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独木成林】08 父代子过 终得所偿



  「……呜呜……好舒服……呜……」
  祁红袖此时已是被林无昼抱着似的吊在了身上,她的牢牢搂在了他的脖子上,
嘴唇微张,两道舌尖抵死纠缠,而那两条腿则是胯到了腰上,胸前的乳团在男儿
胸肌前变形,但依旧是弹性十足,而阴户里则是激烈进出着一根粗长的男根,花
汁滴滴答答的落在树根下,白色的泡沫沾满了大片的阴毛。她忽而分开了舔弄的
唇,银牙咬住了下边,昂起头畅快的喊了一声,道:「林哥儿……我……我不行
了,快给我!」
  林无昼嘶吼着,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高速的摆动着有力的腰,肉棒把祁红袖
肥美的小穴撑得满满的,抽插中更时不时会带出那粉红色的嫩肉,还有那早已满
溢的淫水。
  明明是双腿盘腰挂在了男人的身上,可祁红袖却自己上下摇晃起了屁股,她
一手揉搓着自己大奶,一手掰开了白皙的臀瓣,将那正在挨着棍子的阴唇肉片和
一开一合的菊穴全都暴露在了空气中,身子忽然颤抖不停,竟是赶在了白浆注射
前喷出了爱液!
  「呜……」
  她如委屈的小狗儿般哼哼,整个人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而林无昼也刚好到
了关键的地方,挺着男根用力揉搓了几下,腥臊的气息熏得祁红袖恍恍惚惚,张
大了红艳艳的唇,那一股股粘稠的白浆就直接射出了一条线,落在了她因高潮而
分外艳丽的脸上,头发上,更多的则是涌进了嘴巴里。
  林无昼一个劲的喘着气,刚刚射完一次的鸡巴还不自觉的抖动着,意犹未尽,
而祁红袖则是咕噜一声吞下了口中的子子孙孙,妖娆的舌头哧溜吞下了污秽的男
根,舌头绕着龟尖打转,用心清理了起来。
  「红袖姐……好舒服……」他哈着气,忍不住抓着头发开始前后晃动,可紧
接着自己的臀股突然让人给分了开来,一个潮湿、黏滑、炙热的软物贴在了肛门
上,还不等他反应,这个软物就直接钻进了污秽的腔道里,一种酥麻的过电感瞬
间穿透了全身,当他转过头时,只看到舒纤纤的俏脸整个埋进了屁股沟里,一下
一下用心的舔舐着。
  「啊……纤纤……」
  舒纤纤没有说话,温热的舌尖慢慢滑过林无昼的肛门,然后一路滑到了卵蛋
的位置,啵的一声拔出了他正在插着祁红袖口腔的肉棒,气喘吁吁的说:「满意
了吧,死人。」
  「差不多吧。」林无昼蹲下了身子,怜爱又心疼的看着舒纤纤,在其错愕的
目光中亲了亲那樱粉色的唇。
  「脏……」舒纤纤呆了呆,双手撑地,难得露出了娇羞。
  「你都不嫌脏,我怕什么。」林无昼说着,又向一边的祁红袖招了招手,道:
「红袖姐,我们也亲一个,今天晚上大被同眠好不好?」
  「好你个头,真当我不会吃醋啊。」舒纤纤凑近了一边说了这么一句,扮了
个俏皮鬼脸,然后就拉着还处在恍惚中的祁红袖钻进了帐篷,剩他一个人被风吹
得鸡巴蛋子发凉,打了个喷嚏。
  次日,三人行早早的出发启程,离开了广袤的原始森林,又行走了约莫半晌
的功夫,终于远远的看到了江南水乡的壮丽景色。
  盛夏见过,秋意渐起,麦田上的稻穗低下了头,草耕民作间偶尔惊唤起一声
声大黄牛的憨叫,抬首望去,大殷皇朝的南部边境线近在咫尺,过了这儿,到了
水坞,便可乘舟直抵清幽,水乡乌坦。
  入了城,寻了间客栈,面子薄的祁红袖却怎么都不肯同意三人一屋,最后只
能付了两份房间,并排落在了二楼。
  暂且整顿了一下有了落脚点后,林无昼舒舒服服的躺在了松软大床上,只觉
