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圈套:娇妻沦陷】【17-18】




               (17)
  我笑了笑,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老刘在我离开单位后还把我当成兄弟,忙
着给我联系工作,这样怀疑他也太不够意思了。
  回到家已经快11点了,妻子躺在沙发上,安静的睡着。看着她疲累得模样,
我心中有些不舍。这次回来后,明显感觉到妻子在面对我时,总是小心翼翼的,
之前她总是喜欢耍耍大小姐脾气,故意搞些事情刁难我。可现在一切都变了,妻
子温顺的像个小绵羊,无论我说什么她马上照办,她以为只有自己表现的唯唯诺
诺才能换来我的原谅。
  我明白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对我的愧疚,虽然妻子从没主动坦白,她也知道我
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不少。妻子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事事迁就我,在她看来这
是一种补偿,可婚姻不是那么简单的,无条件的被动,只会让两个人都深受折磨。
  还有一个我不想承认的原因,我猜是那几个混蛋的功劳。从苏辙到王总这些
人利用各种手段控制妻子,逼她干出各种违背本意的事情。尤其是王总,通过那
天见面可以看出,妻子面对王总不只是被胁迫,应该在长久的奴役之下,产生了
莫名的感情。在我帮她挡下王总的无理要求时,妻子竟然无视我的阻拦,答应和
王总到卧室私聊,虽然短短五分钟不会发生什么,可这充分表明了,妻子早已习
惯了接受王总的所有要求。
  我正想的出神,妻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迎着我的目光,羞涩的笑了笑。
  看着妻子迷人的面庞,我真切感受到失而复得的喜悦。我情不自禁的吻上光
滑的脸颊,妻子显得有些紧张。
  在她回来的这段日子里,我数次和她透露出那方面的暗示,妻子对此却显得
很冷淡。我明白她的担忧,那段噩梦般的经历,让她总觉得自己的身体非常肮脏,
她不想让我看到那曾经纯洁的身体上,已经留下的别人的印记。
  如果不解开妻子的心魔,生活永远不能走上正轨。我坚定的牵着妻子的手走
进卧室,在我们的婚纱照前,我单膝跪地。
  「小妍,我秦越今天正式向你求婚,请求你可以再次接受我的爱!我愿成为
你的影子,哪怕你走在任何孤独的路上,我都会一直陪着你,不离不弃就这样一
直好好的爱着你、陪着你,同路的日子里不离不弃,永远不让你受到一点委屈!」
  说着我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戒指。
  「我……我……不配……老公……我……呜……」妻子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
眼泪忍不住吧嗒吧嗒掉下来。
  眼前的一幕是那么熟悉,曾经求婚的誓言再次从我口中说出。妻子终于忍耐
不住,放肆的痛哭起来,我把她搂在怀里,轻柔的抚摸着她的粉背。看着哭泣的
女人,我没有说话,就让她痛快的哭出来,这一刻我们都等了太久。回家之后妻
子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为了不让我担心,她把所有痛苦都放在心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妻子的哭声慢慢减弱,我轻轻摘下了妻子手上的戒指,
这枚戒指曾经陪她走过了那段痛苦,也许正是因为它的存在,一直支撑着妻子没
有放弃。曾经的苦难已经过去,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崭新的戒指透着纯洁的光
