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鬣狗 第四部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四章
  三天后。
  别墅卧室里。
  鬣狗在几十下凶猛的冲刺后,达到了高潮,精关一松,在少妇直肠深处射出
大量的精液。
  柳蓉被五花大绑侧躺在床上,裸露出的屁股上用黑笔写着三个「正」字,刚
被男人用背后侧入式奸淫完的菊门仍在剧烈收缩着,流出大
量白浊粘稠的精液。
  「呜……呜……你放了我吧……我的屁股没有知觉了……」柳蓉哭求道。
  「你现在和老子一样是杀人犯了。放了你,你还敢回家吗?等小白脸的家人
发现他失踪了,就会报警,而警察一定会因为他给你家做过家教而调查你的!」
鬣狗擦了擦满身的汗,说道。
  「你胡说,我不是杀人犯,我不是故意要杀他的!我是自卫,是被你们逼急
了!」柳蓉哭叫道。
  原来阿硕被咬断阳具后,失血过多,再也没能醒过来。
  鬣狗今早已经将开始腐烂的尸体埋在了别墅的花园里。
  「他确实是被你咬断鸡巴才死的,就算你跟法官辩解说你是自卫杀人,但是
你利用给他妈妈治病的事情要挟他成为你的性奴隶也是事实,你玩弄一个还没成
年的男孩,你觉得法官会同情你,宽恕你么?!至少会判你个十年八年,你老公
也肯定会和你离婚。等你从监狱出来,你已经人老珠黄了!」鬣狗缓缓说道。
  柳蓉听见鬣狗的话,无言以对,脊背发凉,感到绝望。
  几天后。
  一家大型夜总会里。
  披肩的长头发染成金黄色,胳膊上纹身的一个男人正对手下发着火:「他妈
的,最近夜总会召来的小姐都是些垃圾货色,场子生意一天不如一天,老子怎么
跟坤爷交待!」
  这时,一个头戴鸭舌帽的高个子径直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干什么的?夜总会的办公室不准外人进来!」门旁站着的一个小混混伸
手拦住来人,呵斥道。
  「我听说你们夜总会在招小姐,我手上有一个好货色。」高大男人拿下了鸭
舌帽,露出凶狠的面容,用洪亮的声音说道。
  几天后。
  深夜。
  夜总会内,一间乌烟瘴气,淫臭难闻的包间里。
  「真鸡巴过瘾!骚屁眼操起来就是带劲!我的卵袋都射空了!我下次来还点
你!」满头大汗的肥胖中年男人发泄完,挺着油腻的肥肚子,从少妇身体上爬起
来。
  少妇穿着被撕破的红色蕾丝内衣,裸露着一对硕大的乳房,岔开着双腿趴在
凌乱的大床上,粉红色床单上到处是灌满精液刚刚用过的保险套。少妇岔开的两
腿间,阴户肉缝被一块胶布牢牢地贴住了,胶布上用黑笔写着「只卖屁眼」四个
大字。胶布上方裸露出来的菊门则承受了嫖客们的全部奸淫,翻开着紫红的洞口
一张一合激烈收缩着肠腔。
  「赏你的小费!」今晚的第六个嫖客,丑胖中年男,扔下两张一百块钱,满
足的走出了包间。
  不久后房门又被推开了。
  「把屁股洗一洗,整理一下!一会还有客人要接,你现在是场子里的红人了!」
  这个走进来发出命令的男人正是鬣狗。
  柳蓉挣扎着爬起身来,跪在鬣狗脚下,抱着男人的大腿,哭求道:「求求你,
不要让我用屁股接客了,我受不了了!求求你让客人操我的屄吧!」
  「啪」的一声脆响,鬣狗狠狠扇了柳蓉一个巴掌。
  「臭婊子,你的骚屄没有资格挨操,记住了,你是只卖屁眼的下流妓女!今
晚才接了几个客而已!跟老子的大屌比起来,嫖客的几根小鸡巴又算的了什么,
你的骚屁眼应付的来的,装什么娇气!」鬣狗破口大骂道「我真的不行了,饶了
我吧,屁眼好疼,要裂开了!」柳蓉哭叫道。
  鬣狗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红色的小药丸样的东西。
