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驯母】(2)



                第二章
  催眠,所谓的催眠从来都不是什么虚构的巫术,而是一种自欧洲中世纪的心
理医生所发现的一种可以接触人类心里潜意识的科学技术,一般用来改变人的潜
意识来达到心理治疗的效果。而大多数人的催眠术仅仅是停留在思想表层,并不
会将一个人的思想改变,只有少数被带入了深层催眠的人才会被渐渐改变自己的
思想,做出一些违反常理的行为,而在当时大多数并不懂这方面知识,无法解释
这些行为的人,便将催眠术归为巫术一词。
  至于催眠术如何改变一个人的思想,比如可以轻易的让某人忘记一件事或者
给某人添加一段并不存在的记忆等等,这些其实也不是什么神乎其神的东西,也
是有科学依据的。
  比如命令某人忘记某事后,她的潜意识里是记得这件事的,只是完全因为被
催眠师植入了必须忘记这件事的命令,所以才会故意不去想起来,或者说在本人
快要想起来的时候,就会被潜意识带到别的记忆中去。简单来说,想要让被催眠
的人忘记某段记忆,首先必须让她记得这段记忆。
  当我醒来的时候,看着有些陌生却非常熟悉的天花板和房间的布置,我不由
得嘴角上扬,心中满是得意之情。
  这个卧室是我几年来日思夜想的地方,我多少次在手淫时幻想着将妈妈征服
后可以随意的睡在这件卧室的大床上,然后拥着顺从的妈妈安然入睡。
  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成为现实。
  我旁边没有妈妈的影子,只有那微微下榻的枕头和淡淡的香气。
  昨天由于玩妈妈玩的太累,一觉从下午睡到了晚上,中途醒来后上了个厕所,
却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于是也就没打算再干什么,直接抱着已经熟睡的妈妈继
续睡了,知道今天早上。我看了看表,早上六点,想起今天还要上学,心里就是
一阵郁闷,虽然我想直接命令妈妈去给学习请假,但是想到我还有些东西落在学
校,所以打算将东西拿完回来再叫妈妈给学校请假。
  毕竟我只有七天的时间,今天算是爸爸出差的第一天,我也只剩六天的时间
能进行对妈妈的改造,时间宝贵我可不能浪费了。
  起身穿好衣服,我走出房门,看见妈妈正背对着我,靠在窗台边打电话,今
天的妈妈将柔顺的秀发随意披散着,穿着一身粉色的睡袍,睡袍外侧是透明的白
纱,下摆镶嵌着蕾丝边,裸露出来的一小截洁白的小腿和被睡袍所包裹的纤细腰
肢,让我感觉心旷神怡。
  过了许久,妈妈才挂了电话,转过头看见了正站在她身后的我,面色先是有
一丝的不自然,然后才微笑的对我说道:「早啊,小明,终于起来了啊,我还以
为和妈妈睡太舒服了你就不想起来了呢。」
  「嗯,是很舒服,但是也没那么夸张啦,只是昨天有点累。怎么了,妈妈,
刚才谁打的电话啊?是爸爸吗?」我有些好奇刚才妈妈的反应,顺便敷衍了过去
便问道。
  「不是啦,是妈妈的朋友,没什么,就是打电话来问候的一下的。」妈妈的
眼神明显有些躲闪,但是面色却强装镇定的微笑道。
  我皱了皱眉,妈妈明显是有事瞒着我,这点我可不喜欢。如果放做以前,我
也只能忍着心中的好奇,去猜,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我自然有办法让妈妈乖乖说
出来。
  「妈妈,蓝色的海滩。」
  在我将催眠指令说出来的一瞬间,妈妈的眼神便失去了灵动,变得呆滞无神,
