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圈套:娇妻沦陷】【19-20】



  (19)
妻子的话语,再次让我如坠深渊。
  在医院时榕榕说是第二天早上才被妻子叫过来的,妻子却说是前一天榕榕帮
她把我送过来的。
  我不知道此时该相信谁,一个是我失而复得的妻子,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另一个是妻子的好闺蜜,可她完全没有欺骗我的动机。
  「老公,你怎么了,又不舒服吗?」妻子抓起我的手,关切的问道。
  「是啊,可能是路上颠簸得有些累了,我想先躺一会儿。
  」妻子没再说什么,帮我盖好被子,继续去忙别的了。
  为什么!刚刚失而复得的幸福,竟会如此短暂。
  既然不是榕榕把我送到医院的,难道我昏迷之中看见的画面都是真的吗?我
幻想着那天出事时的场景,妻子回到家中,看见倒在地上的我,顿时手足无措,
第一个想起的人肯定是她非常信赖的人,而我可以想到的只有王总。
  在旧情人的帮助下,妻子把我送到了医院。
  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王总一定是利用了妻子脆弱的心理对她百般呵护,刚
刚脱离苦海的妻子,再次投入王总的怀抱。
  想起在我身前,王总无耻的把妻子拥入怀中,用自己温暖的怀抱来温暖女人
脆弱的心灵。
  我狠狠抓住床单,我一定要报复!可我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证据,现在硬是说
妻子和王总有关系,只会让妻子说我不信任她。
  忽然我想到,既然王总到过医院,肯定有人见过他。
  第二天,趁着妻子去榕榕店里的时机,我打车来到医院。
  「又不舒服了吗?」小护士看我去而复返,有些诧异。
  「呵呵,谢谢您的照顾,我好的差不多了。
  今天来是想问问当时是谁把我送过来的?」我客气的问道。
  「不就是你老婆喽,还能有谁?」由于病人很多,小护士不耐烦道。
  「请你好好想想,除了我妻子还有别人一起吗?」我再次追问道。
  「每天那么多人我怎么会记得,你这个人真奇怪,直接问你老婆不就得了,
我还忙着呢,没空应付你!」随着小护士走进病房,看来在这找不到线索了。
  我想起了另一个人,陈经理。
  她曾经拿晓芸受伤的事,骗我离开妻子,我怀疑王总就是利用这段时间和妻
子发生了什么。
  虽然在这个圈套里,陈经理应该只是一枚棋子,可我相信沿着这条线追查下
去,肯定会有发现。
  从出租车上下来,两个保安远远的就注意到我,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形象,
警觉的站起身来,似两条恶狗随时准备扑上来。
  我没有被他们吓退,径直往店里走去。
  两个保安似乎早就接到了指令,一直把我往外赶。
  还有一个人拿出了电棍,看他那凶神恶煞的模样,要是我不配合,他们真敢
往我身上招呼。
  可恶!这群混蛋早就猜到了我会找陈经理,在这设下埋伏。
  两条线索一下子都断了,我有些心烦意乱的回到家里。
  已经中午了,妻子还没有回来。
  我拿起手机发现才发现妻子早就发来了微信,我气的把手机丢在地上。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
  这阵子妻子对榕榕美容院的生意还挺上心的,因为很多单位白领都是利用下
班时间来护理一下肌肤,所以妻子索性中午就不回来了,每天晚上10点多才能
到家。
  看着妻子回家时劳累的模样,我有些于心不忍。
  「老婆你最近回来的越来越晚了,就是去榕榕那帮忙而已,至于这么拼命吗?」
看见妻子疲惫的神情,我有些心疼的说道。
  「说是帮忙,榕榕是给我开工资的哦,能不拼命吗?你放心吧,我还受得了。
  」妻子倒是不觉得辛苦。
  「你在那每天都做些什么啊?」我试探着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负责招待下等待的客人,给人介绍下套餐什么的,说了你
