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姐姐的救赎】第十章(91-100)戏游



  91。
  「哥哥,这东西,确定会好吃吗?」小雨瞟了一眼烤盘里的「怪物」,说出
了心中的疑问。
  「不确定。好久都没做了。」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
  小巫女吵着饿了,要吃东西,还要求是哥哥亲手做的东西。可是家里的冰箱
只有一些熟成肉制品,连米都没有了。好不容易找出来一个带着几丝绿芽的大土
豆,把发芽的部分切掉,应该能勉强做一个菜。
  将土豆切出一条条缝隙,在其中塞上培根。然后就只需要在烤箱里滚滚,然
后刷上蒜蓉辣酱,就可以吃了。
  但是久疏厨房,土豆切得不是很均匀。所以塞满培根后,成品变成了个怪物。
  不敢再多看,赶紧放进了预热后的烤箱,眼不见心不烦。
  「没关系,丑是丑了点,但是味道应该不会差。」小雨安慰我道,「就跟哥
哥一样。」
  「那是。」我得意洋洋的说。话出口才发现不对劲,小巫女这是要造反啊。
  刚刚的男女战争中,我和小巫女勉强打成了平手。我出来了三发,而小雨丢
了五次。虽然看起来我占据优势,但事实上我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但小巫女却
像个没事人一样,除了花瓣有一点儿红肿,小腹处的樱花状胎记还没有消褪之外。
  一番大闹后,我们达成了和平友好的协定:如果成品味道不错,小巫女就为
我解锁果体围裙的福利。
  「那如果味道不好,怎么办?」我不识时务的问道。
  「哼哼,那也简单。」小巫女冷笑道,「哥哥也得用自制高蛋白饮料把小巫
女喂饱才行。」她不怀好意的看着我的下身,用舌尖润了润嘴唇,然后贝齿轻轻
咬住下唇,发出诱人的口水声。
  如果是两个小时前的我,估计就直接将小巫女按在灶台上正法了。但此时的
我,不仅没有产生膨胀的感觉,反而…俗称缩卵。
  「哇,好好次!」
  出锅后的风琴土豆成功的引起了小雨的食欲。她用筷子夹起一小片,吹了吹
气,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嘴里。她睫毛忽闪的大眼睛忽的亮了起来。
  「是吧,好吃你就多吃点。」我呵呵笑道。虽然很久没做饭,但手艺似乎还
在。只是刀工略有退步。
  「真是为难呢。」小巫女忽然叹气道。
  「怎么?」
  「哥哥家的围裙是真的丑,给哥哥解锁福利的时候会很煞风景呢。」小巫女
说。
  「哪儿丑了。这可是爆款。」我指着围裙上海底捞火锅的LOGO,说,
「半年前从海底捞顺回来的,比外面卖的围裙质量好多了。」
  「可是上面会有油污啊。哥哥舍得让小巫女的身上变得污七八糟的吗?」小
雨眼巴巴的看着我,可爱的小嘴嘟起,像个受了委屈正在撒娇的孩子。
  「那可太刺激了!」我激动得声调都变了样。想到小巫女身上多出一道道黑
色的油污,我原本打了退堂鼓的下身竟然有了抬头的趋势。
  「baka!hentai!」小巫女赌气般的将风琴土豆一片一片飞快的
塞入嘴巴,一边咀嚼一边含糊到,「一点…都不给…笨蛋哥哥留!」
  2。
  「哥哥,外卖叫了吗?」小巫女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她还算是良心未泯,在
吃了独食的情况下,还是主动包揽了清理的重任。
  叫了个甜品外卖,打算慰藉一下自己的肚子,以及讨好一下今天被我三次中
出的小巫女。
  「哥哥,帮忙倒一下垃圾吧。」
  「好嘞。」我起身,正想去小巫女的手上接垃圾袋,却一下被眼前的景象镇
住了。
  小巫女竟然脱光了刚刚穿上的衬衣与内裤,穿上了家里唯一一条海底捞爆款
围裙。
  围裙上窄下宽,坚挺的双乳将围裙上半部高高顶起,一丝嫩红的乳晕调皮的
从围裙边缘逃出,但乳头却害羞的躲在了围裙后面不肯露面。
  见到我呆滞的猪哥像,小巫女大方的转了个圈,将完美的身体尽数展现在我
面前。
  「好的,现在小巫女要做家务了,笨蛋哥哥如果什么时候忍不住,碰到了小
巫女的身体,就算游戏结束。」小雨拿出手机,向我展示了一下屏幕上的计时器,
「只要哥哥能坚持超过一个小时,就让哥哥自己选择下一个解锁的体位或者玩法
哦。但如果哥哥坚持不到,那小巫女可是会打滚的哦。」
  下身像吹气球一般的顶起。因为之前的运动,下身的皮肤已经有些发红,与
内裤的摩擦引起了些许疼痛。但在欲望面前,这都不算什么。看着裸体围裙状态
下的小巫女弯下腰认真的清理着餐桌时,高高翘起的小屁股,我恨不得马上冲刺
过去来一式恶狗扑食。
  但此刻的我,头脑异常清晰。这才过去了20秒,我很有可能刚刚进入,还
没抽插几下,就被小巫女一个翻身赶出身体,然后整晚望花兴叹。毕竟有句老话
说,神仙难日打滚的……