面色也变得平静,身子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如同一个精致的人偶。
  我看着妈妈此时的美丽模样,顿时一股邪火冲上心头,上前挑着妈妈的下巴,
狠狠地亲了上去,舌头不讲道理的撬开妈妈的贝齿,仔细的品味着妈妈的津液和
香舌。我的手也没有老实,而是将妈妈的睡袍领口拉开,伸进去肆意的揉捏着妈
妈的雪白乳房。
  这样玩弄了妈妈半天我才觉得稍微过瘾一点,为了不耽误时间,我不舍的松
开了妈妈,此时妈妈衣衫不整,粉色的睡袍被我扒开了大半,露出里面洁白的胴
体和粉嫩诱人的香肩,那本来包裹着妈妈乳房的白色胸罩也早已被我拉扯到妈妈
的胸部以下,露出了妈妈雪白的乳房。
  多么诱人的景象,此时的妈妈配合上逆光的朝阳,仿佛就是一个艺术品,一
个完美画作里面的美女。
  「妈妈,听得到吗?」我按耐住兽欲,问道。
  「……是……听得到……」妈妈平静地说道。
  「听着,妈妈,我希望以后即使你是清醒状态,我问你什么你也会老老实实
的回答,我需要你告诉我任何我想知道的事情,即使是你的隐私,因为我是这片
沙滩的主人,你在我面前不应该有任何隐私,只要我想知道,我问了,你就应该
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明白吗?。」
  「……明白……」
  「那么,刚才到底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罗慧……」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紧皱了皱眉头,这个罗慧我认识,她是大了妈妈4岁的
朋友,只是自我小时候我就对她印象不太好,因为小时候每次她来我家做客都会
拿走一些我的玩具给她的女儿,而我长大了她就会天天找妈妈吃饭,当然,都是
妈妈在请客。小时候就听妈妈说这个罗慧是当时和妈妈住一个产房的,因为聊的
来便认作姐妹,所以出院后都经常走动,关系似乎不错。
  但是在我看来这个罗慧就是个认钱的势利眼。因为一开始妈妈在生完我后一
年便重新以优异的成绩靠到了一所不错的一本大学,而在那之后这个罗慧几乎都
没跟妈妈联系过(这些往事也是后来多次催眠妈妈洗脑的时候知道的,暂且不表。),
直到又一次她听说我爸爸当上了我们这最大的企业的高管,她才开始天天往我们
家跑。
  当然,就算我怎么认为她为人恶心势力,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罗慧还是有些本
钱的,人长得还是颇为水灵的,她以前来我们家的时候就不断地跟妈妈吹嘘过她
年轻时是市舞蹈团的台柱子。
  「她打电话来干什么?」我继续问道,毕竟这个罗慧可不是什么学生老师,
怎么可能大早上六点多打电话来只是为了跟妈妈问好的。
  「……她说她经营的网店需要投资……让我给她投资十万……」
  「十万?」我不由得惊呼,十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个罗慧这样的人品,
给了她十万岂不是跟打水漂没什么区别?
  「然后呢?你同意了?你同意借给她十万了?」我急忙问道。
  「……是的……她说下午来找我……」妈妈点了点头,说道。
  我不由得感到无奈,我的妈妈就是太善良了,以至于根本不懂得拒绝别人的
请求,我真有些担心万一这个罗慧甚至我那个表舅抓住妈妈这个弱点将她玩弄在
鼓掌之中该怎么办?