芒,我温柔的佩戴在妻子无名指上,让这一枚小小的戒指作见证,陪伴我们走完
今后的精彩人生。
  妻子端详着手上的戒指,眼中透露着喜爱。当初为了赎回妻子的录像,家里
的存款已所剩无几,可为了换回妻子的初心,砸锅卖铁也在所不惜……
  妻子抬起头,深情的看着我。在妻子的双眸里,混沌之中缓缓闪出一片清澈,
曾经的爱人终于醒来了。
  彻底释放后,妻子不再被动,柔软的朱唇轻轻贴上我的脸颊。抚摸着妻子柔
若无骨的身体,这熟悉的感觉我们都等了太久。我缓缓拉起妻子的睡裙,洁白的
玉体柔美如昔,修长的双腿、丰腴的翘臀、纤细的腰身,忽然一抹嫣红刺激了我
的神经。
  一只艳丽的蝴蝶张开鲜红的翅膀,飞舞在妻子胸前,我心中再次咒骂着苏辙。
  蝴蝶本是美丽的化身,配在妻子娇嫩的身体上可以说是天作之合。可在我眼
里,这一切都变了味道,这个恐怖的蝴蝶就是苏辙的影子。在无数个夜晚他不知
疲倦地在妻子身上采摘雨露,即使妻子此时已经逃脱了苏辙的魔掌。可血红的蝴
蝶还如影随形,时刻提醒着妻子,在那个男人胯下,自己曾经体验过如生如死的
快乐。
  望着妻子陶醉的神情,我没敢表现出来心中愠怒。我努力回避着,不去看它,
吻上了另一侧的乳头,刹那间妻子的身体微微一震。她似乎刚刚反应过来,自己
胸前的羞耻已经暴露在我面前。妻子奋力推开我,跑过去关上了灯。
  「老公,你可以原谅我吗?这……东西我会去洗掉的,你放心我打听过了,
会干干净净的。」看她小心翼翼的说着,我心里涌起一丝苦涩。
  「不要,有我陪在你身边,绝不让你再承受一点痛苦。」我知道洗纹身要比
刻上去时痛苦百倍。
  慢慢的我适应了黑暗的环境,月光洒下,那只幽灵般的蝴蝶再次挥舞起翅膀。
  我撕咬上去,把可恶的蝴蝶一点点含入嘴中,拼命的吸允着。那里面储存的
乳汁都是为了哺育别人的孩子准备的,我要全部吸干,再也不让这些罪恶的痕迹
留在妻子身上。可努力许久,一滴液体也没有流出,我失望的抬起头。看着妻子
的眉头微微皱起,她知道我心里苦闷,咬牙忍耐着。
  我手上也没停着,一把扯下妻子的内裤,抚上耻丘的刹那,感觉到一股异样。
  我想起了在夜店的那晚,妻子在李胖子怀里被他尽情玩弄,在众人的目光下,
妻子露出了茂盛的阴毛。就和分泌出的乳汁一样,因为妻子被别人搞大了肚子,
出现了各种妊娠反应。
  我的手继续在妻子的下体探索着,之前她绝不会让我这样亵渎她的身体,可
能这半年多有太多人已经光顾过此地,早已让她忘记了曾经的坚持。忽然手指似
乎摸到一处硬结,长久以来我对女性身体知之甚少,难道这里是妻子的阴蒂?妻
子猛地一阵颤抖,一把将我推开。
  我呆呆的坐直身体,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妻子有些内疚的看了我一眼,
竟然熟练的帮我撸动起肉棒,那种舒爽是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忍不住发出一声
呻吟。妻子显然不想轻易放过我,俯身来到胯下,龟头上传来一阵湿热的舔舐,
这是妻子第一次给我口交,她的技术是那么精湛。曾经无数的嫖客都成了她在性
爱之路上的导师。
  妻子卖力的讨好着,没有多久我有了射精的冲动,赶忙拍了拍妻子的粉背。
  她诱惑的看了我一眼,在床前抽屉里拿出一个避孕套。我有些惊讶,屋里不
应该有这东西,难道是从王总那带回来的?妻子没给我思考的时间,坐回床上,
熟练的帮我戴好。
  「没必要吧?真要是怀孕了,给妞妞添个弟弟。」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老公,你知道我刚做了……引产……不能怀孕的……」妻子为难的说道。
  我一拍脑袋,怎么把这忘了。妻子没有像以前躺在床上等待着我的进入,小
手轻轻一推,我顺势倒下。她那丰满的翘臀缓缓压在我身上,蜜穴准确的找到了
肉棒的所在。我不得不佩服妻子如今的床上功夫,已经远远超过我这个老公了,
在她面前我只需尽情享受。
