四周下着滂沱大雨,
却没有一滴雨淋到我身上,雨水直接穿过身体落到瓦片之上,溅起一团团雨花,
仿佛此时的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我在房顶上跳跃着,不动用真气就能跃起五六丈高,整个赵府尽收眼底,廊
檐下红灯笼被风吹的摇曳不停,四处安静的只剩下雨声。
  然而当我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弱,似乎要被另一种
力量扯走,潜意识中觉得只要再跨出一步,我就会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我立刻
停了下来,翻身往沈雪的房间跑去,那种异样的感觉才消失掉。
  第二天醒来,沈雪还在我怀里甜甜入睡,我悄悄地将胳膊从她身上移开,攧
手攧脚地离开了房间,昨晚灵魂出窍的事情匪夷所思,又像梦境又像现实,这个
问题必须请教武学奇才、先天高手碧如,所以我一大早去找她,谁知正要开门,
那门无风自开。
  我走了进去,见她正坐在床上闭目打坐,于是笑道:" 姐姐越发成仙了,开
个门都能未卜先知,真是奇了。" 碧如闭着眼道:" 我只是不想起身而已,你跑
出那么大动静,谁不知道你来了?再说用内力开个门之类你也会。" 我又笑问道:
" 那你又怎么知道是我来了,万一是别人呢?" 碧如终于睁开眼,没好气地道:
" 这府里就属你的武功最高,再说你走路的声音跟别人不一样,我从小就听习惯
了,当然知道是你来了,你问这些干嘛,一大早跑来就为消遣我?" 我向她弯腰
施了一礼笑道:" 那敢!那敢!小时候我还敢欺负你,如今你动动指头就能干掉
我,这摸老虎屁股的蠢事,我可做不出来。" 碧如哼了一声,笑骂道:" 你将我
比作母老虎?作死!" 说毕动手来掐我,我连忙躲闪开来,她紧追着我不放,两
个人在房间里打闹起来,嘻嘻笑笑的像是回到小时候。
  直到我喘不过气来,她才放过我正色道:" 有什么事直说。" 我便将昨晚发
生灵魂出窍的事给她说了,她脸色严肃起来,抬首捏住我的手腕把了一下脉,细
细地感觉了一会,又换了一只手,最后皱眉道:" 你是不是曾经轻度地走火入魔?
" 我登时紧张起来,点头道:" 没错,一出现症状就全身不能动,跟个死人没区
别,而且往往会在动怒的时候发作,每发作一次,就会加重僵硬时间,本来前段
时间要告诉你,谁知这事那事又多,结果给混忘了。" 碧如见此摇了摇头道:"
不对,我看《仙经》上记载,轻度的走火入魔的确会造成人经脉麻痹,不过一次
两次就好了,怎会越来越严重?" 说毕,她从头上拔出一根钗子,扎了一下我的
大拇指,登时渗出一滴血珠儿来,然后用手指蘸着血珠儿在唇边舔了舔,又闻了
闻,皱着眉头道:" 你平时都吃谁做的饭?" 我心里一紧,难道有人给我下毒?
