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不良调教】第三集



【不良调教】第三集

主要人物介绍
男性角色
姓名:罗小凯
年龄:17岁
人物简介:名门贵族的小少爷,万恶的不良少年,有着极强大的家庭背景与崎岖
的个人经历。罗小凯幼年丧母,后续继母对他非常不好,经常虐待年幼的罗小凯,
导致罗小凯自幼便对女人产生了某种强烈的敌意,后来又与继母不合,在10岁
那年的罗小凯愤然离家出走。放弃了家庭与学业的小凯在外面广结狐朋狗友,久
而久之自己的脾气与性格也完全受到了污染,经常干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期间又
受到不少黑帮大佬们的赏识,更是让罗小凯学得一身高超且歹毒的作案手段,之
后可以说是无恶不作!在15岁那年,罗小凯因跟随一名大佬去泰国贩毒,后被
泰国警方拘捕,在当地公开身份之后,罗家人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小凯,凭着
罗家的背景与小凯的未成年人身份,牢狱中的罗小凯很快便被运作了出来,同时
并接回家中,给与重新培养教育。可此时的小凯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纯真的小男
孩了,常年的恶习已经完全钻入了他的心灵深处。在16岁那年,从新归家的罗
小凯经常在贵族学校里打架斗殴,还经常调戏女教师,罗父得知后便将小凯安排
在家中学习,可万没想到小凯竟然又在家中强奸了他的继母,这令罗父十分震怒!
但又不忍过分责怪小凯,只得无奈将小凯送往另外一座城市隐居,并在此为他安
排了一所名叫和平男子高中的学校上课,同时又对外隐瞒了罗小凯的真实身份。
女性角色
姓名:陈兰
年龄:26岁
身高:165
职业:教师人物
简介:和平男子高中的语文女教师,杨恩的未婚妻,有着书香门第的家庭背景与
个人修养。陈兰气质典雅,为人善良,待人和蔼,性格腼腆,甚至还有一些不成
熟的小天真。本来陈兰所处的校园是一个美好的室外天堂,可惜却在这里不幸遇
上了空降而到来罗小凯,这让即将结婚的陈兰遇到了她一生中最大的灾难。
姓名:何欣娜
年龄:28岁
身高:162
职业:教师
人物简介:严酷的数学老师,同事们眼中的女强人,同学们眼中的女魔头。何欣
娜的性格与陈兰完全相反,她为人极度小气,敏感易怒,尖酸刻薄且,且又刚愎
自用,好胜心十分强烈,仿佛对身边人充满了敌意,同时还特别针对陈兰。可就
这么一个脾气火爆的女教师,却不料遭到了罗小凯的陷害。
姓名:白雅婷
年龄:34岁
身高:165
职业:医生人物
简介:冷若冰霜的离异女子,陈兰的表姐,曾经是著名医科大学的教授,因为性格
问题导致离婚,后来独自居住,并开设了一家私人诊所。白雅婷性格极其冰冷,仿
佛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可没想到却在一次意外事件中,陷入了罗小凯的圈套里。
姓名:乔灵
年龄:25岁
身高:170
职业:空姐
人物简介:陈兰的闺蜜好友,一位性格外向,虚荣心强,且十分有心机的年轻美女。
乔灵出身农村,家庭背景清苦,但却靠着自己的美貌与心机考入了某家航空公司,
后成为一名空中小姐。自以为聪明的乔灵一心想钓金龟婿,她的最大愿望就是嫁入
豪门之中,然而最终她却聪明反被聪明误。
姓名:岑剑菲
年龄:30岁
身高:175
职业:警察
人物简介:威严的女警官,貌美的巾帼女雄,岑剑菲为人果断勇敢,性格刚正不阿,
曾经破案无数,令无数黑道中人闻风丧胆,却不料在泰国的一次缉毒案件当中不幸
负伤,伤愈后被调往地方警局工作,却不曾想在这里碰见了当年伤她的那个无耻小
贼。
次要人物列表
姓名:罗农
年龄:55岁
简介:罗氏大管家,仆随主姓的忠心仆人,十分溺爱罗小凯。
姓名:杨恩
年龄:27岁
简介:女教师陈兰的未婚夫,是一位文质彬彬的青年,非常深爱陈兰。
姓名:毛子
年龄:20岁
简介:原黑道马仔,罗小凯的小兄弟,曾经与罗小凯一起做一些为非作歹的事情。

【不良调教】第三集

                第三集
  晚上八点左右,阴暗的天空中忽然下起了大雨,阵阵乌云掩盖着一轮明月,
就连那寥寥星辰仿佛也在惧怕着黑暗侵袭,躲进云层之中不敢再露出那卑微的光
芒,这让原本就昏暗的城市更加显得漆黑无比。
  然而,位于南区街道上的某家诊所内却依然灯火通明,女医师白雅婷此刻正
坐在办公桌上整理着一天的工作文档,她专心致志的记录着每一条病例,浑然不
知窗外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仿佛置身于自我的精神领域之中,同时身上还散发
着一股幽冷且孤美的气质。
  「岑剑菲,女,30岁,初步诊断为二级宫残,子宫内膜受伤程尚不清晰,
按道理来讲应该是瘫痪级别,不过从她阴道里流出的新鲜爱液中可以判断,她的
身体正在逐渐自我回复中,选择是理疗还是药疗呢……」
  当白雅婷记录到女警官岑剑菲的病例时,她身旁的座机却忽然响起,而这时
的白雅婷竟依然记录着病例,仿佛根本没听见耳边那吵杂的电话铃声。
  「铃铃铃!铃铃铃!!」
  「………………」
  「铃铃铃!!铃铃铃铃!!!」
  「……喂?」
  当座机连续响动了数次之后,冷漠的女医师才缓缓接通电话,而这时电话的
那一头,却传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喂,雅婷啊,还在忙吗?」
  打来电话的中年妇女是女教师陈兰的母亲,也就是白雅婷的姨妈。而此时的
