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少年的欲望】(46)与妈妈的夜晚



             (46)与妈妈的夜晚
  虽然是最后一天,不过还是赶上了,这种不稳定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啊!
  星期三晚上再度占有了许越之后,好好的发泄了一把欲火的我心满意足的回
到家里,痛痛快快的洗了一把澡,再把衣服洗干净,消灭完证据,我悠闲地在沙
发上看电视,期间接到林美英的电话,被我糊弄过去了,火候还不到,到了明天
才是开始的时候。
  大概接近十点钟的时候,楼梯道传来脚步声,接着传来开门的声音,我急忙
起身,妈妈慢慢的走了进来,门半开着,妈妈站的稳稳的,但我看见妈妈扶着门
内侧的那只手显得非常的用力,青筋依稀可见,另一只手对外面挥了挥,「麻烦
你们了,回去吧。」
  「好的,柳局再见。」是钟叔叔和一个陌生的女声,咦?我心里微微一动。
  我从门里看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看起来有点紧张,微微低着头
和妈妈道别,从我的位置看不太清楚具体的长相,不过挺高的。这人是谁?我微
微蹙起眉,董阿姨呢?董阿姨是妈妈的心腹,妈妈喝完酒历来都是董阿姨送她回
来的,不过让我放心的是,钟叔叔依然跟着,钟叔叔其实来自外公那里,说句实
话,比董阿姨更值得信任。
  眼见两人离开,门关上,一直稳稳站立的妈妈忽然软了下来,立足不稳,摇
摇晃晃,我急忙从后面一把抱住妈妈,身高力壮的我毫不费力的把同样身材高挑
的妈妈抱在怀里。
  虽然软玉温香在怀,可此刻我却是只有心疼,什么也不说,我先半搂半扶的
把妈妈送到沙发上坐下,只要我在家必然常备的解酒茶送到妈妈手中,却发现妈
妈都没法接住,我只好递到妈妈嘴边,另一只手扶着妈妈的头,妈妈慢慢张开嘴,
嘴唇有点干燥,「咕嘟咕嘟」一杯茶下肚,妈妈似乎舒服了许多,长舒一口气,
闭眼靠在沙发上。我赶忙又倒了一杯茶放在一边,自觉地起身站在妈妈身后,轻
轻替妈妈按摩太阳穴,「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酒场如战场,今天省里的那几位都来了。」妈妈说得简单,但常年跟在妈
妈身边的马上明白过来,中国的官场文化精髓之一就是酒桌文化,大事都是在酒
桌上定下的。
  「好一点没?」我手上不停,「你的事不是已经定了吗?」
  「舒服不少,」妈妈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我的事虽然定了,可家里的还
没全部定啊,既然享受了家族的力量,需要你回馈的时候你也得拼尽全力啊,一
荣俱荣,一辱俱辱。」
  「哦,我明白了。」我点点头,「这么说来,大舅的事?」
  「嗯,」妈妈轻轻哼了声,「成了。」我不再说此事,虽然心里挺高兴的,
我知道妈妈也是如此,不然不会如此卖力,只是有些事心里知道,哪怕最亲近的
人也不能说的详细。
  我转过话题,「董阿姨怎么没送你?」
  妈妈笑了起来,「她啊,今天也喝多了。」我有点惊讶,看来今儿个真是拼
命了啊,董阿姨的酒量比妈妈好多了,二斤白酒都没事,今天居然也倒下了。
  「怎么董阿姨居然也喝多了?」我确实有点惊奇。
  妈妈苦笑一声,「我们虽然谈妥了,这次联手,不过说起来是我们占了点便
宜,对方认了这个小亏,但是要在酒桌上找回来。今天你董阿姨和另外一位省财
政厅的女干部才是真正地酒中豪杰啊,喝酒跟喝水似的。」
  妈妈一向很少这么感慨,看来今儿个是被这两个女人的酒量震惊了一下,我
点点头,有几个能喝酒的女人也是正常的嘛。忽然想起一事,「那个女的怎么回
事?」
  妈妈收起笑容,「你董阿姨喝醉了,林叔叔虽然可以一个人送我,但是毕竟