也不懂。
  」妻子似乎没有心情和我说店里的情况。
  「你还是找个技术性强点的工作吧,听说地铁那边正找人呢,别荒废了大学
里学的知识啊。
  」「嗯,我考虑考虑,早点休息吧。
  」妻子已经洗漱完了,回到屋里。
  看着妻子的背影,我感觉到昏迷之后,一层隔膜再次出现在我们夫妻之间。
  之前我精心准备的求婚仪式,已经让妻子对我彻底敞开心扉,怎么只是去了
一趟吉林,回来就全都变了。
  我一直想着和妻子好好谈谈,可她根本不给我机会。
  第二天正好是妻子的生日,我一早准备好了礼物,想着晚上可以给她个惊喜。
  妻子离开时,神情有些失落,似乎很不满意我竟会忘了她的生日,可我忍住
了说出来的冲动。
  下午我给妻子发了一条微信让她晚上早点回来吃饭。
  蛋糕放在桌子中央,周围摆上了几个精致的蜡烛,看了看表已经6点了。
  想着妻子回来时,看到这一幕肯定开心的扑到我怀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时间已经来到了8点。
  我实在忍不住,拨打了妻子的电话。
  响了很久,接起电话的却不是妻子。
  「喂,姐夫啊!你在哪呢,我们在给研姐庆祝生日呢,你竟然忘了这么重要
的日子,研姐可是生气了哦!哇……小吴你坏死了……」榕榕正说着,那边传来
了嘈杂的叫喊声。
  「呵呵,小研在呢吗?我想和她说句话。
  」我想和妻子解释一下。
  「研姐去洗手间了,刚才分蛋糕,被小吴这家伙抹了一脸,现在正去清理呢。
  」「好,谢谢你了,一会儿让她给我回个电话吧。
  」我放下手机,冲到卫生间用冷水冲洗着脸颊,来浇灭心中的怒火。
  没想到我为她准备了这么久,她竟然跑去和别人开心!回到沙发,隐约听到
一阵阵嘈杂。
  一开始还以为是周围邻居在开派对没太在意。
  我转身拿起手机,发现声音正是在手机里传出的,榕榕竟然忘记了挂断电话。
  「寿星老今天可不能生气啊!小吴加油追啊!别放过她!」似乎是榕榕在说
话。
  「啊……别弄了……小吴……你的手往哪摸呢……哦……」听到妻子的说话
声音我一下子呆住了,他们在干什么。
  我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到耳边。
  「榕姐,没问题吧?我怕王总一会儿看见了,不会开除了我吧?」一个男人
的声音说道。
  「放心吧,他今天有个会的,研姐今天过生日,你好心来给她庆祝,怎么会
生气呢。
  」榕榕说道。
  「没想到研姐身材这么棒,怪不得王总被迷得神魂颠倒……」「小吴……救
命啊……榕榕……你快帮我拦着他啊……好痒啊……我受不了了……」妻子的呼
吸渐渐急促起来。
  「哈哈,没想到研姐你也有今天,求我不好使啊。
  小吴已经被你挑逗起来了,谁还能拦得住他!」「嗯……好了……我认输
……放过姐姐吧……啊啊……」妻子突然一声惊呼。
  「没关系,一会儿王总来了让他好好教训小吴!」榕榕幸灾乐祸的说道。
  「啊啊……你弄疼我了……住手……」妻子似乎有点生气。
  「哎,小吴,差不多得了,别太过份了!」榕榕终于对小吴下达了命令。
  「不好意思啊,研姐,我给你穿上。
  谁让你那么……」小吴猥琐的说着,被妻子打断了接下来的话。
  「不和你们疯了,榕榕你给王哥打个电话,问问他还来不来?今天我得早点
回家。
  」「呦,你老公连你生日都忘了,还惦记着他呢,我都替你不值!」没想到
榕榕在背后会这么说我。
  「你别这么说,可能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妻子轻声说着。
  「对了,光顾着看你们闹了,你老公刚才来电话了。
  咦?怎么还在通话……研姐,我可能做错事了……「榕榕说道。
  「你这丫头想害死我啊!等等,先别挂断,喂……喂……老公?」妻子试探
的声音传来,我捂住话筒没敢出声。
  没一会儿电话挂断了,看着黑下来屏幕,我的心痛得滴血。
