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藩篱花开别样媚】第16章



               第16章
  离市区不远的一座寂静果园,两片果林之间的狭小土路上,停着一部白色的
车子,车的一侧后门敞开着。
  从门外看去,一个相貌上四十来岁的美妇躺在后座上,两条欣长的黑丝美腿
盘缠在一个高大年轻男子腰间,撕开的丝袜破洞处,娇嫩暗红的性器中插着一根
硕长的坚硬肉棒,正如打桩机般快速的夯砸着,插得美妇淫汁四溢,花瓣翻卷。
  正是来此偷情的齐玫和马小要母婿二人,在车内换了个姿势,气喘吁吁激战
正酣,车身随之不停摇晃。
  凶猛的抽插之中,马小要喘着气,问身下的骚媚岳母道:「妈,爽不爽?」
  「爽,啊啊……坏儿子……鸡巴好硬,妈要被你……插透了。」齐玫啊啊浪
叫,香汗淋漓,娇喘不已。
  「妈你真骚,儿子……肏你的骚屄。」
  「肏吧,妈喜欢你……肏我骚屄,啊啊……妈心里……一直想和你做。」
  「真的吗妈?」马小要声音惊喜而振奋。
  「真……真的,啊啊……」齐玫说着叫了起来:「让……让我起来,还到
……外面去,妈又快……到了。」
  「为什么……」
  「妈高潮……淌得水多,弄脏坐垫,会被诺诺和……你妈发现的。」
  「……好。」
  马小要犹豫一下,还是爬了起来,先探头看了看车外,然后拉着岳母迅速出
来,绕到车门前面遮挡身体。
  伸手把前面的车门也拉开,一拍岳母的屁股,齐玫会意的转过身,双手扶着
车顶,分开两腿撅高臀部。马小要又将她的右腿抬起,脚踩着前车门口,这才把
鸡巴插回岳母屄中,开始猛烈抽挺。
  「哦,好深……」齐玫发出一声闷哼,臀部向后迎合,喘吟着转过脸来:
「妈很快就能来了,小要你能射……快射吧,时间差不多了……」
  「好……好的妈,我也快忍不住了。」
  马小要喘着气着正要再次提速,脸正好朝着河堤方向的岳母,忽然停下了屁
股的后迎动作,接着小声叫住了他:「别……别动,等一下。」
  顺着齐玫的视线,马小要看到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年果农,正提着篮子顺着河
堤走来,便停下动作,保持着那个姿势,等他过去。
  谁知那老年农夫发现岔路上停着辆车,一侧的两扇门都开着,还有一女一男
分前后站在车外,一齐拿眼看着自己。因为有车门挡着,老农看不到两人的具体
情形,但总显得有点姿势奇怪,愣了一下后,竟然站在了那里。
  马小要丝毫不觉得紧张,脸上带着笑意,拿眼看向岳母,见她脸上竟然也没
有多少紧张的意思,似笑非笑得迎着自己的目光,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刺激之
下的身体条件反射,紧裹着自己鸡巴的阴道,明显收缩了两下。
  马小要于是嘿嘿暗笑,心中明了自己的这位风骚岳母,有多么喜欢异样的刺
激了。只是不清楚是岳父调教的好,还是天性如此,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马小要冲岳母咧嘴一笑,示意她再来,齐玫便愈发媚惑了眼神,濡滑紧凑的
膣肉一夹一放,咬噬着屄内的粗壮鸡巴。马小要上身保持不动,微耸下身,轻轻
抽送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等同于在老农眼皮底下,轻抽慢插着,虽然动作幅度不大,心
理刺激带来的肉体快感,却只强不弱。
  那老农站在路口看了一会,心知这个季节并没有果子成熟,便明白了显然从
市里开车过来的这对男女,是到这儿来偷情的。他看果园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
虽然不多,但每年碰到的次数总有几起。
  犹豫片刻,摇了摇头,感叹世风日下,慢慢走了过去。