  「真是不中用,好吧,给你尝尝跟黄毛要来的好东西,吞掉!」鬣狗掰开柳
蓉的嘴,把红色的东西塞了进去,命令道。
  柳蓉咽下了药片,不久后,脸色变得潮红,产生了奇妙的感觉,再也感觉不
到身体的难受,一种轻飘飘的愉悦感充满了大脑。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
  夜总会里人气高涨。
  「我叫蓉蓉,今年三十一岁,是人妻,最擅长用淫荡的屁眼伺候男人,是一
个专门卖屁眼的淫贱妓女。哥哥们,让蓉蓉给你们表演节目。」
  台子上浓妆艳抹的少妇一边说话,一边自己脱下大衣。
  少妇除掉大衣后,观众看到,身材丰满妖娆的少妇脖子上带着红色的狗项圈,
双乳根部被黑色的皮带紧紧捆扎住,使得肥硕的一对乳球因为血流不畅憋成了紫
红色,两只深褐色的乳头上打着金色的乳钉。两条腿上套着黑色丝袜,脚上穿着
紫色的高跟鞋。阴毛已经刮掉,光溜溜的没有一根阴毛,肥厚的两片阴唇上戴着
六只金色的大阴环。
  「哥哥们喜欢蓉蓉的乳钉和阴环么?蓉蓉的每天都要让大鸡巴操,没有大鸡
巴蓉蓉活不下去!」
  「哦,哦!好哇!好淫荡的女人!」观众们兴奋了起来,叫喊道。
  少妇搓揉着自己的乳房发着骚,然后慢慢转过身去弯下腰,把屁股撅起来冲
着观众。
  「蓉蓉淫荡的的骚屁眼每天都要塞的满满的……塞满了好舒服……哥哥都来
看蓉蓉的浪屁眼……」
  「哇,这个女人屁眼里有东西,快看啊!」观众们骚动起来。
  少妇用双手自己翻开两片屁股,一只火红的大苹果缓缓在出现在了张开的肛
洞口里。
  「好牛逼啊!塞了一个大苹果!」观众们激动起来。
  「蓉蓉的骚屁眼空虚……在没有哥哥大鸡巴操的时候……只好偷偷塞苹果
……现在给哥哥们表演生苹果……」柳蓉扭动着屁股,淫荡的媚声道,后庭中的
苹果慢慢被推了出来。
  「哦!看啊,这骚货屁眼竟然撑开这么大!」夜总会的男人们眼睛都不眨一
下的盯着柳蓉的屁股。
  苹果一点点排出来,把少妇的后庭撑开一个浑圆的大洞,最粗的部分卡在了
肛洞口,淫靡异常。
  在观众们的惊呼声中,整颗苹果终于突破了少妇后庭的阻碍,一下排了出来,
掉落舞台的地板上。
  「蓉蓉的屁股好空虚,想要哥哥给蓉蓉灌肠,只要188元,哥哥就能用灌
肠器上台亲自给蓉蓉灌肠!」少妇摇动肥硕的屁股,冲着男人们剧烈收缩着通红
的肛洞,媚叫道。
  「我出钱!」
  「我要上台!」
  「也算我一个!」
  男人们纷纷掏出钱包跃跃欲试。
  许多男人纷纷交钱上了台来,每人给发了一只注满了灌肠液的针筒灌肠器。
  「哥哥们快给蓉蓉灌肠,蓉蓉淫荡的屁眼痒死了!」柳蓉跪趴在地上,脸贴
着地,高高撅起屁股,自己从背后用双手翻开后庭,淫叫道。
  「哦,我先来!」
  「我先来!」
  男人们争先恐后的围着女人,吵吵闹闹。
  一管接一管的灌肠液被注入了少妇的肠腔里,少妇媚叫道:「都灌进来…
…好舒服……蓉蓉喜欢被灌的慢慢的……快点灌爆蓉蓉的屁股……」
  女人的肚子越来越大,越来越鼓,被灌肠液撑成了一个大圆球。
  一轮男人全部灌完后,少妇扶着大肚子,艰难的蹲到一个脸盆上,喊道:
「对不起……哥哥们……蓉蓉肚子要撑坏了……忍不住了……要来了……啊…
…啊……」
  从少妇的后庭喷射出大量的液体。
  几分钟后,在男人们的注视下,女人排空了后庭,淫荡的捏动着屁股,媚叫
道:「蓉蓉淫荡的屁眼已经被哥哥们洗干净了……想要哥哥们的大鸡巴狠狠操翻
……只要588元……就可以宠幸蓉蓉的屁眼……蓉蓉的浪屁眼已经为哥哥们的
大鸡巴敞开……只要588元……就可以上台来参加淫乱派对……尽情奸淫蓉蓉