是男的不合适,在场的一位领导就临时找了一直等候在外的这个下属,也是有点
关系的。」
  我顿时明白了,「你是半点也不肯露怯啊。」这个女人说不定就是奉命来看
看妈妈的醉酒丑态的。
  「哼,」妈妈冷笑一声,「想看我的笑话,做梦。」妈妈的性格和习惯我了
解,在非自己人面前那是半点虚弱也不会展现的,所以哪怕自己醉的都要站不住
了,依然咬牙支撑,直到靠在自己儿子的坚实怀抱里。没有这种毅力,哪怕家里
势力不小,也走不到今天这步,看看姨妈就知道了。
  替妈妈认真的按摩了一会太阳穴,妈妈舒服不少,似乎不是那么头疼了,但
是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妈妈越来越昏昏欲睡,「怎么感觉这醉酒越来越重啊?」
  妈妈呼吸缓慢悠长,半天才迷迷糊糊的回答我,「晚上这红酒后劲真大啊。」
  看着在沙发几乎睡着的妈妈,我叹了口气,虽然看着此刻斜靠在沙发上的妈
妈那红润美艳的脸蛋,性感诱人的身段,黑色的西装外套向两边敞开,里面是白
色的衬衣,高耸的胸部撑衣欲裂,腰肢纤细,因为侧卧的关系,黑色包臀裙下的
臀部显得浑圆丰满,黑丝包裹下的美腿笔直修长,高跟鞋依旧穿在脚上,更添几
分性感。但此刻的我心中只有淡淡的绮念,完全不像看到其他躺在沙发上任我玩
弄的女人时满腔的欲火,那点反应也是看到美女该有的反应,不然我就要哭了。
  反而是想到一直是我和妈妈两人相依为命,妈妈一个人的辛苦和人前的坚强、
人后的软弱,我又叹了一口气,「还能动不?不能就在这沙发上睡觉啊。」
  妈妈呼吸均匀,整个人斜靠在沙发上,一点反应也没有,我顿时傻眼了,不
会吧?难道又要我来服侍这位母上大人?说实话,这可是个苦差事,一边压抑自
己男人的本能,尤其我现在天天无女不欢,要一点不让妈妈感觉到,真是辛苦啊;
  另一边,服侍一个醉酒的人可不是件轻松的活。我凑近妈妈,轻轻呼唤,
「妈妈,妈妈。」伸手轻轻推了推妈妈的肩膀,妈妈含糊的嘟哝了一声,手一挥
把我的手打到旁边,微微调整姿势,继续美美的睡了起来。我无奈的收回手,没
辙了,只能认命。
  我跑到卫生间拿了一块湿毛巾和一盆热水,坐到妈妈旁边,让妈妈枕着我的
胳膊,看着妈妈红润美艳的脸蛋,我却嫌弃的撇撇嘴,「喝这么多酒,臭死了。」
  妈妈臭吗?当然一点不臭,只是我吐槽而已。此时的我并没有发现妈妈垂在
沙发上的手指轻轻地活动了几下。我一点点的轻轻替妈妈擦拭脸蛋,一边擦一边
唠叨,「何苦这么要强,让外人见到你喝醉了站不稳又如何?下次正好可以少喝
点嘛。」
  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脸蛋、额头甚至包括耳后,都擦完了以后。我想了
想,将妈妈的衣领扯开了一点,妈妈衬衣的第一个纽扣是开着的,小心翼翼的替
妈妈把脖子也擦拭了一遍,妈妈也似乎感觉舒服了一点。这中间,我可以保证,
虽然不小心看到了妈妈一点点的胸前风光,但我的手绝对半点也没碰到妈妈的胸,
这点规矩我现在是非常熟练了。干净利落的替妈妈擦了把脸,我把毛巾丢到盆里,
站起身看了一下,「嗯,干净多了,酒味也淡了一点。不过还是不好看,嘻嘻。」
  难得有吐槽妈妈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接着我扶着妈妈靠在沙发上,双
腿摆正,虽然只是碰了几下小腿,但黑丝美腿的触感仍然让我心中一荡。我压下
心中欲念,又去卫生间打了盆热水放在妈妈脚边,刚才扶着妈妈进来,高跟鞋都
没脱。
  在我转身离去打水的时候,妈妈的眼睛似乎动了动,但我回来的时候,妈妈
依旧靠在那里,深深的沉睡着。
  我捉住妈妈纤细的脚踝,一把脱掉妈妈的高跟鞋,黑丝美脚迎面而来,微微
吸了一口气,汗味混合着女人的肉香,但我并没有享受的意思,先把这只脚放在