  虽然我现在也算是将妈妈玩弄在鼓掌之中了,但是我毕竟是她儿子,不会骗
她做一些损坏妈妈利益的事情……大概吧。
  「下午几点?」我思考了一会,问道。
  「……3点……」
  「就她一个人吗?她老公呢?」
  「……是的……只有她一个人……」妈妈顺从的答道。
  本来打算直接命令妈妈拒绝罗慧的要求,但是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邪恶
的计划浮现心中。既然罗慧一个人来,那么我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对她使用催眠术
了,这也就意味着,我即将又多出一个属于我的奴隶。甚至可以将她的那个小时
候就觉得长得不错的女儿也纳入囊中。
  这样想想,似乎让罗慧来家里也挺不错呢。
  「行了,妈妈,听着,等到下午罗慧来的时候,你会在开门的瞬间立刻进入
催眠状态,但是你不能表现出来,你虽然进入了催眠状态,但是一切行为都会和
平时一样,不能让她看出你被催眠了,明白吗?」我坏笑地对妈妈的潜意识下着
命令。
  「……是……开门瞬间……进入催眠……表现正常……」妈妈梦呓般地重复
着我的命令,确认妈妈没记错后,我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进入催眠
状态后,你会点燃一会我给你的香薰,然后想办法和她聊天尽量拖时间,等到你
觉得她有些犯困,意识恍惚的时候,你再回到卧室里静待我命令,明白吗?」
  「……点燃香薰……聊天……等你的命令……明白……」
  妈妈重复完后,我确定没什么遗漏后,才松了口气,然后我说道:「那么当
我打了个响指之后,你就会从催眠中醒来,但是会忘记被我催眠过的事情已经催
眠中发生的事情,只是会牢牢记住我给你的命令,明白吗?」
  「啪!」
  在我一声响指过后,妈妈的眼神慢慢恢复清明,显示迷茫的看了看我,似乎
想说什么,但是话还没说出来,妈妈便低下头看见了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一对白
兔。
  「啊!小明,别看!转过去!」妈妈惊叫道。
  该死的,我把这个给忘了,我忘记给妈妈下『无视身体的变化』这个命令了,
现在的妈妈几乎是半裸的,以妈妈的传统观念,在儿子面前如此暴露自然是耻辱
的。
  「蓝色的海滩!」我得赶紧趁事态更严重前阻止妈妈。
  我话音刚落,刚才还在尖叫着试着挡住胸口的妈妈立刻便安静下来,宛如一
个没有情绪的人偶一般。
  本来想要想昨天一样命令妈妈整理好衣服后忘记一切,但是突然来了灵感的
想要给妈妈小小的恶作剧一下,于是便说道:「妈妈,刚才你在儿子面前露出了
胸部,你觉得怎么样?」
  「……很羞耻……」妈妈平静的答道。
  「不对,你不该感到羞耻,我是你的儿子,是你最亲的人,你的身体被我看
见,你不应该感到羞耻,你应该感到快乐,被儿子欣赏自己的身体,应该是一个
母亲最快乐的事情,明白吗?」
  「……不对……」妈妈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挣扎之色。
  我不由得感觉到头疼,看来我对妈妈的催眠程度还是不够深,没有彻底的掌
控妈妈的潜意识,所以当我说出这种违反伦理的命令时,妈妈的道德观依然会提
醒她的潜意识『儿子说的是错的』。
  看来得找个时间专门解决一下妈妈的道德观的问题了。
  但是当下之急还是要防止妈妈醒来。
  「放松,妈妈,放松,忘记刚才我说的,放松,你现在很安全,不用怕。」
我引导着妈妈,看着妈妈的脸上挣扎之色渐渐淡化再次归为平静,我才松了口气,
思索了半天,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便暂时绕开妈妈的道德观去下命令不就行