  没过两分钟,铃声响起,我苦笑着接起电话,等着听妻子怎么圆这个谎言。
  「喂,找我有事吗?」妻子换上了冰冷的语气。
  「呵呵,没事,有那么多朋友陪你庆祝,比我强多了。
  」「有什么回家再说,我一会儿就回去。
  」这个女人太会装了,这个时候还摆出一副怪我的样子。
  就算我真的忘了她的生日,她就能这样和别人鬼混吗!刚才电话中的男人小
吴,应该就是那天跟着榕榕来医院的司机,没想到妻子这么快又和别人不清不楚。
  从电话里听到的内容来看,他们应该是ktv包间里庆祝。
  我从来不反对妻子身边有几个异性朋友,只是他们的关系不能越过界限。
  一个年轻男人把蛋糕抹在她脸上还可以原谅,可过分的身体接触还算朋友之
间开玩笑吗。
  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通过妻子的呻吟声中,可以断定小吴的手已经在她身
上四处游走,甚至已经抚摸到了敏感部位。
  我了解妻子身上的每一处肌肤,她不是爱痒的体质,只有触摸到腋窝或者小
腹才会出现那种状态。
  小吴在捉弄她的腋窝时,手指会不会故意揉捏到妻子的嫩乳,或者是假意接
触妻子的小腹,实则是为了探索下面那神秘幽谷。
  摸到后来妻子都发出了呻吟,那明显是小吴的手指已经伸入了两腿之间,挑
逗着妻子的蜜穴。
  就算我没有亲眼看见小吴做了些什么,妻子可以解释为朋友间的玩笑。
  但是在妻子和榕榕的谈话中,似乎还有一位贵宾没到。
  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妻子和王总再次勾搭上了,这对奸夫淫妇真是死性不
改。
  我甚至怀疑,妻子从来就没有真心回来过,她所有的妥协,可能都是为了再
见妞妞一面,利用和我复合回家探望了孩子后,她彻底失去了隐藏的耐心。
  所以榕榕在此时出现,借助去帮闺蜜这个完美的掩护,每天明目张胆的到她
店里和王总还有别的男人厮混。
  「咔嗒」卡门声把我拉回现实,看来是我的电话惊扰到了妻子寻欢的心情,
等不及王总的到来,就匆匆赶回家。
  我坐在沙发上没动,冷冷的看着妻子走过来,她身上穿的不是早上离开时那
件衣服,不然通过蛋糕的油渍我就可以知道小吴的手究竟摸到了哪里。
  妻子此时还在气愤于我忘记了她的生日,似乎并不想主动和我解释什么。
  就在进屋之前她忽然注意到我准备的烛光晚宴,妻子原本冰冷的面孔露出了
惊讶的表情,呆呆的看着蛋糕上的祝语,半晌没有动作。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的雅兴,要不你再回去吧,这么早他们应该没走吧?」
我忍不住奚落道。
  「老公,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我还你为你已经不关心我了……」妻子抬
头望向我。
  「我下午给你发了微信,再说我忘记过你任何一次生日吗?」「不可能,你
看,我根本没有接到!」妻子拿出手机让我检查。
  「别说这没用的。
  你和小吴怎么回事?你俩玩的好像很开心啊?」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老公,你说什么啊?小吴是去了,他是榕榕的司机,大家都是同事,一起
吃吃饭唱唱歌,这不过分吧?」妻子若无其事的和我说道。
  「你还在撒谎,我真是佩服你,发现电话没有挂断,还能冷静的试探我。
  你还是我认识的老婆吗?」我大声指责道。
  「好,既然你听到了,我也没什么可解释的。
  不就是切蛋糕时候,大家互相闹闹吗?这有什么啊!」「是不算什么,都把
你摸到呻吟了,在你看来也很正常吧?难道非得高潮淫叫了才算过分吗?」我彻
底被妻子激怒了。
  「你混蛋!那是我躲他的时候,撞在了桌角上。
  没想到你这么不信任我,那你还把我找回来干什么?」妻子气的有些哽咽。
  「我倒是想信你,先不说小吴,王总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又和他混到一起了!
