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极品公子之冰山女神】 (1-2)



             第一章 黑人入侵
  叶无道:一个从出生都有着令人发狂身世天之骄子,叶氏家族和杨氏家族第
三代唯一的继承人,却意外之中收留了一个来自南非撒哈拉的黑人小子查姆斯,
令其母陷入情欲的深渊。
  叶河图:叶无道的父亲,叶氏家族第二代子弟,叶氏家族族长叶正凌的三儿
子,全球排名第三龙煌集团的幕后老板,虽然表面看是平平无为,整天不务整业
,但是实际上乃是站在华夏最顶峰的人物之—,却唯独对其妻子杨凝冰情有独钟
,言听计从。
  杨凝冰:叶无道的母亲,杨氏家族族长杨望真的大女儿,G省KJ市副市长
,G省四大省花之—,G省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是G省所有人公认的「冰山
女神」,虽然杨凝冰被称为冰山女神,但是杨凝冰却有一颗慈悲善良的心,也正
因为杨凝冰的善良,同情来自南非撒哈拉的黑人小子查姆斯,在儿子叶无道的提
议下,收留了查姆斯,让她陷入了情欲的深渊,同时也让她体会到了做为女人的
快乐。
  查姆斯:一个来自南非撒哈拉的黑人小子,有着聪明的头脑,狡猾如狐狸般
的心思,懂得省时度时,在叶无道收留后,获得了其母的认可,让杨凝冰心甘情
愿的为之坠落。
  G省KJ市紫枫别墅,清晨夏天的阳光泻入装修豪华的房间中,身为叶杨两
个家族的第三代的唯一继承人的叶无道,正躺在宽大舒适豪华的大床上呼呼大睡
,还在继续做着美梦。
  「无道!无道!快起床了,人家查姆斯早就起床了,不然等下妈妈又要教育
你了!」一个身穿着粉红连衣裙的美少女,站在床边摇着呼呼大睡的叶无道,动
听的叫道。
  这个身穿连衣裙的美少女,正是叶杨两家公认叶无道的未婚妻「音乐女神」
  慕容雪痕,而今年已满18岁的慕容雪痕,继承了慕容家族所有的财产。
  而就在慕容雪痕满18周岁,继承慕容家族财产的时候,杨凝冰为了庆祝她
和叶无道成年,带着叶无道和慕容雪痕去海南岛旅游,也就在海南岛遇到了正被
几人殴打和嘲笑的查姆斯。
  身为KJ市副市长的杨凝冰,连忙过去制止,经过杨凝冰从查姆斯口中了解
,知道了这黑小子是来自南非的撒哈拉,而查姆斯的父母都是撒哈拉老实的农民
,本就不富裕的撒哈拉,让查姆斯一家过着更加贫穷的生活,虽然生活很贫苦,
但是查姆斯父母很疼爱查姆斯,让他快乐的成长,后来由于撒哈拉国家内乱,让
查姆斯父母死于战乱中,因此年仅12岁的查姆斯成为了孤儿。过上了颠波流离
的乞丐生活。
  可能上天并没有抛弃查姆斯,在撒哈拉内乱停止后,一个来自华夏的商人在
撒哈拉丢掉了随行的证件,被在街头乞讨的查姆斯捡到,这也造成了查姆斯与商
人的相遇,而商人可能出于同情或者感激,带着查姆斯来到了华夏,给了查姆斯
新的身份,把他送进了学校,虽然在学校这个来自撒哈拉的孤儿查姆斯受到了同
学们的嘲笑和欺负,但并没有让查姆斯对生活充满绝望。相反对于查姆斯很感激
商人给于了他现在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查姆斯即将成年满18岁的时候,商人被检查出严重的
肺癌,没过多久都离开了人世。商人的儿女就把这个来自撒哈拉的黑人小子起赶
出了家门,而即将成年的查姆斯也离开了学校,来到了海南岛一所商务酒店中做
起的杂工,可是一个外来的黑人怎么可能在海南岛混得下去,虽然查姆斯很勤劳
,每天工作上班忙到晚,可能由于种族的歧视,酒店老板对于查姆斯非常的不喜
爱,非打即骂的,特别是酒店老板的儿子对于查姆斯更加的变本加厉,那一点不
顺心都会把查姆斯狠揍一顿。
  就这样查姆斯就在海南岛混了两年,常常痛恨老天的不公。已经被折磨得不
成人样的查姆斯,却在「冰山女神」杨凝冰一家的到来,改变了他的命运,杨凝
冰经过查姆斯的诉说,对于这个来自撒哈拉的黑人小子非常的同情,唤醒了冰山
女神心中的慈悲和善良!