女医师却依然透着一股漠不关心的语气,她一边用键盘记录着电脑屏幕上的病例,
一边将电话调设到了外放。
  「姨妈,有事吗?」
  「额…其实也没什么事,前两天你妈跟我说,她说……她说想再给你找一个
对象。呵呵,我觉得你妈她说的也很有道理,你现在虽然离婚了,可也不能一直
这么……」
  「姨妈,这种事情以后就不要给我说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
  「哎?雅婷,哎呀你这孩子也真是的,你小兰下个月都要订婚了,你怎么一
点都不着急呢?姨妈知道你对上次的婚姻很失望,但你妈妈她……唉!她一个人
也不容易,你从小就没了父亲,又离了婚,你说你现在都三十多岁了,难道你打
算就这么过一辈子啊?」
  「………姨妈,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哎哎?雅婷?雅婷你先别挂……」
  「还有事吗?」
  冰冷的白雅婷虽然漠视一切,但却对自己的婚姻问题非常反感,尤其是当长
辈关心她这个问题时,她更是显得十分排斥。
  而这时的陈母的语气也是十分无奈,她仿佛想要再对白雅婷说些什么?但又
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便只能转移话题的对她继续说道。
  「唉!算了算了,你这孩子怎么劝也没用,不过你抽空也多照顾照顾小兰啊,
你们姐妹俩平时话就少,你俩又都在外地上班,这平时我们当长辈的也见不到你
们,你们应该彼此多照顾才是啊。」
  「小兰有她男朋友照顾,我想我就不用再多操心了吧?」
  「哼,你还说呢?你表妹虽然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其实她骨子里跟你一样倔。
刚才杨恩还给我打电话呢,说本来他俩今晚是有约会的,可没想到小兰却非要给
一个学生家访,你说她平时工作就够辛苦的了,怎么还加班加点啊?」
  「……姨妈,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我这真的很忙。」
  「哎哎雅婷!?你等等,你…你就真的不考虑一下再婚的事吗?」
  「不考虑。」
  「额…雅婷?喂?喂??」
  「咔喀!!」
  白雅婷斩钉截铁的便将电话关断,然后又重新回归到了工作当中。她刚才那
副冷漠的态度显然是有些过分了,甚至过分的有点无情。然而却并没有人知道,
白雅婷的这份冷漠其实是与生俱来的,或者说她的冷漠是一种缺乏人类情感的病
态。
  当女医师将吵杂的电话挂断时,一阵湿冷的阴风却吹进了安静的诊所内,这
让此时的白雅婷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同时导致她胸前那被白褂紧裹的两团儿巨乳,
也为之颤抖了起来。
  白雅婷回头看了一眼那被冷风吹开的窗户,这才发现漆黑的夜空里竟然下起
了瓢泼大雨,便站起来身来迈着两只丝袜美腿,微晃动着她那圆滚滚的臀部,来
到窗口将其关闭,然后又默默的看着窗外那无尽的雨夜,心中不禁勾起了一丝尘
凡……
  自打白雅婷懂事的那天起,这个女人便用一双冰冷的眼睛注视着这个世界,
她寡言淡语,也不喜欢与别的小朋友交际,这让白雅婷的父母一度以为她患上了
自闭症。
  然而医院的诊断结果却是一切正常,医生只说白雅婷为人性情过于孤僻,情
商略低,但智商过高,这个结果让白雅婷的父母有些无可奈何,不过也正是因为
这次住院的治疗,便让年幼的白雅婷对理性的科学与冰冷的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
趣。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年幼的白雅婷也慢慢从一个小女孩长成为亭亭
玉立的大姑娘,尽管上天抛弃了她的情感,可却又赋予了她近乎完美的肉体。刚
刚发育的白雅婷便拥有着一副性感的S型身材,饱满的胸部,苗条的细腰,翘圆
的臀部,以及修长的美腿。
  青春期的白雅婷就仿佛像是被大开的潘多拉魔盒一样,释放着无尽的魅力与
诱惑!这不禁令她周围所有的男人都着了魔一样的对她垂涎欲滴,其中也包括了
白雅婷的亲生父亲。
  在白雅婷18岁那年,半夜醉酒的白父竟然侵犯了睡梦中的白雅婷,这让无
意中经过的白母大吃一惊!随后酒醒过来的父亲不忍良心上的折磨,最终选择了
跳楼自杀。从此白母便再也不敢面对自己的女儿,只能饱受着内心煎熬,同时也
对于这次家门不幸的乱伦行为死死藏在心里,谁也没敢告诉。
  以上这段可怕的经历如果要是发生在一个同龄女孩的身上,恐怕那个女孩早
已天崩地裂,对人生丧失了勇气。然而这却对白雅婷来讲根本就是轻如鸿毛,她
的思维好像超越所有的道德理念,她对于父亲的自杀行为十分疑惑不解?只是本
能的认为父亲对她的强暴也只不过是一次动物的原始本能而已,不过也正是因为
这次事件,让白雅婷彻底看透了男人的本质。
  离开家庭的白雅婷顺利的考上某著名的医科大学,往后的十来年间她又顺理
成章的获取了医学教授的身份,同时她的身材也变得愈加丰满犹存,也许是冷漠
的白雅婷从不关心自己的身材情况,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曾经那饱满的胸部变得
越来越大,圆翘的臀部也越发充斥一股成熟的肉感,唯一没怎么变化的只有她那
修长的美腿与纤细的腰身。
  之后的几年间,在某个追求者的求婚下,白雅婷又顺其自然的成为了她的妻
子。可惜婚后的生活却让白雅婷感到了全所未有的压抑,同时也让她的前夫产生
了可怕的压力!
