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鬣狗 第四部 】(第三章)



                第三章
  太阳光从窗户照射进卧室。
  卧室一片狼藉,撒发着腥臭的气味,鬣狗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柳蓉和阿硕赤
身裸体被五花大绑,倒在地板上不能动弹,两人的嘴巴都贴上了胶带不能说话。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妈的!」鬣狗从熟睡中被吵醒,骂道,拿着少妇柳蓉的手机,看到手机上
「老公」两个字。
  鬣狗昨晚在柳蓉身上发泄了一整夜,折腾到天明才睡觉。现在已经下午了,
柳蓉的老公没见着老婆回家,打来电话。
  鬣狗犹豫了几秒后,还是决定接这个电话。
  「是你老公,跟他说你要过几天再回家!老实点,敢耍花样,就让你破相!」
鬣狗掏出白晃晃的匕首,抵在柳蓉的脸蛋上。
  鬣狗撕下柳蓉嘴上的胶带,接通了电话,伸到了柳蓉的嘴边。
  「喂,老公。」
  「是小美非缠着我不让我走。一定要留我再玩几天再回家!」
  「嗯,我会少熬夜的,老公拜拜。」
  鬣狗监视着柳蓉打完了电话。
  「你妈的,骚货,你真是会撒谎,编起谎话来草稿都不用打。你养小白脸瞒
着你老公多久了?」鬣狗捏着柳蓉的下巴,问道。
  「两年。」
  鬣狗看着阿硕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也就是说从这个男孩十四五岁开始就被
柳蓉这个荡妇包养玩弄了,说道:「你个骚屄还真是会老牛吃嫩草啊!」
  「除了这个小白脸,你还背着你男人出过几次轨?」鬣狗又逼问道。
  「没……没有了……」柳蓉额头冒汗,支支吾吾道。
  「跟老子不说实话,忽悠老子是吧!信不信老子给你的小脸蛋开几个口子,
让你以后勾引不了小白脸!快说,到底还有几个姘头?」鬣狗看出柳蓉在撒谎,
用刀子在少妇脸上摩擦,吓唬道。
  「还有……还有三个……你快把刀收起来!」柳蓉害怕的说道。
  「真是个水性杨花的臭婊子!老子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对老公不忠的淫荡女人!」
鬣狗脸上青筋暴露,咬牙切齿道的骂道。
  一段回忆不由自主的在鬣狗脑子里想起。
  鬣狗本名聂军,小的时候有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是一名职业军人,退伍复原
后取了聂军的母亲。父亲因为对部队有感情就给儿子起名聂军,聂军小时候很乖
巧听话,品学兼优,直到有一天,发生了变故,聂军的人生从此改变。
  还在上小学的聂军因为课本没有带,从学校回家里去拿,回到家里后看见的
一幕令他终身难忘:当聂军用钥匙打开房门,走进屋子里的时候听到父母的房间
传来妈妈叫声,聂军走到卧室门口,透过门缝,竟然看见妈妈一丝不挂,和一个
聂军不认识的赤裸男人纠缠在床上。
  震惊的聂军呆立在门口看着不敢相信的一幕。
  「啊……啊……用力……」妈妈袒露着肥硕的一对乳房,仰躺在床上,大岔
开两条腿夹着身上的男人。
  「哦……哦……操死你……骚屄……你今天怎么敢喊我来你家操你……你老
公和儿子呢?」男人压在妈妈的身上,一下一下大力挺动着,说道。
  「……哦……哦……我老公出差去了……要半个月才回来……我儿子白天都
在学校上课……哦……操的我好舒服……不要停……哦……」聂军看到妈妈像个
不知廉耻的妓女一样,迎合着男人的奸淫,淫荡的哼叫着。
  「你的骚屄真会夹……哦……哦……我的鸡巴真舒服……」
  「用力操死我……操翻我的屄……我要你每天都来操我……」
  自己的母亲原来是一个淫娃荡妇!背着父亲偷人!聂军幼小的心灵承受不了,
感到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父亲后来得知被戴了绿帽,愤然和母亲离了婚。