  而叶无道对于查姆斯这种能够忍褥负重的性格,那恨老天不公的眼神所打动
,在向母亲提议再加上冰山女神心中的善良,收留了已满21岁的查姆斯。却不
知道这是叶杨两家女性沦陷的开始。
     ***    ***    ***    ***
  等叶无道起床穿戴整齐,身着粉红连衣裙的「音乐女神」慕容雪痕那绝美的
脸颊带着淡淡的微笑,雪白无暇的玉手挽着一身灰白色休闲装的叶无道出现在别
墅的楼梯上,绝美的「音乐女神」慕容雪痕与英俊潇洒的叶无道两人在一起,让
人一看就有着一种金男玉女感觉,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在别墅的大厅中,叶无道的父亲大人叶河图整坐在豪华的沙发上看着今天早
上送来报纸,目光瞟向楼梯向叶无道和慕容雪痕,让叶河图这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目光中都有一种赫然一亮的感觉。
  同时大厅的厨房里,高贵端庄、风姿绰约的美妇杨凝冰和身强力壮的黑人小
伙查姆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无道,来你看看人家查姆斯多勤劳,你要多想人家学习学习!」叶河图对
着楼梯上的叶无道叫道。
  本来一向眼高于顶的叶河图,对于妻子收留来自撒哈拉的查姆斯,有着抵触
的情绪,可是在妻子杨凝冰的权威命令下,再加上经过叶河图的精心调查与这几
天查姆斯的勤劳表现,叶河图对于查姆斯也越来越欣赏。
  「爸,雪痕还在呢,你就不能给你儿子留点面子吗!」英俊潇洒的叶无道搂
着美丽的慕容雪痕来到沙发边坐着说道。
  「你小子还要面子,你看看人家查姆斯,那天不是五六点都起床了,也不学
习学习!」叶河图指着在厨房忙碌的查姆斯说道。
  「从明天开始,你小子也给我六点准时起床,跟人家查姆斯去外面晨跑几圈
在回来,要不然你这月的零花钱也别要了!」叶河图霸道的对着叶无道说道。
  「别!爸呀,你可别这样呀,你扣了我的零花钱,你让我杂过呀,现在那样
不花钱呀!」叶无道连忙对着自己的老爸叶河图说道。
  「你小子别给我说,这可是你老妈下的命令!」叶河图眼睛瞟着厨房高贵端
庄、风姿绰约的妻子,小声的对着叶无道说道。
  叶无道一听这是老妈的命令,顿时奄了!对于自己老妈在家里那霸道无比,
说一不二的性格,叶无道一阵垂头丧气的,虽然叶无道在学校调皮捣蛋丶凶狠霸
道,但是让他来挑战自己老妈的权威,打死他也不敢呀!
  旁边清艳脱俗的「音乐女神」慕容雪痕,看着叶无道垂头丧气的模样,捂着
嘴「扑哧……扑哧……」偷笑着!
  厨房里正忙碌的「冰山女神」杨凝冰,偷听到丈夫和儿子的对话,心里一阵
好笑,那美艳无比的脸颊上透露着淡淡的微笑,查姆斯望着身边千娇百媚的「冰
山女神」!心里一阵悸动,浑然忘了自己的手里还握着菜刀切着菜。
  「啊……」一阵惊吓的声音从查姆斯口中传出。
  正端着盘子盛着鸡蛋的「冰山女神」,手中的盘子也亲彻的落在地面上,发
出「啪……」的一声!
  同时「冰山女神」杨凝冰那红润的樱桃小嘴中也发出动听呻吟「啊……」!
  杨凝冰和查姆斯看着掉落在地上碎裂的盘子,连忙蹲下身去!查姆斯那双棕
黑色的大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握住了「冰山女神」杨凝冰那洁白如玉的细
长而柔美的小手!
  「夫人,别动让我来!」查姆斯望着面前高贵艳丽的美妇!