他害的你还不够苦吗?「无论是什么理由,妻子都不应该再和那个人渣见面。
  「老公你听我说……王大哥现在是榕榕的男朋友,和我没有关系……」「榕
榕真是中国好闺蜜啊,为了掩护你,把自己都豁出去了。
  是不是放下电话,你们就一直在商量怎么骗我?呵呵……」我气的苦笑出来。
  「你相信我,我不会再做错事了,你不想我去,以后就陪你呆在家里好不好?」
妻子走过来抓起我的胳膊。
  「老公,你饿了吧?在那我也没吃什么东西,我去把菜热热。
  」看着妻子走进厨房,我实在分不清她说的真假。
  此时必须冷静,在没有找到确切证据之前,妻子一定不会承认。
  其实我并不是为了找到妻子出轨的证据来获得什么好处,那对我没有意义,
从始至终我根本没想过和妻子离婚。
  但是妻子现在什么都不承认,还虚伪的和我生活在一起,我怎么能甘心就这
样当个绿毛龟。
  不一会儿,妻子把饭菜都端了上来。
  「老公,谢谢你给我的惊喜,看你这几天不闻不问的,还真以为你忘了呢,
害我偷偷生闷气,下次不许这样了!」妻子笑着给我切了一块蛋糕。
  「你还没有许愿呢。
  」我配合着妻子说道。
  「我只有一个愿望,咱们一家三口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
  」妻子说话时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可落在我眼里却全是虚假的谎言。
  躺在床上,妻子主动钻进我的被窝。
  感觉到妻子火热的躯体贴在身上,我的欲火也被她一点点勾起。
  忽然我想到了这具肉体今晚本来应该是要献给王总享用的,是我的一个电话
让妻子惊慌之下,没能完成和王总的交媾。
  我心中隐隐涌出一丝得意,这说明在妻子心中我还是很重要的。
  耳边传来妻子一声娇吟,我用尽全身力气把妻子搂在怀里,多希望可以和她
融为一体,再也不让别人夺走。
  「老公……轻点……你弄疼我了……」妻子不满的说道。
  可这句话在我耳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刚刚在电话里妻子不就是这么说的嘛,可那个男人却不是我。
  我心疼的看着怀里的女人,怎么连一个小小的司机都有机会染指我的娇妻呢。
  不知不觉我竟把自己幻想成了小吴,下体已是坚硬如铁。
  我爬到妻子身前,想着掀开被子。
  没想到妻子拼命的拉扯,不让我如愿。
  这让我更加恼怒,这个坏女人在别人面前表现的服服帖帖,还在我面前装什
么贞洁烈女!我正准备一把扯下,妻子伸手关掉了台灯。
  突然的黑暗让我冷静了一些,轻轻叹了口气,我还是不忍心做出伤害她的事
来。
  妻子坐起身来,我们激烈的拥吻着。
  妻子准确的把握着性爱的节奏,自从她回来后,我已经完全把主动权交给妻
子。
  看着阴茎消失在妻子的口中,我惊讶于她的樱桃小口是怎么把粗大的阴茎装
进去的,我注意到妻子的喉咙慢慢的鼓起来。
  唉……深喉对于别的女人可能是痛苦的折磨,但对于做过妓女的妻子来说,
只算是入门的技巧。
  在妻子努力的吞吐下,很快我就有了射精的冲动。
  和上次一样,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可妻子这次显然不想轻易地放过我,反而吸的更加卖力。
  随着下身传来一阵酥麻,射精已经是不可避免的结果,我想着快点抽出来,
没想到妻子紧紧抓住我的双臂,让我一时间挣脱不得。
  随着一声咆哮,万千子孙钻进了妻子的喉咙。
  我惊呆的看着妻子,怎么会这样,她把我当成了嫖客吗?这不是我要得妻子,
当初那个单纯可爱的女人哪去了?随着心情的变化,阴茎快速的缩小,滑出了妻
子的小嘴。
  她的喉咙轻轻一动,嘴里发出吞咽的声音。
  我惊呆的看着她,妻子以为这是在满足我,可我心里有的只是失望。
  躺在床上,妻子似乎还想和我说些什么,但我已经没有了心情。
  没过多久,身后的妻子已经沉沉睡去,我还在辗转反侧,妻子吞精时那满足
的神态一直在我脑中反复回现。
  原本在我心中认为,男女间的性爱,女人只是默默承受的一方。
  可今晚终于见识到了女人的性欲在被彻底开发之后,竟可以如此放荡。
  (20)
