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二十四)



  「陈先生早呀,小薇真没想到你那么早回来,真是好努力哟。」
  面见完林雄的第二天早上,八点刚过一些我就回到公司,毕竟今天处理完林
嘉华过来上班的事情,我就要接上依依去医院了,探病的东西也买好了,暂时放
在车上。
  「小薇早呀,你也来得那么早?」
  「我每天都那么早呀,我要回来开门开窗开电闸开空调呢,陈先生,我很乖
的哟。」
  她身上穿着的就是我之前买给她的职业套装,上身紧身的白色衬衣,曲线玲
珑,她还故意挺起胸脯,让包裹在那几颗颤巍巍钮扣里的弧线更显高挺饱满。下
身的黑色包臀短裙,因为坐姿的关系,又抬高了大腿,裙摆自然向下缩了几分。
这还不止,小薇还故意交叉分合了几下大腿,让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裙底里边秀
洁的阴毛和中间淌着蜜汁的蜜洞。
  「你这色女又在打什么主意?我可没规定前台不能穿内裤上班呀。」
  「嗯,陈先生你别这样称呼人家嘛,人家才不是色女了……今天早上挤地铁
上班,你也知道人多成什么样。有一个男人将我推到一边,就伸出手在我身上摸,
在后边大力抓我奶子,抓得我又痛又麻,我不禁在地铁上呻吟了起来。谁不知道,
我不叫还好,这一叫嘛,那个男人不单抱着我,还伸手进我裙子里,一下把我的
小内内扯了下去,陈先生你看这人多坏呀!就会欺负我,你也知道人家身体很敏
感嘛,一下子就滴滴答答地流个不停。我一边口里说不要不要,他就不断地挖进
去,唔,你知道我那时候多无助吗,屁股被顶住,胸上有一只手在摸,裙里边又
有一只手,人又动不了,身边其他人又在摸我,我只能任那个男人随便玩弄我的
身体,全身搞得又热又痒,叫也不敢叫得大声,还差点坐错站。我原来那条内裤,
都湿透了……虽然你们男人很喜欢,但小薇真的感觉穿着很不舒服,我不得已只
能回来先脱了,还没来得着换上备用内裤了。陈先生,你不会罚我吧,嗯?!你
要看,人家的内裤在这里了……」
  小薇说这段话的时候,腰肢不断地扭来扭去,手按在自己的胸乳上边轻轻揉
着,双腿又在磨来磨去。双眸半开半闭,语调声线又轻又柔,仿佛在呢喃,时不
时还从口吐一两句呻吟,真是全身上下都写着「快来操我」四个字。
  我这两天确实憋着火,需要一个发泄的人。前天晚上依依从根场回来,我自
然没忍心再搞她。昨天见完林雄后,我驱车去了公司的机房——获取相关用户信
息自然不可能在公司做,那太惹眼了。我根据兰蕊给我的要求,在机房服务器处
接入手提电脑,调取了所有需要的资料,搞完已经差不多入夜了。然后,我打电
话给公司负责人事的同事,告诉她,明天有个叫刘千蕙的大学生从大学过来实习,
是我一个客户的女儿。
  搞完这些回到住处,依依却自己回去上班了,当晚我就一个人睡下了。想不
到一回公司,就看见有个要我降伏的女妖精在引诱我。
  「小薇,你的内裤自己留着吧。现在还没人回来上班,你先把公司的门从里
边锁好,然后进我办公室。」
  反正我是不会在前台这里操她的,我又不是送水工,其他同事回来看见,影
响也不是太好。
  「那……陈先生……我要脱光光进去吗?我好喜欢一大早不穿衣服呢……」
  妈的,真是个淫荡种子。但她这样引诱,搞得我走几步路都好像更加艰难。
  「你脱干净进来可以,但你今天一整天上班就别穿了!」
  ----------------------------------------------------------
  「呜啊……啊啊啊……陈先生……你……太深了……啊啊啊………」
  「怎么了,一大早回来就引诱我,现在又说受不了?谁信……来……要我操
你?我就操死你!!」
  「啊啊啊啊啊啊……好深……陈先生你太……用力了……啊啊啊啊……我的
屄要坏了……啊啊啊啊……要坏了……」
  「哈哈,小薇屁股摇得好带劲!来,别扒着,我也要抓你的胸抓到又痛又麻!」
  「嗯……陈先生你好坏!……你喜欢,就抓吧……我的大奶……大奶……嘻
嘻……我自己也喜欢……」
  小薇艰难地在办公桌上用手肘撑起身子,但居然用自己的手来揉搓自己的双
乳。
  「哼!小薇!你居然抢摸你上司的奶子!真是讨打!」
  我说着用左手狠狠地拍打她的翘臀,每打一下那白花花的臀肉波浪般抖动起
来,惹得小薇不住地浪叫:「嗯……陈先生别打……小薇知道错了……我……我
不摸了……啊……好痛……小薇错了……别打」
  「哼,知道错了?今天罚你一天不穿衣服上班,有男人过来就摇着屁股求操,
明白吗?」
  「嗯……小薇知错了……小薇不穿衣服……我是母狗……陈先生的母狗…
…公司的母狗……」
  「哈哈哈,这才乖嘛……来,让外边的人也看看你的淫样……」
  我架起小薇,将她整个上半身按在办公室的玻璃窗上边,屁股则向着我翘起。
  「刚才在地铁里,那个男人也是这样吗?嗯……」
  「嗯啊啊……还差一些……抓我奶子……啊啊」
  我伸出手,从后边大力地抓着她的乳房,甚至捏着乳珠用力向前拉长,拉到
尽了再放手一弹,欣赏着乳波的涟漪。
  「嗯……陈先生……你好坏……比他们还坏……你的手很大力……嗯啊啊
……」
  「哈哈,最需要用力的,才不是手了。」我的胯部开始猛烈撞击着她摇曳生
姿的两团白玉,肉棒就在白玉中间的那两片阴唇之中狂奔猛突。
  「爽不爽?小薇,说话呀!啊……」
  「陈先生……啊啊……呜啊……小薇……啊啊……小……啊啊……爽……」
