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独木成林】06 林中猎兽 误入敌陷



  何处来,何处去。
  林无昼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自己离开了半年之久的水乡乌坦城,也不知道
在这段日子里母亲于秋水过得如何,有没有得知自己失踪的消息,然后在夜里泣
不成眠。可惜的是再怎么归心似箭,事情还得一步一步的来,穿过那广袤覆盖的
原始森林可不是一件小事,总得好好筹备策划一下。
  翘臀小美女的名字叫舒纤纤,脾气即是活泼又是火辣,一天到晚咋咋呼呼,
很难有个消停。她也勉强算个修行者,可六境中第一境秽炼也才入了个门槛,不
上不下在第五重天的位置,让人怀疑到底怎么在祁连平原上生存下来的。
  不过很快,他的疑惑就得到了答案。
  在继续前进了一段路程后,他跟着舒纤纤就到了原始森林的近侧,在约莫深
入了三四百米的地方,黄昏夜幕下却升起了火光,竟还有三名修行者的身影。
  「哟,这不是我们的小魔王纤纤么,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说话的是一名
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子,在看到舒纤纤满身物资的模样后马上就笑了笑,朝她招
了招手。
  而从刚才起就一直嘟着嘴的舒纤纤,几个快步就离开了林无昼的身边,在那
年轻女子的身边一站,双手叉腰,道:「就是他!」
  和腰细腿长胸部却略有不足的舒纤纤相比,这名女子从外表来看可又是另一
番风味。她的个子不算高挑,中等姿态,穿着一件普通的紫色宫装衣衫,下身是
贴合肌肤便于行动的长裤,乌黑亮丽的头发被一根玉簪随意拢在了后方。美眸如
杏,红唇惹火,而胸前的双峰尺寸是绝大多数女人都会羡慕嫉妒的高耸,别说是
舒纤纤,就连淫骚媚骨的掌柜夫人都有所不及。
  林无昼仔细想了想,恐怕也只有生育了两个儿子的母亲于秋水可以一较高下。
  在他打量这个身材魔鬼的女人时,对方也在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打量他,微
微沉吟后便露出了一个挑不出瑕疵的善意笑容:「我是祁红袖。」
  「林……林无昼。」他下意识就要说出自己的本命,连忙改口。
  「红袖姐!你看我,我都被欺负成这样子了,你怎么还和别人打起招呼了?」
舒纤纤立马急了,扯了扯祁红袖的衣服,却被她顾盼生辉的大眼睛白了一眼,道:
「小纤,你是真看不出来还是假看不出来?这小哥的本事怕是已经有秽炼境七重
了,比你常大哥都要高上一些,他要是真想欺负你,你还能到我这儿来撒娇么。」
  秽炼七重天!?
  祁红袖这几个字说出口,另外两名男性修行者却是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纷纷
把目光落在了林无昼身上,只见他神庭饱满,血气旺盛,身体里有着内敛而刺目
的气流涌动,难以直视。
  「这位林兄弟,可不可以商量个事?」就在这时,其中一名男性修炼者走了
过来,他生的和善,不算太俊也不算丑陋,个子也是中等模样。
  「我叫常四海,这位是石坚,看小兄弟你修为高深,必然师出名门,我呢
……想请你帮个忙。」
  这人就是祁红袖刚才口中的常师兄,粗粗一看,的确也是秽炼七重天的境界,
对于无门无派的散修江湖人士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本事。
  「什么忙?」
  「猎兽。一头活了百年以上的云中豹,怕是已经通了灵识,有你帮忙的话胜
算将会多上不少,到时候也少不了你的一份。」
  云中豹?
  林无昼有些惊讶,在山精志怪图集中,这云中豹可算是比较强的一种,多半
生活在深山老林内,动作迅速性格狡猾,而一头快通灵的云中豹,最起码也相当
于秽炼八重天的实力。他稍稍皱起眉,然后就想到了临行前俞叔说过的话,想握
屠苍,就先屠苍。
  「喂,我常大哥都这么邀请你了,还不赶紧答应?喏,欠我的石尾蜥蜴就不
要了,两清行不行?」舒纤纤看到林无昼有些犹豫,赶忙上前游说,看她偷偷摸
摸往常四海脸上偷看的样子,好像还有点倾慕的意思。
  「好吧,不过我倒是不需要报酬,如果可能的话,能不能带我离开这座森林,
前往余州。」
  余州?