  或许是我天赋异禀?每次激情勃发时,脑袋里的想法纷至沓来,思维比平时
快上许多,就像CPU超频了一般。
  小巫女似乎预料到了我的节节败退,她哼起了无名小调,不着寸缕的翘臀竟
然开始左右扭动,连同着身后露出的花瓣,也开始交错、摩擦着。花穴入口处渐
渐出现了白色的液体,不知是小巫女的爱液摩擦后的产物,还是最后一次在浴室
里射入她深处的粘液开始向外流动了。
  小巫女娇俏可爱的嗓音,搭配这淫霏的场景,让我已经处在了失控的边缘。
  但此刻的我,却天神下凡版的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南无喝呐怛那哆呐夜耶
             南无阿俐耶婆卢羯帝
  烁钵呐耶菩提萨陀婆耶」
  充满禅意的BGM从我的手机里响起,瞬间让小巫女的肉体攻势土崩瓦解。
  小巫女丢下抹布双手捂住肚子,蹲在地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哈,哥哥你好棒棒!居然连大悲咒都使出来了,小巫女我输的不冤哈
哈哈。」
  我一脸尴尬,不知该如何作答。这一战实在是胜之不武。
  忽然,小巫女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原来,在捧腹大笑过程中,小巫女体内的白浊液体慢慢流出,甚至有小部分
顺着她的翘臀,流到了地上。
  「还好带了姨妈巾,臭哥哥。」小雨换好内裤,里面贴上姨妈巾,好歹暂时
解决了问题。
  「还有,居然把我的胖次借给别人穿。要不是看见小学妹可怜,小巫女真的
会气到炸毛了。」小雨怨念道。
  重新穿上围裙,这次里面多了一条内裤,虽然诱惑依然在,但我勉强能挺住,
而不必再借助大悲咒的力量。
  小雨继续帮我整理家务。将我洒落的零食、衣服和臭袜子分门别类放好,然
后开始拖地。
  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拖地了。因为实在是太费时费力。拖地时需要全程弯
腰,这对我辈肥宅,实在是不能承受之重。
  但是小雨,虽然刚下飞机,虽然与我进行了数小时激烈的爱爱,但还能元气
满满的拖地,不禁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忽然,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一声急促的:「您好,请开下门,您的外卖!」
  而正好拖地到门口的小巫女,习惯性的放下拖把,似乎想要向前去开门。
  3。
  我像被针扎了屁股一般从沙发上弹起,向门口的小雨冲去。
  但小雨距离门口距离太短,我刚冲到她身后,她的手已经接触到了门把手,
作势要把门打开。
  那瞬间,我也管不了与小巫女的赌约了。如果让陌生的外卖骑手看到只属于
我的小巫女的身体,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保持理智。
  下一刻,我把小巫女扑到了门上,打断了她开门的动作。
  「哎呦!」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小巫女痛呼出声。不过好在我的手先接触到门,
小雨的额头只是磕在我的手上。
  疼得我龇牙咧嘴。
  「您好?麻烦开一下门。」不知情的外卖骑手又敲响了门。
  「去里面,躲起来。」我小声呵斥道。小巫女被我的气场震慑住,乖乖的躲
进了厨房。
  「臭哥哥,你输了。」小巫女皱着眉头揉着自己的膝盖,说。不知道是因为
被我粗暴的怼在了门上,还是被我冷眼呵斥,小巫女似乎有一丝不悦。
  「嗯,愿赌服输。」我说,「可是小雨,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
  很久没有用这个称呼,小雨似乎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她便反口辩驳到:「人
家那是故意引哥哥上钩的嘛。再说,就算开了门被外卖小哥看一眼又能怎么样,
我穿着围裙呢,而且哥哥也在…」说到后面,小雨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没底
气。
  「这围裙也能算衣服吗?」我的声音提高了8个度。小雨似乎被我吓了一跳,
随后变成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
  我心软了,尽量用柔和的声音道:「小巫女,是哥哥不好,太冲动了,好在
你没有受伤。不过,我真的不想你遇到任何危险。」
  小雨的脸上多云转晴,她向前抱住了我,温柔道:「知道哥哥对小巫女最好
了。」
