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褐色的公主是精液专用排泄便器】



  苏提茶女王的妹妹,芙萝迪娅公主从邻国留学归来了。
  芙萝迪娅公主是不满十五岁的美少女。同她的姐姐、被誉为已经完成的青瓷
器的苏提茶女王相比,芙萝迪娅公主是如夏花般天真烂漫的少女。因为一直呆在
太阳底下的原因,肌肤被晒成了小麦色。
  她有着和姐姐一样散发出如太阳般光辉的金发,闪亮又有些轻飘飘的。有一
撮呆毛,像是体现出芙萝迪娅公主的奔放的微笑一样。虽然看上去像个野丫头,
但这也是芙萝迪娅公主的魅力之一。这就是芙萝迪娅公主,一个开朗、未成熟的
充满活力的褐色少女。
  被称为清廉洁白般公正的纯白女王的苏提茶女王,和无论是谁都非常怜爱的
向日葵一样的妹妹芙萝迪娅公主之间,关系非常好,简直是姐妹间最理想的关系。
                 
  然而这位芙萝迪娅公主,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对方是住在王城的下等的二等
市民托德。
  托德长着一副丑陋的脸,有着邋遢的肚子、腐烂的醋一样臭的体臭和唤起人
厌恶感的傻笑。但这全部对于芙萝迪娅公主而言都是魅力,她盲目的陷入了爱河。
  虽然是谁都厌恶的托德,但也不能说就没人会喜欢上啊。
                 
  「啊啊,托德大人♡ 会什么会有这么臭、这么难看的牙齿排在一起啊。能和
那个人相爱的话,咱宁愿放弃一切。」
  (译注:此处公主使用的自称是「ボク(僕)」,通常是男性使用,非常男
孩子气的女性也会使用,此处为区别「我」,而使用了「咱」。)
                 
  但是两人之间并没有成为恋爱关系。最下等的居民托德,和王族中的王族女
王的妹妹,这两人的相爱是很荒谬的。
                 
  「我不会侵犯芙萝迪娅公主的小穴哦。恭喜啊,你一生都是我的菊穴便器啦。
唔嘻,唔嘻嘻嘻♡ 」
                 
  托德这样说着,守护着芙萝迪娅公主的处女。这样的话,以后和谁结婚的时
候,就不会因为是非处女而被怀疑贞操观念了。这一点托德是明白的,所以托德
不会侵犯芙萝迪娅公主的小穴。只是扩张菊穴,用怒张的肉棒排泄精液而已。
                 
  芙萝迪娅公主对于托德的爱意托德并没有接受,只是将其作为扩张菊穴的精
液便器使用而已。而且除了肛交之外,不会再进行其他方式的性交。
  仅仅只是用被别的女人用舌头和小穴侍奉过的肉棒,在射精之前的那一瞬间
插入芙萝迪娅公主的菊穴里,像是往直肠里排泄一样注入精液而已,就像是将芙
萝迪娅公主的菊穴,当成是为了丢掉精液的垃圾桶使用罢了。
                 
  即便如此,芙萝迪娅也很幸福,不过,如果能稍稍靠近挚爱之人就好了。
  然而实际上芙萝迪娅公主的恋爱之心,并没有开花结果。
  洞察万物、头脑明晰的姐姐,苏提茶女王,为芙萝迪娅公主感到可怜,想要
劝说芙萝迪娅放弃这份恋爱之心。
  …………分割线…………
  这里是苏提茶女王的寝室。要进行一些秘密会谈的话,在无人的深夜的寝室
是最好的了。苏提茶女王将妹妹叫了过来。
  只是除了女王和妹妹之外,托德不巧也在这儿。
  今天是苏提茶女王的小穴对托德的肉棒侍奉的日子,是舔舐托德的睾丸,让
肉棒勃起,痛痛快快的腔内射精,用子宫接受的日子。这一天是绝对不可改变的,
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优先处理。顺带一说,今天,被托德叫做「肉棒享受女王小
穴日」。
                 
  在腔内射精日,苏提茶女王要用自己的嘴唇舔舐着托德散发出臭气的睾丸,
清理着包茎皮,以便于让肉棒插入小穴内。苏提茶女王忍受着呕吐的感觉,侍奉
着和污染物同等级别的托德的肉棒。
                 
  虽然和芙萝迪娅公主的谈话很重要,但是腔内肉棒侍奉对于女王而言是不可
或缺的重要的责任,其他事情必须等做完再说。
  因此托德在这儿是理所当然的。
                 
  为了女王而建造的宝盖下的奢华的床上,托德嗤笑着。作为二等市民的托德,
把衣服全部脱光,却一点都没有对女王失礼的感觉。他盘膝坐在枕头上面,脸上
露出下流的笑容,并张开了股间。
  今天苏提茶女王的职场,不是王座之厅而是托德的股间。散发出柑橘类香味
的寝室,如今已被从托德股间散发出来的恶臭所充斥。
                 
  「托德哟,你还是这么臭啊。我衷心的希望,你能在来到我的房间之前,好
好清理一下身体。」
                 
  因为实在太臭,苏提茶女王不禁如此说道,真是跟沾着屎尿的便器一样的臭
味。
  顺带一说,苏提茶女王是十分了解沾满污物的便器的臭味的。因为女王以前
还有着清理托德使用过的便器,将其舔干净的工作。现在托德的便器已经全部由
贵族子女大人负责清理,苏提茶女王已经不需要用舌头去舔便器了。这些贵族之
女并非负责舔便器,而是成为了便器本身。无论是尿尿还是大便,托德都是用贵
族便器来排泄的。而精液的话则是注入王族便器的芙萝迪娅的菊穴中。
                 
  「唔嘻嘻,已经让新人女骑士们清洗过身体了,有什么问题吗?」
                 
  托德像是要展示出这丑陋身体的魅力一样炫耀着他的肉棒。已经交代过今年
才入团的十二岁的见习其实少女,将有些濡湿的屁股、睾丸、包茎肉棒清理干净
了。
  苏提茶女王,不能无知的践踏作为未来的国家栋梁的见习骑士少女们的努力。
                 
  「这样啊。那些精悍的少女们已经舔过了,就不可能有污物了呢。我的鼻子
有点问题呢。未来的骑士们这样奋斗过了,实际上你的股间味道……咕……咕呜
……很好呢。」
                 
  忍住想把晚饭全部吐出来的冲动,苏提茶女王将脸贴上了托德的股间。猛烈
的醋臭使她泪水差点都流了下来,不过还是忍耐住了。这是意志之力。女王用坚
强的精神力,和对部下的爱心,强行客服了生理的厌恶感。
                 