  心中也忍不住赞叹道「好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呀!」同时大脑一股充满着欲
望的热流向着全身蔓延,跨下那原本已经有着勃起现象粗长硕大的肉棒,在这一
刻更加的粗长。
  而高贵端庄、风姿绰约「冰山女神」杨凝冰与查姆斯那明亮充满着欲望的双
眼相视,心中却是百感交集,丝毫感觉不到一丝厌恶,脑海中不断滑过与查姆斯
这几日接触,那勤劳聪明、幽默风趣的模样,甚至于让原本对于查姆斯的遭遇同
情的心理,也变得有那么一丝丝好感!
  让「冰山女神」那原本娇艳冰冷的俏脸上,也出现了动人娇羞的红韵。
  「妈!怎么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叶无道,听到厨房传来的声响,急忙大
声的叫道!
  「没没事,只是盘子掉在地上了!」艳丽的俏脸上充满着动人娇羞的红韵的
「冰山女神」杨凝冰,也连忙回答道!洁白如玉细长而柔美的小手也急忙从查姆
斯那棕黑色的大手中抽出。
  听道母亲的回答,让原本也准备向厨房赶去的叶无道,也止住了脚步。
  「夫人,你真美!」原本脑海中充满着欲望的查姆斯,望着杨凝冰那娇艳俏
脸上布满着娇羞动人的红韵,大嘴中也止不住的蹦出一句话来!
  脸颊上布满着娇羞红韵的杨凝冰,听着查姆斯大嘴中蹦出的话,俏脸上也出
现了更多的红韵,那红润的樱桃小嘴也发出娇滴滴声音「你看你,手都出血了,
还贫嘴!哼……」
  「嘿嘿,夫人,你真的太美了,让我实在忍不住了」查姆斯一边收捡着地上
的碎片,轻轻的傻笑着。
  杨凝冰听着查姆斯的话,娇艳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心里面暗暗的充满
着一丝丝窃喜「你呀!还贫嘴,我去给你拿医疗箱!」
  说完杨凝冰心里带着愉快的心情,走出了厨房。
  查姆斯望着美妇那丰润迷人、雍荣华贵的完美背影,把刚刚握了美妇那洁白
如玉小手的大黑手,拿到鼻前闻了闻,淡淡的芳香传入鼻中,让查姆斯也忍不住
感叹到「真香啊!」
  查姆斯起身看着跨下那坚挺的小弟弟,没有得到泄放的欲望,让他感到非常
不舒服,查姆斯手插在裤裆里,用手握住那粗长坚硬硕大的肉棒,轻轻的撸动了
几下,怀着郁闷无比的心情,就钻进了洗手间。
  连忙掏出那黑色粗长的肉棒,充满着淫秽气息硕大的棕黑色龟头,大手握住
快速的撸动着,脑海里幻想着「冰山女神」杨凝冰那坚挺傲人的乳峰,纤细的小
蛮腰,丰润修长的美腿,娇艳动人的脸颊,凸浮玲珑的胴体。
  让查姆斯更加的欲罢不能,幻想着高贵端庄、风姿卓越的杨凝冰,在他跨下
婉转求欢动人的模样,口中还不断轻声的呻吟道「啊……夫人……你真的……太
美丽了……」
  「啊啊啊……夫人……我要……我要……操你的……小穴……啊……你的骚
穴……好紧……夹得……我……啊……好舒服……啊……」查姆斯脑海中不断幻
想着自己那黑得发亮,粗长而硕大的肉棒在杨凝冰那粉嫩迷人的小穴中抽插,屁
股也不断往前耸动着,一只棕黑色的大手也不断快速的撸动自己黑得发亮硕大的
肉棒,仿佛正狂干着杨凝冰那迷人的桃源洞。
  其实不光是查姆斯心中幻想着可以一亲「冰山女神」杨凝冰的芳泽,身为G
省四大省花之一的「冰山女神」杨凝冰,那高贵端庄的气质,倾城倾国的容颜,
坚挺傲人的乳峰,丰润纤细的柳腰,修长白皙的美腿,洁白如玉的肌肤,婀娜多
