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命书】2-6 兽性大发




              (6)兽性大发
  在林慕飞要走的前一天,情况骤然发生变化。这是他事先想不到的。
  那天早上,林慕飞被尿憋醒,发现秦芸不见踪影。撒完尿,各个角落找寻秦
芸,喊几声她的名字,还是不见人。
  林慕飞来到南窗下。这时候,天刚蒙蒙亮,小区很安静,没有人走动。他莫
名其妙地想到那个恶梦,很自然要低头往楼下瞧。
  这一瞧,正看见秦芸在楼下与另一个人说话,与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由于
二楼,看得清楚,对话的人正是秦枫,带着眼镜,面色不善,像在搞什么阴谋诡
计。
  想到恶梦的结尾,林慕飞警觉起来,不时往下瞧,将窗子打开一条缝,侧耳
倾听,听他们在谈些什么。
  秦芸紧张兮兮的,说道:「哥,你真要报警吗?他说明天就走。」
  秦枫一脸的冷气,说道:「事到如今,不报警也不成。要是让他走掉,事情
更糟。他要是知道那些事儿,能放过我?能放过你吗?」
  秦芸一脸沮丧,说道:「可他对咱们家、对我有大恩情啊。咱们这么干,是
不是太没良心了?」
  秦枫咬牙道:「什么良心不良心的?讲良心能当饭吃吗?郑历那老东西包庇
他出国,我看在一场兄弟分上,本来都想让他了,可你知道吗?梦雪居然帮他说
话!梦雪当我面,夸他怎么好,气死我了……再说,我也是身不由己,现在开弓
没有回头箭,做都已经做了,一条路走到底吧。只要他一进去,我就可以出国,
后头什么荣华富贵没有?你呢,可以摆脱他,嫁自己真正想嫁的人,过你想过的
日子了。」哈哈哈,他笑起来。
  秦芸面有难色,却嘘了一声,向楼上瞅瞅,道:「小点声,别让他听到。他
可不是好对付的。要是让他知道这里边的一切,他会杀了咱们。」
  秦枫点头道:「那倒是。那天晚上要不是我暗中叫人灌他酒,把他灌醉,孙
二虎哪能这么容易将他暗算得手?哪能那么容易让他进陷阱啊?他这人够厉害。
所以,除掉这个后患。不然咱们都后患无穷。」
  秦芸颤声道:「哥,我还是有点怕。」
  秦枫压低声音,说道:「怕也没用,就这么办。你回去看住他,别让他跑了。
我到偏一点的地方报警。好了,就这样,别犹豫了。」
  秦芸苦着脸说:「哥,我不想回楼了,」秦枫鼓励道:「有哥在。你别怕。
他马上就要吃牢里饭了。这回你自由了。快上去吧,让他醒来可不好办。」推着
妹妹进楼道门,他自己向小区大门走去。
  这些话听进林慕飞耳朵,不亚于五雷轰顶。他再次怀疑自己的感官,是不是
出了问题呢?这说话内容跟梦里的内容大体一样,太神奇了,也太让人心痛。
  ……秦枫和秦芸居然出卖我?
  ……不!不只是出卖,还有设计陷害!