了?于是我继续说道:「妈妈,听着,你很喜欢跟随时尚的潮流,对吗?」
  「……对……」
  「跟随时尚的潮流让自己打扮的美美的是你最大的爱好,对吗?」
  「……对……」
  「想象一下那些时尚的,美丽的女人们,用着最时尚的穿着方式把自己打扮
的如同公主一般美丽,你也想要跟公主一样美丽,对吗?妈妈?」我继续引导着。
  「……对……我想像公主一样美丽……」似乎在我的引导下,妈妈已经看见
了自己穿着华丽时尚的衣服如公主般美丽的样子,脸上顿时露出满足的微笑。
  「而时尚的衣着有时候暴露一点也无可厚非呢,不是吗?因为那是时尚,所
以比如女人穿着三点式比基尼在海边任由那些陌生人观看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反而会被陌生人评为美女,对吗?」
  「……是的……」妈妈脸上的微笑更盛,似乎在想象着自己穿着泳衣露出傲
人身材任人评价的画面。
  「所以,其实我给你的穿着方式就是现在最流行的居家装扮,你不用感觉什
么不妥,也不用觉得在儿子面前这样会很难为情,相反,你应该大胆的向你儿子
请教女人穿衣的技巧,因为我可是最好的时尚大师,我教你的穿衣技巧绝对是现
在最流行的,即使要你暴露点,你也应该欣然接受,不是吗?当然,只要有外人
在,你还是要按照平时的衣着去穿,除非我教你新的时尚穿着,明白吗?」
  「……是……向儿子请教……」妈妈脸上闪烁着些许自豪之色,看来她已经
接受了我是『时尚大师』的暗示。
  看见妈妈这么顺从的就接受了我的歪逻辑,我才开心得笑了起来,看了看表,
已经快七点了,刚才这样一折腾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
  看来不让妈妈放弃原来的道德观念,以后我对她下命令还是会麻烦很多。
  「那么,当我打个响指后,你就会从催眠中醒过来,忘记被催眠的事,但是
牢记我给你下的命令,并忠实的去执行,明白吗?」
  「啪」
  随着我的响指声响起,妈妈的眼眸恢复了灵动,她看了看我,然后娇媚一笑,
说道:「小明,你说妈妈这样穿好看吗?」
  催眠指令生效了。我暗自欣喜,此时的妈妈不再会觉得自己传说如此暴露有
什么不对,甚至还骄傲的挺了挺自己的酥胸,使得那本就没有再怎么起遮挡作用
的睡袍又往下划了些许。
  「当然好看啦,我的妈妈穿什么都好看,只是这样的穿法不太对哦。」
  本来听见我的夸奖的妈妈很是高兴,面露喜色,但是当听到我后半句时,不
由得有些疑惑,便问道:「哪里不对啊?虽然我也觉得有些怪怪的啦。」
  当然会觉得怪啦,毕竟你潜意识里这样的暴露行为可是极其不道德的。但是
这些话我自然不可能说出来,只能忍着笑,故作严肃的说道:「因为妈妈的这个
领口还不算低啊,正常的穿着方式应该是大胆的露出胸部,肩膀和背部才行啊。」
  我说着就上前帮着妈妈讲睡袍完全打开,像是古人穿衣一般,将睡袍领口大
开后搭在妈妈的手肘处,将妈妈的胸部和背部完全露出来。
  而我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虽然妈妈眼神中闪烁着挣扎之色,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却终究没有阻止我,因为她只是觉得,我是在想办法将妈妈变得更美,在教
她居家时的时尚装扮。
  「唔……然后呢?这样就算是正确的穿着了吗?」妈妈怯生生地问我道。
  待我将妈妈的胸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后,妈妈看我仿佛观看艺术品一般的打
量着她,内心一种莫名的悲伤用上心头,妈妈总觉的有什么不对劲,但是说不出
来。
  「嗯,不对,还要把你的胸罩脱掉,妈妈。」我打量了半天,装作深思熟虑
后,说道。