  「哈哈,话都说不好了?你不是话很多吗?看看窗外边多少人看见你这模样。」
  「啊……我就是……一个……一个精壶……男人的精壶……让男人发泄…
…我最开心了……嗯……」
  「哈哈,果然是一个最合适最称职的前台!公司的最淫员工!」
  我抱着前台发浪的娇躯,快马加鞭地进行最后的冲刺。并且故意将她的侧脸
贴在玻璃上,让她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我的脸也贴在她的另外一边的面颊
上,用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喷射起她的秀发,自己的整张脸都埋在发瀑之中,
嗅着她脸上淡淡的汗水发香混杂的味道,也因为贴得紧,最后爆发的时候我清晰
地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几下颤栗,也感觉到她体内的液体全都汹涌奔向了下身,烫
得我的龟头一阵一阵的激灵。
  喘息了一阵,我抱紧她的手松开了一些,小薇滑溜的身体马上转了过来,然
后居然在我面前蹲了下来,伸出手就开始撸我已经半软的鸡巴,这下我倒有点吓
着了。
  「你怎么了?够了,出去吧!」
  「陈先生,小薇还想让你操一次!让小薇好好再侍候你吧!」她抬起头望着
我,双眼闪动,星眸流转。
  妈的这女人!想榨干我吗?现在鸡巴软了一些,心肠自然就硬了,我加重语
气说道:「好了,小薇你收拾一下出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了!」
  「嗯,好的陈先生……」小薇悻悻地站了起来。忽然,她面色一变,「啊!!!」
声鬼叫起来,我被她吓得肝胆都颤了一下。
  「你怎么了?!鬼叫什么!」
  「有人进来了!」
  「谁!同事吗?」
  「不是,没见过!」
  因为我一直背对着办公室门,精神又集中在鸡巴上,所以对身后发生了什么
根本就不知道,我连忙回过身,却看见一名年轻女子,有沙发不坐却坐在扶手上,
翘起一对长腿,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看看她的表情,我差点晕厥过去。
  「小薇你先出去吧,我来处理,把门关好。」
  小薇看看我,又看看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林嘉华,她并不是不分场合的人,
应了一声,光着身子就直接走了出去——没错,她刚才确是脱光光了进来的。
  我现在身上也是脱光光,鸡巴就在二小姐的面前傲然挺立着,虽然她也不是
没见过,我还是拿起一边的裤子穿上。
  「二小姐,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呀!」
  「我说了今天过来报到上班呀,前台又没人,外边的人说你办公室在这里,
我就直接过来了,你门又没关好,原来前台在你这里忙着呀,我就不打扰你了。」
  「二小姐你坐在这里吧,我叫人进来安排一下。」
  「不用急嘛,刚才那姐姐挺骚的,不知道你满足了没有,如果你要,我又不
是没有让你搞过,再来一次又何妨。」说这句的时候,林嘉华嘴角弯起,我又看
到了那副狡黠的表情。
  「二小姐你别开玩笑了。我现在马上叫同事进来。」我匆匆扣好上衣的钮扣,
在电脑上打开内部通讯软件,让人事的同事进来。
  「陈先生,从现在开始别叫我二小姐了,叫我刘千蕙,还记得吗。哈哈,我
爸和我说,你真是个人才,连自己的合伙人也可以隐瞒。」
  「千蕙小姐不能这样说,我搞这个太冒险了,我不想让林圣肩上的担子更重,
有什么我一个人承担就算了,反正也是替公司赚钱。等时机成熟,我再和他说明
一切。」
  「行,随便你说什么!」刘千蕙听我冠冕堂皇的一番话,忍不住一哂。
  「对了,千蕙小姐,你最近,有见过你姐吗?」
  「当然有,怎么了,你和我姐关系那么好,她没找你?」
  我一阵沉默,自从上线仪式后,我就没再见林嘉碧,一直都是用各种通讯软
件联系,虽然我现在可以监控她去过的地方,但我没这样做。
  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
  「你的事,我可没和我姐说,我爸有没有倒很难说,毕竟,我姐和我爸的关
系比起我亲密多了。」
  我苦笑了一下,幸亏此时,公司的人事敲门进来,我对她交待了几句,刘千
蕙过来上班,办的是大学实习生的手续,所以不能算是正式员工。她和人事出去
之后,我再在通讯软件中对人事透了一点风声,要她明示又好暗示又好,让其他
同事不要打这位刘小姐的主意,尤其不要搞外边公司专门玩弄新来实习女大学生
的那套玩意。
  公司收集用户数据的整套系统,是邴贤搞出来的,我根本没有那个技术。而
邴贤技术能力一流,甚至可以说是天才级别,但他是常见的程序员性格,不太转
得过弯。而且,邴贤还有个可以利用的地方,就是他很爱自己的女朋友,很听女
朋友的说话。
  但邴贤这张牌,我是绝对不会和林嘉华透露的,她需要什么直接找我,我看
情况,是自己去机房提取,又或者让邴贤帮忙。
  现在每做一件事,都如履薄冰,没办法,钱哪有那么容易赚的。而且她过来
的动机到底是为了什么,也值得我警惕。
  不过这种对不同人说不同话的生活,迟早会逼疯我。扪心自问,我又是从何
时开始变成这样的?