转而又想,不可能啊,如果有毒的话,师兄师嫂医道高手,随便一吃就能尝出来。
  于是将心中想法给碧如说了,她摇头道:" 我又没有说你被人下毒。方才我
闻了一闻,你血中含有一点点醉心兰的成份,这种草产于苗疆一带,产量稀少,
算是一种比较偏僻的补药,没有多少人知道,药性温和而略甘,气味特殊,特别
有益于孕妇安神养胎,一般人吃了无害,但是有一种人吃了就受害非浅,那就是
你这种患上轻度走火入魔的人,它有极强的安神效果,而你走火入魔的时候本来
就会被压抑神识,所以雪上加霜,持续加重你走火入魔的后遗症,但短时间内也
不会对你的健康有危害,除非连续吃个十年,到那时你经脉僵硬,骨脆如朽木,
动作大一点就会骨折,到那时才是生不如死。" 我大吃一惊,看来这草药就是专
门针对我来的,隐蔽的如此之深,若不是碧如博览群书,我估计被人整死都不知
道什么原因。是谁要陷害我呢?我满腹疑问,难道是张提欢?不对啊,他要整我
估计立即就整死,那还费这么多功夫,弯弯绕绕的。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 那该如何破解?" 我连忙问道。碧如摇头道:" 无药可解,此药非毒药,
世间只有解毒药之法,没有解补药之法,如今之计,只有停止服用醉心兰,尽管
如此,醉心兰已经深入骨髓,在一两年后才会缓解你的状况。" 我听了之后感觉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袭来,四处都是阴谋诡计,却又不知该如何查起。看来我必须
想办法监视厨房里的人。
  我又将昨晚灵魂出窍的事给碧如说了一遍,碧如听后噫了一声,移过蒲团,
令我在上面打坐,然后脱掉袍子和上衣,赤裸着上半身。
  她在背后坐定,一边运气一边说:" 这叫元神出窍,不是什么灵魂出窍,灵
魂出窍你就死了,这世间只有达到大先天境界的人才会元神出窍,普通人在睡梦
中也偶有发生,不过模模糊糊的,往往不能自控,醒来就会忘记大半,就算能记
住,也只能记得一星半点,算不上真正的元神出窍,刚才你说的那么清楚,言语
没有一点迟滞,且在过程之中行动自如,说明你是真的发生了元神出窍,然而你
的修为不过是武林顶尖水平,连我已经达到小先天境界也无法施展出元神出窍,
真是让人奇怪,现在我将真力输入你体内,查看一下你的奇经八脉,看看到底发
生了什么事,你只需入定即可。" 我依言而行,半霎之后,感觉碧如双手软软的
抵在我的背上,一股清凉的气息缓缓从她双掌发出。
  不知过了多久,碧如收功,我也从入定中醒来,只见碧如惊叹道:" 原来世
间还有这等怪事!" 我连忙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 碧如兴奋地跟我说道:"
那醉心兰延长了你走火入魔的症状,但这个症状其实也适合于灵修,你每次一进
入这个状态,其实就在进行灵修,心神越是激荡,就越容易冲开百会穴,进入天
人合一的真我境界,昨天晚上你一定是发作时间过长,百会穴居然被你冲开,元
神也就跟着出来行走,不过你任督二脉未开,神识很弱,不能离开本体太远,也
不能对任何事物产生任何影响。" 碧如说的极对,想起昨晚那种异样,我连忙又
问道:" 那要是元神走的太远呢。" 碧如正色道:" 这是大忌讳,你修为没有达
到大先天境界,一旦离本体太远,阳气暗弱,就会被妖邪所引,迷失方向,从而
堕入阴间,而本体失去元神后,要么立刻死去,要么成为白痴。" 我吓了一跳,
幸好昨晚没肆意妄为,只听碧如又道:" 元神出窍很是危险,本体往往会失去所
有知觉,任人摆布,必须找个最安全隐蔽的地方进行,而元神又会受当地风水环
境的影响,时强时弱,不管如何,在妖魔鬼怪看来如初生婴儿般弱小,阳气充足
又如太阳般耀眼,所以活人元神也最容易招惹邪魅,你还是不要轻易的尝试。"
我笑道:" 你道行那么高,觉得我家有什么妖魔鬼怪没有?" 碧如又道:" 目前
看来没有,老爷和夫人当初受高人指点,将宅子建在此处,背山山不险、靠水水
不急,阳气凝聚,地势盘龙,可谓是风水宝地,阴阳交汇,聚宝生财,能避百灾,
更不会出现什么妖魔鬼怪,只……是有一点……。不好。" 碧如说到这里突然脸
色一红,揉着衣角,显得忸怩。她从专业的风水先生一下转变成含羞姑娘,角色
转变之快,倒让我看得目瞪口呆,不由得问道:" 你红什么脸?到底那一点不好?