  老农的背影还在两个人的视线之中,马小要就猛烈的撞击起来:「刺激吗,
妈?」
  齐玫「啊」的一声,放开气息浪叫出声:「快点干我,妈要来了。」
  此起彼伏的喘息呻吟声中,「啪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大作,很快的,齐玫
的高潮先行到来,在她阴道的夹裹收缩之下,马小要精关一松,深抵在岳母美屄
内,异常有力的勃动着发射了出来。
  两个人仍然保持着姿势,一边平复呼吸,一边回味高潮的余韵。片刻后,回
过神来的齐玫见马小要还没抽出去,转头一看,这小子竟然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
机,正在对着两人的性器交合处,不由又气又好笑。
  正要拿手拍开女婿的手机,忽然想到什么又停下了,继续撅着屁股,媚着眼
睛看他如何动作。
  马小要调出相机,先拍了两张鸡巴插在屄中的照片,然后才把开始变软的鸡
巴轻轻抽出,手机对着刚刚经过暴风雨蹂躏、一片汁水狼藉的性器,一连拍了六
七张。
  渐渐缩小的红润洞口处,一道浓稠的白浊液体慢慢流出,更添了几分淫靡。
  等马小要拍完,齐玫才探身拿到抽纸,岔腿曲膝反复用纸擦拭私处,嗔了女
婿一眼:「不怕被诺诺看见?」
  「诺诺平时不看我手机的,就算看到了,我就说网上下载的。」马小要嘿嘿
低笑:「你们都是女人,妈你还怕她看啊。」
  「坏样,她就不该这么信任你。」齐玫俏脸一红,整理好身上衣物,坐回车
里:「不早了,快点回去吧。」
  马小要正在给车子打火,齐玫拿眼斜瞥着他,忽然说道:「把那些照片,给
我发两张。」
  马小要一怔,立刻明白了什么,看了岳母两眼,一边给她的微信里转发照片,
一边嘿嘿低笑。
  齐玫的脸于是更红了。
  回去的路上,齐玫低头玩着手机,趁开车的马小要没注意,把那两张照片转
发给了丈夫老许,飞快的加了一句:「我们还在车上,不要回。」
  犹豫了一会,又飞快的给苏悦容发了一条信息:「刚和你儿子做了,话我也
都说到了。别回。」
  下一个红绿灯路口,马小要捉住齐玫的玉手,微笑说了一句:「妈,明天
……」满脸期待。
  「今天还不够啊!」齐玫瞪他一眼:「真拿自己当超人?不用陪诺诺了?过
两天再说。」
  马小要嘿嘿笑了起来。
  马小要下班回到家里,心里有数的许语诺,和收到齐玫信息的苏悦容,脸上
的表情各有各的微妙与精彩。
  马小要在妻子面前,自然不敢表现放肆,真和岳母发生了,也不好在妈妈面
前表现的过于兴奋,于是无论帮妈妈做饭收拾家务,还是和妻子在一起,神情举
止都老老实实的。只是在吃饭的时候,看妈妈和妻子都不怎么说话,为了活跃气
氛,话才故意多了一点。
  先说苏悦容。马小要越是这样,苏悦容心里就越不是味儿。
  中午收到齐玫的信息后,苏悦容在短暂的羞臊过后,就莫名其妙的烦乱起来。
怕在儿媳面前表现出来,便匆匆出门去宾馆。
  坐在公交车上,苏悦容估摸着齐玫和儿子已经分开了,只是给齐玫回了一句
「知道了」,而不是像前几次打电话过去,试图打听其中的细节。
  脑子里乱糟糟的,都是儿子和齐玫做那种事的情景,越想心里越烦。好不容
易把那些画面赶出脑海,自己和儿子的种种过往又涌了进来,十月怀胎的辛苦与
憧憬;襁褓中的的喜悦与呵护;看着儿子的小脸给他喂奶时,内心的甜蜜与安宁;
儿子长大一点后,和他打打闹闹时的欢乐与幸福。
  再后来,就是在丈夫的怂恿之下,和儿子的那段荒唐时光,和由此滋生出来
的,母子之间丝丝缕缕的暧昧情愫。
  感觉像失去了某种最重要东西的苏悦容,脸上明明带着回忆的微笑,心里却
空落落的,目光时而漂浮时而发怔地望着车窗外的街道与行人。
  然后又自责起来,事情是自己提出来的,按照齐玫的短信,她把该做的事做
了,该说的话也说到了,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在这边酸溜溜的,吃得哪门子醋?