得神清气爽,舒纤纤和祁红袖都是女儿家,在林子里跟着蛇虫鼠蚁做了小半个月
的伴早就觉着浑身不是个滋味,当下就手拉手逛起了街市,估摸着少说也得几个
时辰。
  趁着有空,林无昼运行起了不曾荒废的苦海残月功法,他早早的过了秽炼,
经历了雷火大劫后的肉身强横无匹,真元力量澎湃,但迟迟不曾通灵感悟天地灵
气,可这一运行,他很快就睁开了眼睛,一脸的古怪,虽说早就做好了苦海残月
在通灵阶段的不重视,但实际情况也太超乎想象了,这根本不是重视与否的问题,
而是完全脱离了正常的理解范畴。
  真元,灵力,一个依靠不断的锻炼和打斗扩展肉体积蓄在体内,一个则是通
过感悟天地沟通灵气,一个内,一个外,完全不是一回事,传说中只有真的破开
了五境,达到了第六归一境才可以自成一个世界,从而随意转换。
  而苦海残月呢,不是。它的通灵是直接将灵识抹煞分离,创造出另一具由真
元力量构成的第二肉身,这肉身只留有最基本的意识,平时将以一枚黑月烙印的
形式留在额间,将列缺山一脉本就夸张的近身厮杀能力再度放大,真元力量充沛
不竭。难怪列缺山从始至终只能使用一柄武器,因为根本就没有灵识同时驾驭第
二样法宝!
  林无昼深吸一口气,心态渐渐平稳,按照苦海残月的知识一点点运转体内的
真元力量,很快就感觉到了自己的神识被分离了一部分,额间出现了一抹淡淡的
黑月烙印,这烙印不仅代表了第二具肉身的雏形,可以随时召唤收纳,并且也会
将平日里积攒的狂暴杀气吸取,使得本体不会被杀念覆盖发狂。
  他运转了约莫三个时辰的功夫,五脏四肢流转了七七四十九遍,这才完全耗
尽了自己的气力,噗通一声倒在了床上。随着心念一动,额间的黑月飘散雾化,
成了一个和他十分相似的人影,只是暂时还不具备可以触摸的形体罢了。
  林无昼收回了黑影,一阵疲乏,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后,被窝里突然就闯
进了一个热乎乎的身子,把他顶到了床板的里头。
  「纤纤?你怎么来了啊。」林无昼揉了揉眼睛,有点喜出望外。
  「怕你一个人寂寞了呗。」舒纤纤笑了笑,把脑袋缩紧了被窝,身上只穿了
一层薄薄的纱衣,下头的水蓝色亵衣亵裤看起来还是一整套的,勾勒出了紧绷绷
的乳线和下方神秘的三角地。
  「好看吧,刚买的。」她笑了笑,耳朵根微微发红。
  「好看是好看,就是……」林无昼摸了摸鼻子,欲言又止。
  「就是什么呀。」
  「就是布料有点多,什么也看不到。」这话一说完,腰间的肉儿就遭人拧了
一圈,疼得他龇牙咧嘴。
  舒纤纤哼了哼鼻子,小手一伸,很自然的就搂上林无昼的脖子,一条腿横跨
在了腰侧,像是个腻腻歪歪的小树熊。
  「想看少的呀,那去隔壁咯,我可没红袖姐那么大胆,几根缕空的线条儿就
敢往身上挂,到时候还不知道便宜了谁呢。」
  「我呗。」林无昼点了点自己,往舒纤纤的脖子根喷了口气,说:「纤纤,
我想要了。」
  舒纤纤浑身激灵了一下,小声啐了一口,红着脸说:「你要死啊,红袖姐还
在隔壁呢。」
  「怕什么呀,那天晚上还都一起那个了,现在也没关系吧。」
  「那……那是怕红袖姐有心结才让你尝了甜头。」舒纤纤拍开了正慢慢作怪
的手,说:「先说好啊,我这人可小气了,红袖姐是个例外,其他……他……呜
……」
  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要命的臀尖儿给手掌掐弄把玩着,虽然是隔着薄纱和
亵裤,当还是让舒纤纤一下子弓起了背。
  林无昼抓着舒纤纤的巧克力翘臀,不住地柔捏着,她的身体触电般地抖个不