  酥胸挺拔的祁红袖笑了一下,说:「没问题。」
  看到林无昼点头,几人商议了一下便决定先驻扎休息一晚,次日再行动。在
简单的交流中,林无昼也大概知道了这四人的底细,其中身姿妖娆的祁红袖,石
坚并非是土生土长的祁连平原人,他们来自和林无昼家乡乌坦城同属一个清幽郡
的灵秀城,水路三个时辰,骑马半日,算不得太远,这次出门也就是历练下山,
正好也闯荡一下江湖。
  而舒纤纤和常四海就是地道的祁连山脉人了,乃是在这片广袤森林中狩猎妖
兽时相识,前后大概隔了一个月,相处下来也算是融洽。
  此时已是夜深,淡白的月光下,一道壮实的身影却偷偷摸摸掀开了帐篷,在
确定了无人醒转后悄悄钻进了另一道帐篷内。
  此人正是不怎么说话,可身材魁梧粗壮的石坚,只见他在进入了帐篷后轻轻
松了口气,而那里早就有一位妙龄女子等着,同样未睡。
  「就知道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女人坐在原处伸了个懒腰,胸前的雪白
弹丸猛地跳动了一下,泛起了惊涛海浪的弧度,饱满不可见底的沟壑真是让人想
要窒息在了里头。
  此时的祁红袖裸露著滑腻的双肩,身上只穿了件月白绣荷银边肚兜,她曲起
了膝盖而坐,饱满圆润的腿根呈出流畅的线条,顺着这动人的线条,月光如水洒
落,白晃晃的腿根深处凭空多了点惹火的红艳,乃是条极窄极细的布片,只用两
根细绳绑在了腰胯两边,肉眼望去,深色的两片肥厚肉唇隐没在了一片三角阴毛
丛中,而这布片当真就跟摆设一般,连股根处的艳红屁穴都露出了半个。
  「这不是……人多口杂么,万一吵醒了别人多不好啊?」石坚吞了口唾沫,
忍不住上前坐到了边上,不禁有些酸溜溜道问:「好红袖,那小子真的有秽炼七
重天么,要不然……还是我们四个去吧?」
  祁红袖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一双素手抚上了石坚多毛的胸口,一点一点
向下滑,妩媚多情的一笑:「平时闷声不作响的,现在还知道吃醋呀?你看那林
兄弟生得又俊,修为又高,是不是觉得我会跟人家跑了?」
  随着祁红袖指尖的下滑,石坚满身的肌肉都打起了颤儿,连忙说:「怎么会
……我怎么会这么想,我就是觉得……啊!」
  一声低沉的嘶吼,原来是那指尖已经落在了他胯下高高隆起的顶端,玉指上
的雪白甲盖儿一圈一圈的画着圆,娇媚的声音旋即响起:「觉得什么呀,我还不
知道你?你们这些男人啊都是得陇望蜀,你平时偷摸摸盯着纤纤的屁股蛋子看,
那眼珠子都恨不得要一边一个塞进别人的前后两个穴眼子里。我吃醋了没?」
  「我……我哪有……」石坚一改平日的刚毅,苦笑着求饶。
  「到底有没有?」祁红袖抿起唇,换成了了两根手指玩弄那坚硬的肉根龟头。
  「有……有……就几次……」
  「嗯?」
  「啊……好红袖,我错了……我再也不看纤纤的臀儿了,我……就是觉得那
地方生的妙,扭起来的时候左右晃啊晃的,忍不住……」
  祁红袖忍不住噗嗤笑了一下,撅了撅嘴,怪声怪气道:「瞧你这可怜兮兮的
样,你看呗,好看的话就多看几眼,让你看得到吃不到,憋着一大肚子邪火没地
儿泄去。」
  石坚勾起她的下颌,粗粝的手掌摸向了胸前高耸鼓胀的奶子尖,喘着气道:
「这不是还有你呢么,纤纤的臀儿翘,可再翘,也比不过这对白扑扑的大奶子呀。」
  「你想得美!以后啊,你可尽管盯着纤纤看,我呢……也去勾勾搭搭常大哥
和林小弟,也让你常常这种滋味。」
