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娜娜元年】(01:和中年憨憨男妓初相见)



【娜娜元年】(01:和中年憨憨男妓初相见)

(图片及图片中人物和本文无任何关联)
  这年是20XX年,年号娜娜,是为娜娜元年。。。
  每个人毕业前的故事都是超多的,於是我就在这些超多的故事里毕业了,故
事因为太多,所以用句号是堵不住的,因此在毕业的时候命运就给我点了一个逗
号,然后又换赠给我一片新的剧情。
  我毕业后,就把自己洗白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是什么也不懂的乖乖女,
只是因为天真爱奔跑,不小心被突来的龙卷风拽进了绿野仙踪的童话里面,但这
里面的童话却是扭曲的,我们每一个人只好无奈的模仿着绿野仙踪里面的桃乐丝
,像桃乐丝一样在那片国度里默默长大,然后有一天风又起来,我们於是又莫名
其妙的重新找到了归回原先世界的路,再回来的时候,物是人亦是,那非的,却
只剩我们自己。
  有一天我踏上了从台北飞往北京的班机,我被幕后的超级大老闆也是我的干
Daddy派去了北京,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个年纪轻轻却来陆投资经商的富姐,
做什么生意,在这里不便和大家透露,只告诉你们是正当的就好了。而欣宜则比
我提早来到北京探路,她在北京的郊外开了一个会馆,这个会馆只招募女性会员
,她给这个会馆起名叫做「则天」,她和我说来这个会所玩的女人都是皇上,到
这个会所被玩的男人都是婊子。
  我和欣宜早就听说北京是一个各种二代群集打炮的城市,有高楼也有帅哥,
有票子也有香车,我们不是什么二代,因为我们是来这里开天闢地的。
  因为在北京摸爬滚打得有一段时日了,我也认识了很多超级有钱超有背景自
驾百万豪车的北京小妞旗袍富婆,她们喜欢跟着我到处去嗨,因为我带她们去的
不只有名品专柜,日韩欧美,还有东京夜晚的牛郎店,欣宜开的这个小会馆。
  她们经常对我说:「娜姐,你真牛逼。」为什么她们都喜欢这样讲我呢?因
为她们告诉过我:「是我帮她们理顺了女人应该开心的模式。」
  后来我们经常隔不多久就聚在欣宜这个低调的小会馆里开pa,不过很少有
吵闹的音乐,俗不可耐的大酒大肉,绝大多数时间我们会围坐在一起办个读书分
享会,电影分享会什么的,我们经常在这些分享会上边吃零食边聊天,拉近彼此
的感情,当然性这个话题是每次必不可少的。
  我们会在一起研究怎样玩男人,撩男人,分享会之后我们也会在欣宜的会馆
里各自点几个男人来玩,有时单独玩,有时一起玩,有时也可以带出去玩,这些
男人有自愿来的,也有因为一些原因无奈来的,我们可管不了什么自愿还是无奈
的,反正你只要是男人,就是被我们这些女人嫖的,撩的。
  。。。。。。。。。。。。。。。。。。。。。
  一个不小心今年就26岁了,这个被一些同龄人还在坚持定义成天真少女的年
纪,我却被社会打磨成了一个超级重的轻熟女,因为入社会太早,在家乡靠自己
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心里比同龄人更加的成熟,不过我也非常满意自己的生活,
不是那么空洞无味,而是十分的丰富多彩,我知道这是叫同龄人羨慕的地方。
  我穿着肤色的不透肤裤袜,踩着黑色的高跟鞋,一身OL打扮,走下了刚刚
从香港飞回来的班机,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和那边的商人去谈事情,这刚回来
也不能回自己的住处休息,叫了一个计程车径直去了欣宜的小会馆,和一个五十
多岁的女老闆谈后续的生意,事情谈过,女老闆就点了一个男人自己嗨去了,她
笑着告诉我既来之则安之。
  欣宜给我泡了一壶茶,叫我静静的坐着闭眼睛休息自己已经超负荷运转的大
脑,这么多年只有她能在关键的时刻给我安慰,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交男朋友,
一个是没有我可以看上的,其次我觉得靠男人不如靠自己,我不想做关在家里的