地毯上,然后又脱下另一只高跟鞋。接着就要脱掉妈妈的丝袜了,这可不是件容
易活。妈妈的裙子正好遮住膝盖,我往上推了一些,盖住半个大腿,隐约可以看
到妈妈性感的黑色小内裤,我撇撇嘴,妈妈的内衣最近越来越性感了,而且有一
个小小的变化,以前妈妈洗完衣服都是她的晾在一起,我的晾在另外半边,可最
近却变成我们两人的内衣放在一起,外衣则另外一起放在半边。
  我暂时没空管那些,需要分出点精力压制自己男性的本能,还好我刚刚在许
越身上交出了存货,不然食髓知味的我真就要很辛苦了。有点粗暴的将手伸到妈
妈的裙子里,从大腿处把妈妈的黑丝飞快的扒了下来。要是换了别的女人,我必
然是慢慢一点点的褪下女人的黑丝,仔细把玩欣赏女人的美腿,妈妈的腿丰腴而
有弹性,修长笔直,我都经常流口水,此刻我只想快点弄完,然后让妈妈去睡觉。
  还好妈妈穿的黑丝大概只到大腿一半的位置,估计回家后在沙发上这么一折
腾,还有点向下翻卷,这使我可以相对容易的脱下妈妈的丝袜。
  我把妈妈的一只腿担在茶几上,然后拽住丝袜口向下用力,很快褪到脚踝处,
然后一手扶着妈妈的小脚,另一只手用力,把一只丝袜脱了下来。如法炮制,很
快脱下另外一只,这中间妈妈的裙底风光我可以一览无余,但我一眼也没看,只
是低头专注于脱掉这双丝袜,所以也没看到妈妈的眼睛有一瞬间似乎微微的睁了
一点。
  我此时心底只是在暗自庆幸,还好妈妈没穿连裤袜,不然我就真的傻眼没辙
了,说来也怪,妈妈一直不怎么穿连裤袜,反倒是最近一段时间穿的次数多起来
了。
  有一天妈妈回来在卫生间换衣服,门没关严,有一条缝,我惊鸿一瞥,脱掉
外衣只穿着文胸和连裤袜的妈妈那曼妙的身姿让我难以忘怀,赤裸的玉背展露在
眼前,从香肩蜿蜒往下,在腰身处束紧收拢,然后绕着翘起的臀部骤然放宽,勾
勒出毫无瑕疵的完美弧线,光洁嫩滑的肌肤晶莹剔透,黑丝的发丝垂在背后,遮
盖住了部分肌肤,让黑白交汇的美感更加的层次分明,黑色连裤袜将挺翘的丰臀
和笔直修长的美腿包裹的严严实实,更添几分性感和神秘,而最神秘的地带被白
色的性感蕾丝内裤覆盖,一条浅浅的白痕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想要覆手而上,
探索深处的诱人奥秘。
  如此美景,但我不仅不敢多看,甚至都不敢待在客厅,不然妈妈一会发现门
没关好,而我就处在可以一览美景无余的位置,那乐子可就大了,所以我当即躲
回了房间,但是那一眼的风情让我再难以忘怀,眼前时不时会闪过那一抹动人的
倩影。
  还好我现在定力大增,压下心中纷乱,脱掉妈妈的丝袜,我把妈妈的双脚放
入热水中,妈妈舒服的叹了口气,微微调整身子让自己睡得更舒服。我握着妈妈
雪白玲珑的小脚,仔细的搓揉按捏着,没好气的数落妈妈,「您老人家睡得倒是
舒服,可是苦了我了,不过谁让就我们俩相依为命呢。」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
把妈妈小脚的每一个位置都搓揉一遍,然后又找来一条毛巾打湿,替妈妈把小腿
用热毛巾轻轻擦拭一遍,大腿以上我心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碰,不过膝盖内
外我还是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番,妈妈半点反应也没有。
  这个过程中我随时可以一扫妈妈的裙底风光,这可是不知道多少人向往的,
但我强忍住从头到尾一眼没看,倒不是发现什么不对,只是我长期养成的习惯和
心底的潜意识让我觉得有点不对,但也不知是哪,索性就老老实实的半点不逾矩。
  心中思绪万千,可我在动作上是没有半分迟缓,就是简简单单,甚至略微有
点嫌弃的替妈妈洗了个脚,完全没有我慢慢把玩其他美女的白嫩小脚的那种感觉,