  祁红袖心中甜丝丝的,但嘴中仍不饶人,而石坚顺势抬手握住她一边巨乳,
粗糙生茧的手指拨弄起了那早就在肚兜下现形,高高耸起如葡萄般的乳头,一按
一松,连那乳晕周遭都长起了一颗颗小颗粒。
  「去,你去,到时候我们就换着来,让我尝尝被纤纤那屁股夹着鸡巴头子的
味,也让你尝尝常兄弟的定海棍法。」
  「行呗,肯定比你的大。」祁红袖迷乱的说着,一把捏住了整个肉棒,揉搓
了起来。
  石坚遭了这一下,胯下本就硬挺的棒子更是竖的笔直,轻轻的顶在祁红袖那
虽不如舒纤纤高翘,但肥沃柔嫩的雪白丰臀上,一手向下,左右双手各握一边,
慢慢揉著,并用那龟头顶着下裤盯在了股沟里,来回摩擦顶动,久久不舍得离开。
  「死相……嗯哼……」
  祁红袖轻哼一声,原来石坚的舌头已经开始舔舐着她耳窝,那粗糙有力的手
掌稍一用力,并不解开月白色的肚兜,而是把它硬推上了雪白丰挺好似汤碗般的
大奶上,靠着祁红袖过分隆起的弧度撑着,肚兜的底部就卡在两个胀鼓鼓的深色
乳头上,一颤一颤,淫荡极了。
  此时的祁红袖,双臂紧紧向后抱着石坚的脖子,双眼迷离,露出了那雪白腋
窝下的光景,上头还剩着几缕乌黑的绒毛。
  石坚顿时眼睛一亮,脑袋换了个方向凑近了臂膀,伸出舌头竟舔弄起了左右
两边稀疏的腋毛,双手则是在那堆混杂着月白肚兜的爆乳上来回揉搓捏弄。
  「变态……非逼着人家留着这地方的毛儿,要让别人瞧见了……哈啊……还
以为我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了……」
  此时祁红袖的双手不知道该摆在哪,被挑逗起的性欲让他抱着石坚的头一阵
迷乱,艳红的唇张开,小舌交缠,舔着男人的脖子和下巴上硬茬茬的胡须不断呻
吟。
  「这么美的光景儿,哪能让别人看了去啊。」
  石坚说完就站了起来,把身上衣服都脱光了,一根不算特别长但粗壮的鸡巴
直挺挺顶在了祁红袖的乳头上,抚着她涨红的脸蛋说:「快用那对宝贝儿让我爽
爽。」
  祁红袖咬了咬唇,很是顺从的靠近了一些,她也没嫌弃奶子上堆着的肚兜布
片碍事,就这么混着丝绸柔锻,让自己的奶子缓缓滑过石坚胸膛和腹部,最后夹
着那根鸡巴开始了上下的套动。
  「呼……带劲儿。」
  石坚说,而祁红袖的大奶也十分敏感,那本就饱满过人的奶子尖夹着男人坚
硬的肉棒,让她不仅有了感觉,套弄的速度也开始加快,并且张开火热的红唇把
龟头吞了下去。
  祁红袖白皙巨大的乳房不但没有松弛反而违背了重力的挺翘,本就是把鸡巴
夹在奶子沟里的最佳妙物,而她的唇线清晰,充满弹性,将那龟头棱子唆进嘴里
的触感更是让石坚受用无比,他低头看着下方的祁红袖,那不知道引了多少人想
一亲芳泽的嘴唇和奶子一前一后的夹着污秽男根,一种成就和征服感油然而生,
扶着她的头前后晃动,而小嘴被粗壮男根塞满的祁红袖,只能一边从鼻里勉强发
出『唔唔』的呻吟声,一边用大眼睛妩媚风骚的看着那把自己的奶子和嘴巴当成
穴儿卖力的石坚。
  她雪腮蠕动,亮晶晶的唾液涂满肉棒,抽插起来咕叽咕叽响起个不停,而石
坚则是一副爽翻的样子,两只手托着颤抖摇晃不停的巨乳下侧,时而捻动时而揉
搓,变换出各种形状。
  「不……不成了。」啵的一声,石坚突然把乌黑发亮的肉棒从祁红袖的嘴巴
里拔了出来,深吸了几口,道:「差一点就交代了,浪费浪费!」
  祁红袖听了,笑得花枝乱颤,然后很是风骚的躺在了刚刚铺好的床榻上,两
条肉感十足的腿大大的分了开来,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大奶子,另一只手则是放