而且,体会到长辈一片苦心的儿子,无论出于感动还是幡然悔悟,能够从此安安
心心本本分分过日子,不正是自己几个长辈想要的结果吗?
  这样一想,心里刚刚敞亮了一些,注意力又回到了想象儿子和齐玫到底在哪
里做的,做的时候种种羞人的眼神和动作上。本来就气质雍容出众、肤白貌美的
中年妇人,脸上一阵红似一阵的,愈发引来周围乘客的窥视眼神。
  苏悦容对此视而不见,接着竟没来由的想到,今天儿子回到家中,会不会还
来抱自己,自己要不要让他抱?若是儿子有了齐玫仍不满足,同时来缠磨自己,
自己是不是……让他安份过日子的心,更加坚定?这样想了一会,又不免为之羞
臊不已。
  来到宾馆的苏悦容,脑子里存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在宾馆也待不住。查
看完前台和客房服务各种事情,把一天的现金收入在包里放好,来到办公室和轮
休的表姐陈秀兰聊了一会,便又匆匆赶回来,给儿子儿媳做饭。
  推门进家的儿子来到厨房,叫了一声妈妈,如往常一样从身后抱住了自己,
自己的心还在怦怦跳动着,没想好怎么开口和他说话,儿子已经放开她出去陪儿
媳了。
  吃饭的时候,因为自己和儿媳话少,儿子没话找话的说了一些单位的事情,
脸色眼神看上去平平常常,却怎么都透着一股心虚的味道。看儿子对中午的事情
如此遮遮掩掩,苏悦容脸上没表现出异状,反倒是儿媳不时发红的脸颊,更为羞
涩一些。
  到了该休息的时候,心中百味杂陈的苏悦容,刚抱着孙子上床,儿子又推门
进来了,躺到对面和她一起逗卓卓,动作上既没有吃豆腐的意思,连眼神都规规
矩矩的。
  苏悦容知道儿子还是心虚,心里毕竟对两个人白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好奇,眼
神便忍不住往儿子脸上溜,想要看出点什么来。
  马小要对妈妈的心思自然心知肚明,犹豫了片刻,还是打算对妈妈透露一点。
等妈妈再看向自己,就腆脸讪笑了一下,说道:「妈,你怎么不问我,今天有没
有和干妈一起吃饭了?」
  苏悦容白皙的脸颊微微一红,回避着眼神,说道:「和你干妈一起吃饭不正
常啊,有什么好问的。」
  听妈妈还在嘴硬,马小要讪讪笑着,没再多说什么。
  因为挂念着早点回房间安抚妻子,马小要在母亲屋里又逗留了一会,起身在
儿子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站在床前,眼神别有意味的,深深看着自己的妈妈,等
脸颊微红的苏悦容,目光羞涩地向他迎来,他却只是笑了笑,转身开门出去了。
  站在妈妈房间外面,马小要拿出手机,快速打了一条信息,然后发了出去:
  妈,我已经从干妈那,得到您说的奖励了,我和诺诺一起,谢谢你们,对我
们的一片的苦心。放心,我们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房间里,听到信息提示的苏悦容拿起手机,点开微信,不长的一段信息,却
证实了她心中的两个猜想:在齐玫主动勾引的事情上,鬼精的儿子,猜到了自己
和其他几个家长都参与其中;而儿媳诺诺,对这件事也是知情的。
  看着这条信息的苏悦容,粉白的玉脸蓦地躁热起来。紧接着又收到一条:妈,
诺诺知道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干爸干妈。
  苏悦容怔了一下,听外面没有任何声音,知道儿子在等自己回复,于是飞快
回复过去:知道了。
  果不其然,接着听到儿子上楼开门关门的声音。
  留在房间里的苏悦容,怔怔地捧着手机,满脸羞红的反复看着这两条信息,
又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了。