  因为白雅婷根本就是一个十分极端的性冷淡者,别说是生孩子,就是前夫每
次想要与她做爱,白雅婷也是一副可有可无的冷漠态度,这让久而久之的家庭生
活逐渐陷入了崩溃的边缘。看着白雅婷那性感诱人的丰满身材,前夫简直就是在
品尝着有毒的仙桃一样,最终只能无奈的将这段荒诞的婚姻不了了之。
  或许连白雅婷自己都不知道,其实性冷淡的她也并非不是没有感情,她只是
厌倦了人们的无知与虚伪,厌倦了繁杂与吵闹。如今她独自一人在这座陌生的城
市里开设了一家小小的诊所,没有请帮工,也没有雇护士,完全自给自足的经营
着属于她一个人的港湾,也许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方式吧,她终于可以脱离人群,
享受属于她个人的安宁。
  白雅婷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雨夜,大脑十分难得的抛了一次锚,但也仅仅只过
了不到半分种的时间,她便又再次回到那让她感到安宁的办公桌上,喃喃自语的
诊断起了岑剑菲的病例。
  「岑剑菲,女,30岁,初步诊断为二级宫残,子宫内膜受伤程尚不清晰
……」
  「岑…岑警官,你什么时候才能放我走啊?」
  「嗯?哼哼,怎么?这两天的伙食你不习惯啊?还是说……你想去监狱里尝
尝那边的饭菜啊?」
  「哎呦妈呀……我的亲姐姐呦!你就别我开玩笑了,我只不过是抢了一个皮
包而已,你行行好,放了我吧?」
  无情的雨夜仿佛让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变得抑静了许多,当孤芳的白雅婷还独
处在诊所内工作的时候,女警官岑剑菲却在警局内的关押所里,审讯着昨晚抓获
的抢劫犯。
  此时一身警服的岑剑菲看着铁栏内的毛子,她见这个年轻人一脸无助且又无
赖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呵呵,毛子,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干点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混黑道呢?」
  「我没有,我…我现在已经不是道上的人了。」
  「嗯??」
  「我真的!那个……自从小凯被抓了以后,我就脱离黑帮了。再说了,我们
老大都死了,我还混啥呀?」
  「小凯?你是说那个炸伤我的小男孩?」
  「啊?姐,是…小凯炸伤你的?」
  「………………」
  一栏之隔的毛子此时有些疑惑的看着岑剑菲,而这时的岑剑菲也忽然沉默了
起来,她不禁联想起一年多前的那个夜晚,还有那个险些要了她命的不良少年,
顿时脸色变得极为凝重了起来。
  「姐,这…这事可跟我没关系,都是罗小凯搞得,你冤有头债有主,你…你
应该去找小凯啊……」
  「行了吧毛子,你少在这跟我耍心眼,你说的那个叫小凯的,早就被人保释
了。」
  「什么!?小凯被保释了??」
  「……你小子又在这给我装是吧?」
  「不是姐…我、我真不知道啊!」
  牢笼里的罪犯根本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也不知道罗小凯的真实身份,
甚至连罗小凯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当他听见罗小凯被保释的消息,脑袋里更是
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按理来说小凯应该没什么背景啊?他犯了那么大的事……还能被保释??」
  「…………你问那么多干嘛?」
  「额我…呵呵,我、我就是好奇而已。」
  其实岑剑菲也不明白罗小凯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被保释出狱?而且她也不知
道罗小凯的真实身份,曾经有关的记录仿佛都被人刻意隐瞒了起来,这不是她一
个小小队长能够一时查清楚的,不过当初的那口恶气却还一直憋在她的心中。
  「谁知道呢?也许他有什么背景,也许他是未成年,总之他就是被保释了。」
  「啊?呵呵……那可就惨喽!」
  「嗯?毛子?你说谁惨了?」
  「嘿嘿,姐,你别误会,我…我没说你,我说的是其他的女人。」
  「……什么意思?」
  「小凯这家伙好色的很,当初没少祸害女人,现在他被保释出来,那我估计
他身边的女人肯定凶多吉少。」
  「……………………」
  正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当岑剑菲听见毛子这句话时,她不禁心中
感到了一份凝重。这世上的罪恶就像顽固的杂草一样,仿佛永远也清理不完,而
雨夜还继续侵袭着黑暗的城市,在相隔数十里之外的某栋私人豪宅内,一场真正
的罪恶已经拉开着他的序幕。
  「罗小凯,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嘿嘿!没什么,只是给你喝了点迷药而已。」
  「你…你为什么这样做?」
  「为什么??呵呵?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要操你的小屄屄啦!」
  「什、什么??」
  女教师陈兰万万没有想到,她眼前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大男孩,居然是一个
披着羊皮的衣冠禽兽!所谓的家庭访问其实就是一场尽心策划的圈套,不禁令此
时的陈兰心中后悔不已,同时也产生着一股莫大的恐惧!
