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妻孝】(续)40



  白莹丽那颗高兴的心,已经不知道往哪里摆了,守着睡着的瑞阳,傻傻的笑
着,翻箱倒柜的找出女婿给她买的连衣裙,有模有样的穿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卧床没知觉的瑞阳是丝毫不知道岳母在干什么,反正就他现在这个状态,外
面天塌了他都没兴趣起床去看一眼。
  白莹丽慢慢走到女婿身边,开心的如往常一样给他擦拭着身子,反正女婿的
衣服是没有的,毕竟这个等死的臭女婿,除了吃饭睡觉,已经什么都不会干了。
  将女婿胯下那个柔软的小肉虫含进嘴里,慢慢舔弄着,再没知觉的瑞阳生理
反应还是存在的,虽然不知道岳母是不是又要发泄,但自己也懒得理会,就随她
折腾去吧!
  感觉那个肉棒棒在嘴里慢慢变大,白莹丽也去自己胯下掏弄着,摸着已经出
了些水,舔得更是起劲了,一边舔,一边掏弄自己,慢慢的骚水越来越多,阴茎
也越来越硬,跨坐在女婿的身上,将那硬挺着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户,慢慢插了
进去。
  感觉到阴茎进入一个湿热的地方,等死的瑞阳总算有了些反应,看着岳母身
上的连衣裙,好眼熟,是自己给她买的,怎么今天穿起来了?又感觉到岳母已经
开始了在自己身上的套弄,瑞阳总算决定开口说话了「妈,你怎么……栗莉的嘱
咐,还有爸……」
  「哼……哼……啪啪……」快乐的喘息声,做爱的啪啪声,不绝于耳,却听
不见岳母的回答。
  「妈,这样不好,而且我没有兴致,您……您能不能先下来!」瑞阳说着还
挣扎着要起身。
  「你给我老实躺着,我都被你们骗惨了!现在我可饶不了你!」白莹丽装作
生气的说。
  「啊……我什么时候骗您了……而且……而且你现在好像也不叫惩罚我啊!」
  瑞阳有些无奈。
  「呵呵呵,现在当然不是惩罚,你骗了我那么久,害得我天天欲火上升却得
不到解决,现在我得先补偿补偿我自己,你的惩罚等会才来!」白莹丽嬉笑着说。
  「妈……你怎么老说我骗你啊……我什么时候骗你了……」瑞阳无辜的道。
  「是吗?你确定你没骗我吗?乱来小夫妻!」报出了女婿的QQ号,白莹丽
看着瑞阳的眼睛说。
  「啊……妈……你……你怎么知道的!」瑞阳尴尬死了「哼……要不是我担
心你,看了你的电脑……我会不会被你瞒一辈子啊!」白莹丽还是有些生气的。
  「你明明知道对面是我,为什么不跟我明说,是不是还藏着什么坏心思!」
  「我哪有什么坏心思啊,再说也是您主动加我的啊,我可什么都没干!等等,
妈您看到了照片?那您还看到什么了?」瑞阳有些担心了「哈哈哈哈……你总算
想起来了……那里面除了你妈我的裸照……还有好些个视频我都看了……想不到
啊,你跟栗莉玩起来这么疯!」白莹丽促狭的捉弄着女婿。
  「妈……那个……那个……」瑞阳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呵呵,妈不介意……你爸也不介意……其实……你跟我的做的每一步,你
爸一直都知道的!」白莹丽选择了坦白相告。
  「啊!!!!你说我们两的事,爸他都知道?那爸他默许了?」瑞阳也很惊
讶。
  「什么默许啊,我这么主动,还不是那个色老头子教的,你爸啊,他比你还
变态,什么乱伦啊,换妻啊,都是他带着我玩的,你不是看过照片了吗,那个年
轻人,是你爸的一个学生,他带着到家里住了好几个星期呢,你说你爸变态不变
态!」白莹丽说着自己的老公,自己心里却很怀念那时候的疯狂,总比自己一个
人孤独在家的强。
  「额……你说爸……是他允许我们这样……这样的?」瑞阳有些明白了。
  「是啊,那个色老头子,心里还在想着栗莉呢!哼,你舍不舍得把老婆送给
你岳父啊!」白莹丽确实想知道女婿怎么想的。
  瑞阳看着在自己身上耸动的岳母,看着自己的阴茎插入的那块方寸之地,那
