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生物原虫】(69、新的能力吗?)



  69、新的能力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身上的外套,她里面穿的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是
一条酒红色的紧身短裙。
  吩咐了几句,一个忍者就推过来一辆小车,那车上都是些试管之类的。
  「相信刚才你也看到了,在你睾丸的提取物中并没有发现原虫,但是在血液
中却有原虫,可见这种原虫也许并不是直接存在于睾丸中。」
  她口中说,动作也没停下,弯下腰来,将紧身裙也给脱了,露出了穿着黑丝
的双腿,以前没有怎么注意,只觉得她是大腿稍稍丰腴了一些,如今加上她倭人
的身份这么一看,俨然就是一双萝卜腿,透过丝袜还能看到包裹着臀部的蕾丝三
角裤。
  我看她的这些举动自然是知道她要做什么,想必是要用身体来榨取我体内的
原虫,这倒是也很合我的意愿,因为如今的情况射出来的东西一定是会令人变老
的。
  「博士推测,也许原虫只有在做爱射出来的精液中才会存在,所以…」她口
中说着,「反正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不用紧张。」
  我看看妈妈,她的双手还紧紧掩着胸前那对巨乳,她的眼神里也满是惊讶,
显然是没想到雪女会有这样的举动。
  「你要做什么?」她一步踏上前来挡在我身前。
  「哟呵?倒是把你给忘了…」雪女笑道,「倒是忘了你们母子情深了。」
  她转身说了一句倭语,那些忍者里走出来两个过来,一人一边架着妈妈的手
把她往旁边的椅子上拉。
  她拼命挣扎,本就破碎的衣服原本就是在她勉力支撑下才挡住了重要部位而
已,如今失去了她的维持,立刻上半身几乎就是完全暴露在了众人面前,一对巨
乳在空气中来回摇晃,在睡衣破碎布条的掩映下,反倒有种半遮半掩的美感,看
得我也有些激动。
  「住手!!雪女,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答应了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吗?」
  我愤怒道。
  她没有答话,我更加愤怒了,不管全身的疼痛在椅子上来回挣扎身体,把椅
子弄得不停摇晃,也许是用力失控的缘故,连人带椅子都摔在了地上。
  「小俊!!小俊!!!」妈妈挣扎得更剧烈,想往我这边过来。
  雪女揉了揉眉心,派了两个忍者过来将我扶起,那两个架着妈妈的忍者也将
她拉到了另一张椅子上坐下,用绳子把她的手脚都缚在椅子上,用布条将她的嘴
也堵住,妈妈惊恐得四下挣扎,一对巨乳晃得更加厉害。
  「啪啪!!」巴掌声响起,雪女走到妈妈面前给了她两下。
  「够了!!!」她不耐烦道,「李俊卿,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这一点我
可以向你保证,你的这片逆鳞,我们绝不会去玷污她,不过这都是建立在你配合
的基础上,如果她挣扎得太厉害的话,自己伤到了自己我们可不管。」
  听了她的话,我愤怒地看着她,她也与我对视,眼神很是平静,看不出丝毫
的波澜。
  她挥了挥手,说了两句倭语,那四个忍者面面相觑,别的忍者也扭过身来,
疑惑地看着她。
  「八嘎!!」她语气中带着愤怒,又快速说了两句倭语。
  那些忍者这才都低下头答道:「哈依!!」说着他们都向门边走去,打开门
出去了。
  雪女看着他们一个个走出去,最后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她还有妈妈,这才看
向我们道:「怎么样?这样足够表达我的诚意了吗?」
  我的心这才缓缓放了下来,妈妈的身子被绑缚在椅子上仍然不能动弹,不过
她也停止了挣扎,睁大眼睛看向我。
  我冲她微微一点头,勉强笑道:「没…没事的妈妈…你如果不愿意看,就闭
上眼睛吧…」
  妈妈点点头,把头侧向了一边,闭上了眼睛不看我们。
  我的头疼还是那样剧烈,现在,原虫是否从『类冬眠状态』跳出来已经不是
最重要的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把那些不知道什么原因而出现的『衰老液体』射出
去。
  「好吧,我配合你。」我抬头看向她,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转动我的手腕,
刚才摔倒的时候绳子被我左右拉扯了一阵,稍微有些松动,但是不知道这些该死
的忍者用的是什么绳结方式,只有一点点的松动根本就无法把手从绳结里抽出来。
  雪女始终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上身的小衬衫她没有脱掉,只是解开了两粒扣
子,把丝袜脱掉了一条腿,将三角裤全都脱了下来。
  她靠上前来握住我的鸡巴,眼晴盯着它,脸上仍然是没有任何表情。
  真是搞不懂这些间谍,到底在想些什么?她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甚至可
以说她以前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任何一个表情都是伪装出来的。
  她在鸡巴上撸弄几下,棒身上传来的那种痛感激得我全身都在颤抖。
  「嗯…」我哼出声来以缓解这种痛楚,也便于假装是因为舒服导致的。
  「看来你是真的配合。」雪女用不带一丝情感的语调说道。
  一边说着,她一边转过身去,分开双腿跨在我的腿两侧,低头扶着鸡巴找准
位置,对准穴口坐了上去。
  我只觉得鸡巴很容易就滑了进去,我这才发现她的穴中已经流出了不少淫水,
很润滑。
  看来她的身体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分泌淫
水的,也许从她让那些忍者都转过身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又或许是让他们都
出去的时候?