  ……他们话里的师父惨案,有阴谋的味道,这么说。害我的人不只是一个孙
二虎,还有秦枫?我的好朋友,我的好哥们。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世界?这是什么兄弟?这世界还存
在真情吗?还有秦芸,我不会放过你的。
  林慕飞心情激动,几乎要一口喷出血来,在伤心、麻木之余,涌上心口的,
只有最狂暴的愤怒与痛。
  当秦芸回到房间时,林慕飞面沉似水,眼神凶恶,直盯着她的脸,她立时感
觉不妙,想转身逃跑,被林慕飞一把抓住手腕,像被钳子捏住一样牢,痛得秦芸
叫出声来。
  「啊!慕飞,你弄痛我了!」
  秦芸另一手从兜里掏出手机,想要求救。
  林慕飞嘿嘿一笑,夺过手机,狠摔到地上,四分五裂。
  秦芸望着他变形的脸,哆嗦着说:「你、你什么都知道了?我不是存心要害
你的,是哥哥逼着我干的。」
  林慕飞眼睛射着寒光,说道:「我说过,你适合当演员。没错的,你太会演
戏了。」
  秦芸见他抬起另一只手,吓得体似筛糠,说道:「慕飞,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再也不敢了。」
  林慕飞狞笑道:「你们想要我的命,没那么容易。我现在就先让你死。」将
秦芸推倒在大床上,双手掐住她的脖子。
  秦芸四肢乱挣,呼吸困难,眼睛很快都翻白,脸上充满恐惧、哀求的神色。
  狂怒的林慕飞,在她的生死一瞬间,想到童年时代两人在河边游泳、抓鱼,
想到少年时代他们的约会、亲吻,想到彼此在一起狂欢蜜爱,赛过活神仙的往事,
那颗坚硬的心软下来,不由放开手。
  秦芸这才大喘几口气,缓了过来,脸上露出感激之色,说道:「慕飞,你还
是心疼我的。我知道你最有良心了。」
  林慕飞想起刚才他们兄妹的对话,再次双眼冒火,双手齐挥,撕她的衣服,
再不管她的什么名牌不名牌。
  「吱拉」一声,黑色短裙成为两半。又吱拉一声,T恤离身而去,成为废料。
伸手一扯,黑胸罩落下,两只白奶子蹦跳出来。再一拉,黑裤衩裂开,白虎穴立
现。
  秦芸大呼道:「慕飞,你身上还有伤,才刚退烧,别又加重了。」
  林慕飞将碎衣摔到地上,骂道:「呸!好心疼这些衣服吧?你个小婊子,我
再干你一天都没问题。快说,你给没给我戴绿帽子?」啪地一声,扇她一个耳光,
右脸顿时肿起,秀发也散乱了。
  秦芸捂着疼痛的脸蛋,不敢相信他会打自己。她惊慌地向床里缩着祼体。光
光的身子泛着柔和的光辉,体香四溢。
  林慕飞目光在她的身上转悠着,厉声道:「我在问你,还不快说?」晃晃手
掌。
  秦芸挡着奶子,愁苦地说:「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你怎么不信呢?我确实没
有干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难道还希望我干过吗?」
  林慕飞脸上阴晴不定,没法确定真假,心里倒希望她说的是真话。
  秦芸带着哭腔道:「慕飞,我没有骗你。我要骗你,不得好死。哦,你快跑
吧,我哥去报警了。警察过来,你就跑不成了。」
  林慕飞想到哥们的陷害,爱人的出卖,突然觉得绝望。他一遍遍扫视着这诱
人的身体,一想到自己离开后她要被别的男人操,实在不甘心。
  对于这样一个犯错的女人,不弄死她,也不能轻饶她。在走之前,得好好享
用一番,让别人只能玩他的破鞋。
  林慕飞三两下脱掉衣服,跳上床站立,像皇帝一样发令:「婊子,跪下舔鸡
巴。」
  秦芸哆哆嗦嗦跪下,用舌头舔着,舔得唧溜唧溜直响,双手在男人的屁股上
抓弄着,按摩着。
  林慕飞低头望着她含羞带辱的样子,很有满足感。见两只白奶子随她的动作
跳舞,便一手抓一个,使劲揉着,使劲儿捏着,捏得秦芸直叫。
  「慕飞,你弄疼我了。」
  林慕飞照捏不误,在肉球上留下清晰的指印,小奶头都肿起来。
  「闭嘴,小婊子。你现在不是我的心上人,你是我的奴隶。快点舔鸡巴。」
  双手在她的身上乱抓乱掐着,见秦芸一边吞吐鸡巴,一边流泪,心中涌起一
种变态的快感。
  「躺下,我要操你。」
  秦芸不敢反抗,乖乖平躺,分开大腿。
  林慕飞趴下去,一枪刺到底,刺得秦芸妈呀一声叫。
  林慕飞不再心疼她,猛劲地干着,感受着小穴的紧凑与湿润。这玩意确实能
给男人带来无限快感。
  当林慕飞亲嘴时,秦芸主动伸出舌头,供他享用,再不敢摆什么架子。她知
道,要是再惹怒他,他有可能再把自己弄死。
  干了一会儿,秦芸提醒道:「慕飞,我肚里有孩子,你可别把自己的宝贝害
死了。」
  林慕飞一阵犹豫,将信将疑,道:「撅屁股,我从后边操你。」
  秦芸翻身,将屁股翘起高高。分开的两股间,菊花和小穴都娇娇嫩嫩,不像
有多少人动过。它们同时动着:菊花收缩着,小穴张合着,多迷人的两个玩意,
都是男人的玩具。
  林慕飞将大枪插进秦芸的小穴里,呼呼地干着,撞得屁股啪啪直响,大为过
瘾。这还不算,他的双手在她的屁股上一下下打着,打得秦芸连喊带叫,屁股都
打红了,火辣辣地疼。在她的记忆中,这个男人从没有这么粗暴过。
  不只打屁股,还在她的全身各处肆虐着,疼得秦芸眼泪直往下掉,嘴里直求
饶,但毫无作用。
  「慕飞,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了,我要疼死了。」
  林慕飞不理,继续折腾。
  「慕飞,看在咱们往日的情份上,你放过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林慕飞冷冷地说:「你还知道咱们的情份呢?你出卖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
情份呢?我刚才没要你的命,已经够仁慈。」
  用手钻秦芸的菊花,沾着小穴里的浪水往里钻,林慕飞拓展着这里的空间,
先是一根手指,然后两根,三根。
  秦芸一脸惊恐,扭头道:「慕飞,你想干什么?」心生不祥之兆。
  林慕飞嘿嘿笑道:「你全身的眼儿都是我的。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玩够小穴后,将大棒子向菊花捅去。小小的玩意,哪里插得进去?