的骚屁眼,玩弄蓉蓉的大奶子,操蓉蓉的小淫嘴,带蓉蓉上天……」
  「我第一个交钱!我排第一个!」
  「我要操你的大屁股!」
  「算我一个!」
  「让你的骚屁眼尝尝我的大屌!」
  男人们争先恐后的喊道,交了钱后冲上台去,黑压压一片团团围住了少妇。
  这时,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光头男人坐在台下的一张沙发上,左拥右抱,搂
着两个女人,抽着雪茄,看着夜总会里火热的气氛,高兴的说道:「哈哈哈,场
子这么火爆,黄毛,干的不赖啊!你果然没有辜负我把场子交给你看。」
  坐在光头男身边外号「黄毛」的黑社会混混喜笑颜开,说道:「坤爷,场子
最近赚钱翻了几倍!这全靠我新收了一个有本事的小弟!」
  人称「坤爷」的光头男本名叫做熊坤,是云南黑社会的大哥大,这家夜总会
也是他的地盘之一。
  坤爷十分高兴,说道:「哦!是谁啊?」
  「坤爷!我马上就叫他来拜见你!」
  几分钟后。
  黄毛领着鬣狗来到沙发前。
  「哦,你就是黄毛新收的小弟吗?」打量着高个子男人。坤爷吐出一口雪茄,
问道。
  「我就是。坤爷,我叫鬣狗。」
  「没错没错,坤爷,他就是我说的新收小弟。这家伙可会搞女人了,调教出
来的妞特别骚,让客人中了邪一样花钱来玩女人,场子的生意越来越火。还有这
个舞台现场的表演,也是他弄出来的招。刚才台上那骚娘么就是鬣狗调教出来的
妞!」
  「牛逼!是个人才!来来来,鬣狗,快坐下来喝酒!」坤爷十分看得起鬣狗,
高兴的说道。
  鬣狗在沙发上坐下,接过小喽啰倒满的酒杯,举起酒杯说道:「谢坤爷,我
先敬坤爷一杯!」
  说完,鬣狗将一杯洋酒一饮而尽。
  「哈哈哈,爽快爽快,好酒量,一看就是北方汉子,怎么会来云南发展啊?」
坤爷笑道。
  「坤爷,他在老家犯了事,正被通缉!」黄毛插嘴道。
  「我杀过人,是全国通缉的逃犯,希望坤爷不介意,收留我,我愿意为坤爷
卖命,以后只要坤爷让我鬣狗去做的事,我鬣狗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鬣狗毫不隐瞒,对坤爷说道。
  「哈哈,好,英雄不问出处,只要对我熊某人忠心,为我卖命,以后就可以
跟着我混!就算你杀过人,在云南我也能罩得住你!你放心,我会让弟兄给你做
一个假身份,你再去整个容,在云南,没人认得出你了。来来来,一起喝酒!」
  众人碰杯,开怀畅饮。
  同时舞台上传来女人的叫声。
              (第四章完)
                第五章
  半个月后的一天。
  「薇姐,求你叫他们别打了!疼死我了!」小黑屋里,鼻青脸肿的矮个瘦子
趴在一个身材高挑的冷艳少妇的脚边,求饶道。
  「先别打了。」发话让几个打手停手的美艳少妇人称薇姐,本名萧薇,是本
地青龙帮老大「九纹龙」周鹏龙的老婆。
  「你知道错了么?瘦猴。」萧薇冷眼看着外号「瘦猴」的小个子,问道。
  「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薇姐!」瘦猴不停的磕着头,说道。
  「龙哥去缅甸进货才走了几天,你就敢在帮里偷白粉了!龙哥关照你才让进
帮会,平时对你也够讲义气了吧,没少带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你说你吃里扒外对
的起龙哥吗?今晚龙哥就要回来了,看龙哥怎么处置你!」
  「我再也不敢偷帮里的粉了!饶了我吧!」瘦猴赶紧说道。
  「说,你把偷走的粉卖给谁了?」萧薇逼问道。
  当天晚上。
  身材高挑修长的女人洗完澡,裹着大浴巾走出了浴室,回卧室准备就寝。