  不知不觉十多分钟过去了,妻子依然在我身上活动着,淫荡的叫声,悠扬而
高亢。她的体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要知道女上男下是很考验女性身体素质的。
  妻子忽快忽慢,每当我快要有射精冲动时,她总能敏锐捕捉到我身体的变化。
俯下身来,体贴的把椒乳送到我的嘴中,帮我转移注意力。
  看着妻子点点滴滴的变化,我心中百味杂陈。不得不说妻子讨好男人的本事
实在太厉害了,竟然能让我坚持这么久的时间。可隐隐的心中又在思念着曾经那
个单纯倔强的妻子。想到妻子曾经在别人身下承欢,我的肉棒似乎越来越硬。真
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变态的癖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妻子的体力渐渐不支,主动从我身上爬下来,跪在床
上双腿微分,已经帮我找好了插入的角度。那蜜桃般的玉臀,似乎比之前丰腴了
不少。我没有犹豫,一下子插了进去,之前积攒的体力,此时全部释放出来。
  「老公,你真棒!啊啊……好硬啊……」妻子被我撞得胡乱淫叫着。
  「还是老公厉害吧?以后还让不让别人干?」冲动之下我竟然把心中所想脱
口而出,我有些胆怯的放慢了动作,真怕妻子会和我翻脸。
  「啊啊……小妍……只让老公干……啊……继续啊……再深一点……深一点
嘛……」妻子似乎根本没有在意,依旧沉醉于性爱的快感之中。
  在我的一声怒吼之中,这次酣畅淋漓的交媾终于落下帷幕。不得不说这可能
是我这辈子表现最完美的一次了。但我知道主要的功劳属于妻子,是她用精湛的
床上技艺,一次次把我从射精的边缘拉回来,让我能够重振雄风。而且还有一点,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妻子的阴道确确实实是比以前松垮了很多。我苦笑一声,
对于我这不中用的身体,现在这样可能更加适合。
  「老公,抱着我……」缠绵过后,妻子柔声说道。
  我们就这么静静的躺着,迷人的香气从发丝缓缓飘进我的心房。世界上所有
的词语都不能描述我失而复得的满足。
  「只有躺在你怀里,我……我才能感觉到安全,这半年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
安稳觉,闭上眼睛都是你和妞妞的身影。」妻子轻轻的对我说着情话,刚才的痛
哭终于让妻子心中的苦闷发泄出来,对我敞开了心扉。
  「都过去了,以后咱们一家三口会幸福的。」不知不觉中,疲惫的我们沉沉
睡去。
  睁开眼睛,妻子已经把早餐端上饭桌,看着那忙碌的背影,我的嘴角扬起幸
福的微笑。忽然我想起了晓芸,那个曾经帮过我的女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
她的受伤和我有关。我决定去夜店打探一下。
  「老婆,一会儿我出去下啊。」
  「是去老刘介绍的公司吗?昨天回来你只顾着折腾人家了,都没来得及说正
事。」妻子说着脸色有些羞红。
  「那边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好像老板最近没在本地,还得等上几天。对了,
你还记得一个叫晓芸的女孩吗?她说认识你。」我想着帮帮朋友,没必要瞒着妻
子。
  「晓芸……有点印象。你怎么会认识她,在我印象里,她可不是什么正经女
人。」妻子面露不悦。
  「额,陪客户的时候在夜店遇见的,她人不错,之前还帮过我。昨天听老刘
说她遇到了抢劫,还被人毁了容,要不咱们一起去看看她,正好你也认识。」我
没敢告诉妻子,是在她被李胖子侮辱的包间里认识的晓芸,不想让妻子尴尬。
  「你们很熟吗?你最好离她远点,那个地方出来的女人最会骗人!」妻子似
乎对晓芸有很大成见。
  「好老婆,别生气嘛!我就去看一眼,保证不会太久,中午一定赶回来陪你