  无论如何,再处理了一阵各种事情,今天上午的一切好像都处理妥当了,我
看看表,是上午10点,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就要去接依依了,看望完她爸我还要
回来开会,创业公司常见的工作繁忙沉重的一天啊!于是,我决定打开一个视频
文件看看,这个是许颖芝发给我的,王锐、张芸芸的婚礼。
----------------------------------------------------------
  当天的婚礼有两位摄像师拍下了整个过程,他们很敬业,无论婚礼上正在发
生什么,都端着摄像机拍得一丝不苟,婚礼前半部分因为我也有参与,所以就跳
过不看,直接从我错过的部分开始看起。
  宴会厅里边,每张大圆桌上的碗碟都收拾得差不多了。不适合留下,或者不
想留下的人,包括老人和小孩都离开了,连双方的父母也离开了,毕竟长辈还要
保持着体面,就算要搞,也不能和年轻人一起胡闹。剩下大约还有六七成左右的
人,现场也有一对对年轻父母带着子女继续留下,他们也不怕给孩子围观,让他
们提早上上性教育理论课,等年龄足够了,生殖器官彻底成熟了,才能再安排上
实践课。
  忽然,镜头里边,一位穿着粉红色长裙白色小外套的女司仪上了舞台,这女
司仪倒不知是何来历,估计是婚宴开始前才到位的。当女司仪走到舞台中央,下
边开始了欢呼。
  「好了,各位来宾,婚礼接下来的游戏环节要开始了,大家兴不兴奋!开不
开心!」
  女司仪说完,下边的兄弟团开始了尖声鬼叫,姐妹团则在嘻笑,其他宾客开
始鼓掌。我一边看一边也是面带微笑,因为此时,林嘉碧已经让我拐去下边的游
泳池了。镜头内可以看到正襟危坐在主桌上喝着茶的王哲愚,但看他神色却一点
也不急。也是,这个年纪,就算没有涵养,在场还有那么多美女在,何必焦急。
  「首先,我们的新娘开始敬茶了……」司仪话都没说话,声音就完全让现场
的欢呼声浪压了下去。
  所谓敬茶,就是新娘双手捧着一个大托盘,上边放着一杯杯沏好的茶,一桌
的宾客各自取一杯茶饮完之后,把茶杯放回大托盘上边,然后把准备好的红包拿
出来,塞在什么地方了?就像我当天早上敲门时一样,塞在新娘低胸礼服的胸乳
里边。但,晚上的玩法,自然不像早上那么简单。
  张芸芸穿着一件白色的低胸蕾丝新娘裙,头上还扎着新娘的发髻和发带,捧
着一托盘的茶走了过来,姐妹团簇拥着她,一群兄弟跟在后边。当茶捧到第一桌
的时候,新娘旁边的刘缎就说道:「各位来宾,大家饮杯媳妇茶,富贵又荣华!」
  「恭喜恭喜。不过应该是摸摸新娘胸,财运更亨通才对!」
  「富贵荣华我要,财运亨通我也要!哈哈!」
  宾客拿茶杯之前,那些手就在张芸芸或者姐妹团的身上乱摸,扯开新娘胸前
的衣襟探手入怀入去摸胸。我留意了一下,摸胸的还不分男女,当然,女性摸的
时间大大短于男性。张芸芸双手拿着托盘,任由众人在自己身体上放肆,一边还
在笑,因为新婚妻子被越多人摸胸,就代表越多福气。摸完之后,宾客拿出准备
好的红包,再塞到她的新娘裙里边。有些宾客离得远,又或者贪好玩,也把红包
插进身边其他姐妹的礼服内。
  「各位太客气了,我和王锐今天招呼不周,大家不要见怪。」张芸芸低头看
见礼服里边都差不多插满了红包,手上的托盘也放满了空茶杯,刘缎过来接过托
盘,姐妹开始把张芸芸衣服里的红包都拿出来,准备去下一桌。
  忽然,「啊!」一声,张芸芸身上忽然下了一阵红雨,所有红包都从身上掉
到了地上。她的身体也从衣料的亮白换成了肌肤的雪白,除了仅剩下的一条红色
内裤——承托着红包的礼服被人从身后一下扯到了小腿的位置!上身嫩红的乳尖
还随着惯性上下抖动了几下。
  「咦,别这样玩!讨厌呀!」
  张芸芸一边笑骂一边弯腰想把裙子拉上去,谁不知,身体上仅剩的那条红内
裤忽然又是一滑,被人从后边一下扯到了脚踝,新娘子玉体又一次在众人面前袒
露,所有人都看到了新娘流淌着水光的阴穴,还有周围风平浪静的黑森林,只不
过,此时正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了。
  「谁搞的恶作剧!太过份了!太坏了!」几个姐妹上去扶起张芸芸,帮她重
新穿好衣服,再捡起掉地上的红包。后边几个兄弟开始放声大笑,「这也算坏呀?