  「啊,还要脱胸罩啊,可是……」一听到要脱掉胸罩,妈妈顿时脸泛红晕。
  「对,不止胸罩,内裤也要脱掉,妈妈,这个装扮的重点就是『真空』啊,
只有大胆的将内衣脱掉,才能完美的展现出自身的美,这也是现在最流行的穿着
方式呢。」我微笑着说道。
  「……好……好吧,那我去屋里脱。」虽然始终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但是妈
妈还是觉得应该听从儿子这个『时尚大师』的建议,毕竟『想要变得更美,跟上
时尚,那么暴露点也没什么』,一个声音在妈妈的脑海里如是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目送妈妈走回卧室,我并不打算再用催眠术让妈妈在我面前表
演脱衣秀,因为我还要赶着时间上学。
  于是我趁着这段时间赶紧胡乱拿了点妈妈做好的三明治吃了起来,等到吃完
两个后,妈妈才有些扭捏的走到我面前,之前那个被我扯到胸部下面的胸罩已经
不见了,透过随风摇摆的睡袍下摆,我也能隐约看见妈妈的稀疏的阴毛,看来内
裤也已经不见了。
  「这……这样,就可以了吗?」妈妈羞红着脸问道。
  「嗯,这样看上去妈妈就很美了。」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说了句:「我的
妈妈这样看上去真是跟天仙一样美。」
  「就你嘴甜,只会哄你妈开心。」听到我的夸奖,妈妈娇媚的白了我一眼,
但是从妈妈的笑容中还是看得出来对于我的夸奖她也很受用。
  「对了,妈妈,昨天我给你的催眠怎么样?」忙完这些后,妈妈终于也坐到
了餐桌边开始吃饭,我则可以大饱眼福,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肆无忌惮的打量
着妈妈的雪白乳兔。
  「还别说,小明的催眠术挺厉害的,要是可以的话,今天放学后再给妈妈催
眠一下。」妈妈也感受到了我赤裸的视线,要是平时,面对这样的赤裸裸的盯着
妈妈胸部的视线妈妈肯定早就生气,但是现在,被我下了催眠指令的妈妈,并没
有觉得生气,反而觉得是因为自己穿着很美,而被儿子欣赏。妈妈很享受这种感
觉。
  「还来一次?为什么?」我装作惊讶的问道。现在想要催眠妈妈自然无比简
单,只要一个催眠指令就能立刻把妈妈变成人偶一般任我摆布。
  「嗯……就是不知道怎么的,昨天我跑完步的时候总觉得身体特别累,而且
还总觉得嘴里一股怪味,可能是心理作用吧。」妈妈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跑步?」这次我是真的有些疑惑了,昨天妈妈什么时候去夜跑了?
  「对呀,昨天不是你帮我催眠完后我吃了饭就下去跑步了吗?跑的一身汗,
回来后结果不小心把你床单弄脏了,妈妈又洗床单又洗澡的,洗了半天呢。你忘
了呀?」妈妈疑惑的看着我。
  对了,昨天我给妈妈下过催眠指令,让她自己去编一个合理的解释让自己接
受时间的流逝和身体的不对劲。所以妈妈自己编了个跑步的理由,也就解释了她
这段时间为什么不见了,以及为什么身子感觉特别累和自己清理了身子。
  「哦,我想起来了,因为你昨天吃完饭一声招呼没打就走了,我也不清楚你
是去跑步嘛。」我立刻装作恍然大悟的说道。
  「我没跟你说吗?」妈妈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哎呀,可能说了吧,那点小事谁记得啊。」我打着哈哈敷衍道。
  「哼,小小年纪记性就这么差。」看着我这模样,妈妈以为是我真的忘了,
便有些不满的撅着嘴,戳着我的额头道。
  「嘿嘿,不说这个了,那妈妈你昨天还有什么症状吗?比如晚上有没有做什
么梦吗?跟我说一下,这样我才好帮你催眠哦。」我想到既然妈妈通过我命令以
为自己昨天下午跑了一下午,那么也我很好奇我另一个命令她有没有好好的执行。
