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08)



  周妤见我没有作声,扑哧笑了一声说,怎么,你怕了吗?我如实说怕倒是未
必怕的,就是感觉有点奇怪,怎么要去和你们这样吃饭。
  周妤说哎呀,你这个空心萝卜啊,那天凶神恶煞动刀动枪地闯到我家里,今
天又各种害羞胆怯,真不理解你,你还怕我们挖个坑把你装进去么?不过也是,
实在要是有心理阴影,怕得不行,就算了。
  我心里合计了下,李家人再怎么样,也不能光天化日之下把我给咋滴了吧,
我这一去,也许可能会丢人,但应该不至于会丢命。再说了,李家兄弟这几个人
里,李二和周妤是属于相对比较薄弱的环节,我今晚何不将计就计,赴他的鸿门
宴去摸摸情况呢。今晚舅妈也会晚回家,我吃顿饭听听他们怎么说,完事闪人。
  我怀着略有点好奇,有点忐忑的复杂心情到了周妤的新家,这个小区离华姐
家着实不远,走路我看也就五到十分钟的路程。
  家里并没有人,周妤给我倒了水让我在沙发上坐着,就换好衣服自己去厨房
忙碌了。我在客厅里来回随便转了一圈,实际上是在找有没什么隐蔽摄像头,还
好,看来这幢房子他们住进来不久,没有任何新改装或弄过的痕迹,看起来还算
安全。
  为了确认下,我特地到厨房门口去和周妤闲聊,不经意地问了下说你们李家
这么有钱,几套房子换着住的吗?周妤不疑有他,老实回答说这套房子之前是租
出去的,最近前一个客人刚走,正好节前也没人续租,加上H区那套住着也不舒
服,就索性搬过来了。
  我看着周妤熟练而有条理地在厨房里忙碌,不知为什么对这个比我大不了几
岁的女生产生了一丝同情和敬畏的心。现在女孩养尊处优,愿意下厨的少。我看
周妤烧的都是N市风格的菜,我问她你是也是Z省人吗,也是N市的?周妤冲我
笑了笑,说不是的,我是A省,H市的,虽然是风景区,但是个穷地方。
  我怔怔地站在那里看她忙碌,之前多少有点不理解他们俩都折腾成这样了,
周妤还是一心要和李二在一起。其实她也不过就是想做个贤妻良母的小确幸,有
这么舒服的住房和条件,无需自己工作,夫家也家境殷实,让她离开李家自己从
头来过,又未必还会有这样的机遇吧。
  我笑着说你每天都在这里做饭打扫屋子,岂不是很无聊啊。周妤说无聊么肯
定有点啊,不过我开了个淘宝店,做做海外代购,钱不一定赚的多,但也的确打
发时间。李二常年国外出差,也给她搞定了不少货源和渠道。我说其实你们这么
有钱,应该请个佣人的,我差点嘴漏把以前华姐家也请佣人的故事给说出来了。
周妤说没关系,做事我都习惯的,两个人也没多少家务事,等我怀孕了,就请一
个来帮忙。
  正聊天间,大门那里有动静了,来的不是李二一个人,而是李总和李二兄弟
两个,李二一身商务打扮,李总却是休闲装扮。初见面的一丝尴尬一闪而过,大
家都热情地打招呼,握手。
  寒暄了几句,大家就一起上桌了,周妤显然是不敢坐,借口厨房在忙,给我
们开了一瓶茅台就进厨房去了。
  我陪他们先来了三杯,静静地等着看李总要说点什么。他们既然让周妤把我
约过来,又兄弟二人一起出现,肯定不是吃饭这么简单的。
  李总果然先开口了,意思是他是在道上混的,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做人做事