吃饭!」我费劲口舌哄了妻子好一会儿,可妻子还是闷闷不乐的,没再说什么。
  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开车来到了那家夜店。上午的时候,店里面空空荡荡
的,只有两个保安,蹲在门口抽烟。
  「哥们,我来找晓芸的,她在店里吗?」我走过去问道。
  「去去去,想找小姐晚上再来,这个点都去睡觉了!」他显得很不耐烦。
  「哎,你找晓芸?她有十来天没来了,要不换个妞儿吧,我给你说……」另
一个保安明显机灵一点,忙着给我介绍和他相好的小姐。
  「你俩没个正经,不好好站岗又溜出来抽烟,这个月非得扣你们工资!」一
个40来岁的女人走出来,看她的穿着应该是个管理人员。
  「不敢了,陈经理您行行好!」两个保安赶紧求饶,被女人轰进保安室。
  「先生,你是来找晓芸的?这丫头恐怕回不来了,要不换个女孩?」陈经理
和我说话时,换上了一副微笑的面孔。
  「您误会了,晓芸是我的朋友,听说前阵子她遇到点麻烦,有没有这事?」
  「唉……也算那丫头倒霉,大白天在家睡觉,就有人敢闯进屋去,估计是那
小偷看见屋里只有一个女孩,起了色心。没想到晓芸那么倔,本来就是做的皮肉
生意,非要反抗。这下好了把小偷惹急眼,一刀下去。她这辈子就算毁了。」陈
经理话里透着不忍。
  「那您知道她现在在哪吗?」我听着女人的描述,这很符合晓芸的性格。
  「当时是店里几个姐妹把她送到医院去的,几个小丫头都吓坏了。听说缝了
20多针,没办法,她那个样子脸上肯定会留疤,我给她拿了点钱,也算仁至义
尽了。」真是世态炎凉,晓芸在没有利用价值后,被他们无情抛弃。
  「可晓芸怎么不接电话?我打了好几次都是关机。」
  「听别的姑娘说回老家了,在这个大城市她继没学问,现在连脸蛋也没有了,
根本呆不下去。你要真想找她,我们这有个女孩是她老乡,我给你去问问。」女
人热情的说道。
  没一会儿,她找来了一个地址。原来晓芸的老家在吉林,想要见到她就得穿
越大半个中国,顿时头都大了。可我不得不去,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王总冲着我来
的,晓芸只是个替罪羊,我不能让她白白牺牲。
  回到家里已经1点了,想到离开时妻子那失望的眼神,我硬着头皮打开房门。
  一进门就看到一双高筒长靴摆在门口,看这款式、材质明显价格不菲。我觉
着有些奇怪,妻子回来时没带任何东西,难道上午去逛街了。
  「姐夫!没想到我会来吧。嘻嘻……」一个倩丽的身影从厨房里跳出来。
  「榕榕?呵呵,好久不见,都快认不出你了。」眼前的女人像换了个人似得,
几个月前在商场相遇时,她的情绪还有些低落,没想多这么快就从离婚的阴影里
走了出来。看她这一身时尚的打扮,现在应该是发了大财。
  「哪有那么夸张,怎么变我也是妍姐的好妹妹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我姐
找回来了,算我没看错你!」榕榕娇蛮的说着,变回曾经那个可爱的女孩。
  「老公,你别站着了,快进来端饭!」妻子的声音在厨房传来。
  榕榕突然出现让我松了一口气,帮我躲过了妻子的责难。只是我没想到,妻
子才回来没几天,她们就联系上了。不过也好,有个姐妹陪着,对妻子的恢复有
很大帮助。饭菜上桌,榕榕从旁边拿出一瓶RomaneConti。
  「姐夫,别说我没想着你,上次在你家蹭酒喝,惹得妍姐不高兴了,今天我
自己带来了!」看来这丫头真是发财了,出手就是上万块的名酒。
  「榕榕!我老公他又不会喝酒,你快收回去,别浪费了。」
  「妍姐,今天高兴。来,姐夫,我给你满上。」
  「老公你不知道榕榕现在成了大老板,自己开了一家美容院。这不给我送了
张终身免费的VIP金卡。」妻子拿出卡片向我炫耀着。
  「看来你离开公司还对了,说不定以后多了个身价上亿的女强人呢!」我恭
维道。
  「姐夫,借你吉言了,单位我是没脸回去了,可人总得吃饭啊,正好有几个
