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命书】2-7 荒园偷听




              (7)荒园偷听
  林慕飞逃出老远才停下来。出小区时,正看见几辆警车开进大门。幸好溜得
快,又戴口罩,除了熟人儿,谁能认出来?
  重伤之余,身体乏力,刚刚与秦芸干的分手炮,还把一些愈合的伤口都弄裂,
全靠过往的历练和意志力,才能撑起身体来行动。
  林慕飞想外逃,不想在省城逗留,认为逃到南方更安全些。首先得打车去车
站,一摸兜,心里一凉,原来带的钱全给秦芸保管,刚才逃跑时忘记拿钱。
  手中没钱,怎么去车站?没办法,徒步走吧,顺便听听风声。
  到火车站,远远看到新建的车站,呈现欧式味儿,有点像大教堂,有尖阁,
有圆柱,有希腊文的大钟,风格独特。没等接近呢,看到大门口站着几个警察,
对进站的旅客挨个相面,手持通缉令。
  林慕飞大着胆子上前,斜视一眼通缉令,上边是自己的照片。
  林慕飞的心几乎停止跳动,脸色一变,不敢进站,连忙离去。
  又奔汽车站,同样看到相似的情况。没办法,赶紧撤吧,再观察一下别的车
站,看看有希望不。
  整个省城的车站几乎走遍,发现情形类似,走到太阳西斜,也没看到一丁点
的希望。
  往哪里去好呢?又安全又能待人的地方。想来想去,决定往张竹影家方向走。
那边有个公园,比较僻静,自己可以先藏那里,再考虑今后的去处。
  从市内到那里可不近乎,坐车得五十分钟左右,步行可想而知。何部林慕飞
断腿没有全好,是个瘸子,有多艰难还用问吗?
  等走到公园门口时,夕阳西下。林慕飞又累又饿,双腿快要断了。不过到这
里,心里稍稍踏实一些。
  这个公园位置偏僻,游人有限。加上前几年这里死过人,来人更少了。听说
是一个小青年失恋,一时想不开跳湖自杀。有人说他死后阴魂不散,常来抓替死
鬼,吓得人们不愿前来。每天傍晚时候,基本人迹罕至。
  林慕飞来的时候,就是傍晚。没有人来,岂不更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别看游人少,这里的设施、风景一点不差。假山、凉亭、曲廊、湖泊、荷花、
小桥、树林、草坪、古屋等一应俱全。
  林慕飞以前来过几次,和张竹影一同来的。每次来,张竹影都兴高采烈的,
和林慕飞相依相偎,如同情侣,还说愿意和爱人永远生活在这个园子里。当时,
林慕飞笑她傻,笑她痴。现在回忆,仿佛昨天的事儿。
  林慕飞拐着腿进门,站在湖边望着田田的荷叶,望着一朵朵娇艳的荷花,回
想张竹影的靓影、俏脸,悲从中来,几乎想哭出来,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倒楣的人,
最伤心的人。
  数日的工夫,自己由最有出息的员工成为杀人犯,成为丧家犬,成为随时要
坐牢的犯罪分子,自己招谁惹谁了?这个世界对自己公平吗?
  师父那么好的人,说死就死了,是我害死的吗?种种迹象表明,秦枫和孙二
虎有重要的陷害嫌疑,可我现在这个身份怎么去查?
  抬头望天,心中大呼,老天啊,你瞎了眼睛啊,为什么当好人这么难,这么
倒楣呢?师父那么好的人,不也死了吗?
  正直、善良有个屁用啊?既然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平,要是还有机会,我以后
就当个坏人好了。谁惹我,必须弄死他,绝不姑息。孙二虎,你等着。秦枫,你
等着。我不会让你们有好日子过的。只要我活着,你们就等着恶梦来临吧?
  想到此,林慕飞哈哈大笑起来,那么狂妄,那么放肆,又那么凄凉,把跟前
的燕子、麻雀吓得扑拉拉飞走。
  林慕飞恼怒,道:「连你们都抛弃我,我要杀掉你们。」捡起一个小石子,
对准半空中的一只麻雀一掷,麻雀应声堕落,尸体浮在水面,随水飘动。
  怒火稍减,林慕飞忽听肚子不争气地叫几声,用手摸摸,很瘪的,急需加料。
这时候也感觉腿软,必须得吃东西。
  林慕飞目光一扫,发现湖边靠近一棵柳林前立个垃圾箱,高高的,个头不小。
走去掀开盖子,里面全是废纸,废瓶子、废塑料袋。用手一翻,翻到半块面包,
小半瓶饮料,令人欢喜。
  谁知道东西的主人有没病啊?可这时候饿得厉害,不吃身体扛不住的。怎么
办?怎么办?