专谈信义二字,他当着我面数落了李二,说李二做事冲动,明明可以坐下来商量
的事情,结果小题大作,弄得大家关系都搞僵了。李二不住地点头,自罚了三杯。
  我平静地看着他们演戏,但表现上也还是要客套几句,口头上为上次的鲁莽
道了歉。
  李总话锋一转,说既然话说开了,那就不瞒你什么了。兰姐的事是他操办的,
原因是兰姐手脚不干净,还嫁祸他人,害了几个兄弟进了局,还给学校写了检举
信检举了小薇,诬告说是他们让小薇染上毒瘾的,但好在警察立案侦查,发现都
是无稽之谈,还了他们清白。
  我默默地听着,我知道这种江湖大佬都很能鬼扯,但鬼扯肯定是溜着点事实
的边儿的。拿兰姐说事,一面是给自己开脱,另一方面恐怕也是敲山震虎吓唬我
呗。
  李总敬了我一杯说,小薇的事发生后他也很抱歉,但还没来得及处理,你就
上门踢场子出气了,我这个弟弟气不过,瞒着他报了警。他个人知道后,觉得江
湖事江湖了,就主动找关系撤了案子,还是希望大家能消除误会,和气生财。今
天在这里有缘分喝这顿酒,如果我还有什么疑惑,有什么不爽,不妨都放在桌面
上聊透。
  最后,他脸色有点凝重地说,我觉得你对我做的事有点误解,要说打个擦边
球,搞点小黑市,甚至去收钱替人平事的事情是有的,但大奸大恶,够得上判大
几年以上的事绝对没有做。你如果有啥疑问,可以尽管提,就算说难听了,也没
关系。
  我心想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只是点点头,说我只是个小职员,一不是警察
二不是侠客,但凡事冤有头债有主,一切还是从小薇的事起。李总点点头说,小
薇那边怎么样了,我听说在T市康复治疗得不错,过了年要重新去上学了。这样
吧,小薇的事甭管谁的事,他来了结吧。李总说这么着,我给你100万,就当
是给小薇赔个不是,你也别嫌弃,我们帮不上什么忙,就当是心意和歉意吧。
  说实话,如果不是我之前掌握了这么多实锤,我真要被李总今晚的诚意给打
动了,何况是几杯酒下肚后,情绪都燃起来了。但我还是客气地拒绝了李总的好
意,我说小薇就当重活了一回,过去的事就彻底翻篇了,她家也不缺钱,肯定不
会要,这个好意,我代她领了就是。李总微笑了下,那你就代她收下,人生何处
不相逢,哪一天机缘巧合再碰上了,也聊表心意。
  我仍然婉拒了他的意思。李总叹了口气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啊,我一直担心
你对我们有什么看法和意见,看来今天还是不肯给这个面子。
  我想我也不能显得太有城府,嘴上客气说你别这么说,意思我已经收下了,
但钱不能收,之前的事,我也犯过浑,就当是我该补偿你们的,大家扯平算数。
  你们做什么生意,我也不关心,跟我没关系。我们如果有什么过节,私人恩
怨那就到此为止了。
  李总又猛地来了几杯,点了一根不知什么型号的利群,在袅袅的烟雾中看着
我。我很平静地跟他对视,李总楞了下神,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兄弟,
我倒是很想和你好好交个朋友,痛快喝一场的,但我今晚得提前走了,前两天你
不小心撞了车那个老谢你还记得吗?