姐妹想开个店,刚巧我也没事干,就参了一股,顺便帮着打理。」榕榕脸上透着
自豪,看来这个生意很适合她。
  「你还真是个做生意的料,小嘴多甜啊!」
  「坏姐夫,不理你了!研姐,今天你也得喝点!」禁不住榕榕的一再劝说,
妻子也破天荒的陪着我们喝了一些。酒过三巡,随着榕榕的小脸慢慢红润,话也
跟着多起来。
  「研姐看着你和姐夫现在这么幸福,我也就放心了!」榕榕笑着说道。
  「呵呵,榕榕你也快点找个吧,凭你现在这条件,好多帅哥上赶追你吧!」
  「研姐,你不觉得咱们现在越来越疏远了吗?」说着榕榕干掉了杯子里的酒,
自己又满上一杯。
  「榕榕,你这说的什么话,咱们姐妹不谈这个!」妻子赶紧去拦着她。
  「别拦着,我还没说完呢!姐夫,也不怕你恨我,当初我做过对不起研姐的
事,是我的胆小自私祸害了你们,我再干一杯和你赔罪。」榕榕挣脱了妻子的阻
拦,又是一杯下肚。
  看着榕榕连续的两大杯,我和妻子都有些震惊。当初她的所作所为,确实间
接帮助了苏辙几人。可说到底,她只是个帮凶,真正的罪魁祸首如今还逍遥法外。
  而且榕榕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被丈夫发现后,她的婚姻走到了终点。
  「你这丫头,怎么不听话呢!我们什么时候怪过你,要怪就怪那些混蛋!我
和你都是被逼的……那群混蛋……」妻子激动的说着,声音有些哽咽。
  「研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好后悔……」看着两个女人哭作一团,她们心中
的痛苦无人理解。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她们是多么渴求自己的爱人能够拯救自
己于水火。可她们不敢,真相公开的时刻很可能是自己婚姻的终结。可怜的两个
女人只能饮鸩止,用一个错误去隐瞒另一个错误。
  发生这种事情对她们的丈夫何尝不是一种考验,大部分男人都不可能接受妻
子被别人霸占的事实。在考验面前,我和榕榕的丈夫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没
有对错,唯一的原因是我比他更爱着自己的妻子。
               (18)
  刺眼的阳光洒在脸上,我忍着剧烈的头痛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躺在卧室的床
上。
  「老婆……」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
  「你们俩啊,拦都拦不住。喝完一瓶还不算,又拿出一瓶!下次可不许这么
喝了!」妻子抱怨的声音在客厅传来。
  我拍拍脑袋,红酒的后劲太大,真是喝断片了。走进客厅,昨晚的狼藉早已
收拾干净,妻子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磕着瓜子。
  「榕榕呢?什么时候走的?」
  「你还记得昨天你俩干什么了吗?酒量不行就别喝那么多,真丢人!」妻子
坏笑着说道。
  「老婆,我真不记得了!没做出毁人清誉的坏事吧,嘿嘿……」坐到妻子身
边,手不老实起来。
  「你还真敢!我就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再看你俩一起摔到了桌子底下,胳膊
还挎着呢!你这臭流氓是不是早就对榕榕有意思了!」妻子娇嗔道。
  「冤枉啊,我都不记得和她说过什么了!天底下最好的女人已经成了我的妻
子,心里那还有别人的位置。」我的手伸进了妻子的睡衣,揉捏起来。
  「哼,不老实!昨天中午那么晚回来,是不是没干什么好事啊?」妻子往我
手上打了一下。
  「哪能啊,我都没见到晓芸。夜店经理说晓芸确实是受伤了,还挺严重的。」
  「没死就好,这下你该放心了吧,以后不许再联系她了。」