  马小要回到小夫妻俩的房间,许语诺已经靠坐在床头上,玩着手机等他了。
  马小要坐到床边,拿过妻子的手机放到一边,拉起她的嫩滑小手,坦诚的目
光带着几分歉意,和妻子薄嗔的眼神悠悠对视了一会,然后顺着她几近完美的身
体曲线看了下去。
  许语诺沐浴后穿着一件吊带V领小睡裙,长长的颈子,优美的锁骨,胸前是
一大片雪白的起伏山峦。因为靠坐的姿势,短小的睡裙下摆缩了上去,两条并合
的腻白长腿之间,是一条性感的蕾丝内裤。马小要敏锐的发现,妻子单薄的内裤
下面,没有了卫生巾的痕迹,眼神就是一喜。
  马上凑过去抱着她的身体放平,接着躺到她旁边,一只大手直接隔着内裤摸
在了屄上,欣喜说道:「老婆,今天就干净了?」
  许语诺的脸微微一红,下意识的伸手下去,抓住了马小要的那只手,嘟着小
嘴说道:「你今天不是……已经做过了?」
  「是……做过了。」马小要尴尬了一下,然后厚着脸皮去吻她的嘴唇,讪讪
说道:「老婆,可我们俩好几天没做,我也想你了。」
  虽然明知道老公的这句话里有几分故意讨好,但许语诺还是相信他是发自真
心的。过去这么多年中,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两个年轻人几乎每天都会做爱一
次,每次自己身上来例假,短短三五天时间,对于小夫妻俩都是一种不小的等待
和煎熬。如果换做以前,月经刚刚过去,老公的身体一贴上来,自己早就热烈的
抱住他回吻过去。
  但是今天,许语诺总感觉怪怪的。
  马小要继续轻吻着她的小嘴,说出的话宛如情爱大师:「放心吧老婆,无论
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最爱,我想要你的欲望,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减弱。」
  说着用已经开始勃起的下体,在她大腿上蹭了两下,温柔的话声里带着几分
诱惑:「没骗你,都硬了,老婆你不想吗?」
  许语诺当然是想要的,虽然因为妈妈和老公的事情,原本生理期前后最为强
烈的性欲,这几天有一定程度的降低,但确实还是有那种身体需求的。情不自禁
的侧过身来,面颊微热的张开了嘴唇。
  边互相亲吻,马小要边在许语诺的身体配合下,脱去了她的吊带睡衣,然后
坐起来脱自己的衣服。
  老公粗大的鸡巴刚从内裤里跳出,许语诺的脸便蓦然通红起来,下意识的把
头侧向一边,不好意思去看。
  马小要愣了一下,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坏笑,把她滚烫的脸颊扶了回来,
然后拉起她的一只小手,放在自己的鸡巴上,柔声说道:「老婆,都老夫老妻了,
还害羞了呀?」
  许语诺的手指碰到老公鸡巴的瞬间,又下意识回缩了一下,最后还是在马小
要固执的牵引下,慢慢握住了那根坚硬的粗硕。
  微眯着眼,看着手中的东西,就是这根东西,中午刚侵入了母亲的身体,现
在又要来插入自己。握在微颤的手中,熟悉而又陌生,似乎前所未有的烫热。
  抬起眼睑,目光中带着羞恼与嗔怨,审视老公的脸,想知道他硬得这么厉害,
是真的想要自己?还是出于中午干过岳母,晚上又干女儿的下流心思。
  老公毫不回避的眼神,和嘴角的那抹微微坏笑,已经说明了一切。
  心里不由一窘一羞,奇怪的是,对于老公的眼神和坏笑,她竟没有多少反感,
反而从身体里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微嗔了老公一眼,轻咬着嘴唇,小手慢慢的,开始轻轻撸动。
  马小要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伏下身子,亲吻妻子如玉似雪的饱满乳峰,含