在了腿根处,双指用力,拨开了那水光淋淋跟湿透了没什么差别的布片,露出了
两片阴唇,唤道:「来,这儿。」
  石坚哪堪这种挑逗,一个箭步压了下去,用力一扯便将那深紫色的布片内裤
拉下,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嘶吼道:「都湿得一塌糊涂了呢。」
  「还不都是因为你。」祁红袖双眼闭合,身躯扭动。
  石坚轻笑一声,突然抬起祁红袖的大腿,慢慢地把肉棒挤进了被打湿阴毛覆
盖的穴口子里。
  可或许是因为之前的乳交和口爆消耗了他太多的耐性,石坚这一插,之后就
是埋头苦干,腰胯动得迅猛无比,压抑不住的叫床声从帐篷内缓缓回荡着:
  「小穴塞得好满……呜……快一点……要顶到了……啊啊啊」
  她的双腿几乎被完全分开成了一字线,肥美的阴唇中肉棒就着大量淫液一上
一下的抽插,而沉浸在欢愉中的祁红袖也自发的弓起了腰抬起屁股,好让石坚能
插得更深。
  「好深……插到花心……我要到了……要到了……哦哦哦……」
  祁红袖的小穴在高潮时有着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吸力,如同万千小手在里面
抓握瘙痒,本就是强弩之末的石坚双眼巨睁,猛地一下撞在了两者结合的地方,
身子颤抖了几十下,一股子流量惊人的浓精竟是从祁红袖的穴口里爆了出来,溅
到了地上。
  石坚仿佛大战一场,一个劲喘气,随手拿了件东西擦了擦自己滴着白浆的鸡
巴头子甩到了帐篷外,道:「累死我了……下次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想得美,明天就要去狩猎云中豹了,哪有下次。」
  祁红袖慵懒的抬起腿踢了踢石坚,摸索了一阵后忽然变色道:「你刚才丢出
去的是什么?!」
  操!
  石坚突然傻了眼,那可不就是祁红袖的布片内裤么,此时风大,鬼才知道吹
哪儿去了!
  ……
  次日清晨,天色大好,林间的山风拂面而来清开了夏季里的炙热。
  「要是以后闯荡江湖左右都有这般的美人儿跟着,岂不是活色生香?」
  稍稍感慨了一声,林无昼的目光就落在了队伍里的两个俏丽女人身上,他也
是青春正好活力旺盛的年头,此时自然免不了心生欲念,时不时的飘过前方舒纤
纤扭动的翘臀和腰肢,又或者落在了祁红袖那包不住的胸脯轮廓上。
  前者少些,后者多些,一样的心猿意马。
  今天祁红袖似乎显得有些不太对劲,脸色红扑扑的,走路很慢,一头乌黑靓
丽的长发扎成了马尾落在脑后,更要命的是还换上了一身紧绷的皮甲,和苏纤纤
的打扮十分相似。
  而这精神皮甲一穿,祁红袖简直就是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她的臀
股不如舒纤纤的高耸结实,然而胸口的弧度却是惊人,随着步子一颤一颤,别说
是林无昼,就连常四海都眼睛一亮,忍不住看上了几眼。
  「瞧,都在看你呢。」石坚趁着不注意悄悄捏了把祁红袖肥沃的臀瓣,带着
酸意说。
  「谁让你这个笨蛋把人家的兜裆布给风吹了,难不成让我光着屁股穿袍子么。」
祁红袖微嗔道。
  一行五人继续前行,和预料中的一样,常四海发现云中豹的地方果然是在一
处山头嶙峋的地方,里面长着许多高大的树木不算,还生长着许多奇形怪状的藤
蔓植物,攀附在树上,所以整个山林之中的光线都十分阴暗,再加上乱藤山里面