姿的娇躯,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有着征服的欲望。
  从楼上拿着医疗箱来到厨房的冰山女神,站在厨房洗手间的门口,听着从洗
手间里传出的轻细充满着淫秽的叫喊声,杨凝冰那娇艳的脸颊上布满着醉人的红
韵,像红红的苹果一样,让人看着都忍不住想去品尝。同时脑海中仿佛有着一股
充满着欲望的热流,向着全身蔓延开去,强烈的充击着自己那迷人的小穴,向着
子宫深处蔓延着。
  身着高贵银白色真丝睡袍的杨凝冰,修长白皙的美腿裸露在外,背紧紧的靠
在厨房的墙上,洁白如玉细长而柔美的小手仿佛着了魔一样,不由自主的伸向双
腿间那充满着神秘气息迷人的桃源洞,那经过欲望充击的小穴,子宫深处缓缓的
流出淫秽气息的液体,高贵端庄、娇艳动人的「冰山女神」杨凝冰,那洁白细长
而柔美的玉指,轻轻的在桃源洞扣弄着,性感的樱桃小嘴不由自主的呻吟道「啊
……嗯……」
  在洗手间中,脑海中幻想着「冰山女神」,在他跨下婉转求欢的查姆斯,屁
股更加快速的耸动着,大黑手撸动的大黑棒,也加快了撸动的速度,不知是听到
了外面美妇那动人的呻吟,叫得更加的欢快「啊……夫人……你的骚穴……真的
……好紧……夹得……我的……大鸡巴……好舒服……啊……」
  「夫人……我的大黑棒……操得……你……舒服不……舒服……啊啊啊……
爽……不爽……啊……喔……」
  查姆斯的脑海里,幻想着「冰山女神」那雪白的美臀在跨下卖力的配合着自
己的抽插,动听淫秽的呻吟声,仿佛在叫「查姆斯,我的大鸡巴老公,用力……
啊……插得……好深……啊……顶到……子宫深处了……啊……喔……好粗……
好长……的……大黑鸡巴……操……得……冰儿……好舒服……好爽……啊……
喔……」
  而杨凝冰的脑海中也幻想着叶河图在操弄着自己的小穴画面,让她更不可思
意的是,大脑仿佛着魔一样,不由自主的出现着自己跪趴在自己那豪华大床上,
翘起雪白丰臀,查姆斯在自己雪白丰臀后面,一双大黑手握着自己纤细的柳腰,
粗长硕大的鸡巴在自己丰臀之间抽动着,而自己还不断的向后耸动着美臀配合着
查姆斯的抽插。
  「妈!早餐还没做好吗!」就在这时,大厅里响起了儿子的叫喊声。
  也就是叶无道的叫喊,把「冰山女神」从肉欲的深渊中拉了回来,杨凝冰连
忙整理了下身上的银色真丝睡袍,理了理缭乱乌黑的秀发,用略带平静的声音回
答道「没,马上就好了,刚刚不是打倒了吗!」
  在洗手间撸管的查姆斯,也因叶无道这一叫喊声,停止了对小弟弟撸动,也
连忙把还处于欲望状态的粗长鸡巴塞进裤裆,连忙的闪出洗手间,心里面暗暗的
得意,黑不溜秋的脸上充满着淡淡的邪笑。
  但由于欲望还没得到泄放,查姆斯跨下那粗长硕大的黑鸡巴紧紧的顶住紧绷
的裤裆。
  杨凝冰看了看闪出洗手间的查姆斯,水汪汪明亮的大眼不经意的瞟向查姆斯
的裤裆,看着还处于兴奋状态的鸡巴,撑起裤裆的小帐篷,连忙娇羞的转过头,
绝美的脸颊上布着醉人的红韵。
  查姆斯望着此时的美妇,看着那绝美脸颊上布满着醉人的红韵,让查姆斯看
得目瞪口呆的,让他有着想要把美妇抱在怀中,亲吻的冲动。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动手,哼……」杨凝冰水汪汪的媚眼瞟了瞟查姆斯,
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模样,嘟着性感的樱桃小嘴娇羞的叫道。
  「嘿嘿!谁叫夫人这么漂亮呢!」查姆斯傻笑着说着,心里想着,没想到!