更坏的现在来了!」
  「啊!干嘛呀!」
  走在最外面的两名姐妹被几个兄弟拦腰抱起,两人虽然尖叫,但周围的人都
是起哄,并没有人去搭救。这两个姐妹被按在一张饭桌上,几下就被剥干净,直
到寸丝不挂,十几只大手旋即在她们身上一阵乱摸,两女都开始尖叫了,但接下
来却什么也没有发生,兄弟团把衣服拿走就一哄而散。两个光着身子的姐妹,从
饭桌上下来,互相笑着对望了一眼,继续跑回姐妹团的队伍里边。
  接下来每桌都是差不多,宾客取茶摸胸,再向张芸芸的乳沟里塞红包,但却
没有人再去扯张芸芸的衣服了。只不过,每桌都会脱光光一两个姐妹身上的衣服,
一路过去,裸体的姐妹越来越多,但却只是被脱光而已。等到了倒数第二桌,终
于连最亲的刘缎和小白的衣服也被剥干净。
  当小白的姐妹裙被剥下来的时候,摄像机刚好对着她的上半身,兄弟团故意
用很大力,她胸前的酥胸虽然不算太大,但受力之下却产生出一种相当富有韵律
感和美感的颤动——一般这种乳摇只会在女性的乳房被衣服稍稍包裹一下但又没
有束紧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例如颖芝第一次和我外出,穿着外衣没戴胸围,又没
扣好上边几颗钮扣的时候。如果全裸,因为没有承托,乳房会动得更剧烈,虽然
大胸直指男人的性欲,但反而会没有了这种美感。
  兄弟团揉搓她的乳房,也明显感觉一对酥胸受压后变换的形状比起其他姐妹
都要更富弹性和挺拔。如果硬要形容,就是这对奶子很倔强,虽然五指山压迫下
来,但仍然不肯那么容易就范,甚至坚持着凸立起来,要反击手掌心的暴政。
  这对奶子我当天也不是没有摸过,但那时候居然摸不出什么特别来,现在一
看差点错过了!
  嘻嘻哈哈的裸体姐妹团拥着张芸芸来到了最后一桌,等到这桌也敬完茶,兄
弟团一哄而上,新娘子也终于最后一个被拉到一边,剥了个精光,全身上下又自
然被摸了一遍。
  「哗!今天姐妹团的美女都被脱干净了,兄弟团的下手好狠呀!看来一会美
女有得受了。」一直没说话的女司仪此时才重新拿起了麦克风,接着迎来的自然
是兄弟团的起哄。
  「一会就到你了!」
  「对你我下手更狠!」
  「这司仪我玩过,操起来别说那个过瘾了!」
  女司仪没有理会下边的骚话,继续说道:
  「今天在场的所有女士现在都准备好了吗?有句话叫鸡巴不认人,包括我在
内,都要做好被男人轮奸的准备呀!」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还坐在位置上没走的女宾客都捂着嘴在笑,镜头此时捕
捉了几个女宾,包括颖芝,还有刘玥珺,她们笑完后都和身边的老公或者男朋友
撒着娇。
  「妈的,话那么多,衣服还穿着那么多,我们先玩玩你吧……」几个兄弟冲
了上舞台,几下把司仪也剥个精光,司仪整个人被压在舞台上,不断地尖叫娇嗲,
但人群很快就散开,只剩下司仪继续趴着,高高地翘起屁股,却不肯起来,手中
麦克风用相当娇柔性感的声线说道:「讨厌,你们摸过人家就走了?我都让你们
脱光光了,就这样扔在地上不管了?来呀……我等着你们了……」
  「你的屄我们都操烂了,那有空管你。」接下来是一片窃笑。
  「就是,现在在场有新鲜小姐姐,也有妙龄少妇,谁有空操你。」
  「不如让厨房的厨师爽一爽吧。」
  「咦,你们讨厌死了,王锐,过来扶我起来!你不扶我起来我就不宣布下一
个项目了!」
  「哈哈,各位兄弟,你看这个司仪居然敢要挟我,你们看应该怎么办。」
  在女司仪的叫嚷声中,一直没出现的王锐走了过来,台下马上插科打浑说道:
「新郎你先操!一个一个上,操到她求饶!」
  「没错,看她能扛住多少条鸡巴!」
  「各位兄弟也不用那么急,我有个更好的主意,刚才厨师在后边和我说,好
像今天的菜不是太够,他提意我抬一个人进去烤熟了,给大家当个宵夜,我想把
司仪抬进去让厨师好好调理一下,大家说好不好!」
  王锐的建议引来下边山一般的起哄和喝彩,几个人二话不说就冲上台,不管
不理一边大叫一边踢腿伸拳的司仪,把她抬到了后边。交给今天晚上的婚宴厨师
们好好「调理」一下,只是不知道是这是事前约好的节目还是王锐的临时起意。
  当然,肯定不是真的把她送去烤熟,就是送个女人进去,让已经结束工作的
厨师们好好乐一下。
  「宝贝,你上来吧!今天晚上真是辛苦你了!」王锐做了一个手势,台下安
静了下来,场边的DJ马上切换了音乐,等到张芸芸走了上台,全场马上响起一