" 碧如脸色更红了,低声慢吞吞地说道:" 总之就是不好,那天地阴阳之气交汇
本来就利于聚宝生财,还能让人走大运,不过如果太过频繁,就会影响男女性情,
未……免……未免放纵起来。" 我一下听懂了,难怪我的夫人们偷汉子如此勤快,
原来也受风水影响。
  我连忙深深施了一礼,恭敬道:" 大师可有破解之法?" 碧如噗嗤一笑,也
还礼道:" 你当风水那么好改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不好,百宝丛生的风水
地就能变成血池修罗场,我又不是专门学这门的,不过是闲来无聊翻翻书而已,
窥了个入门,就算你真找到大师改成更好的风水,那也是逆了天意,报应在你后
代身上,你愿意?" 我听了只得耸耸肩,对她笑道:" 大师果然是大师,博览群
书博学多才,我等愧不能当!" 碧如红着脸笑道:" 油嘴滑舌,换做你十八年来
天天困在尼姑庵里没什么事做,只有看书消遣,你也成大师。" 谈笑间,想起有
人给我下毒,我心中一暗,长叹道:" 看来以后我要到你这边来吃斋饭了。" "
可以,我做的菜里都有砒霜,你不怕毒的话尽管吃。" 碧如笑道。
  因为家里人口多,碗碟之类难免沾了油荤,所以碧如来后不久,我就吩咐人
给她单独起了小灶,买了全套的筷勺碗碟,每日都有新鲜素菜送来,保证她吃的
开心,没想到现在我也要跟她一起吃小灶。
  从碧如房里告辞出来,已经是中午,那边有丫鬟找到我道:" 太太那边找你
好久,原来你跑到这里来了。" 我一问才知,岳母那边熬了红枣乳鸽汤,请我过
去喝。我只得来到上房,这儿原本是我和楚薇的住处,是整个赵府的中心,不过
岳父来了就只能让给他们住。
  这儿的内房外有个小小花园,摆了好几个秋千,我路过时正好看到一群丫鬟
围着三个女子正在玩秋千,一群人嘻嘻哈哈只管说笑,我便走了过去,发现这三
个穿着妖娆的女子正是岳父的三位小妾,我从沈雪口中得知,这最大的二姨娘叫
梅馨,今年三十二岁,三姨娘叫粱爱,今年二十五岁,最小的四姨娘米琴,今年
十九岁。虽然她们跟随岳父来这里之后与我见过面,却没有机会说上几句话。
  丫鬟们见了我之后,连忙行礼,我挥挥手让她们离开,一下就只剩我们四个
人,我上前向三位行礼:" 姨娘们好,儿子在这里有礼了。" 三人之中,只有梅
馨比我大两岁,其余都比我还小,我还得自称儿子,有种荒谬的感觉,可是按辈
分却不得不这么叫。
  两个年纪小的都挺害羞,背过身用袖子捂着脸痴痴地笑,只有二姨娘梅馨上
前坦然地受礼道:" 羽儿不必多礼,你不在家里陪你那七位千娇百媚的夫人,跑
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不由得腹诽,这里本来就是我家,借
你们住而已。嘴上却道:" 也没什么事,太太赏了乳鸽汤,我过来领赏。" 说这
话的时候,我分明瞧见粱爱和米琴悄悄打量着我,作为情场老手的我,如何不知
这意味这什么?她们一年到头守着胡子花白的老头,大门不出的,突然见到一个
青年男子,尤其我本身条件还不错,不然怎能追到七位夫人,她们见了我又怎能