  一向高贵端庄,在家里强势无比,说一不二的夫人,也会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心里也暗暗的发誓要征服眼前尤物。
  「你呀,还贫嘴!」杨凝冰瞟了瞟查姆斯,心里面充满着暗暗窃喜,娇羞着
笑骂道。
  不知道G省的男人们如果看到,天生带着冷冷的气质,高贵而又强势的「冰
山女神」此时的模样会是怎么样的想法。
             第二章 女神坠落
  日复一日,查姆斯来到叶家也两个多月了,查姆斯也渐渐的对于收留自己的
叶家有着清楚的认知,知道了叶家在华夏有着庞大无比的势力,由于查姆斯有在
酒店的工作经验,被杨凝冰安排到了市里唯一的一所七星级酒店「天凤大酒店」
  工作,查姆斯还记得,杨凝冰带着自己来到酒店门前的时候,看着眼前那幢
独立的大厦,让过惯了穷日子的查姆斯,心里非常的震憾,可当自己经过向少爷
叶无道打听后,才知道自己只是见识到了叶家那雄厚庞大家世的冰山一角。
  在叶家的两个多月,查姆斯清楚的知道,叶家人对自己非常的好,丝毫没把
他当作下人看待,不管在金钱和生活方面,都没有丝毫的亏待过自已,这让以前
过着颠波流离,沿街乞讨,受尽嘲笑和侮辱的查姆斯,简直想都不敢想,自己会
有天过上如此的生活,特别是身为KJ市副市长,有着G省四大美女之称的「冰
山女神」杨凝冰,每次都对自己嘘寒问暖,这让查姆斯都非常的感激。
  可是每次想到夫人杨凝冰,那坚挺傲人的乳峰,雪白修长的玉腿,倾国倾城
的容颜,洁白如玉的肌肤,性感诱人的胴体,也让查姆斯越来越无法自拔,虽然
在叶家两个多月,查姆斯经常借此在杨凝冰身上沾油,过足了手癮,但是心中那
股把杨凝冰征服跨下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每日清晨幻想着杨凝冰性感诱人的胴体
撸管,也成了查姆斯不可却少的习惯。
  查姆斯在叶家这两个多月,「冰山女神」杨凝冰也对这个来自南非的黑小子
越来越喜爱,查姆斯那聪明勤劳、自食自立的精神,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自己,
本来按照杨凝冰想法,出于对他年龄的考虑,是把他安排在酒店经理的位置上,
最差也是个领班,可是这来自南非的黑小子,却拒绝了她的安排,只愿去酒店厨
房里当杂工,想着查姆斯当时带着不屈的眼神,信誓旦旦对自己说「夫人,我想
要的生活,我要用自己的双手去争取!」这让杨凝冰见惯了那些总想靠着走关系
,不劳而获的人,跟查姆斯比起来简直无法对比,这也让杨凝冰被他这种自食其
立的精神所感染。
  虽然这个来自南非撒哈拉的黑小子,时不时的在杨凝冰身上掐油,甚至自从
那次厨房事件后,查姆斯却变本加厉,在两人独处的时候,经常不经意的抚摸杨
凝冰那洁白细长而柔美的小手,雪白修长的美腿,丰润肥美的香臀都留下了查姆
斯大黑手的足迹,言语也越来越轻挑。
  可是一向被男人奉为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冰山女神,因其叶杨两家那宠大
的家族势力,加在杨凝冰本身身居高位,身上无时不透露着高贵冰冷的气质,在
G省甚至全华夏都没几人敢得罪的杨凝冰,见其面无一不是恭敬有加,就连身为
自己丈夫的叶河图,也对自己爱护有加,言听计从,而这个来自南非的黑小子,
却不受其影响,经常言语轻挑,幻想着蹂躏自己玲珑的娇躺,这让身为KJ市副
市的冰山女神,心里面却充满另类的快感,再加上查姆斯本身那种吃苦耐劳、自