  而这时的罗小凯却是双眼放射着淫光!他一脸淫笑的看着瘫躺在沙发上的美
女教师,看着她那虚弱的娇躯,看着她那起伏的胸部,看着她那恐惧的表情,看
着她那颤抖的肉丝美腿,心中顿时感到异常的兴奋!
  「嘿嘿嘿!陈老师,你是我的第一个猎物,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罗小凯亢奋的发出了内心的怪笑,此时他那高涨且贪婪的表情之中充满邪恶
与淫欲仿佛根本就不属于他的年龄,他开始慢慢靠近陈兰,忍不住的去抚摸她那
双丝滑性感的美腿,这顿时又令陈兰感到了一阵可怕的颤栗!
  「不,额…不要!」
  「陈老师,你就别白费力气了,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所以你也就别怪
我了。」
  「你…你什么意思?」
  「谁让你要选择喝清水呢?我刚才让你自己选择饮品,我说你是喝茶还是喝
饮料?可你却非要喝清水,要知道普通迷药是无法融入清水的,所以我就只能给
你放一点特别的东西了。」
  「什…什么东西??」
  「哼,一种神经毒素,是专门麻痹人类四肢的,听说这种药物是提炼于某种
毒蛇的毒液,无色无味,而且价格非常昂贵,但我倒觉得物超所值。嘿嘿嘿!!
本来我是打算迷奸你的,不过既然你自己选择了这种药液,那就只能眼睁睁的看
着我把你肏翻天喽!」
  罗小凯露出了一副无邪且又无耻的表情,顺手便摘去了陈兰脚上的一只漂亮
的高跟鞋,随后那只紧裹着肉色丝袜的性感美足,便呈现在了罗小凯的面前。
  「瞧啊,多美的一只骚丝足呀!」
  罗小凯看着自己手中的那只丝袜美足,仿佛欣赏着一件难得的艺术品一样赞
叹了起来!因为陈兰的整只脚型透着一股高雅的气息,丝足上流露出来的淡淡骚
香又充斥着一股令人想要犯罪的冲动,脚弓的弧度又尽显完美,那丝薄的袜面轻
透着一排排犹如水晶玛瑙般的性感脚趾,简直就是难能可贵的上品。
  饥渴的罗小凯并不急于马上奸污陈兰,他知道这是一个漫长且又快乐的夜晚,
他要慢慢享受着这位美妙的夜晚,慢慢品尝女教师那可口的屈辱滋味。
  而这时的陈兰却只能触目惊心的看着罗小凯那猥琐的举动,她没想到自己的
一片好心却换来可怕的恶果,眼见自己的丝足被罗小凯反复把玩,陈兰第一反应
就是本能的抗拒!
  「不!你…你松手……」
  「呵呵?我看你是真傻,你现在还有劲吗?」
  罗小凯所言非虚,那特殊药液已经成功的麻痹了陈兰的四肢,尽管陈兰摄取
的剂量不多,但她那两条丝滑的美腿却早已疲软无力,只能任用这个恶毒少年蹂
躏。
  「啊…不……」
  「嘻哈哈!!瞧你这骚样,我只不过才摸了摸的脚而已,你怎么就开始发浪
了?莫非你是那种看上去纯情,却内心淫荡的女人?」
  「不…不是!」
  从小就受过良好教育的陈兰,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屈辱,虽然罗小凯此
时只是揉玩着她的丝足,但在陈兰心中却已经是莫大的耻辱,再加上罗小凯那无
耻猥琐的话语,更是让陈兰羞耻的无地自容!
  「光是摸摸你的脚就让你暴露了淫荡本性,那如果我再这样呢?」
  罗小凯此时说着,便一手抓着陈兰的脚踝,将她那条颤抖中的肉丝美腿抬起
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竟张嘴吐出一条贪婪的舌头,一边用挑衅的眼神看着瘫躺
在沙发上的陈兰,一边将舌尖抵在陈兰那柔嫩的脚后跟处,随后便慢慢的将这只
丝袜美足滑舔了起来。
  「啊…不、不要样!呀啊……」
  尽管陈兰此时的四肢麻痹,但她却依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足底的阵阵瘙痒,
尤其是当罗小凯那湿滑的舌头一点一点的顺着她的脚后跟,一路舔到她脚心时,
陈兰更是忍不住的悲鸣了起来!她忍不住的抽搐着那只可怜的肉丝美足,裹在丝
袜里的五颗娇嫩脚趾,也不禁耻辱的紧攥了起来!
  然而罗小凯却并没有因为陈兰反感而放弃,他反而更加欲火难耐,他熟练的
用舌头挑逗着女教师骚丝玉足,同时又用一双邪恶的眼睛死盯着陈兰那屈辱的表
情,仿佛就是要让这位典雅的女教师强行接受这种变态的洗礼!