阵掌声,今天晚上的新婚夫妻终于紧紧抱在一起,然后又亲吻了起来,场面倾刻
之间就从淫乱边缘变成了充满了温馨和弥漫着爱意。
  接下来,两个人开始诉说着相爱的过往,两个人在茶室期间早就情愫暗种,
王锐想开口求爱,但毕竟一是自己老板娘,二是她之前又当过某个富商的私人助
理,总感觉自己高攀不起。直到有一次,有人上来找王锐的麻烦,张芸芸出面和
这伙人谈判。
  「老板娘,你帮他还钱也可以,但他那时候答应过我们,欠钱超过七天就让
他女朋友让我们玩一天,现在他欠钱超过了半个月,是不是他女朋友要让我们带
走玩上两三天了!」
  「他哪有女朋友,这样吧,你看上我的话,我可以让你们带回去玩几天!」
  「不行,老板娘你虽然长得挺漂亮,但你又不是他女朋友,我们出来混也要
讲信用!抓你回去又有什么意思?既然他不能满足还钱的条件,那我只能按老法
子办!兄弟们,好好教训他一顿!」
  「不要!……这样,你们带我回去吧,我就是王锐的女朋友!」
  现场录音复述这番对话到了这里,场下自然又是一片的掌声和欢呼声。
  「老板娘,你不用这样,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别说了,王锐,你都一把年纪了,有什么事都不抓紧,我一直等不到你这
一句,那不如我来说吧!」
  又是一阵的起哄和掌声,舞台上的张芸芸居然眼角也湿了,王锐搂着她轻声
地安慰着。
  「哈哈哈,妈的,王锐你真有福气,好,你女朋友我就带走了,放心,两天
后我放她回来,钱你也还了,那时候我们的债就一笔勾销!」
  「接下来还是由我来说吧,不用再录音复述了,」王锐示意现场DJ停了录
音,自己说道:「芸芸当场脱干净和那群人一起走了,我当时很难受,心里想以
后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等芸芸回来,我就好好和她过日子。」
  「两天过后,芸芸被送了回来,一辆面包车开到茶室门口,一路上还被人轮
奸了一圈的芸芸被扔了下车,我赶紧上去抱起她,当时就哭了,我玩得女人多,
但我也是第一次体会到那一种的心痛,我当时就想,这辈子绝对会对我的芸芸好
好的!」
  「操!老好的哏,妈的不是王锐和这伙人串通好的吧。」看到这里,在场的
所有人都起立鼓掌,不少女宾都眼角湿湿地抹眼泪,但屏幕前的我忍不住在心里
暗骂。看看视频,后边还有一个多小时,接下来应该就是戏肉,最精彩的部分了。
  好吧好吧,反正时间还有,边看边处理公务吧。
  爱情故事结束了,在两个人长吻了一次之后,下边开始有明显是事先安排好
的人起哄:「新郎,接下来是不是要玩试洞?说起来我还没玩过新娘子了,我就
怕我一进去,她就马上爱上我了!」
  「胡说什么,新娘你想上就上?你算老几呀。」
  「现场还有那么多姐妹,肯定比新娘还好玩!我要打个排炮!」
  忽然,一个男人从舞台下跳了上来,手中拿着刚才司仪手上的麦克风,笑道:
「新郎新娘,各位亲友,各位来宾,各位今天晚上的铁棍兄弟和淫穴姐妹们,哈
哈哈哈,刚才的女司仪差不多要烤熟了,我就上来代替她说几句,接下来玩什么
了?小弟有个建议,试洞相信大家参加婚礼都玩过。不过,我想呀,我们新郎新
娘都是身经百战的人,什么鸡巴没试过,什么骚穴没插过,普通的蒙眼试棍试洞
认谁是自己老公老婆怎么会难得了他们?大家说是不是?」
  「是!」
  「同意!」
  「说得对,哪有什么新玩法?」
  「不如玩轮奸,大家一起上。」
  「粗鲁!我看不如玩抓迷藏,谁先找到新娘就可以操她。」
  「看来大家的想法很多嘛,但我有一个新的想法,大家不如听一听。」
  「快说!」
  「说得好一会让你先干新娘!」
  「是这样的,这个游戏怎么玩了?我们把新郎新娘分开,新郎去上边的房间,
由我们的姐妹团或者任意的女人侍候,他想插多少个就插多少个,能插多少个就
插多少个,看他的弹药储存得怎么样,至于我们的新娘嘛……」
  说到这里,这位男司仪故意停了下来,下边的人自然疯了似的附和。
  「新娘留在这里,让我们轮奸,看她能应付多少个?」
  「玩新娘!轮奸新娘!噢噢噢!」
  「哈哈,我们的弹药可充足了!呜呜!」
  一群兄弟居然兴奋得野兽一样在嗷嗷叫,镜头此时给了张芸芸一个特写,她
不住地笑,还和王锐低声说着什么,可以看见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不知是兴奋,