  说句题外话,新入团的见习骑士少女只剩下10人了。本来,新入团的见习骑
士少女一共是35人的,有15位少女离开了王城,换了工作。她们因为忍耐不住托
德的恶臭,而吐了出来。在神圣的王城里吐泻的人,是不能再在王城里工作的。
吐出来的少女们,因为任务而成为了男性用的监狱的厕所,日日夜夜,勤奋的让
犯人们当做厕所使用。今天想必也全身担任着精液排泄用厕所的任务吧。
  (译注:原文并未说明还有10人怎么样了。)
                 
  苏提茶女王用下跪的姿势靠近。用舌头舔着睾丸,这行为没有哪儿不自然。
她用手抱着后脑勺,像是强调胸部的样子。因为托德很喜欢丰满之极的女王的乳
房充分的摇动着的侍奉。而女王则是一个愿意满足别人愿望的,人格正直的人。
                 
  咕啾咕啾……噗、啾……啾啾咕啾咕啾。
                 
  她将睾丸吸入口中并用舌头来回舔舐,嘴唇也吸允着。充分展示着她舔睾丸
的样子。
                 
  「唔姑姑,臭味……什么的,没有呢。骑士少女们舔过的这个睾丸,什么问
题都没有……果实一样的甘甜……嘎咕……咕呜、的味道呢。」
                 
  女王所具有的王族尊严,正让她以强烈意志力做着睾丸口交,嘴唇啾啪啾啪
的吸允着睾丸。
  看着这幅模样,在场的另外一位王族,想要舔却没办法舔托德的睾丸的、托
德的专用精液排泄菊穴姬,芙萝迪娅说道。
                 
  「姐姐大人,为什么不让咱和托德大人谈恋爱啊。咱也想舔托德大人的睾丸
啊。」
                 
  芙萝迪娅公主说道。说真心话的话,她恨不得以身代替苏提茶女王,但是这
不行。绝对不允许!芙萝迪娅是王族的公主,其工作已经决定是托德的精液排泄
用菊穴便器。王族的工作,不能因为个人的好恶而随随便便改变,那样的话国家
根基就会崩溃。
                 
  「不行,芙萝迪娅。你还不明白吗?你不能成为托德的恋人奴隶。你作为精
液的排泄专用便器,不能和托德互相接触甚至恋爱。」
                 
  而且本来,托德的恋人奴隶,是由王城优秀的少女们每日更换来当的。这些
少女是被允许将精液排泄到腔内接受的。苏提茶女王也是如此。这是义务,也是
责任。虽然是绝对不想做的事情,但是已经这么决定了就不能改变。
  反过来说,无论芙萝迪娅多么希望,也不能接受她的请求。
                 
  「咱也、咱也……想要舔托德大人的肉棒啊……姐姐大人!」
                 
  芙萝迪娅公主哭诉道。希望能唤起女王温柔的心。
  忍住呕吐吸允睾丸的苏提茶女王,就算再爱芙萝迪娅公主,也不能为此而违
背国家的大义。
                 
  「芙萝迪娅,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虽然我对男性的性趣不是很了解,但是,
爱上托德、想要成为托德的肉棒奴隶的你的这份心意,我完完全全了解。然而,
不能。」
                 
  「姐姐大人、为什么啊!?」
                 
  「好好考虑下你和他之间的身份差异吧。你是我的妹妹,这个国家的女王的
妹妹。有着确定的职责和义务。而你的责任和义务,就是做一个、用菊穴接受托
德的雄汁直到停止的排泄便器。」
                 
  「呜呜呜。虽然托德大人的精液的排泄便器也不错,但是被其他人用小穴、
嘴巴和胸部服侍过的肉棒,直到射精前才插进菊穴射精什么的……」
                 
  一边说着,芙萝迪娅公主一边露出了稍稍出神的表情。托德的热精液灌入直
肠时,她感到务必开心。非常幸福。于是芙萝迪娅公主,很贪念这之上的性福。
所以,不仅仅是排泄便器,她更想担任托德的恋人奴隶。作为恋人,而做出爱的
奉献。
  然而苏提茶女王不会允许,不准就是不准。
                 
  「托德不是二等市民吗?作为王族的你,成为他的恋人奴隶,是很荒谬的。」
                 
  「歧视身份差别是不好的,姐姐大人以前……」
                 
  「你给我注意一点!」
                 
  女王用严厉的口吻打断对话,随后开始睾丸侍奉。
  嘴里含着发出恶寒臭味的托德的睾丸,这是苏提茶作为认真的女王必须要做
的任务。她含着嘴里的唾液,用妖精一般的嘴唇将托德的睾丸舔的变色。
                 
  「哦豁,很舒服呐。啾啪啾啪的给睾丸口交舔舐吧。」
                 
  「嚯……咕呜,我知道、了。」
                 
  哈姆、哈姆呜哦!嗯嗯嗯嗯!噗哇,勒噜勒噜。
                 
  苏提茶女王漏出吞咽的声音,吸允着睾丸的嘴巴转动着,她用舌头舔舐,嘴
唇吸允着。充分展示着她舔睾丸的样子。即使全身都发出生理性的拒绝反应,她
也精心的侍奉着托德的睾丸。另一方面,没办法舔睾丸的芙萝迪娅只能羡慕的看
着姐姐的身姿。
                 
  顺带一说,苏提茶女王现在的服装,是托德的睾丸侍奉专用的礼服。设计上
更加强调女王巨大的胸部,因此完全没有遮住胸部的布料,还强调了乳房的露出。
乳房和乳头,全部都暴露了出来。女王不时地用手指搓揉乳头。尽量使乳头勃起,
这是含着睾丸时的礼仪。
  女王下身则是绳子一样的内裤,不如说其实就是绳子。小穴、阴毛根本隐藏
不住,托德的肉棒专用小穴能看的一清二楚。暴露出来的阴毛,生长方式非常奇
妙。那是因为托德出于兴趣吃掉了王城的女骑士们全员以及女王的阴毛,那时,
托德将张开大腿坐在王座的女王,以及并成一排的女骑士们的阴毛拔下来并吃掉。
因为那时候阴毛是强行拔出来的,所以生长方式不一致。虽然很羞耻,但是对托
德的睾丸侍奉的时候必须穿这种绳子内裤。
                 
  「啊……哈啊,哈啊……怎么样托德。睾丸感觉不错吗?」
                 
  「唔嘻嘻嘻,嘛,还行吧。拼命的舔着我的睾丸哦,女- 王- 大人。呜嘻嘻
嘻嘻。」
                 
  托德激励的用脚戳了戳为了一切而妥协的拼命舔舐睾丸的女王。
                 
  「托德大人,多么雄壮的肉棒啊。咱也想舔托德大人的睾丸。用这副身体给
托德大人侍奉……」
                 
  不能和托德相爱的芙萝迪娅,发出了悲鸣。
  苏提茶女王用锐利的眼睛看着这样的妹妹。虽然很想立刻斥责毫无责任心的
妹妹,但是现在不行,因为嘴里还含着托德的睾丸。舔舐托德的睾丸,是最优先
的事情。充分舔过了托德的睾丸之后,苏提茶女王终于将嘴巴离开了睾丸。
                 