  「梦……就是……那种梦啦。」一说到这个,妈妈的声音立刻就小了许多,
白皙的小脸蛋也泛起一抹粉红。
  「哪种梦啊?妈妈,你要『老老实实地』跟我说哦。」我挑了挑眉,说道,
而在说到『老老实实地』五个字时,我故意加重了语气。
  果然,妈妈一听到这个词,眼眸中就闪过一丝迷茫,然后转瞬恢复清明。妈
妈面色娇羞的低下头,唯唯诺诺的小声说道:「就是……妈妈梦见被一个陌生人
给……给强奸了啦……」
  「什么?妈妈梦到被人强奸了?」我装作惊讶的说道。但是内心却满是窃喜,
看来我的命令妈妈正在忠实的执行着。
  「哎呀!小声点啦!」妈妈显然被我吓了一跳,急忙娇羞的打手势示意我别
大声说出来,仿佛害怕被谁听见一般。这自然和妈妈的道德观有关系,妈妈从小
严厉的家教告诉她这种事情是十分羞耻的,梦到了这种事肯定是不好的,现在能
乖乖的说给我听也只是催眠的力量罢了,如果被别人知道了,妈妈肯定会觉得一
辈子没脸见人。
  「啊,对不起,那妈妈感觉怎么样呢?要说实话哦。」我严重闪过一丝不易
察觉的笑意,转而就被我拿严肃的表情所掩盖。
  「感……感觉?不不不……这个……」一听到我问的更敏感的问题,妈妈顿
时更加羞愧,俏脸变得通红,如同一个诱人的苹果,深深的低下了头不敢看我。
  「就是……感觉很舒服啦。」
  沉默了许久,妈妈才小声的说出来,声音小的几乎听不清。
  「嗯,那妈妈的意思是如果真的有人强奸你,你就会因为舒服而背叛爸爸吗?」
我坏笑着问道。
  「不、不是的!你这孩子!在瞎说什么!」听到我的话后,妈妈的俏脸顿时
变得有些煞白,急迫的斥责道。
  「对不起,是妈妈说的太让我害怕了啦,总感觉妈妈内心其实渴望做个淫荡
的女人呢。」我急忙『解释』道。
  果然,听到我这话,妈妈先是有些惊讶,然后眼眸中泛起些许泪珠,面色愠
怒,带着些许哭腔的娇喝道:「你这孩子从哪学来的这些流氓话!我怎么会有这
样下流的儿子?」
  「哎。」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这就是妈妈能接受的极限了。
  听着妈妈愤怒的斥责,我无奈的说道:「蓝色的海滩。」
  几分钟后,妈妈再次恢复了微笑,似乎也忘了我刚才的出言不逊,如果不是
妈妈那脸上的泪痕,仿佛刚才那一切就是一场梦。
  「行了,我吃饱了,妈妈,我走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由于
我是走读生,不用出早操,所以一般八点到校就可以,而现在的时间,走过去刚
刚好。
  「好的,路上小心,记得放学早点回来哦。」妈妈微笑着送我到门口。
  「知道了,还有,妈妈,你可千万记住别再穿那种老土的内衣了哦,想要漂
亮就要『真空』上阵,明白吗?」我一边穿笑着鞋,一边看着妈妈,妈妈那几乎
全裸着上半身的暴露衣着再配上这般贤妻良母般的对话,这种异样的感觉让我实
在难忍心中的笑意。
  「好啦好啦,啰嗦的要死,我知道啦。」妈妈不耐烦的将书包递给我,而随
着妈妈的动作,那失去了胸罩的束缚,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乳兔也不由得一阵波
动,看得我失神。
  「蓝色的海滩。」
  抱着双目失焦如同人偶般的妈妈,我狠狠的亲了亲妈妈的粉嫩乳头,然后又
跟妈妈来了一次亲热的舌吻。
  「真美。」我暗探一声。
  「啪。」
  打了个响指,我背上书包,转身出门,妈妈则在后面微笑的对我招手,招手
同时也惹的拿对雪白乳兔一阵乱晃。
  「路上小心哦。」
  上午的课很是无聊,要是平时,坐在角落里的我肯定是会趴在桌子上呼呼大
睡,毕竟老师讲课可是最强的催眠术呢。只是今天,我难得的没有睡觉,而是在
纸上奋笔疾书,别误会,我不是在写作业,也不是在听课,我是在写着下午我要
对罗慧催眠时所需要的催眠剧本。
