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色一色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axyusex.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命书】2-3 恶梦如真



              (3)恶梦如真
  平静下来,林慕飞问道:「秦芸,这个孩子你想怎么办呢?」
  秦芸直起身子,擦干眼泪,说道:「已经好几个月了,我也犯愁,不知道怎
么办。你说呢?」
  林慕飞一脸的痛惜,说道:「要是你不上学,我不出事儿,咱们就尽快结婚,
一起养孩子。可现在我成为逃犯,我没法对孩子负责任,还是你决定吧。我这个
样子也不配当父亲。我不想他有这么个不称职的父亲。再说,你也要上学的。未
婚生子,别人会怎么看你啊。」
  秦芸摸摸自己的肚子,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的。
他是我身上的一块肉。你呢,出了这么大事儿,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躲在
这里吧?」
  林慕飞沉默一会儿,说道:「等养好伤,我想往南边去。南边发展好,找个
工作干。时间久了,风声松了,我再返回来找你。」
  秦芸含情地望着他,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的。」
  林慕飞再度抱住秦芸,感慨道:「秦芸,你真好。遇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
福气。」
  秦芸笑笑,说道:「你也累了,咱们休息吧。」
  于是,秦芸在她的房间床上铺好被子,二人钻进去,灯光一灭,一片漆黑,
林慕飞真是累了,心灵都累。
  他静下来,抱着香喷喷的心上人睡着了。而秦芸久久睡不着,她的芳心乱成
一团麻,万难解开。这个男人摊上人命大案,自己该怎么办呢?
  不想,半夜时候,林慕飞发起高烧来,烧得满嘴胡说。秦芸吓一跳,打开灯,
见林慕飞的脸色如同红萝卜。她方寸大乱,又是冷敷,又是人工降温,又几次下
楼买药,都不见效,头上仍然烫手。
  秦芸害怕,望着林慕飞干裂的嘴唇,说道:「慕飞,我送你上医院吧。」
  慕飞还未完全糊涂,他用模糊的声音:「不能去。警察肯定到处抓我,要是
去医院,等于自投罗网。我不想坐牢。」
  秦芸带着哭腔说:「可你烧得这么厉害,很危险的。」
  慕飞闭着眼睛,呼呼喘着气,说道:「你放心好了,我身体壮得很,没事儿
的。我挺一挺就过去了。」
  秦芸知道他的脾气,不能强迫,只好顺着他的意思来,递药,送水,擦脸,
她不是医科出身,大学所读的科目,也是演艺相关,但林慕飞从小打架、受伤,
都是家常便饭,她长期跟在身旁,处理各类外伤的经验非常丰富,这时得以大派
用场。
  只是,这回林慕飞满身的内外伤,委实太过严重,从这晚开始,伤口感染所
引发的高烧,让他昏迷不醒,情况越来越坏,又坚持不去医院,一直都在生死边
缘拔河。
  秦芸慌了手脚,又不敢把他送医,只能请了假,不眠不休,衣不解带地照顾
他。
  连着几天,秦芸守在床边,几乎不曾离开,更没有阖眼,长时间下来,人都
瘦了几圈,本来以为这回林慕飞死定了,哪知,几天生死边缘的高烧后,林慕飞
竟然慢慢退烧了。
  「……不、不要……」
  林慕飞清醒时,赫然是被恶梦惊醒,猛地坐起来,满头大汗,两眼发直,脸
上带着恐惧,嘴唇哆嗦着,连声说:「不可能,不会的,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趴在床边睡着的秦芸被惊醒,见他醒来,芳心大悦,娇躯晃了晃,疲累交加,
险些当场晕去,忙定了定神,问道:「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林慕飞说道:「一个恶梦。我有点饿了。」
  秦芸忙说:「我给你做饭。」快步向厨房奔去。
  望着秦芸的背影,林慕飞想起梦中的情景,心说:她对我那么好,怎么可能
出卖我呢?看来梦只是梦,当不得真。像她这样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到哪里去找
呢?我真是有福气。
  林慕飞从床上下来,试探着走几步,腿好多了,走路也不那么吃力了。身上
的那些伤口,也没那么疼了。伸伸胳膊踢踢腿,恢复不错,林慕飞估计再有个把
月,应该差不多了。
  心里轻松多了,可刚才那个恶梦忘不掉,清楚得跟真事似的。梦里的每一个
细节都历历在目。但自己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因为那个梦跟自己的好哥们、心上
人有关。
  在梦里,自己伤重昏睡,而秦芸悄悄起身,走到楼下见秦枫。二人小声嘀咕
着。
  秦芸说:「哥,我还是有点怕。」
  秦枫说:「怕也没用,就这么办。你回去看住他,别让他跑了。我到偏一点
的地方报警。」
  然后,秦枫溜走,秦芸上楼。很快,警察一窝蜂地涌来,冲进房间,自己从
昏睡中被惊醒,还来不及开口,就看见十几个黑漆漆的枪口,火光喷出,一阵乱
枪响过,自己被打成了筛子!