块原本属于岳父的丰腴,还能说什么呢,自己已经先把岳母干了,那把妻子再送
给岳父干,好像也在情理之中吧「妈,我是没意见,关键还得看栗莉的意思啊!」
  「呵呵……是啊……你肯定没意见了,你看你的大鸡巴,正插在你爸老婆的
骚屄里呢,你会有什么意见!」白莹丽更想调侃调侃女婿了。
  「妈!」瑞阳被刺激的有些不好意思,又更刺激了。想想栗莉在她爸的抽插
下,自己在旁边插着美丽的岳母,硬的想喷出来了都。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栗莉那边你爸他自己会处理的,现在先来告诉我
你到底怎么了,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白莹丽终于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了。
  「妈,这个时候……适合说这些吗?」瑞阳说着还挺了挺屁股,顶了一下正
在耸动的岳母。
  「嗯……好大……好深……适合……很适合……我很舒服……非常舒服…
  …我好想一直这么舒服……更不会放弃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舒服!」白莹丽
笑道「好,我跟您说,孙总来见我跟我提前说了公司的事,老总裁去世,小总裁
上任,对现有人员进行全部更换,我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场面,就这么一朝葬送了!」
瑞阳有些沮丧。
  「就这么点事啊,你放心啦,还不至于天塌地陷,你爸早就给你安排好了另
一条路了,你就算没出这档子事,等他从美国回来,也要鼓动你辞职呢!这样一
来,倒是一举两得了。」这下白莹丽一点都不担心了!
  「啊……爸安排……安排什么了……」瑞阳有些好奇。
  「我哪知道什么,就跟我说让我跟老林打个电话,就这样!」白莹丽也什么
都不知道。
  「啊!就这样?」瑞阳更好奇了。
  「是啊,你还想怎么样,还有……我的好女婿,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有些杀
风景吗?」白莹丽说着扭了扭屁股,好好的夹了夹女婿的阴茎。
  感受着那阵阵传来的快感,瑞阳知道这时候好像确实不适合谈工作,可他还
是忍不住确认再确认!「妈,你确定,爸他想让我们……乱伦做爱?」
  「我确定,我肯定,你喝醉那天,我已经跟你做了!你爸就在旁边看着!你
睡的跟个死猪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呢!哈哈哈」白莹丽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啊……我说我第二天起来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瑞阳总算想明白了。
  「现在,闭上你的嘴巴,我知道你事业出了问题,可那不是你的问题,你的
本事是有效的,而现在,我需要你来征服我!彻底的征服!我的身体,需要你的
大鸡巴,需要你狠狠的抽插,更需要你滚烫的精华!我的身体,早已饥渴难耐了!」
  白莹丽耸动着屁股吼道!
  听着岳母如久旷骚妇一般大声吼叫着,瑞阳还能说什么呢,征服吧,征服这
个在自己眼前的风韵熟妇,征服这个风骚的肉体,让她当肉欲的奴隶,让她当自
己胯下的奴隶!
  瑞阳活了过来,事业上的失意,在岳母的身上得到了弥补,想想大师给他算
的命,果然还是很准呢!一切竟然就这么神奇的解决了,将双手慢慢攀上岳母的
双峰,揉捏着那黑色的小豆豆,揉捏着,看着女主人淫荡的扭动着身体,瑞阳自
然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将那黑色的小豆豆,搓的都有些泛红了,被揉搓的女主人似乎从这一丝疼痛
中,感受到了快感,不仅没让女婿停止,还叫的更大声了!