  聂军被法院判给了父亲。
  聂军的爸爸后来再婚了,后妈不喜欢聂军,对聂军十分刻薄。聂军的爸爸和
后妈生了聂军弟弟后,也对聂军十分忽视。
  从此聂军品性大变,不再好好学习,开始抽烟喝酒纹身,和社会混混交朋友,
变成了一个不良少年,以至于最后走上了犯罪道路。
  「你放了我吧!我保证不会报警的!」柳蓉的声音把鬣狗从回忆中带回了现
实。
  「臭婊子,你现在就是老子到手的猎物,没有资格跟我说这种话!」鬣狗骂
道。
  「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你放了我!」柳蓉说道。
  「你的钱老子也要,人也要!哼哼,老子的屌大不大?昨晚操的你骚屁眼过
不过瘾?!」
  柳蓉叫道:「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的屁股好疼,胸也好疼,我受不了了!」
  「哼哼,这就受不了了么?对你的调教才刚刚开始!」鬣狗得意洋洋道。
  昨晚,好多天没有碰过女人的鬣狗特别亢奋,在少妇后庭中狠狠发泄,一直
奸淫到了凌晨天亮。
  「操了你一整晚没吃东西,老子现在肚子饿死了,臭婊子,你会不会做饭?」
昨晚消耗了大量体能,到现在又什么都没吃,鬣狗感到十分饥饿,问柳蓉。
  「不会。」柳蓉回答道。柳蓉在家都是靠佣人煮饭,对厨艺一窍不通。
  「妈的,问你也白问,看你这狐狸精样也知道不会做饭了。小白脸,你呢,
你会不会?」鬣狗撕下阿硕嘴上的胶布,问道。
  「会……会一点。」阿硕紧张的答道。
  「好,你起来做饭。」
  鬣狗把一手一个把两个人从地上拽了起来。
  「针扎的好疼,给我拿掉吧!」缝衣针还插在乳孔里被牵动着,疼痛传来,
柳蓉喊道。
  「臭婊子,又不会做饭,只会舔鸡巴和挨操的东西!好,老子现在就帮你拿
掉!」鬣狗骂道,然后捏住针,粗暴的猛力一拔。
  「啊!」钻心的疼痛侵袭着柳蓉。
  「小白脸,现在老子给你松绑去做饭,你老实的好好做饭,要是敢耍花样,
老子就把针扎进你的龟头里!」鬣狗解开阿硕身上的绳子,说道。
  阿硕看着柳蓉脸色惨白,刚刚拔掉大头针的乳孔冒出血来,听到鬣狗的威胁,
阿硕感到极度恐惧,赶忙对鬣狗说道:「大哥,我不敢,我不敢!你让我做什么
我就做什么!」
  鬣狗只解开柳蓉腿上的绳子,仍然让少妇的双臂被牢牢反绑在背后,押着两
人去了厨房。
  厨房中,鬣狗监视着阿硕做饭,同时扯着柳蓉的长头发把她粗暴地按在了厨
台边上。
  「骚货,乖乖趴在台子上,两腿岔大点,屁股撅起来!」鬣狗呵道。
  柳蓉两手被绑在身后,上身贴在了大理石的厨房案台台面,屈辱的向后撅着
赤裸的臀部。
  「让我检查下你的骚屁眼操翻了没有!」鬣狗站在柳蓉的后面,用两只手掌
大力扒开少妇的两片臀瓣。
  柳蓉充血红肿的后庭被双掌使劲的撑开一个圆洞,露出惨遭蹂躏后的直肠肉
壁,大量白浊的粘稠精液从柔嫩粉红的肠腔里涌了出来。
  「呵呵,被老子的大屌操了一整晚,竟然没有裂开,真是一副上好的骚屁眼。」
鬣狗讥笑道。
  鬣狗对正在洗菜的阿硕,说道:「把萝卜给我。」
  「等老子吃饱了才来操你,先用这跟萝卜塞住你淫荡的屁眼!」
  柳蓉看到鬣狗接到手中的白色圆萝卜像个小孩拳头般大小,个头很大,吓得
花容失色。
  「畜牲啊!不行!」感到萝卜顶在了肛门上,柳蓉陷入恐惧,挣扎起来。
  一个多小时候以后。
  打着饱嗝的鬣狗拍着肚皮,笑道:「小白脸你烧菜的手艺不错,我就先留着
你的一条狗命不杀你了。」
  坐在一旁低着头吃饭的阿硕满头冷汗,说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唔……」柳蓉呻吟道。
  柳蓉被仰面绑在了餐桌上,上半身被穿过桌肚子的绳子牢牢锁住,两条腿M
字型折叠起来捆绑在了餐桌的边缘。
  少妇赤裸白皙的肚皮上码放着三个碗,里面是阿硕刚刚炒好的菜,而少妇大
敞开的两腿间,一丛翠绿的萝卜樱子挂在了肛门上,从餐桌边缘垂了下来。
  「不但肚子可以放碗,奶子还可以扣着碗。」鬣狗把刚吃完的脏饭碗反扣在
了柳蓉裸露着的一只乳房上,笑道。