  「不…不…额啊……」
  敏感的脚心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被罗小凯尽情的舔弄着。而此时的陈兰却
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股屈辱的瘙痒使得女教师不由自主的哆嗦起了全身,
尽管她想克制住自己那耻辱的呻吟,但她胸前那晃动的双乳却又出卖了她的本意。
  「嘿嘿嘿嘿……这道美味的前菜还算不错,接下来让我看看你的奶子吧。」
  「什…什么?不…不!绝对不可以!」
  藏在衬衣内的美乳又勾起了罗小凯的兴趣,只见这个猥琐的少年俯身爬向了
陈兰的胸口,然后一脸淫笑的准备解开那青涩的衣领。
  而这时的陈兰却奋身自保,她好不容易的举起了那软弱无力的胳膊,想要极
力保护自己的前胸,可却不料又被前来的罗小凯轻松挥打了下去。
  「呵呵?你居然还有力气啊?」
  「不…救、救命……救命啊!!」
  虚弱的陈兰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求救,她那屈苦的表情正做着卑微的挣扎,
两只惊悚的眼睛也流下了可怜的泪水,仿佛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发出着最后
嘶鸣声。
  「哈哈哈,陈老师,我说你蠢不蠢啊?我既然能把你骗到我家,那我当然就
是做好准备的了,我这里四处都是隔音墙,你就是把嗓子喊哑了也是无济于事的。」
  「罗、罗小凯……罗小凯,你…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你…你这是犯
罪你知道吗?如果你敢…我…我一定会报警的!」
  「报警?啊哈哈哈哈!陈老师,难道没人告诉过你我是谁吗?」
  「……什么?你……」
  「瞧你那一脸懵逼的样子,实话告诉你吧,就连你们这所学校的校董都是给
我家打工的,至于报警嘛……嘿嘿!玩完你再说!」
  「你…你敢!就算你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我也一定会报警的,到时候
…你爸他就……」
  「好啊!太好了!我的目的就是让我爸身败名裂,你这样做我更是求之不得
呢!不过我怕你到时候就舍不得报警抓我了,哈哈哈……」
  无知者无畏,对于年少轻狂的罗小凯来说,警察局早已是他的常聚地,再加
上他现在的显赫身份与未成人的年纪,罗小凯更是对陈兰的威胁不屑一顾。此时
他一边揉摸女教师那酥软的胸部,一边奸笑的看着陈兰那屈辱无奈的眼神,然后
又嚣张的对她说道。
  「老子他妈就是想要玩你,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罗小凯说着,便解开了陈兰的衣领,顿时藏在衣内的两团被白色胸罩紧裹着
的玉乳便脱显而出!
  「不!啊不要!呜呜呜…罗小凯…你放过我吧,我…我下个月就要订婚了
…呜呜呜…呜呜……」
  陈兰此时是真的怕了,憋屈已久的哭声也毫无掩饰着她内心的恐惧与耻辱。
陈兰知道,无论结果如何?自己都会背负着丧失贞洁的事实,更何况她马上就要
与男友订婚了,在这种关键时刻,陈兰不敢再有丝毫的差池,她现在只求罗小凯
能放她一马。
  「呵呵,放是放不了的,如果你还有点尊严的话,就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
好了,到时候婚你照结,只要你不说,反正你老公也不知道。」
  罗小凯懒得理会这些繁琐的事情,他也不愿替陈兰多想,只是随口说了这句
话后,便继续用手解开着那道紧锁在两团玉乳前的胸罩。
  「呀啊!你住手…住手…别!额呜…额唔呜呜呜!!」
  悲伤的陈兰不忍看见自己被一个少年凌辱,她更不想看见自己的酮体被当场
亵渎,只能挣扎的无力的身躯,摇摆着脑袋,悲亢且无助的闭上了那双哭红的眼
睛。
  当罗小凯将陈兰那件淡白色的胸罩完全解开时,他眼前顿时一亮!这饱满的
玉乳实在是太吸引人了,饱满且又挺拔,白皙而又柔弹,充满着少女那青涩的气
息,同时又充斥着一股成熟的味道。当阵阵乳香扑鼻而来时,罗小凯流着口水用
手抓了一把那酥软的乳肉,瞪大着他那好色的眼睛,贪婪的看着乳峰上那两颗粉
色娇嫩的乳蒂。
  「哇噻!!果然是对儿好乳!」
  「不!!」
  陈兰不敢抬头去看向那耻辱的画面,她紧闭着羞红的双眼,甚至希望自己的
耳朵失聪,因为她也不想听见那可耻的笑声。然而赤裸无助的双乳却已经落入了
少年的手中,至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陈兰也不敢在再多想,她此时心中只有
屈辱与后悔。
  女教师陈兰从小就家门严格,对男女之事更是敬而远之,就连在与男友杨恩
谈恋爱时,陈兰也不允许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在当今这个社会下,谁还
会对那些传统的理念坚持保守呢?然而陈兰却坚持要婚后才能同房,这倒是让她
的男友十分苦恼。
  而此时此刻的陈兰确实是后悔了,与其被这个不良少年奸污,还不如当初让
给男友。但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她现在已经深陷在罗小凯的魔掌之中,再
谈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罗小凯,你…你不要这样,这样对你对我都没好处……」
  「…………」
  「罗…罗小凯,你听我说,你现在放了我还来得及,如果你再继续这样,你
…你一定会后悔的。」
  「………………」
  「额唔…唔呜……罗小凯?罗小凯你听见了吗?」
  「………………………」
  此时陈兰暴露着她那赤裸的美乳,哽咽着自己的屈苦,扭着脑袋对罗小凯说
出了最后的劝阻。
  尽管陈兰后悔,尽管陈兰耻辱,但她的内心深处却并没有真正恨过任何一个
人,罗小凯的这个行为虽然恶毒无耻,但她还是没能脱离内心的善良,她从来都
是对学生抱着希望与信任,哪怕是最坏的学生,她认为只要是孩子就有做错事的
时候,当她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还在为了罗小凯着想,她甚至都怀疑罗小凯是一
时冲动才酿此大祸的。
  然而,善良的女教师还是太过天真了,当她扭着屈辱的面容,颤抖着赤裸的
美乳,连续劝阻着罗小凯的时候,却发现此时的罗小凯竟然用一双阴冷且隐隐兴
奋的眼神死盯着自己的乳房。
  「罗、罗小凯…你别再看了……」
  陈兰此时看着罗小凯那双可怕的眼睛,她感觉不到这个少年的人性,只有一
种残酷的戾气与即将到来的灾难!陈兰错了,因为趴在她胸前的这个少年,根本
就是一只狠毒的恶狼!