不意动?那岳父如此老叟却还敢挂念着楚薇,我倒要让他先顶个帽子。
  " 既然如此,你去上房等着吧,老爷今天正好出门,只有太太在家里。" 梅
馨彬彬有礼地说。
  我答应了一声,瞧见梅馨腰间挂的玉佩,暗自将真气聚集在手里,控制着力
道,猛然发力,只见那玉佩的带子被我震断开来,掉落在地上。看似简单的一招,
其实对人的内力要求非常高,力度太大会伤人,太小则震不断带子。
  一看见玉佩落地,我连忙俯身去帮她捡,那玉佩正好掉在她脚边,我趁机迅
速地掀开她的及地长裙,在她圆润小巧的脚背上狠狠捏了一下,然后再站起身来,
将玉佩递给她。
  梅馨则粉脸通红,狠狠瞪了我一眼,从我手里收回玉佩,我却趁机又在她的
手上捏了一下。
  她哼了一声,看起来极为不爽,却又不敢说什么,我则笑嘻嘻地来到岳母的
房间。
  下人们端上茶来,等了一会还不见岳母的影子,我便问左右:" 太太在干什
么,怎么还不不出来,她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众人道:" 太太正在沐浴,一会
儿就出来,姑爷不必着急。" 我一听说岳母在洗澡,登时就来了精神,于是对众
人道:" 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我出去逛逛一会儿就回来。" 众人见我这样,也
只能由着我,谁叫我本来就是这里的主人呢。
  我施展出轻功,很快绕过下人们的视线,来到岳母洗浴的房间,隔着墙听了
听,里面果然有洗澡的声音,心里直抓痒痒,正想着钻个洞进行偷窥,忽然听到
一阵环佩叮当响,连忙一个鲤鱼打挺,闪入边上的树草丛中。
  只见两个丫鬟并肩而过,一边走一边说着闲话,待她们走后,我迫不及待地
去那墙边探查,要知道洗澡房一般为了防止偷窥,不会用纸窗裱糊,四周都是实
木墙围的严严实实,就连房檐透气的小孔也尽量避开澡盆。
  我决定学习岳父在墙上钻个小孔,于是将真气凝结在手指上,再用层层内劲
席卷指尖。不过让我始料未及的是,那处实木墙可能被水汽熏的太久,里面已经
烂成渣,我这么一搞,登时就承受不住,一下烂出一个大洞来,这个动静当然惊
吓到岳母,只见她尖叫一声,捂着澡巾蹲在澡盆里,全身泡在水里,只露出个头
观望,随后看见是我,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来。
  我尴尬之际,从那圆洞走了进来,正在此时,外面有丫鬟敲门道:" 太太,
怎么回事?" 岳母瞪了我一眼道:" 没什么事。你们去忙吧,这里不需要人手了。
" 果然如我所料,岳母见了这种情况,首先想到的就是不能被其他人发觉,不然
有理也说不清。
  等外面的人走后,岳母指着那洞口道:" 你这是干什么?" " 没什么,刚才
想靠着墙歇息,没想到这墙这么不牢固!" 这话连我自己都觉得太假。
  岳母自然更加不相信,她焦急地说道:" 你快出去!别让人看到你在这里。
" 我听了连忙就走,谁知没走几步,她又说道:" 回来!你赶紧把这洞补上吧,
让人看见像什么话。" 我摊手道:" 我又不会木工,这会子又到那里请木工去?