  正当我享受这温馨的一刻时,小巫女一把抓住了我的下身,说:「咦,臭哥
哥,你看这是什么?」
  「哥哥,你硬了诶~ 」
  「哥哥,是不是想到小巫女被外卖小哥看光的场景,就这样了啊?」
  我像是被扎破的气球一样,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与小雨对视。
  「是的。我错了。想到小巫女要被其他人看到身体,我就失去理智。如果真
的发生了,我可能会发疯的。至于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哥哥,来做个实验吧。」
  小巫女拉着我,走向了平日晒衣服的主阳台。下午的太阳当西,正好照在小
巫女只穿着围裙的身体上,明媚得刺眼。
  小雨看着我,妩媚一笑,双手将胸前的围裙一拢,那对玉兔便跳将出来。在
阳光的照射下,粉红的乳头晶莹剔透,白皙的双乳上,甚至能看见一条条淡青色
的脉络。
  小区内对面楼距离这边只有不到100米,如果他们有人站在东侧阳台上,
一定能看到这边的美丽风景。
  热血上涌,下身不受控制的继续增大,上挺。竟有一种顶出内裤的气势。
  小雨像奸计得逞的小狐狸,笑着说:「实验结果,哥哥果然是大henta
i呢。」
  她像恶少调戏小媳妇一般,伸出食指,勾下了我的内裤,任它下落到我的脚
下。下身一轻,接着像出笼猛虎一般,昂首指天。
  风情万种的瞟了我一眼,小巫女就这样伏身趴在了阳台的落地玻璃上。那对
雪白玉乳,被压平在玻璃上,该是一副多么诱人的景象。而高高翘起的娇臀,在
向我宣告着她的游戏内容。
  她让我在这里…上她!
  我尚存的理智使我小心的扫描着对面的楼层。只要发现一丝被直接看到的风
险,我一定会打断这个禁忌的游戏。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拖着小雨离开呢?或许,我的内心深处确实存在变态的成
分。
  但夏日的午后,又有几个人会走到阳台观光呢?对面楼中的上下几层楼都没
有出现任何有人的迹象。
  最后一丝理智随之溃败,我一把扯下了小巫女的内裤,提枪瞄准,将小巫女
牢牢地压倒在落地玻璃上!
  4。
  「哥哥,刚刚怎么那么快?」小巫女一丝不挂趴在我的胸口,左手还在我的
肚脐上画着圈圈。
  「小巫女,可是你也一起到了啊。」我闭着眼睛,懒洋洋道。此刻的我连手
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哥哥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的hentai本质吗?」小巫女轻哼了一声,道。
  那当然,打死都不能承认。
  不过,小巫女刚刚,好像也比平时更紧。特别是高潮即将到来的时候,蜜道
内的媚肉骤然缩紧,全方位的挤压和蠕动使我很快丢盔弃甲。
  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向下探去。顺着小雨光滑的股沟,摸到了柔嫩的花唇,
使小雨全身微微一震,嘴里也发出了「嘶」的吸气声。
  大约是一天欢爱的后遗症吧。我的手避开花唇,按在了那粒已经几乎躲起来
的小豆豆上。
  「小巫女,刚刚在浴室,你是不是又…到了?」我轻声问。
  小巫女无力点点头,说:「哥哥如果继续这样的话,用不了多久,小巫女又
会去一次的。」
  「会舒服么?」
  「一般吧。去的次数多了,也就那么回事。只要和哥哥在一起,哪怕什么都
不做,都很快乐。」小巫女呢喃道。
  我抽回了作怪的手,合双手的力量将小巫女的身体抱起,压在我的身上。
  「好舒服~ 」小巫女闭着眼睛在我的胸口轻轻一吻,然后趴在我身上一动不
动的休息。
  她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节奏一致,似乎是睡着了。
  小巫女刚刚又去了两次,而且这两次的时间间隔非常短。莫非是,她高潮的
次数越多,下次高潮就会越容易?
  不禁让我臆想,如果次数足够多,会不会让她进入无止境的巅峰状态?
  「要不是没力气了,真想再翻身干个爽啊。」我在心里说。
  还是算了,我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在心中掐灭了。我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能
力,健身继续下去,应该也很难达到。在这方面,我从天赋到实践,都算不上优
秀。
  不过,在阳台的落地窗前爱她,确实好刺激啊。就像是那次的试衣间Pla
y一样。不过,内心诚实的告诉我,今天的落地窗Play比之前的试衣间,刺
激程度更上层楼。
  如果当时有人出现在对面阳台怎么办?我是否还有理智,能带身下的小雨马
上离开,防止事态失控?