  「陈老师,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圣母婊?呵呵呵……」
  「罗小凯,你…你疯了吗?」
  「是的,我是疯了,我被你这下贱淫荡的奶子憋疯了!」
  「呀啊!!不!!!!」
  罗小凯此时已经彻底按耐不住自己的欲火了,他双手猛抓着那柔弹十足的美
肉,然后将脸埋在陈兰的胸口,兴奋的用舌头猛吮猛舔着陈兰的乳头!
  「住手!不要!放…放开我…呜呜呜……」
  可怜的陈兰此时浑身上下都被波动了起来,她竭尽全力的挣扎着疲软的四肢,
悲亢的想要挣脱那吮吸在她乳房上的尖牙利齿,然而她的手臂却根本毫无力气,
两条卑微的肉丝美腿也只能做着无力挣扎,仿佛这一切都是无法抵抗的,只有敏
感的乳头处传来一阵阵清晰可怕的酥麻感。
  「这奶子又肥又嫩,我真想把它给玩烂了!」
  「额啊…呀啊…不…不……」
  疯狂的罗小凯已经顾不得什么了,欲望的驱使让他爆发出了本能的野性,他
双手死死抓着陈兰的乳房,用指尖与牙齿蹂躏着那诱人的乳晕与奶头,同时他胯
下的肉棒也越来越膨胀了起来!
  在罗小凯的心里,没有什么比玩弄一个典雅的女教师来的更爽了。当丝滑的
美腿悲亢的挣扎他的可跨下时,罗小凯心中的暴戾之气也是更加嚣张,他不顾陈
兰的疼痛,用牙尖狠狠的撕咬着女教师的乳尖,在陈兰一声声痛苦的哀鸣下,那
白嫩丰娇的乳房上,竟留下了罗小凯的一口残忍牙印!
  「啊啊!!好疼!!啊啊啊!!!」
  「呼!!你这奶子太过瘾了,哈哈哈,我差点没把它咬下来了。」
  罗小凯过了一番奶瘾之后,又炫耀般的将那印有牙印的乳房呈现在女教师的
面前。此时陈兰忍痛看着自己那可怜的乳晕边上浮起一圈红肿,她顿时崩溃的对
罗小凯苦喊道。
  「你这个畜生…这个混蛋!呜呜呜…你为什么要这样?呜呜呜…为什么??
呜呜呜………」
  这是陈兰第一次开口骂人,她激动且又颤抖,在悲伤的痛苦下,又隐隐夹杂
着一股令人回味的性感,不由得让罗小凯再次狞笑了起来。
  「嘿嘿嘿!玩你还问为什么?如果你非要让我说出个理由的话,那我就只能
说你太淫贱了!谁让你他妈长了一副淫荡的奶子呢?」
  「畜生…啊…呜呜…畜生……」
  陈兰泣不成声,她干净的身子竟然留下了耻辱的伤疤?这是让陈兰无法接受
的事实。然而陈兰却不知道,其实这只不过是一段开场前戏而已,真正可怕的事
情,还在后面呢。
  「呜呜呜…呀啊?你…你别拍!别怕!!」
  正当女教师痛哭流涕的时候,起身的罗小凯竟然拿起了手机,将陈兰这袒胸
露乳的香艳照片,完全拍摄在了手机的屏幕上。
  「你不要再拍了!!不!不要!!呜呜呜呜!!!」
  刺眼的闪光灯无情的打在女教师那屈辱的身体上,相比之前那乳尖上疼痛,
这残忍的闪光灯更像是一把凌迟的小刀,一刀一刀的刮着她内心的尊严!