我绝不会让妈妈感受到半点淫亵之意。洗完脚,我替妈妈把脚擦干净,放在毯子
上,我去卫生间把水倒掉。等我回来一看,妈妈居然整个人侧卧在了沙发上,脸
朝外,身子微微蜷曲,双手并在胸前,双腿微屈,乌黑的秀发披散下来,遮住半
张脸庞,呼吸均匀而深沉。我眨眨眼,只是要在沙发上睡一夜吗?我摇摇头,
「这么睡,你要生病的。」
  我嚷嚷着走到沙发边,从后面托住妈妈的头和背,扶着妈妈坐起,然后慢慢
的把妈妈架起来,结果似乎睡着了的妈妈整个重量都几乎压在我身上,丰满的乳
房部分挤压在我的胸前。我一只手环着妈妈的腰,另一只手架着妈妈的一只胳膊,
妈妈的头靠在我的胸前,发丝不时拂过我的脸颊,我强忍住心中的绮念,尝试移
动,结果发现根本没法把妈妈扶到房间去。
  就这么慢慢一点点挪动,还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呢,换个女人我就拽着她
的两只胳膊直接拖进房间了,可妈妈我可不敢这么做。眼见这么慢慢移过去太麻
烦了,我索性重新让妈妈躺在沙发上,然后一只手穿过妈妈颈后,另一只手穿过
妈妈膝盖下方,一咬牙,一把把妈妈打横抱起,目不斜视,三步并作两步进了房
间。放下的时候却是轻轻慢慢的,让妈妈舒服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么一番折腾,
妈妈身上的衣服也略有一点凌乱。
  我看着仰面躺在床上的妈妈,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哎呦哎,累死我
了,您老人家也该减肥了。」其实妈妈一点也不胖,估计是我自己之前消耗了太
多精力,有点发虚。眼见终于把妈妈送到床上,觉得大功告成的我正准备撤离,
妈妈却在床上不舒服的扭动了几下身子,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一只手抬起似乎
想脱掉外套,但是毫无力气,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只是让外套从肩膀滑落,却凭
添了几分魅惑之姿。
  看见妈妈如此,我愣了一下,一拍脑袋,「穿着外套睡觉多难受啊,得了,
让我来吧。」坐回到床边,我把妈妈扶起,抬起妈妈的胳膊,已经被妈妈折腾的
挂在手臂上的外套被我一把拽落半边,接着换一只手,脱掉了另外一只袖子。
  熟练的脱掉了妈妈的外套,随手扔到一边,又扶着妈妈躺下,「你看你这架
势,和个需要照顾的小朋友有啥区别?」说着忽然起身站在床边弯腰解开了妈妈
的裙子,制服包臀裙已经有几分褶皱,妈妈刚才扭来扭去的,更是让裙子凌乱。
  我动作迅速的解开了妈妈的裙子,同时微微抬起妈妈的双腿,向上猛一用力,
妈妈下半身顿时微微悬空,我一下把妈妈的裙子拉到膝盖处,接着把腿放平,再
向下一拉,三两下扯掉妈妈的裙子。
 顿时眼前呈现的是妈妈被黑色内裤包裹的性感迷人的神秘地带和笔直修长的
  美腿,但我毫无所觉,直接顺手扯过被子,「脱了衣服,盖上被子,别受凉
了。」
  在我伸手解裙子的时候,妈妈的双手微微紧握,在我用被子替妈妈盖住的时
候,双手又缓缓松开。
  因为一直是我和妈妈两个人生活,所以妈妈在家一向穿得随意,有时只穿内
衣被我看到也无所谓,只是这两年我大了妈妈才注意一些,但也很随意,不然也
不会经常让我替妈妈按摩了,主要是我一向非常的守规矩,没有一次岔子。这种
事情习惯成自然,但只要我有一次露出不该有的念头被妈妈发现,那就是完全不
一样的待遇了。
  所以我站起身看了眼妈妈,「送佛送到西,就替你把外衣都洗了吧,可怜我
都变成小保姆了。」说着伸手解开衬衣的纽扣,一个个解开,不快不慢,妈妈毫
无动静,只有均匀不变的呼吸声。
  但我啥也没做,只解了个纽扣,因为妈妈的高耸,衬衣自然向两边滑去,我