  所谓催眠剧本,是一个催眠师对他人进行催眠的时候所需要的一个流程性计
划书,比如对妈妈催眠时,就是用着我已经计划了三年的催眠剧本,以『自己是
她儿子的身份』、『能够让妈妈感觉到放松』以及『神秘沙滩的快乐床』三个点
所营造的剧本。
  这个剧本自然不能对罗慧有用,毕竟我一不是她儿子,二不知道什么东西能
让她放松,第三就是想象力的问题。我的妈妈是那种很天真烂漫的女人,所以我
才会给她构造一个由我主宰的沙滩的场景,然后再通过带她躺倒『快乐床』上来
控制她的思想。而这个罗慧我对她并不熟悉,所以她是否能接受这种并没有多少
逻辑的剧本,我根本不清楚。
  催眠这种事情只能有一次,如果失败了让她醒来了,对我产生警惕性然后远
离我们一家是小事,如果到时候她以这个为把柄威胁我要报警,那可就太麻烦了。
  所以,我现在必须想一个完美的,足够有说服力的催眠剧本,来让罗慧堕入
深层催眠之中。
  「该怎么办才好呢?」我暗自叹了口气,气俀的把刚写的一页纸给撕下来,
随手扔进教师后面的垃圾桶里。
  「兵书孙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同学们,这句话一定要记下来,
为什么呢?因为这句老祖宗的名言对我们的中考非常有帮助,在语文的阅读理解
中,不要只写你以为对的答案,哎,要了解出题老师喜欢什么,要写出题老师喜
欢的答案,这样才能比别人分给高,哎,下面我给大家讲讲这第26题……」
  正当我烦恼之际,台上的语文老师讲的这段话却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对
啊,我不应该用自己想的东西去构造罗慧的催眠剧本啊,我应该用罗慧喜欢的东
西去构造一个牢靠的催眠世界啊,罗慧最喜欢什么?不就是钱吗!天啊,语文老
师,我爱死你了,孙子,我也爱死你了!
  这样想着,我兴奋的又拿出一个本子开始写着,很快,一个让我满意的催眠
剧本就已经构造成了,接下来需要的就是让妈妈了解我的剧本,让她充当我的关
键演员,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后,我立刻迫不及待的拿
起书包和我桌子里的一面白底的镜子,兴致冲冲的跑回了家。
  「来了,谁呀?」门内传来妈妈轻柔的声音。
  过了一会,房门便被打开了,妈妈已经换掉了今早的衣着,换上了一身很色
纱织一字领上衣下身是白色的紧身七分裤。看来妈妈以为是外人敲门,所以听从
我的催眠命令专门跑去换了身衣服。
  「啊,小明?你怎么……」妈妈有些惊讶的看着我,因为按照平时,我都是
下午才回家,中午是留在学校吃饭和住宿的。
  「蓝色的海滩。」但是妈妈话还没有说完,我便说出了催眠指令,满意的看
着妈妈双眼失焦,变成任我摆布的人偶。
  「妈妈,你里面穿内衣了吗?」我坏笑的问道。
  「……没有……」妈妈平静的答道。
  「我来看看是不是真的。」说着,我也不顾这里还是楼道里面,上下楼随时
会有人来,我便直接掀起妈妈的上衣,将妈妈的雪白乳兔露了出来。
  「嗯,不错,上面没穿。」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用力的揉捏了几下。
  「再看看下面的。」揉捏几下后,我没有停止动作,伸手去解开了妈妈下身
七分裤的纽扣,然后将妈妈的裤子往下扯至膝盖处,将妈妈的下体私处完全暴露
在空气之中,那稀疏的阴毛和若隐若现的肉缝。
  「不错,妈妈真乖,果然是『真空』的呢。」我笑着捏了捏妈妈的胸部。
  「……」妈妈对于我的侮辱一点都没有反应,只是顺从的站着。
  「妈妈,在这拉个尿吧,你现在很想拉尿的,对吗?你憋着尿很辛苦的,要
尿了,要尿了。」
  在我的引导下,妈妈逐渐起了生理反应,扭捏这下体,脸上也渐渐出现了细
密的汗珠,似乎真的在憋尿一般。