  不过这一点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鸡巴被穴壁包着很是舒服,她的穴还
是那么紧,给我的感觉还是那么舒服,并没有因为我对倭人的观念而改变。
  她把两只手扶在我的膝盖上,身子用力,一点点地向下坐,龟头也随着她的
动作向她体内挺进,直到我感觉龟头被什么东西挡住了,鸡巴还有根部的一部分
没有进入,但她的动作停住了,不再继续向下压,开始上下套弄。
  也许倭国的女间谍连这个都有经过特殊的训练吗?她的穴一开始还是跟前两
次差不多的感觉,可到了后来就明显变得更紧了一些。
  我的龟头原本是像一个小伞一样,头冠比棒身要宽大概六七毫米的样子,所
以一般都只有将龟头插进了子宫里才会有血肉紧紧包裹棒身的感觉。
  可如今,显然龟头并没有整个插进子宫内,但是我却有穴中嫩肉把龟头和棒
身全都紧紧包裹的感觉,并且这种感觉还在加强,随着她的血内一紧一松、一松
一紧,给予我十分强烈的快感。
  雪女一言不发地套弄鸡巴,每一次的套弄龟头都会顶到她最深处,但她却从
头到尾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慢慢的,她加快了套弄的频率和辐度,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是垂着头看着
她丰润的臀部在鸡巴上不停套弄,使得我也得到了感官与视觉上的双重享受。
  而我转动手腕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她的套弄将痛感降低了很多,跟上一次
的情况是一样的,这就给了我加大力气扭动手腕的机会。
  手腕上火辣辣的疼,大概是绳索把手腕全都磨破了,不过我还是很努力地一
边扭动手腕一边将手尽量缩小以期能从从绳圈里伸出来。
  套弄了百十来下后,明显感觉到雪女套弄的频率变慢了,幅度也变小了,白
皙的臀部上渗出了肉眼可见的汗珠,而且她体内流出的淫水并没有停歇,仍然在
随着她的套弄从穴中四溅出来,把我的睡裤都打湿了。
  又套弄了数十下,显然这数十下对她来说也是比较费力的,每套弄一阵她就
要停下来休息一下,然后才继续。
  「嗯…」我正在紧张地收缩手掌,雪女忽然发出一声叹息,把我吓得赶紧停
下了手中的小动作,鸡巴也因为这样而胀大了一些。
  她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双手扶在自己的腿上,弯下腰来喘气,像是长跑结束
后叉开腿休息的运动员一样。
  龟头现在就紧紧顶在她的子宫口那边,如果我现在可以,只需要将臀部猛力
向上一抬或者扶着她的腰向下一压,龟头就能顺利地插进去。
  只是很无奈,我的腿被绑得太紧了,我不能向上抬,而用手去压,显然也是
不现实的。
  她喘了好一会,倒是很注意的没有让自己的身子继续下沉,又缓缓抬起臀部,
直到鸡巴全都从她的穴中抽了出来。
  我紧张地盯着她,观察她接下来的举动。
  只见她慢慢站起,似乎是休息了一会,我能看到她的淫水从穴口滴落,也有
一些顺着大腿流下,她向前挪动了几步,好像大腿根很酸一样,大概是一直这个
动作太累了。
  这段时间,我自然也没有停下对挣脱绳子的努力,经过我的努力,现在一只
手已经从绳圈中脱出了一半,正卡在虎口位置上。
  忽然,雪女转过身来,我心头一紧,连忙停下手上的动作,生怕她发现。
  「哼!」她没有说话,急急地深吸了几口气,「没想到竟然比以前更厉害
…这就是原虫增强的后果吗?」
  我现在也憋着一口气,不想回答她的话。
  她见我不回答,又是冷哼一声,尔后慢慢靠近我,再次岔开双腿在我的腿两
侧,直到龟头正对着她的穴口。
  她的穴中淫水流得更多,只是跨坐在鸡巴上稍稍一用力,龟头就已经向穴中
滑去。
  她的身体理我的距离十分近,使得我不能再垂下头,只好抬起头来,正对着
的就是她的胸口,虽然她没有脱掉衬衣,但解开了两颗扣子却也让领口打开,我
眼前就是她那一对白嫩的巨乳和深深的乳沟。
  不管怎么说,她的乳房还是货真价实的,又白又软,还带着股股香气。
  我撇过脸去看看妈妈,她的脸还是侧向一边,眼睛也还是闭着,似乎是真的
一点也不想看我和别人做爱的场景。