一觉醒来已经十点多了,走出房间看见妻子正靠在沙发上一个人发呆,我在
她身边坐下。
  「真的不去榕榕那了?你不是挺喜欢那份工作的吗?」「老公不喜欢,我就
不去了。
  这不是还有你养我呢吗?」妻子笑着说道。
  「呵呵,我不也是无业游民吗?既然你喜欢的话就去吧。
  昨天是我不好,不该那么说你。
  」我虚伪的说着。
  「老公,我明白你的心情,你辛苦一天准备的生日晚宴,可我却和别人在外
面开心。
  当时特别失望吧?」妻子说着把脸凑到我的胸前。
  「失望是有一些,不过你知道后不是很快就回来了吗?你去吧,我一会儿问
问老刘他那同学回来没有?不能老是让老婆养我啊,哈哈……」我笑着安慰着妻
子。
  「好老公,谢谢你理解我!榕榕刚才还打电话来催我呢,店里已经忙的不可
开交了。
  那我先走了,中午自己买点吃的吧,我争取早点回来!」妻子在我额头亲了
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她还真是迫不及待啊!妻子走后,我本想跟着去美容院看看她每天都在干什
么。
  可想了想还是算了,现在应该是她警觉性最高的时候。
  我给老刘打了个电话,约在酒吧晚上见面。
  「老秦,你怎么回事,我同学可说了,你把他给回绝了!」老刘一开就和我
嚷道。
  「唉,最近家里事太多了,我实在没有心情去工作。
  」「那也不行啊,你不赚钱,就不怕弟妹看不起你吗?」老刘苦口婆心的劝
道。
  「前阵子我不是晕倒了吗,最近还是觉得浑身没劲。
  帮和我跟你同学道个歉吧,给我留个位置,我一好了就过去。
  」「用不着,那小子上学时一直跟着我混,最听我的话了。
  什么时候你想去了,和我说一声。
  」老刘笑着说道。
  「老刘,我问你件事,晓芸受伤是谁告诉你的?」其实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
试探老刘,发生这么多事,我不得不怀疑老刘是不是也站在了王总一边。
  「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你还真和那丫头有一腿啊?不会是在嫂子不在的时
候,和她发生过点什么吧?」老刘嬉皮笑脸的说道。
  「怎么可能,你还不了解我吗。
  不过据我所知,晓芸那件事是个谣言。
  」「谣言?下次看见姓陈的那个老鸨子,我非得撕烂她的臭嘴!我可不是故
意骗你的,兄弟!」老刘愤怒的说道。
  「你可别太过分了,那种地方的人都是有背景的!」「放心吧,我也就是说
说,哪敢真去招惹他们。
  不过晓芸那丫头没事就好,几天不见我还挺想她的,骚娘们总是若即若离的,
弄的人心痒痒!哈哈……」老刘猥琐的笑着。
  我没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忽然老刘接到一个电话,说公司里有个文件出了
问题,要回去处理一下。
  把老刘送走后,我并没有离开。
  刚才老刘说话时,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
  说实话,如果老刘一直在骗我的话,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演技。
  可在他身上有太多的巧合,最初让我怀疑的是他主动要求陪我去找妻子,那
天王总为什么会突然去而复返。
  偏巧老刘给我打电话又没有接到,我很确定自己没有调成静音,如果手机没
坏的话,肯定是别人偷偷动过。
  我还记得在楼下等着时,我出去抽了颗烟,当时手机就在副驾驶座位上,如
果老刘想做手脚的话,他是有充分时间的。
  第二点怀疑,是妻子见到老刘时的神情很不自然,其实这点我也可以理解,
因为她做王总女朋友时候,曾经和老刘一起见过客户。
  而王总一直有分享女友的变态爱好,会不会是在妻子清醒状态下,被老刘看
见过自己和客户交媾的场景,所以妻子才会羞于见他。
  这恰恰说明老刘和王总的关系可能不仅仅是上下级那么简单。
  最后一点就是晓芸这件事情,消息是老刘透露给我的,虽然他把责任都推在