  「啊……舒服……好舒服……奶子……奶子烂了……啊……好爽啊……好女
婿……好儿子……妈的奶子……好爽啊!……用力……用力!」
  瑞阳看着岳母的反应,这是明显的有些受虐体质了,关心的他仔细再问道:
「妈……你确定你还要我使劲捏……你不疼吗?」
  「疼……可是……好爽……没事……妈的身体是你的……你使劲捏……妈很
爽……以前……以前你爸捏的更狠……还……还给我带夹子……你爸……很变态
的。」白莹丽渐渐暴露了本性。
  男人的兽性,渐渐崛起了,原来岳母喜欢这样的调教,而且都是岳父玩过的,
看样子岳母也很喜欢,那还犹豫什么呢,将乳头拉长了,再弹回去,瑞阳将AV
上学的技巧,通通都使了出来。
  「啊……啊……好爽……好疼……好爽……奶子……奶子很舒服啊……出来
了……出来了……又出来了!」
  瑞阳看着岳母的奶头,竟然渗出了些像奶水一样的东西,这……这也太壮观
了吧,好奇的舔了舔,竟然就是母乳的味道,可岳母没有怀孕啊,这是什么情况?
  不明白就问,瑞阳一边舔吸着一边问道「妈……嗯……怎么你的……嗯…
…大奶子……还会有奶水……好吃……香甜……真好吃。」
  「好吃吧……你爸……都……都是他弄的……他整天鼓捣的那些东西……我
以前……经常去他学校……在一个仪器里呆一段时间……然后回来你爸就不停的
折腾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奶头只要刺激……刺激的足够大……就会喷
奶水!而且,我会很爽,以前我也很不喜欢,可人果然是会堕落的,我竟然喜欢
上了这种感觉,而且你爸还说……我的子宫更是年轻……我还可以……可以生孩
子……你想要吗?你想要妈帮你生孩子吗?」
  瑞阳听着岳母的话,更是惊呆了,没想到岳父的调教竟然已经到了这一地步,
应该里面还有些更高技术含量的东西,毕竟岳父的研究本就属于这个世界上对人
体研究最顶尖的那一部分,有什么东西比基因更能神奇的改变人体呢。
  「妈,你是说您这么年轻,跟爸的研究有关?」瑞阳有些关心的问,如果是
真的,那自己的父亲,不是也可以稍微的改造下?毕竟父亲年龄还是大了,自己
和妻子还想好好的多孝顺父亲几年,这种生活,瑞阳真的很喜欢,更舍不得有分
离的那一天!
  「这个,这个问你爸,等他回来!现在,操我……使劲操我,我的身体能给
你的惊喜还有很多……很多……」白莹丽已然欲火焚身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乳波荡漾,臀波翻滚,浑身的软肉似乎都在颤抖,岳母的
身体简直是柔弱无骨了,瑞阳看着这个状态的岳母,简直是不可思议,这就是岳
母的最佳状态吗?太美了,这浑身的肉,怎么可以这么柔软,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吗?可是栗莉并没有这么夸张啊!
  用手指戳在岳母的屁股上,看着那深深陷进去的深度,瑞阳更是感觉到不可
思议,啪啪的将岳母的屁股打的通红,那股肉浪,推动着股间的水,滴滴答答的
流淌。
  在女婿身上挺动了半个小时,美丽的岳母终于累了,趴在瑞阳的身上,吻着
这个自己很爱很爱的男人!
  搂着岳母肥大的屁股,瑞阳将阴茎啪啪的继续往上顶着,岳母是累了,可他
还不累,享受了半个小时,现在该他主动了,是的,征服,事业的失意,更需要
爱情和肉欲的征服带给自己自信。
  将美丽的岳母翻过来,再讲她的腿折成180度,高高的翻起到岳母的头顶,
瑞阳决定用父亲的绝招狠狠的征服这个美熟妇。
  大龟头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啪啪声更是一声响过一声,岳母的嫩肉都翻转了
出来,那骚水更是狂凸奔涌,根本不用考虑润滑的问题,瑞阳将龟头顶进了岳母
的子宫口!