食其立的精神,无时无刻不在感动着杨凝冰,让杨凝冰对这来自南非撒哈的查姆
斯充满了着无以伦比的好感。
  在紫枫别墅,那豪华无比的大厅中,高贵端庄、性感娇艳的「冰山女神」身
着银色的睡袍靠坐在紫色豪华的沙发上,一只娇嫩精致的玉足伸在黑小子查姆斯
的大手中,查姆斯一边揉捏着杨凝冰的玉足,一边忍不住赞叹道。
  「夫人!你的脚真美,比之古时的三寸金莲还美」
  「小坏蛋,你是在给人家治脚呢,还是在欣赏人家的脚!」娇艳无比的杨凝
冰娇滴滴的说道。
  「嘿嘿,谁叫夫人的脚这么美呢!」
  「你呀,真是个小坏蛋!嗯……轻点……」杨凝冰望着装怪的查姆斯娇声的
说道。
  「对了,夫人,老爷和少爷他们多久回来呀!」查姆斯一边捏着杨凝冰玉足
轻声的问着。
  「他们可能还要几天吧,雪痕继承家族遗产手续很麻烦,你想他们了!」杨
凝冰绝美的俏脸上透着淡淡的笑容。
  「嘿嘿,那能呢,老爷和少爷要在家,服侍夫人这活杂轮得到我呢,脚还痛
吗,夫人」查姆斯脸上透露着邪邪的笑容说道。
  「哼……你知道就好,已经没那么痛了,好多了!」
  原来这几天叶河图和叶无道与慕容雪痕去了京城,年满18岁的慕容雪痕已
经到了,继承慕容家族的财产的年龄,而叶河图就带着叶无道与慕容雪痕去京城
完成未完成的手续去了。
  而很不巧的是杨凝冰也在昨天,下楼的时候,不小心崴了脚,这也给查姆斯
造成了一亲芳泽的机会。
  「不痛了就好,不然老爷他们回来,俺就要遭罪了!」查姆斯一边拍着胸膛
装出怕怕的样子说着。
  「哼……你怕老爷吗,我看你才不怕,你个小坏蛋,要不是你人家也不会崴
脚了!」杨凝冰看着查姆斯那装出怕怕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的娇声说道。
  「嘿嘿,主要是夫人你那肥美的屁股太诱人了!」查姆斯露出舌头,在大嘴
边上舔了舔,坏坏的说着。
  「哼……诱人你就乱摸呀!你个小坏蛋,看来我得早点给你找个女朋友,免
得你老是对人家捉怪!」
  「嘿嘿,我谁都不喜欢,就喜欢夫人,要不夫人你做我女朋友吧!」查姆斯
放开杨凝冰的玉脚,大黑手一下搂住杨凝冰的纤细的柳腰,脸上透着邪邪的笑容
说道。
  「啊……你想得美,小坏蛋,快放开人家!」杨凝冰那洁白细长的小手,轻
轻的拍打着查姆斯搂着自己的大黑手,性感的樱桃小嘴娇声的叫道。绝美的脸颊
上充满着娇羞的红韵,水汪汪的大眼看不出丝毫生气的模样。
  查姆斯望着此时杨凝冰娇羞的样子,那绝美的脸颊上出现的令人陶醉的红韵
,脑海中充满着强烈的欲望,想把眼前的美妇按在跨下好好的疼爱一翻,仿佛着
魔一样,心中那股带着强烈欲望的热流从大脑向着全身蔓延开去,虽然在叶家这
两个多月中,每隔几天杨凝冰在自己的挑逗下都会出现此时娇羞的样子,但是这
也让查姆斯越来越难抗拒杨凝冰的魅力。
  查姆斯那充满着欲望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杨凝冰,双手紧紧的搂住杨凝冰的娇
躯,大手不断的在杨凝冰那丰润肥美的香臀上游走揉捏着,口中不断的叫喊道「
啊……夫人,你真的太美了,我爱你!我一定要得到你!」
  杨凝冰望着查姆斯那充血的双眼,肥美的香臀忍受着双手的揉捏,听着查姆
斯口中不断冒出的赞美,洁白细长而柔美的小手,不断拍打着查姆斯的后背,性
感的樱桃小嘴惊叫着「啊……不要……坏蛋……你捏痛人家了……啊……」
  虽然在这些日子中,杨凝冰对这个来自南非的黑小子,充满了好感,玩起了