全职太太,男人的宠物,最最重要的是我和欣宜彼此保证过,我们两个谁也不分
开谁。
  欣宜问我需不需要找个男人伺候你,我笑着看着她点了点头,她说我怎么还
扭扭捏捏的,是不是这几天去香港变傻了,我告诉她差不多快变傻了,连衣服,
内裤和袜子都忙得来不及换。
  欣宜知道我的口味 —— 熟男路线,叫我先去了豪华按摩套房里面边抽菸
,边等她。
  我临进到套房的时候,欣宜悄悄对我讲给我一个新来的男人,还没被人玩过
,超乾净的,人也很老实,我一定超喜欢,我问她多大年纪了,她笑着告诉我3
8岁,保证合我的胃,我笑着拍了她一下,我就在躺倒床上半躺着吸菸滑手机。
  欣宜的这个会馆装饰的蛮有女人味的,每个房间虽然豪华,但是也非常的精
緻细腻,到处焕发着香水味道,床上还摆放着毛绒玩具,房间里还有不少可爱的
挂件,不过当我甩掉脚上的高跟鞋,一整个躺下的一刹那,我觉得全身都舒服了,
这些天真的太累了,一直走一直跑,大脑一直在超负荷的转动。
  没有多长的时间,就响起了敲门声,我说了一声请进,欣宜就给我带进来一
个成熟的男人,欣宜和我挤了挤眼睛,就把门关上了。
  刚刚进来的这个男人显得很紧张拘谨,我瞥了他一眼,就叫他坐在了床头的
沙发上。
  「你抽菸吗?如果吸的话,给你来一根。」我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拘谨的他。
  「不抽,谢谢您了。」
  「等我吸完这根,你先给我按摩。。。会按摩吗?」我说了半句,又继续问
他。
  「会,会,来时新学的,呵呵。」
  「听你口音不像是北京人?」
  「嗯,不是,不是。」
  「为什么做这个?」我半躺着看着他紧紧张张有些害羞的面孔。
  「哎,。。。」
  「你和我讲讲,这里没有别人,我不会给你说出去的。」这个男人低着头沉
默了一阵子,然后低着头叹了一口气,带着不好意思地语气说:
  「来北京打工,老婆失业了,我也失业了,找不到工作,家里还有两个上小
学的孩子。。。哎,没办法。。。」
  「那你老婆呢?也和你一样吗?」
  「没有,她在家看孩子。」
  「那他知道你来干这个吗?」
  「哪能叫她知道。。。不知道。。。哎。。。」
  「那她不会问你找到什么工作了?」
  「我就说在洗浴,做服务员。。。」
  「呵呵,你也真够能编的。」我说完,就把菸蒂扔到了身边的菸灰缸里面,
我又看了看在我眼前低着头怯生生的他,他一直不敢正视我,我看着他冷笑了一
下子。
  「你为什么不看着我,总低着头?」
  这个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来对我憨憨的一笑。
  「你很害羞对不对?」我笑了一下。
  这个男人依旧没有说话,又是憨憨的一笑,低着头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小心把头皮屑弄到满地都是。」
  这个男人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还是憨憨的笑了笑,坐在我面前的沙发上。
  「不要傻坐着了,再坐着屁股都要黏在沙发上了,来给我按摩按摩吧。」我
没好气的对这个傻傻的男人说了一句。
  他听我这样子说,就从沙发上慢慢的站了起来,但是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呆呆的站在我的跟前,像一条狗一样「喔喔」的答应了两声。
  「你傻站干什么?」我坐在床上抬头看着他。
  「我是头一次,不知道开始怎样做。」
  「欣宜她们没有教你吗?」
  「教了,教了。」
  「教你什么了?你学的什么?」
  「按摩颈肩,头部,背部,足疗。。。」
  我听见这个男人这样子对我说的,自己翻了一下眼睛小声感叹了一句:「靠。。。
」心想真的蛮符合欣宜的套路的,做事情只做一半,不管然后。
  我自己把小西装外套脱了,放在床上,对这个站在我面前的男人乾脆利落的
说了一句:「脱衣服。」
  这个男人接过我递给他的我的小西装外套,然后答应了我一句,又傻傻的站
在我的面前。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超级紧张又拘谨的他对他近乎大喊的说:「我叫你脱衣服