了陈经理身上,可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其实晓芸的问题我一直很苦恼,我们明明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为什么妻子
会对她那么敏感。
  看了看表已经十点了,妻子差不多该到家了。
  刚想起身,身边有一个魅惑的声音传来。
  「老板,不请我喝一杯吗?」女人挑逗的说道。
  「我看你是找错人了,老板怎么会像我这么落魄。
  」我没有抬头,这种女人见得太多了,一个个都是吃人肉、喝人血的红粉骷
髅。
  「嘻嘻,在我这里你不只是老板,还可以是主人!」似曾相识的话语让我一
下子抬起头来。
  「晓芸?你怎么回来了,惠惠呢?」我曾经以为上次的分手会是永别,没想
到短短十几天后,晓芸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我给惠惠留下了些钱,给她在学校办了寄宿。
  这次回来是专门找你报恩的。
  」女孩开心的看着我。
  「不用,晓芸我和你说的很清楚,那些钱是我给惠惠上学用的,你不用这样。
  而且我不希望你再去那种地方上班,做个好姑娘以后嫁个老实男人不好吗?
「我注意到晓芸又换上了性感的吊带短裙,精致的脸庞再次焕发光彩。
  「是你让我知道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以前被金钱迷住了双眼,做了许多错
事。
  秦大哥,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晓芸诚恳的和我说道。
  「许多错事?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我疑惑的望着晓芸。
  「就是……唉……就是关于研姐的……一些事情……」晓芸吞吞吐吐的说着。
  「难道你也是王总他们一伙儿的?」听了晓芸的话,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秦大哥,一开始我真的把你当成朋友,和你说的研姐那些事都是真的。
  可后来我爸走了,那时候我手上没攒下多少钱,为了能给他办个风光的葬礼,
我收了陈经理送来的钱。
  配合他们做了一些错事。
  」晓芸说话时低着头一直不敢看我。
  「我真替惠惠感到羞耻,她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姐姐!」我一怒之下,
转身走了出去。
  晓芸在后面拼命的追我,但我对她已经彻底失望。
  出租车停在了楼下,我抬头看了看,房间里还是黑着灯,这么晚了,妻子还
没有回来。
  这几天真是够郁闷的,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背叛我,难道是我自己有什么
问题嘛。
  「秦哥,等等我!你听我解释!」晓芸从另一辆车上跑下来,她竟然一路跟
到这里。
  「晓芸,我不知道你这次回来还有什么目的。
  请你转告王总,我们夫妻已经被他害的够惨了,就饶了小研吧!」我赶紧把
她拉到一旁,不想妻子回来时,看到我和晓芸在一起。
  「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帮你的,你可能不知道研姐现在为什么对你有这么多误
会。
  这都是王总他们设计的圈套!」晓芸焦急的告诉我。
  「你都知道些什么,快告诉我!」我双手抓住晓芸的肩膀,急切的问道。
  「当初王总之所以给我钱,就是想要你和我在一起亲密的照片。
  你还记得问过我为什么研姐一听到我的名字就很生气吗?我想王总已经把那
些照片给研姐看过了,你那次跑到长春来看我,他们早就安排好人在楼下等着呢!」
「混蛋,这群疯子!为了霸占小研,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我愤恨的说道。
  「还有那个陈经理,她也是和王总一伙的。
  她最近和老刘走的特别近,你一定要小心他们。
  」「我知道了,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一会儿被我老婆看见你更解释不清了!