  「芙萝迪娅,你的心情我很明白。但是这是不行的。你作为托德的精液排泄
便器,一生都被决定了只能往肛门里面注入精液。你作为王族,请成熟一点吧。」
                 
  苏提茶女王如高贵的淑女一样向妹妹讲述作为王族的责任。
  芙萝迪娅公主,在归国当天就被托德的肉棒侵犯了肛门。那时,她痛的立刻
就哭了出来,然而,即使是这样残破的便器穴,托德依然好好的往里面注入了精
液。
  托德的魅力并非难看的脸和没有出息的身体,而是那温暖的精液。
  因此芙萝迪娅公主,恳求从菊穴便器变成恋人便器,只是这不合道理的恋情,
终究没有得到允许。
  苏提茶女王将托德沾满唾液的睾丸贴在脸上,用手轻轻的揉捏着,一边继续
说着王族的工作。
                 
  「你不能成为托德的恋人奴隶。这是不被允许的。考虑一下你的身份吧。」
                 
  「但是……」
                 
  「芙萝迪娅!你的一生,就是在托德厌烦为止都作为托德的专用便器穴,履
行王族的义务!这是生来高贵之人,高贵的你的义务!」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对于王族的义务,芙萝迪娅公主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是眼睛里浮现出泪水。然而即便如此,她也无能为力。芙萝迪娅公主虽然有着
天真烂漫的开朗性格,但是绝对不是不负责任的人。而是一个将臣民的事情摆在
第一位,爱着众人,也被众人所爱的公主。
  芙萝迪娅公主无论如何也想成为托德的恋人奴隶来侍奉他,但是这是不可能
的。芙萝迪娅公主是托德专用的菊穴便器,被注入精液乃是她所背负的高贵的责
任。
                 
  「好了好了,舔睾丸的乳女王大人。舌头不要停止舔我的睾丸啊。快点啊。」
                 
  「咕……哈啊哈啊。我、我知道了。托德,因为阐述王族的责任,我又懈怠
我的义务了呢。那么还有一个睾丸也……唔咕,来舔。」
                 
  勒噜哦哦哦嗯、舔舔啾啪噜噜噜!
  苏提茶女王,将另一个托德的睾丸含在嘴里侍奉。对流露出无情的臭味的托
德的睾丸,她温柔的舔舐着睾丸的皮。这幅样子,就好像并非妥协,而是真心实
意的热心且温柔的舔着睾丸。因为四肢着地的原因,那乳牛一样的乳房摇动起来,
顿时吸引了托德的视线。
                 
  「唔嘻嘻,乳房摇动的很厉害呢。嗯——睾丸也很舒服呢。呜嘻嘻嘻嘻,这
样的话,姐妹一起来给睾丸侍奉也很有趣呢。」
                 
  托德自言自语道。随后,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芙萝迪娅公主脸上绽放出光
辉。
                 
  「唔嗯,就这样。喂,菊穴便器,你也来舔我的睾丸吧。」
                 
  托德说道。
                 
  「托德!这可不行。芙萝迪娅担任着你的精液排泄的任务。肉棒侍奉是我的
工作吧!」
                 
  「啊啊啊。可以的。没关系。」
                 
  托德回答道。
  无论如何,托德的话都是正确的。
                 
  虽说只是精液排泄用便器,却也有舔睾丸的权利呢。完成义务的话,也可以
拥有这样的权利吧。
                 
  「确实……这样啊。即使是排泄专用的的精液便器,也可以拥有侍奉肉棒的
能力呢。托德,你的灵活的思考,有时比你的舌头还灵活呢。」
                 
  苏提茶女王也接受了。然后来到托德的勃起肉棒的右侧,而将左侧让给了妹
妹公主来侍奉。
  芙萝迪娅公主顿时大喜的看向托德丑恶的人渣脸。
                 
  「托德大人,多么温柔的人啊……♡ 姐姐大人,咱也,可以……侍奉托德大
人的肉棒了♡ 」
                 
  「是的。我也有点顽固过头了。这个二等市民的睾丸,姐妹二人一起舔舐确
实更有效率。」
                 
  「是的♡ 当然啦。咱会将为托德大人的肉棒侍奉的事情作为一生的回忆,现
在开始就拼尽全力完成王族的精液便器的任务吧。」
                 
  魅力无比的芙萝迪娅公主,露出了今天最美丽的笑颜。
  随后芙萝迪娅也靠近了坐在床上的托德的股间。
                 
  芙萝迪娅公主的服装,是和其姐姐相似的王族专用侍奉服,这是一件设计上
托举起乳房的、根本没有遮住乳房的礼服。粉红色的乳头,以及发育途中的鼓起
来乳房都能看清楚。
  下身则是绳子内裤。伸展出来的健康的肢体,其根部则是精致的臀肉。臀肉
能看到的地方,有着「托德专用肉便器」的刺青,体现出芙萝迪娅公主绝不会对
王族的义务懈怠的心。
                 
  「之前从未作为肉便器来侍奉托德的你,现在要来舔睾丸。要用心去做。总
之,睾丸是十分重要的东西。比我和你的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就是托德的睾丸。
而发自内心的侍奉,其第一步就是舔睾丸。」
                 
  苏提茶女王说道。
                 
  「是、姐姐大人♡ 啊啊、托~德。在梦中都一直想见你的睾丸。这就是咱要
吞入的睾丸呢。哈啊、咱,好开心、好开心啊。」
                 
  虽然从来没有进行睾丸侍奉,但是芙萝迪娅公主还是无法忍耐内心溢出的喜
悦。
                 
  就这样,两人内心祝福了苏提茶。二等市民托德和芙萝迪娅,虽然两人并不
能恋爱,但至少今天,芙萝迪娅能作为舔睾丸奴隶,成为托德的恋人奴隶。
                 
  「托德大人♡ 一直以来侵犯着我的肛门的肉棒大人。这是多么的雄伟和温暖
啊♡ ……我爱你♡ 」
                 
  芙萝迪娅在舔睾丸之前,用脸颊摩擦着勃起的肉棒。这是芙萝迪娅第一次,
用肛门以外的地方接触至爱之人的肉棒。平常,芙萝迪娅会被固定在放置在中庭
的肛交用器具上,等托德在侵犯其他女性足够了之后,再来使用她的菊穴来排泄。
为了托德而扩张了菊穴,为了托德,菊穴成为了托德的专用性器。成为了专门排
泄精液用的排泄道具。
                 
  「居然……毫不犹豫的舔起来了。明明这么臭。这就是爱的力量吗……唔咕。」
                 
  苏提茶女王也开始舔起另一边的睾丸。对女王而言,托德的珍宝,不过是不
洁的秽物而已。下水道的肉块罢了。只不过为了女王的义务,才拼命的舔而已。
                 
  「托德大人的睾丸,多么可爱啊♡ 只是含着睾丸而已,小穴就流出了爱液♡
啊啊啊啊、要高潮啦。托德大人的睾丸♡ 柔软又温暖的睾丸大人♡ 咱最爱的王子
大人♡♡♡ 」
                 
  「呜呜咕、哈啊哈啊……不错哟。舔的很不错嘛。保持下去……咕、哈啊啊、
啾噜啾噜。」
                 
          啾噜啾噜♡啾噜啾噜♡嗯啾噜噜♡
                 
  舔舔、啾噜啾噜、舔舔!!
                 