啊,你傻站在这里干什么?」
  「我。。。我。。。」
  「我什么我?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吗?」
  「嗯。。。嗯。。。」这个男人低着头,表情极其複杂,不过我也明白,一
个大男人,做这个,心里得有多么的忍辱负重。
  「快点啦,不要叫我发火,你知道你们老闆和我的关系,小心我投诉给她,
打你屁屁。」
  这个男人低着头闭了一下眼睛,叹了一口气,就把T恤脱了。
  「还有短裤,内裤,全脱了,不要叫我一句一句说。」我抱着穿着裤袜的双
腿,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看他的傻样子,我真的想笑。
  不过最后这个男人忍辱负重般的把工装短裤还有内裤都脱了下来,低着头眼
睛看着我的一边,满脸的害羞。
  我看着他的底下,一根阴茎挺挺的摆在他的小腹下面,被周围密密丛丛的阴
毛包围着,好像一根从黑森林里面钻出来的大蘑菇,这个男人的龟头涨涨的,包
皮的中间露出男人尿道口的一条小缝,样子好可爱。
  我伸出手,把玩着他的阴茎还有睾丸,觉得手感真的很好,该硬的地方硬,
该软的地方软,不过我刚触碰到他的阴茎睾丸的时候,我注意到从他的尿道口里
流出潺潺透明的春液,他的阴茎好像变得更坚挺了,更加害羞的只有这个男人的
表情,继续低着头,侧对着我,脸红红的。
  「害羞喔?」我笑了笑,抬头看看他。
  「呵呵。。。」他又是憨憨的傻笑。
  「你叫什么?」
  他低着头眼睛不看着我小声的说:「30号。」
  「外国名字?。。。我问你叫什么?」我一边把玩着他的阴茎,一边笑着问
依旧不好意思的他。
  「栓柱。。。」
  「姓什么?」
  「张。。。。」
  「真的假的?我会去问你们老闆的。」
  「真的。。。」
  「你傻啊?」我笑着拍了一下他的大腿:「你不知道不可以告诉客人你的真
名字吗?」我看着呆呆蠢蠢的他哈哈大笑。
  他只是依然憨憨的笑,眨了眨眼睛,紧张的用手背蹭了蹭鼻尖。
  「你坐下来,坐下来,不要只是站着。。。我看你站着我真的都不好意思了
。。。你真够可爱的。。。」
  他听见我说的话,就慢慢的坐在我的身边,不过还有那么十几厘米的距离,
侧身对着我,依然低着头。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呢?你侧着身子干什么?」
  他还是傻笑。
  「别傻笑了,来,给我按摩按摩颈肩,我看看她们是怎么教你的。」我把身
子坐直了,他有些拘束的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你洗手了吗?」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洗了,洗了。」
  「喔,那就按吧。」
  虽然手法有些稚嫩,但是他这样子一按,我真的是神清气爽,整个肩部都放
松了。
  「你学的还不错喔。」
  「哎。。。为了吃饭。。。其实我也不怎么会,新学的。。。」
  「在家给老婆按吗?」
  「有时会。」
  「你还很会疼女人是不是?」
  他没有说话,又只是憨憨的傻笑了一下。
  「你和你老婆怎么认识的?给我讲讲。」
  「我老婆是邻村的,村子里的人给做的媒。」
  「你们两个性生活怎样?每天都做吗?」我转过头对他坏笑着看了他一眼。
  「哎呀,这个。。。」
  「快给我讲讲,讲讲。。。呵呵。。。」
  「怎么说呢。。。」
  「就是每天都做吗?怎样做?你还害羞啊?」
  「。。。不是太经常。。。」
  「为什么?」
  「两个孩子在家,一起挤在一个屋子里。。。」
  「那么辛苦?只有一间屋子?」
  「嗯,北京房租太贵,也没有那么多钱,孩子上学花钱,。。。租个小地下
室。。。」
  「哇。。。你蛮不容易的了。。。」
  「嗯。。。我们比不了您们这些阔太太,大小姐。」男人说完,叹了一口气。
  「你在这里就可以发财了。」我又回头坏笑着看了一眼他,他笑了一下不好
意思的把脸侧着低了下去。
  「不过你按摩的技术真的蛮不错的,我以后来还找你好不好?我记住你了,