  卧室里的床上坐着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出头,身材高瘦,打着赤膊裸着上身,
胸前后背一共纹着九条龙,青森森的一大片。
  女人推开门,走进卧室,说道:「老公,不要生气了,消消气。」
  这个女人正是萧薇。
  「哼,他妈的,瘦猴这个混蛋偷粉卖给别人就算了,竟然卖给老子的死对头,
一定要按照帮法打断他两条胳膊,挑断他的手筋!」青龙帮老大外号「九纹龙」
的周鹏龙火冒三丈,骂道。
  「被偷的货瘦猴基本都交出来了,还好及时发现了,损失不算大。我看这件
事是春城帮的人一手策划的!」萧薇说道。
  「撬我的墙角,摆老子一道,老子一定会讨个说法的!」周鹏龙说道。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老公,改天我陪你一起去讨个说法。生气对身体不
好,别气了。老公这么多天没有见我,有没有想人家啦?」萧薇安抚着老公,然
后媚声撒起了娇。
  「好好,今天不谈这让人生气的事了。我当然想你了,没有你我可一天都不
好过啊!」周鹏龙消了气,拉着萧薇的手,对老婆笑道。
  周鹏龙萧薇从小就青梅竹马,感情很好,夫妻俩十分恩爱。
  萧薇妩媚的笑着,脱掉了自己的浴巾。
  成熟少妇的赤裸肉体就暴露在了老公面前,拥有一对D罩杯的雪白乳房,纤
细的柳腰和修长笔直的双腿,配上萧薇那柳叶眉桃花眼瓜子脸的精致长相,是一
个十足的大美女。虽然萧薇今年已经三十四岁,但是保养的很好,一种成熟女人
特有的美艳韵味完美的散发出来,美丽更胜当年。
  周鹏龙兴奋了起来,喊道:「老婆,你太美了!快过来!我的鸡巴都硬了!」
  「死鬼!不要脸!」萧薇娇羞道,脸色潮红,爬上了床,趴在男人的胯间,
扒开老公的内裤,掏出了勃起的阳具。
  萧薇把老公紫红粗大的龟头含进自己小巧嘴里,温柔的吸允起来。
  「好爽,薇薇你的小淫嘴还是这么骚,舔的老公我鸡巴爽死了!」周鹏龙享
受着口交,喊道。
  几分钟后,周鹏龙满脸通红,轻轻抚摸着萧薇香汗淋漓的俏脸,说道:「不
行了,快停下来,鸡巴爽死了,再舔要射你嘴里了,老婆你躺下来,我要操你!」
  「龙哥你今天刚从缅甸回来累了吧,你不要动了,让薇薇在上面伺候你!」
萧薇体贴着丈夫,柔媚的说道。
  「好好!老婆你自己坐上来。」周鹏龙的阳具冲着天花板挺的老高,兴奋的
说道。
  萧薇爬到老公身上,扶着火热的阳具抵在自己密穴的肉缝上,慢慢蹲坐了了
下去。
  萧薇媚叫着,一沉腰,男人的火热肉棒整根纳入了阴户深处。
  周鹏龙享受着萧薇湿热阴户紧紧的包裹,十分受用,双手抚摸着萧薇的一对
乳球,同时赞叹道:「老婆,你的屄里又热又紧,太舒服了!」
  「是老公你的鸡巴太大了~把薇薇的下面塞得满满的~啊~」萧薇开始摇动
屁股,套弄起肉棒做起了活塞运动。
  叫床声不停的从房间里传出。
  一个小小的人影儿躲在了没有关严的门缝外偷看,激烈交媾中的夫妻俩却浑
然没有发觉。
  几天后。
  夜幕降临。
  一对男女领着一帮人众来到了这家人气爆满的豪华夜总会。
  「请问各位老板是会员吗?不是本会会员这个时间点不允许进场。」看门的
服务生问道。
  「去跟你们场子里管事的说,青龙帮老大「九纹龙」龙哥来了!」
  一会后,一个头染黄毛的男人从夜总会里出来,到门口迎接。
  「哦,是龙哥啊,失敬失敬啊!」黄毛显然很忌惮这帮人,赔着笑脸说道。
  「我们龙哥找你老大坤爷有点事情要问清楚。」美艳高挑的少妇萧薇开口说
道,平静的话语中自带着一番气势。
  「哦,坤爷现在不在夜总会里,我马上打电话通知坤爷,诸位请上vip区,
先坐下喝喝美酒,稍等一会!」