着嫣红的娇嫩乳头轮流吸啜了一会,嘴唇沿着光洁的小腹来到三角地带,目光所
及,妻子内裤的那个部位,有一小块竟然已经湿了。
  心中愈发欣喜,脱去妻子的蕾丝内裤,刚想调转身体趴在她上面玩一会69
式口交,却被她一脚蹬到一边。
  「你……」许语诺羞媚的小声说道:「故意的是不是,想做就做,不想做滚
一边去。」
  马小要嘿嘿一笑,爬起来挪到妻子身下,把她的两条白润长腿呈M型分开,
跪坐在那里手扶着鸡巴,用龟头抵开白皙红嫩的阴唇,在濡湿的花瓣间来回蹭动
着。
  许语诺抬手又要打他,不知为什么却停住了,只是再次咬住了嘴唇,拿眼恨
恨地嗔瞪着他。
  感觉妻子的水儿越来越多,马小要轻轻一顶,硕大的龟头顺滑的挤进屄口,
许语诺低「嗯」一声,鼻息明显一促。
  不好意思继续看老公的脸,微闭着美眸,羞涩的把头扭向了一边,随着鸡巴
的每一次深入,发出一声声娇吟。
  马小要把整个鸡巴齐根插入妻子紧致无比的屄里,然后趴到她的身上,扶正
她火烫的脸颊,一边与她亲吻,一边开始耸动。
  夫妻俩的气息都有点急迫、粗重。马小要一下下深插缓抽着濡滑的阴道,微
喘着柔声细语道:「老婆,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无论到什么时候,我最爱最想要的都是你。」
  「你……已经说过了。」
  「我知道这几天,你心里很不舒服,但你相信老公,我这样做……是为了让
你,让我们俩,还有爸妈们……更性福。」
  「你的心……太大了。」
  「你不相信,我们能做到吗?」
  「不是的,就是因为相信……我才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
  「也不是……害怕,真那样,太羞了……」
  「那你觉得,到时候是我们……更害羞一点,还是爸妈们更害羞?」
  「我……我不知道。」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和咱妈是怎么做的吗,我感觉咱妈就没那么害羞,
嘿嘿。」
  「不许你说……我妈坏话,你……你别说。」
  「其实你想知道的,是不是老婆,再说……怎么就是坏话了,我感觉咱妈挺
喜欢的。」
  「是你……不要脸,我……我不想听。」
  「呵呵,你听我说啊,我和咱妈,是在车外面做的……」
  在许语诺羞耻的抗议和喘息声中,马小要镇压着她的身体,一边猛力抽送着
鸡巴,一边把中午和岳母的整个过程低语了一遍。在述说的过程当中,妻子的抗
议声渐渐消失,喘息声却越来越急促。
  「我……我不信,我妈才不会……像你说的……那样。」
  听到妈妈第一次和自己的女婿发生关系,就亲口说自己很骚,承认被女婿肏
刺激,许语诺抱紧了马小要的后背,下意识的挺动着下体,混乱地喘息着:「你
……你坏蛋,欺负完我妈,又来……又来欺负我……」
  「哦~ 」的一声,紧蹙着眉头,娇躯不停抖动,一股热流蓦地从交合处涌了
出来。
  鸡巴感觉屄中到水量的猛增,马小要愈发振奋,等妻子的高潮平易下来,睁
开迷蒙的两眼羞涩地看着自己,把她的两腿扛在肩膀上,又开始了猛烈的顶抽。
  肉声「啪啪」、水声「滋滋」之中,马小要兴奋的继续讲述后面的过程。
  一次高潮过后,许语诺对于老公所说的妈妈的那些表现,心理上已经不再有
抗拒,但仍然感觉非常羞耻,因为自己妈妈的表现,也因为听了老公的这些话语,
自己竟然还会这么快达到高潮。
  不好意思和老公对视,羞涩地把通红的俏脸扭向一旁,虽然闭上了眼睛,紧
咬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老公不断钻入耳中的那些话语,却在脑海中组合出一
个个羞人的画面,因为脑海中的画面,自己被不停大力摩擦的阴道膣肉,似乎更