  「我想去她老家看看,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咱们就当散散心,你以前不是
总想着去看看天池嘛。」
  「她就那么重要吗?我真搞不懂,你怎么会和那种女人搞在一起!」妻子拨
开了我的手,把头扭向一边。
  「不是说重不重要,和你说实话,我觉得她这次受伤很可能和王总有关。为
什么在我接你回来当天下午,晓芸就被劫了。这事情很有蹊跷!」我耐心的和妻
子解释着。
  「她遇见小偷和别人有什么关系,王大哥不是那种人!你可能对他有成见,
王大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坏……」妻子本能的替王总解释着。看着她到现在还
极力维护那个混蛋,心中的怒火控制不住地再次燃起。
  「别说了,既然你觉得王大哥那么好,我去查清楚了正好能还他清白!」我
努力的压制着怒气。
  「看来你是非要去了?就为了那么一个女人,你忍心把我抛下吗?」妻子激
动着说着。
  「我什么时候要抛下你了,朋友有难,不应该帮助吗?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
  「是,我以前是不管你帮朋友。可也得分谁吧?你和她是那么单纯吗?别以
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晓芸怎么不单纯了?」我真搞不清楚,妻
子怎么会变的如此不可理喻。
  「算了,我不想说!去找她是你的事,别拿陪我游玩当幌子!」妻子转身走
进了卧室。
  我垂头丧气的坐回沙发上,为了照顾妻子的情绪,刚才已经很克制了,她却
一直步步紧逼。我不明白妻子为什么会如此针对晓芸。为什么无论榕榕和我怎么
调笑,甚至搂在一起她都不会生气,怎么一听见晓芸的名字就暴跳如雷呢。
  连续2天,妻子都在和我冷战,我几次主动示好,她都视而不见。甚至把自
己锁在客卧里不和我见面。看看时间我该赶去机场了,临走前我敲了敲房门,屋
子里静静的,妻子还在和我较劲。
  「老婆,我不在家,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冰箱里买好了菜和水果,一定要记
得吃啊!」我在门外喊道。
  「知道了,你路上注意安全。」听到妻子终于开口,我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
  航班落地,1月份的长春让我真切体验到了北国风光。即使穿上了两件羽绒
服,也被那刺骨的寒风吹的瑟瑟发抖。按着地址,出租车七拐八拐开了足有一个
多小时,把我拉到了一处老旧的楼房前。看环境应该是个七八十年代的老工厂宿
舍楼,许多破败的窗户随风摇摆,楼房外墙上写着大大的「拆」字。我心里不由
得一颤,不会白跑一趟吧。我赶紧爬上了4楼,希望晓芸还没有搬走。
  轻拍几下房门,一个衣着质朴的少女闪出身来,用胆怯的眼神打量着我。
  「请问,晓芸住在这里吗?」我轻声问道,生怕吓到眼前的少女。
  「晓芸?您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小女孩正说着屋里有人走了出来。
  「是找谁的啊?没问清楚怎么就开门了!」屋里的女人走到少女身前,在看
清来人后,露出无比吃惊的神情。
  「你……秦哥!你怎么会找到这里?」说话的女人正是晓芸。
  「你还有脸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晓芸,我气愤的闯进屋里。
  「什么啊?大老远追到这里,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吧!」晓芸被我问愣
了。
  「你不是毁容了吗?我他妈还真信了,你没有要我解释的吗?」晓芸此时没
有化妆,虽然脸上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但怎么也看不出受到伤害的痕迹。