  王族姐妹,展开了高贵的睾丸侍奉。广阔的寝室里,顿时充斥着下流的舔睾
丸的唾液音。既有技术不足,但热情似火的芙萝迪娅公主的睾丸侍奉,也有已经
恶心的要吐了的苏提茶女王用最高级的舌技进行的睾丸侍奉。
                 
  「哦嚯嚯♡ 很爽。两边的睾丸侍奉。呜嘻嘻嘻。你俩的脸,再靠近一点。喂,
用你们的脸来给我的肉棒撸!」
                 
  托德让苏提茶女王如人偶一样雪白的美颜,和芙萝迪娅公主晒黑的小麦色的
脸庞接近自己的包茎肉棒。
  他抓住两人金色的头发,让她们的脸摩擦自己的肉棒。于是突然间,肉棒就
开始摩擦起王族姐妹的脸来。
                 
  「托德、用脸撸肉棒、好痛……哦咕、呜呜咕、唔咕、咳、唔咕。呜呜呜呜
咕。」
                 
  「托德大人、哈啊、肉棒在脸上♡ 睾丸在嘴里♡ 啊啊啊啊、咱,太高兴啦♡ 」
                 
  王族姐妹的高贵的脸庞,正摩擦着托德肉棒。但是她们不能弄伤托德的肉棒,
为了不弄伤托德的肉棒,王族姐妹温柔的用脸夹住肉棒。
                 
  「呜嘻嘻嘻、可别停止舔睾丸哦,不要让牙齿碰到了。脸更舒服一点。」
                 
  「是、哈啊啊……睾丸也、很好……呜咳、咕。」
                 
  托德为了一己性欲而肆意动起腰来。苏提茶女王不得不忍受着头发被扯住、
脸颊摩擦肉棒、同时还要进行睾丸侍奉的三重痛苦。即便如此,为了不伤害※到
睾丸,苏提茶女王依旧用舌头舔舐着。
  (译注:原文此处「木津付ける」,怀疑是将「傷つける」打错,两者罗马
音一样。)
                 
  嗤、噗、噗呲!!啾噜噗呲噗呲!!!
                 
  猛烈的摩擦让臭气弥漫了苏提茶女王一脸,即使如此她也拼命的用脸颊摩擦
着托德的肉棒。
                 
  「托德大人♡ 碰到脸上的肉棒、好香啊♡ 如果我的脸可以的话,请随时随地
使用♡ 」
                 
  因为第一次可以被托德「使用」,喜悦充满了芙萝迪娅的心,她为此而达到
了快乐的顶峰。每一天每一天,芙萝迪娅公主都只能看着在旁边,少女们被托德
所使用,然后再在自己被扩张的菊穴里排泄。像这样成为托德的性道具,是芙萝
迪娅公主一直以来的梦想。
                 
  有着白色肌肤的姐姐,和有着小麦色皮肤的妹妹,两人用柔软的脸颊摩擦着
肉棒。姐妹两人都用嘴唇,舔着托德的睾丸。因为被抓着头发,强行让脸动起来,
两人的脸避无可避,舔着睾丸的嘴唇也无法离开。这两人,一个是为了完成王族
的义务,另一个则是为了爱情而成为性道具。
                 
  「要射了。脸看过来!!」
                 
  体会着完全征服女王和公主的满足感,托德射精了。
                 
  biu 噜噜噜噜呜呜呜!!!
  像臭水沟里的秽物一样的白色浑浊精液,污染了美丽的姐妹的脸颊。
                 
  「唔咕……射了好多啊。托德,射精辛苦你了。」
                 
  压抑着厌恶感,被托德用满是劣质基因的精液洗脸的女王说道。
                 
  「哈啊啊♡ 被托德大人的精液洗脸啦。」
                 
  芙萝迪娅公主一边感激的颤抖,一边用脸接下了所有的精液。能用脸沐浴托
德的精液,今天这是第一次。因为这是第一次,芙萝迪娅公主不用菊穴,来接受
纯粹为了排泄的精液,一直被灌入菊穴的可爱的精液,今天用脸来接收了。
                 
  「芙萝迪娅……虽然这是最差的臭味,但是用脸接收的托德的精液,要全部
喝下……」
                 
  「哈啊、肉棒汁好好喝♡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托德大人的肉棒汁还要美味的
饮品了♡ 」
                 
  比苏提茶女王的饮精指导更快,兴奋的芙萝迪娅公主就已经将精液喝完了。
而且是将脸上的精液弄到嘴巴里,好好咀嚼过之后全部喝光了。
  苏提茶女王也一边苦恼的嘟囔着「……还是一如既往的臭啊……咕噜」,一
边将射在脸上的精液喝掉了。
                 
  舒服的射了精的托德,看到将他巨臭无比的白浊液咀嚼并喝下去的王族姐妹,
像是忽然想到了啥一样骂了起来。
                 
  「啊————啊、女王大人啊,公主大人啊,你看看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好
事!」
                 
  因为完全无法理解托德的愤怒,正在喝精液的姐妹两人脸上不由浮现出问号。
  (我还是才知道,问号在日语里还叫做「ハテナマーク」,直译过来就是雅
典娜符号,这是什么鬼啊……)
                 
  「你为什么生气啊,托德?我可是好好把精液喝掉了哟,你看。」
                 
  「实、实在是对不起、托德大人。咱的脸撸和舔睾丸,有什么做的不好吗?」
                 
  苏提茶女王一边喝精液一边问道,而芙萝迪娅公主则是开口谢罪。
                 
  二等市民托德,对这样的王族姐妹明确的断罪了。
                 
  「都怪你们,只是用脸撸就害的我射精了。搞什么啊。」
                 
  托德抱怨道。
                 
  「诶、但是托德……是你要我们用脸来撸的啊……」
                 
  苏提茶女王完全无法理解,整个人都混乱了。
                 
  「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啊!!」
                 
  托德再次大声吼道。
  没错。
  就是这样。
                 
  虽然是托德说了要用脸来撸管射精,但是会发生这种事,责任全在苏提茶女
王和芙萝迪娅公主身上。
  因为今天是托德用苏提茶女王的小穴撸管射精的日子,就是这样决定了的。
  让国定活动出错的责任,百分之百是苏提茶女王和芙萝迪娅公主的错。
                 