咱们约个时间再说吧。
  」我正说着,往小区门口扫了一眼。
  正见到一辆宝马车停在路边,妻子缓缓从车上走了下来。
  「来不及了,咱们先躲起来。
  她肯定看见楼上黑着灯了,你和我先在这藏一会儿。
  」说着我拉着晓芸蹲在了花丛后面。
  想起王总之前开的就是这样一辆银灰色宝马轿车,这对奸夫淫妇终于被我抓
到现行了。
  「秦哥,我觉得咱们不用躲躲藏藏的,你们夫妻的误会是由我而起,我应该
我去解释清楚。
  」晓芸在我身后说道。
  「你不了解小研,她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话,可一旦心里认定的事情,也很
难让她回心转意。
  你去了只会越描越黑!」我拒绝了晓芸的建议。
  「都怪那些坏人,既然已经被他们抹黑了,嘻嘻,要不咱们真干点什么吧?」
没想到晓芸这时候还有心情调笑。
  「闭嘴,你要想害死我,还不如给我一刀!」我有些恼怒的说道。
  只见妻子下车后,果然往房间这边张望,看到漆黑的房间,她犹豫了一下。
  走到驾驶室旁边,打开车门把头伸进去,似乎在和里面的人说些什么。
  忽然,妻子的身体似乎受到拉扯,不由得的向车里倒去。
  过了足有十多秒钟,妻子才慌乱的站起身来,不停拍打着衣服上的褶皱,不
安地看着四周。
  「这个贱女人,还知道害怕!」我很恨的骂道。
  「秦哥,别着急,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冷静,暴力只会把研姐推给别人。
  」晓芸拉了拉我的手臂,坚定的看着我。
  我这才发现刚才急着躲藏,所选的位置过于狭小。
  晓芸此时虽然披着一件风衣,不至于让我们有肌肤的接触。
  可她那长长的头发,在我脸颊来回摩擦,阵阵体香冲击着我的大脑,我尴尬
的挪了挪身体。
  晓芸似乎也发现了我们此时过于暧昧,不自然的对我笑了笑。
  没想到她这样的女孩,也会有害羞的时候。
  再看外面,车子已经驶离了视线范围,妻子默默的往家里走来。
  随着妻子走近,我看清了她紧锁着眉头,神情中透露着内心的纠结。
  直到妻子进了电梯,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拉着晓芸站起身来。
  「秦哥你放心吧,既然是我让研姐对你有了误会,我一定帮你把她救出来。
  」晓芸拍着她那丰满的胸脯和我保证着。
  「就凭你个小丫头,能有什么办法。
  」我没把她的话当真。
  「哼,小看人了吧。
  我以前帮他们做过事,再回去陈经理应该不会怀疑我。
  况且那个老刘一直想占我便宜,我看看能不能在他那找到什么线索。
  「晓芸眨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说道。
  「晓芸你别干傻事,我不想你为了我有任何危险。
  」我担心的看着晓芸。
  「放心吧,我在那种地方呆久了,自保的本事还是有的。
  秦大哥,刚才你也看见了,研姐走过来时并不开心。
  我是女人,可以感觉出来她对你是有感情的,研姐现在只是受到了坏人的挑
唆,这个时候最需要爱人的信任。
  就像你明明是被冤枉的,研姐就是对你没有信心,或者说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才会认为你要抛弃她。
  」晓芸劝解道。
  「我明白你说的意思,可是刚才还不够明显吗?你没看到她和车里的男人干
什么吗?」我痛苦的说着。
  「一定有什么她不能说的原因,王总手里不知道有什么把柄,一直要挟研姐。
  」「好,先回去吧,有什么消息再联系我。
  一定要注意安全,你对我也同样重要!」我认真的和晓芸说道。
  「嘻嘻,早就觉得你对我有想法,现在暴露了吧!」晓芸笑着往外走去。
  看着晓芸的背影,我苦笑一声,没想到她这么快又恢复了古灵精怪的性格。