  「谁和你说的?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毁容了,我真的不懂你在讲什么。」晓芸
说着给我端了杯水。
  「陈经理亲口和我说的,她为什么要骗我呢!」忽然我感觉到又一个阴谋笼
罩在自己身上,坏了,妻子现在独自在家,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我赶紧起身往外
走去。
  「秦哥,既然来了就坐一会儿吧!」晓芸在身后拉住了我。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没想到你竟然会和别人一起陷害我,王总给了你多少
好处!」想起她曾经的数次示好,我终于知道这一切都是另有目的。
  「不是的,我真的不知道。你知道我对你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我怎么会害你
呢!」晓芸拼命解释着。
  「好,那我问你,在那边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跑回这穷地方来?」
  「呜……」晓芸忽然哭了起来。
  「别装了,我真是瞎了眼会相信你的鬼话。」
  「我只在认识你那天见过王总一次,他怎么会给我钱呢。唉……我之所以回
来是因为……因为我爸突发心脏病,撒手而去了……我妈走的早,一直是父亲拉
扯我们长大。现在惠惠没人照顾,我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呢!我这辈子是没出息
了,可惠惠不一样,我要供她上大学,过上等人的生活!」晓芸说着的时候,旁
边的少女紧紧拉着她的手,可以看出这对可怜的姐妹感情很深。
  「好,我信你说的,可为什么陈经理会骗我。」
  「我不知道啊。离开时我和她说了家里出了事情,不能再干下去了。没想到
她那天大发慈悲,给了我一笔钱,让我以后在老家做点小生意,还特别热心的帮
我订了当天的机票。」晓芸说话时我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可以确定她没有撒谎。
  「这个陈经理,肯定和王总是一伙的,他们来了个调虎离山!」
  「我也觉的她那天有些古怪,平时对我们都是冷言冷语的,没想到那天会痛
快放我走,还拿钱给我。」
  「你和我妻子在洗浴中心有没有什么矛盾?」我想起离开之前,妻子每次听
我提到晓芸的名字都会气愤不已。
  「没有啊,我和她们没有什么交际。而且她们欺负你老婆的时候,我还帮过
她呢。」
  「算了,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看你们也不容易,这一万块你拿着吧。」来
的时候我早就把钱准备好了,虽然晓芸并没有受伤,我也不想再带回去了。
  「秦哥,这钱你拿回去,我有手有脚可以照顾好惠惠!」晓芸紧紧盯着我,
眼中带着倔强。
  「这钱不是给你的,惠惠将来有出息了,挣了大钱要加倍还我的!」
  「秦哥,谢谢你。我会记得你的……」晓芸独自把我送到楼下,忽然在身后
紧紧抱住了我。我有点惊慌失措,转身挣脱。没想到晓芸趁这机会,轻轻在我脸
颊上亲了一下,转身往楼上走去。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知道今生是不可能再见
了。
  由于长春突降大雪,所有的航班都停止了起飞。想起妻子此时面临的险境,
我连夜乘坐高铁往家赶。在车上我无数次拨打妻子的电话,铃声一直响着,可无
人接听,我真是急疯了。
  由于不能直达,经过了北京转车,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赶回家里。果然不出所
料,屋里屋外找了个遍,也没发现妻子的身影。她此刻会干什么呢,脑中不由得
浮现出淫靡的画面。妻子会不会已经依偎在了王总怀里,数日的不见让两人尽情