  「确、确实……是我们的错。」
                 
  「咱、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苏提茶女王和芙萝迪娅公主,一瞬间就注意到了自己的罪。虽说是不知不觉,
但是王族姐妹两人,确实犯下了让托德在脸上射精的大罪。
  姐妹两人深深的理解她们犯下了多大的罪,脸色都变青了。托德抱着肚子一
边大笑一边骂到「那该怎么办啊!」。
                 
  这已经不是道歉的问题了,而是若是让国民知道的话,说不定会掀起大革命
的巨大的问题。
  苏提茶女王不由面色苍白起来,但是不谢罪是不行的。而且,不能是普通的
谢罪,是竭尽全力的谢罪才可以。
                 
  「托德、实在是万分道歉!……因为我用脸撸管而导致你射精了,我会为了
此大罪而谢罪。你的肉棒,本来已经决定够了今天在我的小穴里射精了。我为什
么会犯下如此巨大的过错啊!」
                 
  当然,芙萝迪娅公主也因为让深爱的托德的肉棒因为脸撸射精的大罪,而深
深的反省起来。虽然被深爱之人颜射是一件无比令人愉悦的事,但在今天,这是
巨大的过错。
                 
  「托德大人!实在是抱歉。咱太爱托德大人了,是以一直全力侍奉着托德大
人的肉棒,完全没有考虑过托德大人的心情就让它射精了。」
                 
  女王和公主,都承认自己的过错并全力谢罪。
  当然,既然是全力谢罪,自然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两人从床上下来,跪在地
板上,头部紧紧贴着地板。金色的头发披散开来,美丽的脸庞和地板接触,两人
拼命的恳求着。
                 
  「十分抱歉、托德。都是我的错,是我的过错。给你造成了困扰实在是抱歉。」
                 
  「托德大人,对不起。对不起……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道歉了,真的是真的
是万分抱歉。」
                 
  「真是拿你们没有办法。」
                 
  托德看着跪在床边的二人,脸上露出了下流的笑容。
                 
  对着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者、温柔的女王,以及深受全民爱戴的向日葵一样
天真烂漫的公主,托德将自己的臭脚踩在这两人的后脑勺上,咕吓咕吓的用脚底
来回抚摸着她们金色的头发。当然这点权利托德还是有的。因为犯错的是让脸撸
让他射精的女王和公主。所以,两人用自己的后脑勺托着托德的臭脚也是理所当
然的。
                 
  「实在是对不起。托德哟,你的肉棒本应该是在我的小穴内射精的,却因为
我的过错射在了脸上。请原谅我这个愚蠢的女王吧。」
                 
  「托德大人,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虽然这是咱说多少遍也无法得到
原谅的大罪,但咱也会一直说下去。托德大人的肉棒汁射在了咱的脸上。咱发自
内心的道歉,托德大人,请务必原谅咱——……」
                 
  被国民所敬爱的女王和公主,一边被二等市民托德践踏,一边下跪来祈求原
谅。而托德只是用脚踩着她们的后脑勺,笑着。
  夜晚才刚刚开始。
  ……………………分割线……………………
  苏提茶女王和芙萝迪娅公主在托德面前土下座。两人一边道歉,一边舔着托
德的脚趾。
  而且,还并不是普通的土下座,而是逆土下座。也就是仰面躺着,弯曲手脚,
仿佛完全服从的狗一样的姿势,仿佛从精神到肉体都无条件的请求臣服的动物的
姿势。
                 
  丑陋的矮子托德,用脚不停的踩着在地板上不断谢罪的苏提茶女王和褐色的
芙萝迪娅公主的脸。托德坐在床上,践踏着两人如同人类最高杰作一样的美貌。
这是理所当然的,犯下这种程度的过错,是无法被原谅的。苏提茶女王和芙萝迪
娅公主,难以置信的让托德的肉棒因为脸撸而射精了。而且,因为姐妹拼命的舔
着睾丸,颜色之后还将肉棒汁喝下去了。
  明明今天是托德用女王的小穴享乐的日子!
  让托德在不该射精的时候射精了,这是无法被原谅的事。无论如何谢罪,都
不可能被原谅,即使如此,女王和公主二人,也拼命因为自己的罪过而请求原谅。
                 
  「托德,只要能获得你的原谅,就算让我来舔这么臭的脚也没有问题。让我
用嘴来舔像是独角仙一样的臭脚趾吧。还请……呜咳、还请……还请原谅我。」
                 
  「啊啊啊啊♡ 托德大人的脚底好美味啊。对不起对不起,请狠狠的用脚,虐
待愚蠢的、让你射精的咱的脸吧。对于不得不谢罪的咱,这简直如同褒奖一样啊。
至少让我用心舔你的脚趾吧。」
                 
  啾噜啾噜啾噜泼!啾噜!!
              啾噜♡啾噜啾噜♡
                 
  犯下不可饶恕之罪的女王和公主,摆着完全服从的逆土下座姿势,用脸抬着
托德的脚,并开始用舔脚的方式来谢罪,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托德因为无聊,开始读芙萝迪娅写给托德的情书。他一边读着妹妹公主恋情
四溢的文章一边笑,最后用那张纸擦了擦鼻涕后就丢掉了。
  而这段时间内,托德的臭脚丫子就一直踩在王族姐妹的脸上。脚趾放到美丽
的姐妹的嘴唇中。苏提茶女王和芙萝迪娅公主,发自内心的,为了补偿自己的罪
孽而舔着拖的臭脚。
                 
  「哈、差不多可以了。脚趾都酸了。」
                 
  托德以宽容的心,饶恕了苏提茶女王和芙萝迪娅公主脸撸害的托德射精的罪。
                 
  「是、是吗?太感谢了,托德。实在是太感谢了。多好的人啊,你的心灵,
就是为了宽容这个词而存在的。作为女王,我发自内心感到欣喜。实在是太感谢
了。」
                 
  美貌的女王,拼命的用舌头舔着插进嘴里的脚趾尖,在知道自己终于获得原
谅之后,她松了一口气。苏提茶女王放开油腻且很臭的脚,深呼吸起来。
                 
  「托德大人,十分感谢♡ ……咱就算是再舔5 小时也没问题哦。」
                 
  打算一直舔托德的臭脚舔到早上的芙萝迪娅公主,不得不遗憾的让自己的唇
离开了托德的脚底。
                 
  「那么接下来就是肉棒和菊穴哒呗。乳女王用小穴来抚慰我的肉棒。排泄便
器公主则舔我的肛门。别再出错了哦。」
                 
  托德愉悦地说道。
                 
  知道自己还可以继续侍奉,芙萝迪娅公主的眼中顿时绽放出光彩。
  而另一边,苏提茶女王则是十分冷静的开始思考起自己姐妹二人要如何同时
侍奉肉棒和菊穴。
  虽然芙萝迪娅公主对于自己仍能继续侍奉而感到喜悦,不过因为她以前从来
没做过这种事情,所以实际上要怎么做她并不清楚,因此她只能紧张的看着苏提
茶女王等她发话。
                 