暧昧,可是内心深处却也埋藏着对丈夫的愧疚。
  而被肉欲占据心理的查姆斯那管那么多,大嘴一下就吻住了杨凝冰的樱桃小
嘴,把杨凝冰一下就拉坐在自己的腿上,那粗长硕大的黑吊顶在美妇的丰臀之间
,隔着裤子强烈的冲击着杨凝冰那迷人的桃源洞。
  被吻住小嘴的杨凝冰,头连忙的摆动,跨坐在查姆斯腿上的丰臀也不断的挣
扎着,可是由于娇躯不断的挣扎,自己那迷人的嫩穴,也不断隔着裤子撞击在查
姆斯那粗长的大吊上,子宫深处流出一股股淫液,同时小穴深处也充满着强烈的
肉欲,向着全身蔓延着,大脑也被这股强烈的肉欲所占据。正在拍打着查姆斯细
长柔美的玉手,搂住了查姆斯的脖子,那被占据樱桃小嘴中的丁香小舌,与查姆
斯的舌头相互的缠绕着,口中不断发出「嗯……喔……」的呻吟声。
  查姆斯解开杨凝冰身上的睡袍,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双手搂着肥美的丰臀
,大嘴在杨凝冰那傲人的乳峰之间亲吻着,让整个乳峰之间都沾满了唾液,杨凝
冰细长柔美的玉手紧紧的搂住查姆斯的头,不禁的呻吟着。
  查姆斯听着杨凝冰的呻吟,那被情欲占领的大脑也逐渐的清醒,把杨凝冰放
在紫色豪华的沙发上,连忙脱下身上的束缚,露出那粗长硕大的肉棒,看着躺在
沙发的「冰山女神」,拨开美妇身上那黑色的蕾丝胸罩,脱去同款黑色的蕾丝内
裤,露出那充满着神秘气息毛茸茸的下体。
  查姆斯伏下身去,含住杨凝冰那雪白傲人的乳峰,一只大手摸着美妇毛茸茸
的下体,用手指分开杨凝冰那粉红紧合的阴户,在杨凝冰那动听的呻吟声中,伸
出一根手指向着充满淫水的阴道中缓缓的插入。
  「啊……喔……小坏蛋……轻点……啊……喔……」随着查姆斯黑手指在阴
道中的抽插,杨凝冰性感的樱桃小嘴中不断的呻吟道,细长而柔美的玉白紧紧的
搂住查姆斯的双肩。
  随着手指的抽动,杨凝冰那迷人的桃源洞深处,不断流淌出充满着淫秽气息
的淫液,沉沦在肉欲快感之中的杨凝冰,不自觉的挺动着丰臀。
  被杨凝冰那性感完美的胴体,迷人无法自拔的查姆斯,望着横躺在沙发上的
美妇,抽出在阴道中抽动的手指,用手分开杨凝冰的大腿,粗长硕大的黑吊凑近
杨凝冰的嫩穴。屁股一挺,那硬挺的大黑吊一下刺入了杨凝冰那还流淌着淫水的
阴道,直撞她的子宫深处。
  「啊……啊……太大了……好疼……啊……你慢点……啊……」杨凝冰尖叫
道,虽然查姆斯粗长硕大的肉棒插进了流淌着淫水的嫩穴,可是那硕大的肉棒插
入小穴的一刹那,让杨凝冰感觉到自己嫩穴像撕裂般的疼痛。
  「夫人,你的穴太紧了,夹得我的鸡巴好爽!」查姆斯听到杨凝冰的叫声,
缓慢的抽动着鸡巴。
  「啊……你慢点呀……啊……顶到子宫了……啊……喔……」杨凝冰双手搂
着查姆斯的双肩呻吟道。
  查姆斯听着杨凝冰的淫声浪语,一把抱起杨凝冰,坐在沙发上,让美妇跨坐
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握住杨凝冰纤细的柳腰,缓慢的抽动着硕大的肉棒。
  适应了查姆斯那粗长的大黑吊的杨凝冰,细长柔美的玉手,搭在查姆斯的肩
上,雪白肥美的丰臀上下起浮着,性感的小嘴不由自主的呻吟着「啊……好爽呀
……插得好深啊……啊……喔……」
  查姆斯望着沉浸在肉欲里的杨凝冰,屁股也不断的向上耸动,饱满的阴囊不
断撞击着冰山女神的美臀,发出啪啪的声响。
  「夫人,我干得爽不爽呀!」查姆斯大声的说道。
  「啊……啊……小坏蛋……你好厉害……你干得我好爽……啊……喔……」