依旧恍无所觉,扶起妈妈,坐到妈妈身后,手拂过妈妈的香肩,将衬衣向后一拉,
露出半个光洁赤裸的美背,我的胳膊抵着妈妈的美背,肌肤相交,我的心中微微
一荡,但我手上的动作不停,一只手握住妈妈的胳膊,另一只手脱掉妈妈的一只
衬衣袖子,不时的接触带来一阵阵美妙的触感。这次相当的轻松,几下功夫替她
把衬衣也脱下,反正妈妈穿内衣的样子我也见过许多次了,只是最近没见到过,
顺手拉过被子替妈妈盖得严严实实。
  我的动作干净利落,几下弄完,站直身子,薄薄的被子下是妈妈半裸的美妙
躯体,即使隔着被子依旧是曲线玲珑,我却没有半点反应,反而脸色古怪的笑了
起来,「唔,果然是变胖了,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会不会变成胖子妈妈呢?」说
到这,我自己都呵呵笑了起来,妈妈的呼吸在此时忽然变得粗重了几分,正低声
怪笑的我停止笑容,疑惑的看过去,妈妈脸色似乎更红了一点,呼吸粗重,眼睫
毛微动,但最明显的是妈妈粉嫩的小香舌正在轻轻的舔自己的嘴唇。
  看着妈妈这无比诱人的动作,因为无意识更加让人发狂,我的注意力却在妈
妈有点干燥的嘴唇上,「渴了吗?」我自言自语,赶忙出去把水杯拿来,扶起妈
妈,果然妈妈虽然似乎在睡梦中,但仍然很快喝下了这杯水。
  这次我更注意自己的动作,把妈妈扶起的时候是连着被子一起的,所以我啥
都没看见。而且我特意站在妈妈身前的位置,只是把手伸到背后扶着妈妈,手掌
稳稳当当,一动不动的扶住妈妈的裸背,只是因为我看不见妈妈背后,所以位置
放的不大好,手掌的边缘正好碰到了妈妈文胸的带子,让我略有点尴尬。等妈妈
一口气喝完这杯水,我缓缓放下妈妈,捡起妈妈的衣服,「喏,您老人家的衣服
我就替你洗了咯。」
  床上的妈妈似乎喝了杯水舒服了,翻了个身,背对着我,但是被子没盖严,
露出半个身子,从上到下,光洁的裸背,仅仅被内裤包裹一点点的丰臀,笔直修
长的美腿,一副若隐若现的美人春睡图。
  我叹了口气,「这么大人了,被子都盖不好,」说着替妈妈把被子盖严实。
  看着妈妈被子下依然曲线明显的美臀,我忽然笑了,「天天说我不听话,要
打屁股,我看你才是不听话的那个,喝这么多酒,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该打屁
股。」
  说着隔着被子轻轻地打了一下妈妈的屁股,隔着被子自然没什么感觉,力度
又很轻,「明明不行了,非要逞强,该打。」又打了一下,「我们家就我俩相依
为命,你过得轻松快乐,我才能快乐啊。你一心一意想攀上高峰,证明自己,其
实我明白你内心深处是想要给我们一个更美好的生活。可眼下的生活就已经很好
了,你的负担太重了,压力太大了,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你的内心会承受不了的。
  我知道高处不胜寒,我们要处处小心,你要是想发泄,尽管冲我来嘛,我的
存在就是要让你开心啊。「
  啰里啰嗦说了一串,摇摇头,我失笑道,「说了半天你也听不到,睡得和头
小猪一样,」说着最后拍了一下妈妈的美臀,「没什么理由,就是打你一下心里
快活,晚安,亲爱的妈妈。」
  这次我是真的跑路了,关掉灯离开了房间。在我第一下拍打妈妈的臀部的时
候,被子下的美妙躯体就一直紧紧绷着,直到我离开才缓缓放松下来,一双小手
一会握紧成拳,一会又松开,仿佛有点举足无措。等我离开后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妈妈嘴里似乎模糊不清的说出几个字,「小混蛋。」眼角有一滴泪珠,嘴角却微
微弯起一个弧度,一双雪白的藕臂从被子中伸出,紧紧抱住胸前的被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的娇躯依旧滚烫火热,胸罩不知何时已被妈妈自己脱