  「肉棒用我的小穴,菊穴则由芙萝迪娅负责吗……行,那么托德,请抬起屁
股。」
  「唔嘻嘻,我知道了,女王陛下♡ 」
                 
  托德抬起了屁股,做出一副仿佛要大便一样张开大腿的下流姿势,张开了菊
穴。
                 
  「很好。请稍等一下,我马上给你放椅子。」
                 
  女王一边说着一边朝芙萝迪娅公主看去。
                 
  「芙萝迪娅。你就是托德的椅子。等托德肮脏的肛门坐在你脸上后,就麻烦
你舔菊穴了,可能会难以呼吸,为了挽回刚才所犯的罪,请认真的舔菊穴。」
  「咱知道了,姐姐大人♡ 啊啊,这是何等的美妙啊♡ 咱可以成为最爱的托德
大人的舔菊椅子。我愿意一生都舔您的菊穴♡ 」
                 
  芙萝迪娅将脸伸到托德的屁股下面。随后,托德坐在了公主美丽的小麦色脸
庞上。很重的身体,毫不留情的坐了下去。
  (译注:原文此处形容公主脸蛋白嫩,但根据前文,公主脸蛋应该是小麦色,
可能是作者打错)
                 
  「啊啊啊啊♡♡♡ 」
                 
  托德菊穴的重量、臭气,芙萝迪娅公主都无比喜欢,她笑容满面的让托德的
菊花坐在自己脸上,甚至还用手扒开托德的臀肉,积极地用嘴靠近肛门穴。
  (译注:臀肉原文「知り肉」,应该是将「尻肉」打错了。)
                 
  芙萝迪娅公主的嘴唇接触到了托德的肛门。对芙萝迪娅公主而言,这是她和
所爱之人的第一次接吻。这是接吻,也是粘膜的亲密接触。本来是无论任何人去
舔都能恶心到昏厥的托德的菊穴,对芙萝迪娅公主而言,确实天国的芳香。
                 
  「啊呼♡ 托德大淫(大人)♡♡♡ 」
                 
  在舌头碰触到托德和污水一个颜色的肛门瞬间,芙萝迪娅高潮了。一边被托
德颜面骑乘,一边碰触丑陋中年男子的菊穴,两份喜悦合二为一,让公主高潮了。
明明小穴都没有触摸,却喜悦的高潮了。这是因为芙萝迪娅对托德的深沉的爱。
                 
  「芙萝迪娅,你爱他到这个程度吗?」
                 
  看到妹妹一边高兴的潮吹一边进行肛门侍奉,苏提茶女王的内心动摇了起来。
作为王族,通常是不可能得到作为女性的幸福的,虽说获得幸福的权利,无论平
民还是王族都是平等的。苏提茶女王只能祝福沉浸于喜悦中的妹妹。
                 
  「哦嚯嚯嚯嚯♡ 舌头感觉很不错嘛,你这个精液排泄便器,挺能干的嘛♡ 」
                 
  托德扭动着腰部,让菊穴压住芙萝迪娅公主。当然啦,这是激励芙萝迪娅公
主的肛门压。
                 
  感受到托德的激励,芙萝迪娅公主更加高兴的将舌头伸进菊穴。这菊穴,与
其说是排泄污秽的地方,不如说它本身就是污秽,但芙萝迪娅公主尽全力将舌头
伸了进去,用仿佛要洞穿木桩一样的力量,让柔软的舌头硬起来,直到托德的直
肠里面。
                 
  「似地,背了托德大淫的菊对,咋会层心层灵赌力的。(是的,为了托德大
人的菊穴,咱会全心全灵努力的)」
                 
  对于将舌头伸入肛门还一边说话的芙萝迪娅公主,托德十分满意。他露出淫
邪的笑容,为了芙萝迪娅公主更加开心,肛门更加用力的压在芙萝迪娅公主的脸
上。
                 
  啾噜噜噜噜♡ 啾噜噜噜!
                 
  自己的妹妹芙萝迪娅公主都在尽责的全力舔舐肛门,作为女王的苏提茶当然
不能被比下去了。于是苏提茶女王靠近了托德的勃起肉棒。
  首先要将包茎肉棒的皮给翻起来。当然啦,要翻起包茎皮这种事肯定不是用
手,因为这是违法的。
                 
  「那么托德,我要翻包茎皮了。」
  「唔嘻嘻,哦哦,就拜托你了。」
                 
  苏提茶双手向后伸,强调自己乳房的同时恭恭敬敬的将自己的唇贴上肉棒。
托德一边笑着一边揉着那丰满的乳房。不管揉的有多用力,苏提茶女王都必须忍
受下来。就算乳房被抓的伤痕累累,也不能有一句抱怨,因为这是作为人所不能
做的事情。
                 
  嗯啾啾噜噜。噜噜。
                 
  苏提茶女王的舌头深入肉棒皮,用嘴唇翻开了发皱的肉棒皮。
                 
  「真的好臭……呕……太臭了。」
                 
  满是耻垢的肉棒让苏提茶女王一脸无法忍耐的表情。
  然而现在,在比这更加肮脏的菊穴下,芙萝迪娅公主正被托德坐在脸上,去
舔菊穴。芙萝迪娅公主如同啄木鸟一样,用舌头热情的往托德的菊穴里钻。就好
像钻地用的钻头一样,将自己的爱情用舔肛门的舌技表现出来。
  只不过是充满了腐臭的耻垢的肉棒而已,苏提茶女王可不能露出胆怯的模样。
                 
  「哈、呼……托德啊,你的耻垢生成速度真是太快了。」
  「唔嘻嘻嘻,因为想要看到大家充满厌恶的脸色啊,所以才出现的这么快。
行了,快点舔吧。」
  「唔咕……我、我开始了。」
                 
