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命书2-1】秦芸变了



              (1)秦芸变了
  林慕飞带着一身伤逃出厂门,一边咬牙忍着痛,一边努力向前进。自己一条
腿断了,不敢实实落地,只好以另一条腿为主,一瘸一拐地赶路。再加上身体多
处是伤,痛到牙齿都打颤,现在的样子要多难看有难看。哪里还有平日的潇洒风
度?
  自己就像一只孤狼,奔向未知的命运。又如丧家之犬,不知明天在哪里?
  这个形象,要在白天非吓死人不可。但在夜晚,无边夜色成为保护衣,加上
正是半夜,林慕飞净靠路边走,幸好无人撞见。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能见人。
  林慕飞慌不择路,只顾逃跑,没想到要明确逃向哪里。当想到这个问题时,
一抬头,眼前是熟悉的小区,赫然是师父郑历的家!
  在小区门口,林慕飞陷入犹豫的泥沼。
  ……要不要进去?进去会不会有危险?
  ……出了这件人命大案,警察正在抓我,他们想到我最可能去的地方就是这
里了。我得跑,远离这个危险之地。
  这样的念头充斥脑中,可转念一想,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自
己的伤得处理一下,衣服也得换换,还有得拿钱,没有钱,逃亡寸步难行!
  林慕飞不再犹豫,向单元门走去。每一步都带着痛苦,每一步都伴着艰难。
  尤其是上楼,每一个台阶都像闯关。一条腿的作用哪有两条腿好?
  来到师父家门口,声控灯亮了,将房门、楼梯、墙壁照亮。林慕飞向周围瞧
瞧,确定无人后,才用钥匙开门,一拉门,刚要迈步,藉着门道灯光,看到门里
地上一双女士凉鞋,脑袋嗡地一声。
  ……哦,难道竹影回家来了?她不是今晚不回来吗?这要是和她照面可怎么
面对她呀?尽管她是喜欢我的,可我刚刚害死了她爸,她一定恨死我了。
  又一想,不进去的话,能往哪里藏身呢?不找地方处理伤口,明天怎么逃跑?
只能先进自己房间躲起,等竹影明天走了,再逃就行。
  林慕飞小心地关门,一手提着自己一只鞋,蹑手蹑脚地往里走,见张竹影的
房间黑着,才慢慢溜进自己房间,坐下稍稍喘几口气,心跳得好厉害。
  能在师父家里,有自己的房间,这代表师徒之间的亲密情谊,可现在师父却
死在自己手里,林慕飞只要回想到当时光景,心头就是阵阵隐痛。
  过了没几分钟,林慕飞听到吱呀一声门响,吓了一跳,又听到卫生间开灯声,
似乎张竹影想要方便。听见一阵欢快的流水声,看来竹影正在小便。
  水声一停,又听到轰隆的冲水声。
  之后,张竹影走出来,打开客厅灯。林慕飞不知她要干什么。悄悄出去一瞧,
她赫然正在更衣。
  房门旁边有面镜子,张竹影对镜自照。她穿了一条宽松的睡衣,白底碎花的,
正对着镜子一会儿歪头,一会儿掐腰,一会板脸,一会儿微笑的。那张妩媚动人
的脸,尽显著少女风情,楚楚动人。
  接着,她双手齐动,把睡衣脱掉,身着内衣的她,登时化身性感女神。
  她身着嫩绿色的胸罩、短裤。胸罩的两侧边缘,是瓣似的一个圆弧连一个圆
弧,很新颖。罩杯之间还露出小部分乳肉,白花花的,形成一道浅沟,藏着浓浓
的春色。
  张竹影双手托胸的下部,向中间推推,使乳肉更集中,沟沟更深些,脸上流
露好色的表情,以使自己更像熟女,更有魅力,自言自语道:「你喜欢大奶子的
女人,秦芸肯定比我的大。我得想个办法让自己的胸更大些,怎么也得像保龄球,
让你一手都抓不住。」
  这么一想,张竹影芳心狂跳,脸上发烧般的热。双手摸摸脸,感觉好羞涩。
  胸罩的带子横竖相连,在玉背上形成诱惑的线条。下边的裤衩带着波浪般的
图案,乍看像是龙的鳞片似的,细一看又像是纹身。
  裤衩不大,把小屁股包得紧紧的,料子不厚,几乎可以看到屁股的白色。那
是很悦目的两股肉。尤其是大腿与屁股相接处的肉,露出一部分,鼓鼓的,白得
像豆腐,令人真想抓上两把。下边的两条大长腿象玉柱一般笔直而圆润,完美无
瑕。
  这具肉体的主人不老实,继续在镜子前摆造型,一会儿扭腰,一会儿摆臀,
一会儿曲腿,令林慕飞心干舌燥的。
  张竹影双手放在自己的胸上,轻揉着肉球,轻声道:「放着这么好的姑娘不
要。你真是没艳福啊,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休了她娶我的。因为我才是最
爱你的人。」
  这话进林慕飞的耳朵,心里一阵酸痛,几乎落泪。
  张竹影在镜子前得瑟得正欢,手机声在房间里响起来。张竹影骂了声讨厌,
开始穿睡衣。林慕飞连忙逃到一边,心道:「不是犯事了吧?」
  张竹影进了房间,林慕飞又跟过去,在门外偷听。
  「什么?我爸爸他死了?这怎么可能?」张竹影失声叫道。声音好大,在半
夜里,令人惊恐。
  「不会的,他不会害我爸的。不会的……我不相信……他怎么可能杀爸爸?