  这群人被请进了夜总会二楼。
  周鹏龙领着老婆和十几个弟兄,坐在二楼vip区里,这里有很好的视角可
以看到夜总会楼下的大舞台。
  「这是店里最好的酒!龙哥,大嫂,请先喝喝酒,看看表演!」黄毛亲自端
着高档洋酒招待着。
  萧薇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被舞台吸引了。舞台周围围着一群情绪高涨的男人
观看着色情表演,台子上一个丰满的少妇戴着项圈和手铐,穿着高跟鞋黑丝袜袒
胸露乳,至少E罩杯以上的两只乳房上穿着银色大乳环,乳环上各挂着一只沉甸
甸的黑色铁球,竟然把乳房都拉长了,往地面深深的垂了下去。
  「我叫蓉蓉,三十一岁,是一名人妻,生过一个孩子,最喜欢背着老公,让
男人玩弄我的淫荡骚屁股!」
  少妇一边浪声说道,一边转过身去,弯下腰,背着被手铐拷住的双手,跪伏
的地上,岔开穿着红色高跟鞋和黑色丝袜的两条腿,高高撅起赤裸的臀部,冲着
台下躁动的男人们裸露出了最私密的部位。
  萧薇惊奇的看到少妇被刮掉耻毛的阴户被贴上了透明胶带,封住了阴道肉穴
口,而少妇的后庭塞着一个黑色肛门塞。
  「热烈欢迎首席调教师先生登台!」女主持人喊道。
  萧薇看到,在观众们的欢呼声鼓掌声中,一个个子很高,面相阴狠,头上有
一快大疤的强壮男人缓缓走上台,来到了少妇身边。
  「蓉蓉的屁股好痒,求首席大调教师快用鞭子狠狠的抽我屁股蛋子!」少妇
扭动着臀部,摇尾乞求。
  「啪…」一鞭子狠狠鞭打在女人屁股上。
  「骚货,自己报数!数五十下!」高个男人骂道,用皮鞭狠狠抽打起少妇的
屁股。
  「一!」
  「二!」
  「三!」
  「四!」
  少妇咬着牙一边挨着鞭打一边自己报着数。
  「五十!」
  十分钟后皮鞭停下来,少妇的屁股已经横七竖八布满了通红的鞭痕了。
  「蓉蓉屁眼子里面也好痒,请首席调教师快帮蓉蓉拔掉屁眼里的大塞子!」
少妇下流的喊道。
  「臭婊子,满足你!」男人用手捏住黑色肛门塞的底座,然后慢慢的旋转着
往外拔。
  肛门塞一点点艰难的拔出来,最粗的部位撑开肛门时,观众们才看到这个黑
色塞子的尺寸竟然是这么的巨大,肛门括约肌被撑开到少妇的极限,括约肌紧紧
的咬住塞子最粗的部分,菊门被极限扩张着一个足有八公分直径以上的浑圆大洞。
  因为达到了极限,少妇脸色苍白,疼汗直冒。
  男人两手紧紧抓住肛门塞底座,猛的一使力,「啵」的一声巨响,肛门塞被
粗暴的拔出了女人后庭。
  「哇塞,这么大的塞子是怎么塞进去的?!」
  「哦,我认识这个肛门塞,这个是日本xxx牌的最大号的肛塞!厉害啊!」
  台下的男人们看到首席调教师手上捧着的的这个肛门塞比拳头都还要更大,
纷纷惊叹不已。
  「恭喜你了,骚母狗,你的淫荡屁眼都开花了。」首席调教师放下肛门塞,
然后用两只手掌用力扒开女人已经脱肛的后庭,展示给台下的男人们看。
  台下男人们兴奋的议论道。
  「哇,骚屁眼红通通的张开大洞不能合上了,都能看见屁股里面了,还在一
张一合呢!」
  「几根鸡巴同时插进去都没问题了吧!」
  「厉害啊!牛逼!哦,不对,是牛屁眼!」
  「首席调教师太厉害了,真的是把女人浪屁眼子都能玩翻出来!」
  萧薇看到被称作首席调教师的这个高个子男人又拿来一打全新的橘红色乒乓
球,当场拆开来,用记号笔在上面写着1到12的编号,接着撕掉了女人阴户上
贴着的透明胶带,说道:「今天是店庆日,有特别福利,限时开放蓉蓉的骚屄给
大家操了,免费大赠送了!这里1到12号12个乒乓球,等下我就扔下台,抢
到乒乓球的12个客人马上跟蓉蓉去包房里,按着1到12号排好队,就像投币
打电动一样,客人先把乒乓球塞进蓉蓉的屁眼里,然后就可以在她的骚屄里打一