叫栓柱对不对?」
  「嗯。。。」
  「你只要在这里认真做,我会叫你老闆多给你薪水的。。。你和我讲的都是
真的对不对?没有骗我?」
  「那真的是谢谢您了。。。乡下人不会骗人,。。。」这个男人一边给我温
柔的按摩着肩部一边小声说着。
  不要按肩部了,我躺下去,你给我按按头,我把梳成马尾的头发散开,然后
躺了下去,他拽过一把椅子,一丝不挂的坐在我的面前,然后用手一下一下的给
我按摩头部。
  「这下我就能看着你了,你为什么刚才眼神一直躲开我?」我抬着头笑着看
着他。
  「不知道。。。呵呵。。。」他傻傻的笑了一下,依旧把脸稍微的离开我的
视线。
  「看着我,眼睛不许躲开。」
  他听见我的话,听话的把脸扭了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小孩学习成绩怎样?」
  「大的还好,小的有些皮。」
  「男孩女孩?」
  「大的是女孩,小的是男孩。」
  「女孩子一般学习不需要家长管,男孩子有时候就要操心一些。」
  「嗯。」
  「不过男孩子调皮一些也很健康,只要不闯祸就好了。」
  「是啊。。。哎。。。」这个男人答应了我一句,就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叹气?」
  男人犹豫了一阵子,想说什么,但是嘴唇停住了。
  「有难言之隐吗?」
  「没有。。。呵呵。。。」
  「不想说那就不说,你赚到钱,回家给孩子买零食吃,带孩子多出去玩,孩
子们开心了,你就不会叹气了,我说的对不对?」
  「对。。。嗯。。。」
  「好了,不按头了,给我按按脚吧。」我说完坐了起来,把头发散着,没有
扎上,觉得脑袋一整个放松,比刚才轻松了好多。
  我按了这张大按摩床旁边的按键,这张床的上半部就抬了起来,我可以倚靠
着,看着他。这个男人就向前拽了拽椅子,然后用手准备捏我的丝袜脚。我这双
袜子在香港穿着高跟鞋闷了半个星期,味道可想而知,我看见这个男人扭了一下
头,用手背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怎么了?」我微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
  「没什么。。。呵呵。。。」
  「很臭对不对?」
  男人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一下说:「没有。。。」
  「说谎。。。我自己都知道的,和我讲真话,我不喜欢撒谎的男人。」
  「呵呵。。。嗯。。。臭。。。」
  他不好意思的微微笑了笑,我看着他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问他。
  「你老婆的脚臭不臭?」
  「。。。不。。。不知道。。。」
  「你老婆的脚臭不臭你不知道欸?」
  「没。。。没闻过。。。呵呵。。。」他傻傻的笑着坐在我的对面一边按着
我的脚一边低着头说。
  「为什么没闻过呢?」
  「。。。脚怎么闻。。。怪脏的。。。呵呵。。。」
  「那我现在想叫你闻怎么办?」
  男人低头靦腆的笑着,一句话没有说,只是默默的继续给我按摩着丝袜脚,
我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挑起了我的调教的欲望,果然还是欣宜懂我,真的不
愧是我的至亲闺蜜。
  「跪地上。」我冷冷的对这个男人说了一句,他抬起头来不知究竟般的看了
我一眼。
  「跪地上?」
  「嗯,把椅子拿开,跪地上。」我说着坐到了床边,但是这个男人似乎有些
不知所措,没有反应过来。
  「我叫你把椅子拿开,跪地上,你没有听见吗?还是我说的不清楚。这里客
人的命令就是最大的,难道你不懂吗?」
  他听到我这样子说,终於「喔」了一声,把椅子拿到边上,然后跪了下来,
我发觉他的表情很複杂,我想一个大男人无可奈何的听我这个小女人的命令,又
跪在我这个小女人的面前该有多么的忍辱负重,我心里暗暗的笑了笑。
  他跪下来的时候还是低着头不敢看我,我叫他把头抬起来,他才慢慢的把头
抬起来,把脸对着我。