水气充足,所以山林地面都是十分泥泞,并且伴随着大雾,更是符合了云中豹狡
猾的特性。
  左右四顾间,眼尖的林无昼忽然发现某处树梢上挂着片紫色的东西,落后几
步,然后猛地挑起了拿了下来。可定睛一看,这东西却十分奇怪,不像是衣物,
也不像是宝具,几根细线耷拉着,中间就只是一块窄窄的丝绸布头。
  恰好这时,祁红袖同时转身,看到了这一幕,那可不就是昨天被误丢掉的贴
身兜裆裤么。
  「咦。这是什么?」
  林无昼从未见过这种东西,自然好奇,忍不住嗅了嗅,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淡
淡海水味扑面而来。
  「林小弟你……快收起来……」祁红袖脸色骤然一红,可还没出手将其拿来,
队伍最前方的常四海似乎就有了发现。
  「这是……云中豹的山洞,你们都小心点!」
  在洞口仔细观察了一阵之后,常四海如同带头老大一样,点了点头,和祁红
袖一起朝着山洞里走了进去。
  被这么一打断,祁红袖是再也没有脸皮把那紫色的窄裤要回来了,而林无昼
也是一脸凝重,顺手就把它藏了起来。
  「真是羞死人了……」祁红袖忍不住看了林无昼几眼心想道。
  这个时候常四海要做带头老大,他是完全没有意见的,因为这种情况一般最
前面和最后面的人风险最大,所以常四海和舒纤纤一动,林无昼就马上跟了进去。
  「这个大个子倒的确憨厚。」林无昼紧跟在常四海和舒纤纤的身后,却是看
到身材魁梧的石坚有意识稍微落后了一点,跟在了祁红袖的后面。他哪里知道,
那石坚的目光一直就落在了祁红袖被皮甲勾勒的屁股瓣子上,胯下的肉棒都在上
面狠狠摩擦了几下。
  走进山洞之后,常四海点燃了一根白色的蜡条,林无昼认得这种蜡条是用鱼
的油脂炼制的,点燃之后非但连强风都吹不熄,而且燃烧时间极长,这么一根就
可以燃上数个时辰。这个山洞比较狭长,大概只容两个人并排走过,走进去之后
头部的高度倒是有三四丈的样子。
  之后五人继续走了两炷香的时间,就在他们屏住了呼吸的时候,走在最前方
的常四海和舒纤纤突然猛的停了下来。
  这一停,后面的几人谁也没想到,林无昼算是及时停止了脚步,可一直心不
在焉的祁红袖和石坚二人却是,收势不及,一不留神,就撞在了一起。
  刹那间的电光石火,祁红袖纤腰巨乳和美腿全都贴在了林无昼的背上,而且
还穿着肉柔软光滑的紧身软甲,这种感觉简直就跟紧贴着一个光溜溜的诱人裸体
没什么两样。但这还不算,最为关键的是,最后方的石坚也撞在了祁红袖的身上,
她一下子就感觉到自己腿根下闯进了根滚烫和火热,连隔着皮甲都十分明显。
  祁红袖顿时有点呆,紧张的推开了身后的石坚,而林无昼虽然回味着刚才的
柔软弹性,面上却看不出丝毫旖念,轻咳几声问向了前方的常四海:「怎么回事?」
  「大家小心,云中豹应该就在附近,这畜生果然通了灵识,还懂得找个巢穴
了。」常四海往前方走了一步,往旁边让了让。
  林无昼从常四海让出的空当,借着火光往前看去,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刚
刚无比旖旎的感觉也顿时消散了大半。前方的山洞变宽变大了好多,就像一个小
山谷一样,湿漉漉的乱石嶙峋的地上,却是堆着无数麻袋一般,堆满了密密麻麻
的各种动物和人的尸体。而且这些尸体都是被吃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血淋淋的
尸骨。
  「小心!」突然,脸上红晕还未消的祁红袖一声低呼,一片巴掌大的圆形盾