  我心里一紧,说记得啊。李总点点头,说我自己有外贸上的一些货,包括周
妤海外代购海淘的一些东西,都是让老谢给我办的。他是个胆小的老好人,一个
人从广东来上海发展,我就是看中他为人小心谨慎不闯祸不干坏事,他这次撞得
不轻,今晚老婆小孩从广东过来了,我晚上得陪他们和安排去。对了,听说老谢
找了个小女朋友,和你之前认识呀。
  我有点羞愧地点点头,说是的,但踌躇了下,不知道该说关系有多深。李总
见我面露难色也没有追问,只是若有所思转身穿好大衣。出门前的一刹那,他又
回头说,哎呀我都差点忘了,我听说你不愿意在学校待下去了,你要是想社会上
闯闯,需要我帮啥忙的,尽管说。说完大步流星地出门走了。
  李二的酒有点多,送完他哥回来的路上有点不稳,我扶了他一把才坐在桌前,
这时周妤端了一个砂锅出来了,说哎呀,大哥已经走了吗?这个砂锅煮得有点久
了,才好。李二很不满地瞪了周妤一眼,嘴里嘟囔着说,你也不早点做准备啊。
  周妤赌气地说,我一回家就在忙了,你也没跟我说今晚大哥要来,砂锅总是
要时间的啊。李二摆摆手说算了,你也赶紧坐下吃吧,不然菜凉了。
  周妤快速地去洗了个脸,又换了一身睡衣出来,他们家地暖开得也比较高,
室内很热,大概周妤干了半天活也热坏了,穿了件略显清凉的薄睡衣出来,李二
坐在桌子那边有点东倒西歪的,周妤坐在了桌子侧面,挨着我更近一点。
  李总走了,气氛有点冷清,李二没有他哥那样滔滔不绝的口才,只是敬酒。
  周妤劈手夺下,说你消停会儿吧,人都快倒了,还喝,赶紧喝点汤解酒。然
后替李二敬了我两杯,也没劝我,自己一仰脖子喝下去了。
  我觉得今晚的局差不多了,我也得早点撤了,我象征性地吃了点,正要打算
告辞,周妤从桌子底下一下拉住了我的手,我吓了一跳,她依然面不改色,说你
刚才尽喝酒了,多吃点菜,喝点汤醒醒酒缓缓,不然这样子一出门冷风一吹就倒
了。
  我默许了她的意见,周妤却没有松开我的手,反而拉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
腿上。她穿的睡衣前摆下,大腿是赤裸的,我的手一摸上她那光滑温热的大腿皮
肤,躁动饥渴了十多天的欲望腾的一声上来了,下身不由自主地硬了。周妤观察
到了我的脸色变化,她不动声色地偷笑了一下,用手压着我的手不许我抽回,让
我的手在她的大腿上轻轻摩挲了几下。实事求是地说,这种轻抚的手感太好了。
  但我想到今晚来这儿的目的,还是心里一凛,抽回了手。
  周妤给我盛了一碗汤,看着我说,我可以八卦一下吗?我说啥八卦,周妤那
因为微醺而泛红的脸笑了一下,老谢那个女朋友,你们之前认识的,她漂亮吗?
  我点点头说,挺漂亮的。周妤又追问,有我漂亮吗?我被她的问题吓到了,
我看了眼李二,他正喷着酒气在看手机,我尴尬地笑着说,你们两个没有可比性。
周妤自己慢条斯理地夹菜吃,一边说,我听说前段时间那个女的去隆胸去了。我
吃惊地反问她,这你怎么知道。周妤瞥了我一眼,说你这么激动,看来你们之前
的关系不一般啊。
  我淡淡地说,没有不一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而已,但你说她隆胸的事,我
倒是不知情。周妤一脸得意地看着我说,你的表情有点不对啊,恐怕不一般吧。
  说完她似乎有意无意地挺了下胸,好像在彰示自己的天然大胸,但这个动作
让我一下注意到她没有穿文胸,隐约看到两粒奶头在薄薄的睡衣后面挺立着。
  我赶紧移开视线,这时对面的李二摇摇晃晃地站起,很勉强地笑了笑,说我
酒量不行有点晕了,我到沙发那里坐会儿,你们慢吃,千万别客气,小妤你关照
好小一。
  周妤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却并不行动,反而我有点担心,站起来搀扶起李
二到客厅沙发坐下。我返回饭桌却并没有坐下,客气地对周妤说,时间差不多了,
我该走了。周妤却一把拉着我的胳膊让我坐下,满脸潮红地对我说,我也有点多
了,觉得很头晕呢,你陪我坐坐醒醒酒好吗?