  我把两只闷了半个星期站在几米之外都能闻到味道的丝袜脚一整个贴到他的
脸上,他下意识的向后躲开了一点。
  「不要躲,知道吗?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把脸贴在我的脚上,用力的
吸,把味道全部闻进去。」
  「不要。。。不要了可以吗?。。。」他的表情依旧是拘谨的,眼神里透出
一丝恳求。
  「什么不要不要的?想赚钱吗?想赚到钱就要老实听话,不想赚钱现在就给
我滚蛋,我一句话就叫你老闆把你炒了你信不信?」我一改刚才的温柔,冷冰冰
的没有丝毫客气着对他说。
  这个男人低着头不知道想着什么,过了好一阵子才小声的说了一句:「好吧。」
  「过来,磨磨蹭蹭的,呵呵。」我看着他冷冷的笑着,心想你就是我的货,
认定你了想逃也逃不掉的。
  这个男人跪到我的跟前,用手背又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准备好了吗?」
  「嗯。」他呆呆的眼神迷茫的看着我的脚的正上方,不知道想着什么。
  我没有管他,把两只闷了半个星期的丝袜脚又一整个的贴在了他的鼻子上,
这次他没有躲,我看到他努力的在坚持着。
  「用力闻,用力吸,叫我听见你吸的声音。」我微微的笑着,双手扶着床望
着他。
  但是他努力的吸了几下,突然把头扭到一边,不住的低头乾咳着。
  「哎呦喂,就这么几下就坚持不住了?还想赚钱?还想养老婆?家里还有小
孩子,我说的对不对,还能不能坚持?不能坚持我不强迫你,你现在就可以离开
走掉。」
  我看见这个大男人的眼里好像含着一丝丝的泪花,低着头在那里静静的跪了
片刻。
  「能不能坚持?我问你了,你告诉我。」
  「能。。。。」他小声的说了一句。
  「那快一点,不要搞坏我的心情。」
  这个男人又重新的把脸正对过来,做好了我把脚踩在他脸上的准备姿势。
  「自己主动一些,捧着我的脚闻,不要等我放上去。」
  「喔。。。」
  我看见他在那里跪着稍等了几秒钟,然后双手握住我的脚,闭上眼睛,把自
己的脸贴了上去,用力的闻着,吸着,不像刚才那样,现在已经有些疯狂,我知
道这是他无能为力之下的举动,就像一个人喝苦苦的中草药汤,知道自己不得不
喝下去,只好闭着眼睛大口的一整个吞嚥。
  「乖啊。。。呵呵。。。真的很乖。。。喜欢这种味道吗?」
  这个男人没有说话。
  「问你喜欢吗?」
  「。。。喜欢。。。。」他小声的说了一句,然后又扭过头低着头不住的干
咳。
  「咳完了,继续闻,一会给我把脚舔乾净了,呵呵。。。」
  他这次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我,我冷冷的笑着高高在上的看着他。
  「受不了?」
  「没有。」这次他没有憨憨的笑,把头又低下去,等了几秒钟,没有等我说
什么,自己就捧起我的脚表情似乎绝望的闻起来。
  「怎么,喜欢上这种味道了?那么主动?」
  「。。。您满意就好。。。」他小声的说了一句。
  「说自己是狗。」
  他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我叫你说自己是狗。」我冷冷的看着他。
  「喔。。。我是狗。。。」
  「呵呵。。。爽吗?喜欢吗?」
  「爽。。。喜欢。。。」
  我看着表情极其複杂的他,把脚伸回来,然后把裤袜脱了下来:「闻的差不
太多了,开始舔吧,呵呵。」
  我说完了就把脚伸过去,对着他,他皱了皱鼻子,又用手背揉了揉鼻尖,有
些无可奈何的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盯住我的脚看。
  「快舔吧,香香的,臭臭的,。。。你就想自己是一条狗,被女人的贱狗就
好了。。。快,自己主动些。。。」
  「喔。。。」
  他答应了一声,然后有些穷途末路似的,把我的一只脚捧起来,表情带着犹
豫不决,我把脚向他嘴边动了动,他闭上眼睛张开嘴,伸出舌头一下一下的开始
舔着我的脚底。
  「哇啊。。。」他侧过头去大声乾呕了一声,自己缓了缓。
  「怎么?刚开始就这样子?快点欸,不要叫我等着知不知道?」
  「喔。。。」