停,慢慢地挤出了含混不清的鼻音,小嘴更是发出了诱人的喘息声,脸孔泛起诱
人的桃红色。
  感觉到舒纤纤的喘息声,林无昼侧过了身,然后一点点解开了那件碍事的薄
纱,稍稍拍了拍那晃动不歇的臀瓣,舒纤纤就撑起了胳膊,由着他脱了丢到了地
上。
  「刚……刚买的……」
  「明日我给你两件。」林无昼火急火燎说。
  「不行。」舒纤纤咬了口近在咫尺的胳膊肉,眼眸含春道:「起码得五件。」
  「行!」
  林无昼大乐,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手捏着屁股蛋子,一手钻如了舒纤纤的发
梢,往她耳根子里说了几句话。
  舒纤纤顿时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咬了咬嘴唇,吞着口水问:「你家哥哥
嫂嫂……这么会玩儿啊?」
  林无昼点了点头,腼腆的笑:「你的臀儿晃起来,肯定比我大嫂还骚。」
  然后,他就挨了几下粉拳,紧接着被踢到了床下面,可随着一阵悉悉索索,
帘帐已然被放下,一个紧绷充满弹性的丰腴翘臀已经悄悄从后面钻了出来,晃了
晃,抖出摇曳的肉波,上面还沾着条半湿不干的水蓝亵裤。
  「还愣着干嘛,呆子。」
  林无昼顿时慢了半拍心跳,舒纤纤的腿修长没有赘肉,蜜色的腿根因为母犬
趴卧的姿势关系绷出结实滑润的线条,而那水蓝色的巴掌大亵裤早已被流淌的汗
液沾湿,挤出了肥嫩的花唇。他颤巍巍的伸出手摸向臀肉两侧,勾住了亵裤的两
边,可才发力就发现受到了阻碍,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这裤兜儿卡在了紧致
的屁股沟内。
  舒纤纤的蜜臀过于肥美圆润,本来是盈盈一握的腰肢,到了臀胯之处忽然夸
张的向两侧蜿蜒,形成完美的圆月,肥嫩弹性却无丝毫沉赘厚实,比寻常女儿家
的翘乳都要来的丰实。
  林无昼低吼了一声,猛地一把扯下舒纤纤的水蓝色亵裤,在浅浅的惊呼声中,
已是不着寸缕。她修长的双腿被林无昼大大的分开,神秘的私处纤毫毕露,耻丘
饱满丰隆,阴唇内敛,小小的阴蒂周围才长了一小撮乌毛,而在淡淡的月光下,
舒纤纤麦色的皮肤光滑如油,紧绷的肌肉线一颤一颤,更是已湿的一塌糊涂,不
断有晶莹的露珠缓缓的渗出。
  见林无昼紧紧地盯着自己的私处,舒纤纤羞得满脸通红,全身皮肤都变成绯
红色,忍不住掩住了小脸,然后又轻叫了一声。
  原来在双手玩弄着舒纤纤整只丰腴不像话的屁股后,他竟是挺着自己肉棒,
沿着圆肥臀缝的最顶端,从那儿开始整根夹了进去,夹在了肥美细嫩的臀沟中。
  那处地方是舒纤纤屁股上最结实最吸引人的地方,即便如死去的常欢,也被
这种无法理解的紧绷所吸引,忍不住掰开了想试上一试,林无昼此举也是如此。
  可这一试,他登时就觉得来到了天堂妙处,强劲有力的挤压比前头花穴更加
有力,外加上因为羞涩而不堪刺激的舒纤纤收紧了浑身肌肉,那两片肥美的臀瓣
犹如两扇大门般牢牢夹住肉棒。
  「嘶……你要夹坏我了。」
  「夹的就是你。」
  林无昼舒坦的拍了拍翘高的丰臀,双手却是用力掰开了两边的蜜肉,露出了
那可爱还喷着热气的肛穴,樱粉色的褶皱一颤一颤,稍稍一碰就开了个热烘烘的
小口。他再也按捺不住,肉根在前方滴水的花穴磨蹭了几下,就着汗津津的粘浆
立时撑开两瓣花唇,插了进去。
  这一瞬间,林无昼只觉得被一层层温暖紧实的嫩肉给紧紧的缠绕住,而自己
的小腹则抵在了两片巧克力色臀肉上,那种挤压和丰腴,以及看着它们被撞开波