  「啊……啊……女婿……你……好狠……子宫口……到了……到那里了…
  …我……我喜欢……好爽……鸡巴好大……顶的好深……女婿你好狠……妈…
  …妈给你……弄死了!」
  岳母饱受蹂躏的体质,明显要比栗莉强的多,瑞阳绝招频出,都没把岳母插
的晕过去,更是让美丽的岳母爽的哇哇大叫!
  「好女婿……好老公……亲爸爸……亲儿子……妈……妈真的……爽死了
……你好厉害……妈……妈不行了啊……骚屄受不了了……骚屄要高潮了……啊
……啊……啊!」
  「妈,你真厉害,栗莉都受不了这招的,被我和我爸几下就插晕了,你看你,
还能这么享受,我真佩服你!」
  「你……你不佩服妈也不行啊……妈是个老骚屄了……哪是……栗莉那种丫
头片子能比的……妈很厉害的……妈也会让你舒服……妈的骚屄紧不紧!」
  「妈,紧的,比栗莉的好像还紧些,而且您的骚屄也短,我都轻松插到你的
子宫口了,要是我爸,估计能直接顶进去了!」
  「亲家公……亲家公这么长吗?」
  「是啊妈,比我的长一两公分呢!我的技术都是我爸教的,你是不是想试试!」
  瑞阳坏笑的说着「妈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伺候谁,我就伺候谁,我是你的
奴隶,我是你的母狗,我是你的骚屄!插我啊女婿,你也顶,想办法顶进去!」
  瑞阳听着岳母的要求,自然也想试试,将岳母的腿扒的更开些,拿了个枕头
垫在岳母的腰上,用上父亲的绝招,用力一顶,噗的一声,从两个人交合的地方
传来,瑞阳感觉自己的龟头进入了一个更热的地方,岳母那里似乎有一道关卡,
正好夹着自己伸进去的龟头。
  「进……进去了……天……好爽……我要死了……进去了……子宫……进子
宫了……啊……啊……大鸡巴进了骚屄的子宫了……还卡……卡在那了……我夹
……我夹死你!」
  翻着白眼的岳母,一边骚浪的叫着,一边流着口水猛夹瑞阳的阴茎,瑞阳更
是刺激到不行,毕竟已经做了这么长时间,已然快到极限,现在更是不得了,这
种热度和夹住自己的力量,是自己也从来没感受过的,已经到达极限了。
  「妈……妈妈……把你子宫……敞开……我要来了……射了……射了!」
  「打开了……打开了……你都伸进去了……射吧……射吧……妈爱死你了
……爱死你的大鸡巴了……给我……我要……我要给你生儿子……射到最里面吧
……妈的骚屄……妈的子宫……迎接你的……你的子子孙孙!」
  猛烈的喷射,灌注到那敞开的子宫里,滚烫的精液,射的岳母白眼更是翻个
不停,噗噗的放屁声,更是从交合的地方传出来,这是淫靡的声音,这是美丽的
声音。
  如此激烈的做爱,都没让岳母晕过去,瑞阳更是感叹岳母体质的神奇,简直
就是人间尤物,太不可思议了。心里想着,等有一天,让自己的父亲也来,两个
人一起搞她,看看岳母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默契的父子,并不知道对方都将精液直接射进了这对母女的子宫,互相在远
方的两个人,竟然都拥有了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唯一不符合伦常的,是父亲搞
的是女儿,儿子搞的却是母亲!