  「那么,你很想拉尿,对吧?迫不及待的想要拉尿,因为再不拉就憋不住了
呢。」我坏笑着说道。
  「……嗯……」妈妈在我的催眠下越来越迫切的感受到了尿意,不自主的加
紧了双腿。
  「好了,妈妈,不用憋着了,不用在意你的儿子就在旁边,尽情的尿吧,妈
妈,蹲在这里,尽情的尿出来吧。」我觉得引导的差不多了,于是搀扶着妈妈走
到楼道中间,指着那里说道。
  听到我的命令,妈妈顿时如同大赦,急忙蹲下,不顾羞耻的就开始在我面前
放尿,也根本不管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来,就这样肆意的在楼道里尿了起来。
  这种随时可能会被人把妈妈的淫荡模样看光的刺激感深深的刺激着我,我突
然发现这种把妈妈暴露给别人的感觉或许很不赖。
  看见妈妈尿完后,我透过楼梯的缝隙看了看,没发现有人会经过的痕迹,顿
时心里有着一种侥幸的快感,同时却也有着一抹失望。
  我想着还有要紧事要做,于是也不再玩弄妈妈,声音有些失落的说道:「妈
妈,别站起来,像狗一样爬进来吧。」
  妈妈顺从的从蹲姿慢慢的跪下,然后双手着地,由于妈妈的裤子我没有让她
提起来,妈妈就如同一只美丽的初生母狗,笨拙的手脚并用的艰难的爬进家里,
我关上门后,命令妈妈可以站起来,然后将我写的催眠剧本给妈妈看了一遍,并
命令她记住一些剧本她需要扮演的角色以及一些重要点后,我才走进妈妈的卧室,
帮她挑了一套新的衣服,因为刚才妈妈是跪着爬进来的,膝盖着地时裤子粘到了
她之前尿的尿液,已经湿了一大块,自然是不能穿了。
  我以沙滩之主的名义命令妈妈乖乖在我面前换上衣服,那是一件白色的长袖
连身裙,袖子外面是纱织仙女袖,显得十分轻柔,裙身则比较紧,在妈妈『真空』
上阵的情况下,妈妈的胸部两个点几乎是半隐半现,只要仔细观看就能看见妈妈
胸部的轮廓。
  如果按照平时我肯定不会选择这件衣服让妈妈穿,但是经过刚才那张暴露妈
妈的刺激感后,我鬼使神差的选择了这件衣服。
  妈妈换好衣服后我又仔细看了看,然后去妈妈的衣柜里找来了一根黑色皮带
和白色丝袜,妈妈顺从的给自己的美腿穿上丝袜后,我将黑色皮带用力束在妈妈
的纤细腰肢上,使得本来就有些小一号的衣服变得更加紧身,妈妈的好身材几乎
被完美勾勒出来,以及胸部两个更加明显的点和妈妈下身若隐若现的私处。
  满意的打量着妈妈,觉得这样的穿着可以后,我便带着美若天仙的妈妈出门
了。
  果然,以妈妈现在这身打扮,走在街上就是百分百的回头率,再加上出门前
我又命令妈妈要表现的跟平时一样、不能让别人看出你被催眠了、要保持微笑等
命令,使得妈妈始终保持着微笑,双眸含春,面泛红晕的美丽模样,更加的令人
心动。
  我兴奋的跟着妈妈身后,打量着那些偷偷的,带着色眯眯眼光盯着妈妈看的
男人们,心中不由得意,你们也只能看看而已,我却能想操就操,要是你们知道
了,还不羡慕死你们?
  咦,是错觉吗?我怎么感觉好像妈妈的腿上有水滴?应该是汗吧。
  我没有多想,继续带着妈妈往超市那边走。
  距离下午三点还有两个多小时,我带着妈妈一路走到我们市的一个大型百货
店里,逛了一会后,我命令她去买了很多化妆品,因为我妈妈以前一直不喜欢化
妆,所以家里只有一些爸爸以前送给妈妈的口红和粉底等等简单的化妆品,妈妈
也只是在参加重要场合的时候才顶多会化个淡妆。
  买完化妆品,我偷偷命令妈妈去买些女士衣服,只要我点头的就直接购买。
这里我为什么要偷偷命令妈妈呢,因为现在妈妈还处于催眠状态,我不对她下命
令她肯定不会去做,那么如果我光明正大的命令妈妈去干什么,那别人肯定会怀
疑妈妈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总之,在我将所有需要的东西买完回到家后,距离三点,就只有半个小时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