  他答应了一下,这次揉了一下眼睛,然后闭上眼睛又捧起我的脚,开始伸出
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
  「吸吮我的脚趾头,把我的脚趾缝舔乾净了。」我冷笑着看着这个在我面前
无可奈何的男人。
  他这次没有答应,就闭着眼睛把我的脚趾放到他的嘴里面,一下一下的吸吮
着。
  「我告诉你,把我的脚趾缝舔乾净了,你没有听到吗?」我大声呛了他一句。
  我感觉到他果然伸出舌头,用舌尖在我的脚趾缝里一下一下的舔着,「哇啊
。。。」这次我的脚还在他的嘴里面,他就乾呕了一大声,把我的脚吐了出来。
  「我告诉你,你别总哇啊哇啊的,如果把我的脚弄髒了,你可赔不起的。」
  他揉了揉眼睛,擦乾了眼睛里面不知道是因为噁心还是屈辱流出的眼泪,没
等我再说什么,含住我的脚用舌尖一下一下的给我清理每一个脚趾缝。
  「好了,换一只脚吧。」我把这只脚伸回来,又把另一只脚递给他,我看了
看自己的脚对他说:「真的是一条好狗,舔得真乾净,一会我给你小费,开心不
开心?」
  他只顾捧着我的脚没命的舔着,没有说话。
  「我他妈的问你话了?给你小费,你开心吗?」
  「开心,开心。。。」他闭着眼睛一边含着我的脚指头一边用含含糊糊的声
音回答着我。
  我冷冷的笑了笑,「看你这个臭样子,有多少男人想给我舔脚还舔不到,今
天我赏赐你给我舔脚,还那么扭扭捏捏的。。。给我舔脚开心不开心?」
  他这回没有一点犹豫,用含糊的声音说:「开心,开心。」
  我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的笑出声音来,他又舔了一些时间,我把脚收回来,
我看见他擦了擦嘴,我告诉他把口水咽进去不许吐出来。
  「来,坐到我的身边。」我拍了拍床,「色迷迷」的着看着他。
  他被我折磨的已经好像精疲力竭的样子,慢慢地走到我的面前,然后坐下,
我双手把他侧对着我的身子扭正回来,我笑着看着他的脸,他看了我一下,不好
意思的憨憨笑了笑又低下了头。
  「为什么不敢看我?」
  他嘴里面不知道含含糊糊说了什么,好像是不太好意思什么的。
  「看着我。。。」我把他的头摆正,他依旧憨憨的笑了笑,用手背揉了揉鼻
尖。
  我看着他的眼睛,轻柔的和他说:「说你爱我。。。说我是这世界上最美最
美的女人。。。」
  他依旧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沉默了一会,说了我叫他说的话:「我爱你。。
呵呵。。。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你老婆美还是我美?」
  他抬头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你老婆美还是我美?。。。我问你了,你没有听到吗?」
  「。。。你美。。。」
  我望着他笑着,我问他:「你觉得你对得起自己的老婆吗?」
  「不说这个好吗?」
  「我问你你就要回答我,不要回避,你觉得你对得起你老婆吗?。。。」
  「。。。对得起。。。」
  「你和别的女人这样子你觉得对得起?。。。」我笑了笑摸了一下他的脸,
抬着他的下巴叫他看着我,他的眼神在我的脸上游移了一下,又看向了别处。
  我把自己白衬衫的钮扣一个一个解开,露出雪白的胸罩。
  「帮我脱衣服。」
  他听到我这么说,脸一下子红了,自己看看左边,看看右边,然后手颤抖着
摸到我的衣襟,把我的衬衫脱了下来。
  「把我胸罩的钮扣解开。」
  他手微颤的伸到我的后背,弄了很多下,但都没有解开。
  「你好笨欸。」我笑着看着他,我自己回过手去,一下子自己把自己的胸罩
钮扣就解开了,我把胸罩从身上摘了下来,一对被胸罩紧紧包裹的酥胸好像一下
子弹了起来。
  我的眼睛盯着他的脸,慢慢的把自己的黑色包身短裙从身上脱了,我只穿着
一条蕾丝半透明的小内裤,坐在他的对面。
  「来看着我。」我用双臂抱住他的脖子,他的脸通红通红的,好像没有见过
女人一样。
  「吻我。」