  「哼…盯着我的乳房看倒是挺认真的,这种时候还想着你妈妈的感受?」雪
女说道,眼中满是不屑。
  我斜眼瞪她一下,闭上了眼睛,把身子也向后仰去,看起来像是不愿意再去
看她乳房的样子,其实是为了能用身子挡住我的双手,以免被她看到我的小动作。
  此时雪女慢慢地转动她的臀部,一边转动一边把身体向下压,我顿时感到她
的穴中像是有一股螺旋的劲道一般,穴中嫩肉不停地颤动,这感觉让我差点就忘
了手上的动作,想要停下来享受这种快乐。
  在小穴的悸动下,龟头就这样顺利地插进了她的穴里,不过当龟头再次顶到
宫口的时候,她又停了下来,这样小穴与鸡巴的结合仍然是差了一段。
  她将双手搭在我的肩上,力气也很大,紧紧压着我肩膀上的那块柔软的地方,
压得我又酸又疼,但还是只能忍着。
  她开始上下移动着身体,慢慢地抬起和降下她的身子,上上下下地套弄着我
的鸡巴,因为距离太近,她的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热力呼在我的脸上,我能听到她
的嗓子里发出低低的娇哼,声音十分的低,在她粗重呼吸的掩盖下几乎难以听见。
  她的动作不是很激烈,每当抬起的时候都是很快,但是坐下的时候却又放缓
了速度,大概是害怕我的龟头插进子宫里。
  有套弄了数十下,她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身子在我的鸡巴上一颤一颤的,
不知道在做什么。
  不一会,就感觉一个柔柔软软的东西在触碰我的嘴唇,我惊讶地睁眼,入眼
的正是她那对巨乳。
  原来刚才她停下来就是将身上的衬衫和胸罩都给脱了,那对巨乳就这样展现
在我面前,而此刻,她正捏着右边的乳房在往我嘴里送,触碰我嘴唇的那个柔软
就是她的乳头她看看我,。
  「你干什么?」我连忙问道,微微张开嘴唇,发出的声音有些沉闷。
  「让你吸,就吸。」她仍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声音也不带有任何情感,好
像现在鸡巴插着的那个小穴不是她的。
  但是身上的细汗、两颊的潮红、粗重的喘息还是出卖了她,说明她并不是没
有快感。
  「哼!」我冷哼一声,斜眼瞥了一眼妈妈,她双眼仍然紧闭,我这才张嘴含
住了雪女的乳头,大力吸吮起来。
  「嗯…」我嘴上刚一用力,雪女就哼出声来,这进一步证明她也是有强烈的
快感的,只不过是伪装出毫无感觉的样子。
  随着我的吸吮,她把手再次搭在我的肩上,又开始了套弄,不过这次的频率
和幅度都比刚才要增强许多,甚至当龟头顶在宫口的时候她也不停下来而是再次
抬起臀部然后落下,每一次龟头在宫口的撞击,她都哼一声。
  穴中的嫩肉也比刚才激烈很多,无论是蠕动还是裹夹都增强,让我感觉很舒
服。
  微微侧过头,我看看她的表情,她也很享受这种快感,双眼都微微闭气,口
唇半张,不停地娇喘。
  我看她这幅表情,嘴上吸吮的力道更加强大,手却加快了挣脱的动作,现在
绑着手腕的绳圈已经箍到了大拇指的指节上方,只要我再努力一下,就能让大拇
指挣脱出来,只要一只手出来了,另一只手就很容易了。
  「啊!!」雪女的呼声更大,套弄的频率也增强,两只巨乳也上下晃动,要
不是我吸力大,被我含住的那只好几次差点就从嘴里跳出去了,没有被我含住的
那只一下一下地甩在我的脸上。
  我长开牙,狠狠咬住那颗乳头,顿时雪女的身子就是剧烈震动,穴中的夹力
和吸力都增加,嫩肉的抖动也瞬间增强,我能感觉到在其中抽插的阻力越来越小,
毫不费力地刺穿整条阴道,如果不是她自己的控制,这要是换了我掌握主动权,
恐怕子宫口也早就被我撑开了。
  她口中的呻吟声断断续续,不得不说,她的呻吟声还是很诱人的,也许也是
经过特殊训练的,想想也是,倭国的那些成人电影里的女优们都能将叫床声演绎
得那么诱人,对于倭国的女间谍来说,受一些这样的训练也是无可厚非的。
  这时,我感觉鸡巴深处传来酸胀的感觉,后脊梁也有些发麻,知道自己射精
的冲动已经在聚集,也许很快就要射出来了。
  那我要抓紧时间了,不能再耽搁,得在我射精之前把手从绳圈里挣脱出来。
  雪女还在鸡巴上套弄,她还是很注意龟头对子宫的冲击,难道她还从来没有
被插进过子宫去?