牌被她抛了出来,迅速挡在了常四海的前头。
  「啪」的一声闷响,就在这面盾牌法器出现的瞬间,一道迅猛的黑影狠狠的
撞在了盾面上。
  「云中豹?」
  「糟了!这不是云中豹,云中豹被它吃了!这是头……人面蜘蛛!」常四海
骤然尖叫,颤抖着差点瘫软在了地上。
  「嗤嗤嗤嗤嗤嗤……」阴森的蛛洞中,悬挂在岩壁上的人面蜘蛛轰然跃起落
在地上,发出了一连串尖锐森冷的叫声,如同狞笑。
  人面蜘蛛是非常罕见又强大的妖兽,从品阶上来看已经可以和真正的修行者
交战。它下身状若蜘蛛,八根节肢漆黑尖锐,上半身则是香艳无比的女性身姿,
容貌妖艳绝色,腰肢纤细,酥胸俏丽,根本和人类一模一样。
  光是这么看着,林无昼等人就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匹敌的绝望感,而在场的五
人中,也只有林无昼一人真的破开了秽炼境,取胜略显艰难。
  「走,赶紧跑!」
  常四海大喊,第一个往后逃去,然而却被眼尖的林无昼一把拉了回来喝道:
「别过去,你仔细看!」
  随着林无昼的声音,常四海的脸色骤然没了血色,来时的洞口外面早已聚满
了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大量小蜘蛛,而蛛洞内无数的隧洞里也一样钻出了许许多多
的毒蜘蛛,足足有几十头之多,虽然看起来才刚刚出生了一个月左右,可实力起
码也有秽炼境的三四重左右,再加上虎视眈眈的成年人面蜘蛛……求生无望!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本就害怕虫子的舒纤纤浑身颤抖,结果
下一秒就被林无昼拉到了身后道,「瞧你这吓破了胆子的样,哭什么,哭就能活
下去了吗?」
  到底是经历过雷劫天灾的林无昼,他在短暂的呆愣后就恢复了精神,腰间的
斩风剑被握在了手心,雄浑无比的真元力量化成了一股子青色的气流。
  此时,随着人面蜘蛛的一声尖啸,洞内洞外几十头人面蜘蛛全都发动了攻势,
顺着一根根丝线滑落俯冲,一副要将他们包围在里面的样子。
  「后面的我来吧,你们守着前头。」高塔一般的巨汉石坚说,手中的狼牙棒
在一头人面蜘蛛扑来时扬起,不偏不倚斩在了上半身脆弱的人脸上登时将其砸成
了模糊一片,然后一脚踢在了下身的空档,踹飞了出去。
  在那只人面蜘蛛的惨叫声中,林无昼率先出手,剑身呈翠绿的斩风剑配合着
斩风决,全身上下的真元都变成了削铁如泥的刀刃。
  而被他吼了一嗓子的舒纤纤也不甘落后,咬了咬牙,掏出了一柄细长的短刀,
一步踏出,剑气劈向了最近的一头人面蜘蛛,但这头蜘蛛的反应十分迅速,靠着
早就布置下的细线灵活多疑躲避,另外左右两个方位的其他蜘蛛还射来了蛛丝。
  「烧蛛丝!」
  林无昼喊了一声,后方的祁红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也不知道她学的到底是
什么功法,明明还未破开秽炼境就已经可以御用法决灵气,登时就召唤出了一蓬
火焰。
  这时,潜伏了许久的人面蜘蛛突然出击,腥风阵阵,瞄准了有所分神的林无
昼,八根尖锐蛛矛聚拢成针,一旦刺中就会大力分开,把他彻底撕成碎片。
  「喂!你小心啊!」舒纤纤美眸张大,一脚踏在岩壁上冲了过来!
  林无昼避无可避,咬着牙运转起了苦海残月的功法,刹那间,斩风剑的青色
剑光变成了淡淡的黑色,一轮暗淡的月轮烙印出现在了额间!