还是害怕,估计是各占一半吧。
  如果是林嘉碧,我估计她看见下边一堆就要扑上来轮奸自己的男人,那幽穴
早就先高潮一两次了。
  「没错,新娘就留在这里,由在场的宾客和兄弟轮奸,就一个小时,然后我
们回来让新郎新娘他们交合一个压轴喜炮,同时要他们判断对方各自让多少人玩
过,如果报错了,我们还有惩罚好不好!」
  台上台下这下又一次轰然喝彩,男司仪直接走过去拉走王锐,王锐本来还想
继续和张芸芸说些什么,但很快被拉走,姐妹团们也嬉笑着跟在后边,一起从舞
台后边的楼梯上去上边。而丢在这里的张芸芸就真的惨了,一群男人马上围了上
去,镜头好不容易挤了进去,张芸芸看着身边围上来的一群男人,你说她不害怕
那是假的,但婚礼上的新娘,就是一个任人插的淫洞而已。
  「嫂子,对不起了,我先来了!」男司仪果然第一个把张芸芸压在舞台上,
张芸芸被他扑倒,也唯有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张开大腿任人宰割。
  「嗯……大家来操我吧……我是新娘……让人轮奸的新娘……大家来吧…
…」
  司仪提枪欲上,但在临入洞之前,他却提起头对身边的兄弟说:「大家要记
得说祝语呀,不要坏了规矩!」
  「知道了,你进去吧!」
  「再说就我上了!」
  「哈哈!新娘头炮开始,……啪……一炮启金封……啪……二炮入幽泉…
…啪……三炮穿花蕊……啪……四炮祈百年……啪……五炮嘉宾至……啪……六
炮福泽绵……啪……七炮阖家睦……啪……八炮早生嗣……啪……九炮贺娇客
……啪……十炮夸娇娘……啪……夫妻德厚……啪……神根永佑!!」
  司仪的鸡巴每插了一下,身边的人都鼓一下掌并祝一句祝语,祝语从众人的
口中同时说出来,居然响亮而且丝毫不杂乱,可见之前下了功夫。说完一轮,因
为司仪还是游刃有余,所以又从头一句的启金封开始循环一次。
  说着祝语的人从兄弟团换成了女声,镜头切到了上边的房间,王锐正在操着
第一名姐妹,周围的其他姐妹也一样合着他抽插的节奏鼓着掌说着一样的祝语。
看上去王锐倒是相当的兴奋,跨下的姐妹被插得咿咿啊啊地乱叫,双手狠狠地抓
住床单,和周围的节奏可谓一点儿都不合拍。
  随即,镜头一分为二,分别是上下正在交合中的新郎与新娘,两边都进入了
最后冲刺的阶段,因为动作快,祝语已经完全跟不上了,兄弟姐妹都在拼命鼓掌,
在一阵啪啪啪与咿咿啊啊的合奏中,镜头内的两根鸡巴差不多同时开始了喷射,
白浆也差不多同时从两个洞中汩汩流出,兄弟与姐妹们相当兴奋,说出了最后一
句祝语:
  「哈哈哈,头炮打新娘,此生福悠长!哈哈哈。」「新郞奋迅勇,一箭射玉
门,哗哗!哈哈」
  这样充满了仪式感的交合,真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看见,我看着都咂
舌,不过仪式也只是一对新人的各自的第一炮,从第二炮开始,就变成了纯粹的
交合与轮奸,不再呤诵什么了。
  镜头开始扫向下边的宴会厅,没离开的男女宾客也开始了自由的活塞运动
……,几乎每一张桌子旁边都有人在乱交,不过这场面虽然乱,类似的乱交我之
前倒也不是没见过。
  「如果大小姐此时还在这里,她又会搞出什么来了。」我眼中不禁浮现起那
个白璧无瑕的女体,被人不断爆操时的娇媚淫态。
  在镜头内,我看到了许颖芝,体态撩人的美少妇也算是新娘的长辈,在这种
场合肯定也不能幸免,只不过,正在抱着她丰满白晳身体狠啜着奶头的,却是自
己老公的老板王哲愚,看来因为林嘉碧让我拐跑了,张勇只能拿自己的老婆来补
偿给自己的老板。
  同一桌上的王林圣,经过这段时间我对他的了解,他的爱好也是大胸少妇,
而且最好是生过孩子的,这也是他来婚礼凑热闹的其中一个原因,富家少爷果然
与众不同。他一把拖过邻桌的一名少妇,我一看,居然就是早上婚礼时负责当幽
墨写对联的那个「甜泉」,哺乳期奶水充足的少妇,那对圆滚滚的乳房稍一挑逗
就喷出一束一束的白色甜乳,王林圣自然欣喜若狂,不地伸出舌头去舔去吸,真
是一点仪态都不顾了。而他的准空姐女友了?刘玥珺就在他旁边,摇着结实圆翘
的臀部,那个「甜泉」的老公在她身后,一边看着自己被插穴啜奶的妻子,一边
把自己发涨发硬的阴茎狠狠地挤进去……
  接下来的画面可谓相当有意思,一位父亲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抱着膝盖上看