  我抓紧时间,屏住呼吸,嘴用力吸住她的乳头,舌头在上面不停地挑逗,让
她没有别的精力去注意我的手。
  终于,大拇指从绳圈中挣脱出来,一只手也就从绳圈里出来了,我连忙在另
一只手上摸索,将那只手也挣脱出来。
  射精的冲动越来越大,我感觉到鸡巴在小穴里跳动,雪女也许也已经感觉到
了,她停滞了一下,放在我肩膀上的手紧紧捏着我的肉,加大了套弄的幅度。
  「嗯!!」鸡巴的跳动越来越明显,我放开了她的乳头,臀部艰难地挺动了
几下。
  就在鸡巴快速抖动,就要射出的时候,雪女伸手拿起那小车上的一个试管,
猛地起身向后退去,似乎是要挣开鸡巴。
  我忽然想起来她刚才说的话,也许她的目的就是收集我的精液,或者说,他
们以为的精液。
  哼哼!!我怎么能让你如愿!!现在的这东西如果不射在里面,就不会有什
么作用了!!
  想到这里,我急忙伸手大力握住她的纤腰,她吓了一跳,惊呼道:「你!!
  你什么时候挣脱的!!」
  我就在射精边缘,哪有精力去回答她的问题,双手用力抓住她在我的鸡巴上
猛地套弄,既然是我来动手,就不会那么温柔了,龟头毫不留情地冲进了她的子
宫里。
  「啊!!你!!住手!!」她痛苦地大叫道,我并不理会她,不过我的抽插
也没有两下,鸡巴就在她的子宫里射了起来。
  「啊!!不要!!」她惊呼出声,「放开我!!」
  鸡巴继续抖动着,那不知名的液体一股股射进她的子宫里,她在我身上不停
挣扎,因为身上有汗珠的缘故,最终还是被她挣脱了。
  『啪』,她重重地摔在地上,鸡巴又抽动了几下,又射了几股才停止,最重
要的是,那种疼痛感缓缓消失了,好像这液体射出的同时也将痛感带走了,连鸡
巴也从刚才的深黑色变成了肉紫色。
  那这就是恢复了?是仅仅从这状态下恢复了还是我的能力都恢复了?
  「小俊!!」妈妈喊我道,我向她看去,她眼含泪水地看着我。
  我连忙把身上缚着的绳子弄开,跑过去解妈妈身上的绳子。
  「你没事吧?」妈妈问道。
  「没事,没事,这回就让她自讨苦吃了。」我说道。
  「八嘎!!八嘎!!」雪女从地上爬起,口中大骂道,「iohiojho
nwgolhqwegiohwoiegh」
  她大喊着,向我这里冲过来,与此同时,门也打开了,忍者们从门外冲了进
来。
  「lkahsdgioawehgipoqweig」雪女指着我们大叫道。
  我看向她,发现她的脸上和身上出现了细小的黑色纹路。
  来了!!就是这个!!我心中大喜,当时在敏芝姐身上看到的就是这个,不
过好像没有她蔓延得这么快,这也是我从上次的事情中发现的,上次敏芝姐的变
老速度很慢,因为在她起身的时候有很多液体从穴中流了出来,在地上还聚集了
一大滩,所以刚才我才会让龟头冲进雪女的子宫内射出,为的就是不让那液体很
快从她穴里流出。
  「qwerihweiot??」忍者中好像也有人发现了这个情况,一个
似乎是忍者头领的人急切地像雪女说道。
  「纳尼?」雪女疑惑道,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伸手去触摸那些黑色的纹路。
  「啊!!!!」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她尖叫起来,「knsjdghoui
whgklwrbg??」
  她冲那个研究员问道,那研究员急忙奔向她,手中拿出刚才在我身上抽血用
的那种东西,可是那黑色纹路的蔓延实在太快了,快到让人来不及做别的反应,
只在十几秒的时间内就覆盖住了雪女的全身。
  我看到她原本还算美丽的眼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浑浊,一头乌黑的秀
发也变成了灰白,她的身子在那研究员奔到她身边之前就倒在了地上,她艰难地
指着我,口中虚弱地说了几个字,那只手就掉落在了地上,她的身体极速猥琐,
最终就像一个百十来岁的老妪一样蜷缩在了地上。
  这些事情说来长,不过也就在几分钟之内就结束了,别的人都没有来得及做
出什么反应,她就已经死亡了。
  我草!!这东西这么厉害的吗?这么一想,敏芝姐上次简直就是走了大运啊
…那研究员奔到雪女身旁抱起她,仍然想要把抽血的东西插进她身体里,可是已
经于事无补了。
  「八嘎八嘎西!!」他愤怒地把那东西摔在地上,对着忍者们吼道:「tu
btqwetgkjhbkhgag!!」
  「哈依!!」几个忍者向这边快速移动过来,将背上的东洋刀抽了出来。
  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用刀?!我心中骂道,这些人这都是跟不上时代的吗?