  疲惫的两个人,互相搂着,瑞阳看着岳母的衣服问道:「妈,你怎么把这个
衣服穿上了!」
  「呵呵,这是你第一次看着我跟我真正的做爱,我自然要穿上你买的这件衣
服了,这是我们爱情的见证,不是吗!不光如此,妈还有一块处女地,那里,也
是你的,你爸前几天还想插进来,我都没让,你是我爱的第二个男人,我不给你,
给谁呢!」白莹丽深情的说着。
  「妈!我也爱你!」对岳母的深情表白,瑞阳更是也紧紧的回吻着岳母,这
毕竟也是自己所爱的第二个女人。
  噗,软掉的阴茎滑落出了熟妇的阴道,白莹丽却没有感觉有精液滑出的感觉,
伸手摸了摸,果然是没有,想着难道直接射进子宫里,就流不出来了?却又感到
无比幸福,心里更是希望能够怀上瑞阳的孩子,她想怀孕,想生下所爱男人的孩
子,那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妈,你不是说要惩罚我的吗?要怎么惩罚!」
  「乖女婿还记得啊!妈早就想好了,我要你这几天,都在家陪我,陪我疯狂
的做爱,等我享受够了,我就放你走!」
  「妈!这好像是对我的奖赏啊,你美丽的身体,我是怎么都爱不够的!」
  「呵呵,是吗?那就随便你的理解了,反正妈就是要你陪着我,除了吃饭,
哪里都不许去,连上厕所都得拉着我!」
  「妈!上厕所很臭的!」瑞阳有些尴尬。
  「哼,你嫌弃我!」白莹丽有些不高兴了。
  「不是啊妈,我是怕你嫌臭!」瑞阳解释道「妈不怕啊,好吧,算妈怕了你,
那就上厕所的时候也饶了你!」
  「妈,咱吃饭的时候可以在一起的啊,以后就在家做饭,咱早上出去买菜,
回来我也给您露一手,好好孝顺孝顺您!」瑞阳高兴的说着。
  「好,那感情好,就这么办!把家里暖气开足了,窗帘都拉上,咱除了买菜,
就不出门了,妈得让你好好补偿我,瞒了我那么久!哼!」说着还扭了扭女婿的
耳朵。
  趴在岳母身上的瑞阳连忙搂着岳母撒了撒娇,亲了亲岳母的嘴唇,却又感情
迸发的深吻了许久。
  咕噜噜,两个人的肚子同时叫起,已然很晚了,折腾了许久的两个人,还没
吃晚饭。
  呵呵笑着从岳母身上爬起,瑞阳也充满了活力,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却发现岳母早就做好了,只是菜都凉了,拿锅热了热,就回去抱着赤裸的岳母出
来吃饭。
  赤裸的女人,坐在赤裸的男人身上,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甜蜜的如同
刚结婚的小夫妻,抓抓奶子,再抓抓屁股,惹的怀中的美熟妇更是呵呵的笑着,
毕竟这种爱情的温馨,她已经好久没感受到了,现在得到女婿的慰藉,更是对女
婿深爱不已。
  吃完饭,两个人就没再折腾了,毕竟这做爱也是很消耗体力的,听着岳母的
意思,这几天怕还是要好好的跟自己翻云覆雨了,瑞阳自然也不急在这一时,看
岳母收拾东西,瑞阳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老公……你总算有消息了,到底怎么回事啊。」栗莉见到是瑞阳的电话,
也是放下了一颗担着着心。
  瑞阳又将公司的事说了一遍,栗莉在那边听说了,自然也是悲愤不已,听说
自己的父亲有安排,倒是有些奇怪,在她的心里,父亲好像不大管家里的事,跟
自己也难免有些疏远,不如母亲跟自己亲近,怎么会连瑞阳的事都安排好了,按
捺着问清父亲要做什么的想法,毕竟瑞阳又有了活力,总比听母亲说的那般半死
不活强,虽然不知道父亲到底安排了什么,但应该不会对瑞阳不利,那毕竟是他
的女婿。
  瑞阳将自己恢复过来的功劳,都归到了岳父身上,没有将自己对岳母的征服
说出来,这毕竟也是岳母的意思,栗莉的事,还是交给岳父大人去办吧,自己现
在倒有些要避嫌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