加敏感了。
  因为自己的敏感体质,加上老公阴茎的粗大和超强的性能力,每次小两口做
爱,许语诺都会有至少两三次高潮。而今天虽然一直在忍着,高潮仍然会不可抵
挡的到来,爱液流得似乎也特别多。
  两次强烈的高潮过后,马小要的讲述已经到了尾声。许语诺本来以为今天晚
上所受的刺激已经过去了,忽然又听到马小要这个不要脸的老公,事后居然用手
机拍妈妈的下体,而自己的妈妈竟然也让他拍,许语诺的身体和内心又一次躁热
起来。
  见马小要呼呼喘着粗气,摸过手机打开,笑嘻嘻的让她看那些照片,许语诺
紧闭着两眼,怎么都不肯看,气恼的把手机打落在一旁,催他快点结束。马小要
嘿嘿一笑不再说话,呼哧呼哧的加快了动作。
  不知道是心里羞耻烦乱,还是因为马小要持续的猛烈抽插,许语诺体内的欲
望又开始快速回升,察觉到老公的粗重呼吸已经到了射精的边缘,于是重新抱住
他的身体,夹紧了两腿,想帮他快一点射出来。
  谁知他喘着粗气,又在她耳边说道:「知道吗老婆,咱妈让我转了……两张
照片给她,你猜……是干什么用的?」
  许语诺马上想到,当初自己陪着老公出去夫妻交友,马小要每次都拍了不少
那种照片和短视频,回来后兴奋不已、津津有味的一再翻看,看得性起了,就会
把自己拉到床边,好一顿猛干。心里对于老公的询问已经有了答案。
  果然不等自己回答,老公粗喘着发动了最后的攻势:「咱妈肯定是……知道
咱爸喜欢,拿回去和咱爸……一起看的……」
  许语诺闭着眼睛娇哼一声,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出现了一幅画面:爸妈二人在
床上一丝不挂,爸爸眼睛紧盯着手机里的照片,兴奋得满脸涨红,压在同样兴奋
不已的妈妈身上,猛烈起伏……
  在这样的画面刺激下,老公低吼着往自己子宫口喷射出精液的同时,许语诺
全身紧绷,喉咙里「嗯哦」做声,高潮又一次不可抵御的到来了。
  之后一连两天,齐玫果然没再答应和马小要私下见面。
  本来只是一起吃个饭也不是不可以,但齐玫很担心有过那种关系后,马小要
这个色胆包天的坏小子,会不会在餐馆里做出什么不适宜的举动来。别说女婿,
就是自己,和他见了面,也难保不会春心荡漾,流露出不该有的眼神、动作,万
一被相熟的同事看到,就不好了。
  马小要对此非常理解,也就没有强求见面。
  两个人虽然没有见面,但通过微信文字和语音聊天,彼此之间的暧昧与渴望
却只多不少。马小要从不吝啬自己的甜言蜜语和各种赞美之词,把岳母齐玫的一
颗女人心,伺候的熨熨帖帖。
  到了周五中午,再也按捺不住的二人,各自给同事打过招呼,下午可能晚到
一会。找了一家稍远的餐馆,简单吃了午饭,然后开车来到位置相对偏僻的一家
宾馆,开了一间钟点房。
  一进房间,两个人便热烈的拥吻在一起,冲洗身体的时候,又忍不住短兵相
接了一会,稍作缓解几天来对彼此肉体的强烈渴望。上得床来,才正式开始用两
手和嘴唇,作性爱的前戏。
  之前已经有过一次,加上是在封闭的空间,齐玫便释放了所有的魅力与风情。
长发披散的靠坐在床头上,大开着两腿,自己用玉指分剥着阴唇,看着女婿马小
要给自己舔屄。轻咬着的嘴唇不时发出嗤嗤低笑,不时抬臀迎合马小要手指和舌
头的动作,淫媚着眼神,随着他的舔舐曼声呻吟。
  等到齐玫给马小要口交的时候,更是极尽所能,舔抵阴囊,含吸睾丸,还让
马小要跪趴着,用舌尖在他后庭四周来回轻扫,爽得马小要难以自已,一把将她
拖到身下,插入进去,开始了如火如荼的猛烈征伐。
  在女婿马小要的猛烈冲击下,齐玫高亢的呻吟浪叫,毫不掩饰自己的快感舒
爽。
  「啊啊……坏儿子,这几天……想不想我?」
  「想,每天都……想得不行!妈你呢?」
  「妈也是!哦……鸡巴真长……要把妈插透了,舒服……」