  「这种杀伐恐怖的力量气息……他果然是……」击退了一头蜘蛛的常四海愣
了愣,嘴角却露出了笑意。
  天下杀伐第一的苦海残月,斩风剑又是锋锐无匹,这实打实的一击,即便成
年的人面蜘蛛也吃痛惨叫,而让林无昼有些傻眼的是,此时的舒纤纤像是憋了一
腔的怒火,提着短剑就咚咚咚冲了上去,竟是和擅长近身厮杀的人面蜘蛛互砍了
起来!
  「锥心。」
  咬了咬牙,舒纤纤本事用来劈砍的短剑竟是被倒提着收缩,甩出了刺击,而
她全身的真元也全都汇聚在了这一招上,带着人面蜘蛛一同砸到了后方的岩壁上,
烟尘漫天。
  锥心剑招是舒纤纤最后的剑招,打出去的真元能量整整持续了数分钟才渐渐
消散,但她自己也失去了再战的能力忍不住坐在了地上。
  砰砰砰……
  轰炸和拍击的声音不断响起,队伍最后方的石坚守着洞口,不闪不避,连步
子都未后退,恐怖夸张的狼牙棒将一头头陷入狂暴的人面蜘蛛全都拦在了外面,
约莫也有二十几头。
  眼看慢慢掌控了局势,林无昼运转的苦海残月也渐渐沸腾了起来,这种功法
本就为了杀戮而生,杀念越强,威力越大,而随着的真元贯注,他的斩风剑也和
当日袭无影斩灭了雷霆般放大,增幅,微微颤鸣。
  「给我死!」
  就在常四海有些意外的看着林无昼之时,林无昼一挥手,一轮像是残月般的
剑气扭曲着斩在了成年人面蜘蛛的身上!那头人面蜘蛛一下子就僵硬了,居中裂
开了一道血痕,然后缓缓分成两半,死得不能再死了。
  最大的威胁被排除,剩下的蜘蛛也一一死去,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呼……吓死我了。」脱力的舒纤纤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笑颜如花,对林无
昼道:「你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动不动喜欢把东西劈成两半,有点吓人。」
  「那倒也没什么,最多损失一张人面蜘蛛的表皮而已,反正它最值钱的妖丹
和丝囊是不会损坏的。」祁红袖扶起了同样脱力嘴角还溢血的石坚,笑着道。
  「谁!?」
  就在众人松了口气准备收拾战利品的时候,常四海突然大叫了一声目露惊恐,
而他手中的烛火也一下子就灭了!
  「常大哥你!」
  洞穴进入黑暗的一瞬间,祁红袖惊呼声顿时响起,而随着这声惊呼还有一个
无比沉闷的,类似肉体被狠狠击飞的响动,紧接着他也胸口中了一掌,浑身麻痹
向后退了数步,一张口就是一股灼血。
  等到林无昼适应了黑暗,重新看清岩洞里的景象时,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本在他身边不远的常四海现在却站在了对面五米处,而原本在一起的石坚
则是被大力拍飞到了岩壁上落下,浑身抽搐带着电光,铜铃般的眼睛瞪了过来,
虽然暂时性命无碍但显然是无法动弹了。
  除此之外,祁红袖被常四海制住了双手扣在了一侧,而翘臀小美女舒纤纤也
俏脸上一片煞白,嘴角沁出了一丝血丝,看上去受创不轻的样子,连紧身皮甲上
也出现了几条裂口,同样被常四海所制。
  「常四海,你居然敢这么做?就算你有把握对付得了我们这么多人,你难道
不怕事情败露出去声名狼藉么!」就在这个时候,祁红袖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
  「声名狼藉?哈哈哈哈!你不会真以为我叫常四海吧?」他忽然大笑了起来,
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就发生了变化,什么秽炼七重天,他分明已经到了通灵第五重
的境界!