  我没有信心。那个状态下的我,似乎已经不是我了。我很有可能会将小巫女
继续压倒在落地玻璃上大肆征伐,而不顾对面楼的目光,甚至使照相机镜头。
  还好,没有造成这样的后果。
  我长舒口气,勉强拉过旁边的空调被,盖在我们两人身上。然后抱住身上的
小巫女,逐渐进入了梦乡。
  「哥哥,我要走了。姐姐在楼下等我。」半醒间,听到了小巫女告别的声音。
  「啊,好的,注意安全。」我迷迷糊糊道。四次全力喷射,带走了我的全身
精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睡眠,此刻的我,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怀中
少了些什么,忽然觉得有点冷,不过很快,身体便感受到了空调被那柔和的质感。
  直到十几分钟后,我才反应过来。小雨今天也经历了6次高潮,而且还做了
那么久的家务。刚才的她也应该处在疲劳、脆弱的状态。
  我应该送她下楼的。有些懊悔,但是没有办法让时间倒流,我赶紧拿起手机,
询问小雨是否已经安全上车。
  「冯兄,我是林烟,小雨已经上车睡着了,勿念。」
  5。
  「哥哥,你是说,有那么大的游泳池?小巫女最喜欢游泳了,羡慕~ 吃手手
~ 」
  「这样啊,我问问吧,应该可以带你一起过去游泳的。」
  我点开与小梵的聊天,先寒暄了两句,然后问她会所是否允许带家属一起。
  「可以的,这边对女性客人的限制很少,基本如果是会员引荐,都可以进来
健身。」小梵回复到。
  刚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雨,小梵的微信又来了:「哥,你和学姐一起游泳,
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
  我想了想,回复道:「不必,如果不介意的话,正好和学姐认识一下,以后
在学校还有个照应。」
  把小梵提供的信息告诉小雨。过了一会儿,小巫女回复道:「欧耶,终于可
以去大佬云集的高端场所体验一下了!」
  我开玩笑道:「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小巫女在那儿被某位大老板看上了,开
天价包养,怎么办?」
  「哥哥作为介绍人,先抽50% 提成。」小巫女回复道。
  「啊?」
  「然后带着这一半的天价资产一起跑路啊,笨蛋哥哥。」
  「可是,万一对方要求货到付款呢?」我乐了,继续回复到。
  「啊呸,他咋不要求七天无理由退货呢?」
  「哈哈哈哈,讲真,小巫女你有泳衣吗?今天下午去接你?」
  「今天算了吧,下午和芸姐还要采购些东西。晚上正好逛街选个泳衣。明天
哥哥再来接我吧。」
  忽然,我想到了另一件重要的事。
  「小巫女,上周,我们,去了那么多次……你应该不是在安全期吧?」我还
是忍不住询问道。现在还没到要小孩的时候,而且肯定不愿意让小巫女受更大的
伤害和痛苦。
  「笨蛋哥哥,都72小时了诶,才想起来吗,孩子都着床了诶。放心吧,哥
哥上次给的药还有呢。」
  「哥,学姐没有过来吗?」小梵正襟危坐的样子让我有些想笑,与小雨学姐
的见面需要如此隆重吗?好在小巫女不在,不然她估计会没心没肺的大笑出声。
  「她今天有点事,明天再来。」
  「哦,那我们开始吧?今天目标是游泳50m* 6,然后再去做有氧。」小
梵翻开随身的软抄,说。
  虽然一趟只游50米,但我毕竟没有经历过系统的游泳培训,只能使用最原
始的狗刨。一趟下来,比跑步1000m轻松不到哪去。
  做完一整套,我躺在床上,几乎动弹不得。
  经过15分钟的全身按摩,舒服得几乎要睡着了。这时,下身微微一凉,接
着又被一双火热的小手包围。
  最近几天,和小梵的关系非常自然,只是觉得多了个惹人疼的妹妹。
  而被小巫女彻底榨干的我,即使在她的刺激下,也勉强可以控制欲望的随意
释放。
  经过三天的休养生息,肉欲又渐渐积累起来。所以刚刚有些生理反应,被小