  随着身体之中欲火的发泄,杨凝冰也加大了美臀扭摆的幅度,阴道一紧一松
的吸咬着查姆斯那粗长硕大的肉棒,性感的樱桃小嘴也无意识的呻吟着。
  查姆斯看着身上婉转求欢的KJ市副市长,屁股也加快了抽送的幅度,双手
抓住美妇那胸前不断晃动的乳峰,轻轻的揉捏着,拇指与食指夹着嫩红的乳头,
不断的搓揉。
  本已到达极限的杨凝冰被乳峰传来的快感攻破了身体的防线,娇躯急促的痉
挛着,颤抖着,阴道深处的压力逐渐加大,从子宫深处喷射出一阵又一阵火热的
阴精,禁不住失声呐喊到「啊……好舒服……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
  充满着淫声浪语的豪华大厅就此沉寂了好一阵,高潮后的杨凝冰,绝美的俏
脸上充满着激情后的酡红。
  查姆斯一想到这个骑在自己身上的美妇,是G省KJ市的副市长,有着G省
四大女神之称的「冰山女神」,平时一幅高贵端庄、冷艳十足的模样,查姆斯都
感到十分刺激,心里一股骄傲的成就感由然而生。
  「我的夫人,我操得你爽不爽啊!」查姆斯抱着身上的美妇,抚摸着美妇那
洁白如玉的肌肤。
  高潮后的杨凝冰,听着查姆斯的话,感觉到还插在粉红嫩穴里的,那粗长硕
大的肉棒,细长柔美的玉手轻轻的捶打了一下查姆斯宽阔的胸膛,依偎在查姆斯
的怀中,娇喘吁吁的说道「你个小坏蛋,强奸我!」
  「嘿嘿,主要是夫人,你太美了。」查姆斯抱着怀中的美妇,大手在美妇那
性感玲珑的胴体上游走着,邪邪的笑道。
  「哼……你们男人说得好听,根本不是真的爱人家。」杨凝冰嘟着性感的小
嘴娇声的说道。
  「怎么会呀!夫人,我是真的爱你的!别说那么多了,夫人,我们再来一次
吧!」查姆斯动了动那还在美妇小穴中粗长的大黑吊,黑大手揉捏着杨凝冰雪白
肥美的丰臀说道。
  杨凝冰察觉到查姆斯在自己丰臀之间揉捏大手,还插在自己嫩穴中仍然坚挺
大黑吊,心里那强烈的欲火又由然而生,轻声的在查姆斯的耳边娇嗔道「讨厌,
小坏蛋,又要欺负人家,抱人家去房间里。」
  查姆斯听了美妇的话,一把抱起娇艳的杨凝冰,双手抱起杨凝冰那纤细的柳
腰,杨凝冰那洁白细长的小手,也自然而然环抱着查姆斯的颈子,雪白修长的美
腿紧紧的夹住查姆斯的腰间,像只章鱼一样,而查姆斯那粗长硕大的肉棒仍然没
有脱离杨凝冰粉红的嫩穴。
  有着华夏传统思想的杨凝冰,就算与丈夫叶河图做爱,也就是男上女下,那
见过这阵势,让杨凝冰更加的欲罢不能,性感的樱桃小嘴也不由自主的呻吟道「
啊……啊……好长……好粗……的大鸡巴……啊……喔……查姆斯……小坏蛋…
…你干得人家好爽……啊……真的好舒服……啊……喔……」
  查姆斯抱着「冰山女神」伴随着杨凝冰的淫声浪语,边走边干的走向楼上的
卧室。
  不一会儿,只见楼上杨凝冰那豪华的大床上,身为G省四大女神的副市长杨
凝冰跪趴在床上,翘起雪白肥美的丰臀,查姆斯握着杨凝冰纤细的柳腰,粗长而
硕大的黑吊在杨凝冰的丰臀之间进进出出。
  「啊……查姆斯……小坏蛋……你好棒啊……干得我好爽……啊啊啊……插
得……好深……啊……操进子宫深处了……啊……喔……」
  跪趴在床上的杨凝冰,不断的向后耸动着肥美的丰臀,一阵又一阵充满着淫
秽气息的淫声浪语在豪华的房间中响起。
  而远在京城的叶河图父子,却不知道自己那高贵端庄、风姿绰约的妻子,在
自己那豪华大床上,翘起肥美的丰臀,被来自南非撒哈拉的黑小子操弄着那粉嫩
迷人的小穴。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