掉,整个上半身毫无拘束的暴露在外,雪白丰腻的高耸上两点樱红分外迷人,一
条长腿跨出被子,将薄被紧紧地夹在两腿之间慢慢的蠕动着,脸色潮红,小嘴里
发出似有似无的呻吟声。
  又过了一会,似是还不能满足,妈妈的一只小手慢慢的伸入胯下,探入内裤
之中,可惜这等美景我是一点也看不到了。当然了,现在如果被我看到了,估计
我的死期也来了,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另一边,出了房间的我就像打了一场大战似的,整个人往沙发上一瘫,妈妈
的衣服就放在我的胸前,隐约有女人的幽香传来,刺激我蠢蠢欲动,可刚升起一
点绮念,立刻又消失了,我的额头上都是汗珠,不是累的,是紧张的,因为我非
常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妈妈在房间里是有意识的,是清醒的,她在装睡。
  略微缓过神,我急忙起身把妈妈的衣服拿去卫生间放进洗衣机里,一眼扫到
被我仍在沙发上的妈妈的黑丝,我伸手拿起黑丝,放在鼻下深嗅了一下,妈妈的
味道啊,虽然弄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既然知道妈妈还醒着,那我就得赶
紧把她的衣服洗掉,省得她以为我拿她的衣服做什么,当然也可能是我自己做贼
心虚。
  不管如何,我迈着有点发软的步子走到卫生间,把衣服扔到洗衣机里洗了,
顺便在卫生间擦了一把汗,这才坐回沙发,端着一杯水发呆,脑海里一片纷乱,
晚上这一出真是意想不到啊,我得好好理理思绪。我这个人有个好习惯,做完一
件事情,时候一定会想想哪里做好了,哪里没做好,下次应该怎么办。
  一开始我确实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老老实实的帮助妈妈按摩太阳穴,照我
一开始的猜测,那个时候妈妈可能确实是有点昏昏欲睡,所以我后来替妈妈洗脸
和洗脚的时候,妈妈没有什么反应,我也以为如此。但后来回想,妈妈喝醉是有
的,但绝不会让自己醉的不省人事,这是她自己的原则。那个时候她可能是醉酒
无力,但绝对是有意识的,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我当时虽然没有反应过来,但长期养成的习惯还是让我下意识的做出了正确
的判断,规规矩矩的替妈妈梳洗了一下。我若有所思的喝了口水,「怪不得替妈
妈脱丝袜的时候,感觉她的腿绷得紧紧的,」我虽然尽量避免触碰到妈妈的肌肤,
但肯定是不可避免,偶尔会碰到,每次碰到,妈妈的腿都会紧绷一下,当时以为
是自然反应,现在想来真不好说啊。
  难道说妈妈当时是想装醉捉弄我一下,结果因为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反而骑
虎难下了?我充满恶意的猜测着。
  不过后面替妈妈洗脚时,妈妈倒是非常的放松,完全是一种享受的状态,美
腿、美脚任我搓揉按捏,一点都没反应,估计是没反应过来那种姿势让她的裙底
风光被我看了个清清楚楚吧,我不怀好意的想着,也可能确实很舒服,再说我又
没碰到她的大腿,没有激烈的反应也属正常。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奇怪了,往常妈妈醉酒也有过,我都是扶着她进房,她
自己还是可以走的,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就像赖上我似的,整个人没骨头似的压
在我身上,虽然美人在怀的感觉很好,但当时的我只想着快点把妈妈弄进房间,
索性就一把抱起了妈妈,就是这一抱让我起了疑心,妈妈似是没想到我会来这么