梵敏锐的察觉到了。
  正想推脱一番,耳边忽然传来了小梵若有若无的声音:「哥,明天学姐就来
了。」
  那……好吧。我全身放松,闭上眼,再次沉浸在这禁忌的快感中。
  6。
  「学姐好……我是殷雅梵,是舞蹈学院15届的……」
  「不要客气啦,叫小雨姐就好。」小巫女大方的摆了摆手,说,「我和哥哥
一样,叫你小梵吧。」
  「哥……哥哥?」小梵对小雨的称呼似乎有些意外。
  「这是我对他的爱称啦。」小雨说着,拉住小梵的手,说,「走,我们去换
个衣服,先游几圈过过瘾。」
  「可是,哥他……」小梵还是没有忘记健身顾问的本分。
  「没关系啦,他肥膘多,掉进水里也沉不下去的。」小雨毫不客气的说,
「哥哥,不要偷懒哦。我先和小梵妹妹玩会去。走啦走啦~ 」
  小雨居然选择了最保守的连体式泳衣。她的泳姿比小梵更加优美。那标准的
蝶泳动作,将身体的曲线美发挥得淋漓尽致。相比简单易学的蛙泳,蝶泳的观赏
优势非常明显。
  而我,只能用着狗刨的姿势,艰难的滑动着。
  「哥哥,小巫女的泳姿如何?」回去的路上,小雨得意洋洋道。
  「美滴很。」我没好气道。刚刚小巫女经常游上一段就回来,然后在水里挑
逗我,还说什么抓到就她就让我「嘿嘿嘿」。结果快一个小时,毛都没碰到一根,
反而累的像个死狗。
  「小梵的按摩也很舒服呢。」小巫女回味道。结束游泳后,在包间内,小梵
为我和小雨都来了一次全身按摩,结果自己累的够呛,被我们留在包间内休息。
  「是,她是专业的。」我说。
  「哼哼,我不在的时候,哥哥不是还享受过其它服务吗。」
  老脸一红,险些没握稳方向盘。
  「除了用手,她还用过其它……的吗?」
  「没有!」我矢口否认道。
  好在小巫女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她很快就转移话题道:「小梵真的很漂亮哦。
  要不哥哥把她收进后宫吧,这样小巫女也能摸她摸个爽了。」
  「摸你自己啊。你的身材比她还好啊。」我说。
  「但是她有种族天赋啊,岂可修!」小巫女不甘道,「她的皮肤白得像牛奶,
鼻子那么挺,胸还那么大,身上的味道还……那么有特色。这都在哥哥的好球区
内啊。而且,她的乳头,淡琥珀色的诶,很少见的!哥哥肯定没见过对吧!」
  「对了,哥哥,上次的事情发生后,小梵和她那个王八蛋男友没分手吗?」
  我点点头,说:「是的。」这也是我有些不解的地方。难道小梵对那种人还
抱着希望吗?
  「那哥哥可盯紧一点哦,不然小心小妮子被无良男友骗得身心身心俱失。」
  「我觉得,小梵和她男友可能并不是一般的情侣关系。这样的事情一出,什
么爱情都会烟消云散的。他们从一开始,就是那种相依为命的关系。
  「其实吧,这种事,我也只能见到了,才会管。我也没有办法能一直照顾她。」
  我说。
  「说了哥哥是滥好人呢。」小雨说着,探过头来抱着我的侧脸狠狠亲了一口。
  「哎呦!」
  「怎么了?」我放慢车速,转头看了一眼,小巫女正皱着眉头按揉小肚子。
  「被档把硌到肚子了。」小雨委屈道。
  「好吧,我下一辆车一定换奔驰。」
  「嗯嗯,到时候小巫女一定坐在副驾驶……吃臭哥哥下面~ 」
  7。
  「郊游?这种天气出去不怕热吗?」
  「应该不会的,芸姐选的地方是郊区新建成的湿地公园,绿化面积很大,应
该不算热。」小雨说。
  「湿地公园?那里我熟的。高中时去那边玩过,那时还没有湿地公园的说法,
只有一座荒山,一片荒地,一条河。」我说。
  「那哥哥是同意了吗?」小巫女眼巴巴的看着我。
  「好吧。不过最近公司确实有些忙,周六应该是需要加班的。我翘了吧。」
  我下定决心道。
  芸姐所以邀请小雨姐妹、王昆和我一起去郊游。
  我猜可能是芸姐想要缓和一下与王昆僵住的关系。听小雨说,她一直认为王
昆本性不坏,只是没有正确的引导。
  「姐姐说,芸姐和王昆,一个像殉道者,一个是愚民。」小巫女这样总结道。
  不过这次的郊游不去是不行的。姐姐和小雨都决定去了,我不去,不是白白
便宜了王昆弟弟?