  就算全身都在拒绝托德巨臭无比的耻垢,但苏提茶女王还是含住了托德的肉
棒。托德勃起的肉棒上尽是耻垢,特别是耻沟里面非常多。
                 
  「呜咕……哈啊哈啊、啾呸咯呸咯,呜咕……哈啊哈啊、啾啪啾啪。阿姆阿
姆……咳咳。」
                 
  女王用舌头将耻垢扒下来,用嘴唇濡湿它,再认真的吃掉。虽然皮肤都因为
剧烈的厌恶感而发青了,但苏提茶女王还是拼命地清除着耻垢。
                 
  「喂喂喂,再认真一点啊。真是的,明明便器妹都能做的这么好,你这个女
王却做的不咋地,智力全发育到胸部上了吗?」
  「啊啊啊♡ 多多大您,能不禁瓜讲,吾记载是太刀信达♡ (啊啊、托德大人,
能被您夸奖,吾实在是太高兴啦)。」
                 
  芙萝迪娅公主充满热情、充满爱情的认真舔着托德的菊穴。与其说是在舔,
不如说完全就已经将整个嘴唇都贴在菊穴上吸允,十分执着的想要钻进内部。心
怀出生就是为了舔托德菊穴的热情,芙萝迪娅公主全力侍奉着自己至爱的二等市
民。
  托德突发奇想,腰部刻意的前后挪动起来,因此正被颜面骑乘的芙萝迪娅公
主,鼻子疼的不得了。但是芙萝迪娅公主已经没有考虑疼痛的余裕了,因为托德
腰部前后的挪动,从菊穴到会阴,自己可以侍奉更加广泛的范围,不如说托德正
是为了芙萝迪娅公主而刻意这么做的。芙萝迪娅公主感觉到托德明白了自己的爱
情,顿时感激的留下了泪水,并更加努力的侍奉托德的下体。
  托德一边感受着下半身的舒爽,一边玩弄着苏提茶女王硕大的乳房,这是除
了托德之外无人碰触过的高贵的乳房。托德揉着涨大的乳头,把它拉长,像是玩
玩具一样玩弄女王的乳房。苏提茶女王虽然被托德无所顾忌玩弄的生疼,但是也
只能忍耐,因为这是作为女王的义务。
  苏提茶女王忍耐着乳房被用力抓揉的痛苦,无视味觉发出的悲鸣,将托德的
耻垢吃了个干净。
  托德很好的享用了一番王族姐妹的全力侍奉。
                 
  「肉棒已经变干净了,那么差不多,该是把我的肉棒放到你的腔内的时候了。」
  「我知道了……这是我作为女王的义务。」
                 
  苏提茶女王跨坐到小胖子托德的肉棒上方,将自己的小穴对准了托德肉棒。
小穴已经十分濡湿了,那是因为之前女王都用空闲的那只手自己玩弄小穴,头脑
清晰的女王,可不会忘记在下个行动进行前,要做必要的准备。
                 
  「我、我上了,托德……好了吗?」
                 
  苏提茶女王,忍耐住要让眼前这个恶心的男人的肉棒插入腔内的不快感,颤
抖的说道,压抑着逃跑的想法。不把托德肉棒放进子宫射出精液、怀孕是不行的。
拼命忍耐着「居然要怀上这个丑陋的男人的孩子!」的想法,女王扒开自己的小
穴,将托德的勃起肉棒放了进去。
                 
  扭噗噗噗、扭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最棒的腔内,迎来了丑男托德的肉棒。腔壁绝妙的凸起,温柔地强烈地热情
地激烈地刺激着托德的肉棒,催促他射精。女王虽然厌恶不已,但其肉体等级太
高了,小穴对肉棒的刺激是最高的。
                 
  「哦嚯嚯,果然女王的腔内就是不错啊。什么时候插入都不会腻的。屁股下
面的妹妹大人也做的不错哦♡ 」
                 
  托德满是喜悦的说道。芙萝迪娅公主被托德表扬之后更加卖力的用舌头侍奉
托德的屁股。
  苏提茶女王和托德紧贴在一起,但不需要承受托德的体重,然而被托德坐在
下面的芙萝迪娅公主却不是。因为苏提茶女王抱着托德,芙萝迪娅公主需要承受
两人份的重量。虽然苏提茶女王心地善良,也没有办法。
  苏提茶女王只能尽可能在不施加自己的体重的情况下为托德侍奉。女王浑然
不似女王一样的张开大腿,用小穴接受着托德的肉棒,自己动着。
                 
  「咕、哈、嗯……托德,肉棒舒服吗?」
                 
  苏提茶女王一边张开大腿努力上下运动,一边问道。要不施加体重的为这个
对自己妹妹颜面骑乘的男人侍奉,让肉棒插入进来自己上下运动是一件十分辛苦
的事情。当然托德只是将苏提茶女王的超乳扯到一起,同时吸允着两个乳头。
                 
  「唔嘻嘻,很舒服呀♡ 」
                 
  托德的肉棒享受着女王的至高小学,菊穴接受者妹妹公主充满爱情的侍奉,
犹如天堂。
  托德将脸埋入眼前的乳房,矮小的托德,和高挑的苏提茶女王呈对面座位
(虽然看不见,但苏提茶女王是呈蹲踞姿势)的体位,女王的胸部正好碰到托德
的脸。托德满是欲望的舔着这丰满柔软的乳房。
  这就是乳房给托德吸,小穴给托德的肉棒侍奉的苏提茶女王。
                 
  「如果你舒服的的话就好了,托德……嗯咕、哈啊、嗯!就算你是二等市民,
也有拥有幸福的权利。来……用的小穴,让你的肉棒更舒服吧。」
  「肛门、好好闻♡ 托德大嫩♡ 咋爱即。就点弩的肛门都摆♡ (肛门、好好闻
♡ 托德大人♡ 咱爱你。就连你的肛门都爱♡ )」
                 
  扭噗!扭噗!噗!扭噗!牛噗噗噗!
         啾噜♡扭噗♡牛鹿♡咕噜咕噜池陆池陆♡
                 
  苏提茶激烈的挺腰,芙萝迪娅公主则像是侵犯肛门一样热情的舔着肛门。
  接受着至高的侍奉,托德的肉棒已经即将到达最高潮了。在姐姐的小穴、妹
妹的舌侍奉下,肉棒和菊穴同时感到舒服,托德丑恶的脸变得更加丑陋了,而那
张脸,则埋在女王柔软的乳房之中。
                 
  扭噗!扭噗!
  苏提茶女王拼命的摇着腰部,小穴深处被托德的肉棒不停的撞击着,令人十
分厌恶。这是和舌侍奉那时味觉上的烟雾不同,是子宫被侵犯的女性的烟雾。最
渣最渣的基因,玷污了苏提茶女王优秀的子宫。
                 
  「唔咕、哈啊啊……托德,怎么样。肉棒能射精了吗?」
                 
  即使笑容十分勉强,苏提茶女王也十分关心托德的状态。用无理的姿势侍奉、
刚才吃了耻垢的不快感、舔了一小时托德的脚之后,女王的体力已经到达极限了。
即使如此,女王也摇着腰部。这一切都是为了国家的荣誉、为了让托德的肉棒最
舒服的射精。
                 