浪后想合又不上的刺激着实让人发狂。
  而舒纤纤也是被插得咬紧了牙齿,从她的角度望去,竟还有少许肉杆子露在
了外头,只能缓缓吐纳呼吸,放松臀肉,终于将全根吞没在体内。
  充实肿胀的感觉让舒纤纤猛吸凉气,身子阵阵的颤抖,不禁嘀咕道:「胀死
了……当初到底是怎么吃下去的啊……」
  「吃不消了啊?」
  「呸!你尽管来,看我不把你给夹断了。」舒纤纤倔强的说着,眼睛里泛开
了粼粼水光,努力抬高臀部,压低了腰身,就仿佛是一头摇尾乞欢的母犬,模样
极其淫靡。
  林无昼深吸了口气,一巴掌拍在了颤巍巍摇晃的臀肉上,整个人压了下去,
下身不住地向前抽插,犹如骑马一般驰骋。
  「呜……好……顶得好深……」舒纤纤扭动着蜂腰翘臀,臀瓣向后撞击在林
无昼的小腹处,又向后勾住了林无昼的脖子,伸出香舌索吻,两人的舌头相互吮
吸着,溢出的唾液滴在舒纤纤的乳珠上,和着汗水闪动着淫靡的光芒。
  「纤纤……我要射了……」林无昼放开舒纤纤的舌头,把她的玉背往下压,
抱起肥臀便是猛烈地冲击起来。
  「呜……快些出来……我也快不行了……」舒纤纤也翘起玉臀,逢迎着林无
昼的抽插,扭过头来娇声媚叫道。
  「来了……」
  「唔……都射进来……呀!」随着她的一声尖叫,林无昼只觉包裹肉棒的阴
户急剧收缩,深处射出一束又细又密的汁液,直贯他龟首中间的马眼,如洪水一
般,滚烫的精液顿时泉涌而出……
  ……
  一场秋雨一场凉,雨过天晴之后,月明星稀,夜幕下的乌坦河再也没了春夏
时节摇扇拨曲儿的文人墨客,城内的枫叶林已经染上一片金黄,家家户户早早的
关紧了门扉,炊烟袅袅。
  林府中,于秋水也是一早的梳洗了面容,铜镜之中照出了一张风韵犹存的成
熟面孔,然而此时脸上却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烟暮霭。
  康王叛了,这个消息就和当初稀里糊涂发现小虎子已经长大,又稀里糊涂与
他戏耍了一番震惊。可康王毕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虎子,一觉过去,给几块糖
糕哄上几句,就能把咕噜噜射进妇人毛穴的精液当做尿给放了,转眼就忘了个干
净。
  康王这一叛,四洲十六郡的局势一下子变得跌宕起伏不休。林府做的是粮食
买卖,靠的是水路和陆上的安定,偏偏余州又是康王的大本营,据说在三天前,
青州鹿台郡的康王府已经人去楼空,大股大股的人马全都聚集在了余州的朱雀郡,
抓壮丁的抓壮丁,收赋税的收赋税,人心惶惶到处逃难,谁家还有心思买卖粮食,
只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抓去了充公。
  她对镜梳妆,乌黑的发丝扎成了双刀髻,淡粉胭脂,脸上的一点点憔悴都被
掩盖。呆坐了片刻后,就传来了下人的催促,缓缓挪动着步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样
的心境。
  林府大厅中,年初时还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圆桌此时就只剩下了三个人,主母
于秋水,儿媳李忘语,以及尚且还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的小虎子。
  「娘亲,多少吃一点吧。相公和青山叔出门讨要债款,回来的时候约莫该是
深更半夜了。」  李忘语拾起了珠玉筷说道。
  「知道了。」于秋水挤出了一点笑容,看了眼也跟着愁眉不展的小虎子,道:
「你这小学人精,还不干净吃完了去做教书先生的课门,小心你爹回来打你屁股。」
  小虎子顿时一惊,哗哗哗扒拉起了饭碗,逗得两个美丽妇人齐齐一笑。
  林府上空的阴云已经笼罩了太久,先是二公子林夕下落不知所踪,而今又是
盗贼乱起,运出去的粮草车队不是半路遭劫就是被路过的官兵征收,甚至差一点
儿把主意都打到了乌坦城林家的头上,要不是死去多年的林老爷对乌坦城吴知府
曾有知遇之恩,一力担保庇护,恐怕这林府早已家不成家。
  好事无双,祸不单行。
  就在下人拾落了碗筷,林家的两位美妇准备回房歇息时,一道身影磕磕碰碰
的从外头撞了进来,带着伤痕,正是刘青山。
  「这……青山哥!」于秋水眼尖,抢先一步扶起了狼狈风尘仆仆的刘青山,
只这一看登时就是面色发白,却见他胸膛半露,上头密密麻麻带着刀剑砍伤,刚
刚结痂的伤痕绷出了血丝。
  「夫……夫人!大少爷他……被康王的人抓走了,说是……要上战场!」
  于秋水听后,浑身一颤,竟是直接就昏了过去,直到半夜方才悠悠醒来。
  刚一睁眼,看到的却不是儿媳李忘语,而是刚刚包扎完了伤口,带着一脸关
切的刘青山。
  「青山哥……阳儿他真的……去上战场了?可你怎么会伤成这样。」于秋水
张了张嘴,一行清泪又是从眼角落下,连着失去两个儿子的辛酸和悲痛,外人又
如何能够知晓。
  刘青山看得心中一痛,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抽了自己几个耳光道:「是我
没用,看着大少爷被带走就想着上去和那帮兵贼拼了,可结果不是人家的对手,
挨了几刀,只能跳下了山涧小路,这才灰溜溜的赶了回来,都是我不好!」
  「青山哥别……是我们林家……命不好!」于秋水叹气起身,伸出双手制止
了自责不已的刘青山,目光落在自己还染上了对方血渍的衣袖上,心头暖了一下,
说:「你起来吧,这世道不太平,生意什么的就罢了吧!明天起我将会遣散下人,
青山要是不嫌弃,那就和小虎子一起留下,省得在外面遭遇不测。」
  「多谢夫人……我刘青山发誓,倘若那些兵贼真的打起了林府的注意……我
……我便要和他们拼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前,却带动了伤势,登时就是一声
声吃痛的咳嗽。
  「你瞧你,说话都不利索,还拼了。」于秋水看着他这般模样,终于笑出了
声,胸前饱满几乎撑裂了薄纱的双乳不停的晃动,看得刘青山忍不住呆了。
  于秋水自然也是注意到来了他突然火热的目光究竟落在了何处,啐了一口,
道:「好看么。」
  「好看……」刘青山先是点头,然后又是摇头,最后刚毅的面孔铁青一片,
迅速起了身,战战兢兢了起来:「夫人,我……我这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还是叫我名字吧,你这人,还是和当年一般的木讷无趣。」于秋水横了他
一眼,红艳的唇儿忽然努起朝着桌上点了点,道:「那是刚住的桂花茶,你拿去
喝了。」
  刘青山顿时觉着疑惑,然后便听到了背后的于秋水幽幽道:「多喝些,去火。」
  他猛地一惊,哪里敢去想这去火两字到底是合意,关上门离开的时候差点还
摔了一跤,惹得闺房内又响起了那成熟妩媚的笑声。
  次日,一个晴朗的秋阳高照的日子。
  遣散了众多仆人后的林府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了起来,后花园内,只见翠竹
幽幽,松菊鼎盛,鱼池庭院内还设个了小亭子,上头写了观荷二字,此处正是林