  不过这周以来,公司确实很忙。主机厂忽然改变策略,不准备主攻「金九银
十」,而是利用新品上市的噱头,提前出击,打乱友商的部署。所以最近市场部
忙得不可开交。
  不过,为了小巫女……和姐姐还有芸姐,我果断鸽了加班。
  九点,在芸姐学校碰了个头。听说最近王昆都住在学校看家,而芸姐住回之
前的家中。
  「冯哥,早。」王昆主动向我打招呼。不过他的神情似乎有些倦怠,双目也
不像之前那般有神。
  具有丰富经验的我马上识别出,他昨晚肯定打过很多轮飞机。肉欲像毒品,
芸姐这是在帮王昆弟弟戒毒啊。
  不过就今天的情况看来,芸姐对他的希望估计还是要落空。
  湿地公园那边还没有正式竣工,还有一些路面没有铺上沥青水泥。所以我们
的车开过去都不大合适。姐姐借了一辆SubaruOutback,我们五个
人就这一辆车过去。
  大约四十分钟,我们便到达了湿地公园。虽然已近盛夏,但附近的绿化是真
的好,体感温度还比较让人惬意。唯一让我有些难以接受的是,草丛内的蚊虫依
然是那么猖狂。不多时,我便被蚊子咬了三四个大包。涂上姐姐随身带的驱蚊水
之后,才稍微好点。
  最先解决的问题肯定是吃饭啦。这边经过开发后,暂时只开放了几个区域。
  比如,自助烧烤区。在这边可以租用烧烤架,食材可以自带,也可以在这边
购买。
  这是我们的第一站目标,食材都是我早期在农贸市场采购的。
  我提议留下王昆在这边帮我,三位美女先到周围转转。王昆自然不好推脱。
  其实我注意到,王昆偷瞟姐姐的次数有些多了。她们三个应该也发现了,但
都没有点破。
  姐姐的面容与小雨并无二致,但气质的截然不同。陌生与熟悉两种感觉交织,
让小弟弟难以自拔也是有的,不必深究。
  然而我还是不会放过他的。我把洗菜,切素菜,剥玉米等杂活一股脑的扔给
了他。而我,最享受他这种不情愿,却又找不到理由拒绝的样子。
  而我手里的就是今天能否顺利吃饱的关键了。五花肉,牛肉,鸡翅,鱼,牛
胸口油等等材料都需要提前处理。早上和路上已经完成了部分腌制工作,但切片
串串的工作还没开始。
  耐着性子弄了一个小时,终于把准备工作结束了。
  「哥哥,那边的大草坪上有好多人啊!我们等会吃完之后也过去吧!」
  「嗯,好的。」我将酒精均匀的泼洒在机制炭上,再在下面埋了两块固体酒
精,顺利点着了火。
  「冯兄,辛苦了。」姐姐微笑道。
  心中乐开了花,早起至现在积累的疲乏瞬间扫空。
  「小昆,要多向冯哥学习,才能找到小雨姐这么好的女朋友。」芸姐也在旁
边起哄道。
  王昆嘴上附和,嘴角却微微上翘,莫非他还是觉得我配不上小巫女?
  8。
  所幸荒废已久的手艺还在,终于在这顿饭上把几位美女伺候到位了。
  大学时,多次和高中时代的损友农旭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进行烧烤活动。有时
在楼顶天台,有时再街头巷尾,甚至有次在「可口可乐」的厂区里。农旭总是能
找到那些别人无法发现的角落。但自从他警校毕业,开始实习,我就与他联系得
不多了。上次见面,似乎还在一年半以前。
  而大学时就没有关系特别密切的朋友了。虽然偶尔会在网上联系,但关系始
终不远不近。与农旭之间,虽然已经有一年半没见面,但我相信,只要我们随便
一方有需要,另一方都会随叫随到。
  草坪上,许多家庭在这里聚会。他们在地上铺着防水毯,坐在上面打牌、吃
零食。如果困了,就在旁边搭的帐篷里睡一觉。
  今天的云层不算厚,但好在面积够大。恰到好处的阳光洒落在草坪上。真是
个郊游的好日子。
  我们用最快的时间架好帐篷,铺好防水毯。
  「姐姐,帮我内个一下好不好?」小巫女拉着比自己小只一点的姐姐,撒娇
道。
  「就知道你会想要这个。」姐姐瞟了一眼小巫女,说,「芸姐应该带了吧?」
  「带了。」芸姐说这,递过来一个塑料盒子。
  姐姐和小雨穿着同款不同色的「姐妹装」。同样是及膝棉麻连衣短裙,姐姐
穿的是白底蓝花,小雨穿的是蓝底白花。芸姐的穿着很吸睛,上身穿着大一号的
印花白T,在腰部打了个结,露出光滑的小腹和肚脐;下身是蓝色的运动超短裤,
一双铅笔般笔直的美腿大方的袒露在空气中。
  姐姐双手捏住裙摆,在防水布的一角缓缓盘膝坐下。小巫女也在防水布上侧
躺下,小脑袋枕在姐姐的大腿上。
  姐姐打开塑料盒,从里面取出一根细小的棉签棒。她三指捏住棉签,在小雨
的耳廓处小心的搔弄着。小雨发出一声悦耳的呻吟,脸上露出小猫被抚摸一般的
享受的表情。
  芸姐也盘膝坐下,对王昆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自己光洁的大腿。芸姐的腿