  秦芸乱扭着屁股,哀求道:「慕飞,我求求你了,别插哪里啊,会要我的命
啊。」
  林慕飞喝道:「别乱动。别人能干,你也一样能干。」又抹些淫水在菊花上,
用大棒奋力顶入,一下进半根,条条菊瓣绽放,几缕血丝渗出来。
  秦芸惨叫道:「痛死我了。」
  林慕飞哼道:「又不是杀猪,挺挺就过去了。」将肉棒子狠插到底。哦,真
紧呢,比小穴还紧,挺有干头呢。
  林慕飞眯着眼睛,感受一下那里的好处,然后呼呼地干起菊花来,照样把屁
股肉干得直颤,臀浪汹涌。
  秦芸连喊带叫,连哭带哼的,像是苦,又像是乐,也许苦乐各半。
  林慕飞头一次干这事儿,大为新鲜,感觉和干小穴确是不同。看着一丝丝血
从菊花里流出,又乐又骄傲。
  由于形势所迫,容不得持久战,还是逃命要紧。当他隐约听到一声声警笛时,
便疯狂地猛干几十下,射了进去。
  拔出之后,菊花成为一个红红的圆洞,白花花的精液无声地冒着,心里觉得
特别解气。
  临走时,林慕飞对变成一团软泥的秦芸说道:「小婊子,无论你以后嫁给谁,
你都是我的。我会找到你家,当你男人的面儿使劲儿操你,给你下种。」扬长而
去。
  五六分钟后,一群警察持枪冲进来,哪还有林慕飞的影子呢?只有秦芸一个
人在。
  秦芸坐床上呜呜哭着,乱发遮着她的半边脸,并用破衣服挡着她的重要部位,
露出的皮肤青的青,红的红,紫的紫,没几处好地方。尤其是半露的两个肉球,
遍布着牙印,令人心疼。
  那些警察本来神经崩紧,确定嫌疑人不在后,长出一口气。乍见这风雨摧残
过的佳人,都不禁一呆,忍不住目光在她的身上聚焦,沉醉于这陌生姑娘的魅力。
有的刚入警界的新人看得口水都要淌出来,对那个施暴者切齿痛恨。
  为首的警官先清醒过来,清一下嗓子,让他们都背过身,自己对女孩问话。
  「林慕飞呢?」
  「刚才跑了。」她抽动着肩膀,肩膀上被掐红几处。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男朋友。」秦芸撩一下遮住半边脸的头发。这寻常的一个动作,
令警官怦动心动,心说,那小子真狠心呐。抓住他,一定狠抽他一遍。
  「听说他的功夫很高,是吗?」
  「对,从小练武,四五个人一起上也打不过他。可他居然打起我来。」说到
此,大为伤心,手一松,破衣落下,两只苹果一样圆的奶子暴露,还悠悠地得瑟
几下,两粒花生米般的奶头似乎也肿了。
  秦芸惊呼一声,急忙抓衣挡住,还不安地望向警官。
  春光乍现不过几秒钟,已令警官吃不消,心中对美的认知有了新高度,对女
人的魅力有了新体验。
  他大喊一声:「收队。」领着手下跑掉,心中掀起滔天巨浪,久久不息。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