" 岳母从澡盆里朝我撒出一把水骂道:" 你猪脑袋啊,随便搬个柜子挡住再说。
" 那水正好撒在我脸上,我还特意舔了舔嘴巴,将嘴巴周围的水渍舔干净。岳母
登时通红了脸,指着我气不打一处来。
  我朝她邪笑了一声,这才将那梳妆台、换衣柜都搬了过去,恰恰挡住那个洞
口。
  做完这一切,我俩同时长出了一口气,岳母突然红着脸道:" 平时看你还谨
守规矩,谁知原来是浪荡登徒子一个。" 既然已经如此,现在任何伪装已经没有
必要,我突然向她跪道:" 太太这么迷人,我第一次见到就想剥光你的衣服,好
好的疼你,让你见识我的厉害,求太太成全。" " 赵羽!" 岳母极少叫我全名,
她严厉地说道:"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是你岳父的女人,是沈雪的亲娘,是
你的岳母,是你的长辈!你怎能对我有这个想法,难道你疯了?" 我被她这么一
问,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正不知所措,外面响起下人们的声音:" 老爷回来
啦!" 只听我岳父醉醺醺地道:" 嗯,我夫人呢?" " 太太正在沐浴呢。" 岳父
哈哈笑道:" 那正好,我已经很久没跟她洗鸳鸯浴了,那几个小妖精今天魔怔了,
碰也不让我碰,也好,我找我夫人,让她们后悔去。" 说完,一串凌乱的脚步响
起,下人们一叠连声地道:" 老爷小心一点,别摔着了。" 岳父一边走一边道:
" 夫人你在那里,我回来了。" 我和岳母同时吓的面如土灰,我走来走去也不知
道该藏那里,这洗澡房空荡荡的也没个遮掩的地方,岳母听见岳父的脚步声越来
越近,脸色从焦急渐渐变得坚定起来,最后终于下了决心,不顾春光外泄,站起
来把我往那浴盆里一拉,一刹那我看见她那硕大的奶子从水中冒出,比我任何一
个夫人都要大,虽然略微下垂,还挺圆润的,我站立不住,被她一把拖入澡盆里,
只觉热水一下从四面八方涌来,慌乱中下意识地就想往上浮起,谁知她用两只脚
把我往下面用力踩,搞得我只能趴在澡盆底下,双手下意识乱抓,正好抓住她的
雪白长腿。
  这时候外面的门突然被撞开,只听岳父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道:" 你果然在
这里洗澡,叫你那么多声也不回答。" " 老不死的东西,你进来也不把门带一下,
让下人们看见了怎么办?" 只听岳母狠狠地道,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慌乱。心中
暗想:女人啊,果然个个都有戏子的天赋。
  岳父听了拍了一下额头,自己骂自己老糊涂,转身就去关门,我趁此时间浮
上来猛吸了一口气,这才又缩头钻了回去。
  岳父关好门后,走到岳母身边道:" 夫人今天炖了乳鸽汤,味道真不错,你
给雪儿送过去没有,那丫头瘦瘦弱弱的,在夫家一定吃了不少苦头,你多疼她一
下。" 岳母听了冷哼道:" 还用你说?我一早就送了过去,你也就喝醉了才记得
你有女儿,平时也没见你多关心她一下,成天就知道吃酒玩女人,也不练武功了,
都是羽儿带坏了你!" 两个人在上面拉着家常,而我在昏暗的水下趴着,岳母用
两只脚踩着我的背,让我则只能跪在她面前,她忘记了这个姿势会使自己的阴户
大张,虽然水下看不清,却还有些轮廓,使人更加遐想菲菲。
  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不会白白放过,轻轻蹬了一脚,我就游了过去,张嘴就
含住了她的两片肉唇,结果惊讶的发现她居然是无毛之女,整个阴部光洁溜溜的
没有一丝杂毛,感觉更加刺激,鸡巴胀的发痛。
  这时我听见正在说话的岳母突然啊了一声,同时感觉脑袋被她双腿紧紧夹住,
动也动不了,澡盆外的岳父连忙问:" 怎么了?" 岳母慌乱地说:" 没什么,刚