一出,身子猛地僵硬了一下,然后缓缓放松下来。但我也没什么明确的发现,现
在想想,那杯醒酒茶可是别人特意送来的,解酒效果非常好,再加上我的按摩和
泡脚,妈妈哪可能什么也不知道呢。
  进了房间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调笑了妈妈一句,然后有点
心虚的我就准备跑路了,谁知道妈妈居然在床上扭来扭去的,想脱掉外套,我现
在严重怀疑她是故意的,就是想折腾我一下,因为我说她胖么?说实话,看着这
么一个大美人在床上无意识地做出这种姿态,当时我一瞬间是热血沸腾的,但是
一想到是自己的妈妈,瞬间就是一盆冷水,一个应对不好,我的好日子就没了,
妈妈的骨子里可是一个小恶魔啊。
  本来我是想就当没看见,转身就跑,但是让我就这么认输我也不甘心,没太
多的情欲之想,纯粹是好斗心理,所以我决心陪妈妈玩上一把,就从脱衣服开始。
  当我帮妈妈脱外套的时候,刚开始用的力气比较小,慢慢的柔和的去脱,妈
妈的身子总是有微微的动作让我不容易脱下来,结果我忽然加大力气,娴熟的一
下子就搞定了问题,毕竟脱过那么多女人的衣服了,妈妈可能也没想到我忽然变
得这么粗鲁,懵了一下,然后外套就没了,被我一把拽了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得承认,我的脑子也有点发热了,居然伸手去解妈妈的
裙子,虽然有报复的成分,但也是冒险之举,所以我动作非常的快,不等妈妈反
应过来,就已经脱掉了她的裙子,然后一眼都不看,直接拿被子盖上,然后我就
发现妈妈瞬间紧握的拳头又慢慢松开了。虽然说脱妈妈的裙子速度挺快的,可妈
妈真的想要阻止也绝对来得及,可妈妈也没有什么实际的行动,还在装睡,估计
她都不知道自己内心究竟是个什么想法吧,就像我一样,那一瞬间都不知道自己
在干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我基本可以确定,妈妈现在是清醒的了,虽然不知道妈妈装
睡的理由,但依旧有几分兴奋和冲动的我决定试探一下妈妈,刚刚脱掉妈妈的裙
子,而妈妈毫无反应也给了我信心。
  所以我才找了个理由解开妈妈的衬衣,动作不快不慢,但也没有半分多余的
动作,当我解开妈妈衬衣纽扣时,令我惊讶的一幕出现了,被我解开纽扣的衬衣
依然合拢在母亲胸前,可妈妈居然有个微微挺胸的动作,要不是我全神贯注还发
现不了,结果衬衣缓缓滑落两边,胸前风光一点点呈现而出。我没多少惊喜,反
倒是感觉受到了惊吓,也不敢看妈妈的胸前风光,急忙坐到妈妈身后,把妈妈扶
起,这样就看不到前面了,赶紧替妈妈把衬衣脱下。
  和替妈妈脱丝袜和裙子一样,也是极力避免触碰到妈妈的肌肤,但不可避免
的偶尔会碰到,但与之前不同的是,没有了一触即紧绷的反应,反而感觉我不小
心碰到了,妈妈似乎更加放松了,甚至我感觉到妈妈有点向后仰倒,似乎要靠到
我身上。心里紧张的我也没时间多想,也不能确定,只是用胳膊撑住妈妈,不让
她靠到我身上,急急忙忙替妈妈脱掉衬衣后,就用被子替妈妈盖的严严实实的。
  我得承认,当时脑子是有点混乱的,现在静下来仔细想想,真是诸多怪异之
处,但面对妈妈,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可能因为我是当局者迷吧,我苦笑一声
自嘲道。
  替妈妈脱衣服这一局,手上不敢有动作,可嘴上我可不肯吃亏,「胖子妈妈」
  脱口而出,说完我就知道不好了,只怕回头要被穿小鞋了,硬着头皮准备跑
路,忽然传来妈妈变得粗重的呼吸,还有我没有发现的,被子下又一次捏紧的小
拳头。
  我有心补救一下,看到妈妈轻轻扫过嘴唇的香舌,赶忙端来一杯水,果然妈
妈喝得很愉快,我舒了口气准备跑路了,哪知道妈妈居然又翻了个身,若隐若现
的露出半个美妙的躯体。我全身一震,这不是故意折腾我吗?我恼羞成怒,手上