  「哪儿舒服?」
  「屄里舒服,啊啊……快点儿子,妈要来了……」
  齐玫连续两次被暴肏到两眼翻白的高潮过后,身体已经酥软如泥,马小要却
仍然没有要射的意思,搂着岳母一丝不挂的胴体,面对面躺在床上休息了好一会,
然后拍了拍她的屁股,靠坐在床头上,不急不忙的让她上来。
  齐玫白皙的粉靥带着高潮过后的春意与潮红,媚力更盛。坐起来勾了女婿一
眼,起身骑跨上去,刚要插入,马小要咧嘴笑着,又拍了拍她的屁股。
  齐玫怎能不明白这坏小子的意思,嗔瞪了他一下,变跪为蹲,低着头高高抬
起雪白丰臀,玉手扶着粗长的肉棒,硕大的龟头对着自己爱液淋漓的屄口,娇哼
着一点点下沉臀部,把整条鸡巴慢慢套入体内,让他看清楚插入的整个过程。当
然她自己看得也很清楚。
  抬起晕红的脸颊,一边起落臀部套动,一边看着自己的女婿,美眸淫媚而迷
离。
  「哦……妈,这样看着……插进你屄里,真刺激。」马小要轻声呻吟着,一
脸陶醉与神往。
  「样儿。」齐玫嗔媚一声,伸手抚摸马小要的面颊,轻咬着嘴唇问道:「老
实告诉妈,嗯……你以前有没有……打过妈的主意?」
  「妈你这么漂亮迷人,如果我没想过……还是男人吗?」
  齐玫吃吃笑了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想的?」
  「我也说不清楚,因为小时候洗澡的那个记忆,长大懂事之后,一直觉得妈
你……很骚,有时候就忍不住幻想,如果我偷偷找您,向您表达那种意思,您会
不会同意和我做。」
  「真的?」
  「真的。不过那时候,只是偶尔幻想一下,不敢真想,主要是怕您生气,觉
得我花心好色,因为这个不放心诺诺和我在一起,反对我们结婚。」
  齐玫抿嘴轻笑:「坏小子挺有心眼的,那个时候你如果敢那样做,我可能真
会那样想。」
  「不放心归不放心。」马小要也嗤嗤笑了起来:「但您……会偷偷和我做吗?」
  「做你个头。」齐玫粉脸蓦地一红,拿手在马小要脸上轻打一下,媚眼含春:
「真以为妈就这么骚啊,你刚懂事才多大,妈和你……妈成什么人了?」
  说着,脑海里却忍不住遐想,当时三十多岁时的自己,如果真和只有十来岁,
刚刚长出毛来的这小子做那种事情,是一种什么情景,红着脸吃吃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一边继续动作,一边眯着眼睛柔声说道:「妈这么多年都看在眼
里,你心里一直只有诺诺,嗯……诺诺心里也只有你,你们俩能在一起,妈真心
替你们高兴,把诺诺嫁给你,哦……比给任何人都放心。」
  马小要嗯了一声,探身勾着岳母的脖子,把她的身体揽了下来,亲吻着她的
嘴唇,同样柔声说道:「妈,这辈子能娶到诺诺,现在又有了您,是我最大的幸
运和幸福。」
  「甜嘴。」齐玫娇嗔一声,跪趴在他身上,一边向后挫动臀部,一边和他亲
吻起来。
  然后又笑着问马小要:「后来呢?想没想过和妈?」
  马小要略做迟疑,坏笑着说出了实话:「再想着和你,就是我上班以后,我
们中午经常在一起,妈你这么个……大美女整天在眼前,我如果不往那个地方想,
肯定是骗人的。」
  齐玫吃吃低笑:「我怎么没看出来,有贼心没贼胆啊?」
  马小要目光兴奋起来,说道:「妈,如果我有那个贼胆,您是不是会……」
  「你说呢?」齐玫轻咬嘴唇,媚眼如波:「上次在果园……妈就说过了。这
两年每次和你一起吃饭,妈看着你,想着……你小时候我抱你喂奶,你大一点后
在我怀里撒娇,看着你一点点长大,心里就总忍不住……想和你更亲近一点,只
要你有那个意思,妈就答应你,和你偷偷摸摸的……做情人。」
  马小要闻言大喜过望,一个翻身再次把齐玫压在身下,狠狠耸动几下:「妈
你早说啊,我真不知道你这样想,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我们在一起偷情,想