  为了不让妻子发现身上有女人的味道,我点上了一支香烟。
  晓芸的出现,让我终于明白长春之行后,妻子的态度为何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虽然晓芸曾经骗过我,可我依然愿意相信她是个单纯的女孩。
  在那种困难的情况下,她不得不向金钱低头。
  只恨我没有看穿王总的伎俩,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刚才我阻止了晓芸和妻子见面,是因为我太了解妻子的性格了。
  我和晓芸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对于王总的所作所为只是主观猜测。
  想到王总的老谋深算,取证之路定是困难重重,多亏有了晓芸的出现,她可
以在暗中给我一些消息,不至于继续处处被动挨打。
  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晓芸的安全,她毕竟年轻,一旦被发现,我不敢想想这群
恶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王总这个人渣,平时看着翩翩君子的模样,没想到背后做的事情如此龌龊。
  竟然编造我和晓芸之间有暧昧,来蛊惑妻子不再信任我。
  回想起之前和晓芸的两次单独相处,第一次晓芸是该是不知情的,记得那天
她走后不久老刘就出现在酒吧,很有可能他早就来了,一直躲在暗处,偷偷拍下
了我难过时躺在晓芸怀里的场面。
  当然这种假设是老刘是坏人的情况下,我一直不想承认自己的兄弟就是祸害
妻子的帮凶。
  打开房门,浴室里传来水声,我赶紧回到房间换下衣服。
  想想真是可笑,明明是妻子出轨,为什么我像犯了错似得,一直遮遮掩掩。
  「老公,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害我等了你好久。
  」不一会儿妻子走了出来。
  「哦,和老刘喝的多了一些。
  单位已经联系好了,明天就去上班。
  」我想着麻痹妻子,让她不会再处处提防着我。
  「挺好啊,等咱们工作都稳定了,就把妞妞接回来。
  」妻子高兴地说着。
  我真的越来越看不懂,她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看着她自然的一次次和我说着谎言,我的心已经麻木了。
  可能她对我早已没有了感情,之所以留下,只是为了妞妞。
  第二天,妻子走后,我那出父亲留在家里的衣服,配上帽子口罩。
  照照镜子,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可想想这样也太夸张了,可能还没抓到妻子出轨,就被警察都请回去谈话了。
  我索性来到租车行,找了一辆深黑色贴膜的轿车。
  在美容院前盯了一天,进店的客人并不多,可见榕榕有那么多钱,一定是王
总在背后支持。
  店里只有一个男性,就是小吴,他负责每天拉货送货。
  由于美容院为了客人隐私,玻璃门上拉着纱帘,我看不见妻子究竟在里面做
些什么。
  随着天色渐渐暗下来,一辆银灰色宝马轿车停在门前。
  我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几分,没想到这么快就露出狐狸尾巴了。
  王总从车上下来,快速的走进了店里。
  这下好了,一会儿给他们来个捉奸在床,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没想到刚过了5分钟,榕榕挎着王总的手从店里走了出来。
  看两人亲密的神态,难道妻子说的是真的……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