  左右看看,花木不动,凉亭寂寂,四外无人,那么还是吃吧。
  坐到凉亭的石凳上,林慕飞先是小口,然后大口吃,没等过足瘾,吃完了。
  再去别的垃圾箱翻弄,终于找到半块苹果,几块小饼干。
  林慕飞大喜,美滋滋地享受晚餐,再不管会不会有人进来,填饱肚子才是王
道。
  吃饱喝足,在湖边洗手洗脸,想到自己跟乞丐一个命运,落到捡垃圾箱里的
东西吃,这很可能就是自己往后的人生,不禁黯然神伤。一颗颗泪珠掉进湖水里,
形成微小的涟漪。
  林慕飞擦擦泪,昂首向天,默默安慰自己:今天的忍耐,是为了明天的复仇,
是为了未来的发达。总有一天,我林慕飞会像鹰一样飞上高天,让所有的人都仰
望。
  看看天色,太阳落山,晚霞返照,把映得湖水和树林子一生通红。今晚住哪
里呢?要不就睡在那个柳树林子里?树下的草长得不高不底的,正好当褥子用。
  这时,听到背后的月亮门外有人声,林慕飞吓得一激灵,飞一般投进树子里,
躲到一颗比腰粗的老树后,暗暗观察动静。
  门外慢慢进来两个人,一个肩上搭着三节棍,面带笑容,一个长得傻大黑粗
的,露在外边的胳膊上纹着龙,花里胡哨的,看面相又黑又糙,有点像拳王泰森,
让人望而生畏。
  这不是什么龙哥和高三棍吗?一个绑架过秦枫,被自己震住,没敢动手,另
一个为乡长儿子师老大出头,带人烧父母的房子,被自己活捉。
  奶的,这两个家伙晚上到这里干什么?准没好事儿。
  他们在凉亭里坐下,高三棍饶有兴趣的看风景,龙哥等着说话。
  高三棍瞧着湖面说:「你看那荷花开得多好啊,可比夜总会的姑娘好看多了。」
  龙哥听得不耐烦,一拍桌子,喝道:「高三棍,你把我约出来就为这个?有
话就说,有屁就放。」
  高三棍嘿嘿一笑,说道:「你急啥啊?时间还早着呢,不耽误你晚上睡娘们。」
  龙哥四面瞅瞅,说道:「你说得轻巧,咱们两家可是死对头,要是让丁老大
知道我和你们的人在一块儿,我死定了。」
  高三棍将棍子放在桌上,目光转向龙哥,说道:「丁老大泥菩萨过江———
—自身难保,哪有空管你啊?现在不是铁猴子管事吗?」
  龙哥作出一脸糊涂相,说道:「高三棍,这话我听不明白。」
  高三棍冷笑道:「龙哥,你当我们是傻子呢?你们发生什么事儿,我们会不
知道吗?你们内部火拚,死伤不少人,丁老大跑掉了,铁猴子成为新主,对不?
现在警察暗暗抓捕丁老大呢,赏金不低啊。听说铁猴子把你们所干的坏事儿,全
推在丁老大身上。看来他彻底完蛋了。」
  龙哥脸色一变,问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呢?」
  高三棍自得地笑着,说道:「这个你别管。我想知道丁老大在什么地方?」
  龙哥警觉起来,说道:「你想干啥玩意?想领赏钱吗?还是想再捅丁老大一
刀。」
  高三棍盯着龙哥的脸,说道:「这个你管不着,我只想知道丁老大的藏身之
处。」
  龙哥的头摇跟拨浪鼓似的,说道:「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了,告诉铁猴
子或者报警,我就可以发财了。」
  高三棍不理这茬,追问道:「你说不说?」
  龙哥瞪起眼睛,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说呢?」
  高三棍点头道:「你不知道,很好,很好。」
  龙哥站起来,说道:「没有别的事儿,我走了。」
  高三棍稳如泰山,说道:「你急什么啊?急着去睡铁猴子老婆吗?」
  龙哥听罢,心中一寒,说道:「你瞎说啥呢?」
  高三棍笑呵呵站起来,说道:「你要走,尽管走吧。你说铁猴子要是知道自
己老婆被好兄弟睡了,他会怎么样?」
  龙哥吓得魂不附体,从后腰掏出一把刀子。
  高三棍哈哈大笑,说道:「怎么的,想杀人灭口吗?我告诉你,只要我有什
么事儿,你们的人,从上到下,都会知道这个秘密的。按照你们帮规,睡嫂子怎
么处理,是点天灯,还是割卵蛋来着?」提着三节棍,拍拍龙哥的肩膀,朝外走
去。
  龙哥叫道:「慢着,慢着,我说就是。」声音弱下来,像是没吃饭。
  高三棍停住步子,龙哥环视一下周围,轻声说:「他躲在『野猫夜总会』。」
  高三棍满脸狐疑,说道:「这怎么可能呢?那里是我们的地盘。再说,野猫
夫人向来和他水火不融啊。」
  龙哥解释道:「什么水火不融,野猫夫人是丁老大的二奶。」
  高三棍盯着龙哥的黑脸,说道:「这消息从哪儿来的?」
  龙哥回答道:「我小舅子昨天酒后说的,他是丁老大的亲信。」
  高三棍沉默半晌,撒腿向门口跑。
  龙哥愣一愣,随后追去。转眼间,公园里又恢复刚才的平静。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