  我坐下又站起来,正色说,我还是先回了,你照顾你老公吧。周妤白了我一
眼,说那也行,你帮我个忙,那个砂锅太重了,你帮我把它端回厨房去……我点
点头,其实今天的鱼头粉皮砂锅还是做得很棒的,我是北方人,对鱼头里那种乱
七八糟的东西吃不来,所以只喝了点汤,没怎么下筷。
  在厨房里,我还没来得及放下砂锅,周妤温暖柔软的小手就从后面搂上了我
的腰,我差点把砂锅给扔了。周妤见我身体僵硬了一下,有点鄙夷地说,你今天
这表演有点夸张啊。上次来你可不这样的,一副凶神恶煞的派头。我尴尬地说,
事儿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吗?
  周妤一边把手伸进我的衣服去摸我的身体,一边说,你呀,当初跑到我家里,
把我绑起来,虐待我,强奸我,喝醉了酒靠我照顾你,给你洗衣服,醒了甩手就
走,今天又来吃了我烧的菜。和你有过节的是李家兄弟俩,我对你只有恩没有怨,
你自己说说看欠我多少,给抱一下不为过吧。
  说话间,我已经被扭转身,周妤近乎伏在我的怀里,她脸色潮红,满眼笑意,
她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胸膛,问道,老实说,你觉得我好看吗?我笑了笑,点头说,
好看,真的好看。周妤头偏了一下说,好看上次在宾馆里怎么就扬长而去,好像
是看到了不得了的丑八怪一样。
  周妤的个子不高,我低头看她的脸的时候,看到了她胸前那雪白优柔的曲线,
两座浑圆乳峰之间的沟壑。周妤俏皮地把本来就比较开的睡衣前领弄得更开了一
些,一对丰满的大奶尖端的一抹红晕几乎要呼之欲出了。我深呼吸了一下,挪开
了视线,但呼吸着这略微有点香甜和诱惑的空气,回味着刚才的胸前春光,我的
下身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周妤的手很快顺着我的衣服摸到了我的下身。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嘴上却
佯作嗔怪地说,好你个小小色狼,底下鼓鼓的,上面翘翘的,动坏脑筋的时候才
会觉得我好看,是不是?
  大概觉得从外面摸不过瘾,周妤非常自然地把手想伸进我的裤子。我握住了
她的手,说不早了,我真的要走了。周妤没理我,强行把手伸了进来,和下面的
火热比,她的手显得有点凉。我的赋闲了好久的鸡巴,被她冰凉滑腻的小手一摸,
我舒服得差点哼了一声出来。
  周妤仍然是笑盈盈地看着我,轻声说,你下面的两个蛋蛋涨得好大,是好久
没有放出来过了吧。我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周妤索性把两只手都伸了进去,还好
我穿的运动裤弹性好,她毫不费力地一只手爱抚我的阴囊和睾丸,一只手轻轻地
撸着我硬挺的鸡巴。她抬起头,闭上眼把自己的红唇送了上来。
  我犹豫了下,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记。周妤却睁开眼,似笑非笑地说,
你的两只手闲着干什么,一边左右晃动了下身体,一对大乳房泛起了一波乳浪。
  事已至此了,我也不客气了,两只手伸进她的衣领,握住了那一对白兔似的
奶子。
  周妤的乳房很漂亮,兼具少妇的丰满和少女的坚挺,手感柔软细腻,一对乳
头早已兴奋勃起,硬硬地挺在那里,我用力地揉捏了几下,周妤半闭着眼销魂地
呻吟出声,睁开眼脸上还带着一丝绯红,轻声地对我说,我那里湿了。
  突然我扔在饭桌上的手机响了,突兀的铃声吓了我一大跳。来的时候我为了
防止不必要的麻烦,把手机搁了静音,并且反复确认过,所以手机响铃这事让我