  他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只是用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我叫你吻我,你没有听到吗?」
  「怎么吻啊?」他又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憨憨的笑了一下。
  「抱着我,低下头吻我,叫我觉得自己是公主一样。」
  他憨憨的笑了笑,左看看,右看看,眨了眨眼睛,却问了我一句:「你真的
愿意?」
  「为什么呢?。。。我今天是嫖客,你是男妓。。。」我抿着嘴对他笑了一
下。
  他听我说完,又看了看左边,看了看右边,好像身上有巨大的压力一样,我
抱着他脖子的双手拽了拽他,他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然后颤抖着把我抱住,低
头吻到了我的双唇,我闭上了我的眼睛享受着这个男人的热吻。
  我扶着他的头叫他的唇离开了我的唇,然后顺势躺到了床上,他坐在我的身
边,低头看着我的一边,他的眼神有些不知究竟。
  我眼神迷离的看着他,轻轻的对他说了一句:「伺候我。」
  「。。。怎么伺候?。。。呵呵。。。」
  我把一只手伸到了底下,轻柔的摸了摸他的阴茎,然后把他的头抱过来低着,
我靠在他的耳边,小声告诉他:「用这个伺候我。」
  他还是憨憨的笑了笑,还是问了我和刚才同样的一个问题:「你真的愿意?」
  「为什么不愿意呢。。。我爱你。。。喜欢你。。。你也说爱我。。。喜欢
我。。。」
  「呵呵。。。你们有钱人真会玩。。。」他脸红红的不知为何小声自己说出
这样一句话来。
  不过我没有理他,继续看着他说:「不要扫兴。。。进入状态。。。说你爱
我。。。难道你对我没有反应吗?。。。说你爱我。。。喜欢我。。。」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了我想叫他对我说的话,我抬起屁股,把自己的内
裤脱了下来,把内裤拿到上面,手里握着,捂在他的鼻子上:「什么味道的?」
  「呵呵。。。」
  「问你啦,什么味道的?」
  「。。。骚的。。。」
  我把自己的内裤放在了自己的鼻子上,闻了一下又拿开,笑着告诉他:「嗯,
你说的对,是骚的,哈哈。。。」
  他看着我也笑了笑。
  我把腿分开,把自己的阴部露出来,然后在身边拿过两个安全套,丢给他:
「带上,把两个都带上,伺候我。。。」
  「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真的。。。呵呵。。。」
  他在我的身边坐了几秒,然后又问我是不是真的,我告诉他如果再问,我就
生气了,我叫他爬到我的身上来,他慢慢的照着我的话做了,我伸手按着身边的
灯光开关,把房间的灯调到最暗。
  「快点。。。快。。。插进来。。。」我眼神迷离的看着他,然后我闭上了
我的眼睛,然后就这个样子,我舒服的享受着他的阴茎慢慢的不好意思的插入我
的阴道的感觉,被我自己营造的气氛慢慢叫自己有了快感,他的阴茎一下一下的
在我的阴道里抽插着,我开始呻吟的叫了出来,我觉得真的好舒服。。。。。。
  没想到他配合得真好,没有多久我就高潮了,但是他还没有射,我瘫软的躺
着看着他,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憨憨的脸,然后抱着他就睡着了。
  但是我被一阵声音吵醒,我听到欣宜大声和他说:「你他妈的出来干什么,
你不知道客人睡着了你要陪睡吗?」
  原来他趁我睡着的时候离开了,听欣宜的意思是说,他看见我睡着了,不知
道该做什么,然后犹犹豫豫,怯怯的出去找欣宜,告诉欣宜我睡着了。
  我听到之后哈哈大笑,心想真是一个傻子,欣宜用台语问我:「是不是特别
合你的胃?」我也用台语告诉欣宜:「嗯,还是你最懂我了。」这个男人因为听
不懂我们讲什么,在一边傻傻的站着。
  欣宜问我需不需要他陪我睡,我点了点头,然后欣宜对着这个超级老实的男
人的腿踹了一脚,把他踹到了我的床上,我就像搂着一个大毛绒玩具一样的搂着
他,香香的睡去。。。。。。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