家媳妇李忘语平素最喜欢的地方。
  李忘语出身书香门第,最喜莲荷,若是没事的话便会坐在小亭内,可如今除
了她以外,还有一个男人坐在了前头,正是刚刚愈合了伤口的刘青山。
  「少奶奶,您今日叫我可是有何事不明?」刘青山显得稍稍紧张,生怕刚刚
没了丈夫的李忘语出声怪罪。
  李忘语端坐在凉亭红椅凳上,手中翻阅着无名的诗集,她生的恬静淡雅,极
少喜怒,听了刘青山的话只是沉默了片刻,便悄悄开启了粉嫩的唇瓣道:「青山
叔不用这么紧张,林阳出事我固然伤心,可也知道你已经尽力。感激都还来不及,
说不上迁怒这等没品的事情。忘语只是想问一句,你和母亲认识多久了?」
  「……三十年吧。」刘青山说着,叹了口气,恍惚间回忆起了当初他和林家
老爷一同追求于秋水的光景。
  「哦?照这么说来,你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了,要知道我夫君可也才二十岁。」
李忘语笑了笑,放下了手里的诗集,突然语出惊人:「娘亲丧偶多年,青山叔又
是孤单一人,你们既然曾相识相恋,为何不趁着机会各续断弦?」
  「少奶奶……你这玩笑可是开不得!」刘青山额头冒汗,可偏偏脑子里却又
飘过了于秋水那丰腴如蜜桃的身子,昨天灌了满满当当一壶的桂花茶仿佛就是没
用的白水,裤裆里的男根悄悄的早就冒起了尖。
  「我可没开玩笑,只是提个醒。」李忘语说着,面不改色,却是悄悄压低了
声音将一件物事放在了桌上,道:「这是娘亲昨天换下没来得及洗的东西,你看
看,就知道了。」
  刘青山顺势望了过去,胯下的棒子骤然硬得生疼,因为那是一条贴身的红色
薄纱亵裤,上头尚且还有着没有干透的淫渍……
  「可……可我天生蠢笨,这怎么……怎么。」刘青山眼中已然冒火,却是不
知如何是好,苦恼万分。
  「简单,我可以帮你。只不过希望青山叔不要怪罪。」李忘语忽然起身,脸
上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容。
  「什……什么?」
  刘青山方才说了这么一句话,整个人就从背后让李忘语一脚踢下了荷塘,双
臂刚好砸到了池中青石,咔嚓一声就脱了臼。
  ……
  「怎么回事?青天白日的怎么还掉下池塘了?」
  林府大厅中,于秋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面前的林青山满身泥渍,挫伤了筋
骨的双手无力耷拉着,一脸刚毅的脸上挂满了无奈,心里有苦却说不出。
  最后还是李忘语简单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不过省略了自己才是始作俑者的
剧情,只是说刘青山看于秋水夜不成寐,想下去摘点莲子让她滋补养神。
  「摘莲子?我说刘青山,你今年也是四十出头了,一天到晚还以为自己十七
八呢,你让小虎子看看,看你以后还怎么管自家儿子!」于秋水就像是教训小辈
一般说着,然后下意识的就想叫下人,旋即才发应过来,府里早就没什么下人了。
  「娘,你别看我。我可做不了伺候青山叔洗澡的事儿。」李忘语连连摆手,
推得一干二净,转身就走。
  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看着刘青山低着脑袋,脏兮兮的河水滴答滴答从
头上落下,秋天里的风儿又是愣,害得他连着打了三个喷嚏,这才传来了美妇人
长长的叹息。
  「腿没断吧?跟我来。」