十分意外。我迟疑了一下,想到李二还在几步之遥的客厅那里睡觉,手机铃再响
下去搞不好要吵醒他了,就赶紧走出厨房回到饭桌前拿起手机,一看号码是朱明
的,不由心里一紧,坐在椅子上,赶紧按了通话键。
  电话那头朱明问我在哪里,我在接之前就编好了理由,说在外面看电影。朱
明嗯了一声,说之前你舅妈和于妈妈电话微信都联系不上你,有点担心,如果是
这样,你先给他们回个微信,电影看完了早点回去。我答应了。
  这时周妤俏皮地一下跨坐在我身上,我赶紧捂着话筒冲她使眼色,她佯作不
知,还故意解开了睡衣的扣子,我只好扭过头去,听朱明电话里说什么。
  他停顿了下,你明早和我一起吃个早饭吧,老地方。我连声说好,电话挂了。
  虽然朱明的口气一直是不紧不慢,气定神闲的,但我知道那是他的风格。他
这样打电话来给我肯定有缘由,我顾不上推开坐在我腿上的周妤,赶紧翻看手机,
果然有好几个舅妈和于妈妈的电话,微信里也是一大堆未读消息。
  周妤把我的手机拿开,一把抱住了我,语气甜腻地说,你编什么瞎话呢,电
影还没开始呢。我的脸被她雪白的胸脯覆盖,带着她体香和温度的雪白的乳房贴
在了我的脸上。我有点心神不宁,说人家在催我回家了,我真得走了。
  周妤很坚决地又抱紧了我,嘴里说,我好容易逮到你,不能就这么让你走了。
  我说哎呀真的要不好意思了。周妤摸着我的脸说,不行,你必须得满足了我
再走。
  我看她说得这么赤裸裸,索性也摊开来说,你老公不是在那里么?周妤脸上
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说他如果行,我会这么死皮赖脸,倒贴也要盯着你么?既
然你要走,那就快一点,速战速决。
  我迟疑了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周妤看我态度有松动,莞尔一笑,飞快地
把我的运动裤拉到膝盖,我的鸡巴终于脱离了桎梏和束缚,像一把剑昂然挺立在
胯间。周妤解开自己的睡裙,和身搂了上来,我能感觉她柔软光滑的大腿和屁股
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的鸡巴和她的下身,隔着她的小内裤已经紧紧地贴在一起了。
  她喘息着在我耳边说,我的小内内前面有开口,你要穿着弄也可以,脱了也
可以,不过你要帮我脱。
  我一边不由自主地抚摸她那袖珍小内裤完全挡不住的柔嫩的肥臀,一边说不
要在这里吧,你老公还在那里呢。周妤轻轻笑了一声,说你要不理他,他明早都
醒不来。你不是要快吗?赶紧的。
  我觉得还是不要得罪一个情欲高涨的女人,得不到满足的女人会变得很可怕。
  我咬咬牙,把她的内裤褪到底,露出她赤裸而鲜嫩的下身,周妤下身的阴毛
有点茂密,但软软的摸上去很舒服。周妤很满意地欠起一点身体,一手扶着我的
鸡巴,一手分开她自己嫣红粉嫩的阴唇,缓缓地坐了上去。我的大鸡巴缓缓地沿
着她柔嫩温润的阴道徐徐向里推进,周妤仰起头,快乐地呻吟着。
  周妤调整了一下身体姿势,才把我的整根鸡巴全部吞进了自己的花径。她的
阴道已经充分湿润了,整个过程很顺利。周妤低头看着我和她交合的位置,把身
体抬起又坐下,看到我的鸡巴在她的湿淋淋的花瓣间进进出出,她眼神迷离地看
着我,抱着我的脸亲吻了一会儿,陶醉地呻吟着说,你知道吗?我最喜欢这个姿
势了,每次自己动的时候觉得里面的舒爽感觉会弥漫到全身去。
  我想挺好,既然这个姿势最兴奋最刺激,那就快点开工快点结束。我一口叼
住她一个乳头,开始用力吸吮她粉嫩的乳头,用舌尖拨弄着。周妤看我突然主动
起来,满脸都是幸福,她握着我的肩膀做着力点,开始用力耸动自己的柳腰,套
弄起我的肉棒来。