  柳蓉被绑在餐桌上被当做工具使用,同时后庭里还塞着硕大的白圆萝卜,满
头是汗,痛苦不堪。
  「我们吃饭菜,你吃萝卜,怎么样?大萝卜好吃么?」鬣狗得意的讥笑道。
  「混蛋!」柳蓉咬牙切齿道。
  「脾气还真倔。小白脸,你年纪轻轻为什么玩和这个臭婊子在一起?」鬣狗
问阿硕。
  阿硕就把为给母亲治病然后被柳蓉玩弄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鬣狗。
  「骚货,你还挺会玩人的嘛!」鬣狗听完阿硕道出苦衷后,笑道。
  「小白脸,她都怎么玩过你?」鬣狗颇有兴趣的问道。
  「一开始蓉姐只是要求和我普通的做爱。可是后来蓉姐就慢慢的越来越过分,
不但一晚要我射精好几次,还把我绑起来,铐起来,滴蜡烛油,用鞭子抽,要我
给她舔脚,喝尿!」阿硕向鬣狗诉说柳蓉的暴行。
  「别说了!阿硕!」柳蓉喊道。
  「哈哈哈,骚货,没想到你还真会玩男人呢!你没想到也有今天吧,会落在
男人的手里!」鬣狗大笑道。
  「你心里一定很恨她吧,我今天成全你,让你报复她!」鬣狗一脸坏笑。
  看到鬣狗把皮鞭子取来,柳蓉脸色惨白。
  「拿着!以前她怎么抽你的,你就还给她!」鬣狗把柳蓉身上的碗全部取走,
然后把皮鞭塞进阿硕手里,说道。
  阿硕抓着皮鞭子,站在柳蓉面前,手不停颤抖,犹犹豫豫下不去手。
  「阿硕!你个狗娘样的!快放下鞭子!你敢打我一下试试!」柳蓉破口大骂
道。
  「她有把你当过人看么?你在这骚婊子眼里连条狗都不如!」鬣狗说道。
  阿硕怒火攻心,一咬牙,扬起皮鞭,重重的抽了下去。
  「啪……啪……」
  十分钟后。
  阿硕丢下了皮鞭子,擦着自己头上冒出的汗。
  鬣狗得意洋洋的看着柳蓉,笑道:「现在是不是后悔玩弄男人了?」
  柳蓉的乳房上,肚子上,大腿上,连阴户上,都布满了鲜红的鞭痕。
  「好疼……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玩弄男人了……我的屁
股也好难受……快把萝卜拿出来……」柳蓉哀求道。
  「好吧,既然你知道认错,我就给你拿出来!」鬣狗抓住挂在少妇肛门外的
那一截萝卜樱子,猛的使劲往外拔。
  「啊!」柳蓉一声惨叫,巨大的白圆萝卜顶开肛门括约肌,被生拉硬拽拔了
出了。
  「你的骚屁眼子张开红通通的大洞都合不上了!一张一合的像在哭呢!」鬣
狗看着少妇剧烈收缩的肛洞,讥讽道。
  「让老子的大屌来安慰安慰你哭泣的骚洞!」鬣狗掏出已经勃起的坚硬肉棒,
把龟头抵在了柳蓉的肛门上。
  不理会柳蓉的叫声,鬣狗挺腰送胯,向前用力一顶,肉棒就捅开了少妇的菊
门,插入到后庭深处。
  「今晚要和你的屁眼大战三百回合!」鬣狗双手捏住了柳蓉的一对巨乳,开
始抽送起肉棒,在少妇火热的后庭里做起了激烈的活塞运动。
  「畜牲啊!救命啊!」柳蓉尖叫道。
  「妈的,吵死人了!小白脸,你上桌子去,用鸡巴堵住她的淫嘴!」鬣狗阿
硕对命令。
  阿硕不敢不从,只得脱下裤子,爬到桌上柳蓉的脸上,把阳具塞进喊叫的少
妇口中。
  「好好用你淫荡的屁眼挨操!以后要把你卖进窑子里天天让你用屁眼接客!」
鬣狗大力的抽送着肉棒。女人柔嫩的直肠腔肉在粗大的肉棒奸淫下被扯动的翻进
翻出。
  「呜……呜……」柳蓉嘴被阿硕的阳具塞住,想叫都叫不来,难以承受粗暴
的奸淫。
  「把鸡巴塞深一点,用力插进骚货的喉咙里!」鬣狗不满意阿硕的动作太过
温柔,对阿硕命令道。
  阿硕闻言,挺动阳具往柳蓉喉咙深处里捅了进去。
  「啊!」突然阿硕惨叫一声,从餐桌上掉了下去,躺在地板上捂着下体打滚,
两腿间满是鲜血。
  而餐桌上的柳蓉也是满嘴是血,鬣狗吃惊不已,一截血淋淋的肉棒从柳蓉嘴
里吐了出来。原来是柳蓉在情急之下连根咬断了阿硕的阳具。
  鬣狗赶紧来到阿硕跟前查看,看到阿硕已经在剧痛下晕了过去,鲜血正在阴
茎根部的断面大量涌出。
               (本章完)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