才头发被这木桶夹了一下。" 然后我就感觉一只手从上面摸下来,找到我的肩膀,
狠狠地掐了一下。
  这种情况下,我当然是无动于衷,继续舔着她的阴户,还不断伸出舌头顶入
她的阴道。
  两人的谈话继续,我也舔舐的更加猛烈,阴道里有大量的淫水溢出,也被我
吞了下去。
  只听岳父突然说道:" 夫人你很冷吗?抖个什么劲?看来这水已经凉了,你
们女人啊,洗个澡非要洗个把时辰,生病了怎么办?" 岳母颤声道:" 不要,不
要……热水,你出去,等会洗完了我再跟你说话。" 岳父却开始脱起衣服来:"
不行,我也想洗个澡,咱们一块洗。" 岳母却突然厉声道:" 你越来越不像样,
我叫你出去就出去,一身酒味臭死了!" 岳父叹息道:" 好!好!好!我不洗行
了吧,你发火干嘛?趁这机会咱们好好聊一聊,最近你脾气是越来越大了,我早
跟你解释过,我和那些女人是逢场作戏,以后我也不会再纳小妾,这把年纪也吃
不消,多陪陪你们才是正理。" 岳母并没有搭话,而是捂着嘴闷哼了一声,而我
的胳膊已经被她掐了十几下。
  没人搭理,岳父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前段时间你说要把沈雨许配给赵羽
那小子,我还是想劝劝你,我一早就看那小子不顺眼,当年要不是你做主,我绝
不会把沈雪嫁给他,这小子娶了七个媳妇,那里有精力来照顾咱家沈雪,如今你
又要把雨儿推入火坑,我是坚决反对的。" 岳母却狠狠地对他道:" 出去再聊,
我这会子洗澡呢,没工夫听你那些屁话。" 刚说完,岳母又闷哼一声,连忙用手
捂住嘴。
  我在岳母的胯下舔的舌头都有些麻木,幸好练武之人大多憋气非常持久,我
也不例外,换做普通人已经淹死在这澡盆里,不过憋气十分难受,时间久了也对
人不好,我游到岳母身后,缓缓地付出水面,再次深吸了一口气。
  再次潜入水下后,发现岳母已经改变姿势,交叉着大腿,看来她不想让我再
舔,我却冷笑着将一只手撑在盆底,缓缓将身子横在木桶水中,让她的双腿搭在
我的腰上,水的浮力马上将她的臀部带离木盆小阶,整个人朝上仰了起来,登时
向我展露出毫无防备的阴户,机会转瞬即逝,我连忙握住坚硬的鸡巴,对准阴户
插了进去,大功告成,我终于将肉棒塞入了沈雪的妈妈、我的岳母。这标志着母
女都被我征服在胯下。她的里面火热异常,肉穴也紧的超乎异常,甚至比我那些
夫人还要紧凑,巨大的刺激感冲荡着我的心神,阴道里绞杀肉棒的嫩肉四面八方
袭来,差点让我射了出来。
  这时只听岳母啊的浪叫一声,吓得正在啰嗦的岳父连忙道:" 又怎么了?"
" 没什么!" 岳母颤声道:" 刚才滑了一下,差点滑到盆子下面,我叫你出去,
你偏不走,搞的我洗澡都不能专心,你听我句劝,这儿湿气重,有话咱们出去说。
" 我暗笑道,这不是洗澡不专心,而是操逼不能专心吧。
  岳父却不接话,疑问道:" 夫人你的脸怎么这么红,难不成这水太热?我叫
人去舔冷水。" 岳母咬着手指,哼哼唧唧地说道:" 不……要……。不要,水温
刚好,你出去。" 岳父摇摇头看着水面道:" 这盆子里好像有鱼,好大一条。"
岳母听了十分紧张,连声道:" 你酒喝的太多,连幻觉都有了,按你的意思,这
盆里不但有鱼,还有龙呢。" 岳母这话很有意思,我不就是那条龙吗?而且还在
用龙根狠狠掏她的仙女洞呢。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抽送的速度已经变的很慢,尽管如此,我还是听见岳
母捂嘴压抑着呻吟,岳父看起来似乎累了,竟然趴在浴盆上和岳母说话。
  这时候岳母已经被我肏的有些神志不清,回应他的话全是哦,是的,这类敷
衍句子。
  她一会咬自己的手,一会咬自己的胳膊,看起来痛苦万般,岳父却喋喋不休
地说个不停。
  我加快了抽拽的速度,渐渐有了撞肉的声音。
  不过我觉得这样侧身抽插果然还是有点费力气,而且还不能根根到底,于是