  周妤的动作越来越快,我的嘴都跟不上她乳房的跳动了,索性松开她乳房,
看她的乳房像一对白鸽般在身体动作中上下翻飞,我爱怜地看着这个饥渴的女人
像享受美味一般沉浸在巨大的刺激和快感中,感受到她阴道里嫩肉的夹紧和颤动,
看着她的胸脯慢慢变潮红。
  虽然这个姿势让周妤爽得浑身颤抖,但她的体力还是不可避免地在耗尽,在
一阵紧似一阵地直奔高潮去的路上,抽插频率的降低让她难受不已,她摇动着臀
部研磨着我的下身,眼神里都是央求。我会心地端起她的肉臀,然后自己快速挺
动着下身,加快了冲刺的速度。周妤被这猛烈的冲刺所带来的刺激直接翻上了浪
尖,她的浑身不由自主地抽搐抖动着,脸上表情变得木然而忍耐,我抱紧她的腰
和臀,狠狠地给了她最后几击,周妤的阴道猛地夹紧,下身却无法控制地颤抖着,
阴道深处一股一股的淫水涌动着直奔出口,不敢发出声音,周妤咬紧牙关,只是
嗯嗯地如哭泣般地呻吟着。身体一下瘫软下来,全部压在我身上。
  周妤失神地倚在我肩上,在耳边喃喃地说,好弟弟,我实在是太爽了,你刚
才最狠那几下,都顶到我的子宫口了,我刚才都在想,连我这不争气的花心,都
爱上你这根大棒棒来捅她了。
  周妤向上动了动身体,原先塞满的阴道空了点出来,一股清冽的爱液从缝隙
里流出来,滴滴答答地浇在我的阴毛和阴囊上,周妤自己低头看了,忍不住扑哧
笑了一声。她站起身,坐在桌子上,张开两条白生生的大腿,露出毛茸茸的嫩屄,
目光如水地看着我,说快点,再来呀。
  我挺着被她爱液浇得湿淋淋的鸡巴,直接捅进了她柔嫩的阴道,周妤马上把
两条腿盘上我的腰身,这张桌子的高度相对我的身高略低,我只好弯下一点腰,
让角度倾斜一些,我搂紧她上身,又是一阵由浅及深的冲刺,刚从高潮中消退的
周妤很快就在我的冲刺下又泄了身,由于没有着力点,她全身都像八爪鱼一样地
紧紧地盘住我,一边幸福地颤栗,一边欲仙欲死地如哭泣般地呻吟着。
  最后我是用后入式结束今天的战斗的,我让她跪在椅子上,扶着椅子背,从
后面长驱直入,周妤的肥臀如婴儿般柔嫩,不仅揉捏起来特别舒服,而且每次冲
撞上去都像波浪一样颤动着,观感极佳。后入式对我而言最方便用力,也许也是
我太久没有做爱了,也许是周妤的肉体和阴道太舒服了,我在大力抽插了几百下,
把她送上了两三次绵绵不断的高潮后,也忍不住一泄如注,把积攒了快一个月的
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花心深处,感觉都灌满了她的子宫。
  周妤手忙脚乱找不到纸巾,抓起自己的内裤捂住自己的阴道口。她赤身裸体
侧坐在我的腿上,一直紧紧捂着自己的下身。我从地上捡起她的睡衣,帮她披好。
  周妤拿起她的内裤,上面被溜出来的乳白色精液和粘稠的爱液浸透了。她非
常陶醉地看着她的内裤,嘴里却说,你这坏人,射了这么多,流出来都这么多了,
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我正要拉起我的裤子走人,周妤却一下俯下身,把我半软的阴茎吞进了嘴里,
细细地用舌头都舔了一遍,吐出来微笑着说,你看我好吧,都帮你清理干净。
  我穿好衣服,看见李二还一动不动躺在沙发上,发出细微的鼾声。周妤推着
我往外走,说赶紧回吧。
  走过长长的门廊,在门口的衣帽间,周妤轻轻搂着我的腰说,小一你真好。
  我没接茬,低头穿我的鞋。周妤俯在我耳边说,你喜欢艹我的逼吗?我楞了
下,心想怎么这么直接。周妤又说,我好喜欢你来操我。我穿好鞋起身,和她拥
抱了一下,她头埋在我怀里说,我知道我没福气做你命里的那个人,但你只要需
要我,我都会在。
  我听她说得有些伤感,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说,你自己把日子过好,就