属于和小雨一个类型的,可以依稀看到健康的肌肉轮廓,完美的曲线中似乎蕴含
着惊人的弹性。
  王昆有些受宠若惊的愣在原地。芸姐重复了一遍动作,他才激动得满脸通红,
在防水布上侧躺下来,头枕在芸姐的大腿上。与小雨不同的是,王昆脸部朝内,
几乎与芸姐的大腿根部贴在了一起。在这个暧昧的距离,他呼出的热气可以刺激
到芸姐敏感处。
  果然,芸姐马上将他的头部向外挪了一下,当着我们三人,芸姐没有直接表
现出不满,只是脸上表情有一丝尴尬。不过小雨在享受,姐姐在服务,都没有注
意到这一幕。
  芸姐从盒中取出一个小瓶子,倒了一些液体在盒内的小格子里,然后用棉签
棒沾上一点液体伸进了王昆的耳朵内。这应该是酒精。
  然后芸姐拿出小巧的银色掏耳勺,在阳光的帮助下,细心的为王昆进行采耳
服务。而姐姐这边没有使用挖耳勺,只是用棉签棒沾着酒精搔弄着小雨的小耳朵
和外耳道。
  于是,我成为了单独多出来的那个。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哥哥不要急哦,等下两位姐姐随便你选~ 」小雨笑着说。
  幸福来得太突然。真的可以吗?享受烟姐姐或芸姐如此亲密的服务。
  不过我该如何抉择呢?唉呀妈呀,脑瓜疼。
  王昆的幸福或许来得更突然。最近芸姐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保持距离,突如
其来的亲密接触肯定是让他喜出望外的。
  但是,他的双手却尴尬的无处安放。如果我们剩下三人不在,他一定会顺藤
摸瓜摸到芸姐的大腿。但目前这种情况,这种可能性自然是不存在的。他应该明
白,他如果做出这样的事情,或许就再也没有与芸姐修复关系的机会了。
  王昆的双腿渐渐曲起。这个姿势肯定谈不上舒适。但我知道,他也别无选择
——他的下身已经起了生理反应,为了避免尴尬,他只能选择曲起大腿,尽力掩
盖一二。
  芸姐应该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王昆弟弟的耳朵上。不
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芸姐脸上的微笑充满了幸福的味道。或许在阳光下与亲
人进行亲密的小互动,对芸姐来说,已经是令她无比幸福的小奢望。
  9。
  「哥哥,来吧,轮到你了。」
  我……真的可以吗?
  见我没有上前去的意思,小雨上前抓住我的手,向姐姐的方向拉动。于是我
「半推半就」的枕着姐姐的大腿躺下了。
  姐姐的大腿比小雨的更软,或许因为运动量比小雨要小得多。把我几十斤的
胖头枕在姐姐的大腿上,犯罪感在心里油然而生。
  「冯兄,没关系的,放松。」姐姐温柔的声音传来。
  「哥哥,要不要这么羞涩啊,哈哈。」小巫女戏谑道,「要不换我来?」
  那当然不行啊,毕竟与小雨亲密互动的机会常有,而与姐姐的不常有啊。
  姐姐的手指有些凉,她没有马上开始用棉签服务我的耳朵,而是先在我的太
阳穴和耳廓周围轻轻擦拭、按压着。
  在姐姐温柔的动作下,我僵硬的肌肉渐渐放松下来。然后,姐姐的服务进入
正题。耳朵里凉丝丝,痒丝丝的。听觉与触觉的共同作用是我的身体开始一阵阵
舒爽的颤抖。
  这一刻,我在想,ASMR的起源应该就是采耳活动?
  好在,我没有遇到与王昆一般的尴尬情况。因为心中对姐姐一直是五分欣赏,
五分仰慕,却几乎没有形而下的肉欲。而且,姐姐身上恬淡的幽香,让我浮躁的
情绪暂时平复,心中渐渐一片平和。
  然后我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胖头哥哥,回魂啦,姐姐的腿都被你压扁了。」小巫女的声音将我从梦中
惊醒。
  我急忙爬将起来,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芸姐和王昆似
乎离开了,而姐姐依然保持着开始的姿势。
  是为了让我好好休息,姐姐竟然就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姐,对不起……谢谢。」
  「冯兄别客气。」姐姐脸上的恬淡笑容忽然多了一丝俏皮,「不过确实应该
坚持健身呢。」
  「哈哈哈胖头哥哥听到没有?姐姐都嫌你沉了耶。」小巫女幸灾乐祸道,
「总算让姐姐知道我身上的压力有多大了。」
  小雨俏皮话中的暧昧歧义让我心中一惊,但姐姐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尴尬或
反感,只有……
  这是刚刚芸姐为王昆采耳的时候,脸上出现的幸福表情。
  姐姐,也会觉得幸福吗?