  「呜额…呜呜…我求你别再拍了!」
  陈兰现在羞耻的连举手挡脸的姿势都做不出来了,她只能紧紧的闭上眼睛,
尽量扭着脑袋,不想让那锋利的摄像头凌辱她的身体。
  而这时罗小凯却是一脸的兴奋,他不停的按动着快门,挺着裤裆里那发硬的
肉棒,尽情的将面前这娇美的女教师记录在耻辱架上,同时还将无法动弹的陈兰
摆成了各种淫荡的姿势。
  「嘻嘻嘻!!老师,配合一点呀,表情要到位啊。」
  「不…不……」
  「别害羞嘛,来把你这骚腿再张开一点,撇大一点嘛!」
  「呀啊…我求你了……不要再拍了……」
  「你这衬衣太费事了,我看就别要了吧。」
  「啊别!别…呜呜…不要这样……呜呜呜……」
  「哈哈哈,这多好看啊,这才符合你淫荡的本质嘛。」
  仅仅过去了十几分钟,可怜的女教师便在沙发上被罗小凯摆弄成了各种不堪
入目的姿势,任由罗小凯随意拍摄。此时她那衬衣也被彻底脱去,完全暴露出了
她那洁白的肌肤与两团儿绝美性感的乳房,现在只有一条短裙还卑微的散落在她
那两条无法行动的肉丝美腿上。
  「你这条裙子也太费事了,我看你也就别穿了,反正你现在也不要脸了。」
  「不…啊哈…不……」
  衣服一件一件脱离的陈兰的身体,残存下来的只有刻骨铭心的耻辱与那两条
性感无比的丝袜美腿。当短裙被罗小凯一抹倒地的时候,暴露出来的肉丝美腿更
加显得修长诱人,那晶柔的丝袜紧紧裹在两条性感的美腿上,双腿散发出来的不
仅仅只是耻辱,更多的还是一种让男人一看就冲动的美感!
  「骚足配骚腿,呵呵呵,你可真是骚到骨子里了!不过这张沙发好像不够一
会玩的,我看咱俩还是到床上玩吧。」
  罗小凯此时将无力的陈兰抱起,兴致勃勃的来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又将怀
中的陈兰扔到了他那张无比宽大的软床上,宽衣解带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个
干干净净,只留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小裤头,笑着对陈兰说道。
  「瞧瞧,我的小弟已经饥渴难耐了,陈老师,你可要多帮帮我呀。」
  躺在床上的陈兰此时看见罗小凯那赤裸的身体,与他那暴涨的裤头,顿时心
里产生了一阵巨大的恐慌!她做着最后的挣扎,硬是将自己那平躺在床面上的身
体立了起来,然后娇喘着虚气,颤栗的看着面前的罗小凯。
  「呀?你居然坐起来了?难道药效过了??」
  罗小凯此时看了看表,发现他这场前戏的时间有点过长,便怀疑是不是麻药
的时效已过?可当她再看向陈兰时,罗小凯又不禁笑了起来。
  「呵呵呵,就算药效过了你也是浑身无力,我劝你还是认命吧。」
  罗小凯笑着便跨上了床,这让此时的陈兰更是心惊胆颤,她本能的晃动了一
下自己的肉丝美腿,忽然感觉之前那阵麻痹正在渐渐消退,便硬着头皮想要翻下
床去。
  「哎?看来药效真是过了,不过你又能跑到哪去呢?」
  当陈兰扭着两条肉丝美腿好不容易翻到床下时,坐在床上的罗小凯又轻而易
举的将她那条麻木的丝袜美腿拽了回来。这一下子陈兰可真是绝望了,看来她现
在的身体里依然被残留的麻药控制着,尽管她此时的四肢已经可以行动,但却始
终是毫无力气,这反倒更适合让罗小凯随意玩弄了。
  「不!放开我!!你放开……」
  「猫捉耗子的游戏我玩腻了,是时候该上主菜了。」
  「什么??」
  当躺在床上的陈兰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罗小凯一把将她推坐在了床头
上,然后面对面的看着陈兰,又用自己那两条结实大腿撑起陈兰那两只丝滑美腿,
与女教师对立而座了起来。
  「不…不……」
  「不不不,你一晚上说了多少个『不』了?你不烦我都烦了。」
  罗小凯好像已经失去了耐心,他不再顾及陈兰的抗拒,硬是用双膝将女教师
那无力的丝腿分开成了最大的角度,这同时也让陈兰经受了最大的耻辱!不禁顿
时令陈兰本能的扭动了那牢牢卡在罗小凯双腿间的丝袜美臀。
  「呼呼呼!!瞧你屁股扭的那样子?你还想跑呀?」
  「你…你放开我……」
  陈兰奋力用双手推了一下罗小凯的胸膛,这顿时令罗小凯感到非常不满,便
扬手打了陈兰一耳光!
  「啪!!!!」
  「呀啊!!」
  「骚货!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一巴掌打的陈兰眼冒金星!让本来就虚弱的女教师更是无还手之力,只能
身子一软的坐靠在了床头上,抽搐着那两条左右分开的肉丝美腿,含着屈辱的泪
水,绝望的等待着灾难的发生。
  「不打你你就不老实,你说你贱不贱??」
  罗小凯此时一边生气的说着,一边低头去撕扯那紧绷在陈兰双股间的丝裆。
随后在一声声『嘶哧』的布裂声中,陈兰那深藏在丝袜中的小内裤,便露出了羞
涩的一角。
  「不……求你不要这样……求你了……」
  「嘿嘿嘿!!」
  罗小凯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了,他根本听不见陈兰那虚弱的哀求,急不可耐
的想要扯掉那丝袜里的小内裤,但又不想破坏整条丝袜的美感,便从床头柜里取
出了一把剪刀,飞快的将那性感的内裤剪断!