  刘青山顿时一喜,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
  于秋水走近了浴室,室内的池子还是干的,上头有着一根和乌坦城熔炉铁铺
相连的竹管,只消开了那个堵上的木塞,温温热热的水流就会沿着府外的主管道
一路滴下,这也多亏了林家老爷生前的乐善好施,寒冬腊月里,谁家的热水都是
现烧的,只有林府才有这等羡煞人的东西。
  可这毕竟是于秋水第一次服侍人,好不容易拔开了那木塞,温热的水就直接
冲了下来,全都喷在了她高耸多肉的胸上,单薄的纱衣一下子便湿透了,几乎成
了透明,薄薄的布料紧贴在肉上,圆润饱满的高耸乳房,紫红色的肚兜和下身两
片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全都露了出来,这让跟在后面的刘青山一下大饱了眼福,眼
珠子不由都瞪大了。
  于秋水轻呼一声,一转头看见刘青山就站在身边,赶紧用手捂住了遮不住了
乳房,和股间是三角黑毛,羞红着脸说:「青山哥……你等我一会儿。」
  「事儿,没事儿,你赶紧去换衣服,别凉着了。」刘青山看似平常,然而眼
珠子早就落在了于秋水快步跑开时后方摇晃的肥臀上,鸡巴杆子差点捅破了裤裆。
  「忘语这丫头……真是有办法,我这手……也不算白伤了。」他傻乎乎的笑
了笑,可是两条胳膊却微微握起了拳,原来并非是真的无法动弹。
  等到于秋水再回到浴室时,正看见刘青山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也难怪,他
那两只手根本没法自己脱衣服,更别说洗澡了。
  于秋水咬着唇,迈着小小的步子,听着刘青山不停的喷嚏,终于是下了决心,
道:「青山哥,你坐下吧,我来帮你。」
  「秋水,这不合适。你……要是传出去,不像话。」刘青山忽然有些紧张的
退了一步。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没老婆,我死了丈夫,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了,你怕什
么啊?」似乎是想起了年轻时候他的木讷和愚笨,于秋水的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
「就你这几十年来的怂样,我还怕你不成?」
  被她这么一激,刘青山干脆不说话了,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让于秋水帮着脱
去了衣服,他本就是个粗人,身上的肌肉结实强壮,上头的刀疤早就结了痂,雄
厚的男人气息顿时熏得于秋水面上泛起了红,忍不住想起了不久前和小虎子在这
里发生的荒唐事,又是羞又是愧,花心里头冒起了浆。
  可脱至最后一件裤衩时,于秋水又有些犹豫了,可见刘青山吓得跟什么似的,
她反而镇定了一些,颤巍巍的伸出手满脸潮红,最后还是一咬牙给扯了下来,露
出一根又黑又壮,一抖一抖的粗壮男根。
  「好……好大……」于秋水也没想到,有些吃惊的看了它一眼,然后赶紧脸
红红的移开了目光。
  「比林老爷还大么?」林青山用力吞了口唾沫,黝黑的鸡巴迅速抖了抖,几
乎抵在了于秋水的唇上。
  于秋水愣住了,抬头的瞬间对上了那早已被欲望侵蚀的眼睛,而紧接着的一
句话更是让她呆立在了原地。
  「是不是……比小虎的那根好看多了?」
  「你……知道啦?」于秋水脸上又是羞愧又是惶恐,彻底乱了心思,当下就
要转身逃跑,可却被刘青山从后面死死的抓住了胳膊,一把扯了过来!