  「18,19,快点,哥哥,还差一粒。」
  「魂淡,不要催啊。」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手中那粒雀舌般的瓜子放在
了小巫女的手心,凑足了这一批的20粒。
  小巫女将手中的瓜子分成两份,然后把一份放进自己的小嘴,另一份喂到姐
姐嘴边。姐姐正在专心看书,每当小雨将瓜子送过来,她就配合地张嘴,让小雨
喂她把瓜子一粒粒的吃下。
  真没想到,女神范的姐姐竟然也会有这般电波可爱的一面。
  草坪上人很多,许多情侣或家庭成员在这儿携手散步。谁能想到,数年前的
一片荒原,竟已经成为周末活动的胜地。
  「晨哥……真的是你!」
  10。
  「小宁,好久不见。」
  眼前的少女身似弱柳扶风,眉宇间化不开的那一抹忧伤更让人不由得生出恻
隐之心。不知如此花骨朵般的少女,会经历怎样的苦难,才会让这般哀愁如影随
形。
  但这一刻,她脸上的发自内心的笑容真的很美,如石缝中顽强生长的小白花。
  见到久违的少女方宁,我也很开心。连忙站起身来,向方宁和她身边的妈妈
打招呼。
  「阿姨,好久不见。」我说,「小宁,阿姨,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林雨,
这是她姐姐林烟。小雨,姐,这是我朋友方宁,和她妈妈。」
  听到我介绍小雨的时候,小宁脸上僵硬了一瞬,但马上便恢复了笑容。她主
动向小雨伸出了手,说:「小雨姐好,我是晨哥的朋友,你真漂亮。」
  小宁的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在我和小雨身边更显娇小可爱。小雨也大方的
伸出手,与小宁握在一起,说:「小宁,你才是大美女呢。我刚刚还在奇怪,这
么一个漂亮的美人怎么会认识他。」
  两人一见如故,坐在防水布上开始聊起了家常。
  小雨没有八卦我和小宁的认识过程,而是聊一些女孩子都会关注的时尚、星
座、彩妆问题,这让我心中松了口气。小宁的母亲也坐在一边,一脸欣慰的看着
女儿久违的开心模样。
  「小宁,我总觉得我在哪儿见过你呢。」小巫女说。
  「可能我们有缘吧。」小宁说,「小雨姐,能不能求你件事?」
  「嗯?」
  「我想和晨哥一起走走,就一会,可以吗?」
  「当然,正好想向阿姨请教一下,平时家里都做什么菜,把你养得这么苗条,
皮肤还这么好。」
  和小宁并肩而行,慢慢走出了草坪的范围,来到了茂密的林间。
  「小宁,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我忍不住关切道。
  「晨哥,我很好,真的很好。这都是你给我的,我不知该如何报答你才好。」
  说着,小宁的眼眶红了。
  「别这样啊,小宁。是你的坚强帮了你自己。我只是恰逢其会。」我说,
「要是让小雨看到你这个样子,肯定要打我一顿为你做主了。」
  「小雨姐也和晨哥你一样温柔呢。」小宁破涕为笑道。
  「嘿嘿,遇到她是我的幸运。」我由衷道。
  「晨哥,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干傻事了。虽然没有能力做对你有帮助的事,
但只有好好活着,才对得起你给我的这些。」小宁说。
  我没有反驳她,虽然我觉得她不必如此感激,但让眼前的少女找到一个sh
目标,对她是一件好事。
  「走出来就好呢,小宁。」我说,「有空多来找我和小雨玩吧。」
  「嗯嗯,晨哥,祝你和小雨姐幸福。」
———————————————————————————————————
  成文失败,导致额外的奖励飞走了,金币只剩一半,有没有老哥安慰我一下,
笑。
  拖延症害死人,希望大家以我为戒。
  还有几句话想唠叨一番。
  撰写此文,是为了讲个故事,塑造几个人物。
  所有的情节,例如推或不推,收或不收,甚至绿或不绿都是为剧情和人物服
务。
  剧透一下,小宁应该是本文出现的最后一个与主线剧情相关的女配角,但戏
份不会太足。
  总之,朱军的回复是我最大的动力,如果希望治好我的拖延症,就请回复吧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