上去约3- 4岁的女儿。但画面一摇,就在父亲身边,一名少妇正被一个男人紧
紧抱着,两人分开腿,面对面肉帛相见地同坐在一张靠椅上,少妇的背被紧紧压
在靠背上,而身前的这个男人前半边屁股沾在椅子上,后背屁股悬空,用这个不
太舒服的姿势插着少妇的小穴,地上还扔着两人的衣服。少妇被插时尽量压低口
中的咿哦呻吟,明显是不想干扰身边的男人和女孩。忽然,估计是操她的男人用
力过猛,整张椅子向后倾倒,少妇不禁「啊」地叫了出来,两人随着椅子一起倒
了个90度,但还是保持着一样的姿势,只不过换成男上女下,这下男人插得更
方便和舒服了。
  女孩看见自己母亲掉了在地上,却没有说话,只是一对大眼直直地盯着,反
而是她母亲有些不好意思。
  「啊……我……我……女儿乖……没事……不用担心我……」
  「哈哈,你妈妈没事,正爽着了!」少妇上边的男人玩得起劲,少妇也没有
再压制自己的呻吟,让人脸色潮红的浪叫渐渐揉合到宴会厅内的各种呻吟合奏之
中。
  在现场的这片淫欲之海中,也难为了两位摄像师,倒真的是敬业,还可以拿
着摄像机继续拍,估计也是挺辛苦和挺得辛苦。
  宴会厅中大战正酣,但人最多的还是在舞台上,镜头又一次努力地挤了进去,
张芸芸刚让人掉转了个身,整个人趴在舞台上喘着气,秀发上的发带发髻都被扯
掉,一头秀发散乱,额头上的云鬓被汗水粘湿成一绺又一绺,饱经蹂躏但又傲然
挺翘的隆臀和腰窝上都是精液淫水的混合物,
  一个男人又走了上来掰开她的大腿,张芸芸猛地摇头。
  「嗯,不要呀……你们……还没……玩够呀……」
  「哈哈哈,嫂子,我们还真没玩够了……不过看在锐哥的份上,我轻点就是
了。」
  「嗯,不要……不要进来了……啊!……」
  男人毫不理会新娘子越来越弱的呼叫,阴茎长驱直入,发出很清脆的「卟嗞、
卟嗞」声。
  「哈哈哈,好爽的小穴,福泽绵阖家睦,贺娇客夸娇娘……哈哈,怪不得锐
哥那么痴迷了……」
  如果我日后举行婚礼,新娘也要这样被操?又或者林嘉碧婚礼的时候,这个
淫娃又会被操成怎么样?
  又又或者,异想天开,我担心的,会是同一个问题吗?
  镜头里的张芸芸渐渐也叫不出声了,娇躯只是做着本能的反应,大腿非常明
显地震颤了几下,从体内又涌出了几股春水。而那个男人也自己的嚎叫声中,新
娘的花心又不知收纳了今天的第几股男人精华。
  「哈哈,好久没玩过这么爽的新娘子了,来,你们谁是下一个!」
  又有一个男人走了上去,把一动不动的张芸芸又翻了过去,然后把她的一对
大腿架在肩膀上,伸出大手贪婪地揉着新娘满布血痕的雪乳,下体本来悦目的阴
毛此时也湿塌塌地上一缕下一缕胡乱粘在一起,而一直充着血的娇嫩蜜穴与皱褶
阴肉被粗硬的鸡巴一下捅开。张芸芸一时忍不住,张大口「啊!」声叫了起来。
  「呜呜呜……别来了……王锐……叫他们别来了……你在那……你在那…
…」
  「嫂子,王锐在上边玩着伴娘了,你一会就可以看见他了,哈哈哈……」
  「呜呜呜……王锐……啊啊……别来了……啊……」
  「嫂子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了,哈哈哈,一炮启金封,二炮入幽泉,
哈哈三炮捅子宫,我辈孤且直,就为捅子宫呀,哈哈哈……」
  众男人的轰笑中,镜头好像不忍心再拍摄完全变成男人欲奴的张芸芸,切去
了另外一处淫乱的现场,在房间里边,十来个裸女围坐在一张大床旁边,床上,
今天的新郎正用手肘支撑,下体打桩似的在一个女孩体内出入着,镜头再近了一
些,这个正被操着的居然就是新郎的表妹——小白。
  「表哥……啊……呜呜……你好猛……啊……表妹……让你……身子都刺穿
了……呜呜」
  「哈哈,我的好表妹,表哥一直没机会操你了,妈的你这奶子,太好玩了!」
  周围的女人在窃笑,小白虽然是躺着,但奶子没有明显的外扩,还呈现非常
诱人的蜜桃形状,蜜桃最高处的那两颗樱桃,正在不断地磨动着自己表哥的胸膛。
  「小白妹妹这哭腔,真是我见犹怜,说真的,男人最受不了。」在床边躺着
的一个姐妹用被子简单地裹了一下身,看她春意烂漫的眉梢眼角,显然刚和王锐
干了一炮。
  「是呀,我男朋友操我妹妹的时候也这样说。这种哭腔的叫床最能激起男人
的同情心,但也能让他们的征服欲爆棚了!」
  「锐哥加油,我们也要听听小白妹子的叫声能有多诱惑!」
  「小白妹子你能听见吗?你把屁股抬高一点,对,让锐哥插得更舒服,哈哈!