想都刺激……」
  齐玫淫哼几声,媚眼如丝:「现在妈和你……就不是偷情,就不刺激了?」
  马小要低笑道:「现在也是,却是在我爸妈知情,我岳父他……支持下的偷
情,所以……更刺激了。」
  「样儿。」齐玫轻啐他一口:「你爸妈……和你干爸,是都知道这件事,但
你干爸还不是……为了你和诺诺。」
  「只是为了我和诺诺啊?」马小要用力耸动着,夯砸出「啪啪」的肉声,带
起齐玫胸前的一阵摇颤乳波,满脸坏笑道:「那妈您也和我说实话……上次问我
要那两张照片,是不是……给干爸看的?」
  听马小要这么直白的问出来,齐玫虽然脸上微窘,心里反而坦荡起来,随着
女婿的抽插呻吟数声,然后嗔媚地瞪他一眼:「知道……你还问?」
  马小要嘿嘿坏笑:「那爸他……有没有,边看照片边干你?」
  齐玫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只是用淫媚的美眸盯着女婿,心里头打着转儿。
  马小要继续说道:「如果换做是我,看到诺诺的那种照片,我肯定忍不住
……会像现在这样。」说完使劲夯砸着。
  齐玫周二晚上回到家里,事情确如马小要所说,丈夫老许看着照片兴奋得缠
了她半宿,接下来的几个晚上也没放过自己,即便没做,也一直在兴奋的和她讨
论这件事情。但眼下齐玫脑子里考虑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从女婿马小要说这些话
时的兴奋与自然程度,说明之前自己的猜测肯定是对的。
  犹豫了一下,还是直视着他的眼睛问了出来:「你的淫妻心,已经这么重了?
和妈说实话,诺诺是不是……已经和别人做过了?」
  马小要得意忘形之下,一个没留神露出马脚,先连忙矢口否认:「没……没
有。」然后编造谎言补救,但眼神的游移发虚和措辞的慌乱颠倒,却暴露出了更
多痕迹,最后在岳母的目光逼视下,讪讪住了口,连停下抽插的鸡巴,也开始有
点发软。
  不知道岳母会怎么对待这件事情,接着想到岳父充满怒气与威严的面容,讷
讷说道:「妈,我……」
  齐玫在心里叹了口气,目光慢慢变得柔和,说道:「好了小要,你别这么紧
张,这件事就到我这儿打住,我不会告诉诺诺爸爸,你和诺诺以后也注意点,对
他们几个最好咬死口别承认,尤其是你干爸。」
  马小要讪讪点头,说知道了。
  看女婿此时的神情表现,就像一个做错了事情,在大人面前惴惴不安的孩子,
齐玫心里反倒温柔起来,在这一刻,马小要不再是正在和自己媾合淫戏的女婿,
而是小时候自己疼爱有加的干儿子,只想着去宠溺他,抚慰他。
  玉手轻抚着马小要英俊的脸庞,眼中柔情更盛,轻声说道:「妈知道你喜欢
刺激,诺诺又听你的话,做过就做过了,只要你喜欢,对诺诺的感情不变,妈对
这些……并没有什么看法,但是诺诺爸爸和你爸妈,感受就不一样了。而且外面
那些人,干不干净有没有脏病不说,还不知根不知底的,诺诺这么漂亮,万一碰
到居心不良的,偷拍照片视频当作证据,跟踪然后要挟你们,你们是什么都按照
他们说的去做?还是我们一大家人都身败名裂,没法见人?」
  一番话说得马小要心服口服,讷讷的笑着,垂头不语。
  感觉到体内阳物渐软,齐玫吃吃低笑起来:「样儿,你也会知道害怕?棒棒
都吓软了。」说着目光重新变得淫媚起来,看着马小要的眼睛,收缩阴道,一下
下夹裹屄中的鸡巴:「快点硬回来,妈还……没肏够呢。」
  看着岳母的眼神,感受着她的动作,听着她的话语,马小要的表情与心情又
都活泛起来。他鸡巴本就粗大,即便半软状态也与几近常人,在岳母温热多水的
膣肉夹裹下,很快又雄姿英发,塞得屄内满满腾腾。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