  「听好了,我是桃花潭的常欢,你们也可以叫我千面公子。」他笑了笑,脸
上突然裂开了无数的裂痕,那张看着和善普通的面容顿时消失,变成了俊秀飘逸
的邪魅容颜。
  「桃花潭……」林无昼豁然抬头,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看样子你已经明白过来了,可是那又如何?宗主派我潜伏了数个月,一早
就料到你会下山历练,果然让我等到了你。哼……天命?天命还不是被我略施小
计玩弄在掌心?好了,废话不多说,乖乖和我走的话……」
  千面公子常欢淫笑了一身,目光在左右双手中的祁红袖和舒纤纤二人间流传,
最后一把撕开了两人胸前的皮甲,露出了翠,白二色的内衣肚兜,以及大小各异
形状却完美的胸部轮廓道:「只要你乖乖入我们桃花潭,别说这两个,包你夜夜
笙歌。」
  「你无耻!林小哥,你赶紧走!不要管我们」一听常欢这话,祁红袖顿时气
得浑身都发抖了起来。
  「是么?既然如此,那我只有先对付你了。」常欢笑了笑,摸了把月白肚兜
下的浑圆奶子,左手一松,把中了禁制浑身无力的舒纤纤放在了地上,道:「别
以为我听不到你和石坚那个傻子每天晚上干的淫事,今天既然捅破了窗户纸就得
好好让我们的林兄弟看看眼儿,可惜了……舒纤纤这丫头还是个雏,我自然不可
夺人所好。」
  「你……」林无昼饱含愤怒的等着千面公子常欢,气血混乱也不知中了什么
邪怪功法,只能挣扎道:「你放了她们……我跟你走!」
  「林小哥不要……啊!」
  祁红袖的话才说了一半,下半身的皮甲就叫人给脱了个干净,露出了光溜溜
两条肉感十足的大腿和一蓬三角形的乌黑耻毛。
  「操,骚的都不穿内裤兜了,还在这边装什么呢。」
  看呆的不只是林无昼还有千面公子常欢,只见他摸索了一阵,掏出了根细长
白玉似的肉根,掰开祁红袖的玉臀,直接噗嗤插了进去。
  「呜……」祁红袖直接说不出话来,银齿死死咬住了下唇,眼泪打起了转儿,
愤恨怨毒的道:「你杀了我吧!」
  「急什么?」
  前面公子常欢冷笑了一声,竟是掏出了一颗粉红色的丹珠,轻轻一捏,瞬间
迸发出潮汐一般的桃粉气雾。
  这气雾就像海风一般,有点潮湿,但是又有着一股淡淡甜甜酒香般的气味。
瞬间包裹了整个洞穴,其中奇异的元气,使得每个人的肌肤都看上去说不出的光
华润泽。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林无昼喊道。
  「是……桃花潭的……淫藿丹……他们就喜欢用……这种伎俩。」刚刚恢复
了一点力气的舒纤纤咬牙切齿的说,本是苍白发力的脸上泛起了不正常的红光,
一种麻麻的痒痒的感觉,不可遏制的从自己的心中升腾起来。
  「告诉你也无妨,这是我们桃花潭修炼双修阴阳交泰时溢满出的男女欲气,
这玩意收集不易,炼制也是不易,只能用在虚弱乏力的人身上,无论男女皆会忘
了耻辱羞愧,如同发情的野兽般操弄交合。要不是你们太天真,中了我的暗算,
这东西还真没什么用。」
  「我……不是说了和你走么,为什么还要这样!」
  林无昼大声诘问,换来的只是常欢的一记冷声嘲弄:「不入世的小雏鸡,半
点不知诺言如狗屁的道理,你生性正直,可我不是,我就要看着你与我一同玩弄
这两具羊脂白玉,一看到她们就会觉得羞愧难当,心生爱意,只有这样才能保证
把你留在桃花潭。」
  前面公子拍了拍胯下的祁红袖,只见她已经打起了寒颤,包裹在月白肚兜下
的奶子尖悄悄突起,双腿并拢得紧紧的,移不开脚步,娇俏的脸上,一股说不出
得酡红弥漫着。
  「杀了我!林大哥,快杀了我……我不要这样……」
  舒纤纤的意识也快迷失了,一股热流似乎不停的在她的身体内外涌出涌进,
将她推向林无昼,可却是悄然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颤抖的唇无法控制的吻了上去。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