  妈妈的绳子还没有解开,我心中焦躁不已,眼见他们的刀已经砍了过来,也
不知道怎么的,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什么姿势。
  这是什么?我还没想完,本来在解妈妈绳子的手却猛然伸出,在头顶上一拍,
将一把东洋刀稳稳地夹住了。
  空手入白刃?这念头刚一出来,我的身子已然一扭,抬腿一踢,那把东洋刀
就从忍者手里到了我手里。
  尔后连续几招出刀,把那些忍者砍过来的刀一一荡开。
  什么情况?我的脑子到现在都还是蒙的,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
出手到夺刀再到,我的动作都远比我的思绪来得快,一切都是身体自主的反应。
  不过有把刀在手里就方便,我顺手割开了妈妈身上的绳子,将她搂在身边。
  「qwerqwer?」那个忍者头领问道。
  他们中似乎只有雪女会说震旦语,其他人都不会。
  「jlhuio!」他又说道。
  那些忍者点点头,掏出五星形的飞镖,或者叫手里剑?用一种特有的动作朝
我这边投掷过来,那些非标的旋转速度很快,飞行速度也很快,我几乎看不清楚
他们的方向。
  但奇怪的是,当那些飞镖快接近我的时候,它们的速度却仿佛慢了下来,我
能看到它们在空中旋转、前进,可是这些都很慢,我伸出手,把那些飞镖一个个
地拿在手里。
  等那些飞镖全都握到手里,我才惊觉过来,这…怎么又是身体自己的反应?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我惊讶,几乎就在那一刹那,我也使出了一个像那些
忍者那样地动作,把那些飞镖又给射回了给他们。
  「啊!」「啊!」几人都大喊起来,凡是刚才对我投掷了飞镖的忍者全都被
飞镖射中。
  「八嘎!!」头领怒骂道,身子伏低向我这里冲来。
  我将妈妈护在身后,举起手中的东洋刀向他砍去,这动作倒是发自我自己的
想法,结果他身子微微一侧就躲开了我的砍击,轻而易举地就在我肚子上狠狠踢
了一脚。
  我被他大力一脚整个人都向后飞去,连被我护在身后的妈妈也遭了秧,跟我
一起向后飞去,都倒在了地上,刀也扔在了一旁。
  「噗!噗!」我吐了两口血出来,妈的,这倭寇的力气还真大,把我踢得都
内伤了。
  回头一看,妈妈已经被我撞得晕了过去。
  「妈妈!!妈妈!!」我急忙搂起妈妈问道。
  「哼…ppklmnnjtffgvjk…」那忍者头领冷哼道,轻蔑地看
向我,再次向我踢来。
  我心中愤怒,脑中浮现了好几个莫名的身姿,紧接着这些动作就一个接一个
的使出,先挡下了他踢过来的脚,然后快速反击,在他身上连续重击数下,拳拳
到肉,招招致命。
  等这一系列的动作都使完了,我才回过神来,那忍者头目瘫倒在地上,颤抖
着手指着我:「八…八嘎…」而后他的眼中就失去了光彩。
  『砰』房门被踹了开来,我吃惊地看过去,从门外冲进来一些荷枪实弹的人。
  「都别动!都别动!!」他们中有人喊道。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