地抒发着心中的思念。就在那张圆形大床上,王总解开了妻子的衣衫,粗糙的手
掌揉捏着妻子的嫩乳,将他那粗长的阴茎缓缓插入妻子的玉穴……猛然间,心脏
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昏迷中,隐约感觉到有个女人在床边摇晃着我的手臂,我努力的睁大双眼,
可她的脸上似乎弥漫着一层雾气,怎么也看不清她的面庞。忽然一个男人来到她
的身后,手臂很自然的搭在女人的肩膀,哭泣的女人似乎找到了精神寄托,依偎
在男人怀里,释放着心中的哀伤。
  「混蛋!放开手!」我怒吼着坐起身来。
  床前站着一对男女吃惊的看着我。我揉了揉眼睛,是榕榕,一个模样俊朗的
年轻人跟在她身后。
  「呦!姐夫,刚睡醒就这么大火气,需要我去找医生开点去火的药吗?」榕
榕不顾我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一见面就奚落我。
  「我怎么会在这里?小研呢?」我这才想起晕倒前,我发现妻子没有在家,
难道她一直没有回来过,是榕榕发现的我吗。
  「哼……为了照顾你,研姐一天一夜没合眼了。她不想麻烦别人,实在熬不
住了这才告诉我,顺便带点吃的过来。她去洗饭盒了,一会儿就回来。忘了介绍
了,这是我店里的小吴,没事了帮我当当司机。」
  「哦,谢谢你们来看我。我是不是晕倒了?」
  「谁知道你跑到哪去鬼混了,医生说你是过度劳累引起的晕厥。一猜你就没
干好事,看研姐心事重重的样子,你是不是去见相好的了!」榕榕正说着,妻子
走了进来。看到我醒过来,她径直跑到床边,一把抱住了我。
  「老公,你可吓死我了!呜……」妻子哭泣着说道。
  「没那么严重,这不好好的嘛。我回家找不到你,电话也不接,可能是太着
急了,我真怕……」看到榕榕在场,我没有继续往下说。
  「都怪我,榕榕叫我去她店里完了两天,忘记了带手机,要是我能第一时间
接到电话,就不会让你那么担心了。」
  「姐夫,你看我研姐多疼你啊。下次可别那么小心眼了,就那么一会儿联系
不上你就急疯了一样。对了,我和研姐商量好了,以后就去我店里帮忙,你放心
好了,我肯定不会亏待她的。」榕榕拍着胸脯保证道。
  「在你那我肯定放心,就是别让小研太辛苦了。出去随便找点事做,总比整
天待在家里好。」
  「放心吧,榕榕对我好着呢,我就是帮着做做接待。」妻子说完,扶着我躺
下去,让我别说话了,闭上眼睛好好休息。
  没一会儿,妻子下楼去送榕榕离开。我无聊的躺在病床上,忽然想起昏迷中
坐在床边的男女,我的心又隐隐痛起来。唉……我真是想太多了。在妻子回来之
后,我发现自己总爱疑神疑鬼。尤其是那天我俩生气时,听到妻子亲切的喊着王
大哥。女人就那么好骗吗?为什么她分不出谁才是真正爱她的男人。
  第二天,在做了全面检查后,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家里,妻子陪我依偎在
床上,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颊。
  「老公,你还爱我吗?」妻子轻声问道。
  「你忘了我刚和你求婚吗?新婚夫妻哪有不恩爱的!」
  「好,希望你永远也不要辜负我……」妻子的声音有些低沉。
  「老婆,我觉得你有点怪怪的,不会还在生气吧?」
  「生什么气?那种女人值得吗?」妻子明显对晓芸有很大意见。
  「好好,以后再也不提她了。那天你什么时候回家的?没有吓到你吧?」我
赶紧岔开了话题。
  「哼!你还说呢,我想着你应该会在那多玩几天,就在榕榕那吃了晚饭才回
来的。一进门看见你躺在地上,真把我吓死了。我当时都乱了,只好联系的榕榕。
你呀,自己不注意身体,大晚上还要麻烦别人!」
  「额,真是辛苦你们了!」原本沉浸在幸福中的我,此时的心情再次坠入深
渊。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