是我最大的愿望了。周妤抬眼看着我,眼神里没有了情欲,只有感伤,她说能不
能过好,都是命里的了,能有一段开心就是一段了。
  我打车回到舅妈家,家里留着灯,李妈还在等着。她看到我,露出勉强的笑
容,说小一啊,也真是祸不单行,你舅妈把脚扭了,疼了好久,才吃了安眠药睡
下呢。
  我大吃一惊,说怎么不去医院呢,李妈摇摇头说,家里没个人,你于妈妈感
冒了,不敢吃药怕影响孩子,硬扛着,虚弱得很,我又得忙家务,又得看菁菁走
不开。你明天早上,务必抽时间带你舅妈去下医院,看是要拍片子还是推拿什么
的,我不太懂。我连连点头,但又想起了朱明的早餐之约,迟疑了下说,我明早
约了人早饭,等我回来了带她过去。
  李妈点点头,说幸亏老于侄子来了,这几天医院里能顶几天,不然真的乱套
了,你也早点睡,天气冷,又忙乱,别都给熬病了。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心急火燎,直奔约好的早餐店而去。七点半的时候,
朱明准时出现了。
  我忐忑不安地坐在朱明的对面,朱明似乎并不关心我昨晚的去向,没有提起。
  我其实非常想问他是怎么把我静音的手机给打响的,但还是忍住了。
  朱明慢条斯理地对我说,上次培训的评估我看了下,成绩很好,看来你的确
很有天赋,我没有看错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心里十分难受,一是昨晚撒谎的事,一是舅妈事
的歉疚,一是把持不住自己和周妤发生了关系。我沉默了一下,说朱叔叔,我觉
得我可能不适合做这个工作。
  朱明仍然一如既往地淡定,表情动作都没有一丝的迟滞,他非常自然地问了
一句,为什么?
  我不知该从何说起,想了半天,说我觉得我的性格、自制力,还有,还有一
些社会关系的处理上,都很幼稚和糟糕。就算是从一个普通人标准看,都是不靠
谱的。
  朱明眼睛看着我说,你说的社会关系是什么,是朋友社交和男女关系是吗?
  我点点头说是。
  朱明笑了,他平静地看着我说,你知道吗?你表现得非常优秀。
  我非常惊讶地看着他,朱明继续说,你记得我之前和你谈过的吗?你越表现
得本色,表现得像个软弱的普通人,七情六欲,喜怒哀乐,就越好。我再重复一
遍,你如果走到哪儿别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你是施瓦辛格或者007,那么这份
工作反而不适合你。
  对他的说法我必须接受,但我内心并不信服。我想了想,主动摊牌说,我可
以了解我的真正的身份和任务吗?
  朱明看了看表,说我先说完你接下来的安排,然后再解释给你听。10分钟
后,会有一辆出租车来送你去机场,国航班机,飞Y市的,你接下来两个月必须
接受封闭的军事训练,这是第一轮培训的最后一个环节了,这个环节决定你会不
会被淘汰,希望你认真对待。你放心,出租车是正常出租车,是我电话预约的,
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说完朱明又要了一杯咖啡,我抢先说,我今天上午本来要送我舅妈去医院,
她昨晚受伤了,如果我不去没人陪她去。朱明点点头说我知道,我会安排,你不
要担心。
  朱明的咖啡上来了,他看着咖啡发了片刻的呆,像是在想问题。
  「本来是要在军训结束后代表组织和你正式谈话的。但现在你有情绪,为了
让你能有好的状态面对军训,我就现在解释给你听你的身份和任务」朱明抬起头,
平静地看着我。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