  「刘青山!你骗我,你的手根本没事!」
  她挣扎着,想要大叫,可带着满满的男子气息的嘴唇却堵了上来,熟透了的
身子也给他牢牢抱紧,想到了这些年自己一个人孤枕难眠,眼前的男人又曾是自
己喜欢过的人儿,此时受着伤,以前的日子也定然不好过,怜悯的心性已是波澜
泛起,先前的厌恶和愤怒竟悄悄的消散,挣扎的动作也变成了轻微的推搡。眼睛
一闭,那软腻的舌头已经自发的搭了上去,舌头缠挑翻滚。
  「你……好大的胆子!」唇分,于秋水的双目之中已然不全是怒意,娇躯轻
颤,娇哼细喘,显在刘青山的挑逗下已是春情难禁,可终究还是有着理智。
  「我都胆小了三十年了,今天就算是你要报官府,我也不会再错失机会。」
刘青山也是忍不住了,猛地一把将于秋水拉到怀里,在她耳边轻轻道:「秋水,
我一直都喜欢你。你知不知道,林老爷死的时候我其实……很高兴。」
  于秋水一双美眸骤然睁大,忽然就没了力气,玉手抚上了刘青山健壮的胸膛,
叹息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现在也不迟啊……」
  他搂紧于秋水的娇躯,俯首便吻上了红艳的双唇,同时右手隔着衣服握住于
秋水那饱满之极,自己早已梦寐以求的丰乳,大力地揉搓起来。
  于秋水的娇躯更是一阵轻颤,娇喘更甚,妙目微闭,热烈地迎合起刘青山的
举动来。刘青山欲火飞快地燃烧着,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于秋水抱起,光着大
半个身子就冲向了她的闺房。
  屋内,刘青山先是脱去了于秋水的上衣,当那桃红色的肚兜从她的身上脱离
时,于秋水那对在胸前高高耸立,一直饱满得似要裂衣而出的丰乳便解脱了束缚,
弹跳了出来。那乳房沉甸甸的,骄傲地挺立在刘青山的眼前,浅褐色的乳头长长
的,极有肉欲。
  「好美!」刘青山感慨了一句,忍不住一把抓住这对丰满的乳房一阵揉捏,
啧啧不已。揉捏之下,极软又极有弹性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刘青山更是爱不释手
地玩个不停。
  在大手的抚摸下,于秋水的乳峰越来越鼓涨的,浅褐色的奶头也是渐渐硬翘
起来,口中娇滴滴的喘息越甚。刘青山听得更是心动,将她的长长的乳头含入了
嘴里,用力一吸,于秋水立时被吸得全身发酥,哦的一声娇吟,灵魂便如出了壳
般,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放在刘青山的头上。
  他的舌头在于秋水的两个乳头间轮流吮吸着,吸了左乳头,又吸右乳头,舌
头也在乳头的周围不停地转动着,于秋水更是呻吟个不停,很快便完全裸露了。
  眼前是个雪白圆润成熟的肉体,水蛇般的细腰柔软丰腴,香臀丰耸浑圆,曲
线完美。小腹平坦坚实,两腿间芳草茂盛,涨鼓鼓的阴阜上长满了乌黑浓密的阴
毛。阴唇丰厚,颜色浅褐,肉缝里的嫩肉暗红,汁水丰盛。整个肉体充满熟透了
的肉欲诱惑感觉。
  看着眼前这迷人的肉体,刘青山的鼻血差点流出来,兴奋地分开于秋水的双
腿,用手拨弄著她那迷人的花瓣。只见丰厚的阴唇已经充血向外翻开,淫水更是
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
  于秋水本是老实人家,和死去的丈夫几十年来也就用了一种姿势,而此时被
刘青山这样放浪的拨弄,不由双颊晕红心中燥动,眼中水汪汪的似要流出水来,
整个人娇艳欲滴,不时瞟向刘青山,颇有些春情荡漾的意味。
  刘青山知道她已是春情荡漾,不过他却不急,双手只是在于秋水全身游走着,
特别是在于秋水圆臀大腿间来回抚摩。
  在他的抚摸下,于秋水只觉阵阵如电麻股的感觉在自己心里荡漾开来,刘青
山的每一下抚弄都让自己快感飘飘,她的下身已是非常湿热,淫水不断地流了出
来,已是极度的兴奋。
  终于,忍不住了。
  「青山……快进来,我要……」她咬着唇,侧过了脸说。
  「来了。」
  刘青山笑道,胯间那粗长的分身青筋虬结,肉棒粗大坚挺,看得身下的于秋
水媚眼如丝,春情更甚。
  深吸了一口气,刘青山跪在于秋水双腿之间,把她两条修长的雪白玉腿,大
大地分开,然后将自己粗长的肉棒对准于秋水毛茸茸的花穴,用力一刺,便直没
入于秋水的体内。于秋水发出一声腻人的呻吟,只觉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迅速由
全身扩散开来。四肢立时便如八爪鱼般地紧缠住了刘青山的身体。
  「胀死了……哦……」
  她说,肥美的臀肉向上挺了挺,发出了某种隐喻的信号。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