  「啊…不!呜呜呜!!」
  随着陈兰那悲鸣的哭声,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无情攻破了!此时她再也没
有办法去接受那可怕的来临,只能提着虚弱的手臂,痛苦的抹着眼泪。
  而这时的罗小凯却耀武扬威的将那条刚摘落的小内裤扔向床下,然后万分冲
动的看着下身那裹在丝袜里的娇美嫩穴。
  「哇!好白净的屄呀!!」
  罗小凯此时大声赞叹道,他的声音充满了兴奋与颤抖,终于将女教师那神秘
的肉穴一览无遗,赶紧忍不住的拿起手机,将这稚嫩至美的漂亮肉穴,连拍了几
张特写!
  「骚货,没想到你居然长了一副馒头屄?你可真是浑身是宝呀!!」
  罗小凯一边按动着手机的快门,一边由衷的赞叹了起来!他不是没有见过馒
头穴,只是这么紧合,这么粉嫩的馒头穴,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而这时的陈兰却已经欲哭无泪了,她不懂什么叫馒头屄,只是一直用手挡着
自己那抽泣的面容,颤抖着胸前那同样悲苦的玉乳,耸动着两条左右分开的肉丝
美腿,将自己那宝贵的处女穴,完完全全的展现在了这个少年的面前。
  「……哎?我说你不会还是处女吧?」
  「呜呜…嗯……」
  「真的假的?你懵我呢吧?」
  「我…我是……」
  「嘿嘿,我不信,我要掰开看看。」
  「呀啊!你别……」
  当罗小凯低头掰开那两片粉嫩紧合的花苞时,他甚至兴奋的想要跳起来!果
然如陈兰所言,在那她粉粉紧紧的阴道口内,果真就连着一道透薄的新鲜肉膜。
  这下子罗小凯是真的捡到宝了,他激动的不知该如何是好?赶紧扒开自己的
内裤,然后掏出他那根早已暴涨的大肉棒,轻轻的将龟头顶在了陈兰的肉穴上。
  「啊不!不要!!罗小凯我求你!我求你了!呜呜呜……我下个月就要订婚
了,我求你…呜呜呜……」
  陈兰触目惊心的看着那根她从未见过的男性生殖器,正牢牢的顶在自己的阴
门上,顿时便在绝望之中发出了最后一次的哀求!这让准备插入的罗小凯忽然停
止了下来,他看着陈兰那可怜巴巴的样子,顿时心中又产生了一种歹毒的念头。
  「嗯?哼哼,你结婚干我屁事啊?反正你也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就算结了
婚也是一个骚货而已。」
  「不!呜呜…我不是…我不是……」
  「怎么?你还不承认啊?那这样吧,不如咱俩玩个游戏,这也算是一场赌博,
来证明你是不是一个骚货。」
  陈兰此时被一把可怕的肉枪顶着她的要害处,她就算是一万个不想玩这个游
戏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怀着侥幸的心理,万分勉强的对着罗小凯问道。
  「…什、什么游戏?」
  「你不是说你不是骚货嘛?那我就用鸡巴挑逗一下你的骚屄,如果在十分钟
之内你的肉穴里不分泌淫水,那我就放了你,但如果你自己不争气,流出淫水的
话,嘿嘿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你、你说话算数吗?」
  「当然了!」
  罗小凯说的直截了当,但却让陈兰听的面红耳赤!此时这个美丽的女教师已
经没选择的权利,她只能忍住内心的耻辱,坚强的对着罗小凯点了点头。
  「嘿嘿,那好,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罗小凯此时将手机定时,然后淫笑着握着自己手中的大肉棒,再次将龟头抵
在了陈兰的肉穴上,接着便开始用自己的阴茎挑逗起了女教师的外阴。
  「啊……」
  完全没有性经验的而陈兰哪经历过这种事情?当坚硬的龟头轻揉在她那娇嫩
的穴肉上时,她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惊悚的呻吟,这看似害怕吟叫,却让罗小凯
听的十分淫荡,便一边继续用龟头揉着陈兰的美穴,一边嘲笑的对她问道。
  「呵呵?怎么?我才刚碰你几下而已,你就想投降了?」
  「额…不…没、没事……」
  此时羞耻的陈兰赶紧用牙齿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她那副娇羞可怜的模样,
配合着她那左右分开的肉丝美腿姿势,与那肉乎乎嫩嘟嘟的肉穴,简直是让罗小
凯感到如痴如醉!
  「嘀嘀…嘀嘀……嘀嘀嘀……」
  「嗯?」
  正当罗小凯还在享受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了客厅里传来的一阵微弱的电话铃
声,这阵铃声不禁也让此时的陈兰为之一振!顿时她那紧咬的嘴唇也松动了起来。
  「呀啊……」
  「……不会是你男朋友打来的吧?」
  「……………………」
  听到自己电话响起的陈兰,此时表情透着一股纠结,内心产生着一种挣扎,
她不知道现在该如何是好?只能继续呆呆的撇着两条肉丝美腿,颤抖着两只性感
丝足,羞耻的保持着这种屈辱的姿势。
  反而这时的罗小凯,又露出了他那一脸阴险的笑容……
               第三集完

【不良调教】第三集

【不良调教】第三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