不可能,他不会的啊!」
  如癫似狂,凄厉的哀声,像刀子刺在林慕飞的心上,一下下痛彻心肺。
  林慕飞从门缝瞧,正看到灯光下的张竹影,神情扭曲而狰狞,怒睁眼,咬着
牙,声音凄厉,令人不寒而栗。
  「好的。我马上就去。」
  林慕飞赶紧蹿进自己房间。过不一会儿,张竹影仓皇出门。
  林慕飞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觉得自己再也不敢见张竹影了。
  过了好久,稍稍平静些,林慕飞拉好窗帘,打开灯,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和
断腿。
  爸爸是医生,自己又常以打架以乐趣,对于疗伤早就是个内行。接好腿骨,
伤口涂药,洗了脸,收拾半天,恢复成一个正常人模样,但身上的刀伤仍痛得厉
害,尤其是腿上的血窟窿,更是痛入骨髓。
  幸好,长年练武的身体底子够厚,过往丰富的打架受伤经验,自己在忍痛上
面很有心得,不至于太拖累动作,否则连逃都别想逃了。
  经过处理,这样的形象出去,不会再惊世骇俗。林慕飞穿条裤衩,露出赤条
条的肉体,肉体不太好看,尽是抹完药的伤口,幸好每一刀都不是太深,还不致
命。
  林慕飞暗道:孙二虎,你个畜生,够狠的。等我林慕飞再次见到你,我会让
你付出十倍的代价。
  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烟气如雾,把林慕飞笼罩着。他的脸色阴沉,又充满愁
苦、悲痛,内心更是糟糕。
  这一夜简直像个恶梦,本来前途远大的自己,转眼成为杀人凶手。要说出事
前,过的是天堂日子,那么现在,自己已经掉进地狱中。本来要出国留学,踏上
前程似锦之路,如今却突然变成逃犯。这也他妈的太戏剧性了。
  ……师父郑历死了,是我害死的,我罪大恶极。我该如何面对亲人们?一夜
之间,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能逃向哪里?哪里能给我
提供安全的日子?像人一样的过日子?
  林慕飞猛吸着烟,被呛得直咳嗽。
  ……为今之计,只有找秦芸帮忙了。她不是在学校附近有个出租房吗?她一
个人住,我可以到那里避难。好在我们是未婚夫妻,她不会出卖我。这个时候,
她应该在睡觉的。不如,我休息一下,明晚再去。
  回头一想,明晚行吗?那么久的时间里,警察会不会找门来?要是他们突然
冲进来,用枪指着我,我再厉害也不敢跟枪斗啊?再说,竹影一会儿要折回来,
那可咋办?
  越想越不安,林慕飞决定离开。打定主意,却从来没想到紧张也是刑具,每
分每秒都是痛苦。每次楼道里传来脚步声,他都心惊肉跳的,仿佛那是警察的声
音,或者张竹影的声音,杯弓蛇影的感觉,搞到人快要崩溃。
  揣上一把钱,林慕飞戴上口罩,临走时,想了想,将手机关机。听说这个东
西开机时,会暴露自己所在的位置。作为一个逃犯,得处处小心。
  在夜色的掩护下走出小区。林慕飞走到人少处,等了半天,才找到出租车,
说了秦芸的住处,然后就一声不吭。
  ……秦芸,这次全靠你了。幸好还有你啊。感谢最后还有个你。
  一路无话,但出租车司机的眼神,让林慕飞这一路上惴惴不安,不知有多少
次,他都觉得自己肯定被认出来,暴露了……幸好,司机最后也没说什么,就这
么把他载到目的地。
  在秦芸住处的附近下车,林慕飞跛着脚走向那个小区。原来她是在学校宿舍
住的,由于与两个室友不合,在自己的鼓励和支持下搬出来住。
  拖着伤疲之身,林慕飞越走越吃力,险些要昏去,好不容易快走近秦芸的单
元门时,一辆奔驰轿车从身边滑过,稳稳停在门口,车身似乎还上下颤颤。本来
在走动的林慕飞猛地停下,因为他藉着小区的路灯光芒,在车里看到了秦芸。
  秦芸从车上下来,背着精致的女士包,身着白色半袖短裤,露着白生生的手
臂和大腿,俏脸红扑扑的,带着喜悦的笑容,青春迷人。
  她向车上人挥挥手,笑容很热情。林慕飞的心猛然一跳,心道,什么情况?
  难道这里面有文章吗?车里边坐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要是女的,可以放心。要是男的……秦芸她会不会……
  刹那间,林慕飞心头一阵抽紧,想起了那张验孕单……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