炮!但是有要求,客人必须不带套在骚屄里面射出精液,做不到的客人就不要抢
球了!今晚是这个骚货的排卵日,客人们请干大她的肚子!」首席调教师说道,
然后开始往台下一个一个扔乒乓球。
  「好啊!扔给我,我要把精液一滴不剩都射她骚屄里!」
  「我操屄从来不戴套!乒乓球扔这里,扔这里,让我上她!」
  「这边这边!看我操大她的肚子!让她给我生儿子!」
  台下的男人们吼叫道,乱成一团哄抢着兵乓球。
  一阵混乱后,高个男人说道:「抢到乒乓球的客人现在都上台来,把蓉婊子
抬进包间。」
  抢到了乒乓球的12个男人兴奋的冲上上台子,然后像抗着一只猪仔一样,
一起把女人抗进了包间里。
  萧薇皱着俏眉,想着抢到乒乓球的12个男人就要在房间里排着队一个接一
个轮番奸淫那个女人,直到最后在女人的后庭里塞满12只乒乓球,阴道里灌满
12泡精液,同为女人,不禁自己的下身都感到一紧。
  「哎呀,今天是吹什么风啊,哈哈哈,阿龙还有弟妹这么赏脸光临我的小店,
你们怎么也不早点通知下我,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
走进了vip区。
  正是春城帮的老大熊坤。
  「呵呵呵,大坤哥,你的夜总会里怎么搞这么些乌七八糟的表演!不过我今
天找你不是说这个,无事不登三宝殿,实话实说,我是来找你算账的。瘦猴!出
来!」周鹏龙说道。
  「我错了,龙哥,不该吃里扒外,偷白粉出卖帮会!」瘦猴从人群后马上走
出来跪在了地上。
  熊坤这时候十分吃惊,没想到瘦猴的事情败露了,还惊讶的看到瘦猴两只胳
膊都绑着厚厚的石膏。
  「哎呀,这个小兄弟我不认识啊,是怎么了?」熊坤故意装着糊涂。
  「瘦猴,说!是谁指使你做的?」周鹏龙呵斥道。
  「就是坤爷指使我做的。有一天,我在坤爷的场子里嫖完女人之后,黄毛把
我领去见坤爷。当时坤爷就说只要我帮他偷青龙帮的白粉,以后就提拔我做春城
帮的堂主,我一时糊涂贪图富贵,就犯了大错了!」瘦猴说道。
  「大坤!你还抵赖么!瘦猴他早已经全部招了,按照我们青龙帮的帮规,我
已经废了他的两只胳膊了!你他妈的为什么教唆我的小弟偷我的货!摆老子一道,
给个解释!」周鹏龙瞪着眼睛大声问道。
  「熊老大,我们青龙帮和你们春城帮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道,各赚
各的钱。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希望你给一个说法!不然江湖上的人还以为我们
青龙帮好欺负!」萧薇也铁着脸,质问熊坤。
  「哼哼,既然你们找上门,我也就直说了,阿龙你小子太不上道了,一个人
垄断了缅甸的毒品进货渠道,我好几次跟你商量,好好求过你,要借你的人脉关
系从缅甸进点货,你都拒绝了我。连一杯羹都不想分我。你有没有把我这个老前
辈放在眼里。你还有胆敢来老子这里问罪,竟然你们要跟我撕破脸,老子也就放
话了,让你们今天走不出这个夜总会大门!」熊坤也当场翻脸道。
  「妈的,你动我一下试试!」周鹏龙拍着桌子大怒道。
  跟着周鹏龙一起来的十几个弟兄,纷纷从衣服里掏出了砍刀和匕首。
  「弟兄们都上来!保护坤爷!」黄毛大叫道。
  春城帮几十个手持刀棍的帮众冲上了楼,团团围了上来。
  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在空气中弥漫着。
              (第五章完)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