听这声音,是不是比刚才更爽了!」
  「来,我的好表妹!哥哥今天就要操到你合不拢腿!」王锐挺直上身,大吼
了一声,然后奋力挥鞭,小白口中带着哭腔的呻吟也随之更为剧烈。
  「呜呜……表哥……你别玩我了……玩表嫂去吧……呜呜……我受不了了
……呜呜……不要呀……」
  小白的哭腔到了最高亢的时候,周围的女人们没有一丁点的怜惜,反而都鼓
起掌来,王锐的攻城锤狠狠地撞击了最后的几下,在高潮的痉挛之后,小白更是
哗哗哗地叫个不停。
  「呜呜呜……表哥你好讨厌,就会欺负我……呜呜呜……你射了我好多…
…脏死了……早知我就不来了……」
  「我的乖表妹,表哥一直怜惜着你了,你先一边休息一下。下一个谁来!今
天新郎官就要放出胯下英雄来收拾你们这群淫女了,我今天豁出去了,妈的!」
  两个姐妹拉过小白在一边低声安慰着,剩下的众女窃笑一阵,「我来吧!」
身材最高挑的那名姐妹翻身上了床,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身上还在喘着气的王锐。
  「高妹,你有那么直的腰和那么大的屁股,躺着干太浪费了,来,今天你就
当一条漂亮的女犬吧,多摇屁股呀!」
  这头身长腿长但骨架纤细的女犬用手肘和腿弯支撑着身体,大屁股果然在不
住地摇动,那张床单都已经湿了一半的床明显有些吃不消,顺着在床上男女的动
作摇摇欲坠,新郎官继续大刀阔斧地奋力挥着腰。而身边,不知还有多少个淫女
在等着他宠幸。
  镜头又重新回到了宴会厅,围着张芸芸的男人明显少了,可怜的新娘子又不
是林嘉碧那种淫娃,现在身体基本上只剩下眨眼睛的力气了。现场其他淫乐的男
女,多数也停了下来休息。而补充体力和清洁的时间也到了,刚才宴会的时候负
责上菜端盘子的服务员,现在手里的托盘换成了一叠的白毛巾,还有一大壶不知
什么作用的饮料,也列好队走了出来,向正在休息的宾客们递毛巾,送饮料。
  「嘻嘻,美女,这些是什么?」摄像师凑了过去,拦住其中一个服务员。
  「先生,这是替交合后的宾客清洁的毛巾,尤其是女宾清洁,上边有一些护
理用的药。」
  「这壶饮料了?」
  「这壶茶水是酒店特意调制过的,为男宾女宾补充体力用的,先生你要试一
试吗?」服务员带着甜丝丝的笑意,倒了一纸杯递给摄像师。
  「谢谢美女,我拿着这机器拍了半天,什么也没干,这杯东西下了肚,你的
小穴还真不知受不受得了。」
  服务员嫣然一笑,说道:「先生,我的身体能让你发泄,是我最大的荣幸了,
宾馆所有在场的服务员,都是客人候选的玩物,客人可以任意淫欲我们了。」
  「那真是再好不过,只不过我怕我有些猛,你会受不了哦!」
  摄像机被放到一边的桌上,但仍然开着机,憋了半天的摄像师把自己的裤子
脱了,双手顺着服务员丝滑的大腿伸进她的窄裙里边,很快把那块亵布扯了下来。
然后和其他意犹末尽的男宾一起,开始享受着这批婚宴上最后的备用淫洞,挥洒
着自己身体内最后的精液。
-------------------------------------------------------------------------------
  后边还有一截,还有所谓的压轴喜炮和惩罚措施——但我实在没时间了,只
能先把视频关了,揉揉有些发红的双眼,喝杯冷水定定神,再交待一下工作,出
发上路!
  一路无话,顺利地接上了依依,她换了一身的便服,脸上看上去还有些苍白,
我不由得轻轻摸着她的脸庞温言抚慰了几句。
  「亚一,我没什么,走吧,你事情忙,你不是还要回公司开会吗?」
  「别管开不开会了,看望完袁世伯那边再说,对了,袁世伯是在那间医院?」
  「甲一中心医院,也是大小姐男朋友工作的那间。」
  「啊?!那么巧?」
  「上次开业仪式之后听他的建议住进去的,虽然云医生是急诊科医生,但他
说中心医院的条件更加好。对我爸的病大有好处。」
  我点点头,又是一路无话,轿车拐回市内驶到了中心医院,正当我把车停在
医院的停车场入口,排队等待开入去停车的时候,忽然,一名身上衣服有血迹的
护士,哗哗大叫发疯了似的从里边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大叫「快报警……报警
……有人在急诊室砍人了!有人流血了!快,凶手还在里边!」接着,又有几个
人从里边跑了出来,有护士,也有普通人,神色都相当慌张。本来在停车场门口
的几个保安愣了一下,连忙抄起警棍就跑了进去,很快,又有更多的人从医院里
边跑了出来,搞得路过的人群也惊恐地四散而去。
  「操!急诊室?!」
  我看看依依,依依表情一脸的惊诧,甚至有些煞白,隔了一阵才说道:「不
会那么巧吧!」
  「依依你在车里别出来!」
  我下了车,刚好又有人从里边跑出来,我连忙拦着她:
  「急诊室出什么事了?」
  「有人砍伤了值班医生了,医生流血了!」
  「那值班医生是谁?」
  「不知……不……好像……好像姓云!」
  我没再问,逆着人流的方向跑进医院里边,同时,从后边也传来了依依焦急
的叫声:
  「啊!亚一你干嘛!别去!危险!」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