  「唔嘻♡ 差不多了。但这不是女王大人的小穴的功劳,而是我屁股下面的—
—舌头的功劳哦,要感谢便器公主啊。」
                 
  托德说道,随后,晃动着让菊穴更加包裹住芙萝迪娅公主。
  芙萝迪娅已经开心的仿佛要升天了一样,本来侍奉托德的菊穴已经是十分开
心了,还因为侍奉而得到了最高级的褒奖,简直兴奋的要死掉了。但是死是不行
的,要尽全力为托德侍奉到最后的最后,这是现在的芙萝迪娅公主所能做到的事
情。
                 
  「托德大嫩、爱奴。咋的爱、嘟噜岛聚堆击中吧(托德大人,爱你。咱的爱,
注入到菊穴之中吧)」
                 
  嗯舅舅噜噜噜噜♡ 怒路怒路啾啾♡ 啾噜♡ ……啾噜♡
                 
  芙萝迪娅公主尽情的将脸埋进菊穴之中,用舌头侍奉着从肛门一直到前列腺。
其上方,苏提茶女王忍受着肉体的厌恶,拼命的挺腰侍奉着。
                 
  啪啪啪!啪啪!啾噜啾噜!啪啪啪啪!!!
  「噢噢噢噢,要来了。要射精了!渣滓,快点!扒开菊穴让我排泄。」
                 
  托德说道。
  射精的准备已经完毕。
  到了精液排泄用菊穴便器芙萝迪娅公主出场了。
                 
  芙萝迪娅公主急急忙忙的离开托德的菊穴,然后四肢着地把菊穴扒开,当然,
芙萝迪娅公主的直肠清理已经做完了。那是已经经历过浣肠、湿滑的完全做好准
备迎接肉棒插入的最高的便器屁股。被晒黑的肌肤之中,白色的屁股非常突出,
因为这是托德专用的射精用便器穴。
  芙萝迪娅公主四肢着地,和矮小的托德十分匹配,这个高度非常适合让托德
插入肉棒。高度十分完美,因为优秀的芙萝迪娅公主,对于让托德肉棒容易插入
的高度了如指掌。
  托德将肉棒从苏提茶女王的小穴里拔了出来。
  苏提茶女王则引导着托德的肉棒来到芙萝迪娅公主的菊穴前,然后就这样插
了进去。
                 
           啾噜噜♡啾噗噗噗♡扭噗噗噗♡
                 
  「啊呼啊♡ 托德大人的肉棒,插进咱的菊穴了♡ 」
                 
  芙萝迪娅公主柔软紧致的最棒的菊穴,只是为了托德的肉棒射精的存在。
  只是为了托德丢掉精液的存在。
  只是为了让托德排泄精液的存在。
                 
  biubiubiubiu!!!
  biu !!biubiu噜噜!!biubiu!!!!
  大量的臭浊精液,排泄到了芙萝迪娅公主的直肠之中。
                 
  「哈啊啊、真舒服啊。你这便器妹!」
                 
  托德拍打着芙萝迪娅公主没被晒黑的屁股。
                 
  「哈啊啊啊♡ 万分感谢您,托德大人。精液,排泄到咱的菊穴里了。托德大
人,我爱您♡ 」
                 
  因为过于高兴,芙萝迪娅公主浑身都颤抖了起来。随后妹妹公主为了不让精
液流出肛门,用肛门括约肌使劲夹紧了肛门。
  苏提茶女王也为让托德满意的射精、将身为精液排泄穴的王族工作做得很好
的芙萝迪娅公主感到钦佩。但是芙萝迪娅公主的意识并不仅是如此,她一边夹紧
肛门,一边拿出了肛塞。
  肛塞是为了不让精液排泄肛门里面的托德的精液流出肛门的盖子。将被排泄
进来的精液,用肛塞留在肛门里,等到成熟之后再拉出来吃掉,就是身为精液排
泄便器公主的芙萝迪娅公主的工作。能够作为托德的恋人奴隶舔肛门,芙萝迪娅
公主感到十分幸福,但也不会因此就忘了自己的职务。
  对于妹妹强烈的责任感,苏提茶女王再次深深的感受到了。
                 
  「做的真棒,芙萝迪娅。能如此完美的完成排泄便器的工作的王座,除你之
外再无他人。」
                 
  「十分感谢,姐姐大人。这一切,都是将最棒的精液注入咱体内的托德大人
的功劳♡ 」
                 
  芙萝迪娅公主脸上露出向日葵一样无忧无虑的笑容。展露着天真烂漫的笑脸,
就在数秒前还舔着那个丑男的肛门。注意到嘴边的阴毛,芙萝迪娅公主理科把它
放进嘴里吃掉了。
                 
  「虽然我无法认同你和托德的恋爱……但是,你对托德的思念是真实的。要
让我拆散你俩,我也不忍,因为没有人可以束缚人心。」
                 
  苏提茶女王放弃了对芙萝迪娅公主的说教,承认了芙萝迪娅公主对托德的恋
心。
  芙萝迪娅公主身为王族,若是能和某个贵族子弟结合在一起会更幸福吧,如
果相爱的对象能有身份是最好的。当然托德的精液排泄便器工作还是要继续的,
和她结婚的贵族,一声都不会有看到芙萝迪娅公主裸体的机会。
  而对放弃了女性的幸福,决意和托德相爱的芙萝迪娅公主,就算是苏提茶女
王也没有能力阻止。
                 
  「随便你了,芙萝迪娅,我会为你加油的。」
                 
  因此奇迹发生了,就像今天,允许芙萝迪娅舔托德的肛门时候一样。
                 
  「谢谢你,姐姐大人。托德大人,今后咱会更加更加爱您的♡ 」
                 
  芙萝迪娅公主脸上露出最棒的笑容。托德那怪物一样的脸上也露出了令人作
呕的笑容。
                 
  「唔嘻嘻嘻,我很开心,像我这样的二等市民,居然也能和王族相恋。不过
和以前一样,肉棒射精的便器还是要拜托你。唔嘻嘻。」
                 
  「当然,咱就是托德大人的精液排泄便器。我会作为最棒的便器,永远侍奉
您的♡ 」
                 
  芙萝迪娅公主发自内心的微笑道。
  苏提茶女王也感受到了妹妹的幸福。总之在这十分温暖的心情下,给让姐妹
和好的托德的肮脏肉棒进行了扫除口交。然后为了给扫除过程中再次勃起的肉棒
进行性处理,苏提茶女王用自己的小穴再次进行了腔内侍奉,这次则是直接让精
液流进了子宫。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