  ……好恐怖的一个梦。
  最爱的人、最铁的哥们出卖自己,这怎么可能呢?自己被吓醒时,满脑子的
不相信,不可能!
  听着厨房里传来的切菜声,匡匡匡匡,菜下锅的吱拉吱拉声,林慕飞脸上露
出苦笑,心说:她正在给我做饭吃呢,对我多好,我怎么能怀疑她呢?要是连她
都不可信的话,这世上还有我信任的人吗?还有秦枫,我们是好哥们啊,他也不
可能把我卖了。刚才的只是一个梦,不能当真。
  一会儿,秦芸端上饭菜,香气弥漫,使林慕飞的肚子发出几声叫声,秦芸的
脸上有了笑容。林慕飞也哈哈笑了。
  吃饭时,林慕飞望着变瘦了的秦芸,说道:「幸好有你照料啊,不然的话,
我这次发烧肯定会死掉。」
  秦芸抿了抿红唇,说道:「你还是要小心啊,虽然已经退了烧,但你身体还
是很虚弱,要好好养一段时日的。」
  林慕飞大口吃着,说道:「要是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我宁愿永远活在少年时
代。那时候虽然穷苦些,可我可以天天见到你,和你在一起。」
  秦芸说道:「过去咱们是回不去了,咱们可以着眼将来。」
  林慕飞猛扒几口饭,感慨道:「我哪里有什么将来啊,止不定哪天就得被抓
坐牢。一旦坐牢,这辈子全废了。」
  秦芸问道:「我不信你会杀人。你告诉我,你师父真是你害死的吗?」
  林慕飞放下筷子,反问道:「要真是我害死的,你会不会报警呢?」他眼前
又闪过刚才的恶梦,一幕幕那么真切,让人不以为会是梦,是铁的事实。
  秦芸微笑,一副清纯温柔的样子,说道:「我怎么会出卖你呢?没有你的话,
我今天怎么会上大学呢?当然,从现实处境出发,我是不建议你逃亡的。你走到
哪里,哪里都是警察。」
  林慕飞脸上变得严肃起来,说道:「那我应该怎么办呢?你给我一条路选择
吧。」
  秦芸幽幽地说:「你是我男人,我说的话可能不好听,我还是认为你去自首
好。」
  林慕飞听了,心里直冒凉气,当下没有说什么,直视着秦芸的俏脸。
  秦芸吃完饭,开始收拾桌子,嘴上说:「我白天下楼为你买药的时候,看到
墙上贴着你的通缉令,还有啊,街上的警察明显多了,警察到处打听你的行踪呢。
我还听邻居说,重要的关口,像火车站,汽车站,还有出租车点儿,到处都派了
警察去值班,为的都是抓你。你说,你能跑得掉吗?」
  林慕飞听得心里直冒凉气,道:「我不能自首,我要是坐了牢,你还会等我
吗?你还愿意嫁给一个坐过牢的男人吗?」
  秦芸望着他,说道:「你希望我说什么呢?你希望我向你赌咒发誓吗?那样
的话我可以说,但你会相信吗?」
  林慕飞听得垂下头,一脸的痛苦之色。
  这时候,秦芸的电话铃声响起来,凑巧是这歌曲林慕飞听过,名叫「嫁给有
钱人」。
  秦芸接起电话,看了看林慕飞,说道:「贺少啊,谢谢你那天送我的礼物。
我这几天不舒服没去上学,向学校请假了。哦,喝酒啊,我走路都晕,哪里能喝
什么酒,还是改天吧。什么陪睡的,滚,回去陪你妈睡吧。」
  说到后边,秦芸格格笑起来,笑得那么甜,但在林慕飞眼里,总觉得她俏美
中带着浪意。
  林慕飞见了,觉得好陌生,这不太像自己认识的秦芸。由此,他想到那天,
那个恶少亲她的脸,秦芸的反感并不强烈。再联想到她那个不让自己看的验孕单,
再想到那个出卖自己的恶梦,一股怒火蓦然腾起,使他忍无可忍。
  本来,自己已经相信秦芸的话了,相信她肚里的孩子是自己的,可是此刻又
起疑心:她会不会说谎呢?
  ……她会不会利用我的信任搞欺骗呢?她肚里孩子真是我的吗?万一不是,
正好我逃亡或者坐牢,去掉一个障碍,她就可以攀上高枝,嫁给有钱人,可以过
荣华富贵的生活了。
  ……那我他妈的也太悲剧了吧?别人那些礼物岂能白送?那些名牌衣服、鞋
子,岂能白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秦芸不再是老实人了。
  林慕飞忍无可忍,但还是忍着。这种忍耐象酷刑一样折磨着他,使他脸色铁
青。
  秦芸放下电话,见林慕飞的脸色不善,惊问道:「慕飞,你怎么了?又不舒
服了吗?」
  林慕飞直勾勾地望着她娇美动人的脸,说道:「秦芸,你还爱我吗?」
  这话使秦芸有点莫名其妙,不明白他何故有此一问。因此没有立即回答。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色一色吧』 -- 『www.saxyusex.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