将鸡巴抽了出来,只见岳母的小穴喷出大量的淫液,在透明的水中像一朵又一朵
白色的云彩。
  这次我直接仰躺在木盆底下,拉着岳母的双腿一直往下,岳母挣扎了一下,
最终还是屈服了,最后张开两只腿,臀部慢慢地坐了下来,我挺着鸡巴朝上一顶,
两个人又接连在一起了。
  我用腰部缓缓地向上挺动,再缓缓地落下。岳母也跟随我的动作一起一落。
  岳父却在旁边道:" 夫人你洗澡还洗出花样来了,在水里蹲上蹲下的是什么
道理,以前也没见你这样啊。" 说毕他伸出手去摸岳母的奶子,却被岳母一巴掌
打开道:" 脏兮兮的,你洗过手没。" 岳父还要说什么,只听岳母又哼哼唧唧起
来,整个身子剧烈地抖个不停。
  为了不惊动岳父,我抽插的十分缓慢,就算这样,岳母还是小喷一波接一波,
一股又一股浪水冲击这我的龟头。
  我觉得万分刺激,岳父一定想不到,她的夫人和他说话的时候,下面还含着
一根男人的鸡巴呢。
  想到这里,肉棒又粗大了一圈,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送的频率,岳母也跟着
我的动作沉沉浮浮,整个澡盆里的水都晃动起来。
  岳父嘟囔了一句,也不再说话,房间里只有水浪晃动的声音,就这样抽插了
良久。最后我实在憋不住气,从岳母的淫穴中拔出了肉棒,再从澡盆底部偷偷站
了起来,露出脑袋查看四周,只见岳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地上,鼾声雷动。
  我大喜,从背后搂着岳母道:" 刚才操的你舒服吗?" 岳母狠狠掐了我一下
道:" 趁他睡着了,你快滚。" 我淫笑道:" 那怎么行?好机会不容错过。" 说
毕让岳母扶着澡盆边缘,按下她的腰,使其屁股高高撅起,然后从后面挺着鸡巴
狠狠顶入她粉嫩的阴户。
  岳母这次极为配合,腰肢随着我的律动而动,撞的水声哗哗的,我看着水中
的鸡巴在她的肉洞里一进一出感到万分自豪,谁知岳母似乎嫌我太慢,屁股主动
往后顶了起来,我连忙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见岳母目不转睛地看着躺在地上的
岳父,身体的肤色逐渐变的潮红,撞肉的声音也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高,岳母
再次咬着手臂闷哼起来,她的声音有点绝望,就像哭泣的婴儿被人捂住了嘴,两
个硕大的乳房被木盆挤压的变形,形成诱人的乳沟。
  抽插了良久,我感觉时候差不多,疯狂地动作起来,水花声、撞肉声、呻吟
声交织在一起,越来越激烈。
  正在我忍不住想射精的时候,她的阴道再次变的紧致起来,一股力量从子宫
里出现,如同一只手牵引着我的龟头往里面去,我停止抽动,将她死死顶在木盆
边缘,她整个人也被我顶的站了起来。
  我和她同时闷哼了一声,只觉脊柱一麻,精关大开,精液激射而出,与她的
淫液对射在一起,两个人打摆子一样抖做一团。
  我已经有段时间没做,精液量非常多,从阴道缝隙里泛滥出来,不一会澡盆
里就滴落了一团又一团。我抽出鸡巴,又是一大团精液从肉洞溢出,显得十分淫
靡。
  两人喘息了一会,我才想起用手摸她那硕大的肉球,刚才只顾着抽插了,居
然忘了享受她这对傲然的双峰。谁知没搓两下,她突然转过身来,重重一巴掌打
在我脸上,打的我耳朵嗡嗡乱响,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摸着脸不解地看着她,只见她已经哭成泪人,香齿狠狠地咬出几个字:"
滚!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说完便呜呜大哭起来。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