的动作却是不慢,赶紧替妈妈盖好被子,再一想到前两天妈妈叫嚷着不听话就揍
我屁股,我决定还击一下,同时看看妈妈的反应。
  于是就有了我连打妈妈三下屁股的事情,其实这三下很轻,又隔着被子,妈
妈如果真的睡着了,一点都感觉不到,可我清晰地感觉到妈妈的呼吸变重,身体
明显有点僵硬,所以我那一番话既是出自真心,也是为自己的举动找个借口。做
完我就后悔了,万一惹毛了妈妈,我就惨了,所以我这次是转身就溜了。出来后
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我也没什么出格的举动,想必妈妈也不会怀疑什么,反倒是
妈妈的举动,哼哼,我心里不住的思量,终究还是一个女人啊,终究有动情的时
刻。
  只是越是如此,我越要小心谨慎,妈妈此时已经慢慢开始有了情欲之思,她
不愿也不屑与外面那些男人打交道,反倒是在我最近的曲意逢迎下,本就亲密的
母子关系开始向更加亲密暧昧的方向变化,但妈妈内心肯定是知道不妥的,只是
身体是诚实的,这应该就是妈妈最近反复无常,忽冷忽热的原因。
  我必须更加的小心谨慎,不能有半点出格的举动,不能让妈妈起半点疑心,
不然肯定会迎来巨大的反弹。
  我需要小心的规划,在不被妈妈发现的情况下,将我的行动隐藏在正常生活
里,慢慢的引诱妈妈打开她的内心,诚实的根据自己的身体来决定自己的行动。
  就像现在这样,妈妈内心肯定知道不妥,可是在酒精的麻醉下,依然遵从身
体的反应,小心翼翼的寻求那一点点放纵,这就是我的机会所在,我需要让妈妈
不自觉的一点点扩大这种放纵,直到最后彻底放开内心的欲望时,才会恍然惊觉,
但那时她也只能认为是自身的原因,是自己一步步,有意无意的引诱自己的儿子,
才会变成今天这一步,反正无论如何不能让妈妈觉得是我主动的,不然我到时候
有的受了。这么胡思乱想着,一直等到衣服洗好,我将衣服晾好,才满腹心思的
回房睡觉去了。
  房间里的我哪里睡得着,翻来覆去,左思右想,我知道妈妈也许会有一点点
放纵,但她的性格和经历决定她必然有着一定的底线,那是她自己一辈子也不会
主动打破的,而我就需要想方设法,看看怎么打破这个底线而不引起激烈的反弹,
这需要我的努力再加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机会。想了半天,我也不知道能不
能有机会出现,只能慨叹一句,「尽人事,听天命吧。」最终也不知胡思乱想到
几点才睡着,殊不知隔壁房间的妈妈不仅放飞自己的思绪,也放飞自己的身体,
同样很晚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妈妈已经出门去了,房间整理的干干净净,衣物都洗好晾
在阳台上了,唯一有点奇怪的是床单和被套居然也被洗了,难道妈妈昨晚后来吐
在床上了?我挠挠头,殊不知自己想差了,真正发生的是另一件我喜闻乐见的事
情。
  我站在阳台上,呆呆的看着妈妈晾晒在此的衣物,在我大大的三角内裤旁边
就是妈妈越来越性感的黑色蕾丝小内裤,内心却是纠结异常,妈妈绝无主动投怀
送抱的可能性,对我来说,最方便的就是下药,就像昨晚如果给妈妈喂一点迷药,
虽然不敢真正销魂,那必然会被妈妈发现,但是逞逞手足之欲还是可以的。可是
对于女人已经食髓知味的我甘心如此吗?绝不甘心。可真要下手,也绝对会被发
现,最主要的是,妈妈现在工作繁忙,仕途关键时期,如果因为我的原因出现什
么意外,那我也得跟着倒霉,这是我绝不愿意见到的。
  思前想后,我一咬牙,但看天意如何吧,我绝不主动做出任何影响妈妈的事
情,但真要有机会降临,我也绝不放过。至于此刻被挑起的欲火,哼,